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闍城血印9,10劇情討論



兩光流
04-05-25, 01:36 PM
轉自巴哈姆特pili版,原作者為triplee大大,在此感謝! :em21:
作者: triplee (none) 看板: Pili
標題: [心得]九、十兩集的小感想..
時間: Tue May 25 13:17:26 2004

四分之三終於出手了
而且照他所唸之詩號
似乎神魔族前輩都做古了

究竟他的實力該如何定位,也滿有趣的
目前嗜血族、神魔族、中原葉口月人,三方仍未搭上線
未來的互動值得想像..

不過「淨化」令人印象深刻的
冷艷色跟慘綠色祅族的命運也算終結了

另外嗜血族的維特.....真是太有特色了...
「She is a blue girl」
「It's show time 」

魔龍忌天續繼龜...實力如何仍不可知

陰陽師完全變小女人了...唉唉
不過她倒在人形師的懷中時,那幅景象還蠻美的

另外在三教頂峰三人技壓九幽的時候...
佛劍什麼話都沒說...真是太屌了
不過現在霹靂把他們頂到這麼高的位置...滿想知道他們將會如何破格的

最後,看到第十集的末尾,我淚了...因為
褎權:「傷吾愛女之仇...」

繡、繡墨沒死,真是太感動了
看來一段中原與葉口月人愛與種族的故事...即將展開...
(什麼,很噁心...)

話說回來了,褎權你女兒運氣還算不錯
被傲笑打傷就算了你還來個人肉風火輪....沒死算命大..
--
※ Origin: 巴哈姆特<bbs.gamer.com.tw> ◆ From: 219235.D13-219.ncu.edu.tw

魚過水無痕
04-05-25, 06:51 PM
※回應 兩光流 在 05-25-2004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轉自巴哈姆特pili版,原作者為triplee大大,在此感謝! :em21:
>作者: triplee (none) 看板: Pili
>標題: [心得]九、十兩集的小感想..
>時間: Tue May 25 13:17:26 2004
>四分之三終於出手了
>而且照他所唸之詩號
>似乎神魔族前輩都做古了
>究竟他的實力該如何定位,也滿有趣的
應該是所謂除魔人的角色,專殺吸血鬼的人吧,按照前輩都已做古來看。可能實力應該不錯歐,還有他與半分之間的互動吧!!相當不錯!!

>目前嗜血族、神魔族、中原葉口月人,三方仍未搭上線
進而合作,反而激戰。皆知!!

>未來的互動值得想像..
>不過「淨化」令人印象深刻的
>冷艷色跟慘綠色祅族的命運也算終結了
淨化,果然真的有除魔人的風格,冷艷跟慘綠的橋段好快歐,我以為會激起蠻大的火花的。

>另外嗜血族的維特.....真是太有特色了...
>「She is a blue girl」
>「It's show time 」

不予置評,台式英語,Good!!
>魔龍忌天續繼龜...實力如何仍不可知
>陰陽師完全變小女人了...唉唉
>不過她倒在人形師的懷中時,那幅景象還蠻美的

戀愛之中的女人,永遠存在幸福∼
>另外在三教頂峰三人技壓九幽的時候...
>佛劍什麼話都沒說...真是太屌了
>不過現在霹靂把他們頂到這麼高的位置...滿想知道他們將會如何破格的
>最後,看到第十集的末尾,我淚了...因為
>褎權:「傷吾愛女之仇...」
>繡、繡墨沒死,真是太感動了
>看來一段中原與葉口月人愛與種族的故事...即將展開...
>(什麼,很噁心...)

會不會是瀟瀟跟繡墨啊∼看來不錯。但希望不再是悲劇啊!!
>話說回來了,褎權你女兒運氣還算不錯
>被傲笑打傷就算了你還來個人肉風火輪....沒死算命大..
>--


九ˋ十集必須星期六才能看∼嗚嗚!!好可憐啊∼

aeroplane8340
04-05-26, 12:14 AM
第9集的傲笑.....是電影版的.......聖石傳蒜Re]※蛻Y[/Re]
君皇...弄壞了嗎??

aeroplane8340
04-05-26, 12:38 AM
第9集的傲笑說:"原來有此緣故"那一鏡........
和臥江子說話...在竹屋前那一鏡....
都是電影版的....額頭很圓和淺咖啡色的偶衣....
之後又是君皇的白衣"傲笑"
偶也弄錯.........想怎樣拍攝下去

素問
04-05-26, 12:39 AM
※回應 兩光流 在 05-25-2004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目前嗜血族、神魔族、中原葉口月人,三方仍未搭上線
個人以為,原本魔龍忌天應該是打算借葉口月人之力來對抗嗜血族的!
不過,會不會因為三教先天的介入,而使得葉口月人與中原斷了線..
進而中原這邊,只能獨力對抗嗜血族呢?
這才會演變成三十年後的世界,全然不見葉口月人的蹤影..?
否則,以葉口月人的先進科技對上古老的嗜血魔人,這對戰應該很有趣才是!

>冷艷色跟慘綠色祅族的命運也算終結了
祆族跟神魔族不同嗎@@?

個人一直覺得慘綠色的角色存在,有點小矛盾說...
當初以意識力冰封闍城,那麼應該就是不希望嗜血族再現了..
但為什麼一出冰城的他,不是極力的補救冰城裂縫,反倒是汲汲尋覓那位脫逃的意識能者?
(教堂的位置應該與瑤琴巧韻探訪的冰城,地點不同吧?????@@?)

>陰陽師完全變小女人了...唉唉
>不過她倒在人形師的懷中時,那幅景象還蠻美的
這時候,我就很感嘆男陰陽師,不曉得上哪去了~
居然跟人形師過不了幾招就被擒!!!
這真是....Q.Q∼(太扯了~>"<~)
根本就只是想讓女陰陽師跟人形師在一起,所強扭出的不合理結果!

>另外在三教頂峰三人技壓九幽的時候...
>佛劍什麼話都沒說...真是太屌了
三把劍繞行地球一周的絕技嗎????? :em26:

VanHelsing
04-05-26, 02:11 AM
※回應 aeroplane8340 在 05-26-2004 12:38 AM 所發表的文章:
>第9集的傲笑說:"原來有此緣故"那一鏡........
>和臥江子說話...在竹屋前那一鏡....
>都是電影版的....額頭很圓和淺咖啡色的偶衣....
>之後又是君皇的白衣"傲笑"
>偶也弄錯.........想怎樣拍攝下去
你們沒注意到在這一段裡...
杜一韋的衣服也變了...
只出現一個鏡頭... :em12:

夜行天使
04-05-26, 03:40 AM
※回應 素問 在 05-26-2004 04:39 AM 所發表的文章:


>個人以為,原本魔龍忌天應該是打算借葉口月人之力來對抗嗜血族的!
>不過,會不會因為三教先天的介入,而使得葉口月人與中原斷了線..
>進而中原這邊,只能獨力對抗嗜血族呢?
>這才會演變成三十年後的世界,全然不見葉口月人的蹤影..?
>否則,以葉口月人的先進科技對上古老的嗜血魔人,這對戰應該很有趣才是!

魔龍祭天應該沒那麼好心
而且之前的劇集裡他獨自一人唸唸有詞也說了是想
"讓葉口與中原互相消耗戰力'好坐收漁翁之利成為最後的霸主"
我想
他原先對嗜血一族的對策是想利用異能五人的力量將之再次封印
只不過讓他料想不到的是嗜血一族的勢力覺醒的太快
讓他措手不及
所以才變成目前的情況
何況就算五人提早會合了
但少了慘綠色的強化增幅異能'
是否能像從前般封印成功仍是未知數

是說~科技再進步也打不死會一再重生而不死的嗜血一族吧@@


>祆族跟神魔族不同嗎@@?
>個人一直覺得慘綠色的角色存在,有點小矛盾說...
>當初以意識力冰封闍城,那麼應該就是不希望嗜血族再現了..
>但為什麼一出冰城的他,不是極力的補救冰城裂縫,反倒是汲汲尋覓那位脫逃的意識能者?

祆族原本是嗜血一族的奴隸喔
情況大概跟30年後嗜血一族飼養的人類一樣
慘綠色積極找魔龍祭天應該是想把他抓回來填補封印以避免嗜血一族的甦醒
慘綠色本身的異能應該無法封印冰城
但卻可增強其他異能者之力
這點從他增強陰陽師在教堂所下的封印可看出來

>(教堂的位置應該與瑤琴巧韻探訪的冰城,地點不同吧?????@@?)
應該是一樣
冰城是由五大能力者的異能所化成的封印景象
封印破了之後
冰城幻滅
變回原本的教堂
>這時候,我就很感嘆男陰陽師,不曉得上哪去了~
>居然跟人形師過不了幾招就被擒!!!
>這真是....Q.Q∼(太扯了~>"<~)
>根本就只是想讓女陰陽師跟人形師在一起,所強扭出的不合理結果!
陰陽師被吸血時
地面有異象發生喔
這可能是伏筆

而柳鷦的不見蹤影也很可疑
說不定檯面上這位是' ' ' ' '
>三把劍繞行地球一周的絕技嗎????? :em26:
呵~加速地球自轉速度
所以才天亮嗎~~~~XD

素問
04-05-26, 09:34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26-2004 03:40 AM 所發表的文章:

>魔龍祭天應該沒那麼好心
>而且之前的劇集裡他獨自一人唸唸有詞也說了是想
>"讓葉口與中原互相消耗戰力'好坐收漁翁之利成為最後的霸主"
>我想
>他原先對嗜血一族的對策是想利用異能五人的力量將之再次封印
>只不過讓他料想不到的是嗜血一族的勢力覺醒的太快
>讓他措手不及
>所以才變成目前的情況
其實...
我是在霹靂網的某一議題裡,
看到有人認為素還真將金劍贈與魔龍忌天..才導至今日嗜血族再出的論點....
您以為呢??

我當然曉得魔龍忌天,並非善類...
但有沒有可能因為他的存在,而牽使葉口月人的大軍盡指嗜血族?


>何況就算五人提早會合了
>但少了慘綠色的強化增幅異能'
>是否能像從前般封印成功仍是未知數
這增強封印力,杜一葦好似也會!
只是看了九,十這兩集...
我想慘綠色以面具控制其異能者,已有其意義可尋....
本來還託望這"控制異能者"這點,可能別有居心..

>應該是一樣
>冰城是由五大能力者的異能所化成的封印景象
>封印破了之後
>冰城幻滅
>變回原本的教堂
但.....
為什麼劇中還要有馬車疾奔往闍城的片段??
闍城跟當初被冰封的冰城不同地點?????
那兩具棺材究竟是在教堂裡還是在闍城裡?
場景問題,會造成理解困難說! :em14:
>陰陽師被吸血時
>地面有異象發生喔
這裡我沒注意到~@.@?
希望就此男體與女體脫離好了~"~
>這可能是伏筆
>而柳鷦的不見蹤影也很可疑
>說不定檯面上這位是' ' ' ' '
>呵~加速地球自轉速度
>所以才天亮嗎~~~~XD

竹影
04-05-26, 11:48 AM
這兩集的焦點,應該仍是以葉口月人與中原之戰為主軸。
第一戰銀狐對洺雙,銀狐落敗。
第二場由傲笑紅塵出戰褎權。
原本猜測,臥江子也許可以用「以下駟對彼之上駟,取上駟對彼中駟,取中駟與彼下駟」的策略來贏得三戰二勝。但第一場銀狐落敗,第二戰傲笑紅塵目前看來贏面較大,如果第三場由九幽親自出戰,那麼中原方面能有誰與其抗衡?上述的策略似乎行不通,除非中原尚有未現的王牌在手,能夠有擊敗九幽的實力。
話說回來,劍子仙跡與九幽所約定的只有兩種情況,中原勝或中原敗。但假使是和局呢?中原、葉口月人各贏一場,另一場不分勝負。不知若發生這種情況又會如何了局?

而三教先天插手葉口月人與中原之戰,當然主要用意是避免中原正道犧牲過大,因此無力應付接下來的嗜血族。如能與葉口月人達成和平共識,可避免腹背受敵的情勢,更進一步來說,甚至可以聯合葉口月人抗衡嗜血族。不過若換個角度想,如果中原勝出,願意留給葉口月人生存空間彼此和平相處,但萬一葉口月人轉而與嗜血族合作呢?因為就目前所知看來,葉口月人所攫取的是礦藏,嗜血族則是以人為食,兩者利益範圍似乎並不完全衝突,萬一兩者協議瓜分中原人界,不知這樣的後果可曾列入評估?當然,如果嗜血族與葉口月人兩者皆圖謀對中原人界完全的掌控權,中原正道就可製造兩者間的衝突矛盾,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策略仍是可行。

至於魔龍祭天,仍是老謀深算,必須承認他是個心機極為深沉的陰謀家。九幽對他可說信任有加,對魔龍祭天而言,善加利用這點等於將葉口月人置於股掌之間。而且茶裡王為意識能力者所取下的面具也被他藉口沒收,可以猜想得到面具也將是他未來能夠用以控制意識能力者或是或是對付其敵手的工具。

另外,有段佛劍分說與素續緣的對話還蠻有意思的。佛劍問續緣,如果不想看到一個人的背影,該要如何?續緣回答追過他超越他。佛劍又問如果始終追不上呢,續緣默然一會兒答道轉身而去,但又認為這是逃避。佛劍卻曰非也,是另尋方向。這段話,想來是在點醒素續緣不必非要苦苦追著素還真的背影,因身為素還真之子的身分,而侷限自己跟隨父親的腳步、繼承其父之志願,他大可自己另尋自己的方向,開創自己的人生。其實自萬里征途以來,素續緣的表現在個人看來,是每況愈下。尤其在希羅聖教的事件中,更是顯得衝動無智,最離譜的一次表現,是聶求刑因柳湘音的請託而到雲塵盦找他時,續緣竟然一見聶求刑就想動手開打,幸好屈世途勸止。令人意外什麼時候素續緣竟變得如此魯莽沒大腦?在後輩人中,素續緣身份特殊,素還真的光環籠罩之下,也許成了他的陰影,期待這角色能有不同的發展方向,尋出自己的一片天。

花月汐殤
04-05-26, 12:53 PM
中原最后一战,有可能是蜀道行?
毕竟,从一开始,剑子就是决定邪帝一脉当由正统的武痴传人来解决的。而魔龙祭天的分析也是认为三人握有最后的王牌,而这张王牌正是针对九幽而设,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蜀道行了- -

竹影
04-05-26, 12:58 PM
※回應 兩光流 在 05-25-2004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轉自巴哈姆特pili版,原作者為triplee大大,在此感謝! :em21:
>作者: triplee (none) 看板: Pili
>標題: [心得]九、十兩集的小感想..
>時間: Tue May 25 13:17:26 2004

>不過「淨化」令人印象深刻的
>冷艷色跟慘綠色祅族的命運也算終結了
慘綠色和冷艷色收得如此快速,有點意外。
原本頗有興趣知道,為何慘綠色要封印自己的兄弟,冷艷色又是因何緣故甘為嗜血一族?
兩人間的心理衝突及過去來歷卻沒什麼特意描述,就先後匆匆下場,有點可惜。

至於驅魔人四分之三的「淨化」,歸於淨,歸於定,歸於寂滅,倒是讓人想到,聖經中所言塵歸塵,土歸土,人類本是由上帝塑泥而成,死亡不過是回歸於塵土。

>另外嗜血族的維特.....真是太有特色了...
>「She is a blue girl」
>「It's show time 」
維特對柳湘音說,每個嗜血族背後都有個可歌可泣的故事,不知他是誇張其詞還是真有其事?如果吸血鬼不僅止於嗜血嗜人,而能牽引出這些嗜血者背後的故事,也許故事會更增些吸引力。

>陰陽師完全變小女人了...唉唉
>不過她倒在人形師的懷中時,那幅景象還蠻美的
現在的陰陽師,幾乎已經跟當初邪能境之主的形象連不起來了......
不過當她面對血琴希恩時,人形師在旁說道希望陰陽師不會讓他失望,似乎早已料到陰陽師的反應就是如此,身處劣勢之下,識時務者為俊傑,因此很快就出賣了那些意識能力者。


>最後,看到第十集的末尾,我淚了...因為
>褎權:「傷吾愛女之仇...」
>繡、繡墨沒死,真是太感動了
>看來一段中原與葉口月人愛與種族的故事...即將展開...
>(什麼,很噁心...)
不知道是瀟瀟的吸引力太另類還是桃花運奇特,上次惹到人妖半花容,這次是異族外星人...
該祝福他和親成功嗎?

悔恨曾經
04-05-26, 02:44 PM
※回應 兩光流 在 05-25-2004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轉自巴哈姆特pili版,原作者為triplee大大,在此感謝! :em21:
>作者: triplee (none) 看板: Pili
>標題: [心得]九、十兩集的小感想..
>時間: Tue May 25 13:17:26 2004


>陰陽師完全變小女人了...唉唉
>不過她倒在人形師的懷中時,那幅景象還蠻美的

這段戲我個人在這兩集最不喜歡的一段
陰陽師到底是男是女,還是一陰陽體同體一直沒有卻的解釋,
但居然將一方霸主編成這樣........呵呵...看的有一點噁
不過我到是希望那是編劇的一各伏筆,說不定是陰陽師故意
藉此混入吸血一族.........

公子雨
04-05-26, 06:28 PM
※回應 悔恨曾經 在 05-26-2004 02:44 PM 所發表的文章:

>這段戲我個人在這兩集最不喜歡的一段
>陰陽師到底是男是女,還是一陰陽體同體一直沒有卻的解釋,
>但居然將一方霸主編成這樣........呵呵...看的有一點噁
>不過我到是希望那是編劇的一各伏筆,說不定是陰陽師故意
>藉此混入吸血一族.........


到時順便把吸血鬼他們給下了法術嗎?? :04: ......
陰陽師應該是女的..純屬個人猜想....因為陰陽師嘛~~
陰排在最前面~~

陵軒
04-05-26, 09:46 PM
第二集末了旁白「突來一道掌氣襲向佛劍分說,來人竟是陰陽師」
旁白的敘述伴隨著女陰陽師面露獠牙的現身,已然宣告著闍城血印陰陽師將有的異變,第十集的她已正式成為嗜血族的一員。

從陰陽合體至今,女陰陽師的戲路發展如登上九皇座、咒殺素還真及至邪能境眾員力抗葉口月人,甚或是為嗜血族之事奔走等,並沒有絲毫為邪能境帶來任何實質上的助益,有的最終結果就是邪能境全數滅亡。

然則隨著戲路的推演不管日後嗜血族的勢力如何龐大,這佔領中原之姿態也只不過是個過渡期,正道人士總有力挽狂瀾的一天,但過程裡曾經犧牲的人,也終將成為過去式,陰陽師再有其展現也不過就是侵犯中原的打手而已,這一路走來在武功及智慧上的表現都頗令人失望,並沒有替劇情寫下值得深思且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橋段,至此陰陽師與邪能境算是告結了…

曾經是一方霸主邪之主陰陽師,如今淪落為被他人操控的部屬,這般的起落對照初時現身於廣邪清法殿氣勢凌人的男陰陽師…感慨不可謂不深…

south
04-05-26, 10:55 PM
隔太久沒看了~~
有點搞不清楚演到哪 :em19:
看來要好好惡補一下

夜行天使
04-05-27, 02:23 AM
※回應 素問 在 05-26-2004 01:3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其實...
>我是在霹靂網的某一議題裡,
>看到有人認為素還真將金劍贈與魔龍忌天..才導至今日嗜血族再出的論點....
>您以為呢??
事發之初
北川煉身為正道盟友
在對抗覆天殤之時也出了不少力
向素還真求援
素還真當然該幫忙
不然是不是又有人會說素素只顧自己不理他人之事?
而且當時北川煉陰謀未顯
他的身份是連素素也倚重的智慧家
素素信任他取得金劍後所採的行為必然慎重
所以才會放心將金劍借北川去救人

而且每件事的發生必有其因
要怪素還真
那是不是也該追朔到源頭:取下面具的陰陽師?

再說回來
此時的素素正專心計畫與覆天殤最後一戰之計
又身受陰陽咒命之苦
還要去要求他能預先防範當時還是一團迷霧的神秘冰城
那也太強人所難了
素還真只是人不是神
又怎能強求他事事都先預知而做下防範?

>我當然曉得魔龍忌天,並非善類...
>但有沒有可能因為他的存在,而牽使葉口月人的大軍盡指嗜血族?
會~有這個可能
之前嗜血族未出'所以他會想靠封印解決此事
但現在既然嗜血族已現
當然可以借用葉口大軍同抗嗜血族

但是在不知道殺死嗜血族的方法下
葉口科技能否奏效
還在未定之天


>這增強封印力,杜一葦好似也會!
應該是不一樣的能力
>只是看了九,十這兩集...
>我想慘綠色以面具控制其異能者,已有其意義可尋....
>本來還託望這"控制異能者"這點,可能別有居心..
嗯' ' '
其實雖然慘綠色出場時間很短
但是總覺得他的形象刻畫的很鮮明



>但.....
>為什麼劇中還要有馬車疾奔往闍城的片段??
>闍城跟當初被冰封的冰城不同地點?????
>那兩具棺材究竟是在教堂裡還是在闍城裡?
>場景問題,會造成理解困難說! :em14:
教堂和闍城不同地點可以理解啊
也許先前西蒙和禔摩是從闍城被神魔族誘出至教堂封印

也可以是噬血族的源頭在教堂
而西蒙和禔摩是在闍城被殺死
但因為沒有完全消滅
所以兩人回到教堂重生

這在吸血鬼電影中很常見
如果沒有找到吸血鬼的正體的話
不管多少次消滅他
他還是會在最初之地重生
只是要重生肉體時間必須花上數十~百年


>這裡我沒注意到~@.@?
>希望就此男體與女體脫離好了~"~
地面有冒出奇怪的東西
但時間很短
就在被咬的那瞬間~


吹雪
04-05-28, 02:59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27-2004 02:23 AM 所發表的文章:

>事發之初
>北川煉身為正道盟友
>在對抗覆天殤之時也出了不少力
>向素還真求援
>素還真當然該幫忙
>不然是不是又有人會說素素只顧自己不理他人之事?
>而且當時北川煉陰謀未顯
>他的身份是連素素也倚重的智慧家
>素素信任他取得金劍後所採的行為必然慎重
>所以才會放心將金劍借北川去救人
>而且每件事的發生必有其因
>要怪素還真
>那是不是也該追朔到源頭:取下面具的陰陽師?
>再說回來
>此時的素素正專心計畫與覆天殤最後一戰之計
>又身受陰陽咒命之苦
>還要去要求他能預先防範當時還是一團迷霧的神秘冰城
>那也太強人所難了
>素還真只是人不是神
>又怎能強求他事事都先預知而做下防範?
>會~有這個可能
>之前嗜血族未出'所以他會想靠封印解決此事
>但現在既然嗜血族已現
>當然可以借用葉口大軍同抗嗜血族
>但是在不知道殺死嗜血族的方法下
>葉口科技能否奏效
>還在未定之天
>應該是不一樣的能力
>嗯' ' '
>其實雖然慘綠色出場時間很短
>但是總覺得他的形象刻畫的很鮮明

>教堂和闍城不同地點可以理解啊
>也許先前西蒙和禔摩是從闍城被神魔族誘出至教堂封印
>也可以是噬血族的源頭在教堂
>而西蒙和禔摩是在闍城被殺死
>但因為沒有完全消滅
>所以兩人回到教堂重生
>這在吸血鬼電影中很常見
>如果沒有找到吸血鬼的正體的話
>不管多少次消滅他
>他還是會在最初之地重生
>只是要重生肉體時間必須花上數十~百年


慘綠色曾對女陰陽說過他之所以能封印冰城
就是當時神魔與之相爭
雙方拉鋸之後造成有機可乘
所以教堂該只是神魔不許介的封印
光由慘綠色當時帶女陰陽去加強封印所推敲出....教堂...該是封印入口
紫禁城不也是有午門嗎
另外也有神魔印存在
但神魔後裔只剩半分之間和四分之三
蘇安有可能也是嗜血族


>地面有冒出奇怪的東西
>但時間很短
>就在被咬的那瞬間~

竹影
04-05-29, 02:19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27-2004 02:23 AM 所發表的文章:

>事發之初
>北川煉身為正道盟友
>在對抗覆天殤之時也出了不少力
>向素還真求援
>素還真當然該幫忙
>不然是不是又有人會說素素只顧自己不理他人之事?
>而且當時北川煉陰謀未顯
>他的身份是連素素也倚重的智慧家
>素素信任他取得金劍後所採的行為必然慎重
>所以才會放心將金劍借北川去救人
恕刪部分引言

這部分我們不妨回頭看看劇情中的片段。素還真將金劍交予北川煉前,他對於冰城封印一事所知道的:
一、夜凌曾提醒過素還真,若冰城開啟,將造成四境六界無法預計的災禍。
二、北川煉告知素還真,慘綠色將為禍武林。北川煉的說辭是慘綠色過去擒捉這四個意識能力者是為了結合他們的力量毀滅苦境,但因這四人的力量強大,使得慘綠色雖成功捉到他們卻也被他們封印在冰城之中。如今慘綠色既脫出冰城,必急於想將這四人救出以便繼續他的計劃。若要防止慘綠色之危機,一者阻止慘綠色的行動,一者趕在慘綠色之前救出這四人。

在素還真去找杜一葦借金劍時,曾表示自己也好生為難,既擔心冰城封印破將造成如夜凌所說的天下大亂,又認為需阻止慘綠色的行動,另外他還考慮到救出這四人,若他們能為中原所用,將是一股對抗葉口月人的助力。當素還真問杜一葦的意見時,杜一葦回答,做與不做之間,自有利弊取捨,而這不就是你素還真所擅長的嗎?
而最後素還真的決定便是將金劍交予北川煉開啟冰城封印。

從上面的劇情看來,素還真是否忽略了一點,他並沒有查證慘綠色此人的來歷與他的意圖,也沒有試著去探詢或追查慘綠色的行動是否真如北川煉所言。也就是他片面的相信北川煉的說辭,並沒有去作對照查證。當然,會有這種情況是蠻自然的,畢竟北川煉曾幫助正道對付覆天殤,而慘綠色當時卻幫助欲界要救出魔佛。但這種只相信片面一方的說辭,所造成的結果是否變成「善信人,易成人之工具」?回想之前引靈山、遺世老的情況,不覺得這頗像是舊戲重演嗎?

也因所掌握到的資訊是片面的,是有所偏頗錯誤的,那麼所做出的抉擇是否也跟著被誤導?
就如杜一葦所說,做出一個決定必是考量利弊得之後,取其利去其弊,謀求較好較有利的一種情況。當素還真在考慮冰城被破後可能發生的災劫,慘綠色所可能造成的禍患,以及救出四人可能有的好處時,權衡利弊得失後,他的決定便是開啟冰城封印。但是,如今的結果,利弊如何?似乎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當然,素還真不可能預知到冰城破將引來嗜血族,但就他下決定讓北川煉開啟冰城的部分來說,他的考量恐怕是有所缺失。

夜行天使
04-05-30, 05:50 AM
※回應 竹影 在 05-29-2004 06:19 AM 所發表的文章:



文長恕刪~^^

關於冰城開則天下大亂一事
竹影道友有些細節記錯

在北川煉初次到訪求助
告知意識能者之事後
素還真有起過再次求證的念頭
因此他往尋夜凌詢問冰城之事
此時夜凌的回答是
:他不知道冰城之中的人對武林有何影響'
只知道冰城破時空之門便會打開造成不可預估的後果

連夜凌也語焉不詳'不能肯定
因此此時冰城的一切對素還真而言仍是迷
只知道會發生變化
但不知道是何種性質
也因為不敢太大意
才會在後面又徵詢了一次杜一葦的意見
所以素還真並不是毫不求證就草草作下決定


再來讓北川煉開啟冰城的部分
道友的認知是"開啟冰城"
但這那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事件的經過是冰城因金劍而開

但這不表示素還真當時的認知是如此
畢竟因為此時慘綠色已出現武林
難道素還真不會認為這是屬於冰城勢力已甦醒的象徵??
既然冰城勢力已現
那麼救出四人以增加正道本錢就變成必須盡加速進行的事
以避免四人之力被冰城所控
反成正道之威脅
不是嗎??


而說到求證
面對一團迷霧的冰城
一干人等(夜凌'杜一葦' ' ' )全是一知半解沒有一個清楚其中內情的
而惟一可能瞭解的慘綠色又正處於敵對一方

"假設慘綠色是好人"

素還真真去求證
得到答案的機率是多少??
單看慘綠色和諸方勢力的交涉情況
就知道他對冰城之事一向三緘其口
不曾向任何人明說過其中關聯

我不以為素還真能忽然就得到他青睞有加的信任與完整說明
那麼結果還是不了了之

"假設慘綠色是壞人"

屬於冰城勢力一份子
那麼素還真去求證
能得到真正的答案嗎??
我想答案很明顯是不能


更別提此刻的素還真
面臨大限將至之險
身受咒命之苦
還必須利用僅存的十三天時間
儘快逼出隱伏的覆天殤
以防新種燐菌再現
武林百姓再次遭受人間煉獄之苦
以sars為例'誰會希望再看見那種可怕的景象??
親身經歷過就會知道那種慘不忍睹的景況是多讓人不忍卒見
所以素還真此時的全部心力以無暇他顧
只能專注於不讓眼前的病害再次重演
這是素還真的悲憫之心
也是他當時殘軀惟一還能努力的方向

沒有時間
外加心力交瘁
未來會如何
只怕當時的他已兼顧不到了

而事實上
即使素還真如此勞心勞力的不顧身命去與覆天殤同歸於盡
在許多人眼中竟然連一絲讚賞的掌聲與不捨都吝於給與
彷彿素還真為武林和平犧牲是應該的

更別提
那些在素還真身死後
仍急著落井下石
急著要他為噬血族現世而負責的人了' ' ' '

當真可嘆之至' ' ' ' '

兩光流
04-05-30, 09:26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30-2004 05:50 AM 所發表的文章:
>而事實上
>即使素還真如此勞心勞力的不顧身命去與覆天殤同歸於盡
>在許多人眼中竟然連一絲讚賞的掌聲與不捨都吝於給與
>彷彿素還真為武林和平犧牲是應該的
>更別提
>那些在素還真身死後
>仍急著落井下石
>急著要他為噬血族現世而負責的人了' ' ' '
>當真可嘆之至' ' ' ' '

請問道友您在說誰「落井下石」?是誰「可嘆」?

如果您是指戲中之人,請直接寫明無妨,避免誤會,我想此處沒有限制討論的角色。
如果您指的是其他參與討論的,請閣下就就劇中內容討論即可,不要在文中批評其他參與討論的道友,避免爭執及糾紛,因為這堛漸D題是霹靂布袋戲,不是用來評論其他發文道友的地方,只在遵守規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發言的權利。[/Re]

謝謝您的配合。

陵軒
04-05-30, 12:52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30-2004 05:50 AM 所發表的文章:
>而事實上
>即使素還真如此勞心勞力的不顧身命去與覆天殤同歸於盡
>在許多人眼中竟然連一絲讚賞的掌聲與不捨都吝於給與
>彷彿素還真為武林和平犧牲是應該的
>更別提
>那些在素還真身死後
>仍急著落井下石
>急著要他為噬血族現世而負責的人了' ' ' '
>當真可嘆之至' ' ' ' '

回頭重新閱覽竹影文章內容,從頭至尾所論述都是在於素還真處理冰城奇域一事之上的缺失,何曾提到素還真與覆天殤同歸於盡一事?!再觀這主題的討論串,提及素還真被批判之事是您跟素問所討論的話題之一,怎可把他人的觀感套用在竹影身上?更遑論有人在文章當中對素還真的犧牲落井下石了!

素與覆同歸於盡之事是該感激素還真有著犧牲小我的大無畏精神,但並不值得讚賞,這話與素問討論過。依素還真的智慧與覆天殤週旋這麼久必然有其策劃予以抗衡,但突生變故,因咒殺術一事令素還真不得不提前對付覆天殤,然則剩十幾天的生命也只能選擇同歸於盡這個下下策,倘若沒這樁意外,我想素還真的策略不僅僅如此而已,以死做為最終的結果其實是有違素還真智者的表現。(不是說他處理不當,只是當下不得不為之)

至於正道人士初聞素還真之死有的只是「表面上的感傷」,沒有由衷之感,會這麼說是因劇中人物的表態太過奇怪,甚至於連素續緣都只是感嘆一聲即刻聽令蒼白奇子的話繼續他該做的事,劍君也是提醒大家大敵當前切莫再感傷,該有的是實際上的行動,唯獨只有秦假仙的哭嚎聲顯示出素還真是真的消逝,除卻這點之外,眾位正道人士甚或是路人甲、乙的對話,都顯得素還真之死無關緊要似的?也沒人為素還真殞沒舉行喪禮,有的也只是這些有違常理的現象罷了,但還談不上落井下石,不知您最終所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請勿看到黑影就急著開槍,有些人是無辜的..)

夜行天使
04-05-30, 04:15 PM
果然話沒說清楚
就是會引起誤會= ="

我只是因為就回答部份說完之後
為素還真的遭遇有感而發而已

並沒有針對任何人的意思
純粹只是感嘆' ' ' ' '

竹影
04-05-30, 05:09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5-30-2004 05:50 AM 所發表的文章:

>文長恕刪~^^
>關於冰城開則天下大亂一事
>竹影道友有些細節記錯
>在北川煉初次到訪求助
>告知意識能者之事後
>素還真有起過再次求證的念頭
>因此他往尋夜凌詢問冰城之事
>此時夜凌的回答是
>:他不知道冰城之中的人對武林有何影響'
>只知道冰城破時空之門便會打開造成不可預估的後果
>連夜凌也語焉不詳'不能肯定
>因此此時冰城的一切對素還真而言仍是迷
>只知道會發生變化
>但不知道是何種性質
>也因為不敢太大意
>才會在後面又徵詢了一次杜一葦的意見
>所以素還真並不是毫不求證就草草作下決定

夜凌語焉不詳,不能肯定?這部分有些區別。
他肯定的對素還真說過冰城開啟將造成巨變,導致四境六界毀滅的危機。
但他不清楚的是,冰城中所封印的到底是何組織,是什麼秘密。

對照來看,素還真對被封印的四人,又得到什麼信息,唯一他所知道的就只有鏡玄宗一人,杜一葦認識他,其人品不差。至於另外三人是善是惡,就完全不知道了。
那麼對於破解冰城所要救出的這四人,素還真不也一樣是語焉不詳,不能肯定?
再加上他信任北川煉對慘綠色的說法,結果北川煉所言並非事實。

杜一葦的意見並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他只說讓素還真自己衡量利弊得失。所以作下決定的仍是素還真,而供他作決定的情報及訊息,是否已有偏頗錯誤?
而冰城開啟後極可能造成的危機,與開啟冰城後所能得到的益處,考量之下,最後素還真決定將金劍交予北川煉開啟冰城,這是他的抉擇,不是嗎?

至於求證的部分,您所說的兩種設想都頗合理。但這是您的設想。
事實上在劇情中,求證的部分完全付之闕如。就算不提找慘綠色求證,連從其他方向來查證的動作也沒有,所依據的就是北川煉的說辭。這才是我所提到的,片面的相信一方將因此受到誤導。

>更別提此刻的素還真
>面臨大限將至之險
>身受咒命之苦
>還必須利用僅存的十三天時間
>儘快逼出隱伏的覆天殤
關於覆天殤與素還真之戰,從頭到尾在我的文章中完全沒提到,也不是在下所要討論的重點,這段恕刪了。

夜行天使
04-06-01, 03:36 AM
※回應 竹影 在 05-30-2004 09:09 PM 所發表的文章:

>夜凌語焉不詳,不能肯定?這部分有些區別。
>他肯定的對素還真說過冰城開啟將造成巨變,導致四境六界毀滅的危機。
>但他不清楚的是,冰城中所封印的到底是何組織,是什麼秘密。
道友說的是一開始龜吼前夜凌的警告
但我說的卻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這也是素還真最後從夜凌處得到的答案
這一段請詳見九皇座45集
夜凌最後給素還真的答覆確實是
他對冰城之中的人對武林有何影響不清楚
只知道冰城破會開啟時空之門
>對照來看,素還真對被封印的四人,又得到什麼信息,唯一他所知道的就只有鏡玄宗一人,杜一葦認識他,其人品不差。至於另外三人是善是惡,就完全不知道了。
>那麼對於破解冰城所要救出的這四人,素還真不也一樣是語焉不詳,不能肯定?
>再加上他信任北川煉對慘綠色的說法,結果北川煉所言並非事實。
>杜一葦的意見並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他只說讓素還真自己衡量利弊得失。所以作下決定的仍是素還真,而供他作決定的情報及訊息,是否已有偏頗錯誤?
>而冰城開啟後極可能造成的危機,與開啟冰城後所能得到的益處,考量之下,最後素還真決定將金劍交予北川煉開啟冰城,這是他的抉擇,不是嗎?
>至於求證的部分,您所說的兩種設想都頗合理。但這是您的設想。
>事實上在劇情中,求證的部分完全付之闕如。就算不提找慘綠色求證,連從其他方向來查證的動作也沒有,所依據的就是北川煉的說辭。這才是我所提到的,片面的相信一方將因此受到誤導。
嗯~嗯
道友以上所言確實
但是道友有考量到此時素還真的"身心狀態"嗎??
素還真只是"人"
我覺得這點相當重要
因為
實在有很多人把他當無所不能的神
要求他不能有像人的疲累
要求他永遠算無遺漏'永不犯錯
我覺得這些要求會不會太高??
素還真只是人
能不能以人的標準來看待他??


當時的素所面臨的身心煎熬與及生命時限的逼近
素還真還有沒有時間和餘力去兼顧道友所強調的求證問題
而且居無定所的慘綠色行蹤不定在時間上的花費更是需要考量的
所以他只能把握有限的生命
去解決眼前最迫切的危機(覆天殤再出'新種燐菌再次為禍)
尚有何餘暇去兼顧其他事??

我覺得這樣的責難簡直就像是在要求人對下一代以後的未來負責
問題是
人不可能預知未來
未來的種種不管是好是壞
都必須由後人自己去面對
怎麼能強求前人一定要留下對策預防?

在要他負起責任前
能不能給他一點公平的看待?
請考量到他身體狀態與所面臨的時空因素

況且
就算沒有金劍
魔龍祭天就不會另尋他方嗎?
就算魔龍祭天沒成功
別忘了還有一個冷豔色



>關於覆天殤與素還真之戰,從頭到尾在我的文章中完全沒提到,也不是在下所要討論的重點,這段恕刪了。

這點相當重要
雖然你沒提到
但我覺得
這是當時素還真全心在意的事
當然會因此事而影響到
他的思維
他的決定

道友說這不是你討論的重點
可是我認為要討論一件事的責任歸屬
當然要考量到
當時的時空背景'人物心態
因為這都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想法

所以非提不可

因為如果此時的素還真
不必面對覆天殤之危
沒有生命時限的進逼
他自然有時間
去求證
去思考其他對策
結果自然大不相同

不是嗎??

素問
04-06-01, 04:05 PM
※回應 陵軒 在 05-30-2004 12:52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頭重新閱覽竹影文章內容,從頭至尾所論述都是在於素還真處理冰城奇域一事之上的缺失,何曾提到素還真與覆天殤同歸於盡一事?!再觀這主題的討論串,提及素還真被批判之事是您跟素問所討論的話題之一,怎可把他人的觀感套用在竹影身上?更遑論有人在文章當中對素還真的犧牲落井下石了!
夜行天使道友,並無直言所謂落井下石之言,指向為何...
也因此有兩光流道友提問,落井下石者,為劇中人亦或戲迷之評論?!

或者夜行道友是為之前於霹靂網討論串裡,所生的感嘆罷了,並非針對竹影道友.^^

以下恕刪~^^bbb~

素問
04-06-01, 05:02 PM
素還真選擇相信些什麼?????
在有限的消息來源之下,如何才算是取得了較為全面且完整的考量?

或者也無需在北川煉或慘綠色兩人之間為難了!

如若救妖后是誅殺覆天殤的必行之事,那麼後來的破天,也就是天意之下所開啟的了!
此時的冰城是不是已有了裂縫??
如若冰城的封印已有消減的趨勢,那麼素還真選擇什麼都不做;
很有可能的在未來,嗜血族還是會有再現的一天!
或許慘綠色這角色定位,是為封印冰城而來,
但在劇情中所能得見的,也只有慘綠色極力找尋脫出面具控制的那位意識能者..
而是不是只要找到這位意識能者,這冰城裂縫便能修復??
當初所須的便是這幾位意識能者共同施展意識力,才能封印冰城了...
怎地慘綠色是放任其他幾位意識能者,被同封印在冰城裡,專只心心念念的找尋脫逃的那位?

冰城之封印已是漸近消融中...
金劍或許乍想是促其封印被破..(實則冰城已有裂縫!)
若以現今劇情上來看,北川煉與慘綠色對冰城一事,皆該算是以"再次封印"為上...
不同的,只是兩者對待意識能者的態度而已...
且,以劇情來看,慘綠色對付嗜血族一事,僅牽繫在身世背景的言語敘述,
與邀同陰陽師將教堂設立結界此事...
實際上,如若無金劍一事,慘綠色再次逮著魔龍忌天之後,會對冰城採取何種動向,
這應是無法想見才是!
素還真就算真有機會了解了慘綠色的內衷...
衡量之下,這幾位意識能者難道於未來趨勢之下,能不予以援救?

素還真選擇將金劍借與北川煉,或者所評估的並不全著重在以人取信之上...
而是對整個大局勢所可能的走向作為取決點...
亦及他與杜一葦所言明的:"考慮到救出這四人,若他們能為中原所用,將是一股對抗葉口月人的助力。"

於此基點之上,金劍借與北川煉,是否斷不可為?????

竹影
04-06-01, 06:15 P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6-01-2004 03:36 AM 所發表的文章:


>道友說的是一開始龜吼前夜凌的警告
>但我說的卻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這也是素還真最後從夜凌處得到的答案
>這一段請詳見九皇座45集
>夜凌最後給素還真的答覆確實是
>他對冰城之中的人對武林有何影響不清楚
>只知道冰城破會開啟時空之門
夜凌所說的還有,時空之門開啟將是導致苦境毀滅的一個開端。
而素還真與夜凌在這一段談話中,也並沒有推翻夜凌之前所告知素還真的警訊。
因此,冰城破將導致苦境的危機,這是夜凌所給予素還真的有關冰城的訊息沒錯吧。

>嗯~嗯
>道友以上所言確實
是的,既然您也認同在下所言確實,那麼我所提出的重點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當片面的相信一方說法,與掌握的情報不足,就有可能作出受到誤導的選擇決策。

而您下面所談到的當時素還真的身心狀況,不就是更加說明此時他心力交瘁,故而無法更周延的思考,缺乏更多的時間來求證資訊的正確性嗎?

>但是道友有考量到此時素還真的"身心狀態"嗎??
>素還真只是"人"
>我覺得這點相當重要
>因為
>實在有很多人把他當無所不能的神
>要求他不能有像人的疲累
>要求他永遠算無遺漏'永不犯錯
>我覺得這些要求會不會太高??
>素還真只是人
>能不能以人的標準來看待他??

就是因為是“人”,所以當然有可能百密一疏,有遺漏之處。
那麼在決策過程中,他所考量的出發點,萬一有誤差有遺漏,是否所做下的決定就極有可能有了偏差,而不如原先的設想。

另外,請教一下,在下哪裡要求他無所不能了?
難道今天我提出素還真處理一件事的過程中他的缺漏之處,這就是在要求他當神人?不是吧!如果您認為是,我只能說我們想法落差極大。

真正把他當成無所不能的神的人,恐怕是那些認為素還真永遠都不會有錯的人才是。

>我覺得這樣的責難簡直就像是在要求人對下一代以後的未來負責
在下認為,我們之間確實想法有極大落差。
我根本就沒責難素還真,如果您硬是要認為那是責難,我只能說遺憾。
因為在下是認為,在這段劇情裡,我所看到的,是當我們相信某一方說詞,以及掌握的資訊不完整時,一旦少了另一方面的求證,就極有可能受到誤導。就如同新聞報導,盡信一方說辭,卻不查證是否真實,也有可能受騙。也就是我之前提過的「善信人,易成人之工具」。搞不懂這跟責難素還真有什麼關係?

>況且
>就算沒有金劍
>魔龍祭天就不會另尋他方嗎?
>就算魔龍祭天沒成功
>別忘了還有一個冷豔色

現在的冰城開啟,是素還真交予北川煉金劍,使北川煉順利開啟。
如果魔龍祭天找尋其他方法開啟冰城或是冷艷色設法開啟,這又是另外一個議題,討論應該是建基於至少目前已經發生的情況吧。除非冰城又被封起來,然後魔龍祭天或是冷艷色又去找方法開啟它,那麼到時不妨再來討論。


以下內容,與上面您所講的大致相同,在下就不再重複回應了,恕刪。
最後我只能說,講責任歸屬,未免想得太嚴重,在下可沒說過要素還真為嗜血族現世負責。
如果這樣也要被扣上落井下石的帽子,那也無言了。

夜行天使
04-06-02, 02:09 AM
※回應 竹影 在 06-01-2004 10:15 PM 所發表的文章:

>夜凌所說的還有,時空之門開啟將是導致苦境毀滅的一個開端。
>而素還真與夜凌在這一段談話中,也並沒有推翻夜凌之前所告知素還真的警訊。
>因此,冰城破將導致苦境的危機,這是夜凌所給予素還真的有關冰城的訊息沒錯吧。
我還是覺得
這一段夜凌說的是不甚確定的答案
因為他對冰城是否為禍不清楚
對時空之門的來由如何也不清楚
只是一直強調會有危機(萬一這危機是百年千年後才出現呢?)

所以素還真在離開時自言自語的說:對於時空之門一事看來只能見招拆招了

從此點就可看出
素還真當時的決定就是先解決眼前的事(覆天殤之禍'還有隱伏的葉口月人)
未來的事'則等發生了
再來想對應辦法
畢竟目前完全沒有什麼有用的資訊
對策也不知該由何想起

而我認為這是很正常的思考角度
任何人都會選擇先解決眼前的困境吧?
否則連眼前難關都過不了
徨論遙不可知的未來??


況且
開啟了時空之門就會造成苦境毀滅嗎?
就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劇情
卻是因著時空之門
三先天介入了武林

當然' ' '這也是我的事後孔明
因為現在劇情演出是如此^^

不過
既然未來是不確定的
為什麼要先預設它會朝壞的方向走而舉步不前??




>是的,既然您也認同在下所言確實,那麼我所提出的重點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當片面的相信一方說法,與掌握的情報不足,就有可能作出受到誤導的選擇決策。
>而您下面所談到的當時素還真的身心狀況,不就是更加說明此時他心力交瘁,故而無法更周延的思考,缺乏更多的時間來求證資訊的正確性嗎?
是的
所以我才說這部份您說的確實
但是在這之前
道友的言論也確實未考量素還真此時的身心狀況
只是就他做出的決定這一部份來論述素還真的錯
不是嗎??
在不考量這些因素下所做的片面質疑
對素還真又是否公平呢??


>就是因為是“人”,所以當然有可能百密一疏,有遺漏之處。
>那麼在決策過程中,他所考量的出發點,萬一有誤差有遺漏,是否所做下的決定就極有可能有了偏差,而不如原先的設想。
>另外,請教一下,在下哪裡要求他無所不能了?
>難道今天我提出素還真處理一件事的過程中他的缺漏之處,這就是在要求他當神人?不是吧!如果您認為是,我只能說我們想法落差極大。
>真正把他當成無所不能的神的人,恐怕是那些認為素還真永遠都不會有錯的人才是。
我認為
素還真是人
素還真當然也會犯錯
但要評論一個人的行為
當然必須要顧及他作決定時的時空背景與心理因素
否則若只是提出他做錯決定這一部份
去質疑
那麼這是否變成一種片面的質疑?


道友說
只是提出素還真處理一件事的過程中他的缺漏之處
也沒有要求素還真當神人
然而
道友卻在不考量他的身心狀態下而做出對素還真的評論
那麼 ' 道友在做評之時想必是以"正常狀態下的素還真"來做為評論觀點
才會去要求素還真有餘力做求證的動作
而這算不算是把素還真當成永不會受外界(身受咒命'心繫燐禍'葉口入侵等等)影響'
永遠算無遺漏(冰城破 ' 血族出)的非人狀態呢??
所以我才一直強調素還真只是人
請以人的角度去看他的決定
而不要預設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做出正確無誤的決定


>在下認為,我們之間確實想法有極大落差。
>我根本就沒責難素還真,如果您硬是要認為那是責難,我只能說遺憾。
>因為在下是認為,在這段劇情裡,我所看到的,是當我們相信某一方說詞,以及掌握的資訊不完整時,一旦少了另一方面的求證,就極有可能受到誤導。就如同新聞報導,盡信一方說辭,卻不查證是否真實,也有可能受騙。也就是我之前提過的「善信人,易成人之工具」。搞不懂這跟責難素還真有什麼關係?
嗯~嗯

您是沒有責難
您只是要求素還真該有某種程度以上的表現
但是這些要求對當時的素還真而言
會不會太強人所難些呢??



>現在的冰城開啟,是素還真交予北川煉金劍,使北川煉順利開啟。
>如果魔龍祭天找尋其他方法開啟冰城或是冷艷色設法開啟,這又是另外一個議題,討論應該是建基於至少目前已經發生的情況吧。除非冰城又被封起來,然後魔龍祭天或是冷艷色又去找方法開啟它,那麼到時不妨再來討論。

這些不談~^^
但請列入思慮考量之中

>以下內容,與上面您所講的大致相同,在下就不再重複回應了,恕刪。
>最後我只能說,講責任歸屬,未免想得太嚴重,在下可沒說過要素還真為嗜血族現世負責。
>如果這樣也要被扣上落井下石的帽子,那也無言了。
竹影道友
我想您因為前兩位道友之言而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
如果您一直把情緒放在這上面
那麼您只會越來越生氣罷了
看到我發的任何話也會認為是在針對您

我前面就已澄清不是針對您
為什麼您還一直在意什麼扣帽子的問題呢??

素還真該不該為嗜血族現世負責這問題
本就是素問道友一開始向我提問的
也是道友插入話題的源頭不是嗎??

還是道友認為我們討論的是素還真有沒有犯錯這問題?
那麼這可就是道友沒有說清楚
才會變成各說各話的局面了

以上^^

竹影
04-06-02, 05:17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6-02-2004 02:09 AM 所發表的文章:
>我還是覺得這一段夜凌說的是不確定的答案
>因為他對冰城是否為禍不清楚
>對時空之門的來由如何也不清楚
>只是一直強調會有危機(萬一這危機是百年千年後才出現呢?)
>所以素還真在離開時自言自語的說:對於時空之門一事看來只能見招拆招了

但是照您前面所言,參看四十五集素還真對杜一葦的對話。素還真所說的,是他聽夜凌所言,冰城一開將天下大亂。而前面也已說過,夜凌所說的危機,言談中講過的冰城、時空之門一旦開啟都可能造成。至於您設想的千百年後危機才出現,這劇情中沒講。不過既然是一旦開啟就有危機,應該不至於拖那麼久吧。
至於素還真離開時自言自語,如果是指他離開迴元洞這段,他說的是慘綠色危機近在眼前......
所以您下面說的素還真當時決定先解決覆天殤之事,似乎與劇中所說不大相同。

>從此點就可看出素還真當時的決定就是先解決眼前的事(覆天殤之禍
>而未來的事'就等發生了再來想辦法

>況且
>開啟了時空之門就會造成苦境毀滅嗎?
>就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劇情
>卻是因著時空之門
>三先天介入了武林
>當然' ' '這也是我的事後孔明
>因為現在劇情演出如此^^

如果要說事後孔明,那麼現在冰城破,嗜血族出現,難道沒有造成禍害嗎?
冰城被封的四人中,脫出後的變裔天邪吃掉無辜百姓,沒有造成禍害嗎?
現在的劇情演出就是如此吧。

我之前一直不去提到冰城被開啟後的情形,也並不認為嗜血族現世是素還真的責任,就是因為當他在作決定的當時,是無法預知結果的。畢竟他所掌握到的訊息並不夠充足。

>是的
>所以我才說這部份您說的確實
>但是在這之前
>道友的言論也確實未考量素還真此時的身心狀況
>只是就他做出的決定這一部份來論述素還真的錯
>不是嗎??

從前篇到這篇,您一直提到素還真的身心狀況。
記得前一篇中,我也說了,確實我原本的敘述中,沒有提到素還真當時的身體狀況。
因此贊同您所言,以他當時身心情形來說,影響到他的思維與思考。
既然您也認同以“人”的角度來看待他,那麼一個人因身心狀態處於不良狀態下,故而思考有所遺漏或是不周延,是正常的情況。
既然是正常的情況,為何又說是片面的質疑?

而您後來說到,我要求素還真有某種程度上的表現,是否強人所難?
我想,這並不是我要不要求的問題。
當時的素還真,也還不至於到神智不清的地步吧。他還能聯合杜一葦引出覆天殤,由段忍、劍君配合,除去覆天殤的手下。這部分他的表現會差嗎?

>竹影道友
>我想您因為前兩位道友之言而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
>如果您一直把情緒放在這上面
>那麼您只會越來越生氣罷了
>看到我發的任何話也會認為是在針對您
現在這段話,是否我該覺得,又被扣帽子了?
您覺得我先入為主,因為生氣而情緒性的發言囉?
發言並沒什麼針對誰的問題。還是您認為我回應就是在針對您?

>但
>我前面就已澄清不是針對您
>為什麼您還一直在意什麼扣帽子的問題呢??
別位道友的回應,是提出他們的疑問。既然在下是當事者,提出一說不為過吧?
雖則您澄清說那是感嘆,不針對任何人,不過畢竟那是回應給在下的留言中所講到的。

>素還真該不該為嗜血族現世負責這問題
>本就是素問道友一開始向我提問的
>也是道友插入話題的源頭不是嗎??
>還是道友認為我們討論的是素還真有沒有犯錯這問題?
>那麼這可就是道友沒有說清楚
>才會變成各說各話的局面了

我想,我前面幾篇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
造成各說各話的原因很簡單,也許今天,您所在意的,是素還真該不該為嗜血族負責,以及素還真有沒有犯錯。但我所看的,不是“素還真”。
因為聽信片面之詞而被誤導,因為掌握的訊息不完全而誤判,這是任何人都可能遇到的情況。對於劇情中的這段內容,前面所提出討論的,重點也已提過。
只是這段劇情剛好就發生在素還真身上,如果非要拘泥在“素還真”三字上,才會造成各說各話的局面吧。

夜行天使
04-06-02, 10:42 AM
※回應 竹影 在 06-02-2004 09:17 AM 所發表的文章:


>但是照您前面所言,參看四十五集素還真對杜一葦的對話。素還真所說的,是他聽夜凌所言,冰城一開將天下大亂。而前面也已說過,夜凌所說的危機,言談中講過的冰城、時空之門一旦開啟都可能造成。

有可能立即發生
也有可能永不發生
畢竟沒人能斷言發生的時間
不是嗎??

>至於您設想的千百年後危機才出現,這劇情中沒講。不過既然是一旦開啟就有危機,應該不至於拖那麼久吧。


這"應該不至於拖那麼久吧"
也是道友的設想
劇情中就是沒人可以肯定發生的時間
所以素還真才會決定暫時不去想
等到真的有事件出現
再設法應對


而杜一葦給的建議是要素還真在利弊間取捨
所以素還真在
1'開冰城救出未來能成為助力的四人
2'不開冰城以避免未可知的危機
兩者之間選擇了先救人

而遙不可知的危機
就等它曝露出更多明顯資訊再去想辦法應對

這也正是他在離開迴元洞時即決定的見招拆招之策


>至於素還真離開時自言自語,如果是指他離開迴元洞這段,他說的是慘綠色危機近在眼前......

這一段劇情他是時空之門和慘綠色都有說到
但重點應放在最後一句的"見招拆招"才是
這是素還真當時所選擇採取的對策
畢竟此時時空之門和慘綠色都還不是逼到眼前的危機
只有等發生了再來想辦法解決
否則面對一團迷霧
一切預先的應對計畫都只是空想
對事實毫無幫助

>所以您下面說的素還真當時決定先解決覆天殤之事,似乎與劇中所說不大相同。
既然是見招拆招
眼前第一要務當然是逼在眉睫的燐菌一事
所以先解決覆天殤之事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要說事後孔明,那麼現在冰城破,嗜血族出現,難道沒有造成禍害嗎?
>冰城被封的四人中,脫出後的變裔天邪吃掉無辜百姓,沒有造成禍害嗎?
>現在的劇情演出就是如此吧。
是~這些禍害造成了
但這和未來被嗜血族所毀滅的世界比起來
那一樣比較悲慘呢??

那麼三先天因著時空之門而介入武林
改變了未來
就反而是比較好的影響了
不是嗎??

所以我上一篇才說
"既然未來是不確定的
為什麼要先預設它會朝壞的方向走而舉步不前??"

不知道道友為什麼整篇文章獨獨把這句話刪去了??
而不與回答


既然未來是不確定的
那麼積極的去面對已發生的'狀況
總比因為害怕遇上不好的未來而停步不前來的好

我想
依素還真一路走來的表現
這該是他會走的路
所以他選擇了積極面對


>我之前一直不去提到冰城被開啟後的情形,也並不認為嗜血族現世是素還真的責任,就是因為當他在作決定的當時,是無法預知結果的。畢竟他所掌握到的訊息並不夠充足。
嗯~嗯
沒錯啊
就這一點很高興道友和我有了初步的共識^^

>從前篇到這篇,您一直提到素還真的身心狀況。
>記得前一篇中,我也說了,確實我原本的敘述中,沒有提到素還真當時的身體狀況。
>因此贊同您所言,以他當時身心情形來說,影響到他的思維與思考。
>既然您也認同以“人”的角度來看待他,那麼一個人因身心狀態處於不良狀態下,故而思考有所遺漏或是不周延,是正常的情況。
>既然是正常的情況,為何又說是片面的質疑?

是的
既然您也同意考量到此時素還真的身心狀況
會造成他的思考有所遺漏或是不周延
那麼道友最初
沒有考量到素還真的身心狀況而下的結論
算不算是一種片面下的產物呢?

>而您後來說到,我要求素還真有某種程度上的表現,是否強人所難?
>我想,這並不是我要不要求的問題。
>當時的素還真,也還不至於到神智不清的地步吧。他還能聯合杜一葦引出覆天殤,由段忍、劍君配合,除去覆天殤的手下。這部分他的表現會差嗎?

當然沒有所謂神智不清的狀況
所以
我之前也一再一再的跟道友提醒這點
"此時素還真的所有心力都放在對覆天殤一事上"
不是嗎??
所以他在這部份的表現當然會很好啊
因為這正是他心之所著的地方
若是他在這地方還表現的不好
那麼我想這才該罵~對吧^^


如果
素還真也能把全部心力放在冰城一事上
我想就不會出現
目前道友覺得素還真失算的這些劇情了



下面那一段關於情緒的問題
我想就到上篇為止囉^^

素問
04-06-02, 12:02 PM
※回應 竹影 在 06-02-2004 05:17 AM 所發表的文章:
部份恕刪^^
>如果要說事後孔明,那麼現在冰城破,嗜血族出現,難道沒有造成禍害嗎?
>冰城被封的四人中,脫出後的變裔天邪吃掉無辜百姓,沒有造成禍害嗎?
>現在的劇情演出就是如此吧。
>我之前一直不去提到冰城被開啟後的情形,也並不認為嗜血族現世是素還真的責任,就是因為當他在作決定的當時,是無法預知結果的。畢竟他所掌握到的訊息並不夠充足。

於現今劇情來看,嗜血族及變裔天邪,的確是為害著百姓!^^

但如果是以"為禍武林"來檢示,
那麼也就是說,於當時較迫在眉睫的是"覆天殤挾燐菌為患"
時空變異的問題,乃是素還真欲以殷玳之吼聲來破妖后石像,
以便借妖后看穿覆天殤第三處死穴,順利誅殺之!
殷玳之吼聲在人為操縱不當的情況下,致使外洩而破天,這才造成了冰城裂縫!

雖夜凌在之前已有警告過素還真,冰城問題...
但若因未可知的冰城之祕,而放棄眼前能殺覆天殤的機會,這是不是也算考慮的不夠周全??

或者將問題再拉近至素還真借金劍予北川煉之時.

以當時來說,冰城已有裂縫.

由北川煉所透露的訊息裡,的確意識能者便是封印冰城的要素,
借了金劍之後,所為的確也是營救出眾位意識能者....
若以變裔天邪吃人之事來評說營救意識能者之不可取..
那麼相對於變裔天邪之惡的意識能者裡,尚有作風良善正直的鏡玄宗之輩...
以"救人"為大前題,加上意識能者對封印冰城有所助益,
這意識能者的良莠不齊,便不會是在營救動作裡的優先考量.

道友提及素還真應多方求證,不該片面相信北川煉之言...
但個人以為,素還真所做出的決定裡,並不全以北川煉之言,作為考量!
而是當時的局勢之下,救出意識能者,應是能添加己方戰力才是!

當時的情況裡,
時日無多的素還真並無餘裕的時間,在求証中多所消磨.
況且也正如夜行道友所言及的,
並不是素還真問了慘綠色什麼,慘綠色便會如實盡告...
那麼,求証之說,並不實際!
當機立斷,便是素還真於當時所當行之事!
是不是這思考有欠周延?

我想,決策者能主導的,僅是大方向走勢...
嗜血族之禍,意識能者之禍...
究竟在未來還有何變數,這不可預知.....

不過,因慘綠色所致使的,便是意識能者與冰城的共生共榮..
如若消失的封印力,是未來必行之勢....
那麼搶先救下意識能者,不算是種對抗嗜血族的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