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原爭霸第41、42觀後感—棋差一著、群狼共舞、桃源之境

在幽都開啟山海奇觀,從中獲取自己所需的寶物開始,就意味這個看上去無所不包的寶庫也開始破格了,大部分東西,得不到的總是最好了,可是等到真正拿到手,就發現並不是自己所需的。
對此玉梁皇和邪天子深有體會,本來想向幽都學習血洗山海奇觀,沒想到只拿到了一些自己並不需要的寶物,為此還得罪了圓公子等人,這個買賣還真是不值當。
而那些早已經拿到自己想要的寶物的人,就已經開始自己的副本之路了,就好像聖君士,不過貌似來參加古原爭霸才是聖君士的副本。
回到應許月灣的聖君士,馬上就遭到了弒君士勢力的圍殺,如果不是紅塵雪及時感到,那麼象徵了啟示聖國希望的聖君士或許就要換人了。
為了逃命,聖君士和紅塵雪不得不逃入棄神谷,顧名思義,這個地方就如同當初的罪惡坑一樣,甚至比罪惡坑還凶險,畢竟罪惡坑都還是人類。
這個棄神谷,卻是充滿著各種兇殘的洪荒異獸,面對這些異獸,強如聖君士和紅塵雪都只有逃命的份。
可是,棄神谷卻還有更強悍的存在,那個疑似教父的棄神者卻一招將異獸干趴下,這武力值瞬間讓目前檯面上的勢力哭死的心都有。
怪不得素還真不得不抓緊時間復活人間最接近神之人----百世經綸一頁書。
不過這個或許有作弊的可能,畢竟聖君士和啟示聖國眾人基本上就沒有進過棄神谷,而棄神者可是常年居住在那裡面,說不定大家都知根知底呢。
既然BJ讓聖君士和紅塵雪進入棄神谷,總會有BJ的深意,聖君士和紅塵雪目前都還是一線的戰力,升級的可能性不大,那麼唯一能做文章就是棄神谷的來歷了。
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當年參與古原爭霸的魔族和精靈天下必然是主線,如今暘帝已經開始復活先祖,那麼魔族的這條線就可能落在棄神谷這邊了。
棄神谷和幽都都有當年魔族的影子,也不是沒有可能。
說到精靈天下,就不得不提到所謂精靈族唯一傳人的琥珀了,這女娃子母親看上去是一點戰力都沒有了,就算是天天跟在練習生身邊,以後也只能是一個虐心的主。
何況這次練習生和劍非道組隊來啟示聖國刷副本,他們要面對的對手可不俗,刺客的暗殺功夫很高明,弒君士既然敢弒君,而且還讓其他聖御八士中的幾人死心塌地的跟隨他,又豈是易於之輩。

繼續本週的劇情討論:
棋差一著,來自夸幻之父
在霹靂裡面有很多忌諱,比如說被素還真叫著前輩,比如說和素還真合作,被素還真叫著前輩除了命硬的一頁書外如今已經死的差不多了,而與素還真合作的反派,上仙山只能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夸幻之父開始表示不服,救素還真,救葉小釵,然後還想利用素還真箝制圓公子,結果就是山海奇觀失陷,虛幻之體實化然後被圓公子等人各種追殺。
加上這次擊殺雨霖鈴被騙後,順利的被忽悠到雲渡山,於是夸幻之父存在唯一價值就是一頁書的復活。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次夸幻之父為何會被騙的這麼慘?按理說雪靈親眼看到素還真和狂刀拚命,而且雨霖鈴的人頭也在自己的眼前,那麼為何還是照樣被騙。
其實早在素還真接下擊殺雨霖鈴這個副本後,他就已經在著手各種準備了。
第一 、讓屈世途專門打造一把兵器,按理說殺人隨便來把兵器就可以了,而且素還真的武功繁雜,為何需要專屬兵器,看了素還真和狂刀打鬥場面後,或許這把劍的作用就是干擾雪靈的視線,讓雪靈無法將擊殺場面看的清清楚楚;
第二 、和狂刀、雨霖鈴串通好,合演一場戲來欺騙夸幻之父派來監視自己的人;
第三 、向夢不覺尋求幫助,在夸幻之父看雨霖鈴頭顱的時候,用夢術讓夸幻之父產生幻覺;
於是整個擊殺過程即使一個完整的騙局,看起來每個步驟都是毫無破綻可言,可是也並不是毫無風險。
比如說夢魔干擾夢不覺施法,差點就讓素還真功虧一簣,還好夢魔還只是借助他人的身體施法,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實力,不然夸幻之父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塊木頭。
那麼問題來了,擊殺雨霖鈴這任務真心不好完成,何況是假擊殺,可是素還真又為什麼要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呢?
從這次把夸幻之父忽悠到雲渡山來看,孤雁這次小小的猜測一下,雲渡山是一頁書的大本營,夸幻之父在這裡待久了終究會被同化,等到那個時候一頁書借住夸幻之父的肉體復活也就是水到渠成。
可是夸幻之父是有心魔的,山海奇觀的寶物丟失他不在意,可是曾經他屬意的幾個女子如果不死,那麼夸幻之父的心靈就不會通透,那麼這個時候一頁書復活後可能就會入魔。
如何將夸幻之父的心魔驅除呢?殺死雨霖鈴和魚美人等人就可以了,至少在夸幻之父覺得就很完美。
現在魚美人已經殺不得,那麼雨霖鈴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果然在雨霖鈴死後,夸幻之父感覺心情一下子就順暢了許多。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恢復正常的越快,或許離他自己死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群狼共舞,來自圓公子、玉梁皇、幽都
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句話,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每次只要檯面上充斥一大幫利益團體的時候,這句話就是這些個利益的唯一行為準則。
今天還是和和氣氣的朋友,到了明天就是兵戎相見。
就好像這次,前兩天幽都還和圓公子等人圍毆夸幻之父,沒等兩天幽都就轉頭和素還真合作,提前進入山海奇觀取得自己想要的寶物。
然後就圓公子怒氣衝衝的殺上門來,可是在天魔繭表示自己只拿取了自己需要的寶物後,圓公子就同意一起前去山海奇觀對質。
可是剛到山海奇觀,就看到玉梁皇和邪天子組織人馬搜刮各種寶物,如果不是圓公子來的及時,估計整個山海奇觀就被搬到武都了。
於是大家又怒氣衝衝的準備開打,只可惜的是,再玉梁皇表示拿到手的寶物並不是自己所需的寶物並歸還後,大家貌似又可以坐下來和和氣氣的「談談人生,談談理想」。
大家圍繞著山海奇觀打來打去,本來就是一件挺沒意思的事情,沒有了夸幻之父的山海奇觀就是一個不設防的大寶藏,任何一個人只要有鑰匙,都可以去裡面搜尋寶物。
與其如此,還不如大家開開心心的提前將寶物分了,省的你提防我,我監視你,浪費大家寶貴的時間。
當然,圓公子想利用寶藏來將大家凝聚到一起,好順利的圍殺夸幻之父,可是都圍殺這麼多次,每次看上去都是必死之局,可是最後都會失敗。
既然魚美人已經被救,又何必拘泥這個難以完成的任務,趕緊分完寶物,該療傷的療傷,該退隱帶孩子的帶孩子,該雄霸天下的雄霸天下。
不然大家不僅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還讓其他人獲得充裕的時間進行自己想做的事情,到時就要比別人落後一大截了。
比如說暘帝,在得到寶物後,就開始復活自己的先祖,只是要犧牲一萬個無辜的人,暘帝就確定了他不得善終的未來;
比如說幽都,聖母和魔流劍都看到的復活的希望;
又比如說,素還真現在已經安心的去營救枯半身了。
桃源之境 來自妖市
自認六王開天妖市登場開始,這片土地上就充滿了血雨腥風,現有叛神殛和顫慄公這樣的野心家為了權利,後有藏魂家族、創罪者、魔息大帝等入侵者的陸續登場,使得這片土地比起多災多難的苦境大地,不遑多讓。
如果說叛神殛和顫慄公他們的叛亂還只是影響著統治階層的話,那麼等到創罪者他們登場後,整個妖市就成了一個人間煉獄,看完了今天的夕陽,能否看到明天的朝陽就是一種奢望。
可是這次素還真登上妖市這塊大地後,卻發現這裡正在變成人間仙境,少有所教,老有所養,一切讓人有一種不真實感覺。
想想霹靂以前個個異大陸,不管是正道還是反派的勢力,只要一和苦境掛上鉤,那麼基本就是要人死光光才作罷,如今的妖市還真是一個異數。
看看如今活在妖市都是些什麼人?
大菠蘿,兄弟死,父皇死,和自己結義的八元如今也就一個琴箕還在;
皇叔,被拋去深海死了一次,被魔息附體死了一次,直到魔息死後才得以重生;
琴箕,拋去深海死過一次,是八元難得的倖存者之一;
天譩,丈夫死,九輪天爆炸了,還死過兩次。
或許都是經過大災大難的人,才能體會活下來有多麼的幸運,於是這些人在一起,再也沒有了種族之間的爭鬥,也沒有為了權力打個你死我活。
曾經的皇朝王者,佛教傳人如今都很淡定去教一個個幼小兒童,而所有的平民在「英明」的神獸河圖管理下,也很珍惜這來自不易的生活。
這一和諧的場面,沒有任何人會感到不妥,身處亂世,能有一個容身之地本就是一種奢望,或許假借河圖來管理百姓有欺騙的成分在內,可是只要大家都覺得沒有問題,那又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如今的妖市眾人,大菠蘿連佛門弟子的身份都不要了,大家都在慢慢的淡化和苦境的聯繫,而後慢慢的就這樣一直平靜的生活下去,這種生活素還真也會羨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