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天宇霹靂對抗賽 論劍(三) by kenk



罕有
06-01-19, 08:20 PM
紀子焉神速往前疾衝,手上寶劍之劍勢竟快到肉眼難辨,佛劍面對逼
身風壓,徐然將未持劍的手也搭在劍柄上,並灌予大量真氣,試圖以
大範圍之擊擋住這鬼神莫測的一劍,一朵火蓮由佛牒刃面綻了開來。

然而正當兩人氣勁接觸之時,佛劍忽覺有異,心底詫道:「虛招?」

只見紀子焉在與佛劍交鋒的前一刻竟抽身疾退,在退至一半途徑,旋
即再度由原軌道往前疾衝,此時先前進攻的殘影仍然存在,兩次攻勢
合一形成了雙重進擊。

而佛劍的火蓮在紀子焉抽退之時便已全然綻放,但此刻佛劍卻沒變招
,僅是面容轉肅大喝一聲,本來去勢已盡的火蓮竟然逆行合起,兩人
劍招終於正面交鋒,轟然一響,佛劍身子向後飄飛了數步之距。

雙方兩段式的交手所耗費的時間非常短,觀戰眾人卻被這驚天一擊給
嚇得目瞪口呆,紀子焉使力過度無法追擊,只能停在原地蓄力,而佛
劍亦是被這擊給震得雙手發麻,氣血失調,著地時便趕緊調整氣脈。

當紀子焉使出萬里風偃之時,戰場旁的秋九月便全神緊盯著戰事的變
化,眼見初擊的結果,暗自思道:「雙重之進擊使得此招威力更加驚
人,不過藉由軌跡的重覆交疊,卻也讓本來難以辨清的劍路終於露出
跡象,嗯…,大範圍的擊發劍式雖然力量稍嫌不足,不能算破了此招
,但卻也是著實擋了下來。但是,這也是因為這名佛者竟能逆招行劍
,這份修為非比尋常。」

而戰場另一端,談無慾不禁對身旁的劍子唸道:「劍子啊,你不是說
像秋八月這種角色,應該是天下無雙,為什麼現在又讓我們碰上另
一個?」

劍子也是搖頭歎道:「唉,這就有如琉璃仙境已經閃耀著日之光,而
卻仍掩不了無慾天的月之華,只能說是天意弄人啊。」

談無慾沒好氣道:「反正你總是有自己的一套說辭。」暗罵:「死鴨
子嘴硬!」

劍子沒再理會談無慾,僅是內心喊道:「哎呀佛劍啊,你要加油了
。」

短暫的歇息,戰場上的二人已蓄足氣力,但紀子焉卻沒立刻進招,反
而悠然開口問道:「放眼天宇,佛者持劍,首論真佛之殺體,以及入
魔前的越三乘之殺人刀活人劍,但子焉今日觀聖僧之劍比之此二位卻
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讓子焉好生佩服,不過子焉還是不明白,在大慈
大悲的佛門情懷下,這種凌利逼人的劍法是如何誕生?」

佛劍手肘一轉,佛牒由內側轉劃而開:「為眾生之苦而誕,為眾生之
難而生。」

紀子焉繼續問道:「雖說是為苦難而揮,但劍法的本質畢竟還是殺人
之術,難道這不違釋道之好生戒殺嗎?」

佛劍語氣堅定:「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

紀子焉:「護生之殺卻仍是殺,斬業亦仍斬在人身,屏除惟物之觀,只
著於惟心,便能為劍下所亡之魂開說嗎?」

佛劍:「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紀子焉:「看來道與理還是只能用劍來劃出,那麼多言也無益了,請。」

佛劍:「請!」

紀子焉舉劍再度前衝,佛劍放下守勢也舉劍迎擊,兩道身影疾速向前
,紀子焉劍尖疾刺,而佛劍卻是橫劍疾掃劃出一弧,然而劍刺的一點
與劍弧的鋒面卻是那麼精巧的交擊一處,丁的一聲,在火花爆出的同
時,紀子焉手腕一轉,劍刃成削劃出數朵劍花,而佛劍握緊劍把,反
而用點刺方式續招,並招招點在劍花迴劍中心,數個交擊之後,佛劍
納氣一推,點刺再成橫掃,而紀子焉乘勢凌空一躍,佛劍迴劍正欲追
上,豈知頂上寒光暴射。

紀子焉在凌空之時已將真氣貫透冰映劍上,然而隨劍運出的卻是:「八
方迴殺!」

數道劍流由冰映向八方擊出又在空中匯流轉攻佛劍,佛劍眼見對方劍
勢猛烈,連忙回氣後撤,手上佛牒也不忘聚力以待反擊。

在已經退無可退之刻,佛劍將佛牒一轉:「微塵蓮峰!」,身體側身轉到
佛牒之後,凌空在腰際高度旋轉的佛牒也發出數道劍流截下對方劍氣
,在激出數陣爆流之後,佛牒停止了旋轉,而在佛牒即將落地之前,
佛劍已再度執起劍柄,身形往剛落地的紀子焉掠去。

一旁觀戰的朱能秋兀自忖道:「紀子焉到目前為止所用皆非其本身慣
用武學,他這麼做是佯作弱勢,還是故弄玄虛?」接著定神望向佛劍
:「但這名佛者劍法非凡,紀子焉要藏招亦非易事,嗯…。」就在朱
能秋思緒未斷,戰場上再度交接數劍的兩人一個錯身,絕招再現:「
佛雷斬業!」

強悍雷式逼身,紀子焉挺劍納式:「滿山飛絮..」身形卻被劍氣壓著往
後飛退,退至一段距離,紀子焉一個吐氣喝道:「冰映!」佛劍的劍
氣竟被反彈射回,佛劍連忙舉劍直劈,碰的一聲,佛劍身形凌空飛退
,紀子焉以劍拄地,身體子彈般彈起追向佛劍。

被自己的劍氣擊退,佛劍不慍不怒,在空中旋身之時便已將氣勁卸掉
,但雙足一落地紀子焉已經舉劍臨面刺到,佛劍面色不改右手握住劍
柄,左手掌心頂著劍柄末端,真氣再灌,一道沖天劍氣筆直擊向紀子
焉,由於兩人距離頗近,佛劍此招應手看起來像是要與敵偕亡,觀戰
眾人看了都不禁驚呼。

而記子焉反應極快,手上冰映馬上改刺為挑,在劍刃接觸到佛劍劍氣
之時,記子焉手腕再扭,筆直的劍氣竟像綵帶般被記子焉抽扯帶出,
佛劍再次以攻為守,佛牒反向往地下一插,往向佛印擊出,紀子焉右
手劍來不及回擋,只能氣運左手護住心脈旋身飛退。

佛劍接連兩招疾攻為自己掙回了回息的空間,雖然因為地板厚度不足
,以致於佛劍挫地而擊的往向佛印威力頓減,但紀子焉仍是耗了大量
真氣才擋下貫胸而來的劍氣,身子停下時只覺左手灼熱不已。

場邊的造天筆隱約的感受到紀子焉身上散發出的一股熟悉的氣息,卻
又理不出頭緒,暗自納悶:「方才是我的錯覺嗎?」

紀子焉真氣再吐,身法不再像之前是如梭如電,反而像無定飛絮「飄
」向佛劍,手上劍勢竟也如行雲流水輕飄不已,佛劍見對手劍勢否變也
不敢大意,佛牒橫舉護住周身要穴。

轉眼間,紀子焉已經揮出數十劍,只見劍影飄邈,形成繽紛而細密的
劍網包住了佛劍,佛劍本已莊嚴的面容更顯肅穆,數百招之內佛劍身
形一直被困在這綿密的劍網內,除了兵器交擊的聲音,就只見兩人不
斷低下的汗水浸濕了地上浮空石台,觀戰之人很難想像假使自己身
處佛劍的位置,會是怎樣的一個情境。

就在紀子焉劍網逐漸縮小之時,只聞一聲暴喝,佛劍再度雙手持劍,
一道剛猛劍氣直擊紀子焉面門,紀子焉暗歎一聲撤劍後退。

剛才之鬥,兩人所憑皆是自己深厚的修為,此刻劇鬥方酣,回氣提運
當然不會慢下,而佛劍心念一動,直覺對手體內有股生生不絕的異氣
支撐,若是纏鬥太久,自己絕對會落於下風,當下絕式上手。

而紀子焉看到佛劍起手運式,也知對方心意,嘴角一揚,內元急提。

佛劍終極之招再出:「萬諦一滅!」疾速的身影伴隨宏大的劍流衝向
紀子焉。但見紀子焉臉上自信的笑容不減,腳步往前竟自行踏進萬諦
一滅的攻擊軌道。

紀子焉站定位之後,連忙劍刃疾旋,一道旋狀氣流橫空排出,此時佛
牒攻至,竟不偏不倚插進這道旋狀氣流,萬諦一滅的攻勢頓時受阻。

紀子焉竟能後發先至,更毫無偏差的鎖住佛劍的劍鋒,雖然先發招的
是佛劍,但這種情況看起來卻像是紀子焉的旋狀氣流是早就安置好,
而等著佛劍自己將佛牒安插進去,佛劍臉色一愕,紀子焉豈會錯失良
機,劍式再出:「滿天飛絮斬神魔!」

紀子焉人劍合一極速衝向佛劍,只見四道劍光疾閃,佛劍欲回劍抵擋
,卻因劍鋒被鎖而慢了一步,「啊!」一聲慘呼佛劍身中極招佛牒脫
手,身體也受衝擊往後拋飛。

戰場旁的劍子見狀大驚,連忙提氣往佛劍方向掠去:「佛劍好友啊!」

在戰台的邊緣處劍子扶著佛劍翩然落地,只見佛劍面色蒼白,四肢血
流如柱,劍子趕緊替佛劍點穴止血:「你感覺如何?」。

佛劍緩緩道:「只傷及皮肉,未至筋骨,吾無大礙。」

劍子:「嗯。」

其實也不是紀子焉故意手下留情,紀子焉在劃出旋狀氣流拖住萬諦一
滅時已經用了八分力,所以在回擊佛劍之時力道也只剩兩分,否則被
此招直接命中,會有斷肢殘廢之虞。

此時紀子焉冰映已回鞘,並撿起佛牒雙手捧上走向佛劍:「承讓了!」

劍子替佛劍接回佛牒,佛劍向紀子焉致謝:「多謝!」並回應:「閣下
劍法高超,佛劍分說甘拜下風。」

劍子與紀子焉眼神交會了一下,劍子心底納悶:「奇怪,佛劍的劍法
天宇之人應該是首次得見,為何這名紀子焉對佛劍的劍式卻似早已研
究透徹,就算是曾經看過佛劍施展萬諦一滅,要如此輕易破招亦絕無
可能,納悶啊!」

任憑劍子想破腦袋,也猜不到紀子焉並非見過佛劍施展萬諦一滅,而
是間接應招過。當日魔龍祭天貫破兩境之時,紀子焉正好行經祧L山
,天空氣流的異動使得紀子焉佇步探查,突然間一道光箭由天空射出
,紀子焉措手不及下直接被射中,而這道光箭正是魔龍祭天死前用以
劃破時空的意識之箭,此箭貫破了兩境之後威力大減,所以並沒有帶
給紀子焉多大的傷害,而這道意識之箭是由魔龍祭天死前怨念凝結而
成,魔龍死前所遭遇到的連環圍殺,每個情景都透過這個怨念呈現在
紀子焉的腦海裡,當然也包括魔龍犧牲右臂擋下萬諦一滅的那一幕。
後來雙方議定要展開爭珠賽事,紀子焉便以這些片段的訊息去研究對
敵的方法,直到為了龍氣必須化納仙龍靈識,紀子焉非單純意識能者
,無法同時身俱過多的靈識,才將魔龍祭天的意識殘念排出體外(詳見
論劍一)。

素還真走向戰台中央朗聲宣佈:「爭珠論劍初賽第一場,勝利者為天
宇代表玉宇飛絮紀子焉。」語畢天宇方暴起喝采,接著走向佛劍二人
:「就讓素某送佛劍前輩回琉璃仙境治療吧,素某要順便回去看續緣尋
人的進展。」

劍子將佛劍交由素還真攙扶:「就麻煩你了」

此時代替紅雲主持賽事的造天筆站到場中央,亦宣告道:「爭珠論劍
初賽第二場開始,請雙方人員出席。」

造天筆剛宣告完,時空隙縫的天宇出口傳來一道聲音:「利劍一動氣
數盡,日出東方吾孤行。」

劍子一揮拂塵也往場中步去:「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

天宇方傳出聲響處,一道光影疾速掠進時空隧道的戰台:「恩怨難以
解,取命百步內。」

而劍子也走到定位:「可問江湖鼎峰。」

來者的光影散去,一個枯瘦的身影現出面容:「日出不敗,東方孤行。」

劍子見到對手,亦鬥志昂然:「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無雙對孤行,兩柄孤絕凜然之劍冷冷對峙。



▲論劍(二)

s7156875
06-01-20, 04:29 PM
劍子對上東方這一戰
等級實在是差太多了
這已經不是所謂的高手過招了
這根本就是一面倒嗎

罕有
06-01-20, 04:36 PM
幾十年根基的一頁書都打贏三千多年的怒雨飛龍了
東方打劍子....怎會確定一面倒


註:一頁書是九大奇人灌創世者聖珠後..才修佛的
而九大奇人之首是數十年前離開秋水宴的舞劍魄
所以一頁書的根基是[數十年]

s020123
06-01-20, 05:28 PM
ㄧ頁書吸收五蓮之力
可以與號稱無敵的波旬抗衡
輸了就很無言.....



P.S.如果佛劍化成修羅勝負是否會不ㄧ樣

魔流劍
06-01-20, 11:32 PM
天ㄚ...不會吧@_@
佛劍輸了而且就這樣輸了...
我還以為至少佛劍輸的話還要讓它變成修羅才會輸呢?
想不到竟是這樣就輸了...
但是還真是非常精采ㄚ

楓佾
06-01-21, 09:21 AM
※回應 '魔流劍' 在 01-20-2006 11:32 PM 所發表的文章:

怎麼每個人都在想修羅狀態= =.....
是有那麼強的嗎?
可是那時候不是還被邪子打假的= =.....
還是說那時候打的那場太讓人印象深刻?
不管了
總而言之
除了覺得佛劍被有點收的感覺上輕鬆卻不簡單以外
其他方面到無可挑剔
不過= =....
我個人還是最期待風之痕的豋場
秋八月說的一掌一劍掌是一頁書劍卻不知道是誰
當時在時空裂縫下登場的人沒有風之痕
所以其實這把劍很難猜
不過= =....我個人還是認為
風伯才是論劍的隱藏大魔王
但是我感到疑問的是
佛劍分說已經被秒殺了
那到底有哪個人的劍
可以被評價到跟一頁書同等級卻又不是風之痕的?
怪怪......

莫須有
06-01-21, 08:49 PM
完全同意
真的很懷疑有人居然認為修羅會強
還不是照樣打輸
從頭到尾沒碰到邪子子

魔流劍
06-01-24, 06:53 PM
※回應 楓佾 在 01-21-2006 09:21 AM 所發表的文章:

>怎麼每個人都在想修羅狀態= =.....
>是有那麼強的嗎?
>可是那時候不是還被邪子打假的= =.....
>還是說那時候打的那場太讓人印象深刻?
>不管了
>總而言之
>除了覺得佛劍被有點收的感覺上輕鬆卻不簡單以外
>其他方面到無可挑剔
>不過= =....
>我個人還是最期待風之痕的豋場
>秋八月說的一掌一劍掌是一頁書劍卻不知道是誰
>當時在時空裂縫下登場的人沒有風之痕
>所以其實這把劍很難猜
>不過= =....我個人還是認為
>風伯才是論劍的隱藏大魔王
>但是我感到疑問的是
>佛劍分說已經被秒殺了
>那到底有哪個人的劍
>可以被評價到跟一頁書同等級卻又不是風之痕的?
>怪怪......


其實我所說佛劍變成修羅還會更強...
而是佛劍在對邪之子時所變成修羅時的那種神情...
就是單純為了要完結掉邪之子的那一種態度...
而不是說佛劍變成了修羅就代表它實力又狂升

s020123
06-01-25, 12:10 AM
再未來收掉一頁書的被秒了.......(也破格很久了)
紀子焉真變態
再多一點這種人就沒得玩了



P.S.成修羅型態是將本身修為化成根基
以佛劍的修為.
能轉成多少根基 ...............好像不少
只是邪之子應該是真的很強
或許有人反駁.....
但是它畢竟是幹掉所有人而創造滅絕希望世界的人阿

靈飛
06-01-25, 11:49 PM
※回應 s020123 在 01-25-2006 12:10 AM 所發表的文章:
>再未來收掉一頁書的被秒了.......(也破格很久了)
>紀子焉真變態
>再多一點這種人就沒得玩了
>P.S.成修羅型態是將本身修為化成根基
>以佛劍的修為.
>能轉成多少根基 ...............好像不少
>只是邪之子應該是真的很強
>或許有人反駁.....
>但是它畢竟是幹掉所有人而創造滅絕希望世界的人阿


我有看到作者的回覆.以下引用作者在中山美麗之島的片段留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回應修羅化
在我的kuso二回版裡
佛劍的確修羅化了
只是..結果是不好的
佛劍暴走...紀子焉也跟著發飆
以致於爆發的衝突威力突破了陰陽師與紅雲的結界
然後漂力珠暴了
兩個世界同告滅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靈飛
06-01-25, 11:52 PM
※回應 罕有 在 01-20-2006 04: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幾十年根基的一頁書都打贏三千多年的怒雨飛龍了
>東方打劍子....怎會確定一面倒

>註:一頁書是九大奇人灌創世者聖珠後..才修佛的
> 而九大奇人之首是數十年前離開秋水宴的舞劍魄
> 所以一頁書的根基是[數十年]

如果東方孤行被紅雲用魚龍變之後又練了玄武絕式衝到四度武骨的話.
那就真的有的打了.

劉小乖
06-03-06, 10:00 PM
請問 都沒有論劍(四) 的消息嗎!!!?
好想看喔>"<

cp298717
06-03-06, 10:31 PM
※回應 罕有 在 01-20-2006 04: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幾十年根基的一頁書都打贏三千多年的怒雨飛龍了
>東方打劍子....怎會確定一面倒

>註:一頁書是九大奇人灌創世者聖珠後..才修佛的
> 而九大奇人之首是數十年前離開秋水宴的舞劍魄
> 所以一頁書的根基是[數十年]

黑暗期的還是別當真比較好。

不然素還真跟無不愛之間的關係可有得扯了。

八月秋風現神威
06-03-07, 01:29 AM
※回應 劉小乖 在 03-06-2006 10:00 PM 所發表的文章:
>請問 都沒有論劍(四) 的消息嗎!!!?
>好想看喔>"<

是的...作者好像有些私事要先搞定
不過...真的很想早點看到新作...
因為已經停很久囉...

elapid
06-03-07, 06:09 PM
※回應 cp298717 在 03-06-2006 10:31 PM 所發表的文章:

>黑暗期的還是別當真比較好。
>不然素還真跟無不愛之間的關係可有得扯了。

沒錯...霹靂差不多從那段整個開啟時空等級亂鬥的大門

至於一頁書的根基初版可以由狡突臉--鬼王棺身上推敲,基本上三途判是從滅境上古聖邪大
戰後一個被佛言枷鎖關住一個逃向集境一個苦境,而好像是時空超越人還是誰有說過,地獄
鬼王棺在三陽天(不確定這個詞--大概是1350年前)就有傳說,所以隨便算算書書身為滅境
三天有六七百年功力好了起碼要兩千年以上根基才夠 :06:

不過這樣一來變裔天邪是在哪裡看過業途靈(滅境嗎?那天邪也至少一千多年道行),所以西
佛國初代佛子至少活了上千年(那北隅那段又變的很神奇 :14: )

果然天魔出現後的霹靂就當單元劇來看會比較好一點 :09:

永遠不敗客
06-03-09, 01:28 AM
※回應 罕有 在 01-20-2006 04: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幾十年根基的一頁書都打贏三千多年的怒雨飛龍了
>東方打劍子....怎會確定一面倒

>註:一頁書是九大奇人灌創世者聖珠後..才修佛的
> 而九大奇人之首是數十年前離開秋水宴的舞劍魄
> 所以一頁書的根基是[數十年]

誰說九大奇人只有數十年根基

麻煩看戲看仔細一點

當初 九大奇人聚會的時候

無不愛就有說過憑我們九大奇人的道行,幹麻要為了素環真這種小輩操心之類的話

我個人推向無不愛是因為失去聖珠後,才會逐漸偏好美色,因此離開秋水宴

劇中有說明過 九大奇人的個性是在失去聖珠後才逐漸變得如此

不然沒失去聖珠的九大奇人 一開始九層皮就說:要是尋回聖珠,九大奇人只不過是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木頭人一樣

雖然說 黑暗期的設定沒啥好看 但還是請看詳細

罕有
06-03-09, 09:46 AM
※回應 永遠不敗客 在 03-09-2006 01: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誰說九大奇人只有數十年根基
>麻煩看戲看仔細一點
>當初 九大奇人聚會的時候
>無不愛就有說過憑我們九大奇人的道行,幹麻要為了素環真這種小輩操心之類的話
>我個人推向無不愛是因為失去聖珠後,才會逐漸偏好美色,因此離開秋水宴
>劇中有說明過 九大奇人的個性是在失去聖珠後才逐漸變得如此
>不然沒失去聖珠的九大奇人 一開始九層皮就說:要是尋回聖珠,九大奇人只不過是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木頭人一樣
>雖然說 黑暗期的設定沒啥好看 但還是請看詳細


你的確是該看仔細了
九大奇人其他八個根本不知他老大來自秋水宴
所以無不愛應該是離開秋水宴之後才加入九大的
而無不愛離開秋水宴的原因已經講過了
他不想娶金刀會寒天放的女兒
才烙跑的

至於幾十年這個數字怎麼判斷
就是秋水宴成立只有幾十年
是奇中葩跟舞造論談話中所講到的

你所判定的九大奇人的根基是九大初登場
劇集所營造的
我嘲諷的[幾十年根基]
就是黑暗期之所以是黑暗期的元素
編劇一直用後面的劇情來賞前面的巴掌
這就是黑暗期

罕有
06-03-09, 09:54 AM
※回應 罕有 在 03-09-2006 09:46 AM 所發表的文章:

>你的確是該看仔細了
>九大奇人其他八個根本不知他老大來自秋水宴
>所以無不愛應該是離開秋水宴之後才加入九大的
>而無不愛離開秋水宴的原因已經講過了
>他不想娶金刀會寒天放的女兒
>才烙跑的
>至於幾十年這個數字怎麼判斷
>就是秋水宴成立只有幾十年
>是奇中葩跟舞造論談話中所講到的
>你所判定的九大奇人的根基是九大初登場
>劇集所營造的
>我嘲諷的[幾十年根基]
>就是黑暗期之所以是黑暗期的元素
>編劇一直用後面的劇情來賞前面的巴掌
>這就是黑暗期


最後再補充一點
沙小九顆聖豬都是白痴設定
創世狂人身體裡面有九顆聖豬...所以才蛻變修練成為一頁書
一頁書九顆聖豬離體才變回創世狂人

一頁書的肉體早在八口山被無形火被爆了
他的肉體是衍生石所化
哪來的九顆聖豬
後來幾次天河重生..肉球重孕
肉體也轉化了幾次
黑暗期的設定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