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轉貼自霹靂會:血染武林半邊天-西蒙



八學分
05-01-09, 07:00 PM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了卑微。
         聖界因吾而降生∼

  看到那個嘴露獠牙、頭戴華帽還會變臉的這位嗜血族王者,相信大部分在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會嚇了一跳吧!這位王者名喚西蒙,是嗜血族窮極一族之力所塑造出來的王者,他不懼日光、更擁有不死之身,最大的野心便是創造一個「不見天日」的世界。

  看布袋戲就是有這種好處,它有著武俠小說的刀光劍影,又具備了漫畫的豐富想像力、更有著好萊塢式的特效畫面;按照道理說,這個造型西洋、連名字也跟以往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嗜血之王,是不太可能在以往的布布中出現的,但是在闍城血印及末世錄中,他就是生龍活虎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西蒙(Simon)的名字出自古老的吸血鬼傳說,喜歡玩電動或看漫畫的粉絲應該對他很有印象,在電玩名作「惡魔城」中,他是吸血鬼獵人,專門獵殺吸血鬼;而在日本動畫名作「惡魔人」中,這個名字是萬鬼之王的代號,其威能之大可與撒旦匹敵,但到了霹靂布袋戲,他是傳說中的嗜血族之王,外表舉止優雅高貴、白晳的臉龐很難看得出內心的想法,十足的一個冷酷王者。

  不過相較於其他在霹靂亂世的大魔王,西蒙卻又顯得格外不同:像誅天、波旬、鬼隱等人,他們或憑藉高超的武力或依賴挑撥的功夫,為自己在武林謀求極高的權勢,說來說去都是為了一已之私;不過西蒙卻非如此,打從一現身,他就背負了整族的期待,從擄走柳湘音當夫人孕育邪之子、奪取邪兵衛企圖塑造滅絕希望的世界,到最後被四分之三擊敗而身死,西蒙始終都背負著壯大嗜血一族的擔子,至死都沒有放下。

  肩上的責任如此重大,讓西蒙很明顯地犧牲了感情:對柳湘音的感情曖昧不明,甚至招來禔摩任性的抗爭,但西蒙卻也只是變變臉了事,甚至後來柳湘音遭影十字射殺的時候,西蒙也從未流露出悲傷的感覺,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她腹中的邪之子,對柳湘音之前的關懷體貼似乎全是偽裝。

  若說柳湘音只是代理孕母,西蒙本來就沒感情也就罷了,就算是有如半個分身的禔摩,我們也很難看得出西蒙對他有什麼感情:一直強調擁有嗜血族「愛憎之心」的禔摩,在看到西蒙對柳湘音百般呵護後老大不痛快,不但拒絕參加闍城盛宴,更私自溜出闍城胡搞瞎搞,知道消息的西蒙前往安撫,言語之中雖然沒有咄咄逼人的壓力,但是卻很明白地暗示禔摩,就算你是嗜血族的第二人,你終究還是一個下屬!不要做出逾矩任性的行為!

  而當禔摩遭到龍宿暗算,反噬瀕死的時候,可以互相感應彼此狀況的西蒙當然明白不對勁,不過就算一旁的回想畫面流轉,這位嗜血族之王卻仍然沒有太太的感情波動,接下來立刻盤算與龍宿之間的利害關係,當禔摩絕命一聲長嚎「西蒙」後,這位王者也找上了龍宿,其深沉冰冷的程度連老狐狸龍宿也難窺其城府。

  感情方面的絕對冰冷,讓西蒙與眾人之間形成相當大的距離:從佛劍分說在未來之境帶來嗜血年紀後,嗜血族就繼葉口月人成為正道人士的目標,再加上原有的神魔族四分之三不斷獵殺,闍城盛宴的大公伯爵加上直系部下不斷耗損,但我們從來不見西蒙有任何感傷,依舊是朝著既定的目標前進,我們很難感受他對部下戰死有任何感覺,但那也不是一種用完就丟會讓人不愉快的感受。西蒙的王者路,比起其他稱霸武林一時的魔頭,似乎更有著一種獨行的寂寞。

  但西蒙也並非毫無牽掛,若說他有什麼在乎的地方,那就是兩個字「傳承」。承接了一族悲情宿命的他,自從復生就一直為著「傳承」兩字奔走:找上柳湘音孕育邪之子是為了「傳承」揭開闍城血印,威脅茶理王為己解碼更是為了得到「傳承」的力量,甚至被四分之三銀槍貫體瀕死之時,他所做的最後一件事,還是告訴邪之子「傳承」的意義,並且將已身的力量傳給邪之子。

  只是諷刺的是,那個戴著墨鏡、揮舞著銀槍前來誅殺自己的四分之三,所承襲的力量,正是吸收自西蒙的父親而來-當銀槍貫體、重傷瀕死的那一刻,兩個體內流竄著嗜血族力量的人互戕,這個畫面看起來比紅黑之爭時西蒙與查理王互咬看起諷刺不知多少!

  西洋傳說告訴我們,吸血鬼不是人,他們比較接近是幽靈,沒有呼吸心跳接近不死,必須要靠日光或是十字架等物品才能消滅他們。而植因在這些先天特別的因素下,也讓西蒙的出現顯的格外特殊:有別於以往在霹靂世界登場的大魔頭,大多不脫囂張自信、心狠手辣以及擅於玩弄權術的幾個特質,西蒙就像吸血鬼故事中的伯爵一般表現的處處優雅,在攔殺半分之間前還不忘要邪之子問好,但他又冷淡地看不出一絲感情的存在。他的出現是為了種族的存續以及壯大,所做的一切不是好大喜功的爭權鬥勢,而是一族生命的存續綿延。在闍城血印及末世錄中,葉口月人以及嗜血族與中原之間的慘烈戰爭,都讓我們嗅出種族生存戰爭的血腥味道。

  只不過,這位自栩「知我者?零」的嗜血族王者,從一出場就肩負著滅絕希望的使命,他堅守著父親及族人託付給他的「傳承」使命,以不相信任何人的方式默默地完成族人的託付,最終卻死在吸收其父力量的四分之三手中。不怕日光、驕傲的血統讓他成為嗜血一族最大最強的王者,但是卻也諷刺地讓他成為一個最孤獨的人…西蒙的王者路,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的孤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