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千萬不要來唸法律



半頁書
08-02-18, 11:43 PM
O_O

看完那本"千萬不要來唸法律",雖然其中有些流於偏見,但也點出了當前法律學界的問題,老納倒相當讚同如書中提到的將律師考試變成資格考,而非證照考試,比照醫師提高錄取率至八成,而不是縮減錄取率。

書中提到保守派及律師公會方面的意見,是認為若是提高錄取率,將會降低律師素質及民眾的權益將會無法保障,但這部份本書是提出以前國考錄取個位數及後來增加至6%左右的律師受懲戒人數並沒有增加來作反駁的論證依據。以社會現實而言,現在的民事案件範圍極廣,而為因應科際整合的科法所雖然成立,但這樣雖然具有資訊、財經等第二專長的學生反而無法通過律師考試的窄門,因為純法律科班出身的學生,幾乎將全部的心力都花費在背法條、背甲說乙說之類的各立山頭教授的學說,而以律師考試的科目,幾乎可以說是絕對性的對法律系學生有利,科法所出身的雖然也有通過律師考試窄門的,但人數相對少。

我國可以採英、日的方式嚴格限縮律師的人數或是像美國、荷蘭等國律師錄取率高達八成,為何一定要採英日的方式而不採美國的方式?在市場競爭的壓力下,就如同書中所提到的,律師的價格將依邊際成本而非固定成本,也不至於讓那些對法律全然陌生的民眾,被光是律師每小時有時高達三四千元的諮商費給嚇退,而讓自己的權利受損,既然就業市場上有人肯接受每小時時薪100或甚至於更低的價格出賣勞力,又為何要將律師的時薪限定在令人望之卻步的價位上?

律師的收費之所以這麼高,主要是為了反應考上律師執照所花的成本,不管是法律系學費、高價法律書籍、補習費等等,還有為考上律師考試所投下的時間成本,但若是律師考試演變成資格考,學生為了提高在就業市場上的競爭力,就不得不具備第二專長,與其由國家考試來篩選出最會背書的學生,倒不如讓殘酷的就業市場去淘汰不具競爭力的律師。

如此一來,律師界或許會認為損及他們寡佔市場的權益,但卻對廣大的民眾有益,民眾不再需要付出昂貴的價格享受到法律服務。的確,現在在刑事訴訟上有公設辯護人的設計,但民事訴訟方面卻付之厥如,一些免費法律諮商服務,就老納的經驗,不是不能代寫訴訟狀的法律系學生,就是代書或是少數投入社會服務的律師(有些律師是為了增加客人,也提供些簡單的法律諮詢服務,但大多不是律師本人)。

講真的,既然翻翻六法全書就可以了,為什麼強求學生一定要將之幾乎全背下來?與其讓這些學生在就學時為了預見的國考窄門而將全部的時光全用來背書,倒不如讓這些學生預見將來嚴厲的就業市場,而有餘裕去輔修些財經、科技等相關科目,為增加自己的競爭力而努力。單單為司法改革,就以設立法律專業研究所為主,其實只是改變國考競爭的時間點而已,看到政大所貼出的律師司法官考試朝野協商出來的版本,更是令人啼笑皆非,不過是學界與律師界折衝下協調出來不倫不類的版本,原先改革的立意是希望法律人不是只懂法律,而對其他領域全然隔閡陌生,但看新的應考資格,反而將原先具有考試資格、已修畢一定法律學分或是法律政治系等全排除在外,變成只有法律系可以應考,再對照考選部的函釋,甚至於必須"法律系"一字不差,連法律政治系等都不具落日條款後的應考資格,而大學法律系畢業的應考資格,還需多考一試的選擇題,先不說這樣的設計完全否決了大學法律系的法學訓練,不但限縮了應考資格,甚至於錄取率還要逐年降低,只是逼得學生將青春全浪費在國考上,又如何希冀具其他專長的、具有心從事法律服務的人士有辦法通過死讀書的窄門,進入法律界?不改革還好,越改革越開倒車。

不過,這些意見是不太可能形成政策的,因為民眾不會為了自己方便、價廉的法律服務走上街頭抗爭,但大幅開放律師錄取人數卻是在破壞律師界的寡佔市場,猛敲別人的飯碗,那對法律界可是生死大事,曾聽到某些律師抱怨如今6%的錄取率,律師人數增多,造成他們案件數量的減少,真的將律師考試設計成資格考,提高錄取率至八成,不跟政府拼命才怪哩。兩相衡量之下,獲益的多數人,因為所得的獲益並不是實際利益,更不可能與團結一致、有組織、有財力奧援的壓力團體相抗衡,先不提法律制定過程的利害折衝,光是 lobbying的說客都比不上對方的專業,就目前政策形成的過程而言,絕乎不可能。

sclork
08-10-29, 07:51 AM
說的很好

剛好,在下也有幾個念法律系的朋友,跟他們聊過後,感嘆台灣的法律環境還是生存在象牙塔中

如同板大所說的,在美國,律師只是一種類似駕照的資格考(如果我沒記錯,在美國大學部中似乎沒有法律系,有也是相關的法律科系,到了研究所後才有所謂的法律研究所),甚至不是一種專長,律師跟法官的背景來自四面八方,有醫學、教育、藝術等等等(沈水蛙就是念醫學時,也拿了法律專業博士),因此可以應付五花八門的案例,才不會有一些搞笑的判例出現。

之前也看過一篇報導,台灣法律系的學生是所有科系就業率最低的,因此堅持在法律這條路上向前,幾乎都是一路考上去的,沒有對這社會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再加上台灣普遍對法律知識不足,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下,法律也就慢慢的愈來愈狹隘,反而偏離了法律來自道德最低標準的準則。所以為何不降低律師的標準,讓市場去篩選不就得了.....

pzman
08-10-31, 01:12 PM
※回應 sclork 於 2008-10-29 07:51 AM 所發表的文章(168498)
>說的很好
>剛好,在下也有幾個念法律系的朋友,跟他們聊過後,感嘆台灣的法律環境還是生存在象牙塔中
>如同板大所說的,在美國,律師只是一種類似駕照的資格考(如果我沒記錯,在美國大學部中似乎沒有法律系,有也是相關的法律科系,到了研究所後才有所謂的法律研究所),甚至不是一種專長,律師跟法官的背景來自四面八方,有醫學、教育、藝術等等等(沈水蛙就是念醫學時,也拿了法律專業博士),因此可以應付五花八門的案例,才不會有一些搞笑的判例出現。

如醫療糾紛、環保事件...等都需要該領域專家來配合
目前過內留美的法學教授~大力提倡希望,非法律人來就讀法律
~應此國內有「法律專業/科技研究所」增加法律圈具有第二專業知識的人才,慢慢來改變國內生態。

但是如果法官本生也有醫生執照的話,是逃不過法官的法眼增加公信力。

不過台灣目前留德、日派學者勢力還是很穩固,相對也教保守。

LKK888
09-07-05, 06:23 AM
台灣嚴格限縮律師的錄取人數

只是在 保障特權

保障司法官 滿年資轉任的特權

666
09-07-21, 11:58 AM
  其實法律人不一定欠缺法律外的素養,這應該是外界的迷思或刻板印象,在學費很貴的動物大學認識的同學其實都算多才多藝,博學之人亦不在少數。但是就是國考的問題,讓很多人下課後很忙,而有些人被搞得像行屍走肉。 出路的話,其實法律系算窄,在國考之下,一定都衝公務員,而且律師過飽和很難混...更不用說學校教的出來很多都是「理論」,而實務上因為法律本身是拼裝貨的關係,見解不是不一致,就是有邏輯上的問題。

  至於學界,每個地方都一樣黑,德派壓迫日派,不然就壓迫人數少的英美派(←動物衰落的原因之一)

  與其在研究所讓非法律人唸法律,還不如在國高中加入法律常識的課,不用到「熟知法律是公民的義務」,但是一些基本的要知道,看電視上名嘴跟政客唬人那麼爛,還是有人相信,便知道沒有法律素養的人民跟愚民別無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