+ 回復主題
顯示結果從 1 到 4 共計 4 條

主題: [心得] 閒聊闍城血印前二十集

  1. #1
    少年人 花月汐殤 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花月汐殤 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註冊日期
    2004-05-13
    文章
    143
    聲望力
    17

    默認 [心得] 閒聊闍城血印前二十集

      有多久沒有看片子看到想哭了,所以心緒平定一些後就為了這份難得來難得地再寫寫霹靂的觀後吧……


      客觀上說,闍城血印其實還是不錯的。雖然那份「高科技」與那走了樣的吸血鬼設定令人暈眩,但整體情節還是頗為緊張緊湊、高潮迭起。比之刀鋒、九皇座實在不知高出多少。而事實上,如果以理智客觀的心態來分析的話,即使是那「高科技」和吸血鬼的設定,你也只能說令你個人感到黑線,而不能說它就定然是失敗與差勁的——畢竟,新的元素的引進,在一部分戲迷無法接受的同時,也在造就另一批喜歡新與變的戲迷——而新與變恰恰是一個事物發展到一定程度後必須要經歷與邁進的一個過程——當然,它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端得看劇情如何駕馭。
      所謂關心則亂。我現在淡出霹靂已久,或許才可以冷靜地看待令我本身也感到黑線的設定。若是天宇,想來我便不可能持平地去說出上述言論了。
      但是淡出並不代表我便不看或不關心。我不是那種說失望就能把自己曾經很喜歡的東西給徹底拋諸腦後的人,至今為止我還未曾割捨過一樣我曾經真正喜歡過的事物。若是那種只能引起我三分鐘熱度、然後便可以讓我扔得乾乾淨淨的東西,我根本沒有喜歡的必要。更何況,無論如何不滿與抨擊,霹靂比起那些粗製濫造或自命不凡的電視劇們也不知強出幾百幾千倍。與其去看那些什麼綜藝節目或是什麼武俠不武俠、言情不言情的偶像劇來浪費時間精力,我不如去看至少我還喜歡的霹靂。所以即使轉向天宇已經如此之久,霹靂我也還是一直在看的,而且一集不漏。只不過不評不議而已——畢竟,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是要時間、精力、心情、熱情缺一不可的。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霹靂的武戲個段時間變短,大約是從天忌與兵燹的決鬥開始的。到血印為止,霹靂武戲個段的時間幾乎已縮短到近乎天宇的時間。也因此,經常有道友會在一個角色被收時說收的太草率——不如說是嫌打得太草率,彷彿不是打上個一兩集,就突出不了角色的高強與被收的用心一樣。這一點我是絕難同意的。對於霹靂武戲個段時間縮短,我舉雙手贊成。武戲是情節的一部分,沒有必要為了打而拖時間。時間短並不代表草率或不用心,只是不再多作無謂的渲染而已。就像天宇的武戲時間一向很短,但其武戲卻一向備受推崇。即使現在天宇的造型與劇情如何得令人怨念,但其武戲卻仍然令人不得不為之讚歎。
      所以收佾雲的那段戲我是很讚賞的。坦白說,我並不喜歡佾雲,風雲雷電時期的佾雲我乾脆就討厭。但就連我這個並不喜歡佾雲的人,看到佾雲之死這段戲時竟也不由感到難過,就可見其成功。武戲延續的時間並不長,一番激戰之後,拄劍跪地而亡。適時響起的配樂、去色的畫面處理、相得益彰的悼詞,恰到好處地渲染了氣氛,卻又不過。若是真的戲再拖些,情再煽些,渲染得再強烈些,只怕我現在就只會再繼續「厭惡佾雲的做作」的工程了。


      而將武戲個段時間縮短的特點展示得最為明顯的就是臥江子的死了。若依刀鋒前的習慣,像這樣一名人氣大角色的收場,只怕至少要打上一集,甚至是拖到兩集。而臥江子這段,卻不過僅是持續了第十九集開始的五分鐘。但這五分鐘,卻是令人傷心不已。編劇被罵也基本上就是:一,他竟然收掉臥江子(以及將要收掉的劍君);二,他竟然讓臥江子被打得如此之慘(淚一下)。在我而言,看到想哭、現在在這裡廢話,絕大部分都是因為這部分劇情。但結果寫到這裡卻反而無法對此作出評論……我並不想罵編劇,我只能說:九幽,你罪無可恕!!!
      網上有不少人質疑臥江子明知九幽想對付他還飲下毒酒,是為不智。不敢苟同!中原葉口和平協定剛簽;臥江子與九幽也曾開誠佈公一談,臥江子對九幽——或說繯鶯,心中還抱有一絲希望;洺雙、褎權與蘇揚至交;和平協定剛簽,九幽就算心中忌恨,沒有特殊理由也不能動手殺人……臥江子就算已心生警兆、有所戒備,但就像18集最後所想的,「這杯酒不能不飲」。因為他必須要從雙方關係、大局衡量,不能生九幽之疑。只是沒想到,中間有魔龍祭天的陰謀,給九幽一個順水推舟剔除眼中釘的借口,而對他生了必殺之意。
      在這場陰謀裡,魔龍祭天非無智,他一舉挑起雙方火拚;九幽非無智,明知有人嫁禍,卻將計就計,除殺心腹大患,事後還有堂皇理由堵住洺雙質疑,就算一切曝光,也可說是自己中計,推個一乾二淨;臥江子非無智,他有不得不赴約、不得不飲酒的原因考量……
      若說無智,只有一人,便是褎權。第一,對於葉口月人的設備,他應該比九幽熟悉,對於蘇揚的為人他應該比九幽瞭解。但偏偏九幽想得到有人嫁禍,他卻想不到;洺雙返回後,一句「他不是這樣的人」!同為好友,洺雙信任蘇揚的為人,他卻無法信任。第二,臥江子飲下酒後,立時口湧鮮血,不能言語。只是這點便足以啟人疑竇,但他卻全然不察。是該說他無智,還是該說他已被仇恨沖昏了頭腦?
      臥江子死後,反觀中原群「俠」的反應,令人心寒。一句「大局為重」,臥江子之死便輕描淡寫被放過。冷靜,還是冷漠?看戲者眼明,心中自知。相比於之後劍君受傷後眾人的憂急,這種心寒之感就更為加大。不同的心態、不同的反應、不同的對待,難道只因為臥江子是個「外人」?甚或是葉口月人第一執首?(雖然中原眾人竟然忽然那麼清楚地明白了臥江子的身份,實在莫名其妙。但這種bug已經懶得再說了。)但這卻是何其不公。自素還真死後,臥江子可說是中原武林的支柱,這一段時期以來的中原武林可說全是靠他在支撐。死後反應竟如此淡漠,是該慨歎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還是告誡所有外來的人都莫要將心力盡在中原武林之上?
      但看到這裡倒是令人不明白了,中原武林究竟在忌憚葉口月人什麼?
      19集一場武戲,臥江子功體喪失的情況下還可以一舉擊傷兩大執首加一個輔權,在元力即將喪盡之時還可以釋化邪帝元功,他的實力在九幽之上已毋庸置疑。又有實力與洺雙相差僅在半分之間的銀狐,與九幽平手的蜀道行,再加上傲笑紅塵、劍君、杜一葦等,就算三流氓不出手,他們也足夠將葉口月人踢回老家去!卻偏偏一定要在那裡一邊演著明顯可以讓人比對出中原實力之強、一邊卻又對葉口月人忌憚重重的戲碼,真是令人無言……


      相對於中原眾人的冷淡,銀狐對於臥江子的死卻是抓狂了。這是理所當然。
      基本上,臥江子之死、銀狐血濺玄空島以及劍君十二恨問劍玄空島,是我對血印19、20集最感興趣的三段所在。19集是看得心酸欲淚。臥江子之死所引發的悲傷不只是他本身的戲份上,更在銀狐的反應上。確定悲訊時仰天悲呼,心中再無他想、一心一念只有再見奪回知己之屍,完全失去冷靜、完全只有一個意念的狂殺令人動容。銀狐殺入玄空島這段戲同樣拖得不長,卻令人心傷。尤其看到最後銀狐手中緊握臥江子遺物顛簸而行、誓死要報臥江子之仇而決不可倒下之時,心中之慟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有人說銀狐這段做得無聊,說銀狐的反應隱隱又讓他想起王隱與柳無色,說難道面對知己之死就只有以血相換一途嗎?說臥江子對銀狐來說是最特別的存在,銀狐應該有更特別的反應才對……我只能說,或許這段落入窠臼,或許它確實沒有新鮮感,但卻正是這種最古老的最傳統的流傳了千百年的感情才更為動人。況且……誰又能告訴我,銀狐還能有什麼特殊的反應?我想不出在那種情況下,銀狐還能做出什麼其他的反應。對於銀狐而言,這種的反應正是最天然、最出自本性的舉動。合乎情境、合乎人物性格的戲就是最好的戲,硬要扭曲加以特別的話,反而只是一種無意義的造作!
      我對小狐狸並沒有多少感情,所以在這裡這樣說,絕非想要為了小狐狸辯護。只是我觀戲、感戲,而後直言戲而已。


      再說九幽。
      上文已說過,劇中有明言,九幽是明知臥江子無辜,而特意要藉機除殺。所以於臥江子之死上,魔龍祭天實際上只是推動者,真正的罪者是九幽。也因此,我恨九幽遠比恨魔龍祭天更來得多得多。但20集中原眾人的議論卻不得不讓我開始擔心一件事情。「對九幽而言,臥江子是他們的叛徒」、「這中間一定有陰謀者,否則九幽不會忽然要殺臥江子」、「九幽曾經與臥江子一談,她若要殺臥江子,早在那時便有機會了」(原話怎樣說我無法記得一字不差,但意思便大體是這樣)……這種說法,已明顯在為九幽開脫,而將罪責完全壓入魔龍祭天頭上。所以我實在難以預料將來劇情會如何演變。如果因為九幽另一重傲刀繯鶯的身份,而在最後來個什麼改邪歸正或是眾人因為她不是中間那個「陰謀者」而對她有什麼教化仁慈的話,那我當真是要暴走吐血了!


      三流氓大概可以算是近期霹靂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形象了。但除了佛劍分說之外,其餘兩個卻也同時是爭議較大的人。一則是他們的談話。喜歡文戲、喜歡語帶機鋒、喜歡好友間的吐槽拆台的人,多半是相當喜歡龍劍之間的對談,我便是其中之一;而在另一部分戲迷中間,他們的對談則剛好獲得截然相反的評價,即言不及義、廢話連篇、拖戲。二則則是他們袖手的態度,引起很多人的不滿。佛劍之所以沒有產生這種爭議而獲得幾乎絕大部分戲迷的好感,就是因為他是在身體力行地管著紅塵事。
      關於第一點,不予置評。就像天宇的秋鳳對談幾乎是公認為魔航邪傳的精華所在卻也照樣有人認為他們無聊拖棚一樣,見仁見智,我自喜歡就好。
      關於第二點。龍宿的立場本就曖昧,連九幽都說他「立場中立」。對於一個中立的人來說,葉口月人殺中原人和中原人殺葉口月人並無兩樣,所以面對臥江子的死訊表現得冷淡無謂是理所當然(雖然我怨念= =)。從後面和小活佛的談話,可以看出,他也許根本就不想管葉口月人的事,甚至嗜血族的事只怕也不在他的重心範圍內,他所介意的是「邪兵衛」。所以他不願插手葉口月人之事,不願現在渡紅塵。而劍子仙跡……坦白說,一他居然用「你們誰沒有殺過人」這種爛理由來保俠刀,二他明明是要出來領導中原的卻對臥江子之死輕描淡寫,就讓我對他的好感大打折扣。但客觀上說,他這時的冷淡與袖手實際上卻也有其理由。
      早在十集前我便曾說過,霹靂很可能會在無意間弄出秋鳳式的互動,但卻結果走上完全相反的無聊的正邪。現在看來果然要應驗了。一句「龍宿」欲言又止,劍子看來對龍宿似乎已經起了疑心。魔龍祭天到這裡來的一次有恃無恐,加上曾經看過的嗜血年紀一句「中原叛徒 龍」,只怕讓劍子終於對自己這位「好友」產生動搖。龍宿究竟是正是邪、意向究竟為何,無人可知,也不想妄加猜測。只是……曾經看到過的預言令人心寒。說嗜血年紀其實是一樁陰謀,而佛劍與劍子則果然因此對龍宿產生不信任之感,而令龍宿憤而投向嗜血族。這些天剛好在看《創世狂人》,莫召奴曾經怒對素還真說:「素還真,你可知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什麼?」「對我而言,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被所信任的人背叛。」在我看來也是,被摯友懷疑,只怕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何況是心高氣傲如龍宿。若這預言果然成真,這對我當真可稱是近期霹靂最大的夢魘……與我而言,我是寧可龍宿你是堂而皇之的去做華麗的反派,也不願你是被屈含冤而無奈的投邪啊!


      血印對我來說真是個奇妙的片子。可以說,我對其中一部分內容有著相當的興趣度,而同時對另一部分卻是連一絲要看甚或是罵的興致也無,如此極端的兩種感受竟然同時融入一部片子,而且涇渭如此分明,實在是令我自己也感到詫異之事。處於一絲興致也無的那一部分的,就是葉口月人的部分以及驅魔人、嗜血族的部分。這種情況大約一直持續到裼摩出場為止。換句話說,就是到裼摩出場後,我對嗜血族的部分總算是有了一點興致了——不過僅只於裼摩的戲……
      我是同人女我承認,所以對於吃醋吃得漫天飛以至於可愛得一塌糊塗的裼摩絕對興趣中。作為嗜血族的最高層人員,竟然能從醒來就一直保持到把醋吃得漫天飛舞、連瞎子都可以看出來的地步,這個裼摩實在是相當可愛(順便說一句,我討厭西蒙= =)。但即使如此,我也只能說,那個西洋劍法的動作——尤其是步伐,真是怎一個「寒」字了得……我是絕對無法欣賞這種木偶式僵硬的蹦跳的「美」了……而狂態後那個四肢著地直竄而出的動作………………請恕我對吸血鬼根深蒂固的認識,所以我的思維程序只能沿此路徑發展:獸類的動作→吸血鬼→蝙蝠→老鼠……………………|||||
      然後,西洋劍法絕對比不上中原劍法,一場對戰中,劍君二人在裼摩身上不知殺出多少條傷口,若不是嗜血族是不死之身,若不是劍君不知如何殺死嗜血族,裼摩只怕早就死了……所以劍君吃虧就是吃虧在他縱砍對方多少劍,對方也是絲毫無損,而反之則不然。所以只能對劍君說:時也命也運也,非你之不能也……(淚)


      三傳人之中,我唯一喜歡的就是劍君了,而現在唯一就要收的只怕也就是他。
      獨自闖到玄空島,這樣的設定,的確遠比預言中所說的橫劍自刎要來得動人,並且符合劍君的個性。十二恨的詩號再出,意識已有些不清——或應説是比何時都更清晰的他回到最初的原點,獨對葉口月人,問劍問敵,那一份風采委實醉人。所以下一集「最長的一夜」,為了劍君,我期待…………


                                              那迦/2004.6.24

    碧海花月府
    http://www.bhhyf.net

  2. #2
    初心者 simin 江湖無名聲
    註冊日期
    2004-06-21
    文章
    39
    聲望力
    16

    默認 回覆: [心得] 閒聊闍城血印前二十集

    ※回應 杜鳳兒 在 06-25-2004 01: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  客觀上說,闍城血印其實還是不錯的。雖然那份「高科技」與那走了樣的吸血鬼設定令人暈眩,但整體情節還是頗為緊張緊湊、高潮茉Re]※_。比之刀鋒、九皇座實在不知高出多少。而事實上,如果以理智客觀的心態來分析的話,即使是那「高科技」和吸血鬼的設定,你也只能說令你個人感到黑線,而不能說它就定然是失敗與差勁的——畢竟,新的元素的引進,在一部分戲迷無法接受的同時,也在造就另一批喜歡新與變的戲迷——而新與變恰恰是一個事物發展到一定程度後必須要經歷與邁進的一個過程——當然,它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端得看劇情如何駕馭。[/Re]

    說的是沒錯,但像我這種守舊戲迷就很難接受;不過高出刀鋒、九皇座許多是沒錯!

    >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霹靂的武戲個段時間變短,大約是從天忌與兵燹的決鬥開始的。到血印為止,霹靂武戲個段的時間幾乎已縮短到近乎天宇的時間。也因此,經常有道友會在一個角色被收時說收的太草率——不如說是嫌打得太草率,彷彿不是打上個一兩集,就突出不了角色的高強與被收的用心一樣。這一點我是絕難同意的。對於霹靂武戲個段時間縮短,我舉雙手贊成。武戲是情節的一部分,沒有必要為了打而拖時間。時間短並不代表草率或不用心,只是不再多作無謂的渲染而已。就像天宇的武戲時間一向很短,但其武戲卻一向備受推崇。即使現在天宇的造型與劇情如何得令人怨念,但其武戲卻仍然令人不得不為之讚歎。

    可能是我比較喜歡看武戲的關係,對於霹靂縮短武戲很不諒解;不過看看最近幾部聚集的武

    戲,唉......我的眼睛真的很痛......(亮麗∼光采奪目∼我的眼∼睜不開∼)

    >  而將武戲個段時間縮短的特點展示得最為明顯的就是臥江子的死了。若依刀鋒前的習慣,像這樣一名人氣大角色的收場,只怕至少要打上一集,甚至是拖到兩集。而臥江子這段,卻不過僅是持續了第十九集開始的五分鐘。但這五分鐘,卻是令人傷心不已。編劇被罵也基本上就是:一,他竟然收掉臥江子(以及將要收掉的劍君);二,他竟然讓臥江子被打得如此之慘(淚一下)。在我而言,看到想哭、現在在這裡廢話,絕大部分都是因為這部分劇情。但結果寫到這裡卻反而無法對此作出評論……我並不想罵編劇,我只能說:九幽,你罪無可恕!!!

    納也未免太短了吧= =|||


    >  基本上,臥江子之死、銀狐血濺玄空島以及劍君十二恨問劍玄空島,是我對血印19、20集最感興趣的三段所在。19集是看得心酸欲淚。臥江子之死所引發的悲傷不只是他本身的戲份上,更在銀狐的反應上。確定悲訊時仰天悲呼,心中再無他想、一心一念只有再見奪回知己之屍,完全失去冷靜、完全只有一個意念的狂殺令人動容。銀狐殺入玄空島這段戲同樣拖得不長,卻令人心傷。尤其看到最後銀狐手中緊握臥江子遺物顛簸而行、誓死要報臥江子之仇而決不可倒下之時,心中之慟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只能這樣表現啦!難道要怎樣?哭退隱不再管是是嗎?那才真是令人氣憤啊!!(激動過頭)

    抱歉...可是也太快收了吧...QQ

    >  三流氓大概可以算是近期霹靂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形象了。但除了佛劍分說之外,其餘兩個卻也同時是爭議較大的人。一則是他們的談話。喜歡文戲、喜歡語帶機鋒、喜歡好友間的吐槽拆台的人,多半是相當喜歡龍劍之間的對談,我便是其中之一;而在另一部分戲迷中間,他們的對談則剛好獲得截然相反的評價,即言不及義、廢話連篇、拖戲。二則則是他們袖手的態度,引起很多人的不滿。佛劍之所以沒有產生這種爭議而獲得幾乎絕大部分戲迷的好感,就是因為他是在身體力行地管著紅塵事。

    一開始就很討厭這些人了...為什麼有這麼多先天?多到還可以在多?受不了這種劇情...

    >  早在十集前我便曾說過,霹靂很可能會在無意間弄出秋鳳式的互動,但卻結果走上完全相反的無聊的正邪。現在看來果然要應驗了。一句「龍宿」欲言又止,劍子看來對龍宿似乎已經起了疑心。魔龍祭天到這裡來的一次有恃無恐,加上曾經看過的嗜血年紀一句「中原叛徒 龍」,只怕讓劍子終於對自己這位「好友」產生動搖。龍宿究竟是正是邪、意向究竟為何,無人可知,也不想妄加猜測。只是……曾經看到過的預言令人心寒。說嗜血年紀其實是一樁陰謀,而佛劍與劍子則果然因此對龍宿產生不信任之感,而令龍宿憤而投向嗜血族。這些天剛好在看《創世狂人》,莫召奴曾經怒對素還真說:「素還真,你可知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什麼?」「對我而言,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被所信任的人背叛。」在我看來也是,被摯友懷疑,只怕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何況是心高氣傲如龍宿。若這預言果然成真,這對我當真可稱是近期霹靂最大的夢魘……與我而言,我是寧可龍宿你是堂而皇之的去做華麗的反派,也不願你是被屈含冤而無奈的投邪啊!

    說得好!懷疑...友情的殺手QQ

    >  我是同人女我承認,所以對於吃醋吃得漫天飛以至於可愛得一塌糊塗的裼摩絕對興趣中。作為嗜血族的最高層人員,竟然能從醒來就一直保持到把醋吃得漫天飛舞、連瞎子都可以看出來的地步,這個裼摩實在是相當可愛(順便說一句,我討厭西蒙= =)。但即使如此,我也只能說,那個西洋劍法的動作——尤其是步伐,真是怎一個「寒」字了得……我是絕對無法欣賞這種木偶式僵硬的蹦跳的「美」了……而狂態後那個四肢著地直竄而出的動作………………請恕我對吸血鬼根深蒂固的認識,所以我的思維程序只能沿此路徑發展:獸類的動作→吸血鬼→蝙蝠→老鼠……………………|||||

    我討厭西方人...更討厭嗜血族...

    最傷心就是...當劍君被咬時,竟然有人說禔摩好帥...(爆青筋)喵的!劍君不是人嗎?看不到

    是嗎??!!(太激動)

    >  三傳人之中,我唯一喜歡的就是劍君了,而現在唯一就要收的只怕也就是他。
    >  獨自闖到玄空島,這樣的設定,的確遠比預言中所說的橫劍自刎要來得動人,並且符合劍君的個性。十二恨的詩號再出,意識已有些不清——或應説是比何時都更清晰的他回到最初的原點,獨對葉口月人,問劍問敵,那一份風采委實醉人。所以下一集「最長的一夜」,為了劍君,我期待…………

    我會看下去......

    癈言到此,都是我的發洩文,抱歉......

  3. #3
    前輩者 素問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素問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素問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素問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1
    文章
    1,227
    聲望力
    28

    默認 回覆: [心得] 閒聊闍城血印前二十集

    ※回應 杜鳳兒 在 06-25-2004 01: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部份恕刪^^
    >  臥江子死後,反觀中原群「俠」的反應,令人心寒。一句「大局為重」,臥江子之死便輕描淡寫被放過。冷靜,還是冷漠?看戲者眼明,心中自知。相比於之後劍君受傷後眾人的憂急,這種心寒之感就更為加大。不同的心態、不同的反應、不同的對待,難道只因為臥江子是個「外人」?甚或是葉口月人第一執首?(雖然中原眾人竟然忽然那麼清楚地明白了臥江子的身份,實在莫名其妙。但這種bug已經懶得再說了。)但這卻是何其不公。自素還真死後,臥江子可說是中原武林的支柱,這一段時期以來的中原武林可說全是靠他在支撐。死後反應竟如此淡漠,是該慨歎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還是告誡所有外來的人都莫要將心力盡在中原武林之上?

    同樣都是看到留字,銀狐為何與中原群俠的反應截然不同?
    正常來說,單看字條,本就該懷疑字條內容之真偽..
    尤其在這情勢正一觸即發的中原與葉口月人之間,對字條所釋出的意義,若無多作考量,
    會否壞了這份得來不易的和平?
    或許和平是假象,但正因有嗜血族之隱憂,這才令中原人士不得不投鼠忌器!

    字條的出現,是因魔龍忌天想再度挑起中原與葉口月人之衝突,
    在兩方相爭之下,便可讓嗜血族與陰謀家有了餘裕空間,吞食中原.
    反派居心都如此昭明了,難道逞一時報仇快意,才能顯得是"俠輩中人"?

    一句:"以大局為重."是否真有了人心涼薄的感慨?!
    銀狐早在見到字條之前,便已對臥江子赴玄空島之約的後續有所擔憂了,
    字條的出現,只是落實自己的憂心成真.所以豪不猶疑的,便殺上玄空島...
    而中原群俠裡,沒有一位與銀狐相同的能以"心靈傳音"與臥江子做溝通...
    對他們來說,憑空出現的字條所意味的,便是有心人士的挑撥了!

    提出冷靜以待的杜一葦,是不是真對臥江子之死,無動於衷?
    由早先藍英受嗜血族擄去,杜一葦與鏡玄宗的反應,便可看出杜一葦並非是對藍英冷血..
    只因世局之下,無法放縱自己快意恩仇.

    十七,十八兩集裡,同樣是字條的出現,告知了中原眾人,蒼白奇子已成了嗜血者的獵物..
    慌張的眾人欲趕去救援,
    有人冷靜的提出了:"若是敵人故意釋出消息讓己方曝露奇子蹤跡,這麼貿然前往,豈不正中下懷?"等言...
    面對匿名字條,此種逆設其實也有其可能性.這樣是中原人對蒼白奇子冷血嗎?
    [此時,我不得不說提外的說一下...
    傲笑紅塵面對這前不前往營救的兩難情況,一臉深思熟慮的說出:
    "眾人分頭進行,在東北境會合"的因應措施,個人覺得實在浩呆史了~Q.Q~
    如若假設成立,那麼"分頭前往",只是讓人多了更多路線追蹤到蒼白奇子而已~"~
    這麼浩呆的方法,也虧得傲笑紅塵能"一臉聰明"的說出來了~@"@~]

    臥江子對中原人來說是外人嗎?
    拿劍君與臥江子的境遇作評比,來設說外人與否,這會否小有不妥??
    憂心的替劍君多方遊走設法,這是因為這所設之法與大局無相干衝....
    很明顯的,眾人若為報臥江子之仇而殺上玄空島,那麼之前所做的和平努力,根本是一點意義也無了!
    以大局為重,並不表示對臥江子冷漠....
    或者有時為了不致有拖戲之嫌,一些該有的心緒反應,便是草草帶過了.
    以大體上來說,中原人若選擇為臥江子報仇而殺上玄空島,
    那麼後續而來的..依舊是佛劍所扭轉不來的"三十年後!"
    選擇與葉口月人和平共處,為得是空出餘力對付嗜血族..
    或許此種方式並不能確保一定治得了嗜血族人的入侵,
    但其心態上,難道無有可取之處?

    若中原俠輩,所應為的,便是殺上玄空島,再啟葉口月人與中原人之戰端...
    無顧嗜血族的吞食野心,便能成就所謂俠道..
    看輕了這世局的為難,"俠者"可真輕鬆了不是?!


    >  但看到這裡倒是令人不明白了,中原武林究竟在忌憚葉口月人什麼?
    >  19集一場武戲,臥江子功體喪失的情況下還可以一舉擊傷兩大執首加一個輔權,在元力即將喪盡之時還可以釋化邪帝元功,他的實力在九幽之上已毋庸置疑。又有實力與洺雙相差僅在半分之間的銀狐,與九幽平手的蜀道行,再加上傲笑紅塵、劍君、杜一葦等,就算三流氓不出手,他們也足夠將葉口月人踢回老家去!卻偏偏一定要在那裡一邊演著明顯可以讓人比對出中原實力之強、一邊卻又對葉口月人忌憚重重的戲碼,真是令人無言……

    此種估算,中原可用之人,算是盡出無疑了...
    但葉口月人出得的人選,僅是將才,餘下一干小兵,或許也能纏鬥的讓人精疲力竭....
    如若正式對上,還得再加上兵法用度...
    葉口月人與中原人懸殊實力的差別在於:
    一者有著強大而鞏固的軍隊,一者僅是以俠氣撐持場面的人種...
    就算中原人方面,個個能以一擋百,擋萬,在此種戰鬥之下,哪還有餘下心思對付嗜血族?

    另!臥江子要釋盡九幽的邪帝元功之前...
    旁白有道:"臥江子心知此宴無善了,為報主公之情,已決定......."
    (台詞記得不是很清楚...^^bbb~)
    不過那意思應該是說臥江子使出釋盡邪帝元功的功夫,可能下場也是必須一死之類的吧?
    那麼也就是說,在正常的戰鬥之下,臥江子並不一定選擇此種同歸於盡的做法吧??@@?


  4. #4
    後輩人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是一位成功的新星 竹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4-30
    文章
    326
    聲望力
    19

    默認 回覆: [心得] 閒聊闍城血印前二十集

    ※回應 杜鳳兒 在 06-25-2004 01: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  網上有不少人質疑臥江子明知九幽想對付他還飲下毒酒,是為不智。不敢苟同!中原葉口和平協定剛簽;臥江子與九幽也曾開誠佈公一談,臥江子對九幽——或說繯鶯,心中還抱有一絲希望;洺雙、褎權與蘇揚至交;和平協定剛簽,九幽就算心中忌恨,沒有特殊理由也不能動手殺人……臥江子就算已心生警兆、有所戒備,但就像18集最後所想的,「這杯酒不能不飲」。因為他必須要從雙方關係、大局衡量,不能生九幽之疑。只是沒想到,中間有魔龍祭天的陰謀,給九幽一個順水推舟剔除眼中釘的借口,而對他生了必殺之意。

      我個人覺得,九幽殺臥江子的原因,理由除了臥江子是葉口月人的叛出者,對葉口月人的內情瞭如指掌,這不啻是葉口月人的眼中釘;另一個理由便是臥江子知曉九幽的底細,明白她是繯鶯公主的一切過往,這對九幽來說簡直是肉中刺一般,豈可不拔除而後快?
      雖則前次臥江子與九幽的會談平和落幕,但個人感覺當時九幽恐怕已對臥江子隱伏殺意了。身為繯鶯公主的過往,對她來說是一個充滿屈辱感與挫折的過去,愛情上的失敗,親情上又感到遭受背叛,兼之臉被毀容,這些讓她覺得自己真是悲慘無比。然而現在的九幽卻是萬人之上唯我獨尊的幽皇,宰制著臣民的生死,霸業盡操之在手的風光。她怎能容許過去的悲慘被人重提或被人拆穿?
      魔龍祭天的陰謀確實是個好契機,九幽殺了臥江子,對褎權可以交代得過去,同時光明正大的理由就是處理叛徒是葉口月人的內部事。就算以後追查,也可以將責任推卸給魔龍祭天,己方是中了圈套。魔龍祭天固然毒辣,但九幽更是陰狠。

      情之一字誤人深。我覺得對臥江子來說,這話也未嘗不可解讀成情之一字“悟”人深。這個情也許是愛情也可能是親情,畢竟他身為蘇揚的過去劇中並未演出,這疑問姑存之。當他因情感上的因素而離開葉口月人一族,拋開過往而重新他的人生,這是他對自己生命的一番體悟。雖然,曾看到有人對臥江子叛離葉口月人的行為有所責難,不過個人覺得臥江子的選擇並不是罪過,良禽擇木而棲,也許他對葉口月人的好戰性格感到厭倦,也許他不認同葉口月人的種族歧視及奴役其他族群的做法,這些促使了他的出走。但他也祇是離開而已,並沒有改投效其他勢力來攻伐自己原本的族人;至於現在會對上葉口月人,別忘了,這是葉口月人的侵略戰爭,主動挑起戰爭的是葉口月人,受侵略的一方不力圖自保難道該坐以待斃或是乖乖投降?
      至於九幽,她倒是真的誤入歧途執迷不悟了。私心期待她最好將來下場淒慘些......至於什麼她受親情感召而改邪歸正,或是恢復成繯鶯甚至與白成輿相認等等這類噁濫的戲碼,拜託還是免了吧。

    >  但看到這裡倒是令人不明白了,中原武林究竟在忌憚葉口月人什麼?
    >  19集一場武戲,臥江子功體喪失的情況下還可以一舉擊傷兩大執首加一個輔權,在元力即將喪盡之時還可以釋化邪帝元功,他的實力在九幽之上已毋庸置疑。又有實力與洺雙相差僅在半分之間的銀狐,與九幽平手的蜀道行,再加上傲笑紅塵、劍君、杜一葦等,就算三流氓不出手,他們也足夠將葉口月人踢回老家去!卻偏偏一定要在那裡一邊演著明顯可以讓人比對出中原實力之強、一邊卻又對葉口月人忌憚重重的戲碼,真是令人無言……

      您提出的是實力上的對比所呈現的劇情矛盾處。個人則覺得中原與葉口月人間的和平協定也訂得不甚聰明。原本猜測,正道是希望藉由和平協定與葉口月人合力對抗嗜血族。但照現在看來,中原獨力對上嗜血族,卻還得小心好戰的葉口月人在後面突然扯後腿,甚至被這協定處處掣肘,像是臥江子一事便是如此。
      當初讓出半壁江山供葉口月人棲息,也許便該提出利益交換才是,至少也得讓他們派出人馬協助對付嗜血族,而不是放他們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納涼看戲外加放冷箭。

      不過說到這兒,稍微離題一下,我覺得葉口月人真是編劇用來收人的最好工具。龐大的人海戰術,刀劍不入的寶甲(雖然有時候好像又會突然失效),又有高科技作為後盾,好戰的侵略性格,頭兒跟底下的部將個個武功高強。像這樣有殺之不完的砲灰,陣容堅強的高級打手群,外加讓正道高手吃悶虧的寶甲,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收人工具呢?不過,接下來還有殺也殺不死的吸血鬼,說不定他們會取代葉口月人,成為更完美的收人工具吧。


    >但即使如此,我也只能說,那個西洋劍法的動作——尤其是步伐,真是怎一個「寒」字了得……我是絕對無法欣賞這種木偶式僵硬的蹦跳的「美」了……而狂態後那個四肢著地直竄而出的動作………………請恕我對吸血鬼根深蒂固的認識,所以我的思維程序只能沿此路徑發展:獸類的動作→吸血鬼→蝙蝠→老鼠……………………|||||

    對於西蒙和提摩兩人抓狂的樣子,從原來的優雅俊美,一下子現出猙獰的面孔獠牙畢露,我所想到的是→人面獸心,華麗的蕾絲服裝所裝飾出來的華麗不過是假像而已。至於提摩步伐動作之笨拙僵硬,的確是讓人一臉黑線,不過您說到木偶僵硬的蹦跳,讓人想到中國式的僵屍吸血鬼,也許霹靂的中西和璧,融合西方文化是表現在這兒....開玩笑的.....

    >  獨自闖到玄空島,這樣的設定,的確遠比預言中所說的橫劍自刎要來得動人,並且符合劍君的個性。十二恨的詩號再出,意識已有些不清——或應説是比何時都更清晰的他回到最初的原點,獨對葉口月人,問劍問敵,那一份風采委實醉人。所以下一集「最長的一夜」,為了劍君,我期待…………

      劍君回到了他最初的原點,也許該慶幸他終於又恢復了他最初的風采。畢竟過去有一段頗長的時間,他的表現一直不甚出色,甚至有時淪落到像跑龍套的打手角色,現在要給他一個完美的結束,劃下完美的句點,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只是,有點感嘆,為何在長久的破格演出後,才終於想到要用心在他身上,近期以來劍君的表現漸漸顯眼了些,而漸入佳境後就準備把他收了。當然,不是說不能收人,也不是說收人收的轟轟烈烈有何不好。但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長期以來不受重視的角色,現在安排他演出一場血肉橫飛、刀光劍影交織、令人驚心動魄目眩神迷的大戲,終於氣空力盡倒落塵埃,光榮下場了。這實在有點像是壓榨出這角色最後的剩餘價值,將戲帶入高潮的目的是達到了,但想來這有點像是已經將近油盡燈枯的火焰,在將熄滅之前,突然冒出個耀眼的火光,最後終於熄滅,只剩餘煙裊裊......蠟炬成灰淚始乾,霹靂的眾家角色生命,似乎難脫這定數。

                                        

+ 回復主題

發帖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發表回復
  • 不可以上傳附件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