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天若有情,再送我風雪一程─北冽鯨濤‧擎海潮



smiling
12-09-18, 10:46 PM
北冽鯨濤‧擎海潮,深隱在『銀盌盛雪』的絕代高人。

詩號:『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

初登場的北冽鯨濤‧擎海潮,個性有點彆扭,對名簫有著奇特的癡迷,卻又不失一股真性情,『北冽鯨濤』四字,饒富趣味的水系名號,猶言『驚天裂地,狂濤駭浪』,鮮明點出此人性格豪爽磊落,清風傲骨,有如狂浪一般氣勢十足,奔瀉而銳不可擋。

『銀盌盛雪』一詞,典故出自佛教『雲門禪師』公案故事:

有僧人問巴陵:『如何提婆宗?(即是問:何謂禪?)』
巴陵答道:『銀碗裡盛雪。』

解釋『銀碗(盌)與雪』,此二者互為觀照主體,皎潔而明麗,表裡俱是澄澈,其中深義,就是示人擺脫『情識妄見』,這是一種極高的悟境。

由於擎海潮性格帶有一絲執拗,經歷多年心志磨練,選擇『銀盌盛雪』為居所,也許是他已參透『水月相忘、直覺觀照』的禪悟奧義,每當回憶昔日種種,有了一股超脫自我的心情吧!

繁華流金略城巷‧手足情深心中藏

『惜夫人』是擎海潮的胞妹,由於擎海潮對小妹婚事十分不滿,所以並不喜歡『鬼谷藏龍』這個妹婿,更不屑百濤略城那個『庸俗之地』,自視甚高的目光,擎海潮認為惜夫貌美多智,鬼谷這個凡夫俗子,怎有資格匹配他的寶貝小妹。

好面子的自尊心作祟,讓擎海潮表面上不假顏色,其實,他是個內心溫柔的大哥,嘴上不滿歸不滿,但只要惜夫或外甥赤子心有難,擎海潮可是毫不遲疑,立即就飛身前往救援,明明『偷偷地』跑去略城幫了忙,在一堆老友面前,被戳破了面子,還故意裝蒜與他無關,真是標準的『嘴硬心軟』。

醉飲千杯男兒事‧同唱壺中白雪歌

擎海潮一身俠骨,尚需配以一副柔腸,細雪亭盧,舊時笑語,擎海潮回憶起幾位知交老友─安貧樂道的「老破碗」;糊塗一時的「白塵子」;懂酒滋味的「老酒蟲」,彼時相歡而笑,不計清醒,只是摯友已逝,讓人不勝晞噓。

『一步一吟詩‧一字一出招』,高手過招,絕不像無賴般死纏爛打,出手招式,無不體現出人物的氣質及武品,擎海潮的武戲,有著『驚濤翻浪』威勢,打得紮實又漂亮,尤其是對上黑闇冷爵時的自信,更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擎海潮根基深厚,拳掌交接,卸力借勢,武功路數帶有『柔拳』味道,不用拙力,推手、散手、合氣、擒拿之間,純以意念驅使、運柔成鋼,地者亦言『柔中蘊剛』是擎海潮武技的一大特色。

仗義並肩堪伯仲‧快意恩仇海天決

這尾桀驁不馴的北海鯨,另一幕讓人熱血奔騰的橋段,就是為了替小妹報仇,不惜槓上中原第一高手─『百世經綸一頁書』。

擎海潮與一頁書的『海天一決』,戰的驚天動地,這兩人可算是『不打不相識』,伯仲之間的功體,同樣有著為正道殺魔除惡的氣概,或許,這就是兩人成為至交好友的最大原因吧!

爾後,藉由素還真牽針引線,擎海潮與一頁書建立了合作契機,海天一戰,其實兩人心中暗自讚賞對方,擎海潮甚至期盼一頁書早日脫離魔身,恢復過往『笑盡英雄』的雄霸丰采!

筆者對『北冽鯨濤‧擎海潮』再次感到驚異,是他在雲鼓雷峰怒辯空門,正中帶煞的強勢風格,緩緩踏步而來,凜然自信的霸氣,不怒自威:

『今日,北冽鯨濤在此,誓保百世經綸!』

這句話,說的讓人熱淚盈眶,不由得想起梵天昔日故友─『蟻天海殤君』,亦曾凜然對一頁書言道:『不要說三劫,就是千劫萬劫,蟻天也甘願為你承受!』

霹靂的武俠世界,一頁書被設定為先天高人,超絕而孤傲,長久以來,梵天總是有著無止盡的除魔任務及場場惡戰,印象中,極少有角色能夠與他平起平坐,更遑論是深刻的交心摯友。

唯因脾性相投,才能結為難得知己,曾為血仇挑起戰端,為惺惺相惜而一笑泯恩仇,其中最本質、最感人的,就是兩人天生不凡的胸襟和氣度。

江湖遞嬗之際,局勢變化,擎海潮被『鬼覺先知』控制身形,眾人設法苦心營救,怎奈皆是束手無策,於是,擎海潮決定選擇天地合,也就是他與一頁書最初結緣之地,要梵天動手殺了他,以求與與鬼覺先知同歸於盡。

擎海潮:『好友,速速動手!』
一頁書:『吾、吾不能!』
擎海潮:『你是吾最後的擎友,不可讓吾恨你!』

旁白:一聲沉喝,象徵百死不悔的誅魔決心,更代表一生難捨的割斷情緣,雙眼閉落,前塵如夢,來回反覆,好似滿地春雪,轉眼即將消融,曾經寇讎,曾經戰友,緣起冰炭不容,緣落肝膽互照,是否此誼來得矛盾而難得,所以了結就要更極端而磨心,天意何忍?人心何忍?

筆者記得,一頁書曾言:『情不用失,終究是人非佛。』『遲疑、不忍』從來就不是梵天的處世之道,但面對摯友的絕命強求,此情此景,叫一頁書如何能不遲疑?如何能下得了手?

唉!所謂『一入江湖如海深』,冷眼看世情,心中已百轉!

擎海潮個性就是這般強悍不屈,甚至,連他的呼吸都融入了一股凜然,堅毅的性格,讓人為擎海潮感到不捨,進入江湖,沾染紅塵,那一襲潔白鶴氅上,儘管早已遍佈塵埃,但只要是為親人、為知音、為摯愛,他的捨命付出,永遠是那麼坦然又瀟灑。

天涯思君不可忘‧落花獨立聆簫聲

擎海潮與擊珊瑚,可說是霹靂近期感情戲演繹最豐潤的情侶檔。

『飛碧凌渡‧擊珊瑚』脫塵出俗,一身霞光衣袂,飄飄從天而降,頓時淨化被邪天禦武影響之地,成為一片生機盎然的留蝶夢土。

擊珊瑚個性溫和,面龐柔美,秀髮飾以碧綠長簪,流蘇寄束兩鬢,端莊中散發著一股清新秀美。

早期的擎海潮,為求功成名就,一心鑽營武學,擊珊瑚為了不耽誤他,留下一只短簫,悄然離去,擊珊瑚此舉,引起擎海潮的錯愕與不解,也許,他太害怕知道答案,不敢吹奏手中短簫,於是,到處收集名簫懸掛於樹梢。

雪崖上,擎海潮抬頭凝望簫樹,一個孤影佇立,白羽衣氅翻飛,這棵樹上的每一把簫,都代表著他對擊珊瑚的『掛念』,終於,擎海潮恍然大悟,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虛名,而是『平凡』二字,如同擊珊瑚給他的那一只短簫,音韻篤實,樸實而無華。

『離去』是為愛而成全,擎海潮與擊珊瑚再度重逢,此時,兩人的感情有了更深一層的默契。

擎海潮:『簫,已不知不覺,成了吾純粹的鍾愛。』
擊珊瑚:『就當作是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再重逢一個曾經很鍾愛的朋友,不是更自在。』
擎海潮:『哈哈哈,好心酸的情境。』
擊珊瑚:『能為我吹奏這支短簫嗎?』
擎海潮:『吾永遠樂意。』

是的,多年來,這一只未曾吹奏的短簫,原來就是這般澄澈嘹亮,此刻,擎海潮明白了,多年他苦苦尋遍天下,其實最珍貴的短簫就在他手中,為何自己不知疼惜?

擎海潮:『妳瞭解吾一向不愛落日。』
擊珊瑚:『嗯,記得那時你說,落日令人消沈,夕陽使人多愁。』
擎海潮:『後來,吾更不愛黃昏了,所以吾選擇銀盌盛雪為居,終年飄雪,罕見落日。』
擊珊瑚:『是因為那是我當初,選擇離開的時分嗎?』

擎海潮:『哈,也許吧。但年久月深,吾也慢慢另有體會,原來黃昏可以是那般動人,只是直到那時,此心已是滄桑滿布。』
擊珊瑚:『從前到如今,你心境之轉變,讓我覺得當初的離開,是值得的。』
擎海潮:『為什麼妳的溫柔知心,卻總是用最激烈的方式,為吾周全。這段時日,吾有了另一種醒悟。』
擊珊瑚:『喔?』

擎海潮:『原本吾以為失去記憶,讓一切重來,人,將是宛若新生,原來吾錯了。記憶,是人活在世上的痕跡,一旦抹滅,象徵的,不是新生,而是不曾活過的死亡。』
擊珊瑚:『你想到什麼嗎?』

擎海潮:『吾終於,能感受到忘憂與嘯日飆的心情,原來遺忘,是一種悲哀,被遺忘,更是一種苦痛。能救回妳的記憶,什麼都值得了。』
擊珊瑚:『多謝你。』
擎海潮:『經過這番,吾已能知足瞭解,吾會好好在妳身邊,做妳的知音,做妳的好友,做妳的陪伴。』

擊珊瑚:『能為吾再吹奏那支短簫嗎?』
擎海潮:『相同的話,永遠樂意。』

一份清風淡然,簫聲切切,情意綿綿,兩人寬慰對方,這對天涯愛侶相依相靠,給了彼此最大的溫暖。

幸福的時光,總是如此短暫,江湖艱險終究還是讓擎海潮身不由己。

擊珊瑚為救妹妹炎翩翩,修練『錦心鑑』而失憶,擎海潮為幫助恢復擊珊瑚記憶,與天闇魔城交易插針道門,毀了登道岸地氣,整個頓時陷入危機,太清界怒不可遏,誓言追殺擎海潮,一人做錯一人當,擎海潮胸襟坦然,即使面對『不上道』嚴苛的奚落,他無言無怨地勇敢面對懲處,願意挺身彌補過錯。

擎海潮明白,身為一個男人,對於擊珊瑚的感情,對江湖好友的責任,當需面臨極端決擇時,他坦然承擔了一切,縱然自知命不久矣,還是一心希望能守護住眾人的安全,當擎海潮墜落天地合一瞬:

『告別了,吾的小妹,吾的好友,吾的珊瑚!』

壯志未酬,溘然長逝,墜落的這一眼,不甘又悲婉,好似無聲傾訴,深記這凝情眉目,來世再語,人間何處不相逢?

此心已得何吹簫‧擊碎珊瑚人寂寥

舉杯相思,伊人絕調,渺渺心語向無處,摯愛已逝,擊珊瑚悲慟欲絕,抱定同歸於盡之心,打算徹底了結父女恩怨,可嘆,蒼天根本不給予她一絲憐憫疼惜,擊珊瑚自爆功體,結果依然徒勞無功。

玲玎、零丁,大小玲玎,生也零丁,死也零丁,因風而聲,隨風飄零,猶如乍落的一場細雪,來得悽然,去得哀絕。

碎落的玲玎,依然零丁。

擊珊瑚詩號,竟成了無情讖語,,真的『擊碎珊瑚,散作明月珠』了!

筆者淺見,擊珊瑚這個極端選擇並不令人意外,在她端莊優雅的外表下,其實藏著不為人知的強悍,在擎海潮墜落天地合之時,擊珊瑚的心,就如同『大小玲玎』一樣,早已跟著破碎一地,這世上,已無人值得她牽心掛懷,擊珊瑚沒有活下去的動力,縱然桌上茶酒再暖,也暖和不了一顆漸漸冰涼的心。

漫天飛雪中,銀盌盛雪掛滿簫的樹下,兩人魂魄相依相擁,慢慢消逝眾人眼前,終於,這一對苦命鴛鴦,遠離了血腥江湖,攜手在另一個純潔淨土,重新編織屬於他們的留蝶夢土。

知君仙骨無寒暑,千載相逢猶旦暮

擎海潮,是個重情重義的好男人,待人以誠,少有保留,看似難以接近的外表下,有著非常細膩溫柔的心,他的品格真澄純粹,某些時刻,坦率得像個孩子一般,就如同『銀盌盛雪』的禪意一樣─『純正潔淨』,沒有絲毫的雜質,更沒有任何的虛情與假意。

亂世浮動,擎海潮至死不屈,在霹靂的眾多人物中,他是一個獨特的存在,許多戲迷窩心的替擎海潮取了別號,暱稱他為『舅舅』,可見,這個角色受人歡迎不在話下,也許,就是因為擎海潮的至情至性,能夠滿足戲迷對「情義」二字的期待與孺慕吧!
不辯情,不辯憂,而柔情曲折處,有心的人會懂。

浩滔東流 赴海為期,

北冽鯨濤‧擎海潮,真男子也。

sasasame
12-09-22, 07:32 PM
回觀現在的黑暗

只能說 潮哥走的好0.0

不然又被棍子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