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情海魔濤41.42集劇情口白擇要



真顏
05-07-09, 11:18 PM
出場人物:
1. 煙蘿
2. 學千秋
3. 夕陽君
4. 造夢夜魔攝人魂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1affe4cade.jpg (http://www.imgzhost.com/)

為了陰陽卦鏡一事,學千秋應夕陽君的邀請,到月宮跟煙蘿面談商討 ——

煙蘿:
『往事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哀家記得,上次逍遙掌教光臨,乃為姪兒之事……』

學千秋:
『追溯往事,瀝瀝如昨不堪回首,痕是學者心中,永遠的傷痕,姑孫血親,相信樓主也有相同感受。』

煙蘿自責道:
『回想斷痕一生的遭遇,哀家急於想彌補對他的虧欠,過份的溺愛,做成無法改變的悲劇,點點滴滴、如今回想,對姪兒的親情,哀家實在比不上逍遙掌教。』

『樓主對痕的關懷,是人情之常自然流露,如說溺愛,學者何嘗不是呢……』

煙蘿歎謂:
『只道真情易寫,那知怨句難工?追憶往事,只是徒增悲傷婉惜而已,不談了 —— 言歸正傳,』隨即轉入正題,『聽聞君卿所說,掌教為何會答應天門,代為找回失落的三寶?哀家不解,是何原因呢?」

學千秋解釋道:
『當初痕身受噬血苦痛,魔氣攻心命在旦夕,為救回愛徒情勢所逼,無奈才與天門訂下條件約定。』

煙蘿:
『掌教為斷痕盡心盡力,一切皆看在哀家眼裡,照理說,陰陽卦鏡應是無條件雙手奉還,』停了停,似意有所指續道:『可是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醫魔生不救也渴望得到此鏡,最後一點的私心,逍遙掌教是聰明人,應該明白哀家的話意。』

聽罷煙蘿所語,學千秋眼光不自覺得往靜立一旁的夕陽君望去。

煙蘿又道:
『權衡輕重利害得失,使哀家不知如何決定 —— 』隨後轉問夕陽道:『在此想當面再問君卿一句,真要把陰陽卦鏡,送還崑崙掌教嗎?』

夕陽君即時毫不猶豫、肯定的回答:
『於情於理,夕陽君認為 —— 應該歸還!!』

聽到夕陽君的答案,煙蘿靜默一會,才道:
『即然君卿執意如此,哀家也無話可說,最後條件就請崑崙掌教,安排哀家與名劍多情見面。』

學千秋愕然道:
『這……』眼光隨即又望向夕陽君,只見對方仍是面無表情靜默不語。

不待學千秋回答,煙蘿繼續道:
『武林傳言,崑崙掌教與名劍多情有所關聯,哀家相信流這非假,想見故人一面,有困難嗎?』

學千秋坦承道:
『在樓主面前,學者不敢隱瞞,名劍多情失蹤江湖已久,學者確實知曉行蹤,』說到這裡,面上露出為難之色:『可是他有萬不得已的苦衷,不能現身久居避世,此點可否請樓主諒解?』

煙蘿堅持道:
『苦衷嗎?每一個人活在世上,又有誰沒苦衷呢?除此以外,哀家不接受任何條件。』

學千秋問道:
『樓主為何如此堅持?』

煙蘿哀怨道:
『惜日虹蘿才女,為了再見名劍多情白非凡一面,受盡欺凌,墮落成為色女煙蘿,這樣的理由 —— 足夠嗎?』

『情之一字誤人甚深,過去不能挽回,就算樓主再與他見面,又能如何呢?』

『執念之苦,多年來色女煙蘿,嚐盡其中的滋味,再也不想忍受了……為了放下多年執念,因此想見他一面。』

看見煙蘿一意孤行,學千秋只好妥協道:
『樓主與名劍之間的情怨,學者身在局外無法得知體會,只能答應為樓主傳話,但他是否肯見,學者並無把握 ——』

『非是有意刁難,望掌教體哀家多年心願,只要名劍多情答應見面,陰陽卦鏡馬上奉還。』

『……學者明白,先告辭了。』

一直靜默一旁的夕陽君,這時候開聲道:
『樓主,讓夕陽君送逍遙掌教離開,自行告退了。』
說罷便與學千秋一同離開幽樓。

待夕陽君跟學千秋離開後,煙蘿一直強裝鎮靜的臉容終於崩潰,只見她臉露痛苦哀傷之色:
『唉!!本想刺激君卿,一時氣憤忍不住脫口而出,任性提出了這個條件,明知君卿心中的感受,你能原諒哀家、意氣用事嗎?』

另一邊,一直暗伏在幽樓中的百魔之一、造夢夜魔攝人魂,從異度空間走出,胸有成竹得意的笑道:
『哈…終於讓造夢夜魔,發現夕陽君與色女煙蘿的矛盾了,名劍多情是你兩人的致命傷,也將是百魔,取勝賭約的關鍵,時間所剩不多,約定是小,百魔面子為重,不能再默守賭注的約定,坐視不管,要善用此機會,暗中稍動手段,徹底打敗你夕陽君,屋漏更逢連夜雨,行船偏遇對頭風,身負不解之毒,又讓百魔發現這個弱點,你、敗定了!!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出場人物:
1. 學生
2. 學千秋
3. 醫魔生不救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39ecebfec3.jpg (http://www.imgzhost.com/)

崑崙玉虛外,正在等待學千秋回來的學生,看到學千秋的身影在遠方出現 ——

學生轉身:
『同學回來了 ——』隨即上前問道:『往幽樓談的怎麼?』

學千秋:
『樓主答應送還陰陽卦鏡,只是尚有條件……』

『什麼條件?』

『要與名劍多情見面。』

『失味!!情責難還,同學要如何處理?』

『此事學者會斟酌考慮,明日三教一家,將在近天峰召開重回塵世會議,計劃中需要歸還三寶,現在最為重要,是醫魔生不救 ——』

『……』

學千秋擔憂道:
『已近黃昏時刻,未見行蹤,醫魔處心積慮要收齊三寶,兩件寶物如同他的性命,願意平白送還嗎?』

學生揮揮手,語氣完全不擔心:
『安啦!有這邊的出面,你看他敢不來嗎?!』

學生話剛說完,醫魔的聲音便即時答到:
『沒有錯!!本魔是絕對一定會來的。』隨著話聲,醫魔身影出現在崑崙玉虛:『不多不少,時間剛剛好。』

學生斜眼望向醫魔:
『水味!!講人人到,講魔魔就來,沒讓這邊的漏氣。』

醫魔理直氣壯道:
『信用是社會生存之道,你講黃昏就是黃昏,不敢提早,也不敢太晚,』隨後像對學生討好一般繼續道:『一罐固本培完的藥丹,附帶贈送兩寶,還宅配到府服務,借問一下,不知本魔這種的表現,你有滿意嗎?』

『別說得這樣好聽,你這隻老剪刀心裡在想什麼,這邊會不清楚嗎?!』

『……』

『三寶對你雖然重要,可是只有兩項也沒用,腦袋裡加加減減,精打細算的結果,還是做情這邊的比較實際,對嗎?』

雖然被學生說中心事,但醫魔仍死鴨子嘴硬:
『你是太小看我喔?要不是沒有金枝翠葉,陰陽卦鏡早就是本魔的了!』

一直靜靜在一旁的學千秋聽罷醫魔所言,表情似有所思。

『失味!』學生這時候反問:『這句話的意思,是你若有三寶,今天就不會來了?』

醫魔即時道:
『這樣講就傷感情了,就算本魔有三寶,只要你這個魔界天王出聲,還是會心甘情願 ——』說著把頭低下:『雙手奉上。』

學生滿意道:
『順耳兼押韻,』心情大好之下順道對醫魔送上大帽子:『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剪刀、醫界的怪手、魔界的油條。』

醫魔開心笑道:
『哈……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虧錢的生意是沒有人,』然後正色道:『本魔虧錢兼做白工,是全部在都投資在你身上了!』

『合味!!算你識貨,還沒有越活越活回去 —— 東西呢?』

醫魔指指身上的包袱:
『在這!』

『拿來!』

醫魔解下身上的包袱問道:
『這條有算在人情簿嗎?』

學生大方道:
『記上。』

醫魔得意道:
『這當然也要記。』

學生:
『需要簽名嗎?』

醫魔:
『不用!!學生一句話,信用度有夠;若再要簽帳,就沒行情了。』說罷,把手上包袱交到學生手上。

『同學!』學生即時把到手的包袱轉交到學千秋手上:『東西交你。』

學千秋接過包袱道:
『謝好友了。』

一旁的醫魔看到學生把二寶交給他最討厭的學千秋,即時表現出悔恨交加又無奈的神情。

學生:
『現在雙寶已經到手,最後一件、就看同學如何打算了。』

學千生表情凝重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