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情海魔濤25.26集劇情簡介



真顏
05-02-04, 11:16 PM
作者:泣劍孤心

情海魔濤  第二十五集

殷一笑對上法官,百幻千刀對上一頁生死!
戰至激烈時刻,太子也來到祭台--
祆冥一見太子神色不佳,告訴太子,眼下正好有機會讓他一試!!
意劍劍招,隨手應招!
殷一笑暗笑太子意劍,表示自己是在讓步--
太子多日的苦悶,被激起怒意!!
(殷一笑,誰叫你惹太子的?小心被太子迷毆飛--)
<人家被小姐欺騙(?)很久了,你還招惹他,活該被扁!>



徒聖師老”揹著名冊”--
外加”不小心”把名冊掉在地上--
(呃。。。是怕人家追不到吧?^^")
三蒙面圍住徒聖!!
接到通知信函的耆儒師老也在此時來到松樹林--
三蒙面借機退離!!
留下徒聖與老耆兩人對談!!
正當老耆打開包巾--
突來一掌打在身上!!(唉--)
三蒙面挑準時機,再次出現!!
身受一掌,再受劇毒侵蝕--
老耆如何逃離此厄?



道教罪人與道無義兩人在太乙星海相談甚歡--
要不是要帶那兩隻可愛的小獅子回天門--
道無義還真不想離開!!
就在道無義離開後,道教罪人也在想像著現在局面對學千秋的影響!!
不知學千秋會如何解決眼前的困難?!



崑崙玉虛前,學千秋又在感嘆了--
此時聖空急沖沖的趕來!!
說是傀修羅被打傷,抓回祆冥祭台!!



九邪識找上風靜海!
相談之後,風靜海也做下決定!
決定要與九邪識再一趟到祭台!



太子對上殷一笑,太子怒然,意劍六識隨心而發--
但殷一笑卻似故心刺探,只做迴避,保留實力!
這個時候,小姐飛出,刀氣也同時擋下--
於是,兩人合作,直攻殷一笑!!
(好樣的--太子、小姐加油啊!!)

少爺與浪人又。。。

少爺才走到祭台外,看到法官,太子,小姐都下場表演!!
問起浪人,對方何人!
既然大家都交過手了,他當然也不落人後!!
第一手,就施展一劍渡厄滿天星!!
殷一笑閃過之後,再看到浪人--
這時的殷一笑才知道自己中計了!!
(祆冥,我開始喜歡你囉 ︿︿ 連這個”陰”一笑,你都敢設計!)

殷一笑離開之前,祆冥言明雙方合作之意--
更提出”碧玉夜光珠”!!
在殷一笑離開後,六赦七刑也回到祭台回稟傀修羅一事!!



殷一笑又在荒野喃喃自語--
一方面意外著祭台多是雙刀四劍的傳人!
也納悶為何祆冥會說出”碧玉夜光珠”?!
同時也說出了小姐的袖堶葆閉O麻羅魔女慣用的獨門招式!
而另一人所施展的功夫,『吏書翻揚藏千機,一笛行吟狂九歌』
(殷一笑說的這個,推測應該是法官--)



昊雲無缺向豔泠說明當初遇到龜九怪(鐵漢雷天)的情形--
也求證當時的真與假!!
原來雷天會變成如此是遭受豔泠率眾圍殺!!
可是豔泠的說法卻與雷天有所出入!!
到底誰真誰假?
豔泠表示自己一定要查出真相--
還雷天,同時也還自己的清白(?)!!



荒野中,眩目的光線,隱約有一道人影--
但人影卻又在隱蜻紅發現的同時,瞬間消逝!!



耆儒師老拚命搏鬥--
招式不留情,盡展所學!!
只見三蒙面再次施展道府絕學!!
知道毒氣侵蝕,時日不多,於是決定速戰速決!!
(老耆,你真是帥啊!!)
耆儒師老藉機退離戰場--
原來,三人只不過是奉命拖延時間罷了--
要讓老耆身上毒傷發作!



幽樓月宮之內(好久不見煙蘿和夕陽了--)
煙蘿像是發覺夕陽君的神情不太對勁?!
兩人相談後,夕陽君也請煙蘿早些安歇!
自己走向花園,看月沉思--
不解自己為了何因,心緒不寧?!
同一時間,朝陽也身同感受--
心中有如失去親人般的錐痛!!



歷經激戰的耆儒師老,再也抑制不住毒傷!
身受重傷,又為毒氣侵襲--
口中的腥味汙血,再次吐出!!
不料!
冷不防突來的一劍,插進老耆胸懷,穿透心肺!!
這一劍,竟是慕容殘紅所賜!!
碎心心碎之痛,耆儒師老怎堪?!
(啊!!老耆啊--)







情海魔濤  第二十六集

耆儒師老為劍穿透身上!!
朝夕兩人同時感應!!
(該死的殘紅!!不要讓我看到,否則一定抓起來踹!!)

夕陽君話音未落,邪氣翻湧--
造夢夜魔攝人魂再次出現!!

朝陽君也納悶為何自己鬱悶難解?!

耆儒師老驚訝著三個儒門門生,竟對自己下手!!
三人說的話,像是指責師老不清世局--
眼裡只存過去,心中只有龍章鳳姿!
(像是人在說的嗎? 畜牲!! >< )
群青與慕白,兩才子,痛下殺手--
招招不留情,一招一式旨在奪命!!

夜魔笑言難得看到夕陽君一反常態,悶聲不出!!
兩人談話片刻後,夜魔”好意”(?)
告知夕陽君,松樹林中發生一事,與他有切身關係!!
若遲了時間,只能抱恨終身!!
說完夜魔又再踏進虛空之門離去--
夕陽君想道,與他有相關之事--迅速離開幽樓!!



五皮郎中又在啐啐唸了。。。^^"
”終於被阮找到了!”
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原來是十唸仔(害我嚇一跳)
(是說十唸的可怕氣勢,怎比三蒙面來得好?! ^^")
毛道人與十唸又在耍小寶了--

聖空緊張CC的要學千秋趕緊想辦法救出傀修羅--
學千秋也向聖空大膽推測傀修羅暫無性命之憂!!
更要聖空注意近期江湖盛傳之事與雙刀四劍重出江湖一事。

聖空離開後,毛道人和十唸也把五皮郎中帶回了!!



祆冥祭師與風靜海,相會再談無上師一事!!



太子不說話,小姐趕緊追上,要太子聽自己解釋!!
(太子也挺可愛的呢 ︿︿ )



朝陽君雙眉露愁,站峰觀日!
解干戈再次來到靜心小徑,欲問清五行金鎖陣的威力!!
(解干戈真是個漢子呢!厲害! ^^ 沒被那兩個臭儒給騙去!!)



耆儒師老豁命一戰!
用盡全力,搏命一招--
不料卻來金面具!!
以一招”一貫龍虎”趁虛而入!!
師老變招防範不及--
(啊!!我的帥老耆!! 嗚∼)
(現在才覺得他帥,好像來不及了--)

金面具要三人帶回耆儒老的屍體!
留下他從不離身的手杖!!

就在四人離開後,夕陽君也到了松樹林--
眼看四下無人,只有師老的手杖,更見地上打鬥痕跡--
夕陽君全身不禁激動顫抖!!



鬘無止境裡,狩鬼已經醒來--
原來這個出家人法號”絕塵”--
狩鬼感謝絕塵救命之恩--
(看來狩鬼也挺有禮貌的 ︿︿ )
絕塵也順道提起自己認識的鬼界舊友”叉刀狩鬼”!!



佬非常受仙狐急召,趕回魔宮!
心憂狐門安危,要佬非常再去一趟魅幻魔境--
因為仙狐懷疑,醫魔真正條件,並不是六滅神元之招!



四海乾坤跪地懇求釣客
禁不起四海乾坤萬般的要求,釣客仍不言明自己身份!
只說將孤存帶來天山!



魅幻魔境方面,醫魔與佬非常再開新的條件!
醫魔開出三寶之一,狐門血宮裡的舍利天珠!
佬非常說要回稟狐門仙座定奪,才能決定!
就在佬非常離開以後,學生來到,問起狩鬼可有來找醫魔?!
醫魔好奇問起學生,狩鬼是怎麼樣了?
學生說狩鬼被百幻千刀殺成重傷,生死不明!!



學千秋與五皮郎中一步步談起武林近來演變--
更問起面具殺手身份!!
兩人談話之後,五皮離開不久,心寒來到!!
還帶著保鑣--易水寒!! ^^"



解干戈聽完朝陽解釋後,得知五形金鎖陣的深奧之處--
既然常人難以解,更不用說不熟陣圖的武八一?!
再問起朝陽,是否認識公孫沐白與司馬群青--
解干戈更說此事他必然調查--
希望朝陽在真向大白之前,不要違背誓言,
否則自己立場一失,就要履行為兄報仇的諾言!
朝陽看解干戈離開後,想到老耆的處境--
這時夕陽走來--將手杖遞出!
朝陽訝異師老從不離身的教杖怎會在夕陽手上?!
夕陽反諷說道,作為他最器重的弟子,龍章飛揚,居然沒有感覺師老出事嗎?



隱蜻紅再次對上神秘客?!



千刀峰上,殷一笑想著祆冥周圍皆是雙刀四劍關係之人,到底有何目的?
(殷先生,站太高,要小心,不要摔下來--一個不小心,是很難看的!)
就在殷一笑沉思之際,詩號響起--
『學生學死一句話,有求有應沒問題,一刀一式難控制,生死喊出不二價』



《欲知精彩結果

 請繼續租看嘉佑出品

 最新強檔布袋戲

 神 魔 英 雄 傳 之 情 海 魔 濤 》

美爾
05-02-05, 01:57 AM
※回應 真顏 在 02-04-2005 11:16 PM 所發表的文章:
>情海魔濤  第二十五集
>《欲知精彩結果
> 請繼續租看嘉佑出品
> 最新強檔布袋戲
> 神 魔 英 雄 傳 之 情 海 魔 濤 》

那麼快就拿到片子喔
會不會太厲害點
我去租時,店家連發片消息都還沒聽到勒
唉...

fuyuyaka
05-02-05, 02:21 AM
感謝精彩的劇情介紹∼^^
還沒看到片,先看真顏的劇情介紹也讓人很高興呢!

夕陽這樣也真是的...他也是人家告知才知道師老出事的...
怎麼跑去責怪朝陽呢?(雖然我知道夕陽可能是憤怒傷心才會這樣做∼)
解干戈真不愧是冷靜的先天人,即使被兩儒挑發,也會在去找朝陽確認∼^^
不過最難過的是...師老還是死掉了...Q_Q

真顏
05-02-05, 10:21 AM
※回應 fuyuyaka 在 02-05-2005 02:21 AM 所發表的文章:

>感謝精彩的劇情介紹∼^^
>還沒看到片,先看真顏的劇情介紹也讓人很高興呢!

吓?劇情介紹不是我寫的——唔?我忘記寫作者了 ><
這篇劇情介紹的作者是“泣劍狐心”^^

>夕陽這樣也真是的...他也是人家告知才知道師老出事的...
>怎麼跑去責怪朝陽呢?(雖然我知道夕陽可能是憤怒傷心才會這樣做∼)

道友講的對——夕陽責怪朝陽純粹是發洩悲憤罷了,等道友看完片後就會知道了 :><:

>解干戈真不愧是冷靜的先天人,即使被兩儒挑發,也會在去找朝陽確認∼^^

如果“某人”聽到道友講的這番話,一定會很開心——因為“某人”是解干戈的fans^^

>不過最難過的是...師老還是死掉了...Q_Q

嗯…道友講的太對 :><:

真顏
05-02-05, 10:26 AM
※回應 美爾 在 02-05-2005 01:57 AM 所發表的文章:


>那麼快就拿到片子喔
>會不會太厲害點
>我去租時,店家連發片消息都還沒聽到勒
>唉...

以我所知,神魔片場前一天就已經把片分發出去了啊… @ _ @

美爾
05-02-06, 05:09 AM
※回應 真顏 在 02-05-2005 10:26 AM 所發表的文章:

>以我所知,神魔片場前一天就已經把片分發出去了啊… @ _ @

不過聽店家說昨天送片的人有到店來
也沒聽到神魔有出片消息

可能是南寮偏遠了點
所以比較慢...shrug

小痕
05-02-06, 05:12 PM
煙蘿的造型友整理好了嗎??之前用的像肖女一樣(喜歡煙蘿的道友抱歉了一時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跟之前雍容華貴的感覺差太多了希望這次有整理好儀容了.

美爾
05-02-07, 11:06 PM
※回應 真顏 在 02-04-2005 11:16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作者:泣劍孤心
>情海魔濤  第二十五集
>殷一笑對上法官,百幻千刀對上一頁生死!
>戰至激烈時刻,太子也來到祭台--
>祆冥一見太子神色不佳,告訴太子,眼下正好有機會讓他一試!!
>意劍劍招,隨手應招!
>殷一笑暗笑太子意劍,表示自己是在讓步--
>太子多日的苦悶,被激起怒意!!
>(殷一笑,誰叫你惹太子的?小心被太子迷毆飛--)
><人家被小姐欺騙(?)很久了,你還招惹他,活該被扁!>
殺擂陣陣,緊張邪佈的氣氛籠罩祆冥祭台之內
法官,挺拔英氣、邁越常流。
殷一笑,刀沉人穩、壓勢一方。
祆冥,幻象轉動、胸有成竹,冷眼相對、不覺半絲驚慌。

殷一笑:「能受祆冥器重,隨側在他的身邊保護,果然非一般常人。」
法官默視不語。
殷一笑:「可惜,遇上百幻千刀,你是自找死路,怨不得老夫!」

殷一笑話語方畢,提刀向地一頓,黃金氣芒由內向外迅速擴散,氣勁直逼法官面前。

法官面不改色,閉眼輕道:「法律書下判生死,我行我素誰敢為。」

語畢隨即張眼,手中律書一張內頁朝殷一笑激射而去!
殷一笑提刀揮斬,輕易得將激射的紙張斬成兩半,隨及回頭一探:「一頁生死!?」
殷一笑狂笑之下迴刀再劈,百幻千刀隨著氣勁飆升驟現!

眼看對方驅動殺招,法官依然冷顏不變,舉手漸漸貼近律書之上。

殷一笑:「好一個泰山崩頂而不動的氣勢,注意了!」

千刀幻動,卻在霎那不見刀影,千刀來勢突然,變化難測,法官同時拔升而起,手中書頁快速飛射而出,盡擋詭譎多變的刀勢。

殷一笑一聲低喝,千刀百芒迅速凝聚在刀尖之處,殷一笑舉刀橫指,殺氣混合刀影,身上內元慢慢增加。

法官姿勢不變,絲毫不亂,手中光流流竄,奇策幻化銀鏈圍繞身體四周,絲毫找不出空隙破綻。

一旁觀視的祆冥祭師忍不住嘆道:「沒千刀、變千機,好招呀!」

戰至激烈時刻,太子也來到祭台--

祆冥祭師:「太子神色不佳,來祭台所為何事?」

太子沉默不語,祆冥一見太子神色不佳:「不發一語,看來太子是情緒鬱悶,無處發洩,眼下正好有一機會囉!」

意劍劍招,隨手應招!
殷一笑回刀一擋,法官順勢收招。

太子:「讓本太子來吧!」

殷一笑:「意劍名流。」

太子一聲吆喝,劍指鎖定殷一笑:「有眼光。」
意到劍行,殷一笑收刀回擋不攻,硬接連綿不絕的意劍連攻!

太子:「這就是百幻千刀嗎?!名不符其實。」

殷一笑狂笑道:「後輩晚生,莫要太過狂妄,老夫是看在舊人的情面上,才讓你一招!

聽聞百幻千刀暗帶藐視之言,太子多日的苦悶,被一句激起怒意,心血上湧、手中意劍似感受怒意猛烈而發!!

殷一笑:「意劍名流與你是何關係?」

太子:「想瞭解?你還不夠格!」

太子一聲輕喝:「意劍六識」,劍指聚芒,身形擺動間絕招上手,劍氣一分六識迴旋而聚,朝殷一笑激射狂攻。

面對百幻千刀之主,太子怒意上燃主動對戰,意劍六識、劍隨心法,虛實交錯、方位難辨。

殷一笑幻刀凝實,身形向前瞬動一斬架開激射而來的狂意劍氣!

雖是多守少攻,殷一笑氣度不減從容應招,存心試探意劍名徒程度,刀發招行之間保留多分實力,卻已纏住意劍名流之式。

殷一笑:「曾受意劍名流傳藝,你的程度只有如此嗎?」

太子:「看不起本太子你會後悔!」

殷一笑藐視笑道:「那就再試老夫這一刀吧!」

殷一笑:「千影化一刀,刀開地獄門。」

殷一笑凝氣發招,千影刀式旋飛迴聚,一聲吆喝,百幻千刀旋飛激射而出!

太子見狀不敢大意,全身提元吶喊,劍指聚芒意劍飛馳!

此時,一道人影連同犀利刀氣飛身擋下殷一笑刀招。

太子:「瑤瑤!」

殷一笑:「袖堶葆部I?」

小姐:「有眼光。」

雙袖曳動,刀飛飄雲,小姐加入戰局直攻殷一笑。

太子意念再動,倆人默契合作,袖刀飛舞、意劍疾馳,分擊百幻千刀。
**********************************************************
少爺:「浮浪摃仔,你想祭師這趟派人通知調我們來祭台,是有什麼重要事情?」

浪人:「翹班、曠職、外加無故遲到,病假、事假、沒有理由自動消失、失蹤,你想主管會不抓狂嗎!?」

少爺:「被你這麼一說,咱們兩個好像一事無成、遊手好閒,我們有這麼混嗎?」

浪人:「混?要聽一下完整版的嗎?」

少爺:「什麼完整版?」

浪人:「注意聽喔!」


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遲到說是出外勤,
老闆說話不用聽,減薪裁員不擔心,五年就領退休金,
股票分紅拼命領,領錢領到手抽筋,旅遊出國休假勤,
全家出遊有獎金,出差做事別人請,吃喝玩樂錢照領,
雙B跑車任我行,天天外出去散心,回來聊天談事情,
經理來了不用停,只說謝謝你觀心,上班在家吃點心,
下班走人你最行,位高權重責任輕,沒有付出沒報應,
那有這等好事情,說了只有鬼相信,原來作夢還沒醒。


浪人:「這就是時下最炫的上班制度。」
少爺:「員工的快樂,老闆的悲哀啊!」

浪人:「小夥子,頹哥仔終於了解,為什麼浪人與少爺什麼這麼受歡迎了。」
少爺:「丟臉,閒閒沒事做,摸魚摸到出名,還在這自得其樂,你的臉皮實在有夠厚!」
浪人:「厚歸厚,越來是越英俊,這叫做定力,這是你經驗不夠,還看不清頹哥仔散發的中年魅力。」
少爺:「噁!肉麻當有趣,毫無廉恥、不知羞恥。」
浪人:「那不然是怎樣會黑到發亮,你說對不對,黑星!」
少爺:「喂•••本少爺是叫單子星,難不然你要叫黑人!」
浪人:「牙膏嗎?」
少爺:「你的快樂是本少爺的悲啊」
**********************************************************

美爾
05-02-08, 12:25 AM
殺擂陣陣,緊張邪佈的氣氛籠罩祆冥祭台之內

法官,挺拔英氣、邁越常流。

殷一笑,刀沉人穩、壓勢一方。

祆冥,幻象轉動、胸有成竹,冷眼相對、不覺半絲驚慌。

殷一笑:「能受祆冥器重,隨側在他的身邊保護,果然非一般常人。」

法官默視不語。

殷一笑:「可惜,遇上百幻千刀,你是自找死路,怨不得老夫!」

殷一笑話語方畢,提刀向地一頓,黃金氣芒由內向外迅速擴散,氣勁直逼法官面前。」

法官面不改色,閉眼輕道:「法律書下判生死,我行我素誰敢為。」

語畢隨即張眼,手中律書一張內頁朝殷一笑激射而去!

殷一笑提刀揮斬,輕易得將激射的紙張斬成兩半,隨及回頭一探:「一頁生死!?」

殷一笑狂笑之下迴刀再劈,百幻千刀隨著氣勁飆升驟現!

眼看對方驅動殺招,法官依然冷顏不變,舉手漸漸貼近律書之上。

殷一笑:「好一個泰山崩頂而不動的氣勢,注意了!」

千刀幻動,卻在霎那不見刀影,千刀來勢突然,變化難測,法官同時拔升而起,手中書頁快速飛射而出,盡擋詭譎多變的刀勢。

殷一笑一聲低喝,千刀百芒迅速凝聚在刀尖之處,殷一笑舉刀橫指,殺氣混合刀影,身上內元慢慢增加。

法官姿勢不變,絲毫不亂,手中光流流竄,奇策幻化銀鏈圍繞身體四周,絲毫找不出空隙破綻。

一旁觀視的祆冥祭師忍不住嘆道:「沒千刀、變千機,好招呀!」

戰至激烈時刻,太子也來到祭台--

祆冥祭師:「太子神色不佳,來祭台所為何事?」

太子沉默不語,祆冥一見太子神色不佳:「不發一語,看來太子是情緒鬱悶,無處發洩,眼下正好有一機會囉!」

意劍劍招,隨手應招!

殷一笑回刀一擋,法官順勢收招。

太子:「讓本太子來吧!」

殷一笑:「意劍名流!」

太子一聲吆喝,劍指鎖定殷一笑:「有眼光。」

意到劍行,殷一笑收刀回擋不攻,硬接連綿不絕的意劍連攻!

太子:「這就是百幻千刀嗎?!名不符其實。」

殷一笑狂笑道:「後輩晚生,莫要太過狂妄,老夫是看在舊人的情面上,才讓你一招!

聽聞百幻千刀暗帶藐視之言,太子多日的苦悶,被一句激起怒意,心血上湧、手中意劍似感受怒意猛烈而發!!

殷一笑:「意劍名流與你是何關係?」

太子:「想瞭解?你還不夠格!」

太子一聲輕喝:「意劍六識」,劍指聚芒,身形擺動間絕招上手,劍氣一分六識迴旋而聚,朝殷一笑激射狂攻。

面對百幻千刀之主,太子怒意上燃主動對戰,意劍六識、劍隨心法,虛實交錯、方位難辨。

殷一笑幻刀凝實,身形向前瞬動一斬架開激射而來的狂意劍氣!

雖是多守少攻,殷一笑氣度不減從容應招,存心試探意劍名徒程度,刀發招行之間保留多分實力,卻已纏住意劍名流之式。

殷一笑:「曾受意劍名流傳藝,你的程度只有如此嗎?」

太子:「看不起本太子你會後悔!」

殷一笑藐視笑道:「那就再試老夫這一刀吧!」

殷一笑:「千影化一刀,刀開地獄門。」

殷一笑凝氣發招,千影刀式旋飛環繞,一聲吆喝,百幻千刀旋飛激射而出!

太子見狀不敢大意,全身提元吶喊,劍指聚芒意劍飛馳!

此時,一道人影連同犀利刀氣飛身擋下殷一笑刀招。

太子:「瑤瑤!」

殷一笑:「袖堶葆部I?」

小姐:「有眼光。」

雙袖曳動,刀飛飄雲,小姐加入戰局直攻殷一笑。

太子意念再動,倆人默契合作,袖刀飛舞、意劍疾馳,分擊百幻千刀。
**********************************************************

少爺:「浮浪摃仔,你想祭師這趟派人通知調我們來祭台,是有什麼重要事情?」

浪人:「翹班、曠職、外加無故遲到,病假、事假、沒有理由自動消失、失蹤,你想主管會不抓狂嗎!?」

少爺:「被你這麼一說,咱們兩個好像一事無成、遊手好閒,我們有這麼混嗎?」

浪人:「混?要聽一下完整版的嗎?」

少爺:「什麼完整版?」

浪人:「注意聽喔!」


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遲到說是出外勤,
老闆說話不用聽,減薪裁員不擔心,五年就領退休金,
股票分紅拼命領,領錢領到手抽筋,旅遊出國休假勤,
全家出遊有獎金,出差做事別人請,吃喝玩樂錢照領,
雙B跑車任我行,天天外出去散心,回來聊天談事情,
經理來了不用停,只說謝謝你關心,上班在家吃點心,
下班走人你最行,位高權重責任輕,沒有付出沒報應,
那有這等好事情,說了只有鬼相信,原來作夢還沒醒。


浪人:「這就是時下最炫的上班制度。」
少爺:「員工的快樂,老闆的悲哀啊!」

浪人:「小夥子,頹哥仔終於了解,為什麼浪人與少爺什麼這麼受歡迎了。」
少爺:「丟臉,閒閒沒事做,摸魚摸到出名,還在這自得其樂,你的臉皮實在有夠厚!」
浪人:「厚歸厚,越來是越英俊,這叫做定力,這是你經驗不夠,還看不清頹哥仔散發的中年魅力。」
少爺:「噁!肉麻當有趣,毫無廉恥、不知羞恥。」
浪人:「那不然是怎樣會黑到發亮,你說對不對,黑星!」
少爺:「喂•••本少爺是叫單子星,難不成你要叫黑人!」
浪人:「牙膏嗎?」
少爺:「你的快樂是本少爺的悲啊!」

**********************************************************

少爺:「有人來祭台鬧事,鬧到法官、太子、小姐都下場了,此人是誰呢!?」
浪人笑道:「我說小夥子,他就是那個金閃閃,金元寶的師父,真正的百幻千刀,名叫殷一笑(淫一翹)。」

少爺:「浮浪摃仔,為什麼你會知?」

浪人:「曾經交手過。」

少爺:「誰贏呢?」

浪人:「頹哥仔沒輸,他也沒贏。」

少爺:「漂亮!既然你們都交過手了,本少爺怎能不參加,也該上場活動活動。」

少爺:「浮浪摃仔,本少爺先走一步了。」

少爺凝氣一喊,出手便是絕招:「一劍渡厄、滿天星。」

殷一笑迴身連擋:「是劍星渡厄!」

少爺:「內行人。」

浪人:「小夥子出手就是絕招,是要把人嚇死嗎!?」

殷一笑:「三郎亡命刀!」

殷一笑:「哈哈哈哈•••」

陰沉的笑聲,響遍祭台之內,眾人皆無動作,四周空氣卻隨著笑聲變得異常詭異。

殷一笑:「利用一群的小輩,打算聯手對付老夫嗎!?」

殷一笑:「明知個個動不得,此舉真是高招,祆冥!」

祆冥祭師:「眾人退開吧。」

**********************************************************

終於拿到片了,post一段內容以表慶祝,新年到了,在這恭賀新喜^^

fuyuyaka
05-02-08, 11:59 AM
※回應 美爾 在 02-08-2005 12:25 AM 所發表的文章:
>少爺:「員工的快樂,老闆的悲哀啊!」
>浪人:「小夥子,頹哥仔終於了解,為什麼浪人與少爺什麼這麼受歡迎了。」
>少爺:「丟臉,閒閒沒事做,摸魚摸到出名,還在這自得其樂,你的臉皮實在有夠厚!」
>浪人:「厚歸厚,越來是越英俊,這叫做定力,這是你經驗不夠,還看不清頹哥仔散發的中年魅力。」
>少爺:「噁!肉麻當有趣,毫無廉恥、不知羞恥。」
>浪人:「那不然是怎樣會黑到發亮,你說對不對,黑星!」
>少爺:「喂•••本少爺是叫單子星,難不成你要叫黑人!」
>浪人:「牙膏嗎?」
>少爺:「你的快樂是本少爺的悲啊!」

我每次都被浪人跟少爺的抬槓打敗∼XD

感謝美爾這麼用心PO這麼有趣的地方∼∼∼ :09:

祝你新年快樂!!

真顏
05-02-09, 12:25 AM
※回應 美爾 在 02-08-2005 12:25 AM 所發表的文章:
>殺擂陣陣,緊張邪佈的氣氛籠罩祆冥祭台之內
>法官,挺拔英氣、邁越常流。
>殷一笑,刀沉人穩、壓勢一方。
>祆冥,幻象轉動、胸有成竹,冷眼相對、不覺半絲驚慌。


起初我以為美爾寫的,一定是對25.26集的感想 —— 誰知道原來是25集中某一段的劇情介紹,雖然只是一小段,但美爾詳盡的介紹,讓劇情彷彿歷歷在目一般,感謝美爾的分享^^

ps
我也在這祝大家

新年快樂
心想事成 ~^^

terryd
05-02-23, 12:27 AM
※回應 fuyuyaka 在 02-05-2005 02:21 AM 所發表的文章:

>感謝精彩的劇情介紹∼^^
>還沒看到片,先看真顏的劇情介紹也讓人很高興呢!
>夕陽這樣也真是的...他也是人家告知才知道師老出事的...
>怎麼跑去責怪朝陽呢?(雖然我知道夕陽可能是憤怒傷心才會這樣做∼)
>解干戈真不愧是冷靜的先天人,即使被兩儒挑發,也會在去找朝陽確認∼^^
>不過最難過的是...師老還是死掉了...Q_Q


嗯~~我是覺得啦~~
夕陽這個動作....一部分像道友說的一樣..是在發洩情緒...
另外一個部分....我是覺得夕陽想讓朝陽擺脫他自己故步自封的逃避態度...
夕陽對朝陽的逃避態度很不滿(個人感覺啦...@@)
借此應該想讓朝陽打破誓言重出江湖吧...
不過....如果知道儒教的三才子有暗算師老...
大概....事情會很好玩吧 = =a....
應該不用龍鳳聯手.....
光是朝陽或者鳳姿應該就可以一挑三了...................
不過師老....唉....近期內難得喜歡的角色....就醬子收了.....
本來以為夕陽會趕到的說.....
唉.......

真顏
05-02-23, 10:29 AM
※回應 terryd 在 02-23-2005 12:27 AM 所發表的文章:

>嗯~~我是覺得啦~~
>夕陽這個動作....一部分像道友說的一樣..是在發洩情緒...
>另外一個部分....我是覺得夕陽想讓朝陽擺脫他自己故步自封的逃避態度...
>夕陽對朝陽的逃避態度很不滿(個人感覺啦...@@)
>借此應該想讓朝陽打破誓言重出江湖吧...
>不過....如果知道儒教的三才子有暗算師老...
>大概....事情會很好玩吧 = =a....
>應該不用龍鳳聯手.....
>光是朝陽或者鳳姿應該就可以一挑三了...................
>不過師老....唉....近期內難得喜歡的角色....就醬子收了.....
>本來以為夕陽會趕到的說.....
>唉.......

我個人認為以夕陽本身的性格,不認同朝陽的處事態度是一定的,但說不滿的話倒不至於——因為鳳姿曾經對龍章說過以下的話“固步自封此地,真可償還過去罪孽嗎?與其自怨自哀,不若轟轟烈烈,盡力而為問心無愧,夕陽君不知你心中所想,非是專程教訓點醒,是念在故友同窗情誼,特來關懷求証,每人有不同處理事情的方法,你——還是慢慢想吧。”
所以,鳳姿雖然是不讚同龍章現在的做法,卻仍然尊重他的決定。
今次師老出事夕陽的語氣這麼衝,我想還是洩憤居多吧?

美爾
05-02-25, 01:22 AM
※回應 真顏 在 02-23-2005 10:29 AM 所發表的文章:


>我個人認為以夕陽本身的性格,不認同朝陽的處事態度是一定的,但說不滿的話倒不至於——因為鳳姿曾經對龍章說過以下的話“固步自封此地,真可償還過去罪孽嗎?與其自怨自哀,不若轟轟烈烈,盡力而為問心無愧,夕陽君不知你心中所想,非是專程教訓點醒,是念在故友同窗情誼,特來關懷求証,每人有不同處理事情的方法,你——還是慢慢想吧。”
>所以,鳳姿雖然是不讚同龍章現在的做法,卻仍然尊重他的決定。
>今次師老出事夕陽的語氣這麼衝,我想還是洩憤居多吧?


朝:七色彩雲久經江湖洗練,動心忍性增益不少。你我造境有別,故覺悟亦有高低深淺之殊。

夕:不談了,兩人皆有堅忍不拔之心,別於他人獨衷自己的見解。多談不是與當年的結果相同嗎?莫逆相視,今日前來非是問罪卻是提醒,夕陽君還是堅持當初己見,若真推斷無誤,這次一歎天地之招的撼動,危機不在夕陽君的身上。紓尊之恥久久之恨,恐怕觀日峰難逃池魚之殃。

夕:固步自封此地,真可償還過去的罪孽嗎?與其自怨自艾,不若轟轟烈烈,盡力而為,問心無愧,夕陽君不知你心中所想,非是專程教訓提醒,是念在故友同窗情誼,特來關懷求證,每個人有不同處理事情的方法,你還是慢慢想吧。

**********************************************************
自古文人相輕
早期鳳姿告知龍章書院內部有問題
朝陽也以為是鳳姿才子輸不起才這樣說
事後證明,才有朝陽心中認可鳳姿是書院第一才子這橋段
**********************************************************
昔日兩人文采智識,並稱瑜亮,皆有堅忍不拔之心,別於他人獨衷自己的見解。

此時的夕陽和朝陽都認同彼此,雖心有所感,卻於事無補
因此夕陽君才會說道,作為他最器重的弟子,龍章飛揚,居然沒有感覺師老出事嗎?

與其說責怪,不如說是悲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