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金子陵的最後一計



素問
04-11-05, 10:28 AM
※回應 陵軒 在 11-03-2004 10:13 PM 所發表的文章:
本來昨天就打算回妳這篇了,但昨天比較忙~Q.Q"

>為啥沒機會?他大可以取代素還真的地位對抗四無君啊,我一直都很期待看到這場智者較勁的戲碼...結果萬萬想不到...金子陵竟然親身會刀王,這不是文生該為的事啊∼

基本上,我覺得金子陵的角色定位不純然是要與反派對抗的正道人物而已.
或者該說是金子陵對劍的情感遠大過一切;親赴刀王之會,為的不完全是對抗天獄,
決大部份還是以鑄劍師對劍的使命一會王刀.

金子陵在這場刀劍決之前的形象,總帶有幾分漫不經心,
似乎天下再沒有任何事引得起他較為深沉的情緒波瀾.
這時的角色定位超然物外,觀眾喜愛這角色的心情,全是戲裡的正向鋪陳所引導.
一種....沒有什麼不讓人喜歡的完美設定.
但要擁有張力十足的戲劇性,這種如浮在雲端般的感覺,反倒有幾分虛幻不實.
以金子陵鑄劍師的身份,認定了捍衛劍的精神是自己的首要使命.
所以延續而來的便是挑戰王刀,而非是與四無君錙算鬥智.
或許妳是覺得刀王在劇裡的安排是四無君的手下,
讓金子陵與刀王對戰作為結束,好似間接批寫了金子陵與四無君的等級高下.
但若不以人物為考量重點,單就金子陵本身來說,
金子陵所應對抗的又怎會是隨著時局改變而替易的為敵者?
金子陵與刀王對決,曾在近敗時,向天嘶吼著:"你真要助紂為瘧?!"
聲音中的悲憤,身形上的狼狽,再再所為的是神劍問世的時機,
金子陵眼中的敵方是那個"天意",而不是眼前逼自己於死地的刀王,
這"以天為敵"的金子陵難道不比"中原領導人"來得超然?

陵軒
04-11-05, 10:35 AM
※回應 素問 在 11-05-2004 10: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或許妳是覺得刀王在劇裡的安排是四無君的手下,
>讓金子陵與刀王對戰作為結束,好似間接批寫了金子陵與四無君的等級高下.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最後一句不是說了這不是文生該為之事了嗎?不是認為金子陵的等級在四無君之下啦。
等我有空再回妳。

素問
04-11-05, 10:37 AM
※回應 (☉_☉)y 在 11-04-2004 09:51 AM 所發表的文章:

>事實上他剛出場時,也被懷疑可能有問題,
>老實說,如果真代替素還真,金子陵還能保持悠悠哉哉的樣子嗎?
>再者,如果金子陵領導中原,那素還真要做什麼?

素還真與金子陵是兩種不同的角色設定...
"取代"角色還包涵了太多戲外問題,
思考定位時,若總是有誰在誰就怎麼的"絕對劃分法",
似乎這想法的多元性也就被侷限住了.^^

(☉_☉)y
04-11-05, 11:52 AM
※回應 素問 在 11-05-2004 10:37 AM 所發表的文章:

>素還真與金子陵是兩種不同的角色設定...
>"取代"角色還包涵了太多戲外問題,
>思考定位時,若總是有誰在誰就怎麼的"絕對劃分法",
>似乎這想法的多元性也就被侷限住了.^^

現實是編劇沒辦法同時處理這麼多人物的鬥智,
所以素還真在,其他角色所經手的事情就會減少。
反過來說,有人負責領導地位的話,通常素還真也不會出場~~~~

陵軒
04-11-05, 08:09 PM
※回應 素問 在 11-05-2004 10: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本來昨天就打算回妳這篇了,但昨天比較忙~Q.Q"

整天忙著替素還真版灌水...

>基本上,我覺得金子陵的角色定位不純然是要與反派對抗的正道人物而已.
>或者該說是金子陵對劍的情感遠大過一切;親赴刀王之會,為的不完全是對抗天獄,
>決大部份還是以鑄劍師對劍的使命一會王刀.

妳回犯禁時說到角色的多元性,那麼金子陵又為何一定要照著原有既定的形象走?隨著劇情走向,順勢而為,成為對抗反派的正道人士也無不可啊,兩者也可兼具,更何況他所走的路線不也正是如此,不然何須提點素還真刀劍之爭的事?

>金子陵在這場刀劍決之前的形象,總帶有幾分漫不經心,
>似乎天下再沒有任何事引得起他較為深沉的情緒波瀾.
>這時的角色定位超然物外,觀眾喜愛這角色的心情,全是戲裡的正向鋪陳所引導.
>一種....沒有什麼不讓人喜歡的完美設定.
>但要擁有張力十足的戲劇性,這種如浮在雲端般的感覺,反倒有幾分虛幻不實.
>以金子陵鑄劍師的身份,認定了捍衛劍的精神是自己的首要使命.
>所以延續而來的便是挑戰王刀,而非是與四無君錙算鬥智.

漫不經心是表面上的偽裝於他贈劍的言談之中,裝瘋佈局為的就是九天驚虹的現世,但我以為致力於鑄劍上的他合該是由他親身施為才是,由他人所完成的鑄劍之術再怎麼高明仍舊不是初衷本質,這是我一直不懂為什麼金子陵要親會刀王?還拿了把無法對抗也明知注定失敗的劍?
風雅之狂的斷折該是心裡有個底,這盤算是怎麼算都失利的事,若真想親會刀王也該是九天驚虹現世之後。

或許是我把文生與武生有了很明顯的分際,文生就該是個掌握局勢,進而運籌帷幄的角色,執行這計畫奔走的人是武生,就如同現在的素還真會聖蹤,而去送死試三招的人是葉小釵了。

(☉_☉)y
04-11-05, 10:47 PM
※回應 陵軒 在 11-05-2004 08:0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漫不經心是表面上的偽裝於他贈劍的言談之中,裝瘋佈局為的就是九天驚虹的現世,但我以為致力於鑄劍上的他合該是由他親身施為才是,由他人所完成的鑄劍之術再怎麼高明仍舊不是初衷本質,這是我一直不懂為什麼金子陵要親會刀王?還拿了把無法對抗也明知注定失敗的劍?
>風雅之狂的斷折該是心裡有個底,這盤算是怎麼算都失利的事,若真想親會刀王也該是九天驚虹現世之後。

嗯?
因為四無君算出了金子陵的鑄劍地點,派出刀王阻止九天驚虹現世、殺金子陵。
金子陵則以自身為餌,想拖延刀王,讓絕鳴子鑄劍完成並及時送到不歸路。
實際上當時三人中,也只有金子陵有能力拖住刀王一天一夜。
而比起風雅之狂的瞬間斷折,青泓可能已經是金子陵當時身邊最耐用的劍了。


結果四無君派望月天狼阿嗚啊嗚的叫,阻延天時,讓九天驚虹不能及時送達。
自己則到雲渡山拖住一頁書。

陵軒
04-11-05, 11:05 PM
※回應 (☉_☉)y 在 11-05-2004 10:47 PM 所發表的文章:
>嗯?
>因為四無君算出了金子陵的鑄劍地點,派出刀王阻止九天驚虹現世、殺金子陵。
>金子陵則以自身為餌,想拖延刀王,讓絕鳴子鑄劍完成並及時送到不歸路。
>實際上當時三人中,也只有金子陵有能力拖住刀王一天一夜。
>而比起風雅之狂的瞬間斷折,青泓可能已經是金子陵當時身邊最耐用的劍了。

我明白三人之中是以金子陵實力最好,但是為什麼要留下手札?這點是我最最不明白之處了,難道金子陵懂得混淆視聽,四無君就一定料不中其中的端倪嗎?是金子陵太過自信?還是他低估了四無君的智慧?

既是要佈局,竟然讓自己陷入最不利的境地?我一直覺得這一段是詆毀了金子陵機智過人的形象,所以這一段的武打就算再精彩我也沒有剪輯!

凌幽幻翼
04-11-05, 11:28 PM
※回應 陵軒 在 11-05-2004 11:05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明白三人之中是以金子陵實力最好,但是為什麼要留下手札?這點是我最最不明白之處了,難道金子陵懂得混淆視聽,四無君就一定料不中其中的端倪嗎?是金子陵太過自信?還是他低估了四無君的智慧?
>既是要佈局,竟然讓自己陷入最不利的境地?我一直覺得這一段是詆毀了金子陵機智過人的形象,所以這一段的武打就算再精彩我也沒有剪輯!

在下是覺得:
依當時情況而言,四無君目標鎖定是金子陵與其所鑄之劍。
若是金子陵就此隱藏不出,專心鑄劍,
四無君必定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譬如以正道人士為人質~~
以當時四無君的實力,並非難事~~
況且,尚有希望宮城城主龍魁海在一旁虎視眈眈~~

正道方面,素還真裝重傷中,一頁書顧忌定禪天的天獄之主~~
若是四無君再施重手,正道將難以抵擋~~

金子陵為避免連累他人,只有將鑄劍要事委託絕鳴子與認我師~~
在劍廬留下手記,藉此混淆四無君的思考方向~~
拖延時間,等待鑄劍完成~~
自己則在不歸路等待解開手記之後,四無君所派的殺手~~~
期盼能以自身功力加上青泓,對抗鬼陽六斬刈~~
托住時間能讓名劍鑄成趕上~~

但是,四無君也是個小心的人,雖然確定金子陵在不歸路,
但也不放棄近日峰~~
而自己也前往雲渡山拖延一頁書~~
所以金子陵的鑄劍計畫才會功虧一簣。

以上,在下是做如此想^^~~~

古力菲斯
04-11-06, 02:28 AM
※回應 凌幽幻翼 在 11-05-2004 11:28 PM 所發表的文章:

>在下是覺得:
>依當時情況而言,四無君目標鎖定是金子陵與其所鑄之劍。
>若是金子陵就此隱藏不出,專心鑄劍,
>四無君必定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譬如以正道人士為人質~~
>以當時四無君的實力,並非難事~~
>況且,尚有希望宮城城主龍魁海在一旁虎視眈眈~~
>正道方面,素還真裝重傷中,一頁書顧忌定禪天的天獄之主~~
>若是四無君再施重手,正道將難以抵擋~~
>金子陵為避免連累他人,只有將鑄劍要事委託絕鳴子與認我師~~
>在劍廬留下手記,藉此混淆四無君的思考方向~~
>拖延時間,等待鑄劍完成~~
>自己則在不歸路等待解開手記之後,四無君所派的殺手~~~
>期盼能以自身功力加上青泓,對抗鬼陽六斬刈~~
>托住時間能讓名劍鑄成趕上~~
>但是,四無君也是個小心的人,雖然確定金子陵在不歸路,
>但也不放棄近日峰~~
>而自己也前往雲渡山拖延一頁書~~
>所以金子陵的鑄劍計畫才會功虧一簣。
>以上,在下是做如此想^^~~~

其實這邊我一直覺得金子陵是個智缺@@~

單就金子陵的實力,尚在刀王之上,就算兵器之差,金子陵想要自保,

那也是綽綽有餘,

故意現身不歸路,確實是要讓四無君將目標擺在他身上,讓九天驚虹能順能完成沒錯,

但在天時之差,金子陵知曉九天驚虹尚差臨門一腳時,

卻是義憤填膺的殺向刀王,而不是自保為先的暫避其鋒,

這就只代表金子陵要不就是個因怒火而失去理智的莽夫,

不然就代表他是無法接受失敗的自傲者,才會做下如此不智的判斷。

陵軒
04-11-06, 09:08 AM
※回應 凌幽幻翼 在 11-05-2004 11:28 PM 所發表的文章:
>在下是覺得:
>依當時情況而言,四無君目標鎖定是金子陵與其所鑄之劍。
>若是金子陵就此隱藏不出,專心鑄劍,
>四無君必定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譬如以正道人士為人質~~
>以當時四無君的實力,並非難事~~
>況且,尚有希望宮城城主龍魁海在一旁虎視眈眈~~
>正道方面,素還真裝重傷中,一頁書顧忌定禪天的天獄之主~~

部份恕刪∼ :09:

你說的我明白,我想昨晚要睡之前講的不夠清楚。
一頁書尚且需要神童才能知曉金子陵確切的所在地,素還真也是全然不知金子陵的去向,原因就是在於他們都非是鑄劍師,一個鑄劍師所選的鑄劍地點在何處只是他自己最清楚,不是旁人可以臆測的到的,但是留下手札無疑是把地點範圍縮小!
人海茫茫四無君上哪裡去找人?編劇竟然白痴到讓金子陵將可能危及到自身安危的手札留在寂山靜廬?!這擺明就是要金子陵死!

我看到這段只有氣憤!竟然讓金子陵這麼欠缺思量?

素問
04-11-06, 09:15 AM
※回應 陵軒 在 11-06-2004 09:08 AM 所發表的文章:

>部份恕刪∼ :09:
>你說的我明白,我想昨晚要睡之前講的不夠清楚。
>一頁書尚且需要神童才能知曉金子陵確切的所在地,素還真也是全然不知金子陵的去向,原因就是在於他們都非是鑄劍師,一個鑄劍師所選的鑄劍地點在何處只是他自己最清楚,不是旁人可以臆測的到的,但是留下手札無疑是把地點範圍縮小!
>人海茫茫四無君上哪裡去找人?編劇竟然白痴到讓金子陵將可能危及到自身安危的手札留在寂山靜廬?!這擺明就是要金子陵死!
>我看到這段只有氣憤!竟然讓金子陵這麼欠缺思量?
咦@@?
我記得手札是金子陵故意讓四無君的人馬找到的不是?????
是說..為了什麼,我有點忘了... :14:

陵軒
04-11-06, 09:19 AM
※回應 素問 在 11-06-2004 09:15 AM 所發表的文章:
>咦@@?
>我記得手札是金子陵故意讓四無君的人馬找到的不是?????
>是說..為了什麼,我有點忘了... :14:

對啦>_<
靠右邊站啦!我不是說了一句,留下手札無疑是將地點範圖縮小了嗎?

我今天要上班,等會閃人∼∼

素問
04-11-06, 09:47 AM
※回應 古力菲斯 在 11-06-2004 02: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這就只代表金子陵要不就是個因怒火而失去理智的莽夫,
在與刀王決鬥的當時,我感受不到金子陵有因刀王而生的怒火...
金子陵的怒,一直都是為了"天意."
>不然就代表他是無法接受失敗的自傲者,才會做下如此不智的判斷。
接受失敗不代表他不自傲,不接受失敗也不代表他是自傲之人..
也就是說,失敗與否所關乎的不是傲氣問題.

而"不智判斷",則是戲迷已看了結果,才說是這決定如何去做的做法太過不智.
在一切都還沒個分明時,金子陵欠缺思慮的部份在哪兒?
認定要萬事具備了,打場絕對勝利的戰爭,這才叫智者之格?

但,劍的問世時機才是促成此戰生成的主因,
你所言及的"應該拿到九天驚虹之後再挑戰王刀"...
會否你認定智者所應表現的智慧是"生命的留存與否?"
若是以生命為考量,那麼到頭來豈不有種...不如當初就別涉入江湖的結論?

素問
04-11-06, 09:50 AM
※回應 陵軒 在 11-06-2004 09:19 AM 所發表的文章:


>對啦>_<
>靠右邊站啦!我不是說了一句,留下手札無疑是將地點範圖縮小了嗎?
我都是北邊站的說...噗~
所以我說要想一下留下手札的用意是什麼@@?

>我今天要上班,等會閃人∼∼
過太爽...
我已經在上班了~>"<~

素問
04-11-06, 10:19 AM
※回應 陵軒 在 11-05-2004 08:0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整天忙著替素還真版灌水...
沒~
我最近少灌了...都問個安而已..
妳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唷~呵呵~^.<y~

>妳回犯禁時說到角色的多元性,那麼金子陵又為何一定要照著原有既定的形象走?隨著劇情走向,順勢而為,成為對抗反派的正道人士也無不可啊,兩者也可兼具,更何況他所走的路線不也正是如此,不然何須提點素還真刀劍之爭的事?

角色的多元性以金子陵來說,就是身兼文武兩生的特質...
也就是說,以文生的自己擬定的計劃,某部份則由武生的自己親為施行...
喏~這可不是跳脫了文生.武生的既定印象?!

>漫不經心是表面上的偽裝於他贈劍的言談之中,裝瘋佈局為的就是九天驚虹的現世,但我以為致力於鑄劍上的他合該是由他親身施為才是,由他人所完成的鑄劍之術再怎麼高明仍舊不是初衷本質,這是我一直不懂為什麼金子陵要親會刀王?還拿了把無法對抗也明知注定失敗的劍?
凌幽幻翼道友的解釋,蠻合情理的.....^^

>風雅之狂的斷折該是心裡有個底,這盤算是怎麼算都失利的事,若真想親會刀王也該是九天驚虹現世之後。

如若金子陵不親會刀王,我想九天驚虹根本沒有現世的機會.

對此戰的生成思考裡,
金子陵不是低估四無君能耐....
相反的,他就是將四無君估高了,所以才會以"手札"導引四無君的方向.
當時的四無君,還算半隱檯面下的首腦..
金子陵不能預料四無君掌握了多少他的鑄劍秘密,
與其處在不安的狀態下,擔心著這不可預料的變數,
倒不如先留下手札讓四無君找到,用意是在能精準掌握四無君的行事時間.
也就是說,手札不是亂敵之用,而是讓對方能落入自己的估算中.
練就九天驚虹到最後,最為需要的就是"時間".
如若將對方的行事時間納入自己算計..那麼事情也就算成了大半!!

所以在與刀王對戰的過程中,金子陵才會對天怒斥著:"你真要助紂為瘧?"
這一切的先導局面,全敗在"天意之下",這叫人怎麼不恨?!

>或許是我把文生與武生有了很明顯的分際,文生就該是個掌握局勢,進而運籌帷幄的角色,執行這計畫奔走的人是武生

戲裡就是文.武兩生的份際太過分明,這才讓人覺得角色的重疊性太高....

古力菲斯
04-11-06, 07:29 PM
※回應 素問 在 11-06-2004 09:47 AM 所發表的文章:
>在與刀王決鬥的當時,我感受不到金子陵有因刀王而生的怒火...
>金子陵的怒,一直都是為了"天意."

金子陵本來就是因為天時之差所已失去理智啊=.=||

我文章有打的那麼爛讓你會錯意喔.... :14:

>接受失敗不代表他不自傲,不接受失敗也不代表他是自傲之人..
>也就是說,失敗與否所關乎的不是傲氣問題.
>而"不智判斷",則是戲迷已看了結果,才說是這決定如何去做的做法太過不智.
>在一切都還沒個分明時,金子陵欠缺思慮的部份在哪兒?
>認定要萬事具備了,打場絕對勝利的戰爭,這才叫智者之格?

倒不是說一定要打絕對勝利的戰爭,而是凡事都有一個底線,

既然計畫失敗,那首要之事當然就是明哲保身為要,

更何況金子陵正是因為鬼陽六斬厄和沾血冰蛾太過強大,才製造九天驚虹的,

而如今九天驚虹未能如期現世,金子陵手上剩下廢鐵一把,

卻莽撞的硬要在兵器高低懸殊之下分出高下,這不是無智是什麼?

不是只能打絕對勝利的戰爭,而是不該打毫無勝算的戰爭啊!

>但,劍的問世時機才是促成此戰生成的主因,
>你所言及的"應該拿到九天驚虹之後再挑戰王刀"...
>會否你認定智者所應表現的智慧是"生命的留存與否?"
>若是以生命為考量,那麼到頭來豈不有種...不如當初就別涉入江湖的結論?

那就要看人物的個性了,有人愛賭命,向燈蝶賭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金子陵本就是屬於思慮縝密,知進退、明取捨的先天智者型人物,

然而卻在該退時不退,這就有損它的人物形象...

凌幽幻翼
04-11-06, 07:43 PM
※回應 陵軒 在 11-06-2004 09:08 AM 所發表的文章:


>部份恕刪∼ :09:
>你說的我明白,我想昨晚要睡之前講的不夠清楚。
>一頁書尚且需要神童才能知曉金子陵確切的所在地,素還真也是全然不知金子陵的去向,原因就是在於他們都非是鑄劍師,一個鑄劍師所選的鑄劍地點在何處只是他自己最清楚,不是旁人可以臆測的到的,但是留下手札無疑是把地點範圍縮小!
>人海茫茫四無君上哪裡去找人?編劇竟然白痴到讓金子陵將可能危及到自身安危的手札留在寂山靜廬?!這擺明就是要金子陵死!
>我看到這段只有氣憤!竟然讓金子陵這麼欠缺思量?

正如陵軒姑娘所言,
人海茫茫,若是沒有手札,
四無君或許一直到名劍現世才會看到金子陵出現~~

所以,若是沒有手札,四無君的下一步~~~
必定抓正道之人為人質,逼迫金子陵在鑄劍完成前現身~~
讓四無君得到手札,
一來讓四無君陷入手札的謎題中,無暇針對正道,
二來可以預估四無君下一步的動作及時間(素問姑娘說的好^^)~~

當金子陵與冰川孤辰對戰時,
一開始對於名劍鑄成的時間尚在他預估之中~~
然而,接下來的天象使他知道名劍已經無法趕上~~
為何不先離開?

首先,個性上,在下不認為金子陵會轉身離開~~~

其二,由他所說:"天啊!你真要助紂為虐嗎?"~~
他直覺到鑄劍時間的延後乃是天意如此,
金子陵的失敗是天意造成,他只有順天而行。

其三,身為鑄劍師,雖然親自披掛上陣不是他的本意,
但既然對上,又是關乎"劍"的地位,
當然無法轉身離開~~~

其四,兩個完美之作(他跟九天驚虹)是無法並存於世的~~
他拿到九天驚虹時所說:"你跟我都是一樣,天理不容!"
這點或許有些宿命論了^^"

以上~~~個人想法,看看就好@@~~
是說,大家討論的這麼精闢,編劇會想到這麼深嗎?
(謎之編劇:偶......偶當時煮訴隨便寫寫嘛,哪有這麼多道理-_-)

陵軒
04-11-06, 08:37 PM
※回應 素問 在 11-06-2004 10:19 AM 所發表的文章:
>角色的多元性以金子陵來說,就是身兼文武兩生的特質...
>也就是說,以文生的自己擬定的計劃,某部份則由武生的自己親為施行...
>喏~這可不是跳脫了文生.武生的既定印象?!

小姐,妳若是要這樣講的話,那妳的素還真也是文武雙修啦,那還界定什麼文生、武生?

>如若金子陵不親會刀王,我想九天驚虹根本沒有現世的機會.
>對此戰的生成思考裡,
>金子陵不是低估四無君能耐....
>相反的,他就是將四無君估高了,所以才會以"手札"導引四無君的方向.
>當時的四無君,還算半隱檯面下的首腦..
>金子陵不能預料四無君掌握了多少他的鑄劍秘密,
>與其處在不安的狀態下,擔心著這不可預料的變數,
>倒不如先留下手札讓四無君找到,用意是在能精準掌握四無君的行事時間.
>也就是說,手札不是亂敵之用,而是讓對方能落入自己的估算中.
>練就九天驚虹到最後,最為需要的就是"時間".

手札內容是什麼我已經找不到原文了,但有人摘錄了這段話“逍遙子得到金子陵的鑄劍手札,交給四無君,四無君從中研究出金子陵練劍之所在必定在不歸路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四無君心機很重,他朝著正反兩極端的鑄劍場地下手,為的是以防萬一。

第一次青泓現世時金子陵裝瘋,當時有多少人虎視眈眈他不是不知道,第二次鑄劍引導四無君找上門,怎能在真正的名劍現世時反而少了防範?而那些正道人士事後每個人都不知金子陵下落,那四無君又豈能在沒有提點的情況下找到金子陵所在地?這也就是我一直強調無需多此一舉留下手札的意思。

妳說了最需要是時間,冥界天嶽有多少人馬,若是如第一次時埋下諸多兵馬,那麼這牽制的作用是金子陵獨身就能應付的?又,金子陵如何能算得出只有一個刀王會出現不歸路?也就是說一切都是未知數,他可不是如素還真只餘十四天的生命,可以這般輕視生命不顧自身安危,為了九天驚虹的現世就更該思慮週詳。

陵軒
04-11-06, 08:41 PM
※回應 凌幽幻翼 在 11-06-2004 07:4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四無君或許一直到名劍現世才會看到金子陵出現~~
>所以,若是沒有手札,四無君的下一步~~~
>必定抓正道之人為人質,逼迫金子陵在鑄劍完成前現身~~

戲裡可曾強調過何時鑄劍是最佳時機?若是四無君真的無聊到抓了人質,金子陵就非得一定要當下馬上完成九天驚虹嗎?能成就一把好劍是在於地點的問題,“劍之鑄造過程必須在極陽之地近日峰”,臨時抽身而退再找適當時機有何不可?

>讓四無君得到手札,
>一來讓四無君陷入手札的謎題中,無暇針對正道,

不,留下手札真的是多餘的舉動,等於是告訴四無君我人在那裡。

>當金子陵與冰川孤辰對戰時,
>一開始對於名劍鑄成的時間尚在他預估之中~~
>然而,接下來的天象使他知道名劍已經無法趕上~~
>為何不先離開?

其實我與姆仔所講述的重點並不相同,我一直強調都是手札的問題。

古力菲斯
04-11-07, 12:32 PM
※回應 細草微風岸 在 11-07-2004 11:19 AM 所發表的文章:
>金子陵那一段草也看不太懂~
>不過還有一個疑問是~為什麼四無君不另外派人去近日峰打架~
>而只是擾亂天時??

四無君並不知道真正的鑄劍地點是在近日峰,

他被金子陵誤導誤以為地點在不歸路,

所以刀王才會去不歸路要殺金子陵,

擾亂天時是為了以防萬一,防止萬一金子陵現身的地點若不是鑄劍地點,

也可以讓九天驚虹鑄劍失敗。

古力菲斯
04-11-07, 07:49 PM
我來談談自己對金子陵最後一計的看法。

其實我覺得金子陵佈下的這最後一計,是挺失敗的,
首先留下手札讓四無君找到,這就不夠聰明,
因為以四無君多疑的個性,留下手札雖然可以讓四無君將焦點放在自己的身上,
好讓絕鳴子、認吾師可以安全、專心在鑄劍的上面,
但留下手札卻也讓四無君起了警戒,

「要是留下手札是為了故佈疑雲,那金子陵現身的地點,豈就不是真正鑄劍的地方?」

而既然可能不是真正鑄劍的地方,那麼四無君當然得做下備案,來防止九天驚虹的現世,
而當金子陵單身現身不歸路,更加深了四無君的猜測,
九天驚虹是何等的重要,若不歸路真是真正的鑄劍地點,
那怎有可能只有金子陵一人,而沒有其他的人來護劍?
所以此時四無君更加確定不歸路不是真正的鑄劍地點,
因此才會有望月天狼破壞天時的舉動,
造成九天驚虹未能如期現世,破壞了金子陵的全盤大局,
然而金子陵在知曉天時已經錯過的時候,
卻沒有採取退守的策略,反而是莽撞的在兵器相差懸殊的情況下一輪猛攻,
這才是造成金子陵之死的主因,
就是他放棄的太早了!
計畫失敗又如何?劍可以再造,命卻只有一條,
但是金子陵卻選擇了要和刀王一較高下,抱著一點的遺憾離開人世間,
其實金子陵的計畫本來就不夠完善,甚至可以說是破綻連連,
但是金子陵之所以死,不是因為刀王的勇猛,也不是四無君的睿智,
而是死在自己的一時衝動之下。。。

(☉_☉)y
04-11-07, 08:19 PM
※回應 古力菲斯 在 11-07-2004 07: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來談談自己對金子陵最後一計的看法。
>其實我覺得金子陵佈下的這最後一計,是挺失敗的,
>首先留下手札讓四無君找到,這就不夠聰明,
>因為以四無君多疑的個性,留下手札雖然可以讓四無君將焦點放在自己的身上,
>好讓絕鳴子、認吾師可以安全、專心在鑄劍的上面,
>但留下手札卻也讓四無君起了警戒,
>「要是留下手札是為了故佈疑雲,那金子陵現身的地點,豈就不是真正鑄劍的地方?」
>而既然可能不是真正鑄劍的地方,那麼四無君當然得做下備案,來防止九天驚虹的現世,
>而當金子陵單身現身不歸路,更加深了四無君的猜測,
>九天驚虹是何等的重要,若不歸路真是真正的鑄劍地點,
>那怎有可能只有金子陵一人,而沒有其他的人來護劍?
>所以此時四無君更加確定不歸路不是真正的鑄劍地點,
>因此才會有望月天狼破壞天時的舉動,

不管金子陵有沒有現身,望月天狼都會阻礙天時。
這點四無君並非臨時才決定。

金子陵的失策,在他沒能預料四無君的手下有能力阻礙天時。


>造成九天驚虹未能如期現世,破壞了金子陵的全盤大局,
>然而金子陵在知曉天時已經錯過的時候,
>卻沒有採取退守的策略,反而是莽撞的在兵器相差懸殊的情況下一輪猛攻,
>這才是造成金子陵之死的主因,

不歸路、不歸路,不歸路上人不歸。
不歸路的地形不利於逃跑,再者,能否脫出超級殺手刀王的截殺也是個問題,
當然,金子陵本身的性格也佔了很大的因素。

(個人主觀意見:
實際上,在一天一夜的對決後,雙方的精神都被逼到最緊張的狀態,
一旦有了逃跑的意念,鬥志必然降低,活命的機會說不定反而會比較小。)

如果逃不掉然後被殺,金子陵才真的破格嚴重。

素問
04-11-08, 06:09 PM
※回應 古力菲斯 在 11-06-2004 07:29 PM 所發表的文章:
>金子陵本來就是因為天時之差所已失去理智啊=.=||
>我文章有打的那麼爛讓你會錯意喔.... :14:
應該說是上文下意的問題..
你的說法在我看來似乎是將重心擺在刀王與金子陵這兩人的打鬥上.
所以囉,如你說的...我會錯意了.呵呵!
不過有了怒氣不代表金子陵在此事考量上是失去理智的.
也就是說,定計在前,決鬥在後!
您所說的:因怒火而失去理智的莽夫或無法接受失敗的自傲者等言.
其實都已經是以結果來論斷了!
在未行動前,事件過程的情緒如何能影響到定計之時?
就算金子陵真有為天時之差而失去理智,那也是後來的事,
與決定計策的當時是沒有關係的,
那麼這能說在整個事件決策上,金子陵是智缺嗎?
自然的..
我在解讀您的文意上,會以為您是說著金子陵對上刀王的心情,而非針對"天意".

>倒不是說一定要打絕對勝利的戰爭,而是凡事都有一個底線,
>既然計畫失敗,那首要之事當然就是明哲保身為要,
這裡的說法怪怪的....
未施行之前,如何知曉計劃一定是失敗的?
計劃失敗了,又要如何明哲保身??
如若金子陵與刀王決戰,為得就是等待驚天九虹現世,
那麼決鬥的失敗終點應該算在哪兒?

>更何況金子陵正是因為鬼陽六斬厄和沾血冰蛾太過強大,才製造九天驚虹的,
>而如今九天驚虹未能如期現世,金子陵手上剩下廢鐵一把,
>卻莽撞的硬要在兵器高低懸殊之下分出高下,這不是無智是什麼?
我記得金子陵與刀王的決鬥,所為的不是"分出高下"吧?
"無智"究竟是要怎麼看??
在金子陵的估算裡,天時若至,九天驚虹現世將不是問題,
也唯有此機會才能將刀王引出那個幻塔,
若天意順人心意,那麼此戰的結果將是金子陵砍廢了那把刀.大挫四無君銳氣.
怎麼能因結果失敗了,便說金子陵無智?
>不是只能打絕對勝利的戰爭,而是不該打毫無勝算的戰爭啊!
未戰爭之前,"勝算"都只是一方之辭.根本沒有什麼絕對性可言.
在未知結果前,你又怎麼推知金子陵的那戰是毫無勝算的?

>但金子陵本就是屬於思慮縝密,知進退、明取捨的先天智者型人物,
>然而卻在該退時不退,這就有損它的人物形象...
"該退時不退??"
我怎麼覺得越來越難理解你的思維了? :14:

這該退之機是指什麼??
"退"又是指什麼?????

素問
04-11-08, 10:57 PM
※回應 陵軒 在 11-06-2004 08:37 PM 所發表的文章:

>小姐,妳若是要這樣講的話,那妳的素還真也是文武雙修啦,那還界定什麼文生、武生?
(素還真一直都是文武雙修的不是?呵呵~)
所以我個人的想法是"無須去界定角色的文生或武生身份".

>手札內容是什麼我已經找不到原文了,但有人摘錄了這段話“逍遙子得到金子陵的鑄劍手札,交給四無君,四無君從中研究出金子陵練劍之所在必定在不歸路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四無君心機很重,他朝著正反兩極端的鑄劍場地下手,為的是以防萬一。
>第一次青泓現世時金子陵裝瘋,當時有多少人虎視眈眈他不是不知道,第二次鑄劍引導四無君找上門,怎能在真正的名劍現世時反而少了防範?而那些正道人士事後每個人都不知金子陵下落,那四無君又豈能在沒有提點的情況下找到金子陵所在地?這也就是我一直強調無需多此一舉留下手札的意思。
說實在的,劇情細節我已經記得很模糊了..
只依稀記得金子陵的手札是在牆壁的夾縫中找到的.(一種很隨興的藏法.)
而找到之後,四無君等人有著什麼種應變方式,在我看來都是金子陵所導引的..
妳說是四無君為防萬一,所以陰陽雙極地皆納入四無君搜尋的範圍.
這不如說是金子陵特意讓四無君解讀手札之謎.
也就是我之前説到的,手札的用處在於計算四無君的行事時間...

金子陵為什麼要留下手札?
當四無君動向不明時,他會有什麼種做法,金子陵很難預測...
妳能很明白且篤定的說:"四無君一定找不到金子陵的所在地嗎?"
若心態上是安逸於四無君對藏匿地點的一無所知,
很有可能一有突發的狀況便處於挨打狀態,甚至無力扭轉劣勢..
那倒不如拋棄現有看似的優勢,轉而將局面做一定程度的明朗化,
這麼一來事件的主導權落入了己方之手,他方再有什麼動作,
大抵上也不脫自己算計的範圍.
所以說手札之事並不算多此一舉!

>妳說了最需要是時間,冥界天嶽有多少人馬,若是如第一次時埋下諸多兵馬,那麼這牽制的作用是金子陵獨身就能應付的?又,金子陵如何能算得出只有一個刀王會出現不歸路?也就是說一切都是未知數,他可不是如素還真只餘十四天的生命,可以這般輕視生命不顧自身安危,為了九天驚虹的現世就更該思慮週詳。

四無君首要針對的不是拿下金子陵的命!
他要的一直都是毀去九天驚虹的鑄成~
也就是說,四無君不可能把大批兵力投注在金子陵身上.
如若天時順意,那麼結局就要改寫了...
在結果未明前,不歸路的戰役又怎麼算是輕率生命?

素問
04-11-08, 11:25 PM
※回應 古力菲斯 在 11-07-2004 07: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然而金子陵在知曉天時已經錯過的時候,
>卻沒有採取退守的策略,反而是莽撞的在兵器相差懸殊的情況下一輪猛攻,
>這才是造成金子陵之死的主因,
>就是他放棄的太早了!
>計畫失敗又如何?劍可以再造,命卻只有一條,
>但是金子陵卻選擇了要和刀王一較高下,抱著一點的遺憾離開人世間,
我記得金子陵一直都是邊打鬥邊等著天忌捧劍來到.....
怎麼說金子陵是選擇與刀王一較高下?????
打鬥開始了,又怎會是你一方喊停,他方就跟著停手這回事??

怎麼?金子陵跟天忌他們有手機可以通訊喔?
模擬情景如下.....
"S.T.O.P"金子陵大聲的喊著.一臉陪笑道:"我先打個電話嘿...架可以少打,話可不能少講."
(金子陵的手機鈴聲響起.........響著...再響著...在幾乎要進入語音信箱時,終於通了..)
天忌滿臉爆汗的接起電話:"喂..喂.."(因為鑄劍鑄到手幾乎舉不起手機了..)
金子陵:"我已經退守了,劍不用送來了."
天忌:"好的,那我不過去了唷,你可要逃快點.祝你幸運."
金子陵:"放心好了,我可不想抱著遺憾離開人世."

然後跟刀王一起用手機拍個大頭貼之後,金子陵就瀟洒的離開了不歸路....

>其實金子陵的計畫本來就不夠完善,甚至可以說是破綻連連,
僅差天時而已,怎會搞到後來變成計畫破綻連連?O.o?
九天驚虹不是沒有鑄成,只是鑄成的時間延後了...
我不太懂"劍可以再造"的意思是什麼?????

陵軒
04-11-08, 11:44 PM
※回應 素問 在 11-08-2004 10:57 PM 所發表的文章:
>(素還真一直都是文武雙修的不是?呵呵~)
>所以我個人的想法是"無須去界定角色的文生或武生身份".

生、旦、淨、末、丑是布袋戲人物的區分,素還真是文生。算了,這不是重點。

>金子陵為什麼要留下手札?
>當四無君動向不明時,他會有什麼種做法,金子陵很難預測...
>妳能很明白且篤定的說:"四無君一定找不到金子陵的所在地嗎?"
>若心態上是安逸於四無君對藏匿地點的一無所知,
>很有可能一有突發的狀況便處於挨打狀態,甚至無力扭轉劣勢..
>那倒不如拋棄現有看似的優勢,轉而將局面做一定程度的明朗化,
>這麼一來事件的主導權落入了己方之手,他方再有什麼動作,
>大抵上也不脫自己算計的範圍.
>所以說手札之事並不算多此一舉!

有點矛盾,妳若是想強調留下手札是能令金子陵掌控局面,進而了解四無君的動向,那麼這策劃裡可曾預留自己的後路?戲裡呈現的不過就是由三個人區分兩地各自進行自己的事,並沒有事先做出任何的防範措施,妳怎知將範圍縮小就能應付突發狀況?既是不明朗的事,就只有三個人如何將事情處理完善?手札導引四無君反倒將時間給縮短了,鑄劍最需要不就是時間?能拖得一時是一時。

>四無君首要針對的不是拿下金子陵的命!
>他要的一直都是毀去九天驚虹的鑄成~
>也就是說,四無君不可能把大批兵力投注在金子陵身上.
>如若天時順意,那麼結局就要改寫了...
>在結果未明前,不歸路的戰役又怎麼算是輕率生命?

拿下金子陵的命還需擔心神劍會現世嗎?第一次的鑄劍情況妳忘了?四無君沒設下大批人馬嗎?連龍魁海都在一旁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第二次鑄劍時難保不會有相同情況發生,只是四無君才派刀王一人前往而已。妳不是說別依結果論?那誰能知道當有人明白確切地點時,這過程會有多少人搶奪神劍?前後兩次的防範可真是天差地遠。

天羽
04-11-18, 12:28 AM
※回應 陵軒 在 11-08-2004 11:44 PM 所發表的文章:

>生、旦、淨、末、丑是布袋戲人物的區分,素還真是文生。算了,這不是重點。
>有點矛盾,妳若是想強調留下手札是能令金子陵掌控局面,進而了解四無君的動向,那麼這策劃裡可曾預留自己的後路?戲裡呈現的不過就是由三個人區分兩地各自進行自己的事,並沒有事先做出任何的防範措施,妳怎知將範圍縮小就能應付突發狀況?既是不明朗的事,就只有三個人如何將事情處理完善?手札導引四無君反倒將時間給縮短了,鑄劍最需要不就是時間?能拖得一時是一時。
>拿下金子陵的命還需擔心神劍會現世嗎?第一次的鑄劍情況妳忘了?四無君沒設下大批人馬嗎?連龍魁海都在一旁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第二次鑄劍時難保不會有相同情況發生,只是四無君才派刀王一人前往而已。妳不是說別依結果論?那誰能知道當有人明白確切地點時,這過程會有多少人搶奪神劍?前後兩次的防範可真是天差地遠。

當阿四看過手札內容後 就猜出阿金鑄劍地點有3:近日峰.棄顱潭.不歸路
而且肯定阿金是在不歸路鑄劍 基本上憑手札內容而明白的只有天嶽的人而已
所以阿貓阿狗是不會出現的 況且阿四也說了有人期待和阿金一戰˙˙˙刀王
原本留下手札就是預謀 最終就是要幹掉刀王的 可以說是萬事皆備只欠東風˙˙˙時間
然而阿四也非普通人物嚕 所以改變天意使得鑄劍成功的時間延長 結果終究不如阿金預期那樣KO刀王 :13:

寒星
04-11-18, 09:18 AM
※回應 天羽 在 11-18-2004 12: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當阿四看過手札內容後 就猜出阿金鑄劍地點有3:近日峰.棄顱潭.不歸路

報告
是近日峰,不歸路,陰陽兩隔日月昏...............

>而且肯定阿金是在不歸路鑄劍 基本上憑手札內容而明白的只有天嶽的人而已
>所以阿貓阿狗是不會出現的 況且阿四也說了有人期待和阿金一戰˙˙˙刀王
>原本留下手札就是預謀 最終就是要幹掉刀王的 可以說是萬事皆備只欠東風˙˙˙時間
>然而阿四也非普通人物嚕 所以改變天意使得鑄劍成功的時間延長 結果終究不如阿金預期那樣KO刀王 :13:

陵軒
04-11-18, 10:57 AM
※回應 天羽 在 11-18-2004 12: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當阿四看過手札內容後 就猜出阿金鑄劍地點有3:近日峰.棄顱潭.不歸路
>而且肯定阿金是在不歸路鑄劍 基本上憑手札內容而明白的只有天嶽的人而已
>所以阿貓阿狗是不會出現的 況且阿四也說了有人期待和阿金一戰˙˙˙刀王

閣下的說法已是結果論。
手札只是個引線,有誰會尋找得到根本就是個未知數,而且拿到手札的人是逍遙子,他會交予天嶽不過是順水推舟,他可不是天嶽之人,正是您口中所謂的阿貓阿狗。

另,誰期待與金子陵一戰與金子陵的策劃中的估算並無多大衝突,本來就是能確定會有人為奪神劍而來。

>原本留下手札就是預謀 最終就是要幹掉刀王的 可以說是萬事皆備只欠東風˙˙˙時間
>然而阿四也非普通人物嚕 所以改變天意使得鑄劍成功的時間延長 結果終究不如阿金預期那樣KO刀王 :13:

金子陵若真想除掉刀王不會拿著一把與風雅之狂差不了多少等級的青泓與之抗衡,也就是因風雅之狂的斷折才令金子陵想鑄造九天驚虹,然則手札的導引至使對方縮短尋找的時間不就是金子陵的失策?我想我意思講的很明白了,就是在這計策上金子陵做的並不完善,為何會拿第一次青泓現世時做比較,為的就是強調這次事前的預防做的太少(其實根本是沒盤算過),才導致金子陵的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