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創作]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十章



雲之彼方
05-05-29, 11:30 AM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十章

封靈島

氣流激盪,電光石火間,時空之門!時空之門!再度開啟,光芒萬丈中,
穿越而來者—丰姿卓越,英氣凜然,手持羽扇,身掛藍衣,竟是滅境先天
,蟻天-海殤君!!

就在悅蘭芳與鬼王棺兩人還來不及反應下,海殤君望向遠方,不發一語,
立即一分為二,朝兩個方向,化光而去.

鬼王棺驚魂未定的道:[是…是海…殤君!!,還一體二化,他怎會從那光芒
中而來,難道是與佛牒碎片有關..此地不宜久留,速離吶!]

[哈…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一陣狂傲的笑聲傳來,黑白郎君南宮恨
竟亦從時空之門中步出,

[是鬼王棺!哈…沒想到第一個就見到你這魔頭,明年此時就是你的忌日,
看招!一氣化九百,去!!]黑白郎君威風凜凜,見面就是索命一招.

鬼王棺見狀三魂走了七魄,倒退數步之餘,把心一橫,反撲一擊喝道:
[哼!看吾不起,是要付出相當代價吶,死來,迷蹤行殺!]雄渾氣功應掌而出.

[轟….!!]一聲巨響,勁氣互衝,勝負立判,

[啊…!]鬼王棺應聲拋飛數丈,已身受重傷,撞倒於地,[吾命休矣…借體
移位吶!]隨即身形一閃,藉勢逃離現場.

悅蘭芳上前謝道:[多謝相助,敢問汝等為何藉佛牒碎片之力,相繼穿越時
空之門而來…]

黑白郎君笑道:[哈…傲笑天地間,黑白兩不分,馬車幽靈影,瀟灑一郎君.
此事一言難盡,勸你退隱去吧.]語畢,施展身法,迅速離去.

抱起萬里雲梟屍身,悅蘭芳望向天際,自言自語的道:[哈…退隱是嗎,
無奈一步江湖無盡期啊…]

冥界天獄-內殿

風雲狂湧,戰鼓急催,劍痞憶秋年欲擒受邪帝控制的牟尼上師,與四無
君等冥界天獄諸將發生對峙,情勢一觸即發!!

就在此時,大隊人馬壓境,由黑衣劍少與權妃褢天女率領的妖刀界先鋒
軍,已然殺至.

情勢詭譎,黑衣劍少觀之奇道:[喔..這是怎樣一回事,通通躲在這列隊
歡迎本劍少一統冥界嗎.]

褢天女一旁笑道:[哈..姊姊的大軍隨後便到,你們聽好,降者可生,抗
者必死.]

四無君從容朗聲道:[哈…冥界天獄無投降之輩,有本事儘管來,四無
君在此領教.]

憶秋年乾咳一聲道:[咳…要打要殺你們先請,我只針對邪帝的人,別把
老夫算進去.]

極!極!極!一場大戰在所難免,就在此時,一道宏亮詩號傳來…

[慾海沉浮名利爭,石光電火步此生,風塵情事揮不盡,觀世不笑是癡人.]

藍光一現,海殤君已化光來到,立於眾人中央,羽扇輕搖,氣勢凌人的道:
[今日海殤君將開殺誡,若珍惜性命者,速速離去,否則稍後黃土一墳!]

接著轉頭向憶秋年道:[這位是憶兄吧,史艷文已經被風之痕所殺…]

[什麼…!!]憶秋年話未聽完,人已如流星般化光趕去孤獨峰.

一聽聞海殤君之語,黑衣劍少怒道:[哼!海殤君是吧,你好大的口氣,讓
本劍少先會一會你!…啊…你卑鄙…]

褢天女一聲驚呼:[姪兒!]

不見海殤君有任何動作,黑衣劍少已被擊暈於地.

褢天女扶起黑衣劍少,心道:[此人功力深不可測,竟只用背後劍柄就擊昏
姪兒,這應是給風之痕面子,今日佔不了便宜了,先撤再說.]

嬌聲喝道:[海殤君!此仇妖刀界必報,我們走!]褢天女一聲令下,妖刀界
先鋒軍,立即退下山去,回轉妖刀界.

四無君讚道:[好功夫!閣下一招退吾大敵,四無君在此先謝過,不過也
請閣下直說來意吧.]語氣轉為強硬,

絕燁與天之翼雙衛,護於四無君左右,提高戒備,隨時發難.

此時,一旁的牟尼上師突然身形瞬動,驚天一掌朝海殤君轟去,勢若猛虎
出閘,威力萬鈞.

海殤君腳踏奇步,輕鬆避過致命一掌,羽扇一撥,化去宏大掌勁,右手殺
招應手而出,[哼!不自量力,一指泣風動!]

[啊…!]一聲哀嚎,牟尼上師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仰天吐出一口鮮血
,被海殤君猶若利刃般的指勁,貫體而入,竟是一招斃命,倒地身亡.

武咸尊,冷香書客等人見狀大叫:[聖主!…可惡,殺人者海殤君償命來!]
已是怒氣沸騰,群起而攻.

[王者之刀]冰川孤辰手中[鬼陽六斬刈]現芒,搶先出招,橫刀疾斬喝道:
[殺吾聖主,罪無可赦,喝!看招,逆天式.鬼天斬]陰寒刀氣破空直擊海殤君.

一左一右,冷香書客雙掌運勁,一式[浮空提字力-教坊之流]配合出手,
陰柔之氣,封住海殤君右邊生路.

左方,[十方冠宇怒川流!]武咸尊極招上手,全力一擊,務求當場格殺弒
主仇人,綿密劍鋒加上暴流利芒,盡數朝海殤君攻去.

海殤君灑然一笑,從容不迫,一句[黃沙怒音揚!!]滅世之招,再震武林!

狼谷

魔龍祭天跌跌撞撞,負傷而回,右臂血流不止,狼狽道:[好個亂世狂刀,
武功竟然突飛猛進,加上欲蒼穹,真是不易應付,哈..沐流塵你就當吾
替死鬼好了,這佛牒碎片終究還是給吾奪得.]

[果真在你手上,魔龍祭天,今日就是你最後一天.]一把聲音突然在谷內響起.

沒想到自己藏身巢穴竟有人在,魔龍祭天轉身大驚失色道:[你究竟是
誰...!]一道劍氣已急襲而來.

一代奸雄,魔龍祭天首級已斷,話猶未完.[誰..誰..誰..]

[痴水滄浪]回鞘,金少俠緩緩道:[死在[活殺留聲]之下,魔龍你不冤枉!
[邪兵衛]我乃金少俠,記住了,任務已完成,離開.]取走佛牒碎片,金少俠
大步邁出,離開狼谷.

不染凡塵-聽潮小築

沐流塵全身沾滿血跡倒臥,看著手中玻璃罐內的七隻邪帝黑蟲憑空消
失,恨恨的道:[可惡的魔龍祭天!竟用意識能騙吾.]

欲蒼穹搖頭道:[哼!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罷了,念在你本性不差,今
回放你一馬,只是此次讓魔龍他脫逃了,真可惜,功虧一簣,徒兒咱走吧.]

亂世狂刀應道:[是,師尊.]

沐流塵望著欲蒼穹與亂世狂刀師徒二人離去的身影,腦中突然憶起兒
時與師兄蜀道行,一起跟師父莫長鋏習武的情景,淒然一笑,緩緩地閉上雙目…

醫林天地.凝露楓榭

為奪佛牒碎片,冀小棠劍鋒斜引,為救疏樓龍宿,劍子仙跡[古塵]再出.

嬌叱一聲,封靈島高手團長,冀小棠劍隨身走,無瑕劍招之[劍舞瑕光]
已化作點點繁星,炫目而出,盡封劍子仙跡所有退路,一時間,劍氣飆
飛,瀰天漫地.

劍子仙跡真氣已失,負傷又深,[古塵]揮灑,勉強擋住[無瑕劍]一波波
又疾又快的攻勢,不過腳步紊亂,劍招失據,已危在旦夕.

[噹!]一聲,[古塵]墬地!冀小棠無情劍鋒逼命而來,眼看就要刺入劍子
仙跡心窩之時!

藍光乍現,海殤君[另體]化光趕至,[忘情劍]出鞘,電光石火間,及時架
住冀小棠手中奪命利刃.

冷汗直流,劍子仙跡慘笑道:[海殤君你終於也來了,若再遲一秒,吾
便要作古,嗯…一人二化,你剛到便是勞碌奔波,是劣者給你添麻煩了
,哈..]未笑完,已倒在海殤君[另體]身上.

海殤君[另體]笑道:[哈..也許吾該如你所說,慢上一秒,那就省事事省囉..]
語畢,一掌抵住劍子仙跡,默運玄功替其療傷.

冀小棠向後一越,退開數步,看著海殤君[另體],喜道:[高手,也是好對手,
本姑娘也不想欺負受傷的人,就換你接招吧!]

就在此時,二道人影出現在醫林天地.凝露楓榭外,
身上繫著[邪兵衛]寒鐵令牌.

其中一彪形大漢,身披虎皮衣衫,產生一股令人無法直視的可怕感覺,
身上傷痕無數,顯示出其戰績彪炳,背後負著一把寬刃斬馬短刀,全身散
發出驚人氣勢,觀之猶如神兵飛將降世,以豪邁不羈的聲音道:[哈..向兄,
這次你選哪邊..]

[常兄,那還用說,當然是人少的那邊,哈…請.]另一人答道.

此人卻是一身文士打扮,雙目精氣內斂,手持軍師羽扇,一副仙風道骨
之姿,看似弱不禁風,與前者形成強烈對比,但若是小覷此人,絕對會因
而付出慘痛代價.

語畢,二人分頭往凝露楓榭而去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十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