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劇情-01-18龍城聖影29集邪影殞命始末附圖



cjv8888
05-01-18, 11:07 PM
轉貼吹雪大龍城聖影29集邪影殞命始末附圖
「你向武林宣稱--吾就是當年蘭若經血案的兇手--邪影。」
「然也,你終於坦承不諱了。」
「哈哈哈..天下無雙,你當我是邪影,那你也不該留了!喝!」
一聲沉喝,劃破動盪黑夜,地理司初招便是上魔之式,不留生機。
同一時間,高峰三端,素還真、劍子仙跡、.六醜廢人支離疏,目標鎖定乃是地理司身上玄機。
「元兇認罪,那一步天履亦該替天行道,以慰鉅鋒先人。天無留意!」
非殺不止,天無留意,一步天履撥掌拈指,運出判世之招。
「很好,吾就應你之招!喝!」
一接掌,兩渾沌,三方天眼,四面動容。
素心揣:「一步天履…嗯」
劍子仙跡心揣:「地理司能接下此招,諒見根基之深。」
六醜廢人心思:「北隅龍氣只有如此嗎?」
「哈哈哈...你的武功,使我更不忍輕易讓你就死。」
「喔?那就讓一步天履見識你的真正功夫吧!」
「簡單!呀!」龍氣翻湧,周旋九天凌霄,牽雷引電,吸化霹靂精英。
「龍氣!」劍子低呼。
「好機會!」素還真運起天眼,「喝!」
「嗯……」支離疏三人同時注視地理司。
心知極招將至,一步天履右足畫出方圓,左掌翻向斜空,一股雄渾湃然之氣,週身而發。
「天理難容!」
「法紂邪無障!」
雙極一會,轟然一響,天地變色,鬼神噤聲。
「啊!」
就在雙人內腑受創之際,突然!
「受誅吧!」一步天履半空抽劍,利尖直取不備對方,突來一幕,如雷震撼了眾人。
地理司取出石鼓一擊,邪影頓時受創,「啊!」
「不妙!」劍子急揮劍,劍氣直擊地理司。
「高手!」地理司旋身消逝無蹤。
白蓮和支離疏也現身。
「邪影!」劍子焦急奔向一步天履。
「哈哈哈..劍遲半吋,天理難申;仇差一步,天履含恨!」邪影憤然一吼:「恨哪!」
氣勁爆出,一步天履雙目未闔,仗劍身直立,英雄已斷魂。
悼辭:一心查兇,更一劍仗義;一步天履,奈一命天辭。
劍子微顫之手,闔上天履雙眼,無言以對。
「壯士為正義捐軀,英靈可感,天地共昭。」素還真惋惜嘆道。
「邪影,你的恨,劍子銘心;你的仇,劍子肩挑。」抱起一步天履的屍體,劍子緩行,一步一沉重。
「劍子仙跡內心沉痛,他與一步天履關係非淺。」旁觀的支離疏說道。
「人非鐵石,焉無動容。劍子前輩心懷惻隱,自是惺惺相惜,感受尤深。」
鉅鋒里
南陵渡疑惑的問:「這是….」
「一步天履,也就是邪影。」劍子答道。
「為何將一步天履的屍體帶來鉅鋒里?」武千群不解。
「誰?」令狐神逸問。
「地理司,人皮石鼓。」
「嗯..少主你過來!」
「宗主。」
「他是鉅鋒里的驕傲,你必須對他行禮。」
「一步天履是鉅鋒里的人?」
「是劍子仙跡的過失,請令狐先生諒解。」
「這是他的選擇,也是他命該如此。」
「宗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武千群問道。
「邪影是鉅鋒里的人,不過他選擇了離開鉅鋒里,去完成他心中的正義,消滅不為人知的罪惡。」
「這..請宗主說清楚根由。」南陵渡請求。
劍子答道:「有很多犯罪者,長袖善舞,雖有美名在外,實則作惡多端。這種罪犯,往往無法揭穿他們偽善的面目,邪影便在暗中將他們殺除,這便是屬於邪影的正義。」
「邪影所背負的惡名,便是由此而來。」南陵渡了悟
「邪影者,黑暗中的黑暗,以黑暗制裁黑暗,所有被邪影所殺之人,皆是大奸大惡之徒。可歎者,卻是無法在世人面前將他們的真面目揭穿。」
「那武林傳言,邪影牽涉到蘭若經血案,又意圖殺害佛劍之事,要如何解釋?」南陵渡又問。
「血案是他人的嫁禍,邪影故意在饜魅鬼沼,讓佛劍陷入沉眠,防止邪兵衛在佛劍身上蔓延,至於幫助龍宿,也是受了吾之託,是為了取得移形導氣。」
「那他銷聲匿跡潛伏這麼久的時間,又是為了什麼?」南陵渡繼續追問。
「邪影最後追查的案件,就是蘭若經血案,他認為對方既然以邪影之名,犯下此案,只要邪影不再出面,對方也許會再度以邪影之名犯案。」
「原來如此。啊!邪影,你果然是鉅鋒里的驕傲!」南陵渡嘆道。「請問劍子前輩,你又是如何認識邪影?」
「是令狐先生居中介紹。」
「前輩與宗主是舊識?」
「劍子身上古塵,便是出自令狐先生之手。」
「古塵,就是宗主唯一送出的那口劍!」
「只是想不到,古塵竟也破了闢商的偽裝。也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邪影、古塵...哈,襯托出武林的複雜。」令狐神逸自我解嘲。
「邪影今日的犧牲,讓血案有了曙光。」
「哦?」
「吾會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另外,識中玄已經死了。」
「唉...又少了一名密探。」令狐神逸嘆道。
「兩人的目標皆鎖定。」
「是地理司吧!」
「是!」
「地理司,宗主,此事我可派人追查。」
「小心行事。」
「嗯!邪影的屍體,我會收埋在武魂塚,讓鉅鋒里的人,時時刻刻紀念這位無名英雄。」
「去吧!」
南陵渡抱起邪影的屍體離去。
吹雪淺見:
天上星多月難明,地上人多心難平。是非曲折終有論,善惡到頭須現形。
邪影一生追求事實真相,不受假象矇蔽,不畏懼惡勢力,甘願受眾人誤解,劍子將他比為黑暗中的黑暗,執行賞善罰惡的暗夜使者;我卻認為,在冤屈犧牲者的 心中,他是黑暗中的曙光。
戴上面具,遮掩住清俊斯文的臉容和一雙黑夜中炯炯發亮的虎眼;遮掩不了一身傲骨、嫉惡如仇的剛性。邪影的話令人難以反駁,是因為他具有洞見事務本質的銳利目光,逼得地理司無所遁形,最後一擊,連他的敵人也不禁讚嘆他機敏的睿智。
忍受眾人的質疑,義無反顧的追查真相,潛伏陰影中多年,耐心的等候兇手露出馬腳,特立獨行的強悍作風,厭惡矯飾的虛偽,不耐於俗世的正義,卻一再救援鐵十三,鼓勵她放棄頹喪之志,完成對煉邪師的承諾,在在顯現出他的重信講義的君子之風。
明知對手勢力龐大,有強大的組織和武力做後盾,仍公然挑戰,至生死於度外,
最後雖因此殞命,但他獨挑惡勢力,讓暗夜中蟄伏的邪惡無所遁形的勇氣,實在令人懾服,也激起了更多漣漪,義所當為,雖千萬人吾往矣,一步天履..尋,追尋真理的暗夜使者。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87.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99.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9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80.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7.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3.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0.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1.jpg

配劍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68.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5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4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25.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34.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17.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01.jpg

純欣賞.請勿再轉他處.謝謝

rollance
05-01-19, 12:01 AM
※回應 cjv8888 在 01-18-2005 11:07 PM 所發表的文章:
>轉貼吹雪大龍城聖影29集邪影殞命始末附圖
>「你向武林宣稱--吾就是當年蘭若經血案的兇手--邪影。」
>「然也,你終於坦承不諱了。」
>「哈哈哈..天下無雙,你當我是邪影,那你也不該留了!喝!」
>一聲沉喝,劃破動盪黑夜,地理司初招便是上魔之式,不留生機。
>同一時間,高峰三端,素還真、劍子仙跡、.六醜廢人支離疏,目標鎖定乃是地理司身上玄機。
>「元兇認罪,那一步天履亦該替天行道,以慰鉅鋒先人。天無留意!」
>非殺不止,天無留意,一步天履撥掌拈指,運出判世之招。
>「很好,吾就應你之招!喝!」
>一接掌,兩渾沌,三方天眼,四面動容。
>素心揣:「一步天履…嗯」
>劍子仙跡心揣:「地理司能接下此招,諒見根基之深。」
>六醜廢人心思:「北隅龍氣只有如此嗎?」
>「哈哈哈...你的武功,使我更不忍輕易讓你就死。」
>「喔?那就讓一步天履見識你的真正功夫吧!」
>「簡單!呀!」龍氣翻湧,周旋九天凌霄,牽雷引電,吸化霹靂精英。
>「龍氣!」劍子低呼。
>「好機會!」素還真運起天眼,「喝!」
>「嗯……」支離疏三人同時注視地理司。
>心知極招將至,一步天履右足畫出方圓,左掌翻向斜空,一股雄渾湃然之氣,週身而發。
>「天理難容!」
>「法紂邪無障!」
>雙極一會,轟然一響,天地變色,鬼神噤聲。
>「啊!」
>就在雙人內腑受創之際,突然!
>「受誅吧!」一步天履半空抽劍,利尖直取不備對方,突來一幕,如雷震撼了眾人。
>地理司取出石鼓一擊,邪影頓時受創,「啊!」
>「不妙!」劍子急揮劍,劍氣直擊地理司。
>「高手!」地理司旋身消逝無蹤。
>白蓮和支離疏也現身。
>「邪影!」劍子焦急奔向一步天履。
>「哈哈哈..劍遲半吋,天理難申;仇差一步,天履含恨!」邪影憤然一吼:「恨哪!」
>氣勁爆出,一步天履雙目未闔,仗劍身直立,英雄已斷魂。
>悼辭:一心查兇,更一劍仗義;一步天履,奈一命天辭。
>劍子微顫之手,闔上天履雙眼,無言以對。
>「壯士為正義捐軀,英靈可感,天地共昭。」素還真惋惜嘆道。
>「邪影,你的恨,劍子銘心;你的仇,劍子肩挑。」抱起一步天履的屍體,劍子緩行,一步一沉重。
>「劍子仙跡內心沉痛,他與一步天履關係非淺。」旁觀的支離疏說道。
>「人非鐵石,焉無動容。劍子前輩心懷惻隱,自是惺惺相惜,感受尤深。」
>鉅鋒里
>南陵渡疑惑的問:「這是….」
>「一步天履,也就是邪影。」劍子答道。
>「為何將一步天履的屍體帶來鉅鋒里?」武千群不解。
>「誰?」令狐神逸問。
>「地理司,人皮石鼓。」
>「嗯..少主你過來!」
>「宗主。」
>「他是鉅鋒里的驕傲,你必須對他行禮。」
>「一步天履是鉅鋒里的人?」
>「是劍子仙跡的過失,請令狐先生諒解。」
>「這是他的選擇,也是他命該如此。」
>「宗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武千群問道。
>「邪影是鉅鋒里的人,不過他選擇了離開鉅鋒里,去完成他心中的正義,消滅不為人知的罪惡。」
>「這..請宗主說清楚根由。」南陵渡請求。
>劍子答道:「有很多犯罪者,長袖善舞,雖有美名在外,實則作惡多端。這種罪犯,往往無法揭穿他們偽善的面目,邪影便在暗中將他們殺除,這便是屬於邪影的正義。」
>「邪影所背負的惡名,便是由此而來。」南陵渡了悟
>「邪影者,黑暗中的黑暗,以黑暗制裁黑暗,所有被邪影所殺之人,皆是大奸大惡之徒。可歎者,卻是無法在世人面前將他們的真面目揭穿。」
>「那武林傳言,邪影牽涉到蘭若經血案,又意圖殺害佛劍之事,要如何解釋?」南陵渡又問。
>「血案是他人的嫁禍,邪影故意在饜魅鬼沼,讓佛劍陷入沉眠,防止邪兵衛在佛劍身上蔓延,至於幫助龍宿,也是受了吾之託,是為了取得移形導氣。」
>「那他銷聲匿跡潛伏這麼久的時間,又是為了什麼?」南陵渡繼續追問。
>「邪影最後追查的案件,就是蘭若經血案,他認為對方既然以邪影之名,犯下此案,只要邪影不再出面,對方也許會再度以邪影之名犯案。」
>「原來如此。啊!邪影,你果然是鉅鋒里的驕傲!」南陵渡嘆道。「請問劍子前輩,你又是如何認識邪影?」
>「是令狐先生居中介紹。」
>「前輩與宗主是舊識?」
>「劍子身上古塵,便是出自令狐先生之手。」
>「古塵,就是宗主唯一送出的那口劍!」
>「只是想不到,古塵竟也破了闢商的偽裝。也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邪影、古塵...哈,襯托出武林的複雜。」令狐神逸自我解嘲。
>「邪影今日的犧牲,讓血案有了曙光。」
>「哦?」
>「吾會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另外,識中玄已經死了。」
>「唉...又少了一名密探。」令狐神逸嘆道。
>「兩人的目標皆鎖定。」
>「是地理司吧!」
>「是!」
>「地理司,宗主,此事我可派人追查。」
>「小心行事。」
>「嗯!邪影的屍體,我會收埋在武魂塚,讓鉅鋒里的人,時時刻刻紀念這位無名英雄。」
>「去吧!」
>南陵渡抱起邪影的屍體離去。
>吹雪淺見:
>天上星多月難明,地上人多心難平。是非曲折終有論,善惡到頭須現形。
>邪影一生追求事實真相,不受假象矇蔽,不畏懼惡勢力,甘願受眾人誤解,劍子將他比為黑暗中的黑暗,執行賞善罰惡的暗夜使者;我卻認為,在冤屈犧牲者的 心中,他是黑暗中的曙光。
>戴上面具,遮掩住清俊斯文的臉容和一雙黑夜中炯炯發亮的虎眼;遮掩不了一身傲骨、嫉惡如仇的剛性。邪影的話令人難以反駁,是因為他具有洞見事務本質的銳利目光,逼得地理司無所遁形,最後一擊,連他的敵人也不禁讚嘆他機敏的睿智。
>忍受眾人的質疑,義無反顧的追查真相,潛伏陰影中多年,耐心的等候兇手露出馬腳,特立獨行的強悍作風,厭惡矯飾的虛偽,不耐於俗世的正義,卻一再救援鐵十三,鼓勵她放棄頹喪之志,完成對煉邪師的承諾,在在顯現出他的重信講義的君子之風。
>明知對手勢力龐大,有強大的組織和武力做後盾,仍公然挑戰,至生死於度外,
>最後雖因此殞命,但他獨挑惡勢力,讓暗夜中蟄伏的邪惡無所遁形的勇氣,實在令人懾服,也激起了更多漣漪,義所當為,雖千萬人吾往矣,一步天履..尋,追尋真理的暗夜使者。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87.jpg
>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99.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9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80.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7.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3.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0.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71.jpg
>配劍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68.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5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46.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25.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34.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17.jpg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608/eshadow/dl29/Bitmap-101.jpg
>純欣賞.請勿再轉他處.謝謝


真是感動..難怪會是鉅峰里的驕傲
.........................................
.........................................

思秋
05-01-20, 11:01 PM
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
~可惜已經被幹掉了....

戀風影
05-01-22, 03:25 PM
為何你是這般曇花一現的帥哥呢~

看的我好心動
也好心痛~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