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弱質纖纖誰人憐,捨棄成見看煙蘿



夕陽君
04-10-27, 12:07 AM
作者:夕陽君(xiyangjun)
出處:幻海天涯-----神魔中文專屬論壇
作者宣言:
作者放棄本文版權,為推廣神魔布袋戲,歡迎四處轉貼、盜版,多多益善!!!
您多轉一處,便是讓更多人接觸和了解神魔布袋戲。謝謝支持。
喝茶.......
----------------------------------------------------------

倚臥香床吐花煙,回眸輕舒百媚顔。體態嬌媚誘人的月宮之主色女煙蘿,在血魔劫第七集隨花床渡輕紗現面,不僅讓人眼前一亮,更是隨劇情發展而成爲即將到來的情海魔濤的前奏。

當時的武林情勢,聚焦於三宮爭首。魔宮赤軍梟飛揚跋扈、氣焰高漲,夜蝠邪宮暗中教勁、寸步不讓。能否在三宮爭首中佔得先機優勢,固然要看三宮執教運籌調度的手腕能力,但三宮主人決策影響的重要性,同樣不可忽視。所以煙蘿現身,即是身負女中豪傑、一方之主的領導者這一身份。

介於這個身份,很多戲迷把煙蘿跟霹靂中的妖後聯係起來,認爲兩人都是獨霸一方手掌權柄的女強人。其實兩人是截然不同的人物。妖後是一個有著徹底堅強信念的野心家,雖然她對兒子有著其他事物無可替代的感情,但感情決不會是她的全部。除非在黑衣身處險境的時候,否則大多數時間里,霸業王權對她的意義或許更大。而煙蘿不同。煙蘿身上所體現的,是王圖外衣下的海天情恨。透過情海波濤,我更讀出了她深層的脆弱與無奈。

弱質纖纖誰人憐,無盡辛酸把訴君。沉淪本心非所願,一步成悔幾還頭。

我本芳室芝蘭,不染風雨侵襲,不沾浮塵蒙垢。確實,生活在兄長餘蔭庇護下的虹蘿才女,專心於詩書女紅,少有機會接觸外界世道人心,更談不上對世道兇險、人心難測的認識和體會。古人所謂:涉世淺,點染亦淺;歷事深,機械亦深。虹蘿就是如此,心底純潔良善,一如白紙。鮮少接觸外界人事物,難免對外界有著一份神秘好奇之心,加上名劍多情溫文儒雅,所以虹蘿少女情懷,救了名劍多情後愛上他,從她當時的心理上分析,是完全順理成章的。這份初戀,在虹蘿心中,成為唯一寄托。但隨著後來名劍多情的不辭而別,戀情破滅,對虹蘿而言無疑是失去了所有。情人負心,兄長不思勸慰反倒嚴斥,一名柔弱的深閨少女,何處訴説衷腸?虹蘿做出離家出走這樣極端的舉動,也就不難理解了。

說些題外話。唯吾儒的年歲,與虹蘿相差頗多,很可能虹蘿年幼喪親,是唯吾儒既當父母又當兄長把她拉扯長大,兄妹之間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所以虹蘿極少受到兄長極爲嚴厲的斥責。但唯吾儒既了解名劍多情離開的緣由,又對他保證會開導虹蘿,著才讓名劍多情放心離去。而後來虹蘿提到名劍多情就稱“負心男子”,可見唯吾儒顯然並沒有將實情告訴虹蘿,一直使虹蘿認爲名劍多情是不辭而別。甚至見虹蘿念念不忘反倒是出言斥責,説明唯吾儒的教育觀念確實有點問題。對自己的妹妹如此,推及到他自身處世立身的態度,恐怕也非十分得體合宜。因此後來唯吾儒結交妖帥等人,雖説肝膽相照,但夾雜了玉蕭郎的陰謀相和,關鍵處一個拿捏不定,致使日後身敗名裂、儒軒慘案種種,從他本身看來,倒也不是無跡可循。

虹蘿若不出走,或許也就喪身當年的儒軒慘案,不會再有後來的色女煙蘿。所以這世事如棋,當真是奇妙難測。一飲一啄,蒼天莫不早已安排妥定。

虹蘿投崖,機緣巧合之下得到鳳姿救助,是天意,是蒼天垂憐。

虹蘿離開暮雲小築,千里尋訪名劍多情,是虹蘿不願不明不白,只為一個解釋的不屈不撓;有家不能歸,單身飄零,又訴盡了孤女一腔的無奈。每每夙夜驚醒,莫名夢覺,看似堅強的表象,又怎能掩飾對親人的思念,對情人的依戀?

現實之所以是現實,是因爲現實遠比理想殘酷。尋訪名劍多情不遇,卻又驚聞儒軒一夜盡毀、親人無一生還的噩耗,本已身心俱疲,加上傷心、後悔、怨恨、無助,種種心碎欲裂的感覺交織而來,一介弱質女流,又能何為?除了爆發,也就只有沉淪一途。

虹蘿遇到百魔,許下一夜風流成一招,本意是想學成驚世武功,為親人報仇。但江湖如泥沼,一旦涉足,卻是再也無法輕易脫身。正如昊雲無缺(石像岩上金發人)所說,原本涉世未深的純潔姑娘,到處受人拐騙,不但失去清白,更心性變異,終于變成千人所指的色女煙蘿。虹蘿沉淪的過程,又有多少内心的無奈呢?直是相伴辛酸淚千行,說不清,道不完。

鳳姿隱居暮雲小築,本對世道人心,已盡失望。虹蘿與鳳姿的相遇相識,同時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對虹蘿,若無鳳姿,獨闖幽樓逼迫百魔定下十年之約,那世上就只有沉淪聲色的色女,而沒有重新振作、決意改變命運忘掉過去的煙蘿。對鳳姿,若無煙蘿,只怕終生長伴林泉,一身驚才絕艷埋沒山野,世間也就沒有後來絢麗多彩的七色彩雲夕陽君了。

虹蘿雖已沉淪,但當昔日救命恩人單對百魔的時候,仍是拼死以護,不願鳳姿有絲毫損傷。所以夕陽君說虹蘿不失赤子之心,此言不假。滿身屈辱,家仇難報,此時的虹蘿,已是一無所有,恐怕也只有昔日救命恩人的點滴關懷之心,才是她孤寂無助的心中,唯一僅存的溫暖與美好回憶。而鳳姿對世道人心已盡失望,心中是知音少、弦斷有誰聽的寂寞。兩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寂寥難堪,欲尋知己相傾訴。因此在幽樓居住的漫長歲月中,兩人才會互相扶助,互相關心,互相敬重,互相依賴。

煙蘿有才女之稱,鳳姿更是儒教第一才子,都是才識不俗之輩,更是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所以夕陽君對煙蘿有知己之情,心生愛意,也是非常自然的事。而煙蘿對夕陽君呢?當年少女情懷,對名劍多情發生一段初戀,在經歷人生波折之後,想必煙蘿對感情已有更成熟的體悟。若說沒有愛意,恐怕也是難以讓人信服的。既是天意憐人,讓虹蘿與鳳姿互相改變了對方的命運,也盼蒼天垂憐,給予這對經歷太多的有情人,一個完美的結局。

煙蘿雖受盡世道苦楚,性格變異。但本性良善,仍是受情誼羈絆而不自拔,正因如此,才有對儒軒遺孤、自己侄兒的關懷,不惜與修羅總教背道相馳;才有因斷痕之死,自暴自棄再度使用百魔之力;才有夕陽君剖之以理、動之以情,使她幡然醒悟,決定再度振作找回自我。

正如夕陽君所言:“昨日虹蘿,是情字受害者,何罪呢?今日煙羅,受盡世道險詐的蹂躪,何辜呢?”縱觀煙蘿一生經歷不堪回首,卻仍心存情意良善、有心發奮振作,雖面對世俗無數異樣譏諷的眼光注視,卻仍是我心依然,實是一介奇女子。既下決心,當我行我素,成功與否,全係自身。在此不禁祝願煙蘿能早日掙脫心靈枷鎖,成爲一名自我的人。

10月26日.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