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 轉貼溪樓主講古.金子陵笑意文



吹雪
04-05-29, 01:44 AM
「想知道悅蘭芳手上滴蘭印追魂劍,何以變成現在這把?…其實…是有原因滴….

話說,自從他宰了東陵之後,」…..「哇哩!…..誰丟我?」…「..哇哇哇….鬼….鬼啊………」

「東陵大人饒命…啊哈哈……..嘔噁……」..口吐白沫……..溪樓主拖命回來講古中…………………………
.
【楔子】
「悅蘭芳的蘭印劍;是除了他心愛滴羽毛;和御主金令之外;最最尬意的東西。…..當然還有他的蘭花水。…..每天早上,他一起床,一定要用沁涼稀有滴蘭花水敷臉;….再抽出他的劍,映照他如玉美顏。….就這樣,日以繼夜,焚膏繼晷滴照著映著映著照著…..終於,他發現,…..他心愛滴蘭印追魂劍,…….生鏽了…….。」
溪樓主得意萬分的描述著。

「啊!摘日手!」
「哇!」只見一條英偉滴身影被轟出九霄雲外
「終於清靜了……嗯…….前往寂山”靖廬”………」

一、名劍鑄手金子陵

靖廬中

只見一襲藍衣丰姿俊朗的人兒,正閒閒滴泡花茶。
「該選哪一種好呢?就這種!我可愛滴玫瑰花,我美麗滴玫瑰花,我願….下一句是什麼?..(忘詞)…算了!毋須計較太多!…..男孩看見野玫瑰……」

「.麥擱唱了!」………一抹黑影急急閃進,大聲咆吼。

「告訴你別在我洗澡的時候唱!你是聽不懂是吧?……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化!好險!險險走光!也不想想你那雞貓子鬼吼滴本事!上次才震壞一間;還沒重建呢!你你…..你你」刑天師氣得皮皮挫。

「哎呀!你這句話,刺中我的心槽;非常之痛!來!消消火!喝茶!喝茶!」

天師狐疑地捧起杯子嗅了嗅,「這次又是什麼東東?」他一口飲下,卻險險吐出來!「什麼呀!茶居然是甜的?」
這回天師怒上眉山,真動了肝火囉!

「明明是女人家喝的玩意兒!…..阿好好好,金子陵你就是沒誠意要招待老朋友!….我下次….絕對不再來…..氣死我…..下次一定要換你來見我……….我我我我……」

「唷!….還有回音哪!…..真是不懂得欣賞好東西!….無情又性急的壞朋友」………..子陵看見潑灑出來的茶,不勝惋惜地說道。

「請問金子陵”老”前輩在嗎?」
「嗯…..ㄟ…..是……」金子陵從門孔裡窺探著。
「哈!…….材料上門了!」他暗自盤算著。

「進入吧!」

『好一個清雅之地,一點都不似鑄劍師所居。….嗯……』

忽然…..悅蘭芳感覺有人近身;來人竟無聲無息,他暗自心驚。

「請問閣下可是名劍鑄手?」

「是、也不是,要看你的來意。」

「吾之來意,單為見識名聞江湖的名劍鑄手,一展絕技!」

「…哦….代價可是十分地昂貴喔?」

「盡說無妨!」

「我要你…...」

「啥?」悅蘭芳內心驚疑不定,面色卻是鎮定如常,正待開口,門外有人卻已是按倷不

住。

「誰敢動我滴蘭君?呀!」

忘千歲掄劍直攻,絲毫不留喘息餘地;挑、刺、抹、遊、挪、騰,急雁六式直挑金子陵。

「千歲不可呀!」

金子陵、金子陵,一代神人是否能逃過粉紅無敵女金剛的追殺?溪樓主頭暈目眩有氣

無力頭上有兩隻鳥飛來飛去臉上掛了三條黑線回來說故事

「呀!」金子陵一腳踹飛溪樓主

「金..子..陵….我…..恨…..啊……」

「唷!還有回音唷!」金子陵涼涼應道;轉身面對無敵女金剛的襲擊。

p.s會接的請接…..溪樓主不得子陵歡心…已被踹飛…….


本文首貼於舞燁吹雪忘齡春秋閣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wiccahfamilly/
已徵得原作者溪吟同意轉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