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想坐這個位置前,應該要先學會怎樣愛人─談(槐破夢)(殊十二)



煦陽
12-05-19, 02:01 PM
這是一對很可愛的兄弟,彼此都自稱自己是哥哥,一個仗著自己比較早有意識,一個憑著自己先從娘胎出來,常理上是哥哥在管弟弟,說穿了,就是兩個都不想被管,卻都想管人家,一個認為對方的想法太天真了,所以他想管,一個認為對方的手法太極端了,所以更該被管,於是這一對聖魔雙子的故事,就此拉開序幕。

參與聖魔雙子的故事人物當然不只這對兄弟,競豹兒、紅流邪少、騶山棋一、鬼覺神知、劍之初、與素還真等等,也都加入這故事的演繹中,不過主角只有一個,就是弟弟槐破夢,其他眾人包括哥哥殊十二,都是在槐破夢這段起伏人生中的一個映襯或指引。

聖魔雙子和一般的孩童不同,他們長大的速度很快,才一個月,就從嬰兒長大成少年的模樣,小時候的槐破夢是很可愛的,但嘴巴也很毒的,實在覺得劍之初的脾氣實在是太好了,否則遇到這種小孩的頂嘴,不一巴掌先賞過去警告才怪(但是否也因如此縱容才導致後來一發不可收拾?),小槐破夢的口氣很傲也很狂,他小小年紀就想做一番大事業,為了得到那個位置,他捨棄身旁的一切,殊十二斥他在母體時就不顧母親的生命安危,極力吸收母親的功體,對於父親則是充滿鄙視與無奈混雜的心情,他之所以願意接受魔城的幫助,除了要醫治舊疾來保命外,另一方面也是要藉此擺脫劍之初的生活環境,他的目標很明確,所以他後來會背叛魔城,我不覺得意外,因為魔城也只是他想坐上那個位置前的一個階梯而已。

論起戰功或經驗,槐破夢不被魔城眾人所服是意料中的事,最嚴重的是他的背叛,這是他坐上這個位置後面對到的第一個難題,然而槐破夢是清醒的,他並沒有被這個王座假象沖昏了腦,所以他聘請一代智者騶山棋一下山來輔助他的王朝,但他卻容不下殊十二,因為他認為他所欠缺的,騶山棋一都補足了,王朝中不需要有殊十二的位置,事實卻正相反,後來競豹兒願意歸隊,就是殊十二的苦心,到底槐破夢缺了殊十二什麼,也許從競豹兒這個旁觀者的決定中,我們可以開始了解一二。

我很喜歡競豹兒這個孩子,他豪爽無心機,忠心而不惜拋灑熱血,他坦言他不喜歡槐破夢,是因為槐破夢的心機與手段嗎?可是殊十二也是用心計誘惑他也要喜歡槐破夢,可是他卻覺得很爽,喜歡上殊十二,這其中弔詭的地方,後來從『詭譎神知』的口中獲得答案,我不是打錯字,我是故意打成這樣,因為這隻老蟲就是如此,我很討厭這隻老蟲,在一次槐破夢重傷被殊十二所救,他趁機要在槐破夢的身上也注入七曲蟲,幸好後來被殊十二及時阻止,我雖厭惡這隻蟲,但我卻無法反駁他後來所說的話:『讓他與你同樣,受著七曲蟲折磨的痛苦,才能磨去他的稜角,這個驕傲過人的槐破夢。』一句話說破了一切的迷思,槐破夢眼中只有那個位置,卻不願去看到他身邊有多少人在保護著他,他才能走到今天,尤其是殊十二,在一人一蟲的對話時,槐破夢其實已經醒了,他聽的很清楚,心中也很複雜,我相信槐破夢後來真心願意接受殊十二,進而珍惜競豹兒與紅流邪少,這就是開始的契機,他的真心付出也獲得回報,紅流邪少後來願意用己之命救彼之命,而當他不惜生命再用忽雷琴救殊十二時,競豹兒很想搶下自己來彈,也許動作有些滑稽,但這孩子就是想保住雙子的性命,這也證明槐破夢已真正收服了競豹兒的心,我忘不了競豹兒粉碎死前的那段話,我更忘不了槐破夢看見競豹兒破碎遺物前的那種痛與傷,槐破夢長大了,他懂得珍惜與愛人了。

可惜槐破夢終究是人不是神,他最終還是敗在自己的那一關,當他知道這一切悲劇都導源於這位天下首智騶山棋一時,他憤怒,他痛心,他更應該做驅逐,槐破夢不是像血靈魔尊那種傻子,今天騶山棋一可以如此狂妄,一半的責任也是源於槐破夢,因為他對她十分的信任,若原因止於此我還能體諒,是騶山棋一太混帳辜負了這份信任,但更深一層卻是槐破夢對騶山棋一那份畸形的愛,最後他還是留下她,那競豹兒的冤屈又要向誰控訴!看到這裡,我知道他還沒成熟到可以做一位真正的王者,王者要明辨是非還要能不被私情牽制,這一點,雙子都沒有做到。槐破夢對棋一是滿分的愛,可是棋一對槐破夢呢?棋一的極端最後只為她帶來這樣一段話:『妳問我恨妳嗎?不,我不恨妳,只是希望從來不曾遇見妳。』你說這是因為槐破夢五感漸喪而答非所問嗎?不然,從他後來和素還真聯手設計棋一時可知,他太了解棋一了,所以此時的他,太恨棋一了,也太恨自己了。

騶山棋一的特立獨行,刺激槐破夢心中另一個不願曝露的心田開始萌芽,他感到孤獨與無力,縱然他不斷掩飾,可是殊十二則是一清二楚,對於他被殊十二硬拉去見劍之初那種傲嬌的行為,我不禁會心一笑,他真的還只是個孩子啊!他恐懼不願面對,他心中一直有個瑕疵,認為自己不如殊十二,所以劍之初都只在乎殊十二,所以他要變強,變得偉大,讓劍之初看得起他,讓別人也都看得起他,無奈一次次在武學上被殊十二所敗,在戰事上又被聯軍所敗,他更無顏去見他的父親了,當聽到劍之初是先叫他的名字時,他有些恍神了,這是第一次他們父子三人可以如此平和的分享心事,但也是最後一次,有時想想,為何這三個人的個性都要這麼彆扭,早說開了何必去繞這些折折彎彎。但一切都太遲了,悲劇的遠因已種下,天命的代價來到了,槐破夢再度用忽雷琴救治殊十二,生命被逼到盡頭,也許我們會說不可能,但在他們兩兄弟祭拜髐易和時,槐破夢說了:『如果有一天,咱們兄弟受種種因素影響而分開,那請你不用掛念太多,因為吾必是找到更能體悟生命的方式了。』對比後來他對素還真與殊十二的泣訴,了解這時候他的生命已經不久長了,但少了傲氣保有傲骨的他仍不願說出實情,他只說他已另有嚮往,事實上已是一種暗示的訣別,是的,訣別,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拒絕騶山棋一。

終究還是臣服在心中最深的那股愛啊,尾聲當騶山棋一玩火自焚時,槐破夢榮用身上最後的生命力量救了她,並且不惜帝王之尊跪在素還真面前請求放她一馬,他知道棋一能夠呼風喚雨是因為有槐破夢這個防火牆,牆倒了棋一就沒有任何依靠了,如今他能做的,就是為她保全她生命而已,就這樣而已,旁觀的我們為槐破夢泣罵說他傻,為這種女人不值得,但愛情會問值得嗎?槐破夢性子剛烈,同樣騶山棋一也是這樣剛烈的人,槐破夢不服他的父親,騶山棋一也不服他的師父,兩人人生所計較的,其實都是這麼微不足道的事,友人說,槐破夢與棋一的相愛,是一種戀母情結的釋放,若真如此,騶山棋一與玉辭心有何種相似之處?堅持吧,都為了一個自我的理念。

喜歡殊十二的朋友們不服槐破夢是為了救殊十二才讓自己走向死途,就算我們不想,但殊十二也一定會這麼想,因為他是殊十二,對比之下,槐破夢的野心是要將天下納為己有,而殊十二就顯得太過渺小了,他祈求上天的事很簡單,就是讓他有一個家,從小破夢在劍之初身邊無憂無慮地長大,而他卻是在心裡變態的鬼覺神知身邊成長,還被種下七曲蟲之毒而受虐,因此他好想要有一個完整的家,真正愛他的家。他已經沒有機會去救回玉辭心,但他有機會拉回槐破夢,一方面知道槐破夢的心結,一方面也是對槐破夢的疼愛,明知何對何錯,但還是順了槐破夢的意願做下去,希望有一天他能心滿意足後回到他們的身邊,故無辜生命因他而逝去,他難辭其咎,上天最後做出裁量,最終他只能抱著忽雷琴回去與劍之初相聚,當我看到玉辭心的靈魂出現時,我痛哭,為何當初兩兄弟一起回來時,上天不讓他們真正的一家團聚,為何總是少一人,難道『破鏡難圓』真的是這個江湖的詛咒嗎?我們責怪槐破夢,認為你怎麼可以自私地隨棋一而去,隱瞞不是理由,我們疼惜槐破夢,因為他最清楚殊十二會把所有罪過往身上擔,所以他寧願讓殊十二以為他任性,自私自利又為自己,無奈槐破夢心思縝密卻百密一疏,他會寧願斷臂也要追逐棋一,同樣殊十二也會天涯海角為他而追尋,當我們私心希望殊十二能夠不要再去在乎槐破夢而能擁有自己的人生時,反而是對十二更加的凌遲,因為這是他一直以來唯一能活下去的一種心願,他都願意讓他最不想再見到的棋一陪著槐破夢在碎雲天河長相廝守,他就是想要破夢回來啊!他的心病,就連他的父親也無法相助,只能在鍛鍊他的歲月中,關心而防他走火入魔。

看著忽雷琴上的血,劍之初想必已經明白槐破夢永遠不會回來了,但他明白殊十二已到崩潰極限,他不能說,只能用鼓勵來掩飾傷口,起初我很恨他,一個只會釣魚而逃避責任的人,後來我了解,他是多麼希望能夠打開槐破夢的心防,真正的來和他說出心裡話,現在他又必須為了殊十二強忍悲傷,我不恨他了,他的傷,比誰都深。當劍之初隱藏時,素還真彷彿變成槐破夢的第二個父親,素還真很關心槐破夢,因為他彷彿看到當年的素續緣,當槐破夢生命之火即將熄滅時,他對素還真說出了真正心中的話:『我一生,想要把握的東西太多,一項都不願放,導致到最後亂成一團,模糊不清。』他的眼淚,對素還真也對殊十二,一種無盡的悔恨,當初他汲汲營營所追求的一切,原來才是將他作繭自縛的元兇,他終於明白真正的幸福應該在哪,就在殊十二、劍之初與玉辭心互相擁抱的那裡,他伸出手想碰也碰不到了,眼淚是熱的,周圍是冰的,現在在他身邊的,只有無窮盡的黑暗,陪他懺悔。『不管未來的變數為何,請你記得,我愛父親也愛你,如果可以,我決不讓你們傷心。』一言道盡,圓滿了十二渴求的願望,也說出破夢心中的覺悟,弟弟總喜歡反駁著哥哥,哥哥卻總是想著辦法保護弟弟,無論是喜是悲,胤天皇朝的故事到此徹底畫下句點,未來的故事,已經是新的篇章開演了。

執起好久未動的心緒,因為他讓我感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