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分享-龍城聖影40集 (公孫月vs章袤君)AND(公孫月vs蝴蝶君)



雪山飛狐
05-02-16, 05:34 PM
本文出處:
天外南海第一傳說~銀狐~
http://tw.club.yahoo.com/clubs/g40104

已經有徵求過站長同意轉載!

***

龍城聖影40集

【浮光掠影】
章袤君來到:「四姊。」
公孫月:「我知道挑戰的傳聞了!結果呢?」
章袤君:「大哥死了∼」
公孫月:「怎麼死的?」
章袤君:「自詡正義的中原人馬,竟違背條約,令狐神逸與聖蹤趁大哥與皮鼓師兩敗俱傷之刻,出手傷害大哥!」
公孫月:「令狐神逸?為什麼他會出現當場?不望塵寰呢?」
章袤君:「受到劍子仙跡、傲笑紅塵,以及三名賊首圍攻,重傷而退∼」
公孫月:「利用了地理師的應戰條件,鎖定本體攻擊,劍子真是非凡人!」
章袤君:「四姊!妳現在該想的是這件事嗎?!」
章袤怒意上升∼
公孫月:「五弟∼你的聲音變調了∼」
章袤君:「妳能再喊我五弟多久呢?我又能喊妳四姊幾次呢?」
公孫月:「金蘭結義,不曾忘卻…」
章袤君:「現在是妳出手的時機!」
公孫月:「兄弟之情,永不忘棄…但理念不合,只能及時收手…」
章袤君:「這段話已經明白表示妳的意向∼公孫月!!」
公孫月:「是…」
章袤君:「『兄弟之情,永不忘棄!』這句話出自妳的口中,真令吾蒙羞!!」
公孫月:「五弟,為你,及時收手吧!」
章袤君:「真正的兄弟之情,二哥、三哥以及我,會讓妳汗顏以對!!」
章袤隨手一揮,霎時,浮光掠影竟佈滿雪氣寒霜!
章袤君:「冰冷的浮光掠影,影射冷漠的人心,公孫月∼丹楓的冬期來了!很快∼妳就會等到丹楓凋零的美麗枯索∼請!」
章袤語畢,拂袖而去,這一去竟是代表蘭漪與丹楓的決裂!
公孫月:「章袤…你始終不明白、始終不明白…」
公孫月絹扇一動,頓時浮光掠影又是一片鳥語花香、生機盎然。一隻彩蝶翩翩起舞,公孫月似有所感…
公孫月:「蝴蝶…不是你呀…」
招來蝴蝶,卻非心中所想之「蝶」,失落之情溢於言表…
公孫月:「蝶戀花、花戀蝶,浮光掠影之上,是否只能鏡花水月?丹楓的冬期之前,是見、不見…我該怎麼選擇呢…」

【陰川蝴蝶谷】
蝴蝶君幽幽彈月琴,心情輕鬆自在,詩意盈胸,朗詩偕趣∼
蝴蝶君:「佛言劫火遇皆消,何物千年怒若潮,蝴蝶燄泓抹白晝,幽光曜明掩中宵。」
公孫月緩步入陰川:「來何洶湧需揮劍,去向纏綿可付簫。」
蝴蝶君:「心藥心靈總心病,狂言妄語逢『月』消。阿月仔,妳的出現真令人既歡喜又懷疑∼」
公孫月:「懷疑?為什麼?」
蝴蝶君:「昨日清早才離開,今日黃昏又來見我,莫非是…妳很想我?」≧﹏≦
公孫月:「說不定。」喔喔∼阿月姊難得的主動∼不過…唉∼
蝴蝶君:「妳…甘真的是公孫月?」
公孫月:「有問題嗎?」
蝴蝶君:「不對勁…不對勁…太不對勁了!阿月仔竟然主動說她想我!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清楚∼」
公孫月:「既然你不歡迎,那我還是離開吧!」
蝴蝶君:「阿月仔∼我不喜歡不清不楚的話,尤其我被妳騙了十八冬,經驗豐富地很•悲•哀,所以妳現在的轉變太•詭•異,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公孫月:「我在想什麼?」
蝴蝶君:「妳遇上大麻煩了∼」
公孫月:「聰明。」
蝴蝶君:「在蝴蝶的面前,麻煩比螞蟻也•卡•小•隻,說∼」
公孫月:「我傷心…」
蝴蝶君:「我疼妳∼」
小蝴蝶順勢靠上阿月姊的肩頭∼
公孫月:「我傷心的源頭…」
阿月姊也順勢推開那趁機吃豆腐的小蝴蝶∼
公孫月:「就是一隻蝴蝶呀∼」
阿月姊遇上麻煩的當兒,此蝶卻非彼「蝶」,當然傷心啦∼
蝴蝶君:「看是要踹要捏要拍要打,陰川蝴蝶君的蝴蝶隨妳發洩∼」
蝶群聽聞,說時遲那時快,「蝶」去樓空 獺鴃
公孫月:「唉∼看看你的人緣∼」
蝴蝶君:「阿月仔∼別跟我演戲了!到底是發生何事?」
公孫月:「我要回去了。」
蝴蝶君:「剛來,就要走?」
公孫月:「來消遣消遣一隻蝴蝶,目的達成,告辭告辭∼」 3
蝴蝶君:「女人啊∼就愛口是心非。」
公孫月:「男人啊∼更是惡質。」
蝴蝶君:「惡質可是男性魅力的風采呀∼」小蝴蝶得意的緊呢!
公孫月:「是哦∼但願我還看的到,請。」
蝴蝶君:「我送妳。」
公孫月:「不用了。」
就在公孫月將踏出陰川之際,卻又停下腳步,回過身來望著蝴蝶君,眼神中竟有一絲淡淡的…不捨…
蝴蝶君:「離情依依。」
公孫月:「難得的不捨…哈,請了∼」
公孫月故作瀟灑離去,留下滿腹疑問的蝴蝶君∼
蝴蝶君:「反常至極,妳不說,我用蝴蝶想,也知道是誰惹妳!喂∼小弟們,通通給我出來!」
聞訊,蝶群立即現身!
蝴蝶君:「A蝶、B蝶,跟著阿月仔回去,有任何事馬上回報!」
A蝶、B蝶即刻動身執行任務!
蝴蝶君:「有人動妳一根寒毛,我就一根一根拔到他全身無毛!!」
小蝴蝶下達指令後,走到樹洞邊,倚靠著樹幹若有所思…
蝴蝶君:「不過咱們才分別一天加四個時辰半刻又三分,阿月仔這麼快就來看我,是讓我歡喜又讓我擔憂啊∼」

【陰川蝴蝶谷】
一隻紅蝶停在蝴蝶君指尖之上…
蝴蝶君:「終該結束了∼」
片尾OS:金銀雙絕掌,王爺駕武林,蝴蝶現刀影,人劍邪不分!

***

本文出處:
天外南海第一傳說~銀狐~
http://tw.club.yahoo.com/clubs/g40104

已經有徵求過站長同意轉載!

黃金風鈴
05-02-16, 05:50 PM
看文就覺得精采非常.....><~
不過.....沒時間看...等到放假才能享受到蝶戀花的有趣..挖哈哈~~期待

佛劍分說
05-02-17, 12:10 AM
※回應 雪山飛狐 在 02-16-2005 05:34 PM 所發表的文章:
>本文出處:
>天外南海第一傳說~銀狐~
>http://tw.club.yahoo.com/clubs/g40104
>已經有徵求過站長同意轉載!
>***
>龍城聖影40集
>【浮光掠影】
>章袤君來到:「四姊。」
>公孫月:「我知道挑戰的傳聞了!結果呢?」
>章袤君:「大哥死了∼」
>公孫月:「怎麼死的?」
>章袤君:「自詡正義的中原人馬,竟違背條約,令狐神逸與聖蹤趁大哥與皮鼓師兩敗俱傷之刻,出手傷害大哥!」
>公孫月:「令狐神逸?為什麼他會出現當場?不望塵寰呢?」
>章袤君:「受到劍子仙跡、傲笑紅塵,以及三名賊首圍攻,重傷而退∼」
>公孫月:「利用了地理師的應戰條件,鎖定本體攻擊,劍子真是非凡人!」
>章袤君:「四姊!妳現在該想的是這件事嗎?!」
>章袤怒意上升∼
>公孫月:「五弟∼你的聲音變調了∼」
>章袤君:「妳能再喊我五弟多久呢?我又能喊妳四姊幾次呢?」
>公孫月:「金蘭結義,不曾忘卻…」
>章袤君:「現在是妳出手的時機!」
>公孫月:「兄弟之情,永不忘棄…但理念不合,只能及時收手…」
>章袤君:「這段話已經明白表示妳的意向∼公孫月!!」
>公孫月:「是…」
>章袤君:「『兄弟之情,永不忘棄!』這句話出自妳的口中,真令吾蒙羞!!」
>公孫月:「五弟,為你,及時收手吧!」
>章袤君:「真正的兄弟之情,二哥、三哥以及我,會讓妳汗顏以對!!」
>章袤隨手一揮,霎時,浮光掠影竟佈滿雪氣寒霜!
>章袤君:「冰冷的浮光掠影,影射冷漠的人心,公孫月∼丹楓的冬期來了!很快∼妳就會等到丹楓凋零的美麗枯索∼請!」
>章袤語畢,拂袖而去,這一去竟是代表蘭漪與丹楓的決裂!
>公孫月:「章袤…你始終不明白、始終不明白…」
>公孫月絹扇一動,頓時浮光掠影又是一片鳥語花香、生機盎然。一隻彩蝶翩稼Re]※_舞,公孫月似有所感… [/Re]
>公孫月:「蝴蝶…不是你呀…」
>招來蝴蝶,卻非心中所想之「蝶」,失落之情溢於言表…
>公孫月:「蝶戀花、花戀蝶,浮光掠影之上,是否只能鏡花水月?丹楓的冬期之前,是見、不見…我該怎麼選擇呢…」
>【陰川蝴蝶谷】
>蝴蝶君幽幽彈月琴,心情輕鬆自在,詩意盈胸,朗詩偕趣∼
>蝴蝶君:「佛言劫火遇皆消,何物千年怒若潮,蝴蝶燄泓抹白晝,幽光曜明掩中宵。」
>公孫月緩步入陰川:「來何洶湧需揮劍,去向纏綿可付簫。」
這2句是狂刀唸的吧~~~~~~~~~~~~~~~~~~~~~~~~~~~~~~
>蝴蝶君:「心藥心靈總心病,狂言妄語逢『月』消。阿月仔,妳的出現真令人既歡喜又懷疑∼」
>公孫月:「懷疑?為什麼?」
>蝴蝶君:「昨日清早才離開,今日黃昏又來見我,莫非是…妳很想我?」≧﹏≦
>公孫月:「說不定。」喔喔∼阿月姊難得的主動∼不過…唉∼
>蝴蝶君:「妳…甘真的是公孫月?」
>公孫月:「有問題嗎?」
>蝴蝶君:「不對勁…不對勁…太不對勁了!阿月仔竟然主動說她想我!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清楚∼」
>公孫月:「既然你不歡迎,那我還是離開吧!」
>蝴蝶君:「阿月仔∼我不喜歡不清不楚的話,尤其我被妳騙了十八冬,經驗豐富地很•悲•哀,所以妳現在的轉變太•詭•異,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公孫月:「我在想什麼?」
>蝴蝶君:「妳遇上大麻煩了∼」
>公孫月:「聰明。」
>蝴蝶君:「在蝴蝶的面前,麻煩比螞蟻也•卡•小•隻,說∼」
>公孫月:「我傷心…」
>蝴蝶君:「我疼妳∼」
>小蝴蝶順勢靠上阿月姊的肩頭∼
>公孫月:「我傷心的源頭…」
>阿月姊也順勢推開那趁機吃豆腐的小蝴蝶∼
>公孫月:「就是一隻蝴蝶呀∼」
>阿月姊遇上麻煩的當兒,此蝶卻非彼「蝶」,當然傷心啦∼
>蝴蝶君:「看是要踹要捏要拍要打,陰川蝴蝶君的蝴蝶隨妳發洩∼」
>蝶群聽聞,說時遲那時快,「蝶」去樓空 獺鴃
>公孫月:「唉∼看看你的人緣∼」
>蝴蝶君:「阿月仔∼別跟我演戲了!到底是發生何事?」
>公孫月:「我要回去了。」
>蝴蝶君:「剛來,就要走?」
>公孫月:「來消遣消遣一隻蝴蝶,目的達成,告辭告辭∼」 3
>蝴蝶君:「女人啊∼就愛口是心非。」
>公孫月:「男人啊∼更是惡質。」
>蝴蝶君:「惡質可是男性魅力的風采呀∼」小蝴蝶得意的緊呢!
>公孫月:「是哦∼但願我還看的到,請。」
>蝴蝶君:「我送妳。」
>公孫月:「不用了。」
>就在公孫月將踏出陰川之際,卻又停下腳步,回過身來望著蝴蝶君,眼神中竟有一絲淡淡的…不捨…
>蝴蝶君:「離情依依。」
>公孫月:「難得的不捨…哈,請了∼」
>公孫月故作瀟灑離去,留下滿腹疑問的蝴蝶君∼
>蝴蝶君:「反常至極,妳不說,我用蝴蝶想,也知道是誰惹妳!喂∼小弟們,通通給我出來!」
>聞訊,蝶群立即現身!
>蝴蝶君:「A蝶、B蝶,跟著阿月仔回去,有任何事馬上回報!」
>A蝶、B蝶即刻動身執行任務!
>蝴蝶君:「有人動妳一根寒毛,我就一根一根拔到他全身無毛!!」
>小蝴蝶下達指令後,走到樹洞邊,倚靠著樹幹若有所思…
>蝴蝶君:「不過咱們才分別一天加四個時辰半刻又三分,阿月仔這麼快就來看我,是讓我歡喜又讓我擔憂啊∼」

>【陰川蝴蝶谷】
>一隻紅蝶停在蝴蝶君指尖之上…
>蝴蝶君:「終該結束了∼」
>片尾OS:金銀雙絕掌,王爺駕武林,蝴蝶現刀影,人劍邪不分!
>***
>本文出處:
>天外南海第一傳說~銀狐~
>http://tw.club.yahoo.com/clubs/g40104
>已經有徵求過站長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