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書籍] GOTH(斷掌事件)



半頁書
05-10-23, 10:13 AM
乙一的作品"被遺忘的故事"老納就蠻喜歡的,這本GOTH(斷掌事件)算是驚悚小說,風格跟"被遺忘的故事"完全不同,起先看覺得不過又是在賣弄血腥的場面的三流恐怖小說,但整本看完,老納全然改觀,故事中透過男主角第一稱「我」冷酷無情的語調敘述,筆下描繪出的世界充滿了變態及殘酷,甚至於還帶著充滿惡意的戲謔,筆調跟"被遺忘的故事"這樣帶點透明感、清冷卻充滿感情的輕文學截然不同,GOTH中幾乎是以黑及灰這樣的色調構成整本書,看完最後一則故事,卻留給讀者一個極大的想像空間,書中男主角這樣以冷眼旁觀第三者看著變態者的殺戮、受害者的痛苦無動於衷的高中生,是否具有些溫暖的感情?即使在書中他處處以缺乏人類感情為自我的描述,但透過他人的眼睛,看到是否反而比他自我的想法更理解他本人,就如同書中他形容他GOTH同伴森野夜:她的瞳孔深處,並沒有我以前遇到那些殺人凶手眼中特有的異樣!透過旁人的眼睛,男主角眼睛是否能給予他同伴森野夜同樣的領悟?自己真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嘛?

GOTH指的是「一種文化,一個潮流,生活模式有關的文化,以追查行刑道具及拷問方式,窺探殺人狂魔內心世界,對屍體和犯罪感到興趣,經常被帶進人性陰暗一面的人」,這個專有名詞老納是第一次看到,不過看到上述的描述,老納倒是想起尼采的這句話:

Whoever fights monsters should see to it that he does not become a monster himself.
And when you look into the abyss, the abyss also looks into you.

記得很多年前看湯瑪士•哈里斯的紅色龍時,老納就被其中的一段給嚇到,其實那段很多人看也許並不覺得如何,也許對之沒有任何感覺;那段講的是抓到殺人狂漢尼拔醫生的威爾•葛倫罕警探如何抓到漢尼拔醫生的經過,他起先只是配合造訪各個相關人士的家中,希望能得到破解凶案的任何蛛絲馬跡,但在跟漢尼拔訪談的過程中,再看到漢尼拔相關收藏的畫後,他突然有了一種石破天驚的領悟,了解眼前這個溫文有禮的醫生就是那個殘酷的凶手!後來,他經手這個案件沒多久後馬上退休,沒人了解為什麼像他這樣正在事業巔峰的人會悄然隱退,書後才揭露他隱退的真相:原來當他正因破了大案,躊躇滿志地到獄中訪視漢尼拔時,漢尼拔帶著無情的微笑地問他:你知道你會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知道了我是凶手嗎?因為,你跟我是同一類的人,你跟我是一樣的!

在這一剎那,威爾突然省視自己的內心,他終於瞭解:他現在正望向人性的那個無底黑暗深淵!黑暗之手猝不及防地攫獲了他。倉皇離去的威爾從此過著不敢面對自己,逃避人群的長久歲月。這段文字著實嚇住了一向喜歡看連續殺人狂之類書籍的老納(Q_Q看來,老納正是屬於GOTH這族群,記得後來看完後的老納好像乖了一陣子)。站在光明的這一面,自認絕對安全地以一種消遣的心情望向黑暗面的人們,卻從沒想過黑暗面也正同時映照著他們真面目。那面屬於黑暗界的鏡子,照出的你我面容是如何?是一種對黑暗無知的可愛幼稚?啊,恭禧你,你正屬於那群快樂正常的一群─純潔的羔羊,等著不知從何伸來的屠夫之手誅戮!可是,若映照出的你,根本就不是你一直以來想像中的自己呢?這個陌生的自己會不會讓你大驚失色?會不會讓你手足無措?當人們好奇地窺探這個無底洞時,要非常非常小心,因為不知何時會被這股黑暗的力量往深處拖,直至整個你被吞噬的屍骨不存。

以前色彩學的老師曾經說過:「地球上不存在絕對的純色,不管是紅、藍、綠等各種色彩皆然,都只是一種相比較的結果。」光線透過變化愚弄了人們,讓人們看到世界有種各顏色的存在,假設完全失去了光線呢?這樣純然的黑暗絕對讓人心驚,人的心多麼深邃,有時比最深的海底還深,那是任何微光都滲透不進的黑暗,更是大多數生活在陽光下的人們無法想像的。記得曾經在一本書中看過描寫到一個專門誘騙女子上車殺害的連續殺人狂的手法(他的智商極高,據相關研究,連續殺人狂除精神異常者外,平均智商高於一般罪犯),他在遇到路上欲搭便車的女子時,因為他是單獨的男子,為降低女生的警戒心,他會故意不時地看看手錶,裝還有急事待辦或是還另有約會無奈地讓女子搭便車,這樣一個小小的動作,在生存遊戲的對決中,他想的絕對比被害者更深更遠,因為被害者從來沒料想到會有這麼可怕的可能性存在,在被害者上車的那刻,就決定了被誰是掠食者誰是被掠食者,被害者幾乎沒有倖免的機會。

GOTH男主角形容殺人凶手特有的異樣,是在某一瞬間迸發的出不為人類所具有的光芒,那是幾乎所有人都無法察覺的眼神─「這個人根本就沒把站在他面前的我當作是一個活人,而只是把我視為一個普通的個體」,全書最後的一段故事取決了這個男主角是否具有一般正常人所存在的人性,還是他隱含的人性太過於幽微隱晦讓人難以察覺呢?透過森野夜的瞳孔,他了解怪異的她並沒有這樣的眼神,但也許同樣映在森野夜眼中的他也同樣是具有愛憎情仇的人類呢?乙一在書的後記寫到他不會再寫這本書的續集,老納也認為這本書不適合再出續集,雖然是很可以成為相當具有吸引力的另類名偵探搭檔,但在故事在最懸疑處打住,是最好的結局,留下的空白,就由讀者自行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