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動機風雲25.26集觀後感



隨意看看
12-08-18, 01:09 AM
說穿了不過是時卉園藝,這種虛名也能計較到翻臉,八部的深度令人折扣,或許是這條線的張力還沒顯現

慢慢的將一些角色以人道的方式處理掉也好,想必緞君衡和緝仲該會成仁於鴻蒙,緞君衡這個角色亦正似邪,一直是能力大於武力,到現在我還是沒看懂緞君衡守的血脈是什麼? 緝仲讓我一度想到孤獨缺,很可惜在劇中沒能發揮,相信還有數個角色也將會在往後平淡的告別

佛門組織,自雷峰塔直到現今的天之佛幾乎在淪落,一度以為原鄉派出的調查者,該會是些癡佛或禿驢之輩,但由劇末幾個鏡頭去推測,該者想必是一頁書,若真如此,應該可扭轉目前對佛門的頹廢觀感

很討厭惡骨,但目前只有她會去扯血傀師的後腿,突然間也變的不那麼的討厭,縱使這兩集血傀師依然妖魔鬼怪,路人甲乙誰存誰亡都不足惜,但已可窺得正道在慢慢的蘊釀成型,這是一個好的現象。動機由7、8集的谷底到今,經過了漫長的等待雖盼不得風雲,但終於有期待下集的感覺,雖說如此,個人還是覺得本週的劇情算普通

guestwise
12-08-18, 04:18 AM
動機風雲的安排比之前亂七八糟的劇情其實進步不少

先前的劇本最糟糕的就是現象就是劇情一下就到九五飛龍在天階段,正反雙方一下就把底牌出盡,接著馬上亢龍有悔

雙方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打下去不知道該怎樣收尾,不打下去,又拖戲惡搞非常誇張

整個劇本節奏出了問題,編劇根本無法埋伏筆,也無法把劇情延伸下去

現在雖然有血傀師這反派,但是血傀師並非走全然暴力路線,劇情也給他限制(無法對佛厲兩方動手),讓整部戲有機會像一盤棋一樣走得下去;而非當時天之厲一出來就是要打天之佛,劇情毫無轉圜空間。

雖然劇情硬凹產生非常大的Bug,但比起先前既有Bug,又無內容的劇本好多了。至少這次不會把整部戲鎖定成兩人釘孤支,或是素還真造神運動等無腦劇情。

各種劇本走向的可能都有,讓觀眾至少還有期待感。(先前就只有一個結果,佛、厲、魔三巨頭混戰,勝者為王,沒打的是拖戲的膽小鬼。結束)

希望編劇能夠在未來的幾部戲,都維持這樣的節奏感,不要一下就搞成雙強對決,其他角色都是拖戲之用。

shuang
12-08-18, 09:21 AM
我以為天佛原鄉死的差不多了,沒想到蓋個印,可以出現那麼多高層,然後只有壞人留下記錄,整個世界都沒有人有寫日記,歷史的習慣,寫個合理的劇本那麼難嗎?

lpca
12-08-18, 01:41 PM
現在劇本有比素還真造神運動有腦?
我真的笑了
血傀師不過就是反派的素
開外掛的有夠嚴重
不但知道一大堆事情
寶物還一大堆
計謀也沒甚少可看之處
不過檯面上腦殘的人太多
才會一直中他的計
整個劇情的鋪陳也非常的不自然
佛厲時期的人物隨隨便便被大清倉
反正現在就看血傀師在那裡蒐集寶物
真是有夠瞎的

地球屋
12-08-18, 05:08 PM
樓上幾位所言皆有一定道理,劇情的整體走向確實比之前的雙(三)強對決來得有懸念,但一切都在鋪線階段,劇尾結束得可有可無,沒有讓人有強烈的期待感,頂多是不功不過。
而血傀師豈止是開外掛那麼簡單,分明是劇本是照他寫著演的,完全不顧之前人物的設定性格,為遂行血傀師的陰謀詭計而強形扭曲,如為了讓血傀師有光明正大對水嫣柔下手的理由,造出蚩尤魈頭,把十九搞成不守信諾之輩,還有隨隨便便在地上撿到本手札就可以讓人相信天水兩人之間存在過節種種不合常理的設定,是目前最人令人難以接受的大bug,如果說血傀師這一切手段只為成為華麗素風光回歸的墊腳石,那可真是赤裸裸的造神運動啦。

EVA
12-08-18, 06:23 PM
樓上幾位所言皆有一定道理,劇情的整體走向確實比之前的雙(三)強對決來得有懸念,但一切都在鋪線階段,劇尾結束得可有可無,沒有讓人有強烈的期待感,頂多是不功不過。
而血傀師豈止是開外掛那麼簡單,分明是劇本是照他寫著演的,完全不顧之前人物的設定性格,為遂行血傀師的陰謀詭計而強形扭曲,如為了讓血傀師有光明正大對水嫣柔下手的理由,造出蚩尤魈頭,把十九搞成不守信諾之輩,還有隨隨便便在地上撿到本手札就可以讓人相信天水兩人之間存在過節種種不合常理的設定,是目前最人令人難以接受的大bug,如果說血傀師這一切手段只為成為華麗素風光回歸的墊腳石,那可真是赤裸裸的造神運動啦。
與其搞不合邏輯的蓋印草草砍線跳過主劇情,我寧願看素神人登場把該收的收一收
用了幾檔戲來鋪陳聖魔佛厲之戰,蓋個印全部變光,打得不光是觀眾巴掌,也是打了霹靂自己一大巴掌
更別提花了那麼多時間鋪陳,決戰沒得看不說,又要花時間再鋪陳新的主線
以前以為霹靂的每況愈下就差不多就是這樣了,沒想到卻總是能出人意表的讓人覺得比難看時期作品還難看

s60693
12-08-18, 09:11 PM
26集 有一頁書 代表他快復出了 小僧送血書進來池子的時候

powshot
12-08-19, 11:55 PM
目前的佛鄉是誰在主持(指的是扮下佛旨的人)
而且佛鄉的CEO還可以先指派
再叫去進修的哦!!!

一頁書應該只是個晃子
因為主要辦天之佛的是坐在一頁書對面那個黑頭髮的

hsiaoshui
12-08-22, 12:18 PM
霹靂編劇果然高深莫測,
前檔厲族殺上原鄉, 把原鄉搞得雞飛狗跳,
把原鄉小佛佛殺的一乾二淨,
也沒見到有高層出來, 以為原鄉最高層就是天之佛,
沒想到一下子又蹦出一堆高層,
那前檔那些小佛佛是死心酸的就是了?

昊月
12-08-22, 03:26 PM
霹靂編劇果然高深莫測,
前檔厲族殺上原鄉, 把原鄉搞得雞飛狗跳,
把原鄉小佛佛殺的一乾二淨,
也沒見到有高層出來, 以為原鄉最高層就是天之佛,
沒想到一下子又蹦出一堆高層,
那前檔那些小佛佛是死心酸的就是了?
設定改了阿,蓋章前,"天之佛"就是佛鄉領導人的稱號。
蓋下章後,"天之佛"這頭銜只是佛鄉頒給樓至韋馱的稱號,身份也只是佛鄉未來的儲備幹部,連住家都搬出佛鄉了。
厲族都可以不知道自己是厲族了,總裁變成業務員也是剛剛好而已。

水織
12-08-24, 02:09 PM
霹靂戰元史之動機風雲第二十五、二十六集─動機。

凡事必有因果,行事定有動機(沒動機也是一種動機),但最近霹靂裡的角色動機都很微妙,鬼如來不知怎麼著想搶奪鬼言,最後亡於樓至韋馱之手;剡冥不知怎麼忽然動起想成為天下第一的念頭,於是乎他也在血傀師的操弄之下,被無故事的人所殺;更奇妙的就是劇情安排樓至韋馱殺血嫣柔全家的動機,一封水嫣柔留下的信便罷!連在路上撿到的手札都能成為證據,實在相當微妙。

但水織個人覺得這兩集動機最可怕的角色,是無故事的人他家的不夜羽,她那句『我想聽聽你平常唱的那首歌』,完全彰顯了想幫無故事的人打歌的強烈意念,逼的水織以兩倍數快轉…等等!這段打歌有新畫面,好吧!就勉強接受由不夜羽掙取到的打歌時間(重點好像不太對吧),相信無故事的人這首歌很快就會出現在原聲帶裡(毆)。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18.jpg
【圖解:原來還可以自己點歌阿(昏)】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19.jpg
【圖解:這幕無故事的人應該是旁邊的小孩子吧】


一、關鍵字:樓至韋馱、血傀師,一頁書(?),場內失憶區。
  ★蔘不斷、渡如何、野鬍禪聯手抓樓至韋馱,卻是逼的樓至韋馱更加極端,失手殺掉蔘不斷。渡如何、野鬍禪被迫選擇跟妖繪天華合作擒人,更是將樓至韋馱推向血傀師的懷抱…不對!是促成樓至韋馱、血傀師的合作。
  ★黑色十九請望斗叟把萬言血書交給天佛原鄉陳情,天佛原鄉傳喚渡如何問話,渡如何也只能坦承調查結果,懺罪之牆確為樓至韋馱所為,同時天佛原鄉降佛旨,出現疑似一頁書的身影。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1.jpg
【圖解:這位應該就是一頁書吧】


面對重重的打擊,現在的樓至韋馱已經分不清誰是朋友、誰是敵人,雖然蔘不斷、渡如何跟野鬍禪,關心卻不信任的態度深深傷害了樓至韋馱,滅門血案不是他所為、懺罪之牆跟生子疑雲他更是沒有記憶,能夠理解沒來由的指責造成的悲憤跟無力感,但樓至韋馱也真是暴走到別人想救都不知道該怎麼救的地步,殺了蔘不斷、重創渡如何,這可是鐵錚錚的事實不容抵賴。

渡如何、野鬍禪想搶在驚動天佛原鄉前先抓到樓至韋馱,不過選擇跟妖繪天華合作風險的確不小,而妖繪天華勢殺樓至韋馱的態度,更是將樓至韋馱推向極端,血傀師第一次跟樓至韋馱接觸他還有疑惑,再經過一戰樓至韋馱就決定接受血傀師的提議,並交出奧義吠陀,做為合作誠意憑證,這…血傀師說妖繪天華接觸雀膽花已久,其血已產生抗體,是以取其一點心血,便能解樓至韋馱傷毒。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5.jpg
【圖解:樓至韋馱表示,拿去想砍誰就砍誰吧(眾,人家沒有這樣說啦)】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5.jpg
【圖解:蔘不斷不小心就被收了】


現在如果血傀師拿著奧義吠陀殺掉妖繪天華,再加上滅門血案奇花八部必定會追究到底,不過也許也不用太擔心,血傀師也不用特別告知樓至韋馱兒子是誰,又是誰讓樓至韋馱懷孕生子(咳),因為光是懺罪之牆一事就能把樓至韋馱打到地獄,天佛原鄉出面追查懺罪之牆一案,不管劇情安排樓至韋馱製造懺罪之牆的動機有多微妙,失憶的樓至韋馱根本無能為自己辯解,太素之氣落入血傀師遲早的事情罷了。

現在血傀師已經拿到奧義吠陀,樓至韋馱也差不多要面對天佛原鄉的制裁,雖然似乎看到一頁書的身影,但在這失憶症橫行的武林,就算出場也很難保證會不會被假象蒙蔽,如果跑其他線也許還好,可既然跟樓至韋馱有關係,不免就要跟血傀師牽扯關係(望),話說接下來血傀師應該會把矛頭轉向劍布衣吧!等到劍布衣也落進血傀師的手裡(這話好像哪怪怪的),接下來就等著對付天之厲爸爸(望)。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9.jpg
【圖解:似乎出現許久不見的一頁書,跟謎樣的新角色】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2.jpg
【圖解:順提鬼言快要可以吃了(?)】


二、關鍵字:擊風族、意琦行,奇花八部,場邊遊憩區。
  ★意琦行跟三道大門相談甚歡(?),武道七修恩怨逐漸浮上檯面;沌王非壽與尊武封端欲搶鬼手被血傀師所殺。
這段再度出現動機很微妙的朋友,因為想知道叫喚淵藪的情況,沌王非壽、尊武封端跑去搶奪血傀師身上的鬼手,結果當然就是一個領便當回家,另外一個逃回去但依然還是領了便當,不過由最後出現意琦行對上邪染屍化的尊武封端、沌王非壽的狀況看,他應該很有機會因此對上血傀師,並將武道七修恩怨引上檯面。而以BOSS一次都不會出太多的理論看(?),三道大門後頭的朋友最多是小BOSS的程度,也許這也是他們沒有被殺只是被囚禁的原因(?)。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30.jpg
【圖解:血傀師的武戲倒是有趣,頭跟身體會旋轉】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7.jpg
【圖解:也喜歡炸地板的意琦行(?)】


  ★殘翼之鷹救了差點被剡冥做掉的冰無漪,並從冰無漪口中得知月圜玉的來由,順勢往下追查兇手。
  ★無故事的人為了不夜羽,在血傀師的指點下殺掉剡冥,搶走剡冥身上的武源;另方面蒙面人入侵向海扶搖,被一形貌恐怖的新角色擊退。

剡冥退了好幾次的便當,這次終於是躲不過血傀師送上的便當菜單,不過若以剡冥打贏冰無漪,無故事的人輕取剡冥的狀況看來,等級這回事果然還是霹靂裡最微妙的謎團(望),好吧!撇開等級,剡冥的死離體的厲元再次確認天之厲的方位,之前是在崖底現在是在水裡,不知天之厲現在是轉換居所還是一分為二,畢竟月藏鋒在崖底看到的天之厲似乎是半截王跡的形貌。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15.jpg
【圖解:厲族再度招喚便當,剡冥退場】


無故事的人的背後肯定有故事,最近劇情好像也開始放出一些畫面,順便拿來理所當然的打打歌(望不夜羽),無故事的人為了不夜羽殺剡冥搶武源不奇怪,但在向海扶搖出現擊退蒙面人的新角色倒是令人好奇,希望不會是不夜羽…擊風族好像沒有變成怪物的體質吧,如果真是不夜羽很可能又是血傀師動的手,是說不夜羽明明就有跟殘翼之鷹見到面,為什麼不順便問一下擊風族體質的事情,跟血傀師合作風險太高了。

殘翼之鷹從冰無漪口中得知月圜玉的來由,一路追到江邊的月之畫舫,這段顯然又要出現新角色,依照製作日月圜玉的老闆表示,當初是一名身著白衣,渾身散發著牡丹花香,容貌極為清俊的公子,拿著這造型特殊的玉茅箭前來,要吾在箭尾鑲上一對日月圜玉,這…如果是拿來殺人似乎也太過講究(想),且落下這線索也似乎不太對吧,總之期待新角色出場,但也請殘翼之鷹千萬不要忘了脖子上的血痕,趕快去找意琦行幫忙解開。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13.jpg
【圖解:希望這位不是不夜羽(望)】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8.jpg
【圖解:月之畫舫上的新角色】


  ★妖繪天華、歡如夢因各自理由想排除靈花緣、神花郡,另找其他人加入奇花八部,策夢侯則是願給海海角、多天涯三個月的時間種出靈花、神花再來決斷。

妖繪天華是個好大叔,一心想要保全海海角、多天涯,但他也是有私心,想要推舉獸花登上八部之首,而策夢侯的態度則是願再幫忙能力不足的海海角、多天涯,雖然海海角、多天涯安然無恙打情罵俏的很可愛,然不是原本說要海海角、多天涯出面假意公開滅門血案真相,來引出真正的兇手,但現在怎麼看起來毫無動靜樣(望),另外血傀師提到再來就是將八品神通渲染於世,這邊該是跟奇花八部有關。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9.jpg
【圖解:這樣你們也能放閃光,海海角、多天涯多學著點阿(重點誤)】


三、關鍵字:靈自靈、緝仲,緞君衡,場外休息區。
  ★靈自靈、不上道前往闇流邪宗,探查血傀師邪法根源。
  ★緝仲將龍蠶寶寶放生,最後拿出緝天涯母親的畫像,表示很遺憾當年因為誤解而分離,希望緝天涯能夠在苦境找到她的母親。
  ★緞君衡由黑遂無間通往苦境,承受強忍裂魂痛楚的他,不僅已滌淨一身靈力,更是鑄魂重塑凡胎,從此以後魂隨身滅,再無輪迴了

靈自靈、不上道前往闇流邪宗,求見闇流世系第七代轉世尊者,這邊算是引出新的組織,也許能夠從中找到對付血傀師的辦法,算是很安全的一條線。緝仲的話,他是邊跟戲迷告別邊幫緝天涯佈苦境的線,這樣緝天涯才能夠到苦境找畫中的女子;緞君衡的話,他跟三昧之間的談話也充滿一別此生難再相會,來生也無緣相見的離愁,唉!對他們來說是不管怎樣都要保全中陰界,但眼見角色逐漸步入生死界線即將離去,不免令人傷感起來,為了抽掉聖魔大戰,實在犧牲太多角色了。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23.jpg
【圖解:緝天涯長的像媽媽(蓋章正解)】

http://i1248.photobucket.com/albums/hh494/s98640/Diversion/image_25_6.jpg
【圖解:緞君衡爸爸,你至少也要見過黑色十九跟魔皇才能離開(淚奔)】


最後如果沒有意外,接下來打算每隔四集寫一次觀後感,除非有什麼驚天動地的爆點再來詳細寫寫,直到動機風雲結束再依狀況調整,最近的劇情實在沒啥太亮眼的地方(望)。

以上內容純屬個人想法,若有錯誤之處敬請見諒;文字、圖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謝謝。

2012/8/24

shinu
12-08-24, 04:20 PM
劍陣加上龍座騎,絕代劍宿好大的排場!
靈狩的抒情曲真好聽,只是不知還有多少戲份可以欣賞了~鬼師亦同…
厲族陸續凋零,如今只剩天、水和人間蒸發的魑嶽了~

塵外孤標意琦行、憤怒明王相兩集戲白摘錄如下:
「不是排拒便能否決真相的存在。」~玄玄血傀師
「看清自己之死,來世,更懂安生。」~無故事的人
「當吾願意信任對方的時候,也等同賦予對方背叛的權利。」~天之佛‧樓至韋馱

三昧長老:「吾知你【緞君衡】最擅洞明利害,依所益最多而作取捨,不會只固執於一端。」

血傀師:「如果世人接受的是你樓至韋馱,那什麼樣的你,便都會接受。
     可惜愚昧的世人,總是選擇自己想相信的面相,而枉顧真實。」

tryking20e
12-08-24, 04:59 PM
哎~一頁書搞不好失憶了,他可能會認為血傀師是他的好朋友,
跟著他一起亂秒爆臺面上的人

seancomtw
12-08-25, 02:16 PM
設定改了阿,蓋章前,"天之佛"就是佛鄉領導人的稱號。
蓋下章後,"天之佛"這頭銜只是佛鄉頒給樓至韋馱的稱號,身份也只是佛鄉未來的儲備幹部,連住家都搬出佛鄉了。
厲族都可以不知道自己是厲族了,總裁變成業務員也是剛剛好而已。

1. 當初厲族要一窩大咖維殺....現在新手威能,20秒解決

2. 然後天之媽就算中毒了也敵不過一枝花?????????
所以天媽為什麼能當上最高領導?????? 要德沒德(我是指連忍耐,謙讓,大智慧等...)
要武功沒武功.........
是因為能變男變女變變變嗎????? (真是侮辱佛教)

3. 所以沒故事的人其實是男男戀,跟捲髮雨夜書生吵架了,所以把養女帶走...... (這樣演會不會比較好?)

俠之道風之痕
12-08-25, 05:48 PM
價值在哪呢?
劇情是.小學生編的嗎?
看囉20年布袋戲 第一次真的覺得好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