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書籍] 旁觀他人之痛苦



臥心古流
05-07-17, 12:38 PM
不是書評,僅略述掩卷之後心情與一些不成熟的雜思。

《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著。陳耀成 譯。<台北:麥田。2004。>

關於這一本書,我摘錄一段書衣上的的簡介:

「桑塔格在書中追溯了現代戰爭與攝影的演進,近代反戰運動的發展,以及影像與新聞、藝術和文化之間的複雜與曖昧。」

在書中,「影像」──從早期畫家的畫作到當代網際網路上流行的影像傳輸──幾乎貫穿了所有的命題,但是作者沒有附上任何照片,而是以文字陳述她所揭示的影像,這一點在附錄中,譯者轉述Susan Sontag的說明:

「我不想有照片,因為我想提出理論,挑釁人去思考一些問題,照片不能作出『戰爭是地獄』、『這場戰爭全無必要』的說明。你需要文字去做這類的工作。」(p.174)

作者蓄意的、鋒利的、渲染式的筆觸,挑釁著觀者對道德的感知力,正因為文字取代圖片,觀者擁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看這一本書的時候,感覺作者一再提醒我們所接觸的資訊或影像,即我們所認為的真實,可能是經過安排或是篩選的,甚至根本是虛擬的。於是,我聯想起一些政治人物在媒體上曾疾呼的句子:

「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可以被遺忘。」

我以為這是所有意識型態沉澱之後,所能看到最澄澈的意象。
但是,如果以作者在《旁觀他人之痛苦》中的論點檢視,所謂「不可以被遺忘」的『過去』,可能早已經過人為的安排。

提及「安排」,書中有兩個例子讓我在閱讀時有了失笑的舉動(畢竟這是一本主題嚴肅的書籍):
一是1945年美軍在硫磺島升旗的勝利照(p.68),另一則是對1940年斷垣殘壁的倫敦圖書館中三名男士的描述(p.69)。
我突然覺得,這一段輕鬆的筆觸,像是揶揄了「歷史見證」這回事。


然而,記憶與真實的論述只是作者的手段,面對他人苦難或是、面對暴行照影片時、「觀者」的反應才是作者關注的焦點。那麼「觀者」該有怎樣的反應?
很遺憾的,只把書翻一次的我,還不能抓住作者最後要傳達的關鍵,也許作者是要說:「觀者」在面對影像或戰爭時,不應該只有記憶,不應該只有見證真實,更不是發出輕率的憐憫予認同,更重要的是思考。

然而,這可能是我解讀錯誤的結論。

在書的結尾,作者以略帶控訴的語氣下作結,帶給人些微的震撼,我不禁想,作者根本不想給給讀者任何的「答案」,她的做法就像是一些暴行影像,用挑釁的文字,抓住讀者的目光,給讀者震撼。

而讀者呢──思考?面對?或已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