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狂刀簡略劇情(十)



凌幽幻翼
12-03-25, 05:04 PM
霹靂狂刀(十):玄機盒



七彩雲天之下,邪光閃閃,魔氣穿梭,鬼王棺力敵表象意魔、形而上,交手數十回合,鬼王棺面對二人夾攻,漸趨敗勢。就在此時,一旁觀戰的百里抱信有了主意,抬起右手輕輕一揮,一道寒光疾射而出,形而上中掌,身首分離。表象意魔發現有人暗助鬼王棺,立即下令撤退。
鬼王棺請相助之人露面,百里抱信走出來,指鬼王棺若不想惹上麻煩,就隨他離開。鬼王棺略略思考之後,跟著百里抱信離開。
二人離開不久,聖童趕到,但明白自己慢了一步,鬼王棺已經不見。聖童觀視形而上的屍體,發現死於儒家的殺人筆法『行雲流水』,五儒生有人到過現場。聖童心想現在追也追不上,不如回七彩雲天再做定奪。

百里抱信與鬼王棺走了一段路程,鬼王棺不明白援助的用意,百里抱信回答說鬼王棺很有潛力,他希望鬼王棺能加入合修會。鬼王棺目前不想加入任何組織,百里抱信表示不會勉強鬼王棺,不過他強調個人的力量永遠勝不了群體的力量,三途判只剩下鬼王棺一人,而鬼王棺所要面對的不僅是素還真、一頁書、歡喜佛這班人,甚至連魔界的同志也倒戈相向,因此鬼王棺的處境是四面楚歌,步步危機。唯有合修會是鬼王棺避難的港口,如果放棄,鬼王棺只有在狂風暴雨的大海中沉浮,隨時都有溺斃的可能。
鬼王棺不以為然,他目前雖然危機四伏,但無拘無束,來去自如,一旦加入合修會,宛如飛鳥入羅網,永遠脫不了身,永遠沒有自由可言。百里抱信冷笑一聲,他說有生命才有自由,沒有生命,談什麼都是多餘的。鬼王棺認為合修會雖然可以給他暫時的安全,但他卻失去永遠的自由,但放棄必須的自由而求得暫時安全的人,結果既失去自由又得不到安全。百里抱信指出,世間有很多事情,理論與實際相差甚遠,過幾天他還會再來找鬼王棺。
百里抱信離開後,鬼王棺認為找一處隱秘的地方勤練《九龍菩提經》才是目前重要之事。

===========

三聖佛與素還真、歡喜佛來到千層石室外,天象大如還是覺得不妥,歡喜佛說有他、素還真與地藏大如擔保,有何可慮?天象大如便拿出鑰匙開啟千層石室,眾人依序進入,走在後面的歡喜佛感覺背後有熱氣,轉頭一瞧,發現地藏大如雙手聚足真氣。地藏大如說他在預防萬一,因為要對慈海渡者的安全負責,歡喜佛想想也對。

石室內,慈海渡者面壁思過,見到天象大如眾人進入,覺得奇怪,因為他懺悔的時間尚未結束。天象大如說因為素還真有事情要問慈海渡者,所以才會帶素還真、歡喜佛前來。素還真想向慈海渡者請教有關合修會的問題,但慈海渡者卻回答一概不知。
歡喜佛覺得疑惑,因為慈海渡者曾是合修會一員,怎麼會一無所知呢?慈海渡者認為這個問題會替他帶來殺身之禍,因此請諸位替他著想。天象大如見慈海渡者決心脫離庸俗的武林生涯,便要素還真、歡喜佛尊重其決定。
素還真、歡喜佛聽天象大如這樣表示,便不再強求,準備走出石室,慈海渡者突然叮嚀素還真記得打開『天機盒』,素還真點頭,離開了石室。走在最後面的地藏大如,利用眾人沒有注意之際,丟出一顆藥丹,然後跟著離開。

七彩雲天,歡喜佛說白走一趟,慈海渡者對合修會的內幕隻字不提。地藏大如認為縱使慈海渡者曾是合修會一員,但可能不清楚組織的秘密。素還真對於慈海渡者臨走前交待他打開『天機盒』的用意,感到不解。歡喜佛明白『天機盒』是葉小釵在天鏡台發現的,便要素還真打開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聖童來到,阻止素還真打開,表明此時此地不適合打開『天機盒』。歡喜佛不明白為什麼不能打開,因為七彩雲天是最安全的地方,沒有人敢來此地撤野,更何況還有聖童坐鎮。聖童謙遜一番,他說世局如何演變,無人可知,而且在七彩雲天裡面還有合修會的細作。歡喜佛一驚,想知道是誰?聖童說合修會的細作就在現場之人裡面。歡喜佛嚇一跳,聖童說沒有實際的證據,他不便指認,但內心有數,等到鬼王棺就擒,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地藏大如向聖童請命,讓三聖佛下山擒捉鬼王棺。聖童卻說歡喜佛與一頁書可以勝任這項工作,並命令三聖佛不准離開聖佛巖一步!三聖佛躬身領命。歡喜佛立即前往雲渡山找一頁書,一起合作捉鬼王棺。聖童則想跟素還真單獨聊聊,便帶著素還真離開。
三聖佛面面相覷,心裡都有不滿,地藏大如首先發難,不明白聖童為何不派三人去捉鬼王棺,難道三人的能力不夠?人海大如冷笑一聲,他說難道地藏大如聽不懂聖童的意思嗎?聖童是認為合修會的細作就在三人之中,所以才會不准三人離開聖佛巖。天象大如覺得聖童真是藐視三人,未有合修會之前就有三聖佛,三人怎麼會是合修會的細作!
地藏大如見時機成熟,便指真正的細作就是聖童。天象、人海二大如一怔,天象大如認為地藏大如這句話非常嚴重!地藏大如指出,聖童突然而來,他們對聖童的身世、背景一無所知,每次詢問到聖童的身世,聖童總是無法回答而搪塞過去,甚至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每個人皆有其根源,聖童不敢提及必有原因。地藏大如冷哼一聲,他認為聖童自稱不知名,是為了掩人耳目,而且聖童第一次出現在七彩雲天,是為了《九龍菩提經》,而早期合修會派慈海渡者臥底,也是為了菩提經,直到任務失敗,才二度出奇招,派不知名前來。地藏大如覺得懊悔,他認為當初推舉聖童執掌聖佛巖,就是一大錯誤。
天象大如與人海大如陷入深思,地藏大如見狀,進一步指出,鬼王棺帶亂世狂刀的屍體來到七彩雲天,揚言要找聖童,這是為什麼?因為亂世狂刀臨死之前,向鬼王棺透露出兇手是誰,鬼王棺覺得有利可圖,才會千里迢迢帶著狂刀屍體來聖佛巖,準備與聖童交換條件,只要聖童答應便替其掩蓋秘密。地藏大如認為亂世狂刀死在佛門的『磐若金剛掌』,聖童的嫌疑有多少呢?
天象大如已經被說動,他也感覺疑惑,那一天聖童為何無緣無故離開聖佛巖?地藏大如表示自從不知名接掌聖佛巖之後,三人就被帶入五里霧中,茫茫渺渺,他提議三人應該聯合將不知名逐出聖佛巖。天象大如遲疑了一會,詢問人海大如的意思,人海大如覺得聖童的嫌疑很大,而且三人不該讓一名不明來歷的人掌管聖佛巖。天象大如同意將不知名逐出七彩雲天,立即要向不知名傳達三人的決定。地藏大如阻止,他認為不該操之過急,應該等素還真離開七彩雲天再採取行動,免得素還真在不明情況之下,與不知名聯手向他們反擊。天象大如、人海大如同意這個看法。

===========

万俟焉、陸慈心剛剛踏出天地門,合修會四面大旗降落,隨後出現四名蒙面人,要万俟焉、陸慈心乖乖隨他們回合修會當上賓。万俟焉說有人請吃飯很高興,但「乖乖」這二字令他很不爽!所以他們拒絕到合修會當上賓。
万俟焉一口回絕,四名合修會人員即刻動手,暗中觀戰的蔭屍人問老大是不是要出去幫忙?秦假仙說現在出去是找死,難道老弟沒見到金小開殺氣騰騰站在那邊嗎?秦假仙已經拿出『挪體超空儀』,一有不對勁就溜!
合修會之人個個武功高強,『血溶掌』、『行雲流水』、『千影鬼手』、『怒佛開膛指』等高段功夫,如排山倒海之勢猛擊万俟焉、陸慈心,万俟焉命如五鼓瑤台月,陸慈心氣似三更油盡燈。万俟焉見劫數難逃,決心犧牲自己,助陸慈心脫離險境。万俟焉一道氣掌將陸慈心送出戰圈,秦假仙、蔭屍人見狀,立即使用超空儀離開。
合修會之人欲追陸慈心,万俟焉豪氣陡升,歸北火統統發出,火雨流星般的氣功全數射出,合修會被打退。此時觀戰的金小開趁機出手,刀光閃過,万俟焉負傷被擒。合修會之人雖然沒有追到陸慈心,但捉到万俟焉也一樣。四人準備返回,這時千變萬化的聲音傳來,要金小開一同回悲山非常道。四人一怔,金小開走過來,他說沒有自己的一刀,絕不可能捉到万俟焉。万俟焉見到金小開就火大,大喊要將金小開碎屍萬段,金小開冷笑一聲,他說万俟焉沒這個機會了!合修會之人便帶著万俟焉與金小開回非常道。

秦假仙使用『挪體超空儀』救走陸慈心,但陸慈心已經昏迷。秦假仙準備人工呼吸,蔭屍人也想試一試,二人爭論誰比較帥,吵了老半天,結果陸慈心自己清醒過來。陸慈心一睜眼看到秦假仙,立刻嚇得花容失色,驚魂未定。秦假仙覺得很委曲,有必要反應這麼強烈嗎?陸慈心向秦假仙道歉,又奇怪為何她會跟秦假仙、蔭屍人在一起?
秦假仙解釋說陸慈心與万俟焉被合修會的人圍殺,万俟焉因為自知無法脫身,所以以掌氣送陸慈心離開戰圈,不過如果沒有他跟蔭屍人在現場,陸慈心最後還是會被合修會的人所擒,万俟焉的苦心就白費了。陸慈心得知万俟焉被抓之後,想要救人,但秦假仙認為陸慈心連合修會的小卒都打不過,如何救得了万俟焉?
蔭屍人突然變的很斯文,他認為此行有如飛蛾投火,自焚其身,請陸姑娘三思而行,常言道欲速則不達,小不忍則亂大謀,請陸姑娘隨他到琉璃仙境會見照世明燈。陸慈心知道師尊在琉璃仙境,卻擔心万俟焉的情況。秦假仙說就是照世明燈要他們到天地門找陸慈心,誰知發生一場惡戰,現在悲傷無益,快到琉璃仙境。

===========

雲渡山,一頁書自覺疑惑,現在天下人皆為了合修會之事而奔波,唯獨他一人在雲渡山清閑,這樣是否有失當年笑盡英雄之風采?這時候,百里抱信來到雲渡山,自我介紹後,與一頁書閒談雙方對人生態度的看法。
閒談到一段落,百里抱信聽見一頁書適才的感嘆,他認為一頁書來到苦境的目的是剷除三途判,消滅三途判,至於合修會的事情跟一頁書沒有關係,所以沒有必要分心。一頁書眉頭一皺,他認為從百里抱信的話意,表明百里抱信是合修會的人。百里抱信輕輕一笑,指一頁書將朋友當成敵人了,他只是希望一頁書將對付合修會這種替天行道的事情讓給他。一頁書以二人僅是初識而已,如何分辨是朋友還是敵人?百里抱信決定送一頁書一份禮物,便拿出一封信交予一頁書,並說二人會再見面,然後離開雲渡山。
一頁書打開信,裡面寫道:「鬼王棺藏身不歸路。」

===========

千層石室之中,慈海渡者完成第二個『天機盒』,然後撿起地藏大如丟下的藥丹,輕笑數聲後服下,隨即七孔流出黑血,掙扎數下,倒地身亡。

七彩雲天的禪房之內,不知名提醒素還真,近期中會有人強奪素還真身上的『天機盒』,希望素還真要小心。素還真認為不如現在打開『天機盒』,如果不幸失落,至少還能明白其內容。聖童同意,素還真便打開一觀,裡面是半張地圖,他懷疑是通往合修會總巢穴的地圖。聖童說有可能,但必須看到下半張才能確定,慈海渡者曾經提及會利用面壁的機會,完成另一個『天機盒』。素還真認為慈海渡者可能已經完成了,不如去見慈海渡者一面。聖童同意,便帶素還真前往石室。

聖童與素還真進入石室,卻發現慈海渡者已經死了。聖童詢問素還真,還有誰曾經進入石室?素還真告知他與歡喜佛為了合修會的事情,曾經要求三聖佛打開石室,讓他們見慈海渡者,不過在他們離開前,慈海渡者還活得好好的。
聖童見慈海渡者是中毒而亡,便要素還真仔細搜查四周。素還真依言照做,發現到另一個『天機盒』以及慈海渡者身上有封遺書。聖童讓素還真收好『天機盒』,然後打開遺書。慈海渡者在遺書裡交待,自覺罪孽深重,雖然蒙聖童賜予自新的機會,但他認為無論怎樣的懺悔都抹不掉良心的譴責,所以決定以死謝罪。慈海渡者並提及在面壁的期間,完成了合修會支壇的分佈圖以及總壇的路線圖,只要配合上半張地圖,就能完全明白合修會,希望武林中名門正派的人士能善加利用,如能消滅合修會,他也算是功臣之一。看完慈海渡者的遺書後,聖童要素還真跟他先離開,明天他再會同三聖佛處理慈海渡者的屍體,免得三聖佛有所誤會。
誰知此時,三聖佛突然進入石室,天象大如很不滿,因為聖童將開啟石室的鑰匙交予他,卻又自己留下一支備份,現在慈海渡者死了,聖童是否要降罪於他,因為不知情的人會認為只有他能打開石室。地藏大如質疑聖童為何與如同宵小一般,與素還真偷偷進入石室?地藏大如指出,素還真是凡夫俗子,難免會有這種醜惡的舉動,但聖童身為七彩雲天的主持,為何也有這種不雅的行為?天象大如指責聖童的行為有失佛門顏面。
素還真想替聖童辯明,但地藏大如要素還真立即離開七彩雲天,人海大如表示佛門之事,不便外人參與。素還真感到為難,聖童要素還真照三聖佛的話去做,素還真無奈地離開聖佛巖。聖童指現在沒有外人,三聖佛有話就直說吧!天象大如表示三人有意罷免聖童的職位,聖童輕笑數聲,他早有離去的意思。人海大如說聖童既有離去之意,那就沒有必要大費周章了。聖童說從現在起,他叫不知名!
不知名準備離開,地藏大如警告說不准不知名再踏上七彩雲天一步,否則格殺勿論!不知名哈哈大笑,他指地藏大如愈來愈不像出家人了!便離開了聖佛巖。天象大如認為地藏大如不該有如此威脅性的言語,地藏大如指出,不知名對《九龍菩提經》的慾念不減,只有以威脅性的言語來讓其清醒,一定會替七彩雲天帶了麻煩。人海大如說幸虧沒有將《九龍菩提經》交不知名保管。地藏大如認為這段期間,七彩雲天要全面戒嚴,天象、人海二大如同意。
天象大如詢問二人,慈海渡者的屍體要如何處理?人海大如說慈海渡者雖然行為不檢,但算起來也是佛門之人,一旦無常萬事休,其罪就像其生命一樣消逝在世間,念及同門情份,就讓慈海渡者安葬在七彩雲天。地藏大如同意,便由其處理後事。

===========

不歸路,陰氣森森,令人毛骨悚然,鬼王棺正是看中此點,他認為沒有人敢來此地。鬼王棺跳進白骨骷髏井,這個一代梟雄網中人的巢穴。

井中,鬼王棺發現一張巨型的蛛網,上面盤著一隻巨型蜘蛛,鬼王棺初見時還嚇了一跳,後來靠近一看,才發現這隻巨型蜘蛛已經死了,而且枯乾。一旁的石壁刻著:「飛絲結羅網,來去黑暗中。坐鎮八卦帳,交趾一邪郎!」鬼王棺念了一遍,稱讚不失魔魁的氣勢,但逝者逝矣,現在白骨骷髏井的新主人就是他!

===========

歡喜佛來到雲渡山,一頁書詢問歡喜佛與素還真有擬出什麼對付合修會的計畫?歡喜佛說連情況都摸不清,哪有什麼計畫?歡喜佛將事情說了一遍,一頁書說自己也沒辦法改變慈海渡者的決定。歡喜佛明白,但他是為了鬼王棺的事情來找一頁書。一頁書說當初二人已經規劃好,鬼王棺是他的職責。歡喜佛說現在鬼王棺已經牽連到合修會,一頁書不解其意。歡喜佛表示亂世狂刀已經死了,一頁書聞言有些驚訝,歡喜佛說亂世狂刀被合修會的人所殺,兇手就藏在七彩雲天眾僧之中,連三聖佛也有嫌疑,天下間只有鬼王棺明白兇手是誰,因為亂刀臨時前有向鬼王棺透露這項秘密,所以抓到鬼王棺,不但一頁書的任務能完成,對於消滅合修會也有極大的幫助。一頁書說鬼王棺藏身在不歸路,便與歡喜佛前往不歸路擒捉鬼王棺。

===========

悲山非常道,南宮佈仁對万俟焉施以酷刑,欲逼万俟焉說出在天地門裡聽見的秘密。万俟焉被鋼針插住雙手雙腳,連一隻眼睛也被戳瞎,但万俟焉仍不屈服,還大罵南宮佈仁是雜種!南宮佈仁大怒,命令手下再拿鋼針過來,他要讓万俟焉眼瞎、耳聾、嘴啞!
一旁的金小開指這樣做對万俟焉沒有用,因為万俟焉是血性男子,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南宮佈仁問金小開有什麼好辦法?金小開說万俟焉雖然不怕死,但卻怕失去男人的尊嚴,所以他要閹掉万俟焉,讓万俟焉變成毫無男子氣息的太監,然後將之打扮成女人模樣,再叫許多人輪姦万俟焉。万俟焉氣得罵金小開不得好死!他做鬼也不會放過金小開!
南宮佈仁很滿意金小開的方法,便將刑逼一事交由金小開完全負責,還命令手下全力配合,而他有事要外出一趟。

===========

一頁書、歡喜佛來到不歸路,二人發現骷髏卒冒出陣陣邪氣,明白鬼王棺就藏身其中,立即縱身跳入骷髏井。

正在練功的鬼王棺,見到歡喜佛、一頁書從天降下,大驚失色,為求生存,全力反擊!正邪之氣衝擊,轟隆巨響,掌氣四竄,鬼王棺明白自己面臨最大的難關了!突然間,一頁書提氣長嘯,施展『天龍吼.千里碎腦神音』,鬼王棺立即遁入地下,歡喜佛要一頁書守在上面,由他追去。
歡喜佛鑽入地底,以勁力吸回鬼王棺,運氣使出『一笑翻天』,笑聲震天,鬼王棺承受不了,只得衝出地面。守在上面的一頁書覷準目標,拂塵揮出一道掌氣,鬼王棺被擊飛至蜘蛛網上,張口吐血,吐在巨型蜘蛛之上。一頁書再發一掌,鬼王棺躍下躲避,掌氣擊中巨型蜘蛛。
一頁書、歡喜佛要鬼王棺束手就擒,不可再抵抗。忽然間,邪氣十足的洪亮聲音傳來:「飛絲結羅網,來去黑暗中,坐鎮八卦帳,交趾一邪郎!」隨之二道掌氣分襲一頁書、歡喜佛,二人翻身避過,一道光芒救走了鬼王棺。
歡喜佛心裡充滿疑問,網中人已經死了這麼多年,難道還會復活?一頁書也感到納悶。歡喜佛指鬼王棺大限為到,又讓其逃走,如今只有回雲渡山再等待機會。歡喜佛臨走前,一把火燒毀白骨骷髏井。

經過長時間的火焚,白骨骷髏井面目全非,但蜘蛛網上的巨型蜘蛛卻絲毫無損。

鬼王棺以為自己被網中人所救,便向網中人道謝,那人卻哈哈大笑,表明自己並非網中人而是五儒生之一的八音才子南宮佈仁。鬼王棺一怔,為何念詩的聲音是網中人?南宮佈仁發出鬼王棺的聲音,令鬼王棺大驚失色,訝異南宮佈仁擁有奇妙的技藝。南宮佈仁說合修會什麼人才都有,所以爾後的武林是合修會的天下,聰明的鬼王棺還是快快加入,鬼王棺希望再考慮考慮。
南宮佈仁不強迫,他要鬼王棺好好想想目前的處境,只有合修會能解決鬼王棺的危機,如果想通就到悲山非常道找他。臨走前,南宮佈仁要鬼王棺珍惜現有的生命,因為鬼王棺是一個無法預料是否有明天的人。
南宮佈仁離開後,鬼王棺陷入長考,是否該加入合修會?加入後有什麼後果呢?

===========

離愁谷,花非花照顧昏迷不醒的祖父。花非花頻頻呼喚,但葉小釵毫無反應,花非花不禁淚漣漣。

玄真君聽見花非花的哭聲,不由得長嘆一聲。照世明燈問玄真君,葉小釵無法治好嗎?玄真君說自己已經盡力,或許是他的醫術不夠好。照世明燈指出,玄真君醫不好的病症就是絕症,救不了的人就是死人。玄真君聽照世明燈這樣恭維,更覺得慚愧,葉小釵會變成如此,完全是他造成。照世明燈安慰說玄真君萬萬也想不到有這種結果,但只要活著就有機會。玄真君點頭,照世明燈相信玄真君一定會醫好葉小釵,至於金小開的事情就由他負責。玄真君認為對金小開這種人不能有絲毫仁慈之心,照世明燈說會看情形。照世明燈表示有約人在琉璃仙境,先走一步。

玄真君入內安慰花非花,花非花不明白為何祖父沒有聽見她的呼喚?玄真君指出,葉小釵受到嚴重的衝擊,使得腦部的功能全失。花非花愣了愣,這樣不是比死還悲哀?玄真君說「死」是截然沒有生機,但葉小釵的情形是尚有一絲希望,所以他想將葉小釵送到【友情之家】接受細心、專業的照顧,但這需要經過花非花的同意。
花非花說不管十年五載,她都會無怨無尤照顧祖父。玄真君認為由花非花照顧葉小釵有二項缺點,一是花非花不懂如何用藥,二是花非花會陷入險境,因為葉小釵的敵人太多了。花非花問玄真君,送入友情之家就沒有危險嗎?玄真君說絕對安全,而且花非花隨時可以去探視葉小釵。花非花想了想,做出決定。

===========

琉璃仙境,陸慈心不停走來走去,十分焦急,她問秦假仙,師尊何時會來?秦假仙說約定的時間快到了,照世明燈應該要來了。陸慈心擔心万俟焉的情況,秦假仙認為万俟焉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因為在天地門外,合修會的人並沒有動手殺万俟焉的意思,但万俟焉現在活得很痛苦。陸慈心不明秦假仙所言之意,秦假仙說合修會為了獲得天地門之內的秘密,一定會對万俟焉嚴刑逼供。陸慈心聽了很緊張,就要去救万俟焉,秦假仙阻止,要陸慈心等照世明燈來再說。
這時,不知名匆匆來到,表明要找素還真。秦假仙說素還真沒有回來,不知名覺得奇怪,突然心中一動,有股不祥預感,立即縱身離開。秦假仙連名字都來不及問,只能感嘆歹年冬,多瘋子。

不知名施展輕功狂奔,中途卻被百里抱信攔住,他勸聖童不要走這條路,因為他聽到風聲,七彩雲天的鎮門之寶《九龍菩提經》失落,三聖佛認為是聖童所偷,準備捉聖童回七彩雲天審問。不知名怒斥胡言,他才離開聖佛巖不久,不可能發生如此大的變化。百里抱信強調自己所言屬實,他曾經幫助過一頁書,希望聖童能相信他。
百里抱信離開後,不知名心裡懷疑,不想此時三聖佛出現,指不知名偷取《九龍菩提經》,要不知名交還!不知名問誰能證明他偷取經書?天象大如表示三人皆認為是不知名偷取經書。不知名嚴正聲明他沒有拿,三聖佛立即佈陣圍困不知名!

===========

昊光道院,孤愁深夜潛入,四處尋找某一項物品。孤愁找了找,發現一個暗室,在暗室中,孤愁終於發現了紅皮書《道源》。就在孤愁高興之際,背後慈海渡者出現,嚇了孤愁一跳,慈海渡者倒是感謝孤愁替他找到紅皮書。
孤愁看出慈海渡者殺氣外露,他說二人皆是合修會的人,何必自相鬥爭?慈海渡者輕笑一聲,他說雖然同樣加入合修會,但佛還是佛,道還是道。孤愁冷不防發出一掌,慈海渡者擋掉,他指孤愁武功退步了,他派白馬雕龍狙擊孤愁,就是想明白孤愁的程度,現在他對孤愁瞭若指掌!

===========

素還真依照『天機盒』裡的地圖,來到合修會支部之一【白觀樓】,但卻是空無一人。素還真感到疑惑,走進樓裡一看,只見大廳的桌子上擺有二個『玄機盒』。素還真心裡一驚,便上前打開,卻驚見龍末九與心弦的首級!素還真一時愕然,桌下突然刺出一支利槍,刺穿素還真腹部,地板伸出二支鐵鉤勾住素還真雙足,兩旁縱出二人以鐵鉤鎖住素還真脖子,在此同時,一旁高台之上,玄真君出現,準備以『無弦神弩』射殺素還真!


險!險!險!素還真能逃過九死一生的險關嗎?
奇!奇!奇!玄真君為何會在白觀樓出現呢?
詐!詐!詐!不知名會被狡詐的地藏大如害死嗎?
毒!毒!毒!金小開毫無人性的毒計,會逼瘋万俟焉嗎?
變!變!變!白骨骷髏井起了變化,是不是有一名新的魔魁要誕生呢?

欲知劇情發展,請期待霹靂狂刀第十一集:迷惑之聲!!!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