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情海魔濤35.36 劇情簡介



真顏
05-05-07, 03:16 AM
第三十五集

夕陽君被徒聖師老偷襲重傷倒地
蒙面執教出現要取夕陽君性命

解干戈出現
阻擋在三才子面前

冷刀螳螂三人大戰蒙面三人組
昊雲無缺突然現身
阻止了雙方的對打

正當夕陽君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
煙蘿適時趕到
蒙面執敎鄙視煙蘿“一點紅唇萬人嚐”
更嘲笑夕陽身為儒門驚奇
竟為了一個女人而自甘墮落
正當煙蘿受不了侮辱而打算出手的時候
卻被夕陽阻止
只見原本已經重傷倒地的夕陽君
卻像沒事人一樣站起來護在煙蘿面前
(夕陽君的配樂換了 —— 頗好聽^^)
夕陽君揚言自己並沒有中毒
之前的一切只是假裝中計
主要目的
是要引出殺死耆儒師老的真正幕後兇手
夕陽君跟蒙面執教正式對上

昊雲無缺在不動干戈之下
令三蒙面人知難而退
當昊雲無缺跟冷刀螳螂等人離去後
鏡頭轉往一直在一旁監視的酒徒跟酒客師徒二人
只見酒徒狂醉口中唸道:『昊雲無缺?』

夕陽君跟蒙面執教展開對打
二人各自施展本身絕學
擔心夕陽君安危的煙蘿
在夕陽君看似不敵之下出手相助
混亂之中只聞蒙面執教一聲慘叫隨即逃離現場
徒聖師老亦即時跟隨離開
夕陽君跟煙蘿解釋之前一切只是做戲
主要是想趁蒙面執教不備揭下其面具
煙蘿自責破壞了夕陽君的佈局
夕陽君反安慰煙蘿
已在蒙面執教身上留下印記
(夕陽君獨悟的絕招“縮骨血手印”
身中此招的人,身上會留下一個有如嬰兒手印大少的血手印)
相信要暴露對方的身份已是早晚的事
雖然夕陽君堅持自己沒事
但煙蘿卻暗忖
以夕陽君性格
若真無大礙
應該不會讓蒙面執教離去才對

解干戈要公孫沐白、司馬群青
解釋血染靜心的疑點
更要求查看武八一的屍首
慕容殘紅以三人有要事在身拒絕解干戈要求
但答應三日後帶解干戈去看武八一的屍首
(看完這幕,終於知道為什麼慕容殘紅會是三人之首了)

解干戈在三才子離去後再次現身
暗忖總算沒有負朝陽所託

公孫沐白詢問慕容殘紅為什麼不趕往埋伏地點
慕容殘紅解釋現在再去一切已遲
三人決意先回天門會商

風靜海來到無上師藏身地方
學千秋亦隨後來到
風靜海為迫無上師現身、學千秋為護師尊安全
二人不惜干戈相對
聖空要無上師出面阻止
無上師聲音從洞內傳出
(只有聲音,人可是還沒有現身)
無上師說正在閉關
要求風靜海再給他一個月時間
一個月後會給對方想知道的答案
風靜海勉強答應後轉身離去

殷一笑跟劍星渡厄前後來到祅冥祭台
殷一笑在劍星出現後先行告辭離去
劍星要求祅冥讓少爺脫離六部
祅冥答應劍星要求同時邀請對方加入祭台
劍星以不能屈居人下而拒絕
祅冥在劍星離去後
自信地預言劍星往後必會加入祭台
但現在首要關心的
是看學千秋如何到極海魔淵救傀修羅

易水寒詢問心寒跟名劍多情見面一事
(心寒跟易水寒這段,發覺易水寒原來非常有做“花花公子”的天份)

無上師坦言把掌門位置傳給學千秋的原因
更承認傀修羅的確是自己的兒子
又因現在是閉關最後關頭無法離開
請求學千秋看在自己臉上
前去無極禁地解救傀修羅

三聖宗跟二僧一道主等人
講述三教可能存在著不可告人的祕密
更道出藏身於星海的能人
是三教罪人之一的道教罪人

星海密室內
任飄蹤跟道無義解釋
如何從夕陽君手中把他救回
道無義詢問任飄蹤
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是不是“他們”所為?
(看來道無義也知道三教一家內部有問題)
任飄蹤說除了“他們”也看不出還有其他人
隨後任飄蹤跟道無義說
反正“他們”都認為他已經被夕陽君所殺
就藉機會化明為暗
藏身星海內靜待時機

聖空帶學千秋往無極禁地

被夕陽君反設計
百魔在幽樓花園之內群起鼓譟後相繼消失
(從百魔對話當中,夕陽瞬間白髮原因,是往後借取了五十年功力所致)
最後只剩下夜魔一人
正當夜魔為被夕陽設計而恨的牙癢癢之際
夕陽君出現了
(夕陽換詩號也換新裝了,跟新配樂很搭^^)

蒙面執教、徒聖師老、三蒙面人於郊外聚集
蒙面執教被夕陽君一掌所傷而顯露痛苦
眾人決定先回組織報告失敗經過
徒聖師老在轉身要離去之際
被蒙面執教從背後偷襲殺害
蒙面執教言明因徒聖已暴露身份
只能殺其滅口
隨後交待三蒙面人到月宮監視夕陽君
要在其落單後聯手攻擊對方
(蒙面執教似乎還是堅信夕陽君已中線絲蠱毒)
在蒙面三人執行命令離去後
蒙面執教暗忖
夕陽君雖然在其身上留下一個嬰兒大少的血手印
但仍自信夕陽君無法因此揭穿他的身份

聖空帶學千秋來到無極禁地附近
正想仔細交待學千秋要注意什麼的時候
學千秋一聲「瞭解」
單人獨闖無極禁地
(留在原地等候的聖空
奇怪自己什麼也沒講
學千秋又瞭解什麼?)

學千秋進入無極禁地內
隨即遭到巨大鬼怖的荊棘攻擊


第三十六集

學千秋藉著靈活身手
閃過巨大荊棘攻擊
雖然巨大荊棘毀之不盡
但學千秋卻胸有城足
學千秋施展出絕學“五芒十字星”
現場突然如白晝一般
荊棘畏光全數竄回地下深處
學千秋隨即達進陣眼進入極海魔淵
(從劇中透露,學千秋應該不是第一次進入極海魔淵)

幽樓花園內
夕陽君盡情嘲弄百魔
(雖然對“全白”的夕陽君有點不習慣,但他所表現出的囂張狂傲態度,還是我們所熟識的鳳姿鳴舞 ^^ )
夜魔在夕陽君離去下撇下狠話
縱然今天百魔受夕陽君的戲弄
但總有一天會看到夕陽真正一夜白髮
喪志頹垂的模樣

昊雲無缺獨自一人在郊野外漫步
腦海中浮現先前見到酒徒的情景
(從他的語氣中似乎應該認識酒徒狂醉)
昊雲無缺正當沉思之際
“冰奇詭幻”“熾炎流羽”突然出現

學千秋在極海魔淵內遭受魔兵攻擊
(這場特技做的不錯)
隨後更遭到魔界四大寶物其中兩件「異形宗論」「倒行逆施」夾攻
九邪識此時於一旁步出

銅牆鐵壁內
五皮根據牆主描述
繪出小雅的人物圖
(今次畫的圖總算像個人樣了,小雅看來還是一個美人^^)
牆主交待五皮非要尋出小雅不可
五皮要求牆主派班頭三人跟隨他幫忙尋人
牆主一口答應

“冰奇詭幻”“熾炎流羽”二魔指責昊雲無缺幫助夕陽君
讓百魔兄弟深感不滿
昊雲無缺鼓動其如篁之舌令二魔最後無言而退

郊野外
黑鼠狠因找尋不到神祕人而擔心影響在組織的進升機會
艷冷來到
告訴組織已接受他的保薦
讓黑鼠狠進入組織總部工作
隨後更細心交待黑鼠狠除了努力在總部工作外
同時不能忘記他之前交託查辦之事

極海魔淵內
學千秋利用“逍遙訣”快速躲過魔兵攻擊
正要再度深入極海魔淵之際
九邪識擋在前路
展出「黃泉幽路」(同樣屬於魔界四大寶物之一)
學千秋一聲“危險”隨即化身逃離現場

聖空在無極禁地外焦急地等待
學千秋從極海魔淵逃出
坦言解救傀修羅並非易事
二人決定先行回崑崙玉虛再從詳計議

易水寒聽罷心寒講述跟名劍多情見面的事
趁機“誹謗”名劍多情
(易水寒——這可不是君子所為啊)
知道心寒不滿後即時轉移話題
(易水寒為了追求心寒還真算“忍辱負重”呢)
二人討論名劍的反常行為
名劍又為何要帶面具跟心寒見面
易水寒建議心寒應該找學千秋問個明白
(看來學千秋又有的煩了)
心寒聽罷即時轉身離去
易水寒只能無奈從後跟隨

密室內三才子聚集討論夕陽君一事
慕容殘紅喃喃自語不相信自己比不過夕陽君
(說真的——你還是早點面對現實吧)
司馬君青說要如何解決解干戈一事
公孫沐白提議既然解干戈要見武八一的屍首
不如就讓解干戈如願
但卻被慕容殘阻止
既然留下武八一是要証明朝陽佈陣殺人
又怎可以前功盡癈?
後來慕容殘紅受計二人如何應付解干戈

幽樓月宮內
煙蘿認為夕陽君有事隱瞞自己
(她似乎認為夕陽君的確已中線絲蠱毒)
但夕陽君卻一再堅決否認
要煙蘿勿用擔憂
隨後為了下一著所佈的棋而往昆崙玉虛找學千秋而去
煙蘿在夕陽離去後經過深思
決定前往魅幼魔境

崑崙玉虛門外
眾人仍在商議三教一家之事
菩提玉骨坦言不是不相信學千秋為人
只是擔憂正道其他門派不信服
又說正道各派已經聯名簽署三教一家重臨武林主持大局
擔心崑崙地位受到威脅
此時學秋從外回來
說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皆有可能是三教一家所策劃
武聖宗這時候代替眾人對學千秋表示
會永遠跟崑崙站在同一陣線
學千秋深感欣慰

夕陽君離開月宮前往崑崙玉虛
三蒙面人從後跟蹤
打算施機出手對付夕陽君

心寒趕往找學千秋途中
被左右雙少攔截
二人說劍星要見心寒
心寒拒絕跟二人回去見劍星
正要離去的時候
劍星從後出現
一聲“孽妹”令心寒面露驚愕之色停步不前
易水寒從後跟來看見一切
心嘆麻煩事情又來了

聖空跟學千秋從崑崙玉虛步出
聖空要學千秋加緊解救傀修羅一事
學千秋說要詳細計劃
此時夕陽君來到
學千秋要聖空先回玉虛內休息
學千秋詢問夕陽君因何事來訪
夕陽君告知學千秋
如何計劃揭穿三教一家的真面目
迫出殺顏童的真正兇手

密室內
武八一正在休養
東孫沐白跟司馬群青到來
二人假惺惺地自導自演
(看完這幕不得不佩服慕容殘紅的狡猾,竟然可以把黑說成白)
令武八一相信解干戈受朝陽所騙
決定跟解干戈見面揭穿朝陽“殘忍”的真面目

酒徒交待酒客先回崑崙玉虛
他另有事情要辦

崑崙玉虛外
夕陽君跟學千秋講述自己的計劃
學千秋說願意配合
而且更說計劃若是成功
不單只能夠揭穿殺顏童真兇身份
更可能阻止“他們”問世
(學千秋口中的“他們”,應該是指三教一家吧)
在夕陽君告辭離去之時
學千秋拜託夕陽君跟煙蘿代言
希望月宮能送還陰陽卦鏡
讓他對天門好有一個交待
夕陽君答應盡力而為
學千秋隨後又關切夕陽君為何運用那麼大的功元
而令滿頭白髮
夕陽君嘖笑一聲不答而離去
學千秋佩服夕陽君不顧危險以身試火
果真有儒家獨有的傲骨
但隨後又暗嘆
“可是縱然有無窮內元,你又能撐到何時?”
(從這兩句話看來,夕陽可能真的已身中線絲蠱毒)
在夕陽君離去不久
祁霜寒突然來到崑崙玉虛
學千秋面露猶豫之色

艷冷於荒野上趕路
一聲“男風艷冷”
三個奇裝異服打扮之人
出現在艷冷面前
(我猜想三應該是將軍令的人)

夕陽君在回月宮路上遭受蒙面三人攻擊
夕陽君閃過對方凌厲一擊後一聲“終於來了”
似是等候三人多時

燕子棲上
群燕依然徘徊石象悲鳴
突然雷鳴響起
群燕受驚而散去
這時候
雷鳴過後燕子棲回復一遍平靜
突然
日光劃破昏暗天地
只見一道瑞光伴隨藍色身影
從雲層中漸漸降下
(雖然人物樣子看不清楚,但配樂不錯聽^^)

坐在黑暗石洞內的神祕人
對於燕子棲的異樣似有感應
起身邁步踏出山洞

昊雲無缺在路上感應到神祕人又將按奈不住
在擔憂之下正要轉身往回走的時候
卻遇到酒徒狂醉攔路

欲知精彩結果
請繼續租看嘉佑出品
最新強檔布袋戲
神魔英雄傳之「情海魔濤」

夕陽君
05-05-07, 01:25 PM
真顏道友打劇情,辛苦啦^^ 我就慣例來胡言亂語幾句


先說夕煙了,因為夕煙對我而言神魔中最大閃光點。喜愛的東西先說,免得胡言亂語到最後頭腦發昏真的變成胡言亂語

『能為君卿紅顏知己,是煙蘿今生唯一所幸』,煙蘿與夕陽之間的知己之情,看的讓我很窩心。其實夕陽對煙蘿隱瞞自己毒勢,多少造成兩人之間的『生分』。因為生分,所以夕陽臨去昆侖之前到幽樓辭行,讓煙蘿感覺有異;因為生分,所以煙蘿嘴上不說,暗中卻有所行動前往魅幻魔境。但這種生分並不是人心上的隔閡,反倒是雙方互相關懷的表現,所以說能讓我看的窩心無比。

相比夕煙這對,寒寒聯合雙口組卻是讓人悶氣無比。且不說易水寒不明就裡即對名劍人品有所懷疑責詬——他人背後說長短是大忌,何況是在心寒面前說名劍,你易水寒不應該不知道這個道理。再來佯裝負氣離去、見心寒沒反應卻又放下身段轉身折回的舉動,或許有人說他風趣幽默,但在我看來卻是無聊之極。心寒明明放不下名劍,卻任憑易水寒在一旁風言風語。你何不直接跟易水寒明說:我與你雖是朋友,但卻不喜歡聽到你在我面前說這些風言風語。現在這個樣子,拒絕對方的同時卻擺出一副欲拒還迎的姿態,給人一副『我雖然拒絕你,但你再努力一把仍是有希望』的錯覺,真是讓人#@#%%$^%^&*……

對劍星的好感漸漸增加中。偶頭、pose可愛無比尚在其次,就他這無比的傲氣更讓人激贊。果然是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百幻千刀乾巴巴跑祭臺那裡去要求加入、自降身價,劍星的回答就讓人聽的十分爽快!要我加入覺無可能!這就是劍星令天生的高人一等,決不屈居於人。劍星的高傲跟夕陽的自傲又有不同。夕陽君對朋友、對自己看得起的人都能放下身段,但劍星就是絕對的以自我為中心。即便面對等同身價的雙刀四劍,他的傲氣也是溢於言表,赫然可見。

無上師這個老奸臣,從他一開始跟學千秋談話中的進退屈伸,就知道這家伙不是什麼好鳥。不過,跟學千秋玩智謀權術,恐怕你整個昆侖都要賠進去。再想想跟風景海的一個月之約,照他這種性格脾氣,到時候肯老老實實付奶粉錢?我信你纔怪了。
祭臺抓猩猩這局,確是高明。逼出無上師只是一個幌子,風景海跟無上師鬧的再厲害,最多增加一點昆侖的麻煩,對魔界無實質好處。祭臺在意的是學千秋。以猩猩為釣餌,引來學千秋,層層重圍更要探測出他的來歷和根基,這纔是狠辣至極的暗招。

其他的,想到再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