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情海魔濤」39.40劇情口白擇要



真顏
05-06-21, 11:03 PM
39集

出場人物:
1/夕陽君
2/默子劍 — 行雲飛
3/飛禽走獸 —— 劍殘無心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9f5264c1c8.jpg (http://www.imgzhost.com/)

荒野上,兩名陌生的劍客,靜立風中,似在等待什麼。
前方,夕陽君正在信步而來 ——

白髮劍者:『來了!!』

黑髮劍者隨即轉身迎向夕陽道:『朋友。』

夕陽停下腳步。

黑髮劍者:
『可是聞名天下的夕陽君?!』

夕陽目光一轉,了然於心:
『然也!半路攔阻,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了?』

『聰明!』黑髮劍者續道:『要你留下一樣東西。』

『何物?!』

『項上人頭!!』

夕陽發出一貫狂傲的笑聲:
『哈哈…報出你們的名號!』

黑髮劍者:
『名不經傳的無名小卒,不堪相提並論 ——』
話語方落,一道劍氣隨即揮向夕陽,只見夕陽傲然靜立不動,劍氣從旁閃過而去。

黑髮劍者不由讚嘆:
『名人就是名人,果然名不虛傳,膽識過人。』

夕陽沉聲道:
『沉勁凌厲的一劍,是意向夕陽君示威,還是提醒,兩人的實力呢?!』

黑髮劍者似是默認:
『願你全力以赴,以免做成遺憾。』

『是受人教唆嗎?』

『錯!是商舖的買賣。』
黑髮劍者說罷,隨即朝夕陽君施展開凌厲的攻勢。

片刻過去,黑髮劍者跟夕陽仍是不分高下,二人再次對打一招過後,黑髮劍者停劍道:
『不展上層修為,幽樓執教,是看不起無名劍者嗎?!』

夕陽:
『哈…行雲流水出劍如飛,閣下雖未現名姓,但落招起式間,已顯示出是用劍高手,何必刻意掩藏身份?』

黑髮劍者:
『……』

『明人面前不說假話,方才交手,閣下所展,可是失傳武林的墨子劍法?』
夕陽雖是詢問,但語氣已是肯定。

黑髮劍者一愕,隨即道:
『不過對上幾招,竟然被你看出,有來歷!!』

『在夕陽君印象中,能將墨子劍發揮的毫無破綻,唯有墨子名人“行雲飛”!!』

黑髮劍者 —— 行雲飛:
『見識廣博,不愧是鳳姿驚奇,難怪有人出價,要你的性命!』

夕陽:
『哈哈…想不到墨子名人,竟會淪為庸俗的買賣殺手,要殺鳳姿囉唆省下,齊來吧!』目光隨即轉向跟行雲飛同行的白髮劍者,挑釁道:『讓夕陽君同時領教,看你又是何人?!』

白髮劍者冷然道:
『自以為是,果然如傳言一般,自大的不知進退。』

夕陽語氣囂張狂傲:
『進退差之毫釐謬以千里,自大是實力者的表現,亦是對自己瞭解的自信。』

『那你將後悔,讓我二人聯手了——』白髮劍者隨即把劍拋向半空,騰身躍起拔劍,只見白髮劍者周遭氣流現出一飛禽形態。

夕陽抬頭一看,驚疑道:
『飛禽走獸 —— 劍殘無心?!』

一旁的行雲飛,亦同時攻向夕陽君,三方混戰隨即展開,正當三人打的難分難解之際,突然空中雷鳴大作,鬼怖邪形再現 ——

行雲飛:
『邪手鬼燈?』即時招呼劍殘無心:『退!』

夕陽在二人退後亦化身離開現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出場人物:
1/道海逍遙 — 學千秋
2/酒徒狂醉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c7ab79c9fd.jpg (http://www.imgzhost.com/)

浮雲軒外,酒徒師徒二人護送老空跟傀修羅回道觀後,便在外出守候,這時候學千秋從道觀內走出——

學千秋內疚道:
『委屈好友師徒在此守護,學者深表歉意。』

酒徒打了個酒呃:
『這樣說就不夠麻吉了,濁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謝知何處,既為朋友,答應麻吉再出江湖幫忙,酒徒就沒怨言。』

『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學千秋不由感嘆:『本意厭倦江湖紛擾,誰知意外再捲漩渦,導致兩位好友再受學者連累,無法處身局外…』

酒徒安慰道:
『人本江湖,許多事本就無可奈何,非是個人能決定作主。』

學千秋:
『過去你我三人,曾經在武林抑起一遍的驚濤駭浪,當風浪過後,三人同時頓悟,互相約定,無奈名利仇怨的江湖,如浩瀚大海,前浪方休後浪隨來,使人無法抽身。』

酒徒:
『天意安排,讓麻吉身為正道的支柱,眾人為你馬首是瞻,又豈能退縮逃避?這就是身在江湖不由己的道理,於公於私,不管事情是如何演變,』語氣變為肯定:『酒徒是挺麻吉到底!』

學千秋:
『……能得兩位好友好此,學者夫復何求呢?』

酒徒一舉手中酒壺:
『麻吉!飲酒!』

學千秋仰首望天:
『不知好友(學生),往魅幻魔境如何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出場人物:
1/刀學生
2/醫魔 — 生不救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a082596d3c.jpg (http://www.imgzhost.com/)

醫魔送走佬非常後,正喃喃自語還差一寶便收集齊三寶之際,突然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

醫魔頭痛道:
『唔?人未到味道先到,本魔最怕的人又來了——』

『失味!』學生聲先發人後至:『意思是不歡迎這邊的嗎?』

醫魔即時道:
『就算是向天借膽,本魔也不敢這樣想。』

『美味!!那借問一下,什麼叫做人未到味道先到?!』

『黑黝魔氣的殘息未散,應該是本魔跟你借問才對,是哪人能惹你動魔?』

『只差一步,還未到動魔的階段。』

醫魔緊張追問: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本魔怎會不知道?』

學生側身瞄向醫魔:
『講出來怕你嚇死。』

醫魔嘖笑:
『笑話!除了你,本魔還會怕什麼?』

『極海魔淵!』

聽聞“極海魔淵”四個字,只見醫魔臉色一變:
『本魔有聽錯是嗎?你是講哪裡?』

學生:
『好話不說第二遍,聽有聽無,自己心裡有數。』

『拜託再借問你,你是吃飽太閒?還是嫌事情不夠多?養一個鬼仔子,本魔就煩惱的吃不下睡不著了,現在還跑去極海魔淵,你是存心要掀本魔的底牌嗎?』

『失味!當作這邊喜歡嗎?是陪同學跟不合味的朋友,前去破陣救人,不走行嗎?』

『救人?』

『不是人,是那隻猴。』

醫魔一愕:
『傀修羅?』

『沒錯講整株好好!』

『三人全去?本魔瞭解了,難怪你的身上,會散發黑黝魔氣,』醫魔頭疼道:『這下事情大條了——』

學生安慰道:
『煩惱什麼?困魔塔不過是稍微變化而已,安啦,對你尚無威脅。』

醫魔眉頭深皺:
『本魔煩惱的,是你們不是我,為了一個傀修羅,不知道你們三人是在想啥,祅冥是何等人?此局分明是針對你們,想查出你們的身份。』

學生揮揮手:
『別在這提籃子假燒金,彼此彼此,這邊的講過,天下間還沒有學生不敢去的地方,龍潭虎穴,照闖不誤。』

『知道你這個魔界天王,是天不怕地不怕,話先講在前頭,別說本魔沒有提醒你,底牌若是被人調查出來,麻煩事是會一大堆,到時候才來後悔,已經太慢了!』

『為同學,怕什麼?』

『本魔最討厭的人,不知道是下符咒,還是跟你們灌什麼迷湯,竟然能夠令你們兩個絕世高手,甘心為他賣命。』

『這叫做相知相惜。』

醫魔暗自搖搖頭,轉移話題道:
『來找本魔,不是只為了炫耀,往極海魔淵的事情吧?有什麼事情快說一說;本魔聽一下,頭是很疼。』

『合味!傀修羅受四極魔火鍊化,精元已失昏迷不醒,』學生說罷,理所當然向醫魔攤手:『藥丹拿來!』

『啥?連固本培元這種小藥物,也要來跟本魔討?不然你們是當作魅幻魔境,是雜貨店,賣雜物?要什麼有什麼嗎?』

『一般藥丹,比得過醫魔的調劑嗎?省事省工,找藥,當然要找有效的交流。』

醫魔搖頭嘆氣頭:
『稱讚兼捧場,本魔頭越疼了——』

學生語氣強硬道:
『別搖!要不要一句話!』

醫魔窒了窒:
『本魔有講不嗎?』隨即從身上拿出一瓶藥交到學生手上:『這瓶全拿去,裡面藥丹,是採取舒筋活血,上等珍貴的藥材調煉,總共108粒,也是本魔平時養身時吃的,全部都送你。』

學生接過藥瓶:
『這樣就不好意思了,自己還有嗎?』

『最後剩這瓶。』

學生搖了搖手中的樂瓶:
『不用多留幾粒嗎?』

醫魔沒氣道:
『外省仔麵講“免”,本魔以後再煉,暫時先吃差一點的。』

『水味!人情大過天了——』

『沒人情——算本魔欠你的。』

學生:
『合味!不愧是這邊多年的老朋友,講話直接,既然藥丹送了,順便附帶一下贈品——』在醫魔還在一頭霧水的時候,繼續道:『明日黃昏之前,將分水神尺跟舍利天珠,送來崑崙玉虛,多謝!!』說罷也不給醫魔講話的機會,便頭也不回離開了魅幻魔境。

直至學生身影消失不見,醫魔才驀然反應過來:
『附帶贈送分水神尺跟舍利天珠?』拿著手杖啪了啪頭:『難不成本魔又聽錯了?這兩項東西,是本魔費盡心思搜集,只有一句贈送品?頭一甩就算行離開?是連本魔出聲的餘地也沒有——講得這樣輕鬆,這下不只頭疼,是連頭皮都麻掉了,你明知道本魔,要收齊三寶目的,交出兩物,不如是要本魔的命,忍你當成怕你,別項可以商量,這項我是不可能答應,別妄想明日的黃昏,本魔會將東西交給你——』隨後像是給自己壯膽一般,繼續道:『對!!死都免講,誰來說都沒用——』然後忿忿不平地走回魅幻魔境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40集

出場人物:朝陽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3492644222.jpg (http://www.imgzhost.com/)

靜心小徑內,朝陽又再回想之前跟夕陽會面時候,談話的內容 ——

夕陽:
“金蛟豈是池中物?得到雲雨便化龍,為免你再陷泥淖中,天門回歸之前,一切還是交由夕陽君處理吧。”

朝陽:
“……”

“你我今日之話,願龍章謹記,天門若真回歸,無論發生任何重大的變故,千萬不要輕言踏出。“

結束回憶後,朝陽輕嘆:
『為何呢?已經到了如此地步,鳳姿,你還是要獨自承擔嗎?士為知己者死,鳳姿護龍章為知己,朝陽不敢自謂,能解九天鳳皇心思,無奈若是鳳翔天際,而鳴聲不起,其心已悲、其身亦傷,潛龍豈能屈守池中,而隱伏不動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40集

出場人物:
1/月宮樓主 —— 煙蘿
2/夕陽君

http://www.imgzhost.com/uploads/f990ef8edb.jpg (http://www.imgzhost.com/)

幽樓花園內,煙蘿正為夕陽是否身中線絲毒蠱一事,而愁眉深鎖 ——

煙蘿對花感嘆:
『且看美人如花,落瑛繽紛時節,千嬌百媚惹人憐惜 ——』

夕陽從一旁緩緩步出:
『若是知花且愛花,惜花願做護花泥。』

煙蘿迎上前:
『君卿回來了?』

夕陽:
『為揪出真兇,替師老報仇雪恨,往崑崙找逍遙學者商議,學千秋爽朗答應,並要求夕陽君帶話,希望樓主能送還陰陽卦鏡。』

『陰陽卦鏡?』煙蘿臉露猶豫之色,語帶試探反問:『此物雖珍貴,但對幽樓來說並非重要,哀家想聽君卿的意見?』

『利用此機,夕陽君認為,此物應做情逍遙學者,送還三教一家。』

煙蘿不禁脫口道:
『可是陰陽卦鏡,是君卿最後的生機希望 ——』

現場氣氛頓時一凝,一會,夕陽才道:
『樓主脫口而出的話,夕陽君不解。』

『這…算了,君卿是否瞭解,線絲毒蠱的威力?而且此毒,已是無藥可解——』

『樓主是如何得知?』

『……』

『去過魅幻魔境嗎?』

煙蘿承認道:
『親自詢問,君卿可知此毒,連醫魔也束手無策?』

夕陽:
『……』

煙蘿:
『線絲蠱毒是罕見慢性奇毒,越是強行壓制,最後爆發的機會越強,生不救能解世上許多的疑難雜症,覬覦三寶已久,若用此物交換,讓他用心盡力,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夕陽問道:
『夕陽君明白了,樓主是認為,夕陽君中了線絲蠱毒,刻意隱瞞嗎?』

『……』

夕陽又問道:
『為何樓主有此想法?』

煙蘿擔憂道: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準確,你我知心交己,心中忐忑,總有不安的預感…』

夕陽卻否認道:
『是樓主多慮了。』

煙羅語帶疑問:
『真是這樣嗎?』

『所言非假!』

『那君卿何需要用到五嘆時光呢?又是為什麼到現在,依然不解除五嘆時光的功體?』

夕陽君解釋道:
『所做的一切假象,不過是為了下一步,請君入甕的計劃,再次重申,自身並未中毒,請樓主釋懷。』

煙蘿:
『……』

夕陽又道:
『望遠雲路回歸在即,學千秋是否收齊三寶交還,攸關整個大局,因此請樓主答應,將陰陽卦鏡,交予逍遙學者!』

『哀家早將幽樓大小事務,交由君卿處理,如果君卿真無顧忌意下如此,哀家當然答應,只是交還陰陽卦鏡之前,想當面與學千秋一談。』

『此事交由夕陽君吧!!』
夕陽說罷轉身欲離去,臨離去之前望了煙蘿一眼 —— 才再舉步離開。

煙蘿在夕陽離開後,憂心吟道
『知心從此別,相憶鬢毛斑, 為何君卿,不願向哀家透露實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