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創作] 競鋒記(2)-陰謀



風流雲散
05-02-08, 05:37 PM
客棧外十哩之處兩大高手決戰至深夜,就絕鳴子身上之傷痕看來絕鳴子明顯處於下風,宿文魁劍藝高超手上神器﹝沾血冰蛾﹞鋒利無濤,尋常兵器與之交擊往往只有慘虧的份...

絕鳴子心知單憑手上的殘劍是無法勝出的,只好憑自身修為奮力一搏,絕鳴子絕招再出!
劍揮十方此乃絕鳴子集畢生修為之作【空谷殘聲】!此式一出伴隨無數音律,或輕靈或沉重,無數的音律交雜令對手心神不凝,宿文魁似乎也略受影響旋即﹝抱元守一﹞穩住心神,就在此時絕鳴子見此機不可失自半空凌空躍下藉助風勢強攻!

宿文魁忽然雙眼血紅殺氣奔騰,冰蛾狂舞之下產出無數血霧!
重傷的絕鳴子雖然扔是戰意昂揚但已呈疲態不可久戰,輪翻強攻之下扔無法克敵的絕鳴子首次感到沉重的挫敗情緒,宿文魁佇立風中不改瀟灑神態,此時宿文魁緩緩開口....

宿文魁:『你敗,並非敗在劍藝而是敗在你沒有一把好劍!』

絕鳴子聽聞怒極:『看閣下手中利劍鋒利無濤想必就是武林中傳言的【沾血冰蛾】吧!手拿無恥小人所鑄之劍能有什麼好得意的...』

宿文魁笑笑而言:『呵呵呵,想不到當年敗給裔春秋的你如今扔無法走出失敗的陰影,沒錯!此劍便是﹝名劍鑄手•金子陵﹞所鑄之劍﹝沾血冰蛾﹞。』

絕鳴子:『如今我已敗於你手,要殺要剮隨你吧!』

宿文魁:『這麼說來你的命已經是我的了,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絕鳴子:『不可能!殺了我吧。』

宿文魁:『ㄟ,別拒絕的那麼快,你可知﹝競鋒﹞一事?』

絕鳴子點頭:『那又如何.......』

宿文魁:『競鋒規則並非一對一的決勝戰,而是三對三的挑戰賽,本人的希望宮城尚差如狀士這般的用劍好手一名就可以參賽,此次大賽贏家可以得到【武癡秘笈】,況且你日夜心心念念的裔春秋也參加了這次的大賽,如此一來我得我的秘笈你報你的仇豈不兩全其美?』

絕鳴子深思:『讓我考慮考慮...』

宿文魁:『好!本宮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等你想通了就來希望宮城找我吧。』

望著宿文魁離去的背影絕鳴子陷入沉思...到底該是不該加入.....

【天外南海】
傲刀城自傲刀青麟這位仁德滿胸的城主繼位之後實踐四族一統人民和樂,算算如今已三年未有刑罰,人人安居樂業夜不敝戶,路不拾遺,由此可知統治者的治理有功,而此時傲刀皇城內正在舉著一場攸關天外南海的大決議.....
傲刀青麟:『唉,我們天外南海高手如嘶眾多真不知該派那三人前去古境比武。』

傲刀蒼雷:『三弟青麟,你二哥我就是最適合的人選,除了我之外你再找另外兩個與我搭配之人吧。』

傲刀玄龍:『是阿青麟,你二哥蒼雷生性狡詐武功又高強,讓他去是最適合不過的。』

此時蟲族首領厲邪天反駁:『哼!當初傲刀蒼雷是怎麼死的你們忘了,就是被本蟲尊砍下腦袋的,怎麼可以派他去呢?當然是派本蟲尊了。』

銀狐冷笑:『你這暴炸黑人頭的,跟本人比起來...尤如滄海一粟一樣,不夠刺激都省起來,就讓我代表天外南海吧。』

傲刀青麟:『白武訓,你有什麼要說的嗎?雖然你戴著老虎面具....』

白城嶼:『吼~吼吼!』

眾人討論半天皆無結果,在場的唯獨不見獸族高手﹝蒼茫荒獅﹞,因為他雖然復活但是他當初是死在西無君的【五行刀陣】下,一復活後馬上又被刀陣給掛了.....

此時臥江子•蘇揚走過來手拿著一堆小紙球:『這是籤球,大家都來拿一個,攤開來要是裡面有一個黑點的就是抽中者,反之,就只能待在天外南海看SNG時況轉播。』

大家都拿了一個紙球,唯獨白城嶼沒有,因為他的虎掌不太方便拿小紙球,所以只好撿剩的....
答案揭曉抽中者:銀狐,蟲尊,冷四卦
這個結果可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傲刀蒼雷的臉都揪成一團懊惱著鎚胸頓足,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連傲刀城﹝滷肉腳﹞的冷武訓居然抽到了!白城嶼略有些呆滯而其他人在聽到這個結果後也搖搖頭......
事成之後散會,就在半夜丑時時傲刀蒼雷來到冷四卦的房內,兩人小酌幾杯....
傲刀蒼雷:『冷武訓真是好運可以代表我們天外南海去﹝競鋒﹞。』

冷四卦喝了點小酒不知死活的說道:『哈哈哈,愚蠢的蒼雷,黃鼠狼給雞拜年阿,看過霹靂刀鋒的誰不知道你是多麼的陰險狡詐,戴什麼鬼面具阿!你以為我們天外南海有﹝萬聖節﹞嗎?送你一個字....蠢~~~!』

傲刀蒼雷聽了之後竟形不於色:『呵呵呵,別這麼說,我只是單純的恭喜冷武訓而已別無他意。』
忽然!冷四卦感到眼前的蒼雷漸漸的扭曲的起來.....
慢慢的...慢慢的.....
冷四卦昏了過去,傲刀蒼雷臉上露出獰笑緩緩的往冷四卦倒臥處走去,將冷四卦身上的衣物褪去之後把光溜溜的冷四卦五花大綁的塞到衣櫃裡並派心腹﹝晚曲悲宵﹞看守....
~持續~

rollance
05-02-21, 09:20 PM
※回應 風流雲散 在 02-08-2005 05:37 PM 所發表的文章:
>客棧外十哩之處兩大高手決戰至深夜,就絕鳴子身上之傷痕看來絕鳴子明顯處於下風,宿文魁劍藝高超手上神器﹝沾血冰蛾﹞鋒利無濤,尋常兵器與之交擊往往只有慘虧的份...
>絕鳴子心知單憑手上的殘劍是無法勝出的,只好憑自身修為奮力一搏,絕鳴子絕招再出!
>劍揮十方此乃絕鳴子集畢生修為之作【空谷殘聲】!此式一出伴隨無數音律,或輕靈或沉重,無數的音律交雜令對手心神不凝,宿文魁似乎也略受影響旋即﹝抱元守一﹞穩住心神,就在此時絕鳴子見此機不可失自半空凌空躍下藉助風勢強攻!
>宿文魁忽然雙眼血紅殺氣奔騰,冰蛾狂舞之下產出無數血霧!
>重傷的絕鳴子雖然扔是戰意昂揚但已呈疲態不可久戰,輪翻強攻之下扔無法克敵的絕鳴子首次感到沉重的挫敗情緒,宿文魁佇立風中不改瀟灑神態,此時宿文魁緩緩開口....
>宿文魁:『你敗,並非敗在劍藝而是敗在你沒有一把好劍!』
>絕鳴子聽聞怒極:『看閣下手中利劍鋒利無濤想必就是武林中傳言的【沾血冰蛾】吧!手拿無恥小人所鑄之劍能有什麼好得意的...』
>宿文魁笑笑而言:『呵呵呵,想不到當年敗給裔春秋的你如今扔無法走出失敗的陰影,沒錯!此劍便是﹝名劍鑄手•金子陵﹞所鑄之劍﹝沾血冰蛾﹞。』
>絕鳴子:『如今我已敗於你手,要殺要剮隨你吧!』
>宿文魁:『這麼說來你的命已經是我的了,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絕鳴子:『不可能!殺了我吧。』
>宿文魁:『ㄟ,別拒絕的那麼快,你可知﹝競鋒﹞一事?』
>絕鳴子點頭:『那又如何.......』
>宿文魁:『競鋒規則並非一對一的決勝戰,而是三對三的挑戰賽,本人的希望宮城尚差如狀士這般的用劍好手一名就可以參賽,此次大賽贏家可以得到【武癡秘笈】,況且你日夜心心念念的裔春秋也參加了這次的大賽,如此一來我得我的秘笈你報你的仇豈不兩全其美?』
>絕鳴子深思:『讓我考慮考慮...』
>宿文魁:『好!本宮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等你想通了就來希望宮城找我吧。』
>望著宿文魁離去的背影絕鳴子陷入沉思...到底該是不該加入.....
>【天外南海】
>傲刀城自傲刀青麟這位仁德滿胸的城主繼位之後實踐四族一統人民和樂,算算如今已三年未有刑罰,人人安居樂業夜不敝戶,路不拾遺,由此可知統治者的治理有功,而此時傲刀皇城內正在舉著一場攸關天外南海的大決議.....
>傲刀青麟:『唉,我們天外南海高手如嘶眾多真不知該派那三人前去古境比武。』
>傲刀蒼雷:『三弟青麟,你二哥我就是最適合的人選,除了我之外你再找另外兩個與我搭配之人吧。』
>傲刀玄龍:『是阿青麟,你二哥蒼雷生性狡詐武功又高強,讓他去是最適合不過的。』
>此時蟲族首領厲邪天反駁:『哼!當初傲刀蒼雷是怎麼死的你們忘了,就是被本蟲尊砍下腦袋的,怎麼可以派他去呢?當然是派本蟲尊了。』
>銀狐冷笑:『你這暴炸黑人頭的,跟本人比起來...尤如滄海一粟一樣,不夠刺激都省起來,就讓我代表天外南海吧。』
>傲刀青麟:『白武訓,你有什麼要說的嗎?雖然你戴著老虎面具....』
>白城嶼:『吼~吼吼!』
>眾人討論半天皆無結果,在場的唯獨不見獸族高手﹝蒼茫荒獅﹞,因為他雖然復活但是他當初是死在西無君的【五行刀陣】下,一復活後馬上又被刀陣給掛了.....
>此時臥江子•蘇揚走過來手拿著一堆小紙球:『這是籤球,大家都來拿一個,攤開來要是裡面有一個黑點的就是抽中者,反之,就只能待在天外南海看SNG時況轉播。』
>大家都拿了一個紙球,唯獨白城嶼沒有,因為他的虎掌不太方便拿小紙球,所以只好撿剩的....
>答案揭曉抽中者:銀狐,蟲尊,冷四卦
>這個結果可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傲刀蒼雷的臉都揪成一團懊惱著鎚胸頓足,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連傲刀城﹝滷肉腳﹞的冷武訓居然抽到了!白城嶼略有些呆滯而其他人在聽到這個結果後也搖搖頭......
>事成之後散會,就在半夜丑時時傲刀蒼雷來到冷四卦的房內,兩人小酌幾杯....
>傲刀蒼雷:『冷武訓真是好運可以代表我們天外南海去﹝競鋒﹞。』
>冷四卦喝了點小酒不知死活的說道:『哈哈哈,愚蠢的蒼雷,黃鼠狼給雞拜年阿,看過霹靂刀鋒的誰不知道你是多麼的陰險狡詐,戴什麼鬼面具阿!你以為我們天外南海有﹝萬聖節﹞嗎?送你一個字....蠢~~~!』
>傲刀蒼雷聽了之後竟形不於色:『呵呵呵,別這麼說,我只是單純的恭喜冷武訓而已別無他意。』
>忽然!冷四卦感到眼前的蒼雷漸漸的扭曲的起來.....
>慢慢的...慢慢的.....
>冷四卦昏了過去,傲刀蒼雷臉上露出獰笑緩緩的往冷四卦倒臥處走去,將冷四卦身上的衣物褪去之後把光溜溜的冷四卦五花大綁的塞到衣櫃裡並派心腹﹝晚曲悲宵﹞看守....
>~持續~

傲刀蒼雷果然有夠詐...
筆者創意更是不在話下..
希望能有更好的創作面世..
在下洗耳恭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