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轉貼溪吟樓主雜論闍城血印第1.2集--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的對話



吹雪
04-05-14, 12:27 AM
闍城血印第1.2集--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的對話

(註:龍為疏樓龍宿,劍指劍子仙跡)

第一集

龍: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蕭、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難得邀約,汝卻珊珊來遲,是該罰上一回。
劍:想罰何事?
龍:酒正酣,請!
劍:這杯酒,該喝得非常猶豫。
龍:好友,吾是什麼個性,汝不了解嗎?
劍:就是太清楚了。此乃無事獻殷勤。
龍:說得好!吾就收起汝之讚美。但汝不好奇今日之約嗎?
劍:無事即非好事!
龍:是不算好事;但也不在汝吾之範圍。
劍:拐彎抹角,直言吧!
龍:好友,汝名為劍子仙跡;居處又名豁然之境。嚴肅不阿易招衰老!終日深鎖班門,不足江湖,豈不是閉門造車、孤芳自賞?汝也是有意一聽,才應吾之約,前來宮燈幃吧!
劍:聞你一席話,孤芳自賞乃是正確之途。
龍:汝吾久別難逢,滿腔熱誠,當然傾訴!因為汝也是出世的入世人,吾傳遞消息與汝共享啊!
劍:有話就說!
龍:話說玄空島降下,對於醞釀已久的葉口月人之禍,不知汝有何看法呢?
劍:汝問江湖,或是問汝?
龍:嗯…好問題!就當作是問~汝吧!
劍:(拿出紫金蕭)這口紫金蕭,該換回我的白玉琴了。
龍:唉呀!茲事體大!茲事體大!好友萬萬不可誤會;是因為汝之想法很重要,可否借吾參考?
劍:嗯!好口氣!我的做法不適合你用。
龍:說不定適合現在的吾。
劍:隨機而動。
龍:對方能任汝隨機而動嗎?
劍:吾不捨中原;中原自不讓予葉口月人。
龍:這是要插手之意。
劍:倒是希望三教…與你…如此。
龍:對方兵強力足,團結一心;中原一盤散沙。若無人領導,將入敗亡之境!
如今所謂三教,名存實亡。汝提之三教有何含意呢?
劍:吾有說何意嗎?
龍:劍子,汝最高深的功夫,即是嚴肅的欲蓋彌彰。現今三教,不在派門而在人。但沒人指點、沒契機出現,又怎麼行動?
劍:如你的作風,堂而皇之。
龍:非也!是華麗的堂而皇之!不過汝會置之不理嗎?劍子仙跡!
劍:酒冷了。
龍(揚手,瞬間為酒加溫。)酒意隨時可溫;人意可是一瞬萬變啊!酒盡了,便換上清氛的香茗。劍子,久未一品汝高超的手藝。
劍:物以稀為貴!
龍:也是。太頻繁的事物,易使人索然無味。劍子,汝終日伴劍,劍是什麼?
劍:劍即是劍。劍心即是人心。觀人心用劍為何意義;是不同於儒生配劍,雕飾之意義。
龍:哈!然後呢?
劍:人亦劍,劍亦人,亦人、亦劍皆非劍。不屬人、不屬劍,劍當不只一字「劍」。
龍:哦!你果然不是東西!
劍:當然不是東西!乃是劍子仙跡!
龍:哈哈哈哈…..轉得好。回敬一句小小的言語爭鋒。00。
劍:這種人生--放縱!
龍:不以為然。與其終日繁忙,一本嚴肅,有個能爭口舌但不傷和氣的至友,才是珍寶。劍子,汝看今日之雨,下得蕭瑟!
劍:雨即是雨,傷春悲秋,不如起而行。紙上談兵無意義。
龍:要起而行,也須先觀世事、覺世事,人生才得忙碌之中的愜意;也算是小心駛得萬年船。
劍:是呀!龍宿!但你的人生作為,正好相反。
龍:汝可不是。追求仙道的人,卻縱情忙碌。是要關心刀嗎?
劍:是為無辜性命而行;是為曾經欣賞之緣。
龍:汝對他關懷倍至。
劍:是不忍足見刀的無奈壓抑。
龍:所以阻止蜀道行濫殺嗎?劍子,若有一天換作吾呢?
劍:無奈!只有靠口才過人、智慧過人、華麗過人、天下無敵的儒門龍首,來拯救蒼生苦難!
龍:唉呀呀!那汝將天下第一的佛劍分說,置於何處?
劍:一個字,三個人、三口劍。
龍:哦?
劍:背上之劍,絕不輕出;但也不可閒置。
龍:汝未來的作風嗎?
劍:三教早已不存於世,只存在於意義--人所賦予的意義。
龍:所以?
劍:步虛靜,袖風不染,平定春秋。
龍:耶!行千鋒,仙道已俗,豈須論劍?
劍:不如一同期待佛劍風騷吧!
龍:同意。
劍:請!
龍:哈哈哈….


第二集

龍:久未與汝數日徹夜的暢談。劍子,這是最後一個話題。
劍:武林暗藏的危機嗎?
龍:唉呀!好銳利!
劍:是你每次相同的收場話!
龍:劍子真是冷漠出塵,不容人稱讚。
劍:不聽多言語與廢語。多年的交情,我可以勉強體諒,儒門喜歡以華麗堂皇、繁文裝飾的小毛病。
龍:耶!不可否認。此乃文人的特色,善用者行雲流水,悠美而有內涵。虛情者,招搖矯飾,浮華而無內容。劍子,汝說吾是不是真心稱讚汝?
劍:這杯茶,清澈晶瑩,入口甘而甜美;但後勁略帶苦澀;頗有相似的味道。
龍:劍子,汝語帶雙關喔!
劍:是你多心、或是…心虛?
龍:說不定兩者皆是喔!劍子,汝知情闍城血印嗎?
劍:謎樣的傳說之一。闍城聖堂的嗜血族與神魔族的恩怨。
龍:冰城奇域的封印,被陰陽師和地獄人形師的鬥法,意外所破,現出闍城的通關口。嗜血族和神魔族,為糾纏的宿命,相繼現世。汝有何看法?
劍:神魔印可有出現於冰城?
龍:目前只出現神魔不許界的通關封印。
劍:只要封印不解,嗜血族與神魔族,會拉拒互相制衡。除非…..
龍:除非吾等皆不樂見的極端出現。
劍:然也。正所以闍城血印絕不可破!
龍:在此之前,尚有時間。回首眼前的問題,中原之事,汝如何看待?
劍:汝又如何看待?
龍:斬草除根,一體網殺!汝呢?又是只取鰲首!
劍:既然源頭是邪帝之脈,便該有正統的武痴傳人終結者。00。
龍:劍子的心腸,最是善良啊!
劍:個人手段不同。龍宿,你有意見?
龍:吾全然同意汝啊!
劍:既是意見相同,一盅且盡,來日再會!
龍:不再多留片刻嗎?
劍:未來時間長遠,多的是片刻。
龍:劍子,汝又說了一句,含義甚重的話吶!吾要開始緊張,汝的下一步。
劍:見真章了!請!
劍上干戈止,凌步虛靜生。仙道為一拋,世事蜀道行!
龍:汝真是關愛此人!劍子啊,劍子!汝是欣賞俠之道,或是想救贖俠之刀呢?耐人尋味啊!
(取出白玉琴彈奏)
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蕭、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溪樓主雜談:

兩人所談重點有三:其一葉口月人,其二闍城血印,其三蜀道行。
間或參雜二人的性格、行事作風。以及定位三教先天身分。
道--劍子仙跡;儒門龍首--疏樓龍宿;佛--佛劍分說。

二人的談話可算是定出闍城血印這部劇集的基調。

首先,兩人的談判,由葉口月人揭開序幕。

儒門的龍首,所關心的,當然是外敵來犯時;是否能抗衡、或偏安。當然能得到助力最好。
他的優勢,在於人力資源豐沛;但是劣勢也在於此。目標顯著,與中原有脣齒相依的關係。所以疏樓龍宿,表面是請益,實則想了解,劍子仙跡是否能在必要時援手,或讓劍子仙跡打頭陣,亦可保存己身實力。
其實,劍子仙跡也在想著同一件。只是他想縮小戰圈,加上想保蜀道行這位武痴傳人。
所以,他首先必須跟儒門取得共識--不動蜀道行。他以兩人交情,以及暗喻疏樓龍宿行事並未『小心駛得萬年船』;最後更挑明了,蜀道行的用處,就是用武痴傳人身分,終結邪帝後裔。目的也是希望,以『只取鰲首』的做法,減低傷亡。

再者,疏樓龍宿十分忌憚,或該說是提防劍子仙跡。

言談之中,流露出長袖善舞的一面;但是呢,仔細觀察,他始終沒有承諾什麼。甚至刻意將佛劍拉出來當「檔箭牌」;十足的政治人。語多刺探的他,極端機敏。一開始刺探劍子的立場不成;馬上改弦易轍,引導劍子仙跡,談他感興趣的話題,拐彎抹角的確認劍子仙跡的立場。當劍子仙跡反過來,要求他援助中原時;他又刻意的不表態;只是強調葉口月人難對付,需要有人領導出頭,他才願意跟進。身段夠低,也誘使別人朝他期望的方向走。

難怪劍子仙跡,要諷他是--一杯清澈透明入口甘甜,實則後勁苦澀的茶。

但是劍子仙跡也不好惹。他擺明了,一定會常常找疏樓龍宿泡茶、聊天;兼拉他下海。

疏樓龍宿才會聞言說他開始緊張劍子仙跡的下一步。00

三者,疏樓龍宿其實對闍城血印有著相當的興趣。

藉著劍子仙跡的口,可以輕易弄懂,冰城奇域破,嗜血族的封印已經出現;但是神魔族封印,卻無人知曉。當兩者封印皆未破,那還可以互相制衡;但是若其中一個封印先破,那麼中原的麻煩就大了。

然照目前情勢看來,他倆都有低估此事的嫌疑。

嗜血族或神魔族,該有充裕時間,趁機坐大;而中原和葉口月人,就去鷸蚌相爭,爭得你死我活。畢竟連這兩尊頂先天的人物,都認為目前葉口月人之禍,遠勝闍城血印的危機。
……唉!饒是再有智慧,也難免有盲點….。※ ※※※※※※※※※※※※※※※※※※※※※※※※※※※※※※※※※

從性格來看:

劍子仙跡之所以那樣重視蜀道行。導因他看見了刀的壓抑與無奈;或是他自己的壓抑與無奈吧?….總覺得有點心理投射的意味。….畢竟一個連言語爭鋒都認為放縱的人,該是自制力強又壓抑深的人。或許因為劍鋒是冷、也必須冷,冷而自信而狂。劍冷不代表心冷,然後才會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襟懷。

所以他是一名出世的入世人。

疏樓龍宿懂得享受美好事物。他的自信,顯得游刃有餘。能在統領一個派門的情形下,還如此注重生活品味,可見自戀一斑。一個生活在古代的雅痞。但是,他恐怕很難做到無欲則剛吧!求取更美好的生活,享受更高的權力,也深信自己值得一切。對敵手,段務求斬草除根…。啊~哈!一個野心勃勃的魁首畫像,就這樣被刻畫出來。

他是邊緣人,一名游走在正邪之間的邊緣人;即使動機隱晦,環境也會促使他如此,一旦當他的野心受挫時。

(劇情原稿:蘭君,評論:溪吟)

2004.5.14首貼於舞燁吹雪忘齡春秋閣http://tw.club.yahoo.com/clubs/wiccahfamilly/

逍遙風
04-05-14, 03:45 AM
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的對話場面,我覺得類似當初天宇的魚讀月與鳥談天模式!

sulayyy
04-05-14, 06:10 PM
:em11: 經由大大剖析看來..龍宿還真是..精明 :icon_eek:

Etta
04-05-14, 11:10 PM
霹靂的編劇還在搞這種賣弄玄機的對話,是喔 講得時候還打打禪呢
每一階段的戲碼腰斬的情形不斷上演 再有玄機 再有禪意 等於唬弄觀眾

吹雪
04-05-14, 11:12 PM
由今天5.6集的發展看來
吾之損友溪樓主倒是猜中2事
1.劍子仙跡果真想拖疏樓龍宿下海對抗葉口月人
2.疏樓龍宿果然對杜一葦說要劍子仙跡出頭他才願意跟進

我猜那封劍子仙跡的秘密該就是俠刀蜀道行對邪帝傳人之戰
頂先天果然都挺油兒

雪山之會佛見該是想對劍子仙跡談論那本自未來帶回的手稿
裡面的那句12月臥江子發現中原叛徒是龍...

COSMOS
04-05-17, 11:37 PM
該不會到頭來....
一票人又是壞蛋,
然後老素+書仔聯手抗敵,
重新奪回人氣排行榜前兩名...^^

Justec
04-05-19, 01:13 AM
※回應 吹雪 在 05-14-2004 11:12 PM 所發表的文章:
>由今天5.6集的發展看來
>吾之損友溪樓主倒是猜中2事
>1.劍子仙跡果真想拖疏樓龍宿下海對抗葉口月人
>2.疏樓龍宿果然對杜一葦說要劍子仙跡出頭他才願意跟進
>我猜那封劍子仙跡的秘密該就是俠刀蜀道行對邪帝傳人之戰
>頂先天果然都挺油兒
>雪山之會佛見該是想對劍子仙跡談論那本自未來帶回的手稿
>裡面的那句12月臥江子發現中原叛徒是龍...
編劇有留伏筆唷,沒發龍的前一個子自有空格嗎?像這樣→「 龍」
目前僅僅蒼白奇子與杜一葦發現(或說懷疑)中原的叛徒是魔龍祭天
(北川煉),而那本來自未來的手冊中,寫到奇子失蹤、杜一葦戰死
所以魔龍祭天(北川煉)這嫌疑犯就這樣又被隱晦起來!直到12月,
臥江子發現中原叛徒 龍………

mike951977
04-05-19, 10:09 PM
應該就是魔龍祭天了吧..
可是為啥不是寫"魔" 而是寫"龍"
難道這另有涵義嗎? 難道龍宿
也跟"龍"有一點關係嗎? 是吸血鬼嗎?
所以編劇才要寫"龍" 讓我們想到他們2個人 :icon_neut

吹雪
04-05-22, 10:27 AM
應該就是他
總覺劍子取代素素遊走各方..佛劍取代一頁書..龍宿...讓人想起了....四無君

哈..無聊的聯想

夜風
04-05-22, 02:32 PM
感覺越來越混亂了
以前的布袋戲不是都有一點古代武俠的氣息嗎
現在感覺變成科技發達的武林
外星人 戰車 吸血鬼 鋼琴....

mike951977
04-05-22, 05:41 PM
雖然要跟進時代沒錯
不過我總覺得...布袋戲既屬於中國文化
應該避免有西洋風味進來 像是在第8集裡
那個講英文的吸血鬼 看了不是很喜歡
我不喜歡外國腔的台語 聽了很不習慣..
秦假仙講了到蠻好笑的 但是出自於吸血鬼
就不怎麼喜歡了
還有 我不太喜歡蘇安 不知道為啥..
對她的感覺就是很討厭就對了....
希望霹靂能儘早脫離西洋 :icon_conf :icon_conf

西門一雷門
04-05-22, 08:10 PM
※回應 mike951977 在 05-22-2004 05:41 PM 所發表的文章:
>雖然要跟進時代沒錯
>不過我總覺得...布袋戲既屬於中國文化
>應該避免有西洋風味進來 像是在第8集裡
>那個講英文的吸血鬼 看了不是很喜歡
>我不喜歡外國腔的台語 聽了很不習慣..
不過以前的霹靂也有九宵鐵龍帆,紫霹靂,挪體超空儀,細胞分離機,時空細縫,X光探測器,
遠程監視器,地下鐵(還要刷卡),迴力盒這些不屬於中國文化的東西.
怎沒人罵的狗血淋頭呢?
如果那些舊霹靂拿到現在拍,我看一定會被網友們罵的體無完膚.
我就能接受那堆東西,古早天宇還不是有外星人和吸血鬼?
離凡星主的國語,神蝶的反說神話還不是很有趣?
我是常常看ACG,所以即使布袋戲完全走西洋風或東洋風我也不意外.
多多接受一些新東西吧!
霹靂不屬於任何時代和任何背景,原來的明朝早就隨著黃俊雄的離開而永遠消失.
也可以說霹靂根本就是外星球.

mike951977
04-05-23, 01:21 AM
個人有個人的觀點
你說的也有理
但是我對吸血鬼的印象還是不太好
不過我還是會繼續看下去的
我永遠是霹靂迷!

洛翎
04-06-16, 08:19 PM
布袋戲中的對話真的句句都是玄機阿~
但是現在的吸血鬼拉~太空船拉~外星人拉~
其實另一種目的是國際化吧~
可能想擴大市場讓大家都能看~

無妄秋風
04-06-19, 11:00 AM
其實這些也沒什麼不好,總比身在國外,想看卻看不得的人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