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神魔] 討人厭的白非凡和色女煙蘿



snow
05-10-25, 02:33 PM
本來就很討厭這二人,但看了魔紀1~4集
後,就更加討厭了
劇情中,只看到這二人除了會發瘋發狂外
就不知道是出來做什麼的
色女的為情所傷也未免傷太久了吧
還有和夕陽君白非凡之間的糾葛
很難再讓人同情
劇情演得讓人覺得她是不知該選擇早期的戀人白非凡好還是後期的夕陽君好
看到別的帥哥又喜歡嘴上吃人豆腐=_=

要嘛就從中選一個

至於名劍,他的不得已,也未免演得太久了吧
沒看過一個男人如此畏縮

不過話又說回來,還真覺得這二人挺配的
怪不得色女煙蘿會那麼喜歡白非凡

夜行天使
05-10-26, 03:40 AM
虹蘿
對於她那種矛盾不知選誰的心態
個人也覺得十分不解
照理說
她已經十分明白白非凡不愛她
還在那自做多情
真是怪了="=


白非凡
事實上
對他的行為我倒覺得可以理解
比如說你身染絕症
明知道再活也沒多久
你還會去和愛人廝守
讓愛人為你受苦嗎??

更別提
魔氣爆發會無意識的傷害自己至愛的人

在找到解決方法前
除了一個人不斷躲避
難道還能奢望邊和愛人相守在一起
邊找方式解救嗎??

否則
萬一那天醒來發現自己親手宰了至愛
教人情何以堪??

snow
05-10-26, 09:16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10-26-2005 03:40 AM 所發表的文章:
>虹蘿
>對於她那種矛盾不知選誰的心態
>個人也覺得十分不解
>照理說
>她已經十分明白白非凡不愛她
>還在那自做多情
>真是怪了="=

>白非凡
>事實上
>對他的行為我倒覺得可以理解
>比如說你身染絕症
>明知道再活也沒多久
>你還會去和愛人廝守
>讓愛人為你受苦嗎??
>更別提
>魔氣爆發會無意識的傷害自己至愛的人
>在找到解決方法前
>除了一個人不斷躲避
>難道還能奢望邊和愛人相守在一起
>邊找方式解救嗎??
>否則
>萬一那天醒來發現自己親手宰了至愛
>教人情何以堪??


之前多少還會覺得白非凡有苦衷
但自從有真假名劍,面具名劍後
就對這個角色從有興趣到沒興趣了
而且都一直不向女友心寒解釋,之後落跑
也不管心寒死活,就任色女煙蘿和心寒二女打架
還好有易水寒趕來保護心寒
跑到空地後,再來哀傷說他毀容
看了讓人挺氣的
再來是色女煙蘿,白非凡又不是她男友
她現任男友是夕陽君
她還在那邊發瘋猛出殺招攻擊外加偷襲易水寒和心寒,
真是莫名奇妙.一點都沒有一宮之主的氣度
而且她最重要該處理的是中毒的夕陽君
而不是去那邊打架的吧
若她真的氣白非凡,還不如和心寒聯手抓住白非凡質問
殺死心寒,也一樣是得不到白非凡的愛,只是枉殺人命
而且心寒是白非凡未婚妻,被白非凡拋棄,比色女她更可憐
再來是色女要易水寒投入她懷抱那句話,真令我覺得她的言論很像阻街女郎
年輕時犯花癡就算了,老了還在那邊講話老不修
尤其是她後來更是考慮是要當虹蘿喜歡白非凡好還是當煙蘿
喜歡夕陽好,真讓人作嘔
她還真是自以為自己長得美得冒泡咧
一個當輪胎一個當備胎

八學分
05-10-26, 09:40 AM
白非凡的情況我就不多做評論了,從他面具下的傷痕以及身上綠光流竄的現象,這角色還有的是東西要演(我在想和那隻天外飛船應該有很大的關係),雖然說我沒什麼興趣就是了∼

但是色女煙蘿就誠如開版者所言無聊的很:與冷心寒一戰完全是她沒事找事做,人家冷心寒和白非凡好好的一對情侶,她這個過去沒得到人家的女孩跑來喝什麼飛醋?而且還故意講那些淫穢不堪的言語刺激對方,講著講著自己最後也失控,修養之差也真不是個一樓之主的料。

更奇怪的是,明明目前夕陽君身中奇毒,她大小姐還有心情尋舊情人的釁,然後再回月宮哀嘆人不見了,種種莫名奇妙的行徑真是讓人很難喜歡這個角色。

831
05-10-26, 01:20 PM
※回應 八學分 在 10-26-2005 09:40 AM 所發表的文章:
>白非凡的情況我就不多做評論了,從他面具下的傷痕以及身上綠光流竄的現象,這角色還有的是東西要演(我在想和那隻天外飛船應該有很大的關係),雖然說我沒什麼興趣就是了∼
>但是色女煙蘿就誠如開版者所言無聊的很:與冷心寒一戰完全是她沒事找事做,人家冷心寒和白非凡好好的一對情侶,她這個過去沒得到人家的女孩跑來喝什麼飛醋?而且還故意講那些淫穢不堪的言語刺激對方,講著講著自己最後也失控,修養之差也真不是個一樓之主的料。
>更奇怪的是,明明目前夕陽君身中奇毒,她大小姐還有心情尋舊情人的釁,然後再回月宮哀嘆人不見了,種種莫名奇妙的行徑真是讓人很難喜歡這個角色。

同感!!!真為夕陽君不值,為煙蘿附出那麼多在他最慘的時後竟然為了那個痞子多情種,而沒關心夕陽,真是真心換決情.

snow
05-10-26, 02:23 PM
※回應 831 在 10-26-2005 01:20 PM 所發表的文章:


>同感!!!真為夕陽君不值,為煙蘿附出那麼多在他最慘的時後竟然為了那個痞子多情種,而沒關心夕陽,真是真心換決情.


夕陽君一開始很臭屁了,覺得多少有些作為
但是色女出現後,常有意無意對著煙蘿吟情詩
但又一副沒啥情,什麼夕陽晚映在雲霄只為紅顏留一笑
君難求七色彩虹共雲歡,亦心知夕陽暮色思苦顏
我還以為是他彷彿只是為了表現他的文學造詣還是風流臭屁公子哥的形象
根本不是喜歡煙蘿,甚至是一開始有可能是為了魔劍或是找什麼..用美男計
(當時劇情演的色女的蘿床上似乎是藏有寶物)
但演到後來和煙蘿在那邊糾纏了半天,一副很深情的樣子
看了真是傻眼
我相信夕陽君喜歡女人
但真搞不懂色女煙蘿到底有何優點?
個性偏激、言詞行為淫穢,又常亂發神經
橫豎怎麼看,再加上老氣的配音(蕭建平大概不會配女音,都怪怪的)
很像是徐娘半老在經營特種行業的老闆娘
沒有一宮之主的氣質就算了,至少也要像個花魁而不是媽媽桑嘛
(可笑的華麗俗氣造型)
而且出來都是惹事生非,事事都是夕陽君在為她善後
身為樓主的智慧表現在哪?或許女性角色都是花瓶
但..至少不要演得是只會犯花癡的花瓶
而且還是廉價花瓶那種
真想問問夕陽君,你到底是看上她哪一點呢
色女煙蘿比起天宇的左宛翠,雖然二人都是公車一族
但我還比較喜歡左宛翠,至少左宛翠是有智商的

夜行天使
05-10-26, 09:28 PM
很多人都一直提到一樓之主該如何如何
事實上有很多人就是空有實力而沒才智啊(例:銅場的大窟呆)
地位和智慧是不一定成正比的
況且煙蘿的基業有大半是來自百魔
再後期是來自夕陽幫她打的


煙蘿從一個不懂世事的少女
到四處找人上床的復仇女
本來就沒什麼有智慧的描寫


那要去要求她有什麼一宮之主的威嚴或氣度
那不是跟要求血道少主必須冷靜
不能老是和休趴雞一樣到處找人登孤枝一樣
都是不可能的不是嗎??

所以對這點倒覺得還好啦


關於夕陽的執著
我想有所謂的一見鐘情可以解釋
也可以說當初背棄一切獨闖天涯的鳳姿
把自己的情景和當時同樣孤身一人無依的虹蘿的情景互相重疊起了共鳴
也就是所謂的同病相憐
所以他對虹蘿才會不離不棄


白非凡
我還是覺得他入魔這點是能解釋一切的理由
畢竟沒有人會想親手去傷害甚至殺害自己最愛的人

真晴
05-10-27, 01:06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10-26-2005 03:40 AM 所發表的文章:
>虹蘿
>對於她那種矛盾不知選誰的心態
>個人也覺得十分不解
>照理說
>她已經十分明白白非凡不愛她
>還在那自做多情
>真是怪了="=

愛情沒有對錯也沒有為什麼
他明知道白非凡不能也不會喜歡他
但是白非凡沒有親口對他解釋過
所以他沒有辦法死心
女人就是這樣
再怎樣也要親口聽到對方說才會死心...

夜行天使
05-10-27, 01:36 PM
※回應 真晴 在 10-27-2005 05:06 PM 所發表的文章:


>愛情沒有對錯也沒有為什麼
>他明知道白非凡不能也不會喜歡他
>但是白非凡沒有親口對他解釋過
>所以他沒有辦法死心
>女人就是這樣
>再怎樣也要親口聽到對方說才會死心...


怪的就在這裡啊="=
這段猶豫不決的劇情是接在白非凡說明一切~兩個女人打完架之後
此時的虹蘿已經聽到白非凡的親口告白

瞭解白非凡心在冷心寒身上
卻還在那自作多情
不知如何選擇
不是很怪@_@?

just
05-10-27, 07:03 PM
我還在等片子租當中,不過我看完1、2集了。
真是滿高興的,看到神魔有比較熱烈被討論,連我也有股衝動想上來發言,雖然
這兩人被不少同學討厭了,但無妨,今日我倒是想為兩人發聲一下。

一、名劍多情部分:

基本上覺得他滿值得同情的,像是不定時炸彈,甚至可能情緒上的刺激都可以讓他
失去理智抓狂傷人,離開現場可以說是情非得已,要知道名劍不離開,等他真正抓
狂,姑且不論三人誰的武功高強如何,但是兩女在尚有自制力之下,對名劍一定會
有所保留而無法痛下殺手,但名劍就不同了,抓狂後會毫不留情傷人,即使是自己
愛人都會傷了,他尚且控制不了自己,不離開當下局面只會更亂。三人很可能打成
一片。

名劍離開留下兩女互鬥,遭人非議也是可以理解,但留下兩女有其他的可能性,例
如第三者的介入,或是兩者兩敗俱傷,甚至不打不相識..也有可能是和局,當然結
果名劍不會預料到,但大家別忘了這是學千秋安排的相見會,他信任學千秋才會答
應相見,也是要讓煙蘿解除心中疑惑,當時名劍並不知情心寒會突然出現,而既然
事情都鬧大了,當時學千秋急著要去約定地,必也是不放心,所以和局的產生,名
劍心中所想的,會不會學千秋出來圓場也有可能吧?

當自己就是那最危險的人,眼前危機可以預見,我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如果我是名
劍,我也會離開,只好等待那可能出現的契機,只是圓場的人是易水寒。因為名劍
讓我覺得他就是需要被隔離的那種人,等慢慢恢復後,大家不太爽他自己一個人在
漫步,但他也只能這樣不是嗎?只是我不滿意的是編劇的矛盾,似有意製造名劍那
不穩定的因子,卻又參雜個人觀點在裡頭,這倒是很令我訝異,就是片子裡頭口白
用到的:「名劍竟然不顧..離開」那段話,不管編劇寫的好人、壞人、爛人也罷,
都不應該這樣去描述人物,要寫的是言行舉止、心境,而不是這種夾帶個人批判意
識在裡頭。

就像出來是個魔頭,也是透過其他人物去描繪,怎能這樣寫法?

二、虹蘿才女部分:

就煙蘿的一生,遇見名劍是幸或不幸很難一言斷定,若沒有遇到名劍,她不會離開
醒世儒軒,也就很可能會難逃死劫,落入兄長或姪子不幸的下場。也不會因緣際會
認識夕陽君。

這次煙蘿的無理取鬧,不能認同但可以理解,年輕的她為了追尋名劍反得色女煙蘿
的聲名狼籍。就真實社會而言,見聞過不少人曾經尋夢而落得一身狼狽。那種種長
期累積內心的不平非是劇情輕描淡寫就能體會。

今日煙蘿得知昔日真相,過去那段夢想原是自己自作多情,對方早已有未婚妻,能
做到平靜難矣。我認為煙蘿當下是絕對很生氣,生氣過去自己的愚、不值得,卻又
想發洩開來,所以她才會挑釁語氣對待心寒,甚至易水寒出現還要使壞一番,兩人
之力對上她並非有刃有餘。但生氣的人,理智、智慧、EQ等都會降低,若易水寒與
心寒傾全力相抗,煙蘿是很可能會吃虧。可她打完就算了,也沒積極追回誰啊!

人如果心裡有寄託,至少還會善待自己,因為有個希望在,但煙蘿既無法為夕陽解
毒,當下對上雙寒,就是有可能有那種豁出去的心態,有一種想了斷的心態吧!好
好打一場後,像是南科一夢醒來,多年來這樣的追尋與不平,曾經又愛又恨的夢,
那種失落的心情,我覺得描述的很真切。所以我覺得煙蘿此次所為乃那份不平的情
緒,她一生也算是夠苦了。

多數人對煙蘿所說虹蘿那段話不能諒解,可我有不同解讀。當初就是因為虹蘿那片
痴心讓她嚐盡苦頭,對人世愛情悲觀,對人失去信任,否定了過去的自己,才演變
後來的煙蘿。

可以說,虹蘿才女是色女煙蘿,但色女煙蘿不是虹蘿才女。
她還會愛白非凡?她只是想知道真相,而且當初也是想用激將法來讓夕陽君坦白,
否則她還會在那麼積極尋求真相?若是在意白非凡,她該像心寒一樣想要追回他,
我認為事後那些話,是她想要覺醒與感概之言。虹蘿才女才是真正的她啊!

真顏
05-10-27, 11:53 PM
※回應 snow 在 10-26-2005 02:23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但真搞不懂色女煙蘿到底有何優點?
>個性偏激、言詞行為淫穢,又常亂發神經
>橫豎怎麼看,再加上老氣的配音(蕭建平大概不會配女音,都怪怪的)
>很像是徐娘半老在經營特種行業的老闆娘
>沒有一宮之主的氣質就算了,至少也要像個花魁而不是媽媽桑嘛
>(可笑的華麗俗氣造型)
>而且出來都是惹事生非,事事都是夕陽君在為她善後
>身為樓主的智慧表現在哪?或許女性角色都是花瓶
>但..至少不要演得是只會犯花癡的花瓶
>而且還是廉價花瓶那種
>真想問問夕陽君,你到底是看上她哪一點呢

對於道友的問題
我想用夕陽回耆儒的話來回答道友

耆儒:
“兒女情深英雄氣短
天下古今之庸人
皆因情慾致敗
七情六慾人本皆有
若是奢求則易陷於誤謬之中
失去冷靜亂其方寸
何況煙蘿身負百魔之力
要練就魔功
首先成其淫邪之心
借情慾極端放蕩
日久心魔滋生
百魔之功方可大成”


夕陽:
“……”


耆儒:
“如此不為世俗接受之人
你又何苦為她執著癡迷?”

夕陽:
“江湖人皆有不堪回首的過去
天上尚且日升月沉
地上亦有花開葉落
所謂高士豈盡無染?
夕陽君與樓主相交相知
樓主之心夕陽知之
夕陽之才樓主惜之
人生在世知己有託生死以之
乃至不望感
豈惟不望報
世俗輿論旁人眼光
夕陽君皆置之一笑也”

snow
05-10-28, 09:14 AM
※回應 真顏 在 10-27-2005 11:5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對於道友的問題
>我想用夕陽回耆儒的話來回答道友
>耆儒:
>“兒女情深英雄氣短
> 天下古今之庸人
> 皆因情慾致敗
> 七情六慾人本皆有
> 若是奢求則易陷於誤謬之中
> 失去冷靜亂其方寸
> 何況煙蘿身負百魔之力
> 要練就魔功
> 首先成其淫邪之心
> 借情慾極端放蕩
> 日久心魔滋生
> 百魔之功方可大成”

>夕陽:
>“……”

>耆儒:
>“如此不為世俗接受之人
> 你又何苦為她執著癡迷?”
>夕陽:
>“江湖人皆有不堪回首的過去
> 天上尚且日升月沉
> 地上亦有花開葉落
> 所謂高士豈盡無染?
> 夕陽君與樓主相交相知
> 樓主之心夕陽知之
> 夕陽之才樓主惜之
> 人生在世知己有託生死以之
> 乃至不望感
> 豈惟不望報
> 世俗輿論旁人眼光
> 夕陽君皆置之一笑也”



夕陽君和色女算是同類人
不算什麼好人
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夕陽君不會瞧不起煙蘿了
畢竟夕陽君行為也沒多端正,而且總覺得他同情成份居多

夕陽君可以為了報師仇,不擇手段枉殺人命
縱使出發點對,但做法就是不對
不過他也得到報應了,中蠱毒身亡?

不過他也是有優點的
在愛情方面,他一直是理智的
夕陽君可沒因為白非凡是情敵,就尋對方麻煩
但色女為扶正?就要枉殺白非凡的正牌女友
而且從第一部演到第三部
老是聽她淫穢之詞,調戲過老的少的小的
聽來就覺得噁心
難怪最後被損什麼一抹唇紅萬人嚐?(忘了是誰說這句話)

真顏
05-10-29, 02:02 AM
※回應 snow 在 10-28-2005 09:14 AM 所發表的文章:

>夕陽君和色女算是同類人
>不算什麼好人

不用道友強調
夕陽由出場開始
就已經言明自己不好人了

>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夕陽君不會瞧不起煙蘿了

我只能說
幸好“普天之下”還有一個夕陽君

>畢竟夕陽君行為也沒多端正,而且總覺得他同情成份居多

夕陽會分不清自己對煙蘿的是同情還是愛?
道友未免太過小看鳳姿嗚舞吧?

>夕陽君可以為了報師仇,不擇手段枉殺人命
>縱使出發點對,但做法就是不對

任飄蹤:
“夕陽真的殺錯嗎?貧道認為夕陽沒錯”

為什麼連跟道府有關係的任飄蹤也認為夕陽沒有做錯?
道友有仔細想過其中的理由嗎?
還是道友只是純粹根據自己所認為的說夕陽錯?

>老是聽她淫穢之詞,調戲過老的少的小的
>聽來就覺得噁心
>難怪最後被損什麼一抹唇紅萬人嚐?(忘了是誰說這句話)

煙蘿錯在什麼?
正如夕陽講
“昨日虹蘿,是情字的受害者,何罪呢?”
“今日煙蘿,受盡世間險詐的蹂躪,嚐盡男人的苦痛,何辜呢?”
“試問天下,誰人受得了情字的打擊,受得了世道醜陋的一面而不變異?”
“一名本是世風日下的受害者,有心找回自我,為何世人,卻用異樣譏笑的眼光對待?”

道友對煙蘿的評論
就像夕陽所講的“世人的眼光”
幸好
夕陽不會像道友或“世人”一樣
用“異樣議笑的眼光”看待煙蘿

美爾
05-10-30, 01:47 AM
※回應 真顏 在 10-29-2005 02:02 AM 所發表的文章:
夕陽真的殺錯嗎?
有沒有錯殺?很難說,因為沒證據,所以怎樣說都可拉。
任飄蹤也認為夕陽沒有做錯?
這個麻,我倒是認為劇中任飄蹤只是在開導道無義
讓他想開點,不要去找夕陽麻煩
我倒是不認為任飄蹤也認為夕陽沒有做錯。(有點繞舌:P)

你不能因為"懷疑"某人有罪,就判刑吧
若以法律觀點來看夕陽算是洩忿亂殺
不過在劇中不能用高道德標準來看

以武林觀點來看
夕陽本來就不是個正直的"正道人士",當然也算不上是個好人

何況夕陽主觀認為對方"可能是"殺師老的兇嫌
就算不是也是個同流合污的混蛋
所以認為它該死

武林本來就是
只要認為他該死,那殺之又有何不可?
殺人也是要擔風險的
殺人者人恆殺之!

以夕陽觀點來看,他也不在乎是否錯殺
反正認為三元唯道該死就對了

真晴
05-10-30, 10:42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10-27-2005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怪的就在這裡啊="=
>這段猶豫不決的劇情是接在白非凡說明一切~兩個女人打完架之後
>此時的虹蘿已經聽到白非凡的親口告白
>瞭解白非凡心在冷心寒身上
>卻還在那自作多情
>不知如何選擇
>不是很怪@_@?

大概是當初白非凡沒有做任何解釋就離開
讓她心心念念...想了這麼久...等了這麼久...
等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難免會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甘心吧...
要忘了一點人何其容易??
自作多情??我倒覺得如果當初白非凡說清楚...不要給色女任何的希望...
那她後來就不會這麼悲慘了吧...~_~

snow
05-10-30, 03:32 PM
※回應 真顏 在 10-29-2005 02:02 AM 所發表的文章:


>不用道友強調
>夕陽由出場開始
>就已經言明自己不好人了
>我只能說
>幸好“普天之下”還有一個夕陽君
>夕陽會分不清自己對煙蘿的是同情還是愛?
>道友未免太過小看鳳姿嗚舞吧?


也許夕陽真的連自己也分不清啊

畢竟劇情演得夕陽似乎沒愛到沒煙蘿會死的地步,

何況片尾那段好似因煙蘿壞了約定,夕陽轉身離去

再者他和老師強調的那段話是他和煙蘿的交心,他感念樓主知他才華

雙方是可為知己而死的情份

並沒談到他和煙蘿有牽扯到男女之間的愛情

又或者他連對煙蘿的愛也不敢在老師面前承認?

若是如此,這算是不在乎世俗眼光的夕陽君嗎?


>任飄蹤:
>“夕陽真的殺錯嗎?貧道認為夕陽沒錯”
>為什麼連跟道府有關係的任飄蹤也認為夕陽沒有做錯?
>道友有仔細想過其中的理由嗎?

這段已有道友解釋過了

任飄蹤是怎樣的人,我想以目前的劇情還無法去判斷
,話又說回來,
他要是認同夕陽君亂殺人,那麼他又何必救道無義?
難道是為了利用對方的破功針嗎? 
若是如此,要是他又是和夕陽君屬同一類人,那麼他的認知就不足採信了

>還是道友只是純粹根據自己所認為的說夕陽錯?

那麼道友難道又認為被夕陽殺死的的那幾個道士,就有錯了?
他們犯了什麼錯該讓夕陽君殺死?
>煙蘿錯在什麼?

煙蘿犯的錯可多了,
早期的不講,光近期調戲兼趁人不備偷襲打傷要至易水寒於死地那段就不對了
易水寒沒被打死,是他聰明,可不是煙蘿手下留情
都使出血刃魔甲和百陰魔掌,煙蘿可是玩真的啊
 
>正如夕陽講
>“昨日虹蘿,是情字的受害者,何罪呢?”
>“今日煙蘿,受盡世間險詐的蹂躪,嚐盡男人的苦痛,何辜呢?”
>“試問天下,誰人受得了情字的打擊,受得了世道醜陋的一面而不變異?”
>“一名本是世風日下的受害者,有心找回自我,為何世人,卻用異樣譏笑的眼光對待?”


如果只因是情字受害者,那麼就可以去殺人傷人害人嗎?
煙蘿真的嚐盡男人的痛苦嗎?她要和男人上床也是自己的選擇,沒人逼她去接客啊
她又不是被人賣到妓院強迫接客,若是如此,當然就很可憐了
可是她是為了練魔功,這純屬雙方心甘情願的交易,
不算被強暴蹂躪
何況她真的有悔過嗎?有真心要找回自我嗎
她的言行還是一樣淫穢啊




>道友對煙蘿的評論
>就像夕陽所講的“世人的眼光”
>幸好
>夕陽不會像道友或“世人”一樣
>用“異樣議笑的眼光”看待煙蘿


活在世間的都叫世人,超脫世俗歸隱山林的叫山人
羽化成仙的叫仙人
那麼請問道友是屬於哪一類人呢?
夕陽如果是如道友所說的他是愛上煙蘿
那麼他怎為何不在師老面前大方承認他對煙蘿的男女之愛呢?
而要講成是知己之情呢?
他是否也怕別人用異樣議笑的眼光?
敢表明和聲名狼藉的女人做朋友,
不代表有那個勇氣承認那樣的女人是他夕陽君的老婆人選

真顏
05-10-31, 12:21 PM
※回應 snow 在 10-30-2005 03:32 PM 所發表的文章:

>也許夕陽真的連自己也分不清啊
>畢竟劇情演得夕陽似乎沒愛到沒煙蘿會死的地步

嗯…
夕陽“不清楚”自己愛不愛煙蘿?
反而只是旁觀者的道友
比夕陽“更加清楚”自己是不是愛煙蘿?
嗯…

>何況片尾那段好似因煙蘿壞了約定,夕陽轉身離去

夕陽跟百魔有十年約定
如果十年過後
煙蘿沒有再求百魔之力的話
百魔就要離開幽樓
解除對煙蘿的束縛
反之
夕陽就要離開幽樓
片尾就算“預告”夕陽最後“輸了”要離開幽樓
但跟他愛不愛煙蘿有什麼關係?
他輸了就不可以愛煙蘿?
他離開了幽樓就不可以愛煙蘿?
道友的舉例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吧?

>再者他和老師強調的那段話是他和煙蘿的交心,他感念樓主知他才華
>雙方是可為知己而死的情份
>並沒談到他和煙蘿有牽扯到男女之間的愛情
>又或者他連對煙蘿的愛也不敢在老師面前承認?
>若是如此,這算是不在乎世俗眼光的夕陽君嗎?

神魔是古裝劇
夕陽是出身儒教的讀書人
當然不可能像易水寒這個江湖人一樣
把“情愛”言之於口
況且他雖然沒有跟老耆講“我愛煙蘿!!”
但當老耆問他為什麼屈身幽機,“是自甘墬落嗎?”的時候
夕陽回他“非也,是「情海魔濤」讓人無法自拔。”
已經表明他是為了“愛情”而屈身幽樓
再況且
在戲中的人或看戲的觀眾
大家都知道夕陽深愛煙蘿
看來就只有道友有個人的“獨特見解”
認為夕陽不愛煙蘿

>這段已有道友解釋過了
>任飄蹤是怎樣的人,我想以目前的劇情還無法去判斷
>,話又說回來,
>他要是認同夕陽君亂殺人,那麼他又何必救道無義?
>難道是為了利用對方的破功針嗎? 
>若是如此,要是他又是和夕陽君屬同一類人,那麼他的認知就不足採信了

任飄蹤救道無義
是因為之前道無義跟任飄蹤私下見面的時候
任飄蹤看道無義的面相
測出他將會有死劫
所以預先幫他“解劫”
道無義最後變成稻草人逃過夕陽的五嘆時光
就証明任飄蹤是早有預備
而不是“突然”想要救人就救人

>那麼道友難道又認為被夕陽殺死的的那幾個道士,就有錯了?
>他們犯了什麼錯該讓夕陽君殺死?

夕陽殺死三元唯道是對是錯一事
當時在網上亦有很多人討論
至於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我亦不想再多述
道友有興趣的話
可以到這裡看看大家的討論
http://www.lan-yuh.com/phpbb/viewtopic.php?t=1815

>煙蘿犯的錯可多了,
>早期的不講,光近期調戲兼趁人不備偷襲打傷要至易水寒於死地那段就不對了
>易水寒沒被打死,是他聰明,可不是煙蘿手下留情
>都使出血刃魔甲和百陰魔掌,煙蘿可是玩真的啊

煙蘿從出場開始
表現的態度就是既不端莊又輕佻
(除了單獨跟夕陽在一起會收歛一下外)
她又沒有人格分裂
不會在見在易水寒之後
突然就會變成“大家閨秀”吧?
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如果只因是情字受害者,那麼就可以去殺人傷人害人嗎?
>煙蘿真的嚐盡男人的痛苦嗎?她要和男人上床也是自己的選擇,沒人逼她去接客啊
>她又不是被人賣到妓院強迫接客,若是如此,當然就很可憐了
>可是她是為了練魔功,這純屬雙方心甘情願的交易,
>不算被強暴蹂躪

道友
從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涵養
從說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品德
道友用“跟男人上床”“接客”等粗俗的詞彙來形容煙蘿的時候
在侮辱對方的同時
也同樣在侮辱自己

>何況她真的有悔過嗎?有真心要找回自我嗎
>她的言行還是一樣淫穢啊

……
道友清楚“自我”的真正意思嗎?
夕陽叫煙蘿找回“自我”
是叫她不要在乎世俗人的眼光
已經發生的事情既然沒辦法改變
何妨勇於面對自己的過去
跟世人坦承“我就是色女又如何?我就是不知羞恥又如何?”
就像夕陽經常被人指責“自甘墬落”
他的表現就是完全不當一回事一樣

>活在世間的都叫世人,超脫世俗歸隱山林的叫山人
>羽化成仙的叫仙人
>那麼請問道友是屬於哪一類人呢?

……
所謂“世人”=“一般人”
而不是字面意思
代表“世”間所有的人
還有
一般人也分“一般人”或“非一般人”
我不會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但請問道友又認為自己是什麼人?

>夕陽如果是如道友所說的他是愛上煙蘿
>那麼他怎為何不在師老面前大方承認他對煙蘿的男女之愛呢?
>而要講成是知己之情呢?
>他是否也怕別人用異樣議笑的眼光?
>敢表明和聲名狼藉的女人做朋友,
>不代表有那個勇氣承認那樣的女人是他夕陽君的老婆人選

這個問題
在上面已經回答過了

snow
05-11-01, 12:02 AM
※回應 真顏 在 10-31-2005 12:21 PM 所發表的文章:


>嗯…
>夕陽“不清楚”自己愛不愛煙蘿?
>反而只是旁觀者的道友
>比夕陽“更加清楚”自己是不是愛煙蘿?
>嗯…


沒聽過,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嗎?
而且夕陽君的立場搖擺不定
從一開始被當成煙蘿手下使喚
夕陽向她稱臣
甚至無法困住學千秋時,還受到煙蘿質疑,向樓主解釋
早期的劇情演出讓人覺得這二人只是主僕關係

再來是血魔劫一開始處處要逼出朝陽君,
一副和他作對的演出,演到最後,卻變成朝陽君是他的麻吉
這樣只為了不讓戲迷猜中而改來改去的劇情,很難讓令人信服,
且莫名奇妙





>夕陽跟百魔有十年約定
>如果十年過後
>煙蘿沒有再求百魔之力的話
>百魔就要離開幽樓
>解除對煙蘿的束縛
>反之
>夕陽就要離開幽樓
>片尾就算“預告”夕陽最後“輸了”要離開幽樓
>但跟他愛不愛煙蘿有什麼關係?
>他輸了就不可以愛煙蘿?
>他離開了幽樓就不可以愛煙蘿?
>道友的舉例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吧?


原來夕陽君和煙蘿之間的愛情,是建立在一個賭約上
說到底,女人只不過是一個打賭的工具罷了
一旦輸了,夕陽君就要離開煙蘿,讓煙蘿留下面對百魔,和百魔一起為害武林
這算是夕陽對煙蘿真心的表現嗎?
如果是真心愛上,我還寧願看到夕陽輸了後,趕緊帶煙蘿落跑退隱來的好
管他什麼賭約,愛情不是男人賭輸了,就該退讓的!



>神魔是古裝劇
>夕陽是出身儒教的讀書人
>當然不可能像易水寒這個江湖人一樣
>把“情愛”言之於口
>況且他雖然沒有跟老耆講“我愛煙蘿!!”
>但當老耆問他為什麼屈身幽機,“是自甘墬落嗎?”的時候
>夕陽回他“非也,是「情海魔濤」讓人無法自拔。”
>已經表明他是為了“愛情”而屈身幽樓
>再況且
>在戲中的人或看戲的觀眾
>大家都知道夕陽深愛煙蘿
>看來就只有道友有個人的“獨特見解”
>認為夕陽不愛煙蘿


我想夕陽君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在老師面前讓敬愛的老師傷心,
承認說:我就是壞學生,我就是自甘墮落吧
何況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嗎?
講成情海魔濤,豈不是貶到煙蘿,把她當成魔女似的




>任飄蹤救道無義
>是因為之前道無義跟任飄蹤私下見面的時候
>任飄蹤看道無義的面相
>測出他將會有死劫
>所以預先幫他“解劫”
>道無義最後變成稻草人逃過夕陽的五嘆時光
>就証明任飄蹤是早有預備
>而不是“突然”想要救人就救人

既然是早有預謀,那麼也有可能是為了日後的破功針
那麼他算是一有心機的人物,如果他認同夕陽君的做法,
那麼我只能說物以類聚
即使他認同夕陽君殺三元唯道是對的,
但事實上,夕陽君亂殺人就是不對,
不會因為道罪認為他對,夕陽君殺人的事實就合理化
再者道罪似乎曾表明,他什麼都沒做,就被冠上罪名
而且看到道無義有死劫就解救,那麼把他當成一位善良人士人來看
不亂殺人的他,豈會真認同夕陽君殺死三元唯道的做法?
所以任飄蹤會在道無義面前替夕陽君講話,也只不過是希望把大事化小事
安慰道無義罷了
而非道罪真認同那三個倒楣鬼該死
他只是覺得既然那三個都倒楣死了,計較無用,還不如抓出幕後壞蛋來的重要


>夕陽殺死三元唯道是對是錯一事
>當時在網上亦有很多人討論
>至於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我亦不想再多述
>道友有興趣的話
>可以到這裡看看大家的討論
>http://www.lan-yuh.com/phpbb/viewtopic.php?t=1815

>煙蘿從出場開始
>表現的態度就是既不端莊又輕佻
>(除了單獨跟夕陽在一起會收歛一下外)
>她又沒有人格分裂
>不會在見在易水寒之後
>突然就會變成“大家閨秀”吧?
>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 

我要討論的就是不屑煙蘿的不光明正大,及討厭她的不擇手段
反派會被批評是正常的,不能因為她是反派,就來替她諉過說她做壞事是對的
難道只因她是魔女,就可以把殺傷易水寒合理化嗎?
如果今天強姦犯長得帥一點,那麼照你的言論
是否也可解釋為誰叫他是強姦犯,他會姦殺婦女也是對的?
他有必要對被害者手下留情嗎?
這是什麼理論啊?


>道友
>從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涵養
>從說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品德
>道友用“跟男人上床”“接客”等粗俗的詞彙來形容煙蘿的時候
>在侮辱對方的同時
>也同樣在侮辱自己


在劇情,煙蘿確實如此,
我只是實話實說
難道不包容煙蘿的行為,就是沒品德沒函養嗎

煙蘿是自己污辱自己,而非我去污辱她




>……
>道友清楚“自我”的真正意思嗎?
>夕陽叫煙蘿找回“自我”
>是叫她不要在乎世俗人的眼光
>已經發生的事情既然沒辦法改變
>何妨勇於面對自己的過去
>跟世人坦承“我就是色女又如何?我就是不知羞恥又如何?”
>就像夕陽經常被人指責“自甘墬落”
>他的表現就是完全不當一回事一樣
>……


煙蘿的自我還真表現的很徹底
三不五時就來個發狂一陣
還真是不需在乎世俗眼光
三不五時,看到帥哥,就用不堪入耳的言詞調戲對方
還真是不知羞恥呢

能完全不當一回事,只能說是當事者臉皮厚,當然無所謂
但不代表看戲的人就和劇中的角色一樣臉皮厚




>所謂“世人”=“一般人”
>而不是字面意思
>代表“世”間所有的人
>還有
>一般人也分“一般人”或“非一般人”
>我不會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但請問道友又認為自己是什麼人?


世人的解釋確實是世間的人
在劇中,以夕陽君的狂大語氣,自認為高人一等
所以世人這詞,也可說是世俗之人

至於你說的一般人與非一般人的界定在哪?你如何分別呢?
那夕陽君認同煙蘿是屬於一般人還是非一般人?
道友都不會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我回答自己是什麼人,豈非白講

真顏
05-11-01, 12:36 PM
※回應 snow 在 11-01-2005 12:02 AM 所發表的文章:

>沒聽過,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嗎?

道友講的對
旁觀者清
只是直至現在為止
好像一直都只有道友你一個“旁觀者清”?
其餘的無論夕陽好抑或我們這些觀眾好
都是“當局者迷”?


>而且夕陽君的立場搖擺不定
>從一開始被當成煙蘿手下使喚
>夕陽向她稱臣
>甚至無法困住學千秋時,還受到煙蘿質疑,向樓主解釋
>早期的劇情演出讓人覺得這二人只是主僕關係
>再來是血魔劫一開始處處要逼出朝陽君,
>一副和他作對的演出,演到最後,卻變成朝陽君是他的麻吉
>這樣只為了不讓戲迷猜中而改來改去的劇情,很難讓令人信服,
>且莫名奇妙

現在我們討論的不是煙蘿的問題嗎?
怎麼又會扯到「血魔劫」早期的劇情?
如果道友想討論早期的「血魔劫」的話
我歡迎道友再開一題
到時我們再互相切磋討論吧

>原來夕陽君和煙蘿之間的愛情,是建立在一個賭約上
>說到底,女人只不過是一個打賭的工具罷了
>一旦輸了,夕陽君就要離開煙蘿,讓煙蘿留下面對百魔,和百魔一起為害武林
>這算是夕陽對煙蘿真心的表現嗎?
>如果是真心愛上,我還寧願看到夕陽輸了後,趕緊帶煙蘿落跑退隱來的好
>管他什麼賭約,愛情不是男人賭輸了,就該退讓的!

……
賭約就是賭約
是男子漢大丈夫
就更加要遵守約定
如果輸了可以不算數
輸了可以落跑的話
那還是什麼大丈夫?什麼男子漢?
道友的邏輯真的很奇怪
還有
道友,你真的有看神魔嗎?
如果有看神魔的話
就應該清楚夕陽跟煙蘿的愛情不是建立在什麼賭約上
虹蘿在變成色女煙蘿之前
夕陽跟她只是救人與被救者的關係
夕陽所以愛上煙蘿
是因到幽樓救煙蘿的時候
煙蘿為了保護他
以死要脅百魔
就是因為看到身已成為色女的煙蘿
竟還保留一顆純真的赤子之心(捨己救人)
讓夕陽覺得難能可貴
因而跟百魔訂下十年賭約
十年之內只要煙蘿不再百魔之力
百魔就要解除對煙蘿的束縛
亦是從那時候起
夕陽才開始愛上煙蘿

>我想夕陽君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在老師面前讓敬愛的老師傷心,
>承認說:我就是壞學生,我就是自甘墮落吧
>何況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嗎?

道友
是我領誤能力有問題?
還是道友的表達能力有問題?
你意思是不是想說
夕陽就算如何囂張
因為不想讓自己敬愛的老師傷心
所以就算真的“自甘墬落”也不夠敢承認?
但你後來又寫
“何況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嗎?”
前面道友是認為夕陽“當然”“不夠敢”在老耆前面承認
後面意思卻是“要承認很困難嗎?”
恕我愚昧
我真的不清楚道友想講什麼……
我想
如果道友把“何況”轉成“但是”
或者
把“嗎”改成“吧”
我想會比較瞭解道友想講什麼

>講成情海魔濤,豈不是貶到煙蘿,把她當成魔女似的

「情海魔濤」的意思
道友認為夕陽是把煙蘿貶成魔女?
但為什麼在我看來
卻是夕陽深陷情海不能自拔?
而且
不是也有人用“著魔”來形容對某些事情的沉淪嗎?
看來對「情海魔濤」這四個字的看法
我跟道友只能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了

>既然是早有預謀,那麼也有可能是為了日後的破功針
>那麼他算是一有心機的人物,如果他認同夕陽君的做法,
>那麼我只能說物以類聚
>即使他認同夕陽君殺三元唯道是對的,
>但事實上,夕陽君亂殺人就是不對,
>不會因為道罪認為他對,夕陽君殺人的事實就合理化
>再者道罪似乎曾表明,他什麼都沒做,就被冠上罪名
>而且看到道無義有死劫就解救,那麼把他當成一位善良人士人來看
>不亂殺人的他,豈會真認同夕陽君殺死三元唯道的做法?
>所以任飄蹤會在道無義面前替夕陽君講話,也只不過是希望把大事化小事
> 安慰道無義罷了
>而非道罪真認同那三個倒楣鬼該死
>他只是覺得既然那三個都倒楣死了,計較無用,還不如抓出幕後壞蛋來的重要
>我要討論的就是不屑煙蘿的不光明正大,及討厭她的不擇手段

我覺得道友總算講對一句話了
我們要討論的是煙蘿的關題
所以如果道友對三元唯道的死有什麼想法的話
同樣歡迎道友開新題討論
再時我們互相切磋吧

>反派會被批評是正常的,不能因為她是反派,就來替她諉過說她做壞事是對的
>難道只因她是魔女,就可以把殺傷易水寒合理化嗎?
>如果今天強姦犯長得帥一點,那麼照你的言論
>是否也可解釋為誰叫他是強姦犯,他會姦殺婦女也是對的?
>他有必要對被害者手下留情嗎?
>這是什麼理論啊?

……
有時候我覺得跟道友真的彷彿是“雞同鴨講”
我們在講煙蘿的問題
怎麼突然又會扯到“強姦犯”的問題
還有
我有講過如果長的“帥”的話
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在劇情,煙蘿確實如此,
>我只是實話實說
>難道不包容煙蘿的行為,就是沒品德沒函養嗎
>煙蘿是自己污辱自己,而非我去污辱她

不是包容的問題
而是說話用詞的問題
道友真的明白我想講的意思嗎?

>煙蘿的自我還真表現的很徹底
>三不五時就來個發狂一陣
>還真是不需在乎世俗眼光
>三不五時,看到帥哥,就用不堪入耳的言詞調戲對方
>還真是不知羞恥呢
>能完全不當一回事,只能說是當事者臉皮厚,當然無所謂
>但不代表看戲的人就和劇中的角色一樣臉皮厚

道友說的對
夕陽要煙蘿做的就是“臉皮要厚”
否則又如何經得起道友的一再攻擊?
“面皮厚”又何嚐不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法?

>世人的解釋確實是世間的人
>在劇中,以夕陽君的狂大語氣,自認為高人一等
>所以世人這詞,也可說是世俗之人
>至於你說的一般人與非一般人的界定在哪?你如何分別呢?
>那夕陽君認同煙蘿是屬於一般人還是非一般人?
>道友都不會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我回答自己是什麼人,豈非白講

我不界定自己什麼人
是因為我還做不到道友所講“面皮夠厚”
但道友不同啊
憑道友的“敢作敢言”
我當然相信道友有勇氣界定自己是什麼人啊

夜行天使
05-11-01, 03:39 PM
個人覺得在這一場賭約中
可以看出百魔的蠢

以百魔之力
為什麼會去在乎小小煙蘿的以死相脅??
然後就定一個不平等條約
不但把自己本身的基業幽樓讓出
還自囚十年不出幽樓半步@_@?
對百魔毫無益處
真要勉強找一個
大概就是為了面子問題

我想
當時夕陽的口才一定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在那生死存亡的當下
夕陽君一定是死咬著百魔:以眾凌寡'靠強大的力量來使得他們兩人落敗'卑鄙無恥之類的

否則
在佔盡上風的情況下
百魔豈會為了一個煙蘿做出那麼大的犧牲與讓步^^"


再來的一個問題
就是所謂的百魔到底還有幾人在外
若說當初是百魔共同承諾自封於幽樓
那麼造化城主身為百魔之一
何以能獨立出去成立造化城??

mfan
05-11-01, 04:40 PM
沒想到神魔的觀眾有人會覺得夕陽君不愛煙蘿?
戲裡已經很明顯了,夕陽百般想要突破目前的「知己」之名
是煙蘿自慚形穢而一直欺騙自己,彼此只是知己
普通的知己,會為了對方要見「舊情人」
百般壓抑自己的傷勢,安排好一切不讓對方掛心嗎?
只不過是要見舊情人,又不是什麼性命相關的大事
若無刻骨之深的情意,那能體貼到這般細微之心

還蠻多人討厭煙蘿的......但我並不討厭她

首先是大家常說的她淫詞穢語調戲男性
啊煙蘿不就是一夜風流成一招的色女嗎?
不就是痛恨天下男人,以此增進功力的嗎?
她不需要端莊,她越是勾引男人,越是對自己嫌惡,以及對他人怨恨
在她這樣的舉動中,我只感到很深的悲哀
如果說她真有雄霸一方的梟雄之志也就罷了
但目前的她,武功越練越強,心裡的傷卻越刻越深......

在我眼裡,煙蘿其實還是儒軒的虹蘿
儒軒的名花,她的世界是如此完美,一朝破碎了,自此再也沒有爬起來
她無法面對挫折,因而傷口無法癒合,所以心靈沒有進步
也許是因為她不願意去面對,不願意告別過去的自己
因為與虹蘿有關的人都死了,如果連她自己也放下這段執念,虹羅就真的不在了

也許是戲中其他大角色的心靈都太過堅強完美吧?
永遠都不會迷失,就算失敗了,也能面對並更進一步
但現實的人都不是這樣的,即使是聖人也會迷惘,也會不可自拔
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煙蘿是相當人性的角色,所以對於她,我只有深深的同情

吃素的人
05-11-01, 08:00 PM
夕陽君究竟愛不愛煙蘿,
劇中早已說明一切,
記得有一集,
螳螂曾對斷痕表示,
夕陽君是喜愛煙蘿的,
只是不知如何開口,
也許是雙方都太為對方著想,
所以無法說出情愛,
只能默默的互相關心....^ ^


:em17: :em17:

美爾
05-11-02, 03:14 PM
>那麼造化城主身為百魔之一
>何以能獨立出去成立造化城??

劇中有提過
賭約的提起和造化城主有關連

然後百魔好像也稱造化城主為"叛徒"

夜行天使
05-11-02, 05:44 PM
※回應 美爾 在 11-02-2005 07: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劇中有提過
>賭約的提起和造化城主有關連
>然後百魔好像也稱造化城主為"叛徒"


經由雙魔和皓雲無缺的對話
我們可以知道的是
賭約的成立皓雲無缺是投下讚成票的那個

另外他的身份極有可能就是一代藝師賣風流
從他多次的感嘆和對酒徒的說法可以得知

賣風流在玩遍無數美女之後
終於遇上心愛的她
可是卻又失去這個女子(煙蘿??酒徒的妹妹??)
所以才抱憾而終

那麼造化城主會一直幫煙蘿的理由
理由1:因為他也愛煙蘿嗎??
理由2:因為同樣是為了失去至愛而痛苦 ' 所以他同情煙蘿??

真顏
05-11-02, 09:49 PM
※回應 美爾 在 11-02-2005 03: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劇中有提過
>賭約的提起和造化城主有關連
>然後百魔好像也稱造化城主為"叛徒"

劇中曾經透露
昊雲無缺雖然曾是百魔之一
但在百魔進駐幽樓之前
已經脫離百魔行列
至於百魔說昊雲無缺是“叛徒”
好像是指他處處幫助夕陽關係

真顏
05-11-02, 09:58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11-02-2005 05:44 PM 所發表的文章:


>經由雙魔和皓雲無缺的對話
>我們可以知道的是
>賭約的成立皓雲無缺是投下讚成票的那個

以我所知道
昊雲無缺應該沒有投下讚成票
因為昊雲無缺當時已經脫離百魔行列
但他好像有份促成這個約定
好像是當夕陽提出這個賭約時候
昊雲無缺從外趕回幽樓
說服百魔接受夕陽的賭約挑戰

>另外他的身份極有可能就是一代藝師賣風流

我也覺得昊雲無缺就是一代藝師賣風流

>從他多次的感嘆和對酒徒的說法可以得知
>賣風流在玩遍無數美女之後
>終於遇上心愛的她
>可是卻又失去這個女子(煙蘿??酒徒的妹妹??)
>所以才抱憾而終
>那麼造化城主會一直幫煙蘿的理由
>理由1:因為他也愛煙蘿嗎??
>理由2:因為同樣是為了失去至愛而痛苦 ' 所以他同情煙蘿??

我覺得“理由2”比較讓人信服

snow
05-11-03, 12:49 AM
※回應 真顏 在 11-01-2005 12: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道友講的對
>旁觀者清
>只是直至現在為止
>好像一直都只有道友你一個“旁觀者清”?
>其餘的無論夕陽好抑或我們這些觀眾好
>都是“當局者迷”?

別人又不是你,你怎麼也把別人當做你呢?
什麼時候戲迷和劇中角色一起演戲了?
成為你口中的當局者迷了?
何況我討論的是角色而不是戲迷


>現在我們討論的不是煙蘿的問題嗎?
>怎麼又會扯到「血魔劫」早期的劇情?
>如果道友想討論早期的「血魔劫」的話
>我歡迎道友再開一題
>到時我們再互相切磋討論吧


我討論的是這個角色,沒有定時間
難道他們不是從血魔劫出場的嗎?
你要不要另外開題與我無關吧



>……
>賭約就是賭約
>是男子漢大丈夫
>就更加要遵守約定
>如果輸了可以不算數
>輸了可以落跑的話
>那還是什麼大丈夫?什麼男子漢?
>道友的邏輯真的很奇怪

耶~~
你不是說過:夕陽由出場開始
就已經言明自己不好人了

既然夕陽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何需去計較什麼大丈夫男子漢?
何況夕陽君有在乎過世人的眼光嗎?

守不守信,那就要看夕陽君對愛情的注重程度了






>還有
>道友,你真的有看神魔嗎?
>如果有看神魔的話
>就應該清楚夕陽跟煙蘿的愛情不是建立在什麼賭約上
>虹蘿在變成色女煙蘿之前
>夕陽跟她只是救人與被救者的關係
>夕陽所以愛上煙蘿
>是因到幽樓救煙蘿的時候
>煙蘿為了保護他
>以死要脅百魔
>就是因為看到身已成為色女的煙蘿
>竟還保留一顆純真的赤子之心(捨己救人)
>讓夕陽覺得難能可貴
>因而跟百魔訂下十年賭約
>十年之內只要煙蘿不再百魔之力
>百魔就要解除對煙蘿的束縛
>亦是從那時候起
>夕陽才開始愛上煙蘿


夕陽君與煙蘿的愛情如果是建立在賭約前
我還覺得劇情比較合理
在賭約後建立你所說的愛情
但一旦賭約失敗後,夕陽君就要離開煙蘿
這樣的愛情,不是在建立在賭約上嗎?要不建立在哪?




>道友
>是我領誤能力有問題?
>還是道友的表達能力有問題?
>你意思是不是想說
>夕陽就算如何囂張
>因為不想讓自己敬愛的老師傷心
>所以就算真的“自甘墬落”也不夠敢承認?
>但你後來又寫
>“何況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嗎?”
>前面道友是認為夕陽“當然”“不夠敢”在老耆前面承認
>後面意思卻是“要承認很困難嗎?”
>恕我愚昧
>我真的不清楚道友想講什麼……


夕陽承認自甘墮落和承認沈醉在愛河,你認為是一樣的嗎?
我前一篇就說了,夕陽君用到情海魔濤這個字眼,我覺得不是很尊重煙蘿耶~
這樣講是眨到自己的感情也貶到煙蘿,
如果夕陽君真的喜歡煙蘿,應該是認為自己沈醉在愛河才對,而不是魔濤吧?
雖然煙蘿是魔女,對於夕陽君而言,當然是魔濤
但是情濤魔濤這四個字,應該是由第三者來講比較恰當
由夕陽君口中講出,就是覺得不妥,怪怪的




>我想
>如果道友把“何況”轉成“但是”
>或者
>把“嗎”改成“吧”
>我想會比較瞭解道友想講什麼
"但是"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吧!"
為什麼道友會這樣認為?


>「情海魔濤」的意思
>道友認為夕陽是把煙蘿貶成魔女?
>但為什麼在我看來
>卻是夕陽深陷情海不能自拔?
>而且
>不是也有人用“著魔”來形容對某些事情的沉淪嗎?
>看來對「情海魔濤」這四個字的看法
>我跟道友只能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了


如果夕陽君喜歡的是一個清白女子,為她如癡如狂
當然是正常
但是煙蘿剛好是魔女,所以夕陽君講這句話就比較不適當
前面已解釋過了




>我覺得道友總算講對一句話了
>我們要討論的是煙蘿的關題
>所以如果道友對三元唯道的死有什麼想法的話
>同樣歡迎道友開新題討論
>再時我們互相切磋吧

道友你覺得有這個必要嗎?


>……
>有時候我覺得跟道友真的彷彿是“雞同鴨講”
>我們在講煙蘿的問題
>怎麼突然又會扯到“強姦犯”的問題
>還有
>我有講過如果長的“帥”的話
>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我是舉例讓你知道
回應你那句"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我何時講過你有說過這句→如果長的“帥”的話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我怕你不清楚,才特定舉例
沒有想到,反而你更不清楚=_=

你的那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把煙蘿傷害易水寒的行為說成好像是應該的,
我不認同
所以才有這些舉例

那我也可以反問你,煙蘿有殺易水寒的必要嗎?



 




>不是包容的問題
>而是說話用詞的問題
>道友真的明白我想講的意思嗎?

不然要用什麼形容詞?
用玉女聖女適當嗎?
還是人盡可夫?
或是公車與乘客的關係?


>道友說的對
>夕陽要煙蘿做的就是“臉皮要厚”
>否則又如何經得起道友的一再攻擊?
>“面皮厚”又何嚐不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法?


看來道友猶如感同身受,但那不關我的事
我要討論的是煙蘿
我就事論事,陳述事實
算是攻擊煙蘿嗎?
有誰會欣賞臉皮厚?



>我不界定自己什麼人
>是因為我還做不到道友所講“面皮夠厚”
>但道友不同啊
>憑道友的“敢作敢言”
>我當然相信道友有勇氣界定自己是什麼人啊



界定自己,認清自己,算是臉皮厚嗎?
道友居然有這種思想

如果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那麼又如何了解他人所說的話
怪不得你會覺得是在雞同鴨講

真顏
05-11-03, 03:38 AM
※回應 snow 在 11-03-2005 12:49 AM 所發表的文章:


>別人又不是你,你怎麼也把別人當做你呢?
>什麼時候戲迷和劇中角色一起演戲了?
>成為你口中的當局者迷了?
>何況我討論的是角色而不是戲迷

道友不是說自己是旁觀者清嗎?
因為你認為夕陽君對煙蘿是同情而非愛情
那我們跟大部份的戲迷跟夕陽君一樣
認為他深愛煙蘿
又如何不是當局者迷?
而且好像是道友先說夕陽君當局者迷
而你自己是旁觀者清的啊
怎麼現在又變成只討論角色而不是討論戲迷或道友自己了?

>我討論的是這個角色,沒有定時間
>難道他們不是從血魔劫出場的嗎?
>你要不要另外開題與我無關吧

道友是在討論角色還是討論劇情?
你前文討論的好像不是角色而是劇情吧?
既然道友“離題”在先
我叫道友開新題討論不對嗎?
如果討論“文不對題”又有什麼好討論?

>耶~~
>你不是說過:夕陽由出場開始
>就已經言明自己不好人了
>既然夕陽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何需去計較什麼大丈夫男子漢?
>何況夕陽君有在乎過世人的眼光嗎?
>守不守信,那就要看夕陽君對愛情的注重程度了

不是好人不是正人君子
就不需要做大丈夫行為?
前者是對自己為人的界定
後者是對自己行為的界定
應該不一樣吧?
如果夕陽是為了愛情而不顧承諾的人
根本也不可能受到這麼多人的欣賞

>夕陽君與煙蘿的愛情如果是建立在賭約前
>我還覺得劇情比較合理
>在賭約後建立你所說的愛情
>但一旦賭約失敗後,夕陽君就要離開煙蘿
>這樣的愛情,不是在建立在賭約上嗎?要不建立在哪?

道友
請清楚賭約的內容
夕陽如果輸了的話是要離開幽樓
不再管百魔跟煙蘿的事情
而且就算夕陽離開幽樓
就代表他不再愛煙蘿?

>夕陽承認自甘墮落和承認沈醉在愛河,你認為是一樣的嗎?
>我前一篇就說了,夕陽君用到情海魔濤這個字眼,我覺得不是很尊重煙蘿耶~
>這樣講是眨到自己的感情也貶到煙蘿

由始至終都是道友“覺得”而不是夕陽“認為”
夕陽不尊重煙蘿?
我想在神魔中
沒有人會比夕陽更加尊重煙蘿
道友就只因為夕陽說自己深陷“情海魔濤”就“覺得”夕陽不尊重煙蘿
如果道友要一意孤行認為
這還有什麼好講?

>如果夕陽君真的喜歡煙蘿,應該是認為自己沈醉在愛河才對,而不是魔濤吧?
>雖然煙蘿是魔女,對於夕陽君而言,當然是魔濤

到現在為止
煙蘿都因為自卑而沒有正式接受夕陽的愛意
夕陽又何來沉醉愛河?

>但是情濤魔濤這四個字,應該是由第三者來講比較恰當
>由夕陽君口中講出,就是覺得不妥,怪怪的
>"但是"直接說是沈醉愛河還是愛情旋渦對夕陽君而言很難"吧!"
>為什麼道友會這樣認為?

第三者對師老講
你疼愛的門生鳳姿鳴舞“深陷情海魔濤”不能自拔
請問道友
你真的覺得如果由第三者跟師老講這番話真的很恰當?
能否請教道友究道是如何的恰當?

>如果夕陽君喜歡的是一個清白女子,為她如癡如狂
>當然是正常
>但是煙蘿剛好是魔女,所以夕陽君講這句話就比較不適當
>前面已解釋過了

清白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正常?
像煙蘿這樣的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不正常?
這是什麼理論?
難道曾經墬落就沒有權利去被人愛?

>道友你覺得有這個必要嗎?

為免“離題”
我認為是有必要

>我是舉例讓你知道
>回應你那句"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我何時講過你有說過這句→如果長的“帥”的話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我怕你不清楚,才特定舉例
>沒有想到,反而你更不清楚=_=
>你的那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把煙蘿傷害易水寒的行為說成好像是應該的,
>我不認同
>所以才有這些舉例
>那我也可以反問你,煙蘿有殺易水寒的必要嗎?

道友請先看看自己之前講的

>>如果今天強姦犯長得帥一點,那麼照你的言論
>>是否也可解釋為誰叫他是強姦犯,他會姦殺婦女也是對的?
>>他有必要對被害者手下留情嗎?
>>這是什麼理論啊?

那又請問道友
我之前的言論
又何時有講過跟“帥”有關這個字?
那又何來道友用“如果強姦犯長得帥一點”的舉例?
況且她對易水寒不留情
我純粹根據煙蘿的性格認為她“當然”會這樣做
而不是認同她這樣做就是對
麻煩道友不要把我的話“斷章取義”好嗎?

>不然要用什麼形容詞?
>用玉女聖女適當嗎?
>還是人盡可夫?
>或是公車與乘客的關係?

道友如果再不修飾你的用詞的話
我想已經沒有必要再跟道友繼續討論下去
贈道友兩句話

自重者然後人重
人輕者由我自輕

>看來道友猶如感同身受,但那不關我的事
>我要討論的是煙蘿
>我就事論事,陳述事實
>算是攻擊煙蘿嗎?

道友認為自己真的在陳述事實?
你由開文到現在所講
如果還不算攻擊煙蘿的話
那算是什麼?
是討論嗎?
如果道友認為你那些說話是討論而不是攻擊
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有誰會欣賞臉皮厚?
>界定自己,認清自己,算是臉皮厚嗎?

當然啊
如果我說自己是“一般人”的話
那未免好像在貶自己
但如果我說自己“非一般人”的話
如果別人不認同怎樣?
到時我不是自討沒趣嗎?
但如果我“臉皮夠厚”的話
才不管別人怎麼講
不過講到最後
道友還是好像沒有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是因為道友臉皮跟我同樣不夠厚?
還是道友不想承認自己是什麼人?


>道友居然有這種思想
>如果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那麼又如何了解他人所說的話
>怪不得你會覺得是在雞同鴨講

由我跟道友討論開始
就已經有跟“雞同鴨講”的感覺
況且
說真的
不要說我
相信要了解道友說什麼的人
相信也不會有很多^^

snow
05-11-04, 01:19 AM
※回應 真顏 在 11-03-2005 03:38 AM 所發表的文章:

>道友不是說自己是旁觀者清嗎?
>因為你認為夕陽君對煙蘿是同情而非愛情
>那我們跟大部份的戲迷跟夕陽君一樣
>認為他深愛煙蘿
>又如何不是當局者迷?
>而且好像是道友先說夕陽君當局者迷
>而你自己是旁觀者清的啊
>怎麼現在又變成只討論角色而不是討論戲迷或道友自己了?


我是告訴你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道理
我是以旁觀者心態去看夕陽君,而不是去看戲迷,
你自己是用什麼心態去看待夕陽君,我可沒去定義你
從頭到尾是你自己搬戲迷當擋箭牌
把戲迷和夕陽君扯在一起
別人喜歡夕陽君和煙蘿,看得角度及心態也不可能和你都一樣
你要做當局者迷是你個人的事,與其他戲迷無關吧
何況我是和你討論角色的事,戲迷是怎樣,與這個角色又有何關?
我說夕陽君是當局者,可沒說戲迷是當局者
你自己個人願意做當局者,那是你自己的事
何必把戲迷扯進來?
在演戲的是夕陽君,又不是戲迷
戲迷要用什麼角度去看夕陽君,那也是戲迷個人的事


>道友是在討論角色還是討論劇情?
>你前文討論的好像不是角色而是劇情吧?
>既然道友“離題”在先
>我叫道友開新題討論不對嗎?
>如果討論“文不對題”又有什麼好討論?


沒有劇情怎麼會有角色?
沒有角色怎麼會有劇情?
哪一部好戲是有角色沒劇情?有劇情沒角色?
角色與劇情無關嗎?
如果這個角色沒有在劇情中演出
我又何必討論他?



>不是好人不是正人君子
>就不需要做大丈夫行為?
>前者是對自己為人的界定
>後者是對自己行為的界定
>應該不一樣吧?
大丈夫的行為,通常是正人君子所要的表現
你口中不是好人的夕陽君,如果他有大丈夫的表現
道友不妨來說說看



>如果夕陽是為了愛情而不顧承諾的人
>根本也不可能受到這麼多人的欣賞

我認為欣賞是要多方面的,
你如何得知夕陽君為了愛情而不顧承諾就不可能受到那麼多人欣賞?
你有做過問卷調查嗎?


>道友
>請清楚賭約的內容
>夕陽如果輸了的話是要離開幽樓
>不再管百魔跟煙蘿的事情
>而且就算夕陽離開幽樓
>就代表他不再愛煙蘿?


為什麼你認為他離開了還會再愛煙蘿? 
我有說過夕陽君離開幽樓就代表他不再愛煙蘿這句話嗎?

>由始至終都是道友“覺得”而不是夕陽“認為”
>夕陽不尊重煙蘿?
>我想在神魔中
>沒有人會比夕陽更加尊重煙蘿
>道友就只因為夕陽說自己深陷“情海魔濤”就“覺得”夕陽不尊重煙蘿
>如果道友要一意孤行認為
>這還有什麼好講?

既然你說夕陽君那麼尊重煙蘿,居然還會說出這種話,我才覺得奇怪
所以提出來討論啊,有什麼不對嗎?
 

>到現在為止
>煙蘿都因為自卑而沒有正式接受夕陽的愛意
>夕陽又何來沉醉愛河?

我是覺得夕陽對師老講沉醉愛河或愛情漩渦,措詞總比情海魔濤好聽
或者只講陷入情海也好,已是魔女的煙蘿,再由夕陽口中說出魔濤
總覺得這二字欠妥,
何況愛戀通常都是用愛河,即使是苦戀,也很少有當事者會覺得是魔濤



>第三者對師老講
>你疼愛的門生鳳姿鳴舞“深陷情海魔濤”不能自拔
>請問道友
>你真的覺得如果由第三者跟師老講這番話真的很恰當?
>能否請教道友究道是如何的恰當?


請問是哪裡不恰當?
第三者師老就是覺得二人在一起不妥,才找夕陽君問話的嘛
至少認為陷入情海魔濤的該由旁人覺得或者師老認為,(也就是夕陽君認為的世俗之人)
而非是夕陽君自己覺得





>清白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正常?
>像煙蘿這樣的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不正常?
>這是什麼理論?

夕陽如果喜歡清白女人,又哪不正常?
就是老師不怎麼認同煙蘿,才會找夕陽這個學生問話
以下是引用你po的耆儒留言

耆儒:
“兒女情深英雄氣短
天下古今之庸人
皆因情慾致敗
七情六慾人本皆有
若是奢求則易陷於誤謬之中
失去冷靜亂其方寸
何況煙蘿身負百魔之力
要練就魔功
首先成其淫邪之心
借情慾極端放蕩
日久心魔滋生
百魔之功方可大成”


耆儒:
“如此不為世俗接受之人
你又何苦為她執著癡迷?”

如果師老認為正常,又何必說重話勸夕陽?


>難道曾經墬落就沒有權利去被人愛?

沒有人會去定義有沒有權利
只會在意該不該?能不能?





>為免“離題”
>我認為是有必要

喔,原來你是這麼認為



>道友請先看看自己之前講的

>那又請問道友
>我之前的言論
>又何時有講過跟“帥”有關這個字?
>那又何來道友用“如果強姦犯長得帥一點”的舉例?

這個問題上一篇回答過了,為什麼又重問?


我是舉例讓你知道
回應你那句"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我何時講過你有說過這句→如果長的“帥”的話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我怕你不清楚,才特定舉例
沒有想到,反而你更不清楚=_=

你的那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把煙蘿傷害易水寒的行為說成好像是應該的,
我不認同
所以才有這些舉例

那我也可以反問你,煙蘿有殺易水寒的必要嗎?




>況且她對易水寒不留情
>我純粹根據煙蘿的性格認為她“當然”會這樣做
>而不是認同她這樣做就是對
>麻煩道友不要把我的話“斷章取義”好嗎?

既然道友不認同她這樣做是對的
那麼又何必有這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講得你好像很了解煙蘿似的
“當然”她會這樣做還是那樣做,一副很肯定的語氣
雖然沒直說認同,但那句”有必要”就已經是在護著煙蘿了
我哪裡斷章取義?


 

>道友如果再不修飾你的用詞的話
>我想已經沒有必要再跟道友繼續討論下去
>贈道友兩句話
>自重者然後人重
>人輕者由我自輕

你不是討論到戲迷,就是扯到我身上
我的涵養品德怎樣,有欺負到你嗎?
是誰離題?
你那二句不適合我
”自重者然後人重
人輕者由我自輕”
看你是要留著自己用,還是要送給煙蘿用


>道友認為自己真的在陳述事實?
>你由開文到現在所講
>如果還不算攻擊煙蘿的話
>那算是什麼?
>是討論嗎?
>如果道友認為你那些說話是討論而不是攻擊
>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講到煙蘿的實在行為和表現就叫攻擊啊?
就算我不講,色女也不能變成聖女啊


>當然啊
>如果我說自己是“一般人”的話
>那未免好像在貶自己
>但如果我說自己“非一般人”的話
>如果別人不認同怎樣?
>到時我不是自討沒趣嗎?
>但如果我“臉皮夠厚”的話
>才不管別人怎麼講
>不過講到最後
>道友還是好像沒有界定自己是什麼人?
>是因為道友臉皮跟我同樣不夠厚?
>還是道友不想承認自己是什麼人?


我們的立場都是相反或是不一樣
如果我回答你我是一個正常人
那麼與我立場相反的你
以此類推,你不就變成不正常了
所以我才不說啊,而不是不敢承認,
只是怕你誤會我是故意在損你[/Re]




>由我跟道友討論開始
>就已經有跟“雞同鴨講”的感覺
>況且
>說真的
>不要說我
>相信要了解道友說什麼的人
>相信也不會有很多^^


我那些簡單明瞭的言論,又不是文言文
有誰會看不懂?不了解?
除了道友外,會有其他人嗎?
你不要看輕自己來貶低別人嘛

真顏
05-11-05, 01:01 PM
※回應 snow 在 11-04-2005 01:19 AM 所發表的文章:

>我是告訴你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道理
>我是以旁觀者心態去看夕陽君,而不是去看戲迷,
>你自己是用什麼心態去看待夕陽君,我可沒去定義你
>從頭到尾是你自己搬戲迷當擋箭牌
>把戲迷和夕陽君扯在一起
>別人喜歡夕陽君和煙蘿,看得角度及心態也不可能和你都一樣
>你要做當局者迷是你個人的事,與其他戲迷無關吧

如果道友有留意神魔的討論的話
應該知道很多人都認為夕陽深愛煙蘿
既然你認為夕陽深愛煙蘿是當局者迷
那我跟大部份戲迷一樣認為夕陽深愛煙蘿
不就是同樣當局者迷?
我這樣舉例又有什麼不對?
況且
我只是說大部份戲迷都是跟我一樣“當局者迷”
我又什麼時候拿戲迷做“擋箭牌”?
還是道友認為我要拿其人戲迷做“檔箭牌”才有籌碼跟你爭論?
如果是的話
道友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吧?
況且
最少在這標題上的回文中
也有道友認同我講的“夕陽深愛煙蘿”的言論
但道友呢?
有人認同道友“夕陽對煙蘿的感情只是同情”的言論嗎?

>何況我是和你討論角色的事,戲迷是怎樣,與這個角色又有何關?
>我說夕陽君是當局者,可沒說戲迷是當局者
>你自己個人願意做當局者,那是你自己的事
>何必把戲迷扯進來?
>在演戲的是夕陽君,又不是戲迷
>戲迷要用什麼角度去看夕陽君,那也是戲迷個人的事


是你先說自己“旁觀者清”
我才回你“當局者迷”啊
是你先把自己“拉”進來一起討論
我才應和你把自己跟戲迷“拉”進來一起討論
如果你純粹討論角色的話
就請你針對角色的表現或行為去討論好嗎?

>沒有劇情怎麼會有角色?
>沒有角色怎麼會有劇情?
>哪一部好戲是有角色沒劇情?有劇情沒角色?
>角色與劇情無關嗎?
>如果這個角色沒有在劇情中演出
>我又何必討論他?

但你開題是討論煙蘿
而你之前所講的是對針對劇情的不合理
如果道友可以不理會題目
隨自己喜歡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話
那我跟道友的討論不是沒完沒了

>大丈夫的行為,通常是正人君子所要的表現
>你口中不是好人的夕陽君,如果他有大丈夫的表現
>道友不妨來說說看

所謂大丈夫者當然首要“重承諾”(敢做敢當)
不過對道友來講
為了愛情可以不把承諾當一回事
輸了就落跑的話
那“承諾”對道友來講
可能是不屑一顧
亦都不歸納為“大丈夫”的行為吧

>我認為欣賞是要多方面的,
>你如何得知夕陽君為了愛情而不顧承諾就不可能受到那麼多人欣賞?
>你有做過問卷調查嗎?

那道友是不是想做一個問卷調查?
是的話我開題做一個問卷調查看看如何?

>為什麼你認為他離開了還會再愛煙蘿? 

因為憑夕陽對煙蘿的深愛
想當然就算他因為輸掉了跟百魔的賭約而迫於無奈離開幽樓
但不會因為這樣
就讓他放棄對煙蘿的感情


>我有說過夕陽君離開幽樓就代表他不再愛煙蘿這句話嗎?

>原來夕陽君和煙蘿之間的愛情,是建立在一個賭約上
>說到底,女人只不過是一個打賭的工具罷了
>一旦輸了,夕陽君就要離開煙蘿,讓煙蘿留下面對百魔,和百魔一起為害武林
>這算是夕陽對煙蘿真心的表現嗎?

根據道友以上所講的意思
不就是表示“夕陽君離開幽樓就代表他不再愛煙蘿”這句話嗎?

>既然你說夕陽君那麼尊重煙蘿,居然還會說出這種話,我才覺得奇怪
>所以提出來討論啊,有什麼不對嗎?

好像由始至終
都是道友說「情海魔濤」的“魔”是代表煙蘿
而不是說這句話的夕陽自己
認為“魔”這個字是代表煙蘿吧?
那他講這個字又有什麼奇怪?
 
>我是覺得夕陽對師老講沉醉愛河或愛情漩渦,措詞總比情海魔濤好聽
>或者只講陷入情海也好,已是魔女的煙蘿,再由夕陽口中說出魔濤
>總覺得這二字欠妥,
>何況愛戀通常都是用愛河,即使是苦戀,也很少有當事者會覺得是魔濤

說真的
從一個古人口中講出“沉醉愛河”“沉醉愛情漩禍”
聽下去不會覺得礙耳嗎?
況且更加要由高傲的夕陽口中講出如此“肉麻兮兮”的話
不過對道友來講
“愛情”可能大於一切
(所以才會叫夕陽賭約輸掉可以不當一回事,帶著煙蘿落跑)
這些說話道友可能只會認為“甜密”而不是“肉麻”吧

>請問是哪裡不恰當?
>第三者師老就是覺得二人在一起不妥,才找夕陽君問話的嘛
>至少認為陷入情海魔濤的該由旁人覺得或者師老認為,(也就是夕陽君認為的世俗之人)
>而非是夕陽君自己覺得

第三者的師老覺得不恰當
而找夕陽君“問話”
而不是代夕陽君跟別人講“陷在「情海魔濤」不能自拔”
師老的“第三者”身份
跟道友先前舉例的“第三者”身份
好像是兩回事吧?


>夕陽如果喜歡清白女人,又哪不正常?

我是根據道友所講

>如果夕陽君喜歡的是一個清白女子,為她如癡如狂,當然是正常

而反問道友
“清白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正常?”
“像煙蘿這樣的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不正常?”

所以應該是道友告訴我

為什麼
“清白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正常?”

“像煙蘿這樣的女子夕陽為她如癡如狂就是不正常?”

>就是老師不怎麼認同煙蘿,才會找夕陽這個學生問話

以師老的身份跟思想
不認同煙蘿是正常的事吧?
他認同煙蘿才真的讓人意外

>沒有人會去定義有沒有權利
>只會在意該不該?能不能?

正確來講
權利是屬於自己
為什麼我不能定義?
至於該不該、能不能
是自己認為該不該、能不能
不是別人認為“你該不該”、“你能不能”
別人認為“不該”“不能”的
不是表示自己也應該認為“不該不能”的
人是為自己而活
不是為別人而活的

>喔,原來你是這麼認為

對啊
道友只是答“喔,原來你是這麼認為”?

>這個問題上一篇回答過了,為什麼又重問?

>我是舉例讓你知道
>回應你那句"至於她偷襲易水寒
>煙蘿本身就是魔道中人
>對她來講只有不擇手段而不會有光明正大
>況且請問
>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我何時講過你有說過這句→如果長的“帥”的話做什麼也可以原諒嗎?

>我怕你不清楚,才特定舉例
>沒有想到,反而你更不清楚=_=
>你的那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把煙蘿傷害易水寒的行為說成好像是應該的,
>我不認同
>所以才有這些舉例
>那我也可以反問你,煙蘿有殺易水寒的必要嗎?

就算道友純綷只是舉例
但我主要想問道友
為什麼要加上“如果強姦犯長的帥”這個舉例?
還是道友認為
我之所以一直替夕陽講話
主要就是因為夕陽“長的帥”這樣膚淺的理由?

>既然道友不認同她這樣做是對的
>那麼又何必有這句→他有必要要對易水寒手下留情嗎?
>講得你好像很了解煙蘿似的
>“當然”她會這樣做還是那樣做,一副很肯定的語氣
>雖然沒直說認同,但那句”有必要”就已經是在護著煙蘿了
>我哪裡斷章取義?

認同是一回事
認為又是一回事
請道友先攪清楚“認同”跟“認為”是如何區別再跟我討論吧

>你不是討論到戲迷,就是扯到我身上
>我的涵養品德怎樣,有欺負到你嗎?
>是誰離題?
>你那二句不適合我
>”自重者然後人重
>人輕者由我自輕”
>看你是要留著自己用,還是要送給煙蘿用

道友
你講話時大家是“有目共睹”看到的
不過反正你只是在版上討論
就算如何的“污言髒語”
看文的人如何的看待你
你也不會知道
但如果道友在外仍然不收歛一下你說話的語氣跟態度
到時別人又會如何看待道友?
當你用不屑的語氣侮辱別人的時候
別人會認為道友是“敢作敢言”?
還是會認為道友是一個“怎樣”的人?
不過可能是我多事吧
我的確不應該“離題”在先
如果我先前所講的話
真的有讓道友覺得受到傷害的話
我先在這講“對不起”

>講到煙蘿的實在行為和表現就叫攻擊啊?
>就算我不講,色女也不能變成聖女啊

討論跟攻擊是兩回事
你可以評論什至乎認為煙蘿如何如何
但有必要用到“公車”“乘客”這些粗鄙的比喻?
這不是攻擊是什麼?

>我們的立場都是相反或是不一樣
>如果我回答你我是一個正常人
>那麼與我立場相反的你
>以此類推,你不就變成不正常了
>所以我才不蒜Re]※琚A而不是不敢承認,[/Re]
>只是怕你誤會我是故意在損你
>我那些簡單明瞭的言論,又不是文言文
>有誰會看不懂?不了解?
>除了道友外,會有其他人嗎?
>你不要看輕自己來貶低別人嘛

記得有人講過
正常人固然會說自己正常
但不正常的人就會更加“強調”自己正常
……我想我終於知道了(拍額)!!
難怪我一直都覺得跟道友“溝通”上有問題
真難為道友要這樣“婉轉”跟我透露你是什麼人
所以我決定了
為免別人認為我一直在跟一個“什麼人”在計較
(抱歉啊,我還是做不來夕陽君所講的不在乎世俗眼光)
我決定回完道友今次的貼後
再不會回道友任何的貼
道友即管繼續暢所欲言繼續發表你的言論吧
不過請道友注意
不要“離題”不要有“污言髒語”
否則我可能會刪除道友不適合的言論
到時希望道友不要說我濫用職權啊 @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