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創作]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七章



雲之彼方
05-03-05, 10:51 PM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七章

冥界天獄-內殿

[啊……!!]一聲淒厲的叫聲從遠而近傳來.

[稟聖主!不好了外面!…外面妖刀界黑衣劍少,率眾殺上冥界天獄來
了!請聖主快逃命啊!]

天獄戰將一字鑑史-百朝臣驚慌失措的奔進內殿大喊著,一副世界末
日將要來臨之姿.

一進大門,剛好撞見內殿中雙方一陣刀光劍影,掌氣拳風,激戰不休的
場面,頓時愕然萬分,隨即陪笑道:
[沒想到外面的還沒打進來,裡面的已經先幹起架熱身準備,大夥精神
真好,練習的有夠逼真,咦…?黑雪刀你還躺在地上演死人,這…好專業
的表情啊,實在令人自嘆不如,獲益匪淺,佩服佩服…那不打擾各位繼續
練習,哈…本小生先行告退!]

語畢,轉身朝外走去,絲毫不知發生何事.

一時間原本劍鋒相對,各為其主的眾人,聞聲紛紛停手,收起兵器,退
至兩旁,大敵當前,如果再內鬥,自相殘殺,無疑是自掘墳墓,徒令親者
痛,仇者快而已.

武咸尊,冷香書客,冰川孤辰等三人朝牟尼上師望去,靜候其指示調度,
雖說聖諭不可違,不過內心皆已充滿疑慮,為何聖主要殺勞苦功高的軍
師,而天之翼,絕燁則護在四無君兩旁,小心戒備,唯恐方才之事再度發生.

[哼…妖刀界已攻上來了嗎,真是壞了吾的好事,哈..不過四無君,今日
冥界天獄註定覆滅,只是不能親手替邪帝主人收拾你,實在令人遺憾.]
牟尼上師語出驚人的道.

四無君心中暗道:[果然不出吾所料,難怪聖主傷勢那麼快就復原,看
來邪帝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佛牒碎片已交予好友雲濤夢筆,哎…沐流
塵你的進度可要加快一點了.]

接著,四無君羽扇一揚,朗聲道:[天獄眾人聽著,聖主心智被邪帝所控
制,一切非出本意,現在起由吾四無君發號軍令,違令者斬,爾等先擒下
聖主,再共抗外敵!]

事情即然水落石出,冥界天獄眾戰將再不遲疑,齊聲應道:[遵命!]

馬上將牟尼上師團團包圍住.

牟尼上師仰天一笑,衣衫無風自動,氣勢威猛無匹,大笑道:[哈..邪帝
欲一統天下,首滅冥界天獄,而要滅天獄,則必先殺你這智比天高的四
無君,除去礙腳石,現在有妖刀界代勞,吾可省了不少事,哼!吾要走任
誰也攔不了!]

忽然,一陣風吹入…

[白雲天地為衾枕,興來倒臥醉花顏,一任風月不留痕,逍遙山水憶秋年.]

他是劍界頂峰,已至隨心所欲的地步,他是人亦是劍,不求於劍招,不執
著於劍意,稱其為一代劍宗,當之無愧!

[喔…口氣真大,那我來試試看好了,老人我…咳…!最近身體欠安,歹謝,
導播再一次,老人我..劍痞-憶秋年!不曉得有沒有資格留下你.]

不染凡塵-聽潮小築

一場暗地交易正在進行,二條人影風中冷然佇立.

其中一人先開口道:[那東西到手了吧,不過看不出你也真夠狠,為了
詐死,竟然連好友也能出賣…]

另一人笑道:[哈…成大事者,懂得利用身邊所有資源,不論任何人,事,
物,廢話省下,吾要的東西,拿出來吧!]聞聲,此人竟是沐流塵!!

話說當日在問俠峰頂,沐流塵故意請出極道天權,商議裝作突然被其
奇襲,演出一場墬涯身亡的假戲,好將四無君從史艷文身上得到的佛
牒碎片據為己有,

但另一用意實則為引出師兄蜀道行,行借刀殺人之計,除去一樣擁有
武痴絕學玄字訣的極道天權,而渾然不知已被算計的極道天權,亦如
沐流塵所料,慘亡於蜀道行刀下,但冥冥之中,似有天數…

[好,夠爽快!這是你要的所有邪帝黑蟲,嘿...且慢,佛牒碎片呢?先現
出讓吾一觀,吾可不是三歲孩童!]

意識能者-魔龍祭天手中持著一玻璃罐,內裝七隻邪帝黑蟲,語氣中帶
點輕蔑的道.

沐流塵從身上取出佛牒碎片,緩緩開口道:[吾需邪帝黑蟲,以便從中破
解邪帝武學,消滅邪帝,而你魔龍祭天要這佛牒碎片有何用,吾實在非
常好奇,能否告知吾…]

[哼!這是一場雙方情願的交易,吾無義務告訴你佛牒碎片之用途,到
底換是不換!沐流塵,勸你最好別考驗魔龍祭天的耐性,否則你一定
會後悔莫及.]魔龍祭天立即開口打斷沐流塵的試探.

[哈…好個魔龍祭天,果然如傳聞中謹慎,你我各取所需,交換吧!]

沐流塵心知再問不出什麼,一笑置之,準備以物易物.

此時,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忘心無我欲沈醉,情遊天涯笑蒼穹,潮浪不識刀中趣,臥看濁世現雲蹤…]

忘心無我-欲蒼穹雙手負後,挾帶一股驚天氣勢,一步步緩緩走向聽潮
小築,他是頂先天馭刀不世高手,他已達無心無刀的至高境界,

他是刀亦非刀,莫名的,令人產生一種無法直視的強烈壓迫感!

欲蒼穹道:[哼!不染凡塵今日卻是淪落於紅塵,真是污了此名,一個是
背叛朋友的人,一個是背叛中原的人,兩者皆…該死!]

欲界第六天內

戰場亦是墳場,馭武宮主,穿雲豹二人屍身倒臥血泊之中,空留餘恨,
是的,攻上欲界的汗青編已全軍覆沒,只不過任誰也想不到,竟是敗的
這般又快又慘.

[多謝這為壯士相救,欲界第六天必定重重報答…啊!…]

苦釋尊者話還未及說完,已身首分離,血濺八方,慘亡於炎熇刀下.

[咯..咯..咯,我有說過要救你嗎,這…是血的味道,真使人懷念啊,已
記不得有多久沒有這麼盡情的殺人了,哦…你們來晚了.]

炎熇兵燹坐在倒塌的牆上,除下白色面具,露出俊秀無比的臉龐,用布
擦拭著手中寶刃血漬,用令人無法與他長相作連想的邪狂語氣,情緒
異常亢奮的道.

風吹,人影伴隨而來,弓者-箭翊現身一旁,倚著牆角,默默地看著遍野死
屍,表情木然地道:[魔佛波旬不在這…看情形好像是有另一派人馬攻上
這裡,但全被兵燹給殺了.]

霸王-橫千秋從大門外大步邁入,見狀用手摀鼻,跨過數具屍首,臉色不悅,
大聲喝道:[哎…兵燹你這變態,小棠高手高手高高手團長妳看他,老
毛病又犯了,喂!以後不要隨便跟別人說我們倆認識,不然老子一槍插
死你,聽到沒!]

[算了!事情有變,先行離去的團員鬼隱失去聯絡,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還有就是炎熇兵燹你……最好保持離我十步遠,否則本團長會很不高
興,姑娘我一不高興起來,你是知道後果下場的…好了,馬上走吧.]

冷玉無瑕-冀小棠說完,摸了摸揹在背後包袱裡的佛牒碎片,轉身帶頭離去.

沒錯,她就是封靈島高手高手高高手團的團長.

箭翊與橫千秋兩人緊跟在冀小棠後面,暗自偷偷竊笑而去,一副幸災
樂禍的樣子.

[咯..咯..咯...不要丟下我,等一等!團長!…唉,今晚肯定又罰我不准
吃飯了.]炎熇兵燹叫喊著,連忙快步追上.

為何冀小棠有佛牒碎片,封靈島高手團又是如何脫出封靈島封印禁咒,….?!

孤獨峰

崎嶇的山路,陡峭的岩壁,突見一人身形疾行而上,如履平地,施展出
此上乘輕功者正是史艷文.

史艷文聽從前輩憶秋年指示(就是第六章中的撿劍邀泡茶的老人)來
到孤獨峰,欲尋找魔界傳說中的劍術高人,出手共抗邪帝—

[哼!那死老頭該不會誆我吧!有誰會住在這鬼地方,不過說真的,他
還真厲害,在闖日揚台時一路就跟著我,我竟都不知道,咦..難道他是
有特殊嗜好…!!那我可要留心點,哈!]史艷文自言自語的道.

[不許再前進一步了,師尊現在不見客,這為兄台請回吧!]白衣劍少出
現在山道中攔住去路.

史艷文上前施禮道:[在下史艷文,是憶秋年前輩要我請令師尊下山…]

[對抗邪帝是吧.]白衣劍少還沒聽史艷文說完,馬上回答.

[對啊!你怎知道,難道…!!]史艷文好像猜到什麼,表情立即色變.

白衣劍少道:[沒錯!邪帝現正在孤獨峰頂,與師尊見面,你..]

[好!得來全不費工夫,我今日就要替佛劍分說前輩報仇,請你讓開!!]

史艷文聽見邪帝就在峰頂,那還按耐的住,便要強闖上山,一洩心頭之恨.

[要上峰頂,就先問我的劍肯不肯!]白衣劍少護師守衛之責,不容任何
人挑戰.

史艷文[龍泉]離鞘,劍化長虹,厲芒電射而出,[既然如此!那在下只有
得罪了,秋•揚劍飄楓!]

佛牒碎片的出現,已陸續引出武林中各路英雄好漢,封靈島高手團,
陰謀者魔龍祭天,正道憶秋年,欲蒼穹,.等人,精采故事,續待.

我意天下終不悔-第七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