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edge21大大同意專貼此本,本文原張貼於巴哈姆特pili版。

作者: edge21 (暴走王) 看板: Pili
標題: [心得]淺論覆天殤--最終版
時間: Wed May 12 09:30:16 2004

<前言>
在下之前發表的評覆天殤之文,感謝各位網友的回應指教,激起我對覆天殤此角
更多思考的空間。也承蒙版大將其議題收入在精華區,只是因為收錄了整個討論
串回頭看這個議題不免有點瑣碎,在我回應網友的隻字片語中有時也顯得辭不達
意,故我把自己的以前的發表過的相關文章、片段做刪減合併,做了一些修改整
理,也加上一些看完九皇座系列後才有的想法,趁九皇座系列的完結再一次發
表。另外,在下其實是很喜歡九皇做這個系列的,也因而有一個不自量力的想
法,想針對九皇座裡的要角發表類似本文的整理分析,企圖藉由角色來探討九皇
座整個劇集。不過經由之前的覆天殤討論與這次的整理,讓我體認到光是想有效
率地表達心裡的想法都是不容易的,更不用說想法是需要一段時間沉澱。如果順
利,下一個目標將擺在俠刀身上。

<本文>
九皇座的劇情至今已結束,魔王覆天殤也已漸露全貌,見網上的討論,對於這個
腳色反應出奇冷淡,或是貶多於褒,我卻覺得覆天殤是目前以來讓我最感興趣之
角,不過出場集數不多,以下的討論大都偏向個人觀感及猜測,談不上分析不分
析,請眾網友不吝賜教。

對於覆天殤在劇中表現,我覺得有意思的主要有3點:
1. 蒼白奇子對素環真透露鬼王的來歷,提到覆天殤和段章甫原為至交,更是東
北雙雄,一明一暗合力支撐東北之境,我想編劇在鬼王的初始設定應該是所
謂 ”亦正亦邪” 的人物吧!所謂物以類聚,段章甫當初能說動各方先天齊力對
抗覆天殤,想必段章甫當初在武林上必是一名響天下的豪傑,而兩人能夠論交可
見覆天殤決非凡俗,而讓我在意的是覆與段原為共同支撐東北武林的人物,一
句 「一明一暗」不但暗示兩人本質上的差異更讓我想起 <聖堂教父>,也許這部
漫畫可以套用在兩人的情誼以及相處的關係上吧!覆天殤後來為什麼由支撐武林
的英雄轉變成想顛覆武林的魔頭,劇情沒解釋亦不可考,只是鬼王被關在鬼樓受
苦,復生後並不狂吼叫罵地說段章甫害我好慘,對當初圍攻自己的高手之後下格
殺令,對昔日好友之後卻只下令 「找出段章甫後代。」得知九皇座真意後也只冷
笑一聲,「段章甫用心良苦。」在部下面前也決口不提段章甫,是個性深沉不願
多談還是令有所思,不知一代霸主是怎麼看待昔日至交、反目勁敵的呢?

2. 覆天殤手下不全是全兇極惡之徒,也有末蒼雲這般想忠義兩全的人物,是否
是覆天殤 “棄明投暗” 之前一起支撐武林的手下呢?看末蒼雲死忠的態度讓我
對覆天殤乃萬惡不赦之魔頭有所保留。當然,末蒼雲是否是覆天殤與段章甫一起
維持武林之時認識,進而甘願臣服為手下為武林打拼,劇情沒演而不可考,但末
蒼雲不是無義之人,我寧可相信末蒼雲是在覆天殤尚未步入邪道之時結識,所以
才甘願拼死效忠覆天殤,即使覆天殤後來與正道越行越遠也不改其衷。末蒼雲固
然死於覆天殤的霸主無情,但知道實驗室必是末蒼雲洩漏之後,戰天戟似乎頗有
大罵叛徒之意,覆天殤只淡淡地說末蒼雲此人總想忠義兩全,但總是總不圓滿,
更是「他已經盡力了。」一句話帶過,語氣中既無譏諷之意卻也無憤怒之情,戰
天戟聽了後也就不再言語。同第1點所論,霸主心理究竟是怎麼想的呢?是深沉不
願多談,還是霸主仍然有情而不願多談?覆天殤說過他太了解末蒼雲,正所謂士
為知己者死,末蒼雲的愚忠所謂何事?正是如此啊!覆天殤對於末蒼雲的通敵行
為並不憤恨,歷來君王心思本就難測,覆天殤怎麼看待主僕之情的,只有他自己
知道,臣子畢竟總是難以窺測。

3. 第3點比較屬於個人對覆天殤的延伸銓釋。九皇座之後的系列透露濃濃西洋
風,但是本系列已經帶了玄機。覆天殤冠上鬼王之名,在鬼樓中仍是統馭萬鬼的
一方之霸,覆天殤詭異的配樂,奇形的王座,特殊的造型在在讓我聯想到魔王撒
旦,理由有2:

a. 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中的撒旦有差別,舊約的撒旦不過是不太聽話的天使,
幹的壞事也只是諸如上帝令他考驗人類而撒旦做得有點超過罷了。新約的撒旦變
成和上帝分庭抗禮的邪神,變成全體人類之敵,散播原罪使得人類從此有紛爭、
猜忌、欲望甚至為人世帶來死亡(*註)。想一想,覆天殤的病毒不正是如此嗎?在
文學與神學中「原罪」與「死亡」經常被賦予擬人化的特性,進而被視為撒旦所
生,從此人類有生老病死,七情六慾,而「死亡」此種現象在古代神話被視為一
種疾病,是超自然力量作祟的產物,毀滅之源的燐菌就像是魔王撒旦帶來死亡的
象徵性隱喻,兩者皆是疾病,源頭都是「魔鬼之王」。而覆天殤的王座看起來也
很有象徵性,像是頭上兩隻角身有6翼的墮天使。
*註
聖經裡並未對撒旦有太多銓釋,但是由古至今的神(文)學家不斷加入很多神話色
彩與文學手筆,撒旦遙身一變成被大作文章,如詩人彌爾頓的<失樂園>就加上撒
旦生下罪,再跟罪一起生下死亡,所以人類的死亡乃撒旦帶來人間等等情節。

b. 其二是極善與惡體的分離,劇情中雖是意外,但讓我聯想到天使米迦勒與路
西法原是雙生子,路西法墮落但米迦勒仍然信奉上帝,形成一正一邪的對比,讓
我想到與段章甫一明一暗的互補關係,在劇中覆天殤此人似乎有頗多正反、明暗
的對比角色呼應,讓我不禁想要有此一說;而覆天殤對部下所說的「體驗失敗、
享受失敗才能超越失敗」也讓我想到英詩人彌爾頓的<失樂園>,其筆下撒旦是個
永不言敗、頗有氣概的悲劇英雄,兩者比較頗有對應之感。

另外在戲劇的表現上,尤以布袋戲這種強調戲偶肢體語言,與以武俠背景主題的
連環戲來說,角色的台詞言語、一招一式都是編劇費了苦心為戲偶灌入生命力而
安排的,角色的武學表現更為重要的環節之一。拿金庸小說為例,同樣是獨孤九
劍,楊過繼承了「力」,令狐沖習得了「技」,楊過生性狂而偏激,為人易走極
端,而「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這種以力威壓、僕實無華的劍招不僅襯托神雕大
俠一人一雕行走江湖的大氣,更是為楊過注入生命力,使武學與其人快意恩仇的
形象相輔相成,楊過還因一片癡情而創了黯然消魂掌,這是武學與角色相互融合
的例子。令狐沖也是狂傲不羈,但相比楊過的執著熱情其實更偏向了雲淡風清的
隱士性格,所學獨孤九劍乃是針對各家武功路子的破綻罩門來攻擊,對方一出
招,令狐沖就能窺知其破綻而破招,「獨孤九劍,有進無退」便是如此。諷刺的
是,毫無心機的令狐沖在<笑傲江湖>裡始終無法盡窺人性而處處受到迫害,直到
最後才遠離武林鬥爭、人心險惡的江湖,與愛人任盈盈一同深山退隱了。對比楊
過的豪邁激情與他厚重繁複的武學路子,最後勘破世情的另狐沖的武學符合他輕
靈淡泊的浪子個性,不僅劍招專取敵人破綻,其心更在詭譎武林裡看穿人性的破
綻,做個消遙山水的隱士去了。這正是武學與人物結合的結晶。

葉小釵的心劍詮釋了領悟隻手之聲的劍聖,一頁書的天龍吼更是對這個角色性格
「佛陀也做師子吼」的最佳寫照,相比之下覆天殤的選擇—燐菌,是相當詭異
的。若是如同其他武林高手在某種程度上把燐菌看作覆天殤人格特質的展現,那
會如何呢?首先先從燐菌—疾病這點來看,疾病的最大特色就是它是不具有感情
的成分的,不論是妖魔鬼怪,毒蛇猛獸,會侵犯到人類的生存多少都會有因果關
係。但是疾病這種極微小的單位卻是沒有理由,不論男女,貧賤富貴隨時都籠罩
在它的威脅下。燐菌在劇中就是如此,每每有人因燐菌而喪命,卻是不論武林高
手平民百姓,或因為你是武林高手、平民百姓而有差別的。這跟反派組織掃蕩中
原武林不同,策謀略的魔饜大軍雖也沿途摧毀了許多村莊,畢竟主要目的是用來
對付天策真龍的組織,而且也有術法魔力的制約;天魔錄四魔皇雖也用各自的能
力侵犯琉璃仙境周圍的村落,但畢竟是為了逼素還真就範的手段。燐菌不一樣,
無論身繫天下的名人或手無寸鐵的百姓,燐菌不會擇人而噬,燐菌沒有制約能
力,只會無止盡的擴張蔓延,帶來全面性的滅亡。

高手的武學招式不是單一性的,而是雙向性的表現手法。一頁書殺生渡航的絕技
天龍吼總是會有承受的一方—正義化身的救世之招制裁萬惡不赦的魔頭—才能完
整的襯托一頁書的人物特色,把武學與角色串聯在一起。那覆天殤的燐菌又是如
何呢?燐菌不但侵蝕肉體可怕的是會侵蝕理智陷人於瘋狂,發狂之人還會浮現出
自身的人性黑暗面。燐菌不能「控制」一個人的意志,卻能「引導」一個人的想
法,怎麼來顯露出自己不經意,或不願意去面對的一面。燐菌如同疾病雖是一種
沒有感情的客觀存在卻又像透視器、放大鏡,會暴露並擴大染病者的人性弱點,
染病者說是產生幻覺不如說是己身的負面意志被渲染投射,進而失去自我、失去
理智。覆天殤本人個性除了反覆不定之外,還顯露出一種奇特的好奇心。他好奇
極體與他的關聯,好奇段忍為何沒染病,抓了一頁書當籌碼外,與其說為產生抗
體我倒覺得覆天殤對於燐菌在得道高僧身上的影響與抗體的製造的過程與變化有
興趣,之後培養出變種燐菌並不急著散播,反藉一頁書被救而想把佛門當作實驗
觀察的對象,有一種科學家的性格。燐菌顯露人性黑暗,無限擴張(燐菌毫無制
約力與目標性正是一種極端的表現)的特點是不是在覆天殤的洞悉人性,富好奇
心,極端到把自己的肉體改造成燐菌的培養皿上看到端倪?燐菌(疾病)那沒有感
情、毫無限制的特性是否暗指覆天殤此人某些部分的潛在人格裡也有無法自制,
甚至幾乎泯滅人類情感的因子存在?

容我再把主題岔開談漫畫<JoJo冒險野郎>第5部的情節。JoJo裡的角色有一種類
似守護神的超能力叫做「替身」,不同性格的人物的替身能力也會有所不同,比
如主角有一名夥伴阿帕基以前是警察,因故而導致同事身亡,自責的阿帕基心灰
意冷離開警界投入黑幫,他的替身「藍色憂鬱」能力像錄影機:能在一個地點在
設定好的時間中播放過去發生過的事,是不是阿帕基內心的自責讓他潛意識裡想
回到過去改變悲劇,進而發展出這樣的能力?主角一行人在羅馬遭遇黑幫殺手,
其替身「綠D」能力是散佈侵蝕人體的黴菌做大範圍的無差別攻擊,屆時羅馬廣
場宛如人間煉獄,主角喬魯諾目睹無辜路人被黴菌侵蝕而亡時說了一段意味深長
的話,大意是替身使者因為一般人格特質道德束縛等,無意中會對自己的替身能
力產生某種限制,也就是內心的一種不自覺的「煞車能力」;見到綠D沒有射程限
制的黴菌攻擊以及其本體將無辜的人捲入也毫不在意的心態,因而對這名敵人下
了個註腳—此人是一個沒有「煞車能力」的人,這裡的煞車能力指的是人格特質
而不是功力。先不論13天咒殺的威脅,素還真其實可不可以跟覆天殤談和共同對
抗葉口月人呢?以素還真的手段、覆天殤的彈性這不是不可能的,何以素還真會
選擇極端?我不是當事人不能替素還真找解釋,但若我是素還真,由燐菌的特性
對照評估覆天殤的特質,我會得到一個結論—覆天殤是一個極端危險的人,比我
(素還真)以前的對手都還要危險,因為我會斷定他是一個沒有「煞車能力」的人。

覆天殤想問鼎中原,那他本身有沒有帶著個人的理想呢?34集的時候,覆天殤說
唯有破壞之後,武林才能新生,這讓我聯想到一個人物,就是天策真龍。不論殘
暴的天策,壯志的天策或是慈悲的天策,想要一統武林創造盛世,必經一番爭徒
殺乏,要開疆擴土也免不了流血戰亂的。上古的天策先毀滅萬教再創立秩序,武
林各派立場不一,就算上古時期當時不是轉性為殘暴的天策,而是當初那個本性
善勞意圖改革武林的天策,也一定會有無可避免的流血衝突,因為自古君王誰不
是先殺戮才成就霸業?成就霸業得到絕對權力後才能改革。就這一點來看,最早
雄心壯志的天策本意雖善,但一統武林必會殺伐吞併各派,那些不認同或是不想
改變現況的門派,想當然爾就跟天策派產生衝突了。那號招七星毀滅武林的天策
對於被波及的門派來說,豈非是可惡的魔頭?雖然天策併吞萬教後或許可成太平
盛世,但不願意的門派不是也有生存權力?「今天我吞了你或滅掉你,是為了長
遠的盛世以及受苦的黎民,請你犧牲。」

是不是有點耳熟?沒錯!因為九皇座裡,有人做下了類似的抉擇,對於犧牲的九
皇,被俠刀殺的真主聖儒等,跟當初被七星為救世而滅掉的門派,對於蒼白奇子
與素還真的抉擇,俠刀的大解脫,跟當初見萬教自私自利而有先毀滅而後太平的
天策真龍,情況原由不一,但卻前後呼應。我只想說人性不簡單,救世更不簡單
也不快樂,一件事只要不同立場就會有不同的見解和做法,若是覆老大成功顛覆
武林,滅掉其他勢力而一統天下,之後會不會研發解藥來「毀滅之後的新生」,
成就心中理想的國度?不知道,編劇也不可能讓他實現。在下也不推崇覆天殤的
心態與作風,他若登基只會是暴君;在下祇想說覆天殤不是單純的過場魔王而
已,人性複雜,覆天殤能讓手下死忠推崇,讓末老不惜與俠刀決裂,被旦丁當神
一樣崇拜,覆天殤或許有自己認為的「黑暗大義」,鬼王一派也許認為自己的做
法才能救世。

漫畫<火鳳燎原>裡,賈詡也是因為"黑暗大義"而輔佐殘暴的董卓,他跟司馬懿一
樣認為救世的捷徑在於徹底破壞,集中權力,先霸而後王,黑暗過後百姓才有光
明未來。我也不推崇這種主觀認知,賈詡若真無私那應該轉投呂布陣營來實行黑
暗大義,但是呂布殺董卓的仇恨讓3奇賈詡有了立場,讓他不惜代價也要殺呂布
而犧牲可能可以接替董卓的牛輔,這樣戰亂不是會更延長嗎?百姓不是會更痛苦
嗎?對!就是人與人的不同立場使人性複雜化了,我相信若解藥問世救了萬民,
而俠刀也為武林而鞠躬盡瘁,塵道少經過開導是可以"諒解"俠刀的,但是!仇他
還是會報的!我諒解你!但是不可能原諒你,因為你奪走了我最親的人的生命!
其實俠刀沒有錯,真主沒有錯,塵道少報仇也沒有錯,只因為立場!若是影十字
改過向善,小俠會原諒影十字嗎?宮雨不死的話會放棄為親人報仇嗎?不會?小
俠沒有錯,宮雨沒有錯,甚至劊子手影十字,就某些立場來說也沒有錯。

在個人觀感上,我是很喜歡覆天殤的。坦白說若是覆天殤只是強如魔佛,霸如天
策,智如四無的圓型人物,那是一種沒有特色的無差別量產大魔王。 就是那種霹
靂每個系列都來一下的超強大魔王,沒頭腦霸氣霸氣,不然有頭腦沒事撬個腿傲
氣,再來正道圍毆+除魔聖器. . .。 我是覺得,要嘛大拳頭武人型,要嘛狂傲
軍師型,其實是會厭煩的。 雖然難免主觀認定,但是編劇既然把覆老大一些小
地方演出來,如對末蒼雲洩漏秘密一事,編劇大可來個魔魁(策謀略)式反應,
咬牙切齒,叫囂說背叛我的人就算死也不得超生云云. . . ,再爆發內力把部下
嚇的半死,像策謀略爆發怒氣瞬間洞裡水氣蒸發嚇得部下大氣也不敢喘,多帥氣
啊!而觀眾也會感到他是"好像很有作為"的角色。但覆天殤不是五星天策、策謀
略,編劇大概不想做一個魔魁2世,淡淡地說一句「他已盡力」反而讓是我覺得
此角演出了自我的生命力,也是編劇在描繪一個人物時常常著力的小地方。畢竟
覆天殤是覆天殤,不是魔佛,這種平淡的反應更覺有新意,不但鼓勵部下超越失
敗,言談中總是出奇的淡然,平靜地反應;一句,很好,覆天殤沒有害怕失敗的
手下,卻又透露一股威嚴。胸有成足地說面對正道他有信心時,也是淡淡地,看
不出情緒地說猜忌、憎恨等是最會蔓延也最具毀滅力的。講這話時的語氣既不似
策謀略的陰狠,不若四無君的狂傲,竟是既平靜又意味深長地,加上燐菌的特性
以及他冷眼旁觀看著早在意料之中的世人的狂性爆發、互相殘殺的景象,他是我
近期以來看過最恐怖、冷酷的角色。我喜歡魔魁、策謀略,但我不樂見策謀略2
世的誕生, 我欣賞此角最主要的一點是,覆天殤是覆天殤,不論欣賞角色本身
的作為與否。如同我不喜歡半花容,但是喜歡霹靂做出了半花容,因為半花容是
半花容。

當然覆天殤是不值得稱許的,但是值得借鏡、深思,他沒有魔佛無敵的武功,沒
有四無高超的智慧,但仍然是一個角色,因為從他身上,在下看到了很多東西,
同樣在九皇座系列,在下也想到了很多東西,若由某些角度來出發討論,覆天殤
跟蒼白奇子,素還真跟俠刀不見得有太多不同之處。由偽經裡穿鑿附會編的魔鬼
之說有另一典故更適合套在覆天殤身上,就是墮天使「Samael」,「sam」為希伯
來文的「毒」,「ael」意思是「天使」,有死亡天使、神之毒等別稱,有時更
與撒旦畫上等號,又名Satanail有the「Chief of Satans」之稱,我認為其象徵
的「神性」為劇中的那冷酷又瘋狂的覆天殤作了一個很好的註腳,燐菌無法直接
控制意志,卻可以「左右」人性的黑暗面,魔鬼的可怕,如同覆天殤的「毀滅之
源」,不在表面,而是人心—毀滅之源覆天殤,正是霹靂世界的墮落天使。



--
你覺得? 那什麼時候輪到我覺得?
--
※ Origin: 巴哈姆特<www.gamer.com.tw> ◆ From: 61.228.146.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