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王者風雲觀後隨感



真顏
05-01-04, 01:31 AM
作者:夕陽君

“蕭劍平”三字當真可算是“質量”的保證,神魔如此,王者也是如此。看完王者風雲20集,長舒一口氣,只剩下一個感覺:精彩好看!

正邪對立,若是一方優秀而一方平庸,那發生的故事多半是索然無味。王者風雲的精彩,正來自於正邪兩派勢均力敵的鬥智鬥勇。雙方的代表人物,鶴天行和文苑君皇,都是冷靜深沉,智慧超絕之人。一來一往互有勝負的鬥智鬥力,使情節跌宕起伏,讓人欲罷不能。

鶴天行,天下第一家四傳奇之一的野鶴傳奇,地位等同於神魔的學千秋。這類布袋戲第一男主角,有一個相同的特色,便是深謀遠慮智慧超絕。因此就從我看王者風雲20集的認知來説,鶴天行是一個公式化的人物,其本身的人格魅力特徵並無展現,因此我對這個角色,説不上惡感,但也談不上特別的好感。當然鶴天行的戲還是相當精彩引人的,在鶴居以分身牽制文苑君皇本體,而用本體前往廢墟,自然而然化解了半途文苑君皇分身所使出的專滅元神的八卦天羅網的殺招,更彌平廢墟中的一場危機。暗行險招扳回劣勢,非超人的智慧和膽識不能,鶴天行此舉實在讓人嘆服。

文苑君皇,一個典型的陰謀家。他的種種爭對鶴天行的舉措,都是爲了打倒四傳奇這一目標而施行。這個人心機深、手段狠,不但順利逼使鶴天行不得不轉暗為明,踏出鶴居再染風塵,更在他一手策劃之下,使鶴天行和仇殺的數度陷入危機。他有樣學樣,用本體避開在異域才子策劃之下對他進行的八卦天羅網毀滅元神的反擊,更寥寥數語,策反毒門跟異域才子的關係,使因和異域才子同出一源關係而可能相助鶴天行的毒門,正式走上了跟鶴天行對立之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文苑君皇確實是確實是鶴天行的勁敵。

說到文苑君皇,不能不說品性德行跟他完全對立的異域才子。劇中的異域才子,對好友鶴天行盡心盡力,爲友情行事,不存絲毫點滴的私心,可以説是一個完全意義上的“好人”。加上這尊木偶做的儒雅脫俗,確實很能讓人產生好感。異域才子來到中原是爲了尋找主上“異域三梟”的下落,而三梟與天下第一家、鶴天行乃是仇敵,夾在忠義兩難之間,異域才子更大程度是偏向了對有情的義,這使他的人格魅力也更爲突出。所以在當異域才子為鶴天行擋下三教使者的殺招,身負重傷而亡時,有不少網友對此異議,認爲鶴天行不該辜負異域才子對他的情義友情,甚至算計利用,致使異域才子客死異鄉。

對此我倒是有不同看法。文苑君皇布下栽贓嫁禍之計,用吸納的鶴氣殺了四家之首,使三教使者認定鶴天行是兇手。然而從劇中種種蛛絲馬跡看來,文苑君皇的計策是完全被鶴天行料中的,沒有揭破、以身試險的目的是爲了查出當年第一家慘案的真凶。所以說四家之死,鶴天行絕對要負知情不救的責任,這確實是利用、算計,但對異域才子,卻是稱不上明知危險而算計陷害。且看當時異域才子為鶴天行擋下身後緊追不捨的三教使者的情形:異域才子:“慢且!” 三教使者:“你找死!”短短兩句對話,不但是做為一旁看戲的我沒能料到會有如此重的火藥味、三教使者會對與事無關的旁人不問緣由痛下殺招,恐怕異域才子、鶴天行本人,也沒能料到有此變故。在異域才子、鶴天行的考量中,只需要拖延三教使者、騰出讓鶴天行能夠到無仇境説服無仇恩主替他作保的這段時間足矣。鶴天行全神致力於化解這場陰謀找出真凶,再加上事後異域才子當面對他說並無大礙,一時失察、對好友身受重傷而不知完全是情有可原的。更不提日後鶴天行經人提醒,匆忙趕到三界雲峰演繹出一段好友生離死別的一幕。能說他是利用完好友之後良心譴責,才裝出一付悲傷哀絕的模樣?固然鶴天行對異域才子的付出遠遠不如異域才子對他的付出,固然可說鶴天行嚴格來説不能算是一個好朋友,但要把異域才子的死歸結於他的算計利用,對鶴天行而言卻是不公平的。

看王者,有兩個人物的出場是令我感覺非常愉快的。一個是迦羅四宏願,一個是賣詩卷的讀書人。一來是音樂相當輕快愉悅,二來這兩個人本身也代表了希望和光明。四宏願的梵音到處,祥和彌散、殺戮頓消,這種感覺讓戲外的觀衆也能有感受;讀書人賣詩卷為虛,實則暗助正道衆人,指點迷津、指導明路。

王者有一個特色,效仿天宇,在劍途這塊大做文章。其實劍途一節,大體來説無非劍者爲名而爭,且因劍者特有的風格與武者尊嚴,很難像正反鬥智鬥勇一般能夠讓編劇放開手腳,堆砌出如何跌宕曲折的故事情節。看天宇劍牒,最大的怨念也是冷傲真拖著劍車趴趴走,從劍牒第一集走到最後一集未有稍停。再者劍途之事,多半是未知名的劍者、劍派組織按照時間順序橫空出世,以更強制強。所以我對劍途的情節,並不是十分在意和投入。

看完王者風雲20集,覺得臺詞比神魔要好。雖然王者的臺詞甚少引用古文詩詞,看上去不如神魔古樸文雅,但它的言詞簡練,多用對仗,斷句恰到好處,所以感覺比神魔的臺詞要稍微好一點。當然隨著進步,王者更多有不及神魔之處,恕不多言。反正不管王者還是神魔,都是蕭家的孩子,互相比較取長補短也是應該的:)

可惜的是,王者中途夭折,第二部王者鋒魂之後,即不再出片,不免讓人扼腕。但仔細對照王者系列和後起的神魔傳奇,可以發現王者的不少構思,都在神魔中加以延續發揮,這多少給戲迷一些慰藉。例如迦羅四宏願離開萬佛聖城,我猜測多半是跟夕陽君離開儒教的原因差不多;鶴天行和燕地命的喻亮情節,在朝陽夕陽身上也有影子。

王者的偶,有很多保留下來,重新修改之後在神魔中出現。這讓當初的王者戲迷,在新接觸神魔的時候能夠產生突來的驚喜,喚起對王者的回憶。其中天地老人被改成了神魔的長眉老仙,毒皇父子改成了神魔中的蝠皇父子。還有野狐仙宗,仔細對比臉型輪廓之後,可以發現是燕地命的偶改造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