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命簡略劇情(九)



凌幽幻翼
11-12-20, 04:58 PM
霹靂天命(九):響徹雲霄



無根坪上龍吟虎嘯,地動山搖,『極度旋音』卯上『一笑翻天』!二種至高音律混合,致使風雲變色,雷電霹靂。在旁邊觀戰的魔兵鬼卒,承受不了至高音波衝擊,死傷不計其數。業途靈運動元功,封鎖六門七竅,全力抵抗,但是最後仍無法承受玄音侵襲,七孔流血而昏厥。

在此同時,鬼王棺大聲哀叫,跳出囹圄池,七孔噴血,他已知被業途靈害慘,最後不支倒地。

無根坪的音波對決到了最高點,歡喜佛的『一笑翻天』略勝一籌,擊散了龍喉喊的掩體光形。龍喉喊現身,明白自己落敗,準備動手殺掉歡喜佛,免得失去面子。歡喜佛要龍喉喊看看四周,觀眾全部都死了。龍喉喊一怔,歡喜佛說既然沒有觀眾,龍喉喊就算殺了他,也不能揚名天下。龍喉喊說無根坪的決鬥,平分秋色,不分勝負,便離開無根坪。歡喜佛覺得體內血氣翻騰,即刻找一處陰涼的地方調息。

==============

追風圓刀血雙鱗對上冷血殺手,一旁觀戰的秦假仙與蔭屍人,秦假仙覺得血雙鱗會贏,蔭屍人則不以為然,二人便以此打賭。
血雙鱗連連出招,『追風圓刀』順風殺出,冷血殺手身子輕挪,血雙鱗的招式落空。冷血殺手說道:「風是推送圓刀的動力,風停圓刀就停,圓刀停生命也停!一刀啟程,喝──!」冷血殺手抽出腰間利刀,縱身一跳,利刀由上而下揮出一道利芒,血雙鱗不及反應,整個軀體硬生生攔腰斷成兩截。冷血殺手取走『九龍圖』,然後默默離開。
秦假仙嚇得呆住,然後腿一軟,坐倒在地上。蔭屍人發現地面濕了一大片,以為是老大汗流滿地,但秦假仙說這是尿不是汗。蔭屍人說妞兒泡太多,才會下消兼敗腎,秦假仙說他是被嚇到泄尿。蔭屍人覺得老大太誇張,這種功夫很平常。
秦假仙罵蔭屍人白目,他要蔭屍人回想對方是用什麼招式殺死血雙鱗?蔭屍人想了想,是高舉利刀使用天罡劈。秦假仙要蔭屍人再看看血雙鱗的死狀,是斷成兩截。秦假仙解釋說要使用攔腰斬之類的招式才會讓身體斷成二截,而天罡劈是將身體劈成二半才對。經秦假仙提醒,蔭屍人也覺得奇怪,秦假仙說如果他明白原因,也不會泄尿,便要蔭屍人將屍體抱著,來去通知素還真與一頁書。

==============

為了奪回『魔域之珠』,三教宗在黑暗道之外攔殺素還真。正當雙方激戰之際,大自然之氣有了變化,一股強力颶風吹襲而來,三教宗立即化光消失,素還真走避不及,被捲入黑暗道之內。

==============

龍末九將掩埋的刀劍帶還給葉小釵,要葉小釵像個男子漢一樣,拔出刀劍與他決鬥。葉小釵搖頭,龍末九說即使葉小釵不使用刀劍,他還是會動手。葉小釵嘆口氣,不願再拔劍。龍末九冷冷一笑,準備動手之時,背後氣流微變,龍末九翻身避過『龍筋纏』的攻擊。
竹魂走出來,說道:「朋友,你和葉小釵有仇,我和葉小釵有恨,不過那是過去,現在我們之間只有『情』。」龍末九說道:「我欽佩你有這種寬宏大量,但是你沒有骨氣!」竹魂說道:「在決鬥中,我的仇家捨命救我,事後我還能視他為仇家嗎?」龍末九問道:「聽你的口氣,你可以為他死?」竹魂簡短回答:「是!」龍末九說道:「那我只好先殺你,再殺葉小釵!」
同是塵界的二條龍,龍筋龍末展神通,風沙四起天地悲,日月失色山河動。雙方力戰數刻,雖然竹魂的『龍筋纏』擊中龍末九數次,但卻傷不了龍末九,竹魂內心起了恐慌。龍末九雖然稱讚竹魂的功夫不差,但他要讓竹魂見識何謂刀劍同體,看看『龍尾金刀』的利害!
此時慈海渡者出面喝止,因為竹魂乃龍之孺,龍末九乃龍之尾,同為塵界九龍的一員,手足相殘是悲劇。龍末九說與竹魂無冤無仇,他無意殺竹魂,但竹魂不該阻擋他報仇,因為有仇不報是小人。竹魂卻說葉小釵對他有恩,有恩沒報非君子。龍末九輕哼一聲,他說就讓戰鬥繼續!
慈海渡者希望龍末九能化消仇恨,因為記仇不如感恩,但龍末九不願意。慈海渡者表示九龍已喪失數名兄弟,龍末九為何不想辦法對付九龍共同的敵人,而在意這種小恩小仇?龍末九想了想,答應讓葉小釵的命先寄下,他想明白九龍共同的敵人是誰?慈海渡者告知是【一刀起程】。龍末九聽了,覺得這個名字真是狂妄,便飛身離開。慈海渡者要竹魂先集合九龍,千萬別分開,竹魂答應,也離開了現場。
慈海渡者贊成葉小釵歸隱,但他以為現在還不是葉小釵退隱的時候。葉小釵猛然搖頭,表示自己不願再牽進武林風波,慈海渡者明白葉小釵的決心,但他認為時勢會逼得葉小釵再步入武林。慈海渡者拿出一封書信交予葉小釵,他希望葉小釵重返武林前,能看過這封信。慈海渡者離開後,葉小釵將信連同刀劍再度掩埋。

==============

秦假仙與蔭屍人來到琉璃仙境,沒見到素還真,卻見到心弦由裡面走出來。秦假仙嚇了一跳,問心弦怎麼會在琉璃仙境?心弦很是不悅,反問秦假仙認為她應該在哪裡?秦假仙回答葬屍江。
心弦覺得很委曲,說道:「你們這群沒良心的人,好歹我也為素還真犧牲不少,為什麼你們這麼討厭我?為什麼?」心弦愈說愈難過,她低聲道:「難道愛一個人也犯法是嗎?唉……。」
見心弦傷心,秦假仙連聲道歉,他並非這個意思,心弦逼問道:「那是什麼意思?你不歡迎我回琉璃仙境是什麼意思?講呀!」
秦假仙嘆口氣,正容說道:「妳也知道素還真、一頁書他們為了這個混亂邪惡的武林竭盡心思,做朋友的我們應該替他們分憂解勞,而不是增加負擔。」心弦一怔,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增加素還真的負擔?」
秦假仙歉然說道:「唉,心弦啊,妳是一個聰明的女人,難道妳看不出素還真是萬般無奈?素還真是一個修道人,不可漫談兒女私情,過去和風采鈴的那段孽緣,他已經覺得很罪過了,怎會再重蹈覆轍呢?其實素還真看的出來妳對他的愛意,只是他不能接受妳這份感情,而且他又不能斥責妳,因為妳是魚人族的遺孤,素還真答應魚人族要好好撫養妳、保護妳,如果因為這件事致使妳遭受不測,那素還真如何向天下交待呢?所以妳要明白他的難處,做一個明理的女人。」
聽完秦假仙的一番話,心弦也有了決定,她說如果愛情可以重新來過,她也不會這麼痛苦了,然後傷心地離開琉璃仙境。蔭屍人覺得心弦實在很可憐,秦假仙說不能心軟,否則麻煩無窮。蔭屍人說心弦現在無依無靠,楚楚可憐,不如讓他撿起來。秦假仙罵蔭屍人癡心妄想,以為自己是潘安還是宋玉?就算心弦閉著眼睛亂抓一通,也不會挑上蔭屍人這種人,前凸衰,後凸狼狽,雙邊凸左鄰右舍。蔭屍人說再怎麼差也比老大沒鼻子好,秦假仙瞪著蔭屍人,他曾經發誓只要批評他鼻子的人,絕對活不過三年!蔭屍人被瞪得心底發毛,馬上投降,秦假仙要蔭屍人扛著屍體,向雲渡山出發!

==============

囹圄池,鬼王棺發覺自己睛睛瞎了,耳朵聾了,頓時不知所措,難道他鬼王棺就落得這種下場!就在鬼王棺怨天尤人之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道光芒,鬼王棺以為自己能看見東西,卻又被腳邊石頭絆倒,令他驚疑不定。此時光芒越來越刺眼,讓鬼王棺心生害怕,隨後光芒散為彩光,在彩光之中出現一顆龍頭,龍頭說道:「你的朋友業途靈命在旦夕,但不要緊,有人會救他。」
「你是什麼人?你是什麼人吶?」
「你手上所提的龍腦。」
鬼王棺一驚,自己竟然能與龍腦通達了!龍腦指鬼王棺因禍得福,若非雙眼失明,雙耳失聰,鬼王棺永遠也無法看見他的模樣,聽見他的聲音。龍腦認為鬼王棺既然能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見到他,代表二人有緣,便要鬼王棺說出問題與願望,他會替鬼王棺解答與達成。
鬼王棺要龍腦先醫治他的雙眼與雙耳,龍腦指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如果鬼王棺的眼睛與耳朵治好,就再也不能與他通達,要鬼王棺好好考慮。鬼王棺沉吟半晌,決定維持現狀,但在視覺聽覺俱失的情況下,他的生命極度危險。龍腦說有他在鬼王棺身邊,誰也殺不了鬼王棺,等到某一種程度後,鬼王棺還能借助他看見天下之景,這就是所謂的轉移。鬼王棺問什麼時候可以達到這種程度?龍腦回答以鬼王棺的根基,不出一百天。
鬼王棺詢問龍腦,要如何才殺得了素還真與一頁書?龍腦問鬼王棺想先回答何人?鬼王棺想了想,他要先知道一頁書。龍腦說要殺一頁書有二個方法,第一是集合塵界九龍,配合龍氣、龍腦、龍心形成的無敵戰龍,第二就是以佛殺佛。鬼王棺再問什麼是以佛殺佛?龍腦解釋說加重一頁書的罪孽,讓佛界制裁一頁書,因為一頁書在二重林開動殺戒已經觸犯天條,目前佛界正在研商如何裁定其罪行,如果能在近期中讓一頁書再開殺一次,那佛界會立即宣布一頁書的死刑。鬼王棺覺得詫異,難道一頁書不是佛界最高人嗎?龍腦說一山還有一山高。鬼王棺想知道一頁書是不是滅境梵天?龍腦說一頁書就是梵天,鬼王棺很高興,一頁書的身分終於揭開了。
鬼王棺說現在輪到素還真,龍腦指素還真似儒非儒,似道非道,他無法掌握其來歴、背景、根基。鬼王棺很難相信,因為武林皆認為一頁書在素還真之上,為何龍腦能看穿一頁書的身分,卻掌握不了素還真的背景?龍腦以為素還真此人才可怕,要鬼王棺給他時間,他會詳細調查素還真。

==============

黑心泣儒指素還真被無名颶風捲入黑暗道,白髮殺佛認為素還真肯定沒命,但藍顏悲道說如果素還真沒死,那『魔域之珠』的秘密將會被揭穿。白髮殺佛覺得有理,認為三人有必要進黑暗道調查。忽然間,傳來哀聲,黑心泣儒前往查看,帶回重傷的業途靈。白髮殺佛認為殺掉業途靈,免留後患。黑心泣儒準備出手,一道掌氣阻止其行動,銀羽飛燕來到現場。黑心泣儒眼露殺氣,藍顏悲道制止,他以為三人的目標不是業途靈,而且業途靈已經兩眼失明,兩耳失聰,沒有多大用處。三教宗將業途靈交予銀羽飛燕,然後消失,龍珠隨後帶走業途靈。

==============

傷心離開琉璃仙境的心弦,毫無生念,一線生走出來安慰心弦,他說自己跟紫霹靂一直在葬屍江附近,目的是監視龍末九與心弦的行動。一線生說這也是素還真的交待,因為素還真很擔心心弦的安危,但心弦不可誤會,這與男女之間的情愛沒有關係。
心弦聞言更加傷心,沒有愛,她也不想活了。一線生勸心弦千萬不能有這種念頭,因為死很簡單,可是誰來擺平心弦死後所留下的後果?一線生直到現在還煩惱該不該將素續緣的死訊告知素還真,如果告訴素還真,一來擔心素還真承受不了打擊,二來又怕素還真找龍末九報仇;如果不說,又有一種對朋友不忠的感覺。一線生說心弦不該叫龍末九殺死素續緣,心弦認為素續緣入魔既深,無法改變,殺素續緣是減少素還真的麻煩。
一線生雖然覺得心弦的話有理,但父子畢竟是父子,事情並非如心弦所想一般,再說歡喜佛與一頁書正打算重用素續緣,現在一切計畫全都付諸流水了。心弦一驚,著急地問該怎麼辦?一線生說建功立業,千萬不能有輕生念頭,好好控制龍末九,替一頁書、素還真做些事情。心弦頗感為難,一線生明白心弦不想欠龍末九太多人情。心弦嘆口氣,她說沒有為難,一切都是為了素還真,只要素還真能明白她的心就足夠了。心弦傷心地離開,一線生覺得心弦很可憐,但也奇怪心弦什麼男人不好愛,偏偏愛上不能結婚的人。

==============

歡喜佛來到雲渡山,一頁書看出歡喜佛氣色不佳,歡喜佛說勞碌的人通常面有菜色,不過有付出就有收獲,譬如一頁書毀掉二重林,殺死禍世魔頭武皇。一頁書聽聞此事,覺得自己雙手沾滿血腥。歡喜佛認為亂世用重典,不得不然。一頁書雖有同感,但他們畢竟代表不了治世的法律。歡喜佛說他們處的是一個野蠻的世界,沒有文化,沒有禮教,誰的拳頭大,誰就代表法律。
一頁書本想在殲滅鬼王棺的計畫達成之後,深山退隱,現在無法完成心願了。歡喜佛要一頁書不用為了素續緣之死而灰心,機會是人製造出來的。一頁書聽歡喜佛的話意,事情有新的契機。歡喜佛說業途靈受到『極度旋音』與『一笑翻天』的衝擊,雙目失明,雙耳失聰,三途判合於一體,相信鬼王棺也受到重創,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乘勝追擊,斷絕禍源。
一頁書問素還真、慈海渡者、孤愁先生知道這件事嗎?歡喜佛指素還真前往黑暗道,他沒有告知,慈海渡者已經明白這件事,至於孤愁先生,他還在考慮是否要讓其知情。一頁書問不讓孤愁先生知情的原因?歡喜佛不想談論他人是非,他認為有一頁書、慈海渡者加上他三人,還敵不過鬼王棺嗎?一頁書說如果只有鬼王棺一人,他就綽綽有餘,可是鬼王棺身邊高手不少。歡喜佛說紙上談兵無濟於事,實際行動才有效,他們應該到囹圄池調查一番。
這個時候,秦假仙與蔭屍人扛著屍體跑上山,歡喜佛認出是血雙鱗,塵界九龍之一,『九龍圖』被奪走了。一頁書問血雙鱗被何人所殺?秦假仙說殺人者名為「一刀起程」。一頁書聽到這個名字,感覺其口氣甚狂。秦假仙說狂有狂的本錢,像血雙鱗這種高手,一招就十七兩翹翹。一頁書由傷口判斷刀速很快,問秦假仙可有看清楚對方招式?秦假仙隨手撿起樹枝,揮動一番,縱身表演。
歡喜佛看了之後,覺得秦假仙眼睛有問題,刀由上向下劈,身體怎麼會由腰間斷成兩截?秦假仙就是這樣,他才想不通。一頁書覺得這種刀法令人毛骨悚然,無法迴避,看似簡單的一招,其實變化無窮。歡喜佛有疑問,金小開不見卻出現一刀起程,他覺得這件事跟孤愁先生有關係。秦假仙也覺得有道理,一刀起程那個臭屁的動作,就讓他聯想到金小開。
秦假仙埋怨孤愁先生,什麼人不好栽培,偏偏栽培金小開那隻害蟲。歡喜佛說這些都只是猜測,秦假仙有辦法查出真相嗎?秦假仙誇口半個月內就有消息,便與蔭屍人扛屍體埋葬。歡喜佛相信秦假仙的能力,然後與一頁書向囹圄池出發。

==============

秦假仙二人將屍體埋好,蔭屍人覺得老大很有膽量,敢在一頁書、歡喜佛面前承諾調查一刀起程的身分。秦假仙說他哪有答應什麼,他只說半個月給消息,但沒有指明是什麼消息。蔭屍人指老大這是欺騙,秦假仙說他本來就想認真調查一刀起程的身分。
蔭屍人問老大有什麼計畫?秦假仙說以前的金小開十分好色,所以他要找美人來迷惑一刀起程。蔭屍人拍手說好計,他馬上去化粧。秦假仙說如果看到蔭屍人,小弟仔就抬不起頭了。蔭屍人覺得自己的身材不錯啊,秦假仙說上面少二粒,下面多二粒,別丟人現眼了。秦假仙準備花錢買美女,蔭屍人問是否要先鑑定一下?秦假仙說當然要鑑定,但是他來鑑定,蔭屍人在一旁端面桶水。蔭屍人說別這樣,老大吃剩的也撥一些給他,秦假仙答應,二人自去進行。

==============

深夜時分,恐怖的囹圄池傳來一陣鼓聲,龍腦告知鬼王棺,殺人鼓聲出現。鬼王棺指鼓聲是歿神身邊的二大護法之一,暮鼓。龍腦要鬼王棺放心,他會在鬼王棺周圍升起護身氣罩,殺人鼓聲侵襲不了鬼王棺。
充滿殺氣的鼓聲不停,但鬼王棺無動於衷。突然間,龍喉喊大喝一聲,『極度旋音』穿破殺人鼓聲,暮鼓原形畢露,心驚膽顫。龍喉喊再施『極度旋音』,暮鼓粉身碎骨,只餘下皮鼓在現場。龍腦指暮鼓已被龍喉喊殺死,鬼王棺安全了。鬼王棺認為自己在囹圄池不安全,龍腦表示會帶鬼王棺到更加安全的地方。鬼王棺因此放心,由龍喉喊扶著離開。

這時慈海渡者匆匆而來,發覺囹圄池裡已沒有人,明白自己慢了一步。轉眼見到地上的皮鼓,輕嘆一聲,以沙土掩埋。
隨後一頁書、歡喜佛來到,見到慈海渡者也微感訝異。慈海渡者說有難得的機會能除掉鬼王棺,他怎麼會放過。歡喜佛問鬼王棺人呢?慈海渡者說人已不在囹圄池。一頁書見現場有打鬥痕跡,歡喜佛以為是慈海渡者與鬼王棺發生爭鬥,慈海渡者搖頭說不是,他才剛到。
歡喜佛指著地上的土堆,懷疑鬼王棺是否躲在裡面?就要動手挖。慈海渡者阻止說他剛剛查過,鬼王棺沒有躲在地層之下,所以不用挖了。歡喜佛看了慈海渡者一眼,轉而問熟悉滅境的一頁書,鬼王棺可能躲在何處?一頁書認為可以到還本道口找看看,三人便離開。

==============

心弦悶悶不樂回到葬屍江,龍末九以為心弦是因為沒見到素還真而不悅,但心弦卻自認錯了,不該要龍末九殺死素續緣,與素還真結下冤仇。龍末九要心弦放心,他會保證心弦的安全。心弦不在乎自身的安危,再說素還真也不會找她報仇,這點她可以肯定。龍末九安慰心弦,因為心弦的出發點是替素還真解決麻煩,再說做已經做了,後悔也來不及。
心弦說既然與素還真無緣,那她就不想虧欠素還真任何人情。龍末九認為素續緣已無法活過來,心弦想替素還真消滅敵人作為彌補。龍末九遲疑不答,心弦說只要龍末九答應,她馬上就嫁給龍末九。龍末九有些疑問,為何心弦改變這麼快?心弦上前握住龍末九的手,她說已經相信「緣分」兩字。龍末九輕輕抱住心弦,他說願意為心弦做任何事情!

==============

一頁書、歡喜佛、慈海渡者來到還本道口,沒有發覺任何邪氣,鬼王棺並不在此地。慈海渡者認為鬼王棺可能躲藏在苦、集、滅、道四境其中之一,因此他們不應該執著於滅境。歡喜佛覺得有理,他說三人應該分頭調查。慈海渡者以為不可將所有精神皆放在鬼王棺身上,最近武林出現一名殺手,專門誅殺塵界九龍,收集『九龍圖』,孤愁先生曾提及『九龍圖』可以揭穿九五至尊的身分,十分重要。歡喜佛說那名殺手叫一刀起程,就交由慈海渡者調查,他與一頁書負責鬼王棺。慈海渡者答應,離開還本道口。
歡喜佛待慈海渡者走遠後,便說有一些私事要處理,與一頁書相約明日中午在雲渡山見面,然後離開。一頁書環視還本道口,不禁見景傷情。

歡喜佛悄悄來到囹圄池,挖開慈海渡者所掩埋的土堆,發現暮鼓所使用的鼓。歡喜佛思索,如果歿神派暮鼓來殺鬼王棺,那絕對明白鬼王棺受傷之事,但這件事他只告訴一頁書與慈海渡者,這其中必有緣故。歡喜佛將土掩好,轉身離開,暗處慈海渡者目睹一切。

==============

魔域三教宗來到黑暗道,為了調查素還真的生死,三人進入黑暗道。

==============

心弦與龍末九決定消滅素還真的敵人,第三魔域首當其衝。砂虫領兵抵抗,不出數刻,魔兵鬼卒被龍末九與心弦誅盡,砂虫也負傷而逃。龍末九問心弦接下來的目標,心弦說先回葬屍江養足元氣,準備二度出擊。

==============

秦假仙聘請四名美女進行工作,四位美人嬌媚入骨,搖曳生姿,蔭屍人看了都快承受不了,想知道老大是從什麼酒家請來,以後有機會可以逛逛。秦假仙說四人都是七六八酒家請來的,便要四人先去樹下休息。
蔭屍人覺得七六八酒家這個名字很俗,秦假仙罵蔭屍人沒知識,解釋說八用國語念,七用台語念,六則不讀作六而是「落」,也就是七落八,然後念快一點。蔭屍人一直念到後來,原來是「擦卵巴」的諧音。秦假仙要蔭屍人小聲點,別教壞孩子。
蔭屍人問老大,美人計會不會成功?秦假仙說只要一刀起程是金小開所化粧,保證絕對成功,因此等下去就對了。

==============

魔域三教宗走出黑暗道,因為裡面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白髮殺佛認為素還真無法在這種環境之下生存,但藍顏悲道擔心有異人在黑暗道,不然素還真因何來此?白髮殺佛覺得有道理,但三人對黑暗道一無所知,就算明白裡面有高手,三人仍是一籌莫展。
黑心泣儒認為不如守在此地,等素還真出來再奪回『魔域之珠』。白髮殺佛以為不妥,因為不清楚黑暗道是否僅有一條通道,如果素還真由其他通道離開,三人白白浪費時間。黑心泣儒想了想,要二名道友先回魔域,此地由他一人顧守,如果有素還真的消息,二人再派人通知他即可。白髮殺佛同意,但為預防萬一,讓藍顏悲道也留下來,外圍有他就能處理。

==============

龍喉喊扶著鬼王棺來到一處崩塌的地方,鬼王棺問是什麼地方?龍喉喊也不知道,因為他一直跟著鬼王棺走。鬼王棺要龍喉喊四周巡視,然後詢問龍腦,龍腦告知是修仙台。鬼王棺聽聞修仙台,心裡一陣恐慌,龍腦要鬼王棺不用懼怕,慈航渡已經死了,修仙台現在只是一片無人居住的廢墟,既安全又隱蔽。
鬼王棺嘆口氣,沒料到自己會有四處逃竄的一天。龍腦安撫鬼王棺的情緒,他說現在是鬼王棺運勢最低的時候,此時能保住性命,代表轉機將至,等低潮一過,鬼王棺立即能飛黃騰達。鬼王棺仍然懼怕一頁書,除了龍腦所言的二種方法外,是否還有其他方式能殺掉一頁書?龍腦回答沒有,鬼王棺說以佛殺佛與無敵戰龍合成,不知要等多久。
鬼王棺問龍腦可否製造麻煩給一頁書,讓一頁書無心尋找他的行蹤?龍腦說製造麻煩簡單,只要鬼王棺命令龍喉喊與銀羽飛燕將『九龍圖』送給一頁書,那一頁書就無法平靜過日。鬼王棺問什麼是『九龍圖』?龍腦說這是一樁陰謀,但沒有必要揭穿。鬼王棺問為何『九龍圖』會造成一頁書的困擾?龍腦指出最近武林出現一名頂尖殺手,名為一刀起程,專門收集『九龍圖』,誰的身上有『九龍圖』便要遭殃。鬼王棺明白龍腦的意思,但一刀起程的功夫是否勝過一頁書?龍腦說誰勝誰敗對鬼王棺不重要,此法只是要擾亂一頁書的精神,如果一刀起程能殺掉一頁書是最好。
這時銀羽飛燕帶業途靈回來,業途靈向鬼王棺道歉,鬼王棺讓業途靈回原體休養,然後要銀羽飛燕將身上的『九龍圖』送給一頁書,銀羽飛燕拒絕,因為一刀起程收集『九龍圖』之事,她略有所聞,因此想會會此人,看此人有何通天本領。
銀羽飛燕離開,不理會鬼王棺的呼喚。龍喉喊回來,表示銀羽飛燕已經離開。鬼王棺問龍喉喊是否願意將『九龍圖』送給一頁書?龍喉喊指鬼王棺是借刀殺人,既然想要一頁書的命,為何不命令他去殺掉一頁書?鬼王棺說一頁書武功高強,他怕龍喉喊不是對手。龍喉喊認為鬼王棺瞧不起他,鬼王棺澄清絕無此意。龍喉喊希望到雲渡山挑戰一頁書,只要他落敗,就將『九龍圖』送給一頁書。鬼王棺答應,龍喉喊即刻離開。

==============

歡喜佛行至半途,無形壓力驟降,金色紙人滿天飛落,排成一字「死」。就在此時,收魂鐘聲響起,歡喜佛面臨雙層殺陣!

==============

秦假仙與蔭屍人守在通往毒刺林的唯一路徑,等候一刀起程。就在太陽下山一刻,一刀起程果然出現,秦假仙立即叫出待命的四位美人,宣布只要能脫掉一刀起程的面罩,就賞銀500兩。四位美女搔首弄姿,靠近一刀起程,背後銀羽飛燕監視。

==============

龍喉喊來到雲渡山,大喝一聲「一頁書」!一頁書連連後退。龍喉喊說二人之間遲早一戰!

==============

刺激!刺激!刺激!
雲渡山之戰,誰是贏家呢?
歡喜佛面臨死神的召喚,歿神為何要殺歡喜佛呢?
秦假仙的計策會成功嗎?一刀起程真的是金小開嗎?
進入黑暗道的素還真能查出『魔域之珠』的秘密嗎?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命第十集:緊要關頭!!!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