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情海魔濤37.38劇情口白擇要



真顏
05-06-07, 11:23 PM
第37集

夕陽對上三蒙面人 ——

陽君背向三蒙面人:
「果然來了!!」

紅髮蒙面人:
「鳳姿鳴舞!不愧是儒府兩大驚奇之一,竟然連我們,也被你們玩弄在掌上——」

夕陽:
『哈∼∼不服嗎?自作自受,怪誰呢?』

紅髮蒙面人咬牙切齒:
『少來得意洋洋裝胸作勢 —— 不信你真有通天本領!!』

『錯!!』夕陽轉過身來,囂張揚扇道:『是翻天的本事!!』

三蒙面人立時被夕陽君的氣勢所震攝。

夕陽:
『早算準,你們被夕陽君所玩弄,心中必有恨火難洩,專程等你們自投羅網,拿你們身份 —— 要你們性命!!』

三人蒙面一愕,隨即恨恨道:
『自大的令人厭惡的夕陽君,不將你擒拿再慢慢凌遲,讓你痛苦而亡,確實難消我們滿腹的怒火。』

夕陽一臉不屑:
『憑你們嗎?夕陽君如索命閻羅,殺師老的兇手 ——』語氣一頓,狠聲道:『一個都活不了!!』

三蒙面人:
『如此口氣,更讓人懷疑,你真未中線絲毒蠱嗎?!』

話語說罷,三蒙面人隨即聯手攻擊夕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正要往崑崙玉虛找學千秋的心寒,中途遇上攔截的雙少跟劍星渡厄 ——

劍星:
『孽妹!!』

心寒:
『兄長…』

劍星:
『隨本爵回劍星令!』

心寒:
『……』

『唔?!』
見心寒不回話,劍星不滿再道:
『再問你一次,要不要隨本爵回劍星令?!』

心寒:
『天涯飄泙,誓言找出情郎名劍多情,未完成心願,劍女是沒可能回去。』

劍星怒道:
『你……堂堂劍星渡厄的小妹,竟為一名軟弱無用的男人,在外拋頭露面,成何体統?!』

心寒忍不著指責道:
『當年若不是兄長輕蔑情郎,會做成今天的局面嗎?!』

劍星一怔,隨即不以為然道:
『劍星令的優越,是不準與外人打交道,何況是男女私情?這點你應該清楚!』

『優越?』心寒語帶不屑:『是虛偽的自尊心祟吧?』

劍星:
『唔?!你敢跟本爵頂嘴!?』

心寒面向劍星反駁道:
『不是嗎?!』

劍星語氣強硬再道:
『不辭而別,私通外人洩露本門祕密,再予你一次機會 —— 回不回?!』

心寒道:
『小妹個性,兄長亦應該清楚!!若無情郎下落,絕不回去!!』

劍星:
『冥頑不靈!!左右雙少 —— 動手將孽妹擒回!!』

雙少互望一眼:
『這……』

劍星:
『本爵的命令,你們敢違背嗎?!』

單子星:
『少爺不敢。』
雙少又再對望一眼,隨即拔出袖中配劍。

單子星:
『姑娘,請你隨我們回去,否則,休怪雙少失禮了 ——』

心寒:
『沒可能!要我隨跋扈的兄長回去,除非劍女死!』

劍星:
『孽妹若加反抗,如她所願,不用顧忌!』

心寒:
『那來吧!!』說罷拔出背後配劍。

一直在一旁暗中觀視著的易水寒,在這時候走出來:
『易水寒在此,誰敢傷害冷姑娘?在下絕對力拚到底!』

心寒:
『易水寒?』

雙少:
『又是你?』

易水寒:
『姑娘勿憂,易水寒幫你。』

心寒:
『此事與你無關,不要自惹麻煩,快離開!!』

易水寒:
『姑娘放心,在你去秋亭赴約的時候,劍星就曾經找上了——』

心寒:
『……』

劍星:
『不知輕重的小子,上次三狠說情,本爵放你一馬,倒是讓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管起本爵的家內事了?』

易水寒:
『答應保護,姑娘之事就是在下之事,那能坐視不管?』

劍星:
『不要以為有三狠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

易水寒:
『當時一旁聽的清楚,姑娘的話並沒有說錯,自己冷漠無情,不能要求其他人與你同樣,要在下眼見自己喜歡的人,有險而不相助,易水寒是沒辦法,這般冷血無情。』

雙少喝道:
『大膽!!』

劍星:
『敢批評本爵,你是第一個,自動找死,休怪劍星不守信約了——左右雙少!!看他有何本領。』

雙少:
『是!!』二人隨即提劍指向易水寒。

易水寒:
『哎呀∼看來決鬥是要提前了,刀劍無眼,冷姑娘請退後幾步,讓在下捨命相陪吧!』話語一落,背後的巨闕水紋亦同時鞘。

正當現場劍拔弩張的時候,邪手鬼燈突然出現,劍星見狀迅即叫眾人散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學千秋跟昆崙眾人在崑崙玉虛前,正在沉吟如何解決四件魔寶之時,學生從一旁走出 ——

學生:
『這邊的負責一件!』

學千秋欣喜上前迎道:
『學者正等此話。』

學生:
『失味!同學有事,這種場面少得了學生嗎?』

酒徒也在此時出現:
『也少不了酒徒狂醉!』

學千秋:
『好友回來了?!』

酒徒:
『酒徒也負責一件。』

學千秋:
『感謝兩位好友鼎力相助,其餘兩件魔寶,就交由學者自己應付了。』

學生:
『水味!看來同學要大展身手了?!』

酒徒語帶擔憂:
『一人單對兩物,麻吉不擔心 ——』

學千秋:
『為學者之事,兩位好友不怕麻煩捨命相陪,學千秋能不讓你們有機會嗎?』

學生大感意外:
『當是這邊的重聽?還是同學說錯?此話說得豪邁,是有這個決心,還是同學改變了?』

學千秋:
『好友說笑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38集

學千秋率領眾人從極海魔淵救出傀修羅後,傀修羅重傷昏迷不醒,老空在擔憂之下詢問學千秋如何解救,學千秋叫對方勿憂自有定奪,隨後眼光往學生方向瞄去——

學生:
『水味!!眼睛瞄向這邊來,我們就要知道了——』

學千秋:
『就勞煩好友,往迷幻魔境求藥。』

學生:
『失味!!對付這支老剪刀,這邊那一次是要用“求”的?』

學千秋:
『救人要緊 ……』

學生:
『瞭解,話走就走!!』即時轉身便要離去。

學千秋卻又從後把學生叫住:
『尚有重要一事 ——答應天門期限將至,學者猜測,三寶已有兩物在醫魔身上。』

學生:
『順道拿回,對嗎?』

學千秋:
『有困難嗎?』

學生:
『你看會有嗎?!』

學千秋:
『先說謝了。』

學生揮一揮手:
『謝字免講,是這邊上輩子欠你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朝夕二人再會靜心小徑,眼見夕陽滿頭白髮,朝陽情緒激動莫明 ——

朝陽:
『一朝白髮,鳳姿……你?!』

夕陽表現出一臉淡然:
『是驚世之招所至。』

朝陽:
『五嘆時光歲月?!』

夕陽:
『……』

朝陽:
『昔年第一才子比試,朝陽心中早有預測,憑鳳姿聰慧,究竟是已突破十嘆極限哪裡?!』

夕陽反問:
『那龍章認為呢?』

朝陽:
『這…浩瀚海潮,豈能斗杓量哉?如今朝陽,焉敢猜臆?』

夕陽:
『哈∼∼如換成是讓夕陽,猜龍章的君子劍意,大膽推斷,已過五劍運行了?!』

朝陽:
『……』

夕陽:
『可惜龍章鳳姿,再無機會比試。』

朝陽:
『前塵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已失當初書苑意氣風發的純真,虛假浮名,猶如春殘落花過不沾身,又何必在乎?!』

夕陽:
『放下一切天地自寬,愧疚、傷感、自責於事無補,再來靜心會晤,是不願龍章憂心自責,乍見師老師體激動,話語尖酸刻薄、意氣用事,皆是夕陽君假意中計,引誘真兇現形。』

朝陽:
『刎頸之交生死相護,知微知彰,朝陽豈不明白呢?只是禍由朝陽而起,身為人徒亦為人,只能龜縮一旁,無能施以援手,讓鳳姿單人弄險不顧自身,吾心非木石,煎熬何堪?!』

夕陽:
『師老是發現什麼,無故被殺;雖未達真相大白,但能証實,是被他們殺人滅口,縱觀種種趾象,事情越靠近最後越加清楚,他們的動機目的,是要迫你在三教回歸之前,破誓再出,然後借此機會,大公無私將你擒拿審判,以振回歸聲望,讓世人信服。』

朝陽臉露痛苦之色:
『為何呢?為何過去敬重的師門,竟會如此可怕?』

夕陽:
『……』

朝陽:
「第一才子封號,使龍章趾高氣揚,落得滿手罪愆永難洗盡,三教罪人名字,更使朝陽懊悔愧疚,變得懦弱無用寸步難行……」

夕陽:
『明知對方圈套,若無忍辱負重耐心掙等機會,忍不下,是只會空添遺憾。』

朝陽:
『哀莫大於心死,無奈心死身猶在,徒負空名身負罪名,註定已是悲劇人物,逃得開、避得過嗎?處身積慮的算計,朝陽能逃何方?避過何時呢?』

夕陽:
『金蛟豈是池中物?得到雲雨便化龍,為免你再陷泥沼之中,天門回歸之前,一切還是交由夕陽君處理吧!』

朝陽:
『……』

夕陽:
『你我今日之話,願龍章謹記,千門若真回歸,無論發生任何重大變故,千萬不要輕言踏,別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靜心小徑內,朝陽正在獨自感嘆夕陽竟已超越五嘆時光歲月之時,驀然醒覺 ——

朝陽:
『不對!!五嘆時光歲月,向後借取五十年功力,導致一朝白髮,可是洩放功體以後,仍能恢復如初,為何鳳姿,緊運功體不放?難道是……』只見朝陽面露驚憂之色:『不妙!!』

suika
05-06-09, 08:41 PM
還無緣見到新片 :00: 因此看到真顏同學的精華口白..
如天降甘霖..粉是開心喔 :06:
是說,那3個蒙面好久ˋ使壞好久的人終於伏法被秒爆◑︿◐
也許長相稀鬆平常,不然怎沒人popo他們的樣子啊?
粉好奇3壞蛋的長相哩~^^"

真顏
05-06-10, 11:24 AM
※回應 suika 在 06-09-2005 08:41 PM 所發表的文章:

>是說,那3個蒙面好久ˋ使壞好久的人終於伏法被秒爆◑︿◐
>也許長相稀鬆平常,不然怎沒人popo他們的樣子啊?
>粉好奇3壞蛋的長相哩~^^"

以下就是三蒙面的真實樣貌^^
(這是三人在“自爆”前的樣子,所以也算是遺照吧 :06: )

http://i4.photobucket.com/albums/y137/moonlightsuy/1.jpg

seancomtw
05-06-10, 04:23 PM
>朝夕二人再會靜心小徑,眼見夕陽滿頭白髮,朝陽情緒激動莫明 ——
>朝陽:
>『一朝白髮,鳳姿……你?!』
>夕陽表現出一臉淡然:
>『是驚世之招所至。』
>朝陽:
>『五嘆時光歲月?!』
>夕陽:
>『……』
>朝陽:
>『昔年第一才子比試,朝陽心中早有預測,憑鳳姿聰慧,究竟是已突破十嘆極限哪裡?!』
>夕陽反問:
>『那龍章認為呢?』
>朝陽:
>『這…浩瀚海潮,豈能斗杓量哉?如今朝陽,焉敢猜臆?』
>夕陽:
>『哈∼∼如換成是讓夕陽,猜龍章的君子劍意,大膽推斷,已過五劍運行了?!』
>朝陽:
>『……』
>夕陽:
>『可惜龍章鳳姿,再無機會比試。』


我只記得五劍最高等級為黃金劍氣...不知所為得<已過五劍運行...>為何?是否可請大大解惑:)

真顏
05-06-10, 10:35 PM
※回應 seancomtw 在 06-10-2005 04:23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只記得五劍最高等級為黃金劍氣...不知所為得<已過五劍運行...>為何?是否可請大大解惑:)


唔…以我所記得
朝夕二人在第一才子比試的時候
夕陽第一次用四嘆神鬼的時候
當時七色師老已經有人驚嘆
在儒門過去之中
從無人可以超越三嘆
而夕陽現在不只超越三嘆更已經去到五嘆
至於朝陽的君子劍
眾七色師老亦曾經提及(情海魔濤第二集)
“君子劍,五色蘊行五色之變,以虛為實,以實為虛,記憶之中,也無人練就五劍齊行”
第一才子比試的時候
朝陽是以五劍中最強的黃金劍氣對夕陽的四嘆神鬼
但夕陽既然可以超越四嘆
我想——
朝陽亦可能已經超越君子劍的五劍運行吧?
但超越五劍運行又將會去到何種境界?
相信除了神魔編劇外
應該還沒有人可以知道答案吧 :14:

suika
05-06-10, 11:30 PM
※回應 真顏 在 06-10-2005 11:24 AM 所發表的文章:

>以下就是三蒙面的真實樣貌^^
>(這是三人在“自爆”前的樣子,所以也算是遺照吧 :06: )



果然是熱心的真顏版主厲害 :06: 23下就把3個大光頭給逮來了~~
是說那紅袍光頭還人模人樣的竟然為虎作倀 QQ...
敬佩神魔粉勇於使用好偶頭 :06: 也希望以後夕陽千秋等大角角也能多加比照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