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魔紀天下」5.6 劇情介紹



真顏
05-11-05, 01:16 AM
先貼劇情
圖片明晚補上

第六集

天外天之內
從樓閣深處步出之人
一身華麗衣飾打扮
儒文優雅之中帶著三分佯狂
此人正是祅冥一直掛在口中的史官
從二人的對談之中
祅冥跟吏官竟是朋友關係

聞命運身陷在桃花林陣中
情況險象橫生

踩劍老叟跟踩席者
繼續追趕著飛行中的太古艨艟
只見太古艨艟竟飛往「八口屍山」
隨即俯衝而下
在「八口屍山」肆虐一番過後
隨即“囂張”地“揚長而去”
踩劍者見狀
嘆謂原來不只是人與人之間會“互搶眉角”
魔與魔之間也是同樣
隨後徵詢亞鍾馗 (踩蓆者)
是要到「八口屍出」參觀還是繼續追趕太古艨艟
亞鍾馗不發一語追趕太古艨艟而去
踩劍者連忙跟上
待二人離去後
「八口屍山」內的骷髏人頭井內
散發出令人顫慄的恐怖魔氣

夕陽倒下
朝陽痛心流淚
這時候血螳螂等人到來
得知夕陽身中劇毒昏迷
打算帶夕陽回幽樓醫治
但朝陽卻堅持要帶夕陽回靜心小徑
現場氣氛在朝陽跟血螳螂等人意見不合之下
頓呈緊張之勢

解干戈來到靜心小徑
要劍扇代為告知朝陽
雙刀四劍約定之事過後
將會是他為兄長報仇、
亦是朝陽要為破誓而出負起責任之時
解干戈走後
劍扇為朝陽之事擔憂不了

三狼到來要帶易水寒赴跟劍星之約
心寒態度冷淡轉身獨自離開
三狠不滿心寒的態度
但易水寒卻不在意
隨後跟隨三狼離去
待三狼跟易水寒離去後
心寒再度出現

崑崙玉虛之外
學千秋、狐仙正商討如何應付回歸塵世的三教一家
學千秋坦言讓逆天兒登上無愆罪崖
並非為了罪崖所隱藏的巨大秘密
而是為了讓孤門全族遷移罪崖之內
以避三教一家的迫害
狐宗起初為了尊嚴、不願再過隱匿不見光的日子而拒絕
但在學千秋分析利害之下
決定接受學千秋的建議
但又為如何讓全族登上無愆罪崖而煩惱
學千秋講出早已想好的對策
要狐仙先回去籌備全族遷移罪崖一事
狐仙走後
逆天兒詢問學千秋
如何讓罪崖內的佛罪答應
讓狐門全族遷移崖內
學千秋授意迍天兒再上罪崖一趟
替他傳話給佛罪

劍星再度叮囑單、雙子星
跟易水寒的決鬥
不能失了劍星令的面子

釋禪、般摩從三教一家內化出後
似有目的而行

賣香腸小販經過行雲飛跟殘劍無心身邊而去
行雲飛言明
商鋪正式重新掛牌開張

天外天內
祅冥跟待天行(史官)經過一番詳談
從祅冥話語中所透露
他跟待天行的結交是在對方退隱之前
而待天行的身份
應該不屬魔界之人
待天行詢問祅冥
何以動用魔寶及在極海魔淵設陣
祅冥坦這為迫出學千秋、學生、酒徒三人的真實身份
祅冥認為學千秋三人是上古魔界中人
待天行道出
“當初三俠天道,合力將五鬼封鍊在困魔塔,就不曾再聽聞,上古魔界有任何人物。”
待天行似對學千秋三人什感興趣
祅冥再提及跟蓮荷獨修身(蓮荷獨行)之間因困魔塔之事而有所誤會
希望待天行能代為解釋
待天行應允
祅冥隨即告辭離去

朝陽跟血螳螂等人
正為夕陽而“爭持不下”之際
聞命運到來
言明有方法可救夕陽
朝陽等人最終決定把夕陽交由聞命運救治
血螳螂在聞命運帶夕陽離去之前
詢問聞命運要把夕帶往何處醫治
聞命運以答應別人保密在先
不肯透露醫治夕陽的地方所在

祅冥步出天外天
守候在外的小童童無欺正要恭送祅冥離去
一陣凜然氣勢突然襲來凌絕頂

狩鬼授命鬼姥姥召集四散各地的族鬼
打算正式跟麻羅聖殿抗衡
為了加強鬼族力量
決定再闖困魔塔救出先天五鬼
鬼姥姥因擔心狩鬼安危而勸喻他不要妄動
但狩鬼復興鬼族心切
一意孤行不聽鬼姥姥勸阻

亞鍾馗跟踩劍老叟繼續追趕太古艨艟
太古艨艟似有靈性
像戲弄二人一般到處閃躲
但在二人仍然緊追不捨之下
竟往燕子棲飛往
追趕到燕子棲的踩劍老叟
看到豎立山峰上的石像之後
失口呼喊出“順天行者”四字

迍天兒再度飛往無愆罪崖

聞命運帶著昏迷的夕陽
來到桃花林之外
在聞命運的呼喚之下
桃花樹往左右退開
老羊跟魚道夫從桃花林內走出

三狼帶著易水寒來到決鬥地點
意劍早在現場等候
劍星亦隨即帶著雙子星到來
再隨著解干戈、天崖劍子、殷一笑的先後出現
雙刀四劍終於再一次齊聚

欲知精彩連續
請繼續租租看嘉佑出品
最新強檔布袋戲
神魔英雄傳之
魔紀天下

第六集

易水寒跟雙子星比試正式開始
易水寒雖然以一敵二
但絲毫不見劣勢
(這場武戲拍的頗不錯)

一魁梧的身影現身凌絕頂
言明拜訪史官待天行
童無欺恭送對進入天外天
祅冥詢問此人是誰
童無欺告知對方乃是太真通離島的能人“天元始生三氣”
同時也是在祅冥之前
通過文武關考驗的三人之一

生三氣來到天外天之內
待天行從春秋雲閣內步出迎接

燕子棲內
踩劍老叟跟亞鍾馗正為化為石像的順天行道而悲傷
踩劍老叟奇怪太古艨艟好像瞭解二人跟石像之間的關係
故意把二人引來燕子棲
而太古艨艟也早在二人為石像停留之際而逃去無蹤
踩劍老叟道出
順天行道實為一道行高深的先天人物
但不知為何中了石化之招而變成石像

本答應醫治夕陽的老羊
在知道夕陽是儒門的人後拒絕醫治對方
但在聞命運言明夕陽已脫離儒教後
終於答應醫治夕陽
聞命運奇怪在無金枝翠葉之下
老羊要如何醫治夕陽
但老羊卻跟聞命運講七天後再來自有分曉
在臨進入桃花林之前
老羊再三交待聞命運不得洩露桃花林所在
在老羊二人進入桃花林後
聞命運暗忖桃花林內必有其他能人異事
隨後又自言自言道
“但讓郎中納悶的,是道海逍遙學千秋,為何會知曉此地?”

在靜心小徑內憂心等候朝陽回來的劍扇
終於好不容易看到朝陽歸來
朝陽坦言是為了夕陽而破誓
老非常以互相照顧為理由
邀請朝陽到狐門
但朝陽不想連累狐門而拒絕
劍扇告知解干戈到來找他一事
朝陽心知自己責任已無法再逃避

易水寒跟雙子星之決鬥仍在繼續
意劍讚嘆易水寒雖以一敵二
但仍難危不亂
頗有大將之風
但三狼卻為易水寒的表現而擔心
這時候浮浪頹到來
代三狠指出易水寒似乎心有牽掛
而無法發揮亡命刀法的真髓
另一邊
雙子星施展絕技
易水寒一個不慎而弄至傷痕累累
敗相逐漸呈現
浮浪頹奇怪易水寒何以沒有鬥志
在三狼告知下才知道是為了掛心心寒關係
這時候心寒來到遠處停下
浮浪頹見心寒到來
“刻意”讓易水寒知道
易水寒看見心寒
為求在佳人面前表現
一反先前頽勢轉守為攻
跟雙子星漸漸打的難打難分
雙子星在劍星示意之下
決定展出絕招“雙劍渡厄”
易水寒亦同樣以絕招迎擊
正當三人絕招互擊之際
釋府執教釋禪、般摩二人突然出現
打斷三人的對決

道無義來到星海之內
告知任飄蹤三家將對其採取行動
要任飄蹤提防
任飄蹤待道無義離去後
算出自己將有劫數來臨

昊雲無缺陪伴小雅漫步郊野之上
二人原來是師兄妹關係
小雅悔當初不聽昊雲無缺之言
鑄成大錯終身自責不了
待小雅告辭離去後
昊雲無缺希望小雅的再渡紅塵
不會再掀起魔界的另一波瀾

銅牆鐵壁外
巨無霸因小雅的離去而在傷心唱歌
班頭鑄造了巨型的“呼拉圈”幫巨無霸減肥
(這巨型的“呼拉圈”孤存有份幫手打造的啊)

無愆罪崖內
逆天兒跟佛罪言明是受學千秋所託
想安排狐門全族避居罪崖之內
但被佛罪一口拒絕
逆天兒又說學千秋交待有話轉述
希望佛罪聽完所轉述之話再作斟酌
佛罪應允

黑鼠狼來到跟艷冷見面地點
道說還沒有查到艷冷所交待之事
艷冷說另有一任務交予黑鼠狼

意劍詢問釋禪、般摩二人何以打斷易水寒三人的決鬥
二人解釋奉天尊令喻
前來捉拿打扮名劍多情的嫌犯
帶回一家接受公開審判
現場氣氛頓時一凝

荒野上
武道戰君帶領西、北方塑
推著板車戴著一物往某目的地而行

賣香腸小販繼續推著車在路上販賣香腸

行雲飛跟劍殘無心
接到“一文錢”的通知
商鋪正式開始營業

燕子棲內
踩劍老叟決定查出順天行道變成石像原因
隨即知會亞鍾馗離去

鬘無止境內
小姐跟太子終於等到絕塵歸來
絕塵隨即告知二人
不再隱居鬘無止境
同時要二人知會祅冥
決定重回麻羅祭台

狩鬼再闖九宮困魔塔
九邪識於中途攔阻
戰況一觸即發

散發著鬼佈妖氛的太古艨艟
竟現身於極海魔淵上空

武道戰君帶領西、北方塑來到一處高崖之上
目標竟是崖下的太乙真觀
時刻一到
武道戰君命西方塑掀開板車上的布幔
車上竟是上古神器“大禹神鏡”
只見“大禹神鏡”受日光照射累積能量
隨即一強大光束從鏡中射出
只見山崖之下的太乙真觀
在光速之下化成灰燼

旁白:
緊張緊張緊張
太乙真觀瞬間烏有化成灰燼
四周草木盡失煙塵彌漫
任飄蹤生死如何?

狩鬼再闖極海魔淵
闖的過四極禁地入九宮困魔塔
救出先天五鬼嗎?

神祕莫測的太古艨艟
為何會出現?

回歸塵世的三教一家終於行動
學千秋如何率領群雄抗衡?

夕陽君真能死裡逢生嗎?

暗潮洶湧的天下
將會因“魔”而掀起何種新的刺激好戲?

欲知精彩連續
請繼續租租看嘉佑出品
最新強檔布袋戲
神魔英雄傳之
魔紀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