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場時揹著劍架,滿臉鬍渣的他很容易就讓人有「劍君」的聯想,尤其當他吟起詩來:

一劍劃出天地界
二招輸贏分勝敗
三部無死算厲害
四式愛你拖去埋
五體伏地無生命
六道輪迴天注定
七情既斷無親晟
八面玲瓏任我行
九死一生無算啥
十殿閻羅也會驚
百般武學價連城
千載難逢詳細聽
萬勝不敗我的名

如何?這分明就是劍君十二恨的進化版嘛!巨登為人詬病的抄襲問題,在笑天君身上又再發作,而且症狀還不輕。

與劍君一樣,笑天君也是個備受編劇寵愛的角色,出場時風風光光,運勢轉弱時就有奇遇,與南寅冥王論交的他,在日本大軍踩平南寅王府時不僅沒出到什麼力,反而還被重傷瀕死的冥王強灌功力,功力更上一級,而編劇似乎還嫌不夠,又安排他去墬崖巧遇真正的勸世來,在講完了與魔修羅的恩怨後,這位勸世來也運輸畢生功力給他,讓這位笑天君突然變成一個超級高手。

有了深厚的內力,編劇還近一步要給他不世的神兵,在驚世太子即將終結之前,笑天君因為感到兵器並不順手,鎖定了白牙天官魏青瑤的兵器,準備下手「借取」...

說真的,這角色其實相當空虛,他有著一般布袋戲劍者的重情重義,卻缺乏豐沛的劇情去描寫其他方面的性格,進入冥王府以及巧遇勸世來多少有點編劇硬塞的味道,而兵器不順手的問題則讓他巧妙地避開魔修羅這個劇情核心,雖然不會因此而死卻也讓他「發配邊疆」,變成了戲中一個很厲害、卻不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