闍城血印12.13西蒙與禔摩對白短評附圖6月18日砍檔

(取材自闍城血印12.13)

闍城血印12.

「歡迎闍皇歸來!」

「為吾西蒙封印以來,忠心禁血的子民們,長久的時間,委屈你們了。今日闍城再開,隨吾西蒙君臨黑暗的世界,恢復你們完美的力量吧!」

所有嗜血族飲血酒後,立即回復青春容貌。

「各位,吾隆重介紹,她-柳湘音,從今日始,就是吾闍皇夫人。」

「闍皇夫人至聖!」

「Master. 西蒙!」

「禔摩不肯出來嗎?」

「禔摩大人說他身體不適。」

「哦~….哼!真是不識場面!」

「各位,遙遠的神諭,嗜血ㄧ族的神奉,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所有嗜血族,手按心行屈膝禮以示忠誠。

「古墓得不到滿足

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

人間止不了卑微。

聖界因吾而降生∼
闍城神魔不許界之血印開啟;陽光再度消失,吾等將屠盡神魔與陽世!」

「闍皇至聖!」

「眾卿起身吧!來人,歡宴再開。」

※ ※※※※※※※※※※※※※※※※※※※※※※※※※※※※※※※

闍城血印13

「Master. 西蒙,茶理王正在研究資料,翻查書籍雖無誤,但是速度太慢;我認為他是在故意拖延。」

「哼!玩要玩的瀟洒得意,而非玩得心驚膽跳。」

「Yes. Master. 西蒙,請你指示。」

「傳話給他,他可以慢慢查,任他高興;而我現在就去帶回那個孩童,看他查多久,那個孩子就會被玩多久。」

「Yes.真是好主意。我馬上就去傳達。」

「禔摩呢?」

「禔摩大人他………..」

ㄧ陣嘻笑聲傳入。

「禔摩大人他剛剛才回來。」

「大人,他們是誰啊?」

「他就是吾族最偉大、最神聖的闍皇;另外這位是維特管家;還有這位,應該就是美麗迷人的柳夫人。禔摩請安了。維特,有話就直說啊!何必擠眉弄眼呢?」

「他就是闍皇好英俊啊!」

「禔摩,聖宴你沒出席,我正式介紹。」他牽來柳湘音,「他就是我的夫人--柳湘音。」

「夫人,禔摩請安了。」

「不對,是闍皇夫人。」

「哦~西蒙,難得你對ㄧ件事這麼在乎啊!」

「長幼有序。」

「是~是」

「你在故意什麼?」

「我?你是指她們嗎?哈哈哈哈….不過是跟你ㄧ樣,找屬於夜晚的玩伴,有何不對?」

「你要怎樣做隨便你,但時機未到,不可太過張揚。」

「我張揚怎樣比得過闍皇陛下你呢?五個鄉村姑娘,哪比得過你娶大名鼎鼎的俠刀之女為妻。不陪了,告辭!」

維特暗自揣測,『禔摩大人難得任性,ㄧ耍起脾氣就會很故意!』

「他對我的敵意似乎很深,你們的感情應該很好才對。不是嗎?」

「夫人,先回房去。」

「嗯!」

「維特,送夫人上樓。」

「Yes.夫人快隨我來。」




※ ※※※※※※※※※※※※※※※※※※※※※※※※※※※※※※※※※

禔摩寢房

「禔摩大人喝點酒嘛!」

「飲妳體內的精華不是更好!」

「哎呀,討厭!」

「闍皇大人,若是想來同樂,也該先扣門吧!妳們還不去服侍大人!」

「是~~啊~~」

西蒙揚手,五女全數化為灰塵散去。

「你什麼意思?」

「這句話該是我問你才對啊!~~禔摩~~」西蒙倏地眼露紅光!

「呃!」

「我給你第二之位,你還記得這是什麼意思嗎?」

「怎可能忘卻?」

「盛宴負氣缺席;任性張揚舉止;你今日所作所為,是正確的嗎?」

「我並沒有錯!」

「嗯~~再說ㄧ次!」

「上行下效,你做什麼,追隨你的人就會做什麼。」

「吾創造闍皇ㄧ脈,你們追隨乃是天經地義。你有不滿嗎?」

「你娶柳湘音又對了嗎?」

「誰敢左右我的行為?尤其是你!」

「既然你重視我,又為何自做主張?你在乎過什麼?」

「哈!因為我是西蒙,我不需在乎任何事。懂嗎?」

「是!西蒙大人!」

「去找變裔天邪。」

「是!」

正當西蒙轉身欲離去,禔摩開口:「吾皇西蒙,你可記得嗜血族的愛憎之心嗎?」

「你是我的人;整個闍皇ㄧ脈,皆是吾西蒙的人。吾賜你第二之位,更該記得忠誠之心!」

「我從來未想過背叛你!」

「那又何必多言?做你該做之事!你是禔摩,ㄧ人之下萬人之上。」

「是!」

「異能者人數不明,掌握ㄧ個是ㄧ個。」

「我明白!」

「聽話。」西蒙語畢離去。


「該做之事很多,但看是何心態。但再怎樣,也比不上為所欲為的你啊!吾皇西蒙!」禔摩懊喪得拍桌子洩憤。


點我看圖: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75.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73.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67.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17.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07.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98.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97.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93.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91.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82.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81.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77.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71.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66.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65.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49.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46.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40.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32.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29.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13.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156.jpg
http://img78.photobucket.com/albums/...o/PDVD_006.jpg

短評:

~~祇擁有世俗美德的君王,常常反而會使國家毀滅;所以作為君王的,還要能夠有做壞事的能力。~~ 馬基維利


在對付茶理王時,西蒙先是聖宴款待,加以引誘,七分禮數中帶三分威嚇,充分展現了他的權威;繼而,又以掌握對手的弱點,對對手予取予求。甚至,以茶理王舊日部眾的安危,來重擊茶理王堅不吐實的決心;所以,茶理王屈服了;西蒙成功得到他想要的;這完全是由於他將世俗的道德拋諸腦後的緣故。

~~擁有狐狸般機智的君王比較容易成功~~~


~~作君王的與其讓人家愛戴,不如讓人家畏懼~~ 君王論

禔摩身分是最能威脅到西蒙的貴族,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西蒙刻意的不讓他探知自己真正的想法;甚至,處處在他面前展露威權的一面;威必猛、恩必緩;威必狠、恩必微;在他人面前,他給予冰爵適度的尊重與禮遇;然而,在私底下,他卻讓冰爵了解到自己和別人沒什麼不同--只是屬於西蒙的闍皇子民罷了。

冰爵禔摩的反應則耐人尋味,他為何會因為柳湘音成為闍皇夫人而反應如此劇烈?甚至覺得西蒙辜負了他?而他的那句「向來只有我負人,從來沒有人負我!」
多少也顯露了他劇烈的愛憎之心和性格的直率之處。
『該做之事很多,但看是何心態。』可以感受到他的不平之鳴,然而最最使人感到好奇的--『但再怎樣,也比不上為所欲為的你啊!吾皇西蒙!』
究竟你想比較的是什麼呢?~~禔摩~~

2004.6.10
首貼詠蘭辭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