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懷想──異域才子



獨守空寂
04-11-10, 11:13 PM
當然我心裡很清楚、這些文章是不會有幾個人看到的,不過我也不在意;因為我的用意只是想要留下些紀錄讓過去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不會消失在時光的洪流當中、也讓當初輾轉無數個夜晚才想出這些人物的工作人員們知道,茫茫人海裡還是會有著知音人的。

五神通之一的異域才子,特異的髮型卻還是難掩他的俊氣;尤其好友所屬的天下第一家與主上偏是敵對立場,徘徊在忠與義之間的兩難更是令人不捨。最後他為友身擋三教極招、又在重傷之時仍上生死門找尋三主以至不治;以自身的性命兩全了忠義,令人不禁要掩卷嘆息──「世上能有幾人啊」!

雖然王者的故事已然無息、但是神魔的傳奇代之而起;也許我們以後能在其中看到其他深情重義宛如異域才子的人吧~~~~~~~~~~~~~

花月汐殤
04-11-11, 08:14 AM
如果要我說王者風雲的的經典細節,只怕就是20集異域才子為鶴天行攔阻三教使者後的一整段細節了吧……
完全沒有絲毫過招的鏡頭描繪,以虛帶實,我們能看到的只是異域才子攔下三教使者,然後在鶴天行奔到無仇境的一段對話說完之後,鏡頭再切換到異域才子處,已是戰後在原野獨行。悠揚的音樂,平靜的神情,與平時毫無異狀的姿容,唯有衣衫下擺掃過的地面處迤邐出一路長長的血跡。
爭得三日期限的鶴天行離開無仇境,心中正自想到異域才子為他攔下三教之人不知如何,異域才子也正自走來。至交好友再遇,一則問「無恙吧」,一則答「無妨」。雙方談話的情形一如平常,平靜的面容下看不出絲毫異樣,甚至還在泰然自若與鶴天行探討分析此案的疑點。這一段是我看得最喜歡但又最心痛的。不願讓親友知情而強壓傷勢裝作若無其事不是罕見的情節,但在此之前、在此之中,多半會處理的相對比較慘烈或是相對比較激情——簡單的說就是多半會比較煽情。像這裡處理得如此平靜得甚至悠然的情形實在少見。或許這便是異域才子性格使然。沒有激情的戲分,只是一脈的平靜,卻看得我心幾乎揪了起來。
在鶴天行遠去後,壓抑不住的傷勢才迸發出來,但在遇上毒門皇子後,卻又是安靜地聽毒門皇子毫不客氣的說話,依然平靜如昔。在毒門皇子離去後,打算在臨死之前再上三界雲峰,「為主為友」再稍盡綿薄。
整個一個受傷後的橋段,既無自矜、亦無自憐,無大喜大悲的激動場景,無賺人熱淚的煽情畫面,若以一個詞概括,就是「寧定安靜」。平靜淡然,一如這個人一直的風格。不搶眼、不眩目,無矜無誇,亦便如他的配樂——在天宇中,這首曲子似乎是稱為「杜鳳兒閒情」,如此看來,「閒情」這二個字用得好。
只是便是在這份平靜中,這個人的形象,這個橋段的處理,卻已是深深揪住我的心。

真顏
04-11-11, 12:10 PM
※回應 獨守空寂 在 11-10-2004 11:13 PM 所發表的文章:
> 當然我心裡很清楚、這些文章是不會有幾個人看到的,不過我也不在意;因為我的用意只是想要留下些紀錄讓過去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不會消失在時光的洪流當中、也讓當初輾轉無數個夜晚才想出這些人物的工作人員們知道,茫茫人海裡還是會有著知音人的。
> 五神通之一的異域才子,特異的髮型卻還是難掩他的俊氣;尤其好友所屬的天下第一家與主上偏是敵對立場,徘徊在忠與義之間的兩難更是令人不捨。最後他為友身擋三教極招、又在重傷之時仍上生死門找尋三主以至不治;以自身的性命兩全了忠義,令人不禁要掩卷嘆息──「世上能有幾人啊」!
> 雖然王者的故事已然無息、但是神魔的傳奇代之而起;也許我們以後能在其中看到其他深情重義宛如異域才子的人吧~~~~~~~~~~~~~

道友此言差矣,只要有看過王者的,就不可能會有人忘記得了異域才子這個角色,我想單是道友的文章標題「懷想——異域才子」,就應該會讓不少看過王者的人進來一覽道友這篇文章的了 —— 雖然看王者已經經過了頗長一段時間了,但到現在我還清楚得,異域才子帶著頹死之軀來到三敎雲峰之上,直至死前的一刻,所擔心的不是身受重傷的自己,而是自己的主人——異域三主的行踪;念念不忘的是自己的好友 —— 鶴天行的安全。
看到這樣的異域才子,試問誰人可以不受感動?又誰人可以不受震撼?

真顏
04-11-13, 01:35 AM
※回應 獨守空寂 在 11-10-2004 11:13 PM 所發表的文章:
> 當然我心裡很清楚、這些文章是不會有幾個人看到的……

道友,我曾經說過“單是道友的文章標題「懷想——異域才子」,就應該會讓不少看過王者的人進來一覽道友這篇文章的了”,現在從點擊點看來(雖然回貼少),我說的沒錯吧?亦都証明有不少人還是記得王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