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宇戰印(三十):絕命殺念



神氣十足西亞神殿,灰石雕琢,巧奪神工。在入口有左邊,巨大神像雄偉而立,好似看守殿宇之天將,使人見而生畏。
銀河行來到,明白周圍有無數異人監視,但毫不在意,他準備進入神殿,找尋殿壁雕刻的星字,以便瞭解三裁公的底細,這也是他想添寫在銀河佈星圖上的第二顆星球。銀河行來到殿左神像面前,發誓道:「遵守神殿規律,請開七道玄門。」話語一落,神像之眼閃過光芒,殿門緩緩打開。

就在神殿之門打開同時,附近突然降現三名修道人,面露兇殘,向著神殿而行。

銀河行進入神殿,一旁跟蹤的藏神秘、矮仔靈、六手魔像利用機會,也想進入神殿。三人才剛剛有動作,殿門就已經關閉。六手魔像怪小秘手腳慢吞吞,小秘說神殿是對號入座,一次只能進去一個。小秘指著神像,他說要跟這個買票才能進去。
小秘要矮仔靈與六手魔像等著,他來去買票。小秘走到神像之前,拜託神像開門,讓他們進入神殿裡面。殿門毫無動靜,小秘暗自罵了一聲,矮仔靈向小秘使眼色,小秘走到矮仔靈旁邊,矮仔靈說銀河行似乎有跟神像發誓,他聽見什麼「律」,還有什麼「門」。小秘敲了敲腦袋,又走到神像面前,仔細推敲,終於想出「遵守神殿規律」這句,然後繼續想什麼「門」。
這時,三名修道人威風凜凜來到,矮仔靈與六手魔像很自覺地讓路。三人來到神像之前發誓,嚇了小秘一跳。殿門打開,三人進入神殿。小秘看著三人進入,他說這三個似乎不怎麼友善的樣子。

==============

夕陽時分,旱地一片金黃,月影被綁在枯木上,昏迷不醒,正等待一場秘密的交易。貫天影小心來到,見到月影就要上前解救,突然一陣狂笑劃破整個夕陽的寧靜,離凡星主與四大金剛降臨,離凡星主說已在旱林等候多時。
貫天影質問離凡星主,捆捉月影的用意為何?離凡星主說想跟貫天影交換一些秘密,他想知道三裁公是哪個星球的人?貫天影拒絕透露,離凡星主面帶微笑,他說自己不殺女流之輩,但四大金剛情緒起伏不定,後果可不敢保證。貫天影內心一凜,離凡星主提醒說猶豫是後悔的開始,貫天影陷入兩難。離凡星主微微示意,魔紋之手已掐住月影咽喉。貫天影見狀,更為緊張,但仍不肯透露秘密。
緊要時刻,一條人影打出數粒茫煙彈,旱地一時濃煙散霧,貫天影也趁機救走月影了。蒙面人居高臨下,見貫天影成功救人,蒙面人準備離開,離凡星主反應過來,縱身打出一條光束擊中蒙面人,蒙面人負傷離開。四大金剛見月影被救,就要追去,離凡星主喊停,命令四大金剛轉頭去追擾局之人。離凡星主覺得蒙面人很面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他並不著急,蒙面人中他一掌受傷不輕,待四大金剛將之擒回,即可明白此人底細。

蒙面人正是一串凡軍,受傷不輕,他覺得自己太大意了。忽然間,背後熱氣逼近,一串凡軍只能帶傷而奔。

花香谷,藍蝶娘憂心忡忡,這時貫天影背著月影回來,藍蝶娘一喜,但見到月影昏迷不醒,急問是不是受傷昏迷?貫天影安慰說月影只是被點住穴道而已。藍蝶娘放心不少,又仔細看著貫天影。貫天影覺得奇怪,問藍蝶娘看什麼?藍蝶娘回答說擔心貫天影戰鬥受傷。貫天影神情一緩,他說有人相助,免去一場極戰!貫天影將事情說出,藍蝶娘心中一動,難道是那個人?貫天影問藍蝶娘想到什麼?藍蝶娘掩去尷尬神情,推說可能是貫天影的朋友相助。貫天影說為了月影的安全,沒有時間確認何人相助。
藍蝶娘問貫天影,對方是什麼人,捉月影有何目的?貫天影沒有回答,只說事情過去了,何必瞭解?貫天影解開月影的脈穴,半刻後就會甦醒,然後回影子帝國。藍蝶娘有個感覺,出手援助的人絕對是一串凡軍。

==============

進入神殿的銀河行,已通過第四道玄門,後面三名不速之客也通過第二道玄門了。

神殿之外,小秘還在考慮要不要進去,六手魔像覺得難得來一趟,不進去很可惜。小秘想了想,決定進去看看。小秘三人到神像前,小秘說遵守神殿規律,矮仔靈打斷,他問神殿規律是什麼?小秘說廟宇的規律很簡單,第一是不能偷神明的金牌;第二不能在廟內講不乾淨的話;第三不能偷吃神桌上的雞肉、水果、紅龜粿;第四要添油香,順便謝一齣布袋戲。六手魔像聽得很厭煩,要小秘快咒,小秘便在神像面前發誓,殿門打開了。
三人進入神殿,石門關閉,矮仔靈覺得很可怕,小秘罵怕什麼,如果帶矮仔靈去華西街,門關起來都會拍手叫好,矮仔靈說心情不同。小秘說安啦,如果發生什麼事,換帖的銀河行會保護他們。六手魔像指著前面的石門,他說這可能是第一道玄門,三人立即通過。

==============

密林之中,四大金剛依照地上的血跡追來,見血跡延伸到岩石後,立即飛身撲去,卻發現石後是一名老人,身旁還有一隻剛剛被獵殺的動物。四大金剛一怔,問明老者是一名獵人,並沒有見到什麼受傷的人,只能離開。老阿公哈哈一笑,他說受傷的人早就到家了。

一串凡軍回到自己的洞府,守在洞口的東方孤行眼睛一睜,手按在劍上警戒,見到是老師回來,起身相迎。東方孤行覺得奇怪,老師的臉色蒼白。一串凡軍不願讓東方孤行明白他受傷之事,只推說昨夜受了風寒,便進入洞府,專心療傷。

==============

玫瑰花圃,不死蟲命令左文右武捉住獨眼狂人,逼迫千少一現身出花圃。千少一說時辰未到,不死蟲咭咭大笑,難道最後一支玫瑰未沉入,千少一不敢現身?千少一說不是不敢,而是原則問題。不死蟲指小星殺了他的巨蟲,這筆帳就由千少一來算!千少一說蟲是害類,死不足惜哉。不死蟲冷哼一聲,他說獨眼狂人死也應該了!千少一警告不可惹怒他,不死蟲說就怕千少一不發怒!不死蟲說數到三,千少一不現面,左文右武就殺掉獨眼狂人!
就在不死蟲數三的同時,千少一淡淡地說絕命殺念!心動殺念,枯葉旋捲,無數的花根穿土而出,好似千蛇升天。不死蟲見狀迅速向後抽退,左文右武大驚失色,也顧不得抓住獨眼狂人,只有拚命閃避花根攻擊。數條花根將獨眼狂人捲到花床旁,只聽得二聲哀嚎,左文右武雙雙被花根鑽穿軀體,然後被舉至半空,爆碎而亡。不死蟲心驚千少一的威力,色變逃走。
獨眼狂人醒來,他見到左文右武碎散的軀體,明白是千少一所為,他說千少一為他動殺念,已經沒有欠他了。千少一輕聲嘆息,獨眼狂人說千少一明天就聽不到他動人的歌聲了。獨眼狂人開口唱歌,雖然他不能見到千少一復生的面容,但友情的表露已溫暖他的心,說是無悔但也有幾分不捨,最後的歌聲就是他對今生最後的留戀。
一曲漸歇,獨眼狂人對著花圃說道:「千少一,我…累…了。」隨即倒地而亡。
「啊,獨眼狂人啊!」

==============

古鼎溝壁,砍命瘋馬回報,旱地沒有任何人,也沒有打鬥痕跡,不過有淡淡的煙味。三裁公說沒事就好,他認為想揭開他底細的人只有二人,一個是銀河行,一個是離凡星主,而且他懷疑造雲麒麟已測算出相關資料,再加上銀河行揚言數天內添寫第二顆星球的星名,讓他聯想到銀河行前往西亞神殿的用意。砍命瘋馬請命到西亞神殿,三裁公說不用了,他早就安排三名殺手進入神殿監視銀河行,現在就等三人帶回消息。

==============

神殿之中,小秘三人通過六道玄門,來到第七玄門前,正殿裡銀河行與三名修道人的對話,透過門縫傳出,三人想知道銀河行所要寫上的第二顆星球的星名,銀河行說時刻一到,自會添寫在銀河佈星圖之上。三人又問銀河行是否真的能夠寫出十三星的星名?銀河行說這就要看他的生命是長是短了。

==============

玫瑰花圃,數條花根將獨眼狂人埋葬,並豎立一枝木條。「獨伴青山萬世長,眼觀天境六尺寬。獨眼狂人哪!」
造天筆來到,安慰道:「千少一,請抑制悲痛。」
「生死之定義我不知道嗎?可是痛,永遠!」
「可是天宇需要你,在最緊要的時刻,你要守住。」
「只剩下一支玫瑰,為什麼只剩一支玫瑰,天宇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呢?」
「唉,問天吧!」
「兩卷書已長睡銀河系,夢雨涵,好嗎?」
「千少一,這……。」
「是朋友的關懷,不是曾經的奢望。」
「聽【落日雙老】所言,夢雨涵暫時棲身在時空長城。」
「又是黑暗涵郡?」
「她現在所需要的是寧靜,來療治心靈的創傷。」
「不畏折磨,堅毅的女性。」
造天筆訝異小星今日為何這般安靜?千少一說他讓小星入睡了,免得讓小星見到他醜惡的一面。造天筆旋即明白千少一開殺了,難怪四周還有殘留的殺氣。千少一說『向天開花』表現出不妥協的精神,也是獨眼狂人對友情最後的肯定。
造天筆想知道何人威脅千少一?千少一回答是不死蟲,不過可能惹上貫天影,因為死的人是左文右武。造天筆希望千少一小心,因為貫天影的背後尚有一名天外異人三裁公。千少一說生死有定數,有何可懼?造天筆點頭,然後提筆在木條之上寫上「獨眼狂人之墓」。
造天筆表示來到花圃,一來想看看小星情緒是否穩定?千少一說時間已讓小星日漸成熟。造天筆說第二件事就是告知千少一,天外星系的人已經進入天門了。千少一認為雙方皆不熟悉,又有誰能佔優勢呢?造天筆指出,三裁公輔助貫天影,應該是順機深入瞭解天宇,這代表三裁公有長久的計畫,已顯露出其野心。千少一聽造天筆的話意,是指貫天影只是一具傀儡,造天筆說直覺的判斷是這樣沒錯,他希望千少一能順利出花圃,便離開了。

==============

回到涵郡的夢雨涵,雖對至愛的永別做了認同,可是兩卷書的形影卻在腦內反覆衝擊。這時山川之父走來,替夢雨涵披上一件外套,他認為死得偉大的人,永遠沒有失敗。夢雨涵接受山川之父的安慰,同時也接受兩卷書辭世的事實。山川之父希望涵郡能治好夢雨涵的悲苦,夢雨涵說會盡最大的努力。
忽然間,外頭傳來一好漢的聲音,他稱呼山川之父為老妖怪,要老妖怪快放他出去,這樣下輩子就會變美男子,否則依然會是現在這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山川之父很無奈,他說精神錯亂的後輩人,已經亂罵一日了。夢雨涵認為一好漢必是遭逢巨大變故,才會行為異常。隨後,魔空前來通報一好漢又有奇怪的行為了,山川之父便前往星河觀一看究竟。

山川之父在路上聽魔空所言,一好漢開始撕毀《黑淵秘錄》,山川之父大驚。進入星河觀,發現地上全是秘錄紙張,山川之父要一好漢不可隨意動裡面的東西。一好漢只想出去,魔空認為一好漢已經精神失常,很難控制。這時一好漢流鼻水,竟然撕一張秘綠來擤鼻涕,讓山川之父又驚又痛。山川之父急中生智,要魔空繼續跟一好漢談話,他則去找造天筆來此,也許能喚醒一好漢的記憶。
山川之父離開後,魔空跟一好漢聊天,不過一好漢瘋言瘋語,令魔空不知如何溝通。一好漢又打噴嚏,魔空急忙說妖怪去拿水果,一好漢看了看,被引起興趣,不再撕毀秘錄。魔空心想只有不斷製造一好漢的幻象,才能制止其毀損秘錄。
隨後,山川之父帶來造天筆,但一好漢認不出老師,反而要下面的人安靜,他要午睡了。造天筆看出徒兒的病體未痊癒,便將一好漢受傷的原因說出。山川之父得知後,又問是何人將一好漢送來星河觀呢?一好漢突然大罵,就是天上的神仙將他丟在這裡。造天筆沉思後,猛然一醒,星河觀直通銀河系,只有那個奔波銀河的人辦得到,山川之父等人才明白是銀河行。造天筆請山川之父照看一好漢,他立即去找銀河行。山川之父心想,銀河行將一好漢丟到星河觀有何用意?

==============

四大金剛回稟主統,因為一名獵人的誤導,讓四人追錯方向。離凡星主冷笑一聲,他說天宇的人還蠻合作的。四大金剛請示是否再一次擒抓月影?離凡星主搖頭,他說離凡星系的位置已被標出,敵人隨時可能出兵攻佔,必須回去星系。
這時,不死蟲來到,他說如果中途沒有人指點,他還不知道離凡星主的位置。離凡星主微微訝異,是何人明白他的行蹤?不死蟲回答是一名似花似人的異者。不死蟲詢問離凡星主,貫天影可有透露三裁公的底細?離凡星主說被一個見過面的人從中破壞,他會查出此人是誰。離凡星主反問不死蟲,事情辦得如何?不死蟲指千少一開殺,使他退卻三分。離凡星主聞言,面露不悅,堂堂六大罪人之一,竟會對一名死而復生的人生畏,真是可笑!不死蟲認為在正式交手之前,需要精細研估對方實力,
離凡星主指天上聖佛之氣流竄,讓不死蟲緊張的事情來了。不死蟲說真佛聖珠組合,他不會讓真佛存活。離凡星主認為六大罪人不能同心,這是一大破綻。不死蟲說就算六人不能聯合,至少四比二也佔有優勢。離凡星主問何謂四比二?不死蟲回答說扣去武尺軍與八爪鱆。離凡星主說如果這二人其中一人腦內沒有如來舍利子,真佛天罡梵咒一念,不死蟲四人可能會一敗塗地。不死蟲覺得六分之四的機會,不會這麼倒霉吧!離凡星主認為變數難料,不死蟲希望離凡星主協助,但離凡星主言明要專心對抗十二星系與銀河行,其他暫且不想。不死蟲只能打消聯合之意,他說等除掉真佛,再與離凡星主聯手吞滅天宇。離凡星主不置可否,不死蟲便離開。
離凡星主與四大金剛準備出天門回星系,一陣花香傳來,並聽見有人告知銀河佈星圖將添寫第二顆星球,千載覆逢的機會。離凡星主聞言,立即循聲追趕,但只有看見遍地花朵,心想難道這就是不死蟲口中的異類嗎?

==============

不死蟲行色匆匆,中途武尺軍攔路,諷刺不死蟲想到影子帝國向貫天影賠罪嗎?因為不死蟲一人的意思,使得左文右武命喪黃泉。不死蟲哼的一聲,他說一場戰鬥非死則傷,武尺軍休想製造他的壓力。武尺軍指左文右武亡,不死蟲生,要如何向貫天影交待?不死蟲轉念一想,立即明白武尺軍想藉此威脅他放棄除殺真佛!武尺軍說天罡梵咒一念,不死蟲立即腦破身亡。
不死蟲雙眉一挑,武尺軍的話裡暗藏何意呢?武尺軍大步上前,透露他的腦內沒有如來舍利子。不死蟲一驚,但玉中笑出現,要不死蟲別受騙,腦內沒有舍利子的人是他,因為他發現了『九霄神水』的陰謀。武尺軍堅稱真佛只會對關懷天宇的人優惠,不死蟲卻哈哈大笑,他說為什麼自己極力想殺真佛,因為他的天靈沒有如來舍利子。不料,月吟風走來,表明當初是他邀請六人召開六分天下的會議,所以何人的天靈沒有如來舍利子,極為明顯。不死蟲咭咭大笑,他指月吟風召開會議之前,正好滅掉青衣門三十六壇,真佛怎麼可能選擇月吟風呢?到底是誰,到時便知。
不死蟲離開,玉中笑說真佛滅絕是定數,武尺軍不用再努力了,轉身離開。月吟風說殺真佛是他的目標,但與武尺軍之間還是朋友,然後也離開。武尺軍嘆口氣,但願天靈沒有舍利子的人,真的是八爪鱆!

==============

參佛嶺,空中凝成的佛像開始閃動光芒,顯示真佛聖魂歸體。左慧右智分別帶著『五葉蓮花杖』與『萬佛聖衣』,左右分道步下參佛嶺,前往白色世界迎接真佛。

==============

武尺軍來見八爪鱆,八爪鱆認為武尺軍既然不殺真佛,當初就不該讓兩卷書落髮。武尺軍說此事有苦衷,但現在尚有一點運氣可賭。八爪鱆不明白武尺軍的意思,武尺軍詢問八爪鱆的天靈是否沒有如來舍利子?八爪鱆嘆口氣,他說只有他們二人不殺真佛,也只有他們二人心態相同。武尺軍一怔,在八爪鱆眼裡看見相同的無奈,看來真佛危急了。

==============

貫天影、不死蟲、玉中笑會面,貫天影指三裁公已算出真佛今日會走出白色世界,所以他們三人必須前往殺除,不過要小心天罡梵咒的威力。不死蟲哈哈大笑,有他在,根本不用擔心天罡梵咒的問題,因為他的天靈沒有舍利子。玉中笑一驚,真的是不死蟲!貫天影倒沒有異常,他說除了天罡梵咒外,還要提防武尺軍與八爪鱆,不死蟲認為二人不會比天罡梵咒難應付。

==============

神殿之中,銀河行手拿三裁公的資料,查看殿壁的浮雲欄,核對星文字體。突然間,銀河行眼睛一亮,神情欣喜,他說三裁公被找到了!一旁監視的三人立即回報。

古鼎溝壁,三裁公接到回報,銀河行譯解他的底細,將在銀河佈星圖添寫星名與位置。三裁公呵呵大笑,宣稱只要銀河行能正確寫出星名,他絕對現出原體!

==============

左慧帶著『萬佛聖衣』,準備前往白色世界,迎接真佛重返天宇。另外這邊,右智也手持『五葉蓮花杖』,直走極冷之地。然而,二人背後皆有不明勢力之人跟蹤。

==============

離凡星主來到西亞神殿,在神像面前發誓後,讓四大金剛留守殿外,單獨進入。

第七玄門前,小秘突然覺得又有人進香,三人立即躲到兩旁的神像後面。離凡星主進入第七玄門,小秘說這個人是大角色!隨後又有人來,正是三裁公的三分原體,小秘說這下子熱鬧了!
正殿之內,銀河行歡迎離凡星主與三裁公前來參觀他添寫第二顆星球。三裁公挑明是寫他的星球,離凡星主說這樣才公平。三裁公說只要銀河行能準確寫出,他絕對現面!銀河行開口道:「位置在太極緯度三十三由旬的交叉點,星名,【昊雄星球】!」
三裁公聽了,稱讚銀河行有來歷,隨後爆風一震,狂笑撼天,三裁公現出真面目了!

==============

白色世界之外,六大罪人齊聚,四比二,極端對立!此時,一團柔和的光芒由內向外射出,同時梵音響徹天地!


刺激!刺激!刺激!
左慧右智有辦法送來『萬佛聖衣』與『五葉蓮花杖』,讓真佛抵抗殺劫嗎?
三裁公現身會對銀河行採取什麼行動呢?
天宇與天外星系有什麼新的故事發展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天宇戰印精彩第三十一集:殺佛.佛殺!!!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