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心情] 魔紀 13.14 集觀感



真顏
06-01-09, 12:28 PM
kukulia 授權轉貼

雖然先前聽說魔紀13、14集要實施大收割計畫,可還是無比無比期待這兩集,尤其是期待學生抓狂XDD

13集開頭魔人卯上魔船,眩目的光電效果似曾相識;仔細瞅瞅,登時恍然大悟——老牌射擊遊戲沙羅曼蛇嘛!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shenmo/edfd3606.jpg

這分明就是座機被母艦轟中的特寫。。。

話說兩敗俱傷後魔人吐著綠血(我記得鱗翅目昆蟲的幼蟲大多是綠血。。。)遊蕩時,一旁忽然轉出黑袍短笛——啊不,是九邪識——來,那個原本看上去很嗆很辣很大咖的魔人,居然像個犯了錯的小朋友一樣乖乖地低下頭去……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BMP.jpg

這邊的眼珠子都快鼓出來了。九邪識你果然不簡單,不愧是和祭司女王(啊不,是謀略者祆冥XDD)明地堣W下級背地媔礎Y黑的不忠犬(又錯了,是祭台部將。。。)

接下來心心念念候著的學生登場(∼>0<∼)。由於最近一直在補未看全的神魔劇集,對學生的HC度沿路狂飆,連帶一提到小鬼嘴角都會彎成詭異的弧度(天音:請忽略此人的一日三千HC。。)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2.jpg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heiyan.jpg

能讓學生自發動魔的人,果然除了教主就是小鬼了(偷笑ing)。看那黑黝魔氣漫地升騰的氣勢啊>_<∼∼∼

不過學生……你對生不救真的不夠意思= =||||
雖然放出五鬼後學生該是會負起責任保護那只老剪刀,但是……老是給老人家驚嚇也是不道德的嘛。。。。。

順帶亂一下:黃泉幽路那些骷髏兵的光形動作,我是看一次噴一次。
上回狩鬼闖困魔塔的時候,順手截了張骷髏兵半蹲砍之的動作,怎麼看怎麼像“蹲下用刀好奇地戳戳小蟲子”。。。。(因為相冊RP,那張圖一時翻不到了,有興趣者倒回去看看吧XDD)
這回抓了張學生對魔兵的畫面,一面看一面感慨:果然神魔的頭家蕭大是棒球FANS——瞧瞧,多標準的揮棒動作啊= =+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jpg

摸下巴想想……其實上面提到的兩個鏡頭堙A學生和狩鬼應該換換;白衣的狩鬼更適合COS棒球(XDDD),而灰衣的學生飛來飛去比較像蚊蟲啊∼∼∼(不用打,我自己飛走……)


一家公審雙子星時,寶塔頭的“日理萬機弼相天宰”(真是賢臣自居的名字||||)一肩擔起檢察官與法官雙職。剛做完案情陳述,右少爺就二話不說認罪,於是律師陪審團證人通通不必登場,雙子星當場被判無期徒刑。
一般文藝作品中,但凡出現監獄,都是為越獄行為作準備用的。雙子星這回為了找那個“一劍封喉”的老爵進去,不知道出來時會不會折騰出個“黯天牢獄的倒掉”,放出無數超先天的罪犯,引出下一檔精彩好戲——“群魔亂舞”。(勿庸置疑,我在胡說= =+)
P.S:弼相天宰的配樂,第一次聽到是在那迦為天宇儒聖杜鳳兒做的MV堙A依稀記得似乎是胭脂龍的配樂來著?不知道原曲出自何方。。。無論如何,這首曲子本身我是相當相當喜歡的,總覺得有一種略帶滄桑的正氣在堶情C


咳,忽然想起來要KUSO一下新人物的造型XDD(內心OS:你是等不及要KUSO了才對吧- -+)
一直認為神魔在造型方面相當別出心裁,古今中外原始現代無所不包,讓人耳目一新——我真的好呷意好呷意昊雲城主的那身行頭啊>_<∼∼(當然,劇中也不乏一些就我的省美觀來看比較詭異的設計:比如道無義頭上那座小型縫紉機,再比如忘掃塵前額戴的那頂雕花台燈罩。。。)
這兩集堻怍埻楫漱炩Е帠y型,自然是傳聞中“將軍令十三組堻怓鶞瑪葀掑云漪黤P”——貓女,以及太古艨膧上跳下來的(?)“劍師•幻師•魔術師”。
貓女MM,沒什麼好說的了——人如其名,和電影堥漲鴐菪h不遠;只是尾巴甩動的POSE稍稍給它彆扭了點|||||
她在月下“伸懶腰”(我真的不知道懶腰還有趴下去伸的。。)的架勢,我一眼看花就成了這樣: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shenmo/89a31e10.jpg

而那位華麗麗的西洋貴族風老兄,猶抱帽子半遮面下看去,臉孔還真是有夠帥,只可惜我一看清他戴了兩頂帽子就忍不住捶桌了。不過魔術師是經常脫掉一頂帽子又冒出一頂沒錯啦XDDD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shenmo/5e9a7155.jpg

細細觀察這兩頂帽子,罩在上面的那頂有些像隔壁台暗皇西蒙戴過的款式,呈現冰爵緹摩的銀白色;而下面那頂帽子的高度、硬襯度比較類似緹摩的高筒禮帽,乃是西蒙喜愛的純黑色。
咳咳,西緹派人士心目中,這種搭配也許應該出現在邪之子身上XDD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shenmo/bf0d092f.jpg

伊的煙斗。。。。

不過說心婺隉A拋開KUSO心理不談的話,這位仁兄出場的幾個POSE真的還是非常有味道的。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shenmo/f228d8e4.jpg

這畫面有幾分神秘有幾分詭譎,讓我想起《毒伯爵該隱》中的某人。。。


嗯,亂扯打住,回到劇情。
狐族遷移到了尾聲的時候,襯著疲憊的仙宗,忽然放了一段灰調子的音樂,我心堣@下子湧起幾分不祥。後來聽見佛罪要逆天兒先帶教主一晤,不由脫口而出:看來仙宗要收了。
再後來看仙宗拼著最後一口氣從商鋪殺手劍下脫出,掙扎著想要回去無愆罪崖下的時候,忽然就有些惴惴——仙宗是否能撐到學千秋面前呢?
那一刻我心頭閃過的答案是肯定的。

原因無他,因為正在上演的是神魔,是不會讓觀眾down到絕望穀底的神魔。
讓仙宗一步一滴血、最終力盡倒下,死在教主等人看不到的地方,屍身湮沒在飛揚的塵土堙X—我覺得以神魔的一貫風格不會上演這種戲碼。神魔系列中頗喜歡煽情,有時候甚至讓我有些“煽得無聊”的感覺(比如道罪假死那堙C。。),可是卻甚少有讓觀眾覺得刻骨悲涼、打從心媯o寒的時候;再無奈的段子堙A也總有些叫人心中回溫的地方在。
我對仙宗本人沒太多想法,但是魔紀以來他為了族人的奔波還是都看在眼堛滿F所以見他目睹愛將慘死,然後自己無力報仇、甚至連回去族人身邊去的力氣也將盡了,總有些難過。
反正看到教主發現奄奄一息的仙宗時,我是長舒了一口氣的。至少,這只老狐的屍身可以被小心地送上罪崖,伴在他的族人身邊。
還未怎麼看神魔的時候,聽人評論說,神魔大多時候在努力表現一些積極向上的東西,主旋律是鼓舞人的調子。現在想起來,感受猶深。
怨歎一句,近期內真的真的很渴望看到多含幾分“希望”的劇情來排解心情……

啊,差點忘了||||| 感慨歸感慨,神魔臺詞的殺人功力(至少是殺容易想歪之人的功力)還是很強的!仙宗倒在教主懷堮氶A一句“逍遙教主,終、終於讓本座再見到你了”……我、我面部表情那個詭異啊。。。。明明上一秒還在歎惋來著。。。。

再順說,行雲飛和劍殘無心對付仙宗的那個合體招術,似乎在哪里看到過……

http://i35.photobucket.com/albums/d160/kukulia/pili/.jpg

絕3堶情A江瑕與若湖的合體技江湖無悔貌似也是醬紫疊起來出招的?


瑣瑣碎碎扯了一堆,總歸是很抓人的兩集∼∼不過看到末尾的時候,忍不住指著那個渾身濺血的朝陽大叫了——
“假的,包子你騙我!不是一劍穿心,是萬劍穿心啊|||||||”

“一旦破誓,萬劍穿割、橫屍江湖的運命。”
——是為應這段血魔劫時期聽了無數次的誓言麼- -。。。。

然而基本上原則中推理下,這個出戰的朝陽應該是劍扇無錯。理由如下:

1. 從魔紀宣傳期的海報來看,三教罪人乃是這一擋重頭人物。
目前道罪剛變身,佛罪將出,三罪連碰面打個招呼都還未,斷沒有就這樣折了儒罪的道理。何況朝陽由魔紀開場至今,除去砸了塊石頭(誓言石),現身應“鳳墜”的景(呃,我開玩笑的。。),殺了幾個沙拉米之外,就是聽劍扇的唉聲歎氣以及向解干戈唉聲歎氣……
他身負的秘密呢?他針對一家的行動呢?戲迷期待了許久的儒門雙傑(我避開有CP傾向的敏感辭彙- -)以及三教罪人再聚首呢?
——他,他還什麼都沒做呐|||||||

2. 解干戈在打鬥中明顯感到朝陽“不夠力”。
當然我們可以理解為朝陽放水;但是以朝陽的性格,雖然心有愧疚定是不願傷瞭解干戈,卻也絕無此時抵命的心理。我以為:不管情海末期的朝陽被塑造得如何龜毛如何哀怨,自始至終他並沒有“求死”的心思——至少眼下是沒有。朝陽也許優柔了些,但怎麼說也是一個腦智過人心思縝密懂得輕重緩急的人,目前在他的考量下,需要他活著去完成的事絕對比他一死能夠低償的事來得急迫一百倍。

3. 依照神魔重視煽情的慣例,若真正這幕死的是朝陽,那就不該是這麼乾淨俐落、幾分鐘就擺平的武戲。
不是說這場武戲拍得不好,而是它“太乾脆”。朝陽何其重要的一個角色,怎麼可能連個“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惜別場景都沒有就掛了?怎麼可能最後一戰中連個小岔也不打就掛了(汗)?

4. 好吧,我承認如此判斷的最大理由是……基於近期看霹靂的某些觸動,這邊的對“代死”這個詞甚為敏感= =+
幾乎是解干戈要求劍扇轉告朝陽決鬥之事的同時,我就下意識地認定劍扇死字罩身了。。。。

順說,這猜測若成真,大概是免不了要長歎幾聲的。
劍扇,你信誓旦旦、要對當年受害者對正道做出的彌補呢?
你也是什麼都還沒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