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輪異譜27-32觀後感---九輪降世、三教精義、智子疑鄰

果然是到了換擋的季節,這幾週編劇發便當發到手軟,但是總有些人,感覺編輯下手狠了些。
比如說不了情,不了情上場為了什麼?
和狂刀的交情?還是為少年游復仇?亦或是只是為了三教事情而奔走?
少年游死於唐絕之手,不了情竟然和唐絕毫無交集,既然這樣,那麼安排這個過去又有什麼用,和狂刀,就為了琴簫合奏嗎?
說起合奏,最近出了不少樂器高手,先有大琴主,琴箕,後面不了情,狂刀,現在的傲笑和夜魔琴等等,比武的時候經常安排伴奏,比武的人待遇真是高了不少。
在這些人裡面,貌似就夜魔琴不是樂武雙修,琴技還不錯,就是這個人品,還有他那個哥哥,本來嘴巴沒事叼根稻草,這個習慣和孤雁很像,可是你那副自私到了極點的嘴臉真是讓人討厭。
這樣的人武學再高也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地球少了你好像就轉不起來,期待他被劍道高手死虐,往死裡虐他。
不過貌似夜魔劍到那個同心島上,要引出支線,那個所謂的海神以及那個高人的洞府,貌似都是可以為那一個boss埋好伏筆。
畢竟最近正道陣容過於龐大,如果但是為了對付一個九輪天,是不是太慎重了,風叔和梵天同出,那可是棄老總的待遇。
當然,道鎮那裡封印的邪惡也有可能是強大的勢力,天地二老在道門的地位和武學,他們一直強調不管九輪天如何肆虐苦境,道鎮都不會全力對付他們。
是他們不願意還是他們不能?
孤雁看來,應該是後面一種原因,雖然他們實力確實夠強,但是一旦他們去對付九輪天,你們極有可能會讓道鎮封印的邪惡力量破印而出,那麼他們的罪孽就大了。
而且從他們對待無為的行為來頭,他們騰不出手協助正道對抗九輪天,只能讓無為出手,但是無為是異識感染者。
二老雖然把異識封印了,但是異識畢竟來自九輪天,九輪天就沒有高人可以將這個封印破除,如果這樣豈不是給正道添加了一個大敵。
目前道鎮最讓人期待無疑是大師兄,四衡的實力著實醬油,那麼這個大師兄呢?
再來說說另外一個老話題,就是棋邪的身份,本著劇情一天沒正式確認就存在任何可能的原則,棋邪是黑是白依舊讓人難以琢磨。
但是在孤雁看來,還是願意相信棋邪是白的,畢竟棋會誓言旦旦的要給棋怪報仇,但是目前為止,尚未有任何過激的行為,另外將棋會放在三教的對立面,那麼就不會成為九輪天首要對付的人,就可以留著有用之軀,去承擔更加重要的天命。
帶領苦境正道對抗九輪天,畢竟素還真有千日失憶,三年後說不定九輪天都已經被滅掉了,那麼這個期間,什麼人可以起到苦境軍師的作用?
當然,換上黑衣的屈伯伯也是可以的。
繼續本週的劇情討論:
九輪降世,來自九輪天
說實話,在看到九輪天那一幫人在那裡開會時,孤雁頓時最這個反派組織失望透頂,雖然最近因為九輪天,尤其是異識的原因,致使劇情好看了不少,但是你們這個組織,和之前的三陽、六王有何區別?
當時城主大媽各種預言,先是三陽同天,苦境百姓就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後來三陽同天了,災難也不少,但是抵不住論劍海、天疆、森獄各種內訌,於是災難來得快,去得也快。
到六王時期,真正對苦境造成傷害也就邊城、森獄,其他亨王從登場就和素還真勾搭上,綠王,早就洗白了,藍王呢?這個女兒爭風吃醋是個好手,入侵苦境,可能還是個想法,那麼鉅王呢?
於是到了九輪天,還是一個盟軍,盟軍作戰,如果能團結一起,令行禁止,那麼這樣一個盟軍將會是苦境的一個噩夢,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大戰尚未開始,內訌先行。
魔息這個人,他那麼喜歡殺戮和征戰,為何要反叛九輪天呢?跟隨九輪天一起入侵苦境,要滅儒門、道教機會多的時,為何要單干,這個問題真是費解。
不管魔息怎麼想的,反正九輪天現在已經把搞死魔息放在第一位,而且派出的那六位還是魔息的手下。
別說這六人,成分還挺複雜,有暴躁型,有冷靜型,有重情義的,還是帝師,只是這個六個人,真的可以殺死魔息嗎?
魔息最後必然死在大菠蘿手上,這是宿命。
再回來說九輪天,魔息還是一個開頭,不用多說,接下來各種爭權奪利,並憑藉戰爭來消耗盟友的力量,說不定這個計劃已經在天意心裡醞釀好了。
當然,盟軍敗亡的方式已定,但是頂著超級反派的組織的光環,剛上場,該發的飆還是要發的。
這不,一登場就開始牛逼哄哄的多線作戰,尤其以進攻云川的戰力最為驚人,這個時候云川的戰力堪憂,十佛在不歸路和魔息死拼,整個云川現在武力最高是雪隱還是佛足呢?
但是這兩個人都是矮個子拔高個子啊。
這兩天群裡都在討論,BJ這次對九輪天可是寄予厚望,看看正道的陣容:不動城那幾個老油條就不說,白衣一出,黑衣和風叔自然隨後而至,傲笑,儒門聖司,道鎮二老,加強版屈伯伯,外加三教無窮多的深層等等,這個陣容,棄總都不淡定了。
結果已經注定,希望過程精彩些吧
三教精義,來自神機
其實對於孤雁來說,不知道為什麼對神機的小腿有很深的怨念,而且鏡頭老給那雙小腿特寫,果然是小腿。
難道攝影師是女的?
還是來說回正題,現在看來,當初儒令他們能被選為三教銜令者,並不是因為他們武功有多好,更多的是因為他們對三教教義的理解。
儒門的忠義、道教的無為、佛學的慈悲,十佛他們內心比誰都瞭解這個,而且在三教裡面能比他們更加精通三教精髓的也不多。
神機或者就是其中一個。
任何東西,都有正反兩面,可以是護道聖器,也可以是毀滅眾生的魔刀,三教本源也是一樣的。
十佛對於三教本源的理解自不用多說,而本源對於三教的重要性也是眾所周知,好在這個東西尚未流落到其他人手中。
但是對於神機來說,他就是一個真人版的三教本源,神機能號令逆三教成員,那麼他必然精通三教教義,至於那個預言什麼的聽聽就好了。
神機通過精研三教教義,找出其中可能存在的缺陷,並在與三教弟子交流中將這種缺陷無限放大,將忠義放大到愚忠之類的,這樣在和對三教不滿的弟子當中就可以找到共同語言,然後將他們組織起來。
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一個成熟組織的框架和制度就會很完整,然後更多的熬資歷,有能力的能並不一定能得到對應的地位,外加三教不管如何發展,門戶之見從來就沒有消除過。
這個從這次三教剛開始內訌就可以看出,儒道總以為佛門要私吞本源來壯大佛門,進而壓制儒道。
面對這樣成熟的組織,想要反抗他總是很難,借助外力成為必然,九輪天實力不錯,會是一個很好的幫手。
可惜的是,神機想要逆天,但是他面對組織過於強大,最後終究逃脫不了敗亡的結果,只希望逆三教這個事情能給三教一個教訓,三教成為一家或許是一個美好的夢想,但是多交流總是沒有錯的,包括武學和思想。
智子疑鄰,來自祿名封
或許用不了多久,大家就會忘記霹靂裡面曾經有過這麼一個角色,因為他實在是太低調了,總是在背後默默的支持。
苑主痴情,為了飄渺月可以犧牲一切,而且他也這麼做了,可是為什麼孤雁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在苑主看到遠滄溟那一刻,孤雁總算明白了,是自信,他在面對飄渺月的時候總會流露出一種不自信的狀態,因為這種不自信,他總感覺自己配不上飄渺月,他自己也覺得只要能一直默默守候在飄渺月身邊,為他排憂解擾就可以了。
雖然他們終於結婚了,但是那不過是一場交易,一場在道德層面大家都不願違背的交易而已。
到祿名封死,飄渺月或許慢慢的對他有了感情,但是更多的是內疚而已,或許給兩人時間再多一些,兩人真的會成為一對神仙伴侶。
從這方面來說,祿名封要比南風不競命好,但是南風的那段感情卻更加蕩氣迴腸。
為了禳命女,南風可以與天下為敵,在不歸路迎接天下人的挑戰,因為他知道他配得上她,而她也需要他的保護,那是一種男人應有的自信和霸氣。
雖然這段感情最後無疾而終,但是南風從來就沒有放棄過,他一直都在努力,即使知道楓柚主人的存在,也沒有因為楓柚主人的存在而改變對禳命女的付出。
但是苑主就不一樣,他每次的行動都顯的過於被動,如果不是儒令的要求,飄渺月或許到現在還不知道苑主的付出。
或許有人會說,苑主剛出場也曾努力過,還不是一樣在飄渺月那裡碰了釘子,在這裡孤雁不是要批判祿名封,這或許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了。
因為孤雁在很多時候,也一樣沒有南風的那種自信和霸氣,只是既然如此,當初就不該答應和飄渺月結婚,既然答應結婚了,就該把該放下的東西就放下。
比如說飄渺月和卻塵思的過去,不如只會更加增加自己的煩惱,沒結婚前你愛跟誰交往就跟誰交往,即使飄渺月和卻塵思躲到云川去避難也沒多大的怨恨。
可是結婚後呢?因為一個和卻塵思長得像的遠滄溟就把自己嚇死了,又是怎樣的一個悲哀了得。
是要繼續掩耳盜鈴還是智子疑鄰,這是一個問題。

PS:因為最近偶爾會給鳳歌那邊的電子雜誌寫點稿子,於是有些劇評和人物評論就不會放到論壇,如果有喜愛看孤雁關於霹靂文章的道友,可以去孤雁的博客,時間稍微會延後些,那裡的內容會更加豐富!傳送地址:http://blog.sina.com.cn/guyan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