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曇花飄香於一瞬 千秋堪與誰人評說 章之二 默言歆



花月汐殤
04-10-23, 11:38 AM
          曇花飄香於一瞬 千秋堪與誰人評說


              章之二 默言歆

         ——無語長纓紅血染,始知人間有豫卿——


  姓名:默言歆
  性別:男
  初登場:闍城血印第5集
  亡 故:末世錄第21集
  造 型:深棕褐色頭髮,未束,深棕褐色衣服
  身 份:儒門天下護法、疏樓龍宿弟子&侍從、疏樓西風守門人
  門 派:儒門天下
  根據地:儒門天下、疏樓西風、血龍湖
  上 司:疏樓龍宿
  師 父:疏樓龍宿
  同 門:穆仙鳳
  敵 人:四分之三
  招 式:轍拳
  特 征:沉默寡言,顧守疏樓西風大門,掃盡枯葉


  「愚忠」,是四分之三所賜予默言歆的二字。也由這二字始,我對四分之三從此不屑。


  人世間的恆河沙數,有一種花名為忠義。
  人心中的萬千變化,有一種美名為感情。


  默言歆是一個「小」人物。說他「小」,不在於他縱向的身份地位。他是儒門天下的護法,身份猶在三監司之上,而儒門天下是儒教的高層組織,縱是天章聖儒面對於他也只是下屬。因此單以身份地位論,他的地位可說在九皇大部分重要角色之上。「小」,是在於他所屬的階段橫向的身份比較,以及——也是最重要的——劇集在他身上所著的筆墨。
  以疏樓西風守門人的身份出場,他予人最大的印象便是沉默寡言地默默做好分內之事。曾有道友說默言歆會讓他想到淚痕,總是默默無聲地守候在主人身邊,默默無聲地為主人輕拋性命。誠然,在某方面,他的確與淚痕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他卻比淚痕更不起眼,更默默無聞。——淚痕,至少還有過著力塑造,有過悲情戲份以感觀眾,有著更多的與莫召奴的感情互動,有著更多的重要戲份。而他,卻什麼也無。默默無聲地出,默默無聲地亡,除了初登場時秒殺葉口月人眾士兵的那一幕之外,我竟想不出他還有過什麼輝煌的戰績、或重要的情節。——連死,竟也還得不到一個悲情的哀悼,反而只落得一聲輕描淡寫的「愚忠」。
  ——「愚忠」……
  ——同樣的護主而亡,他與素還真為之含淚拜悼的淚痕所得的待遇相差何止萬千。
  單純只是因為他與疏樓龍宿之間的關係不比淚痕與莫召奴之間的如友如兄弟來得親密?或者單純只是因為他所保護的疏樓龍宿是反派角色(關於龍宿將來會否爆出實則非反派的驚人內幕尚在未定之天,但就目前他所處的位置而言,其定義的名稱終究是「反派)?非也,這只是因為,淚痕是當初所捧的偶像,而他,只是一個「小人物」。
  沒有配樂,沒有出場詩號,甚至幾乎沒有武功的招式名稱。
  其實想來也正常。最近幾部的霹靂,連超人氣的反派BOSS都活不過一部,頂先天都撐不過一部破格,何況只是作為一名台面上的人物的手下而出的角色。在台面上大角林立、滌舊換新速度如時裝女櫃一般的局面下,他,又憑什麼去和人爭人氣,又憑什麼去向編劇爭關注、爭份量?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默默無聞的角色,就是這樣微薄不起眼的戲份,就在編劇不經意之中,卻依舊成功地完成了他人格的塑造,活在了不少人的心中——包括,我。
  落燭於角落處所發幽微之光,注目時,仍舊是美麗的華彩。
  看著山青創線等處一眾回復《青塚·默言》的回帖,心中不由感慨。劇情的重視縱然不得,然而人心終究昭彰。


  默言歆是何種樣的人物?就在他鮮少的台詞間,在他未受特別關注的戲份間,在他微小的不經意的舉動間,一點一滴地告訴了我們。早在末世錄21集——他亡故的一集出片之前,為文而觸發的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的回帖交流間,便已一次又一次、一人又一人地說過,穆仙鳳或許還有被劍子「感化」的微薄可能,但默言歆,是絕對不會背叛龍宿、絕對會為龍宿忠心到底的人。——而這一論斷,在21集得到了充分的證明。
  若就這一方面而言,默言歆此人的塑造是成功的。在舉手投足間可以讓人感受到明確的性格特徵並完成其人格的完善,對於人物塑造而言,這就是成功。然而敗筆終究還是在這個角色不被重視的疏忽下顯露。
  ——愚忠……
  四分之三的論調,若只是四分之三的言語,那還只能說是四分之三不懂感情,還不能稱是劇情的敗筆。但若這竟是編劇的言論,那麼,除了無言,當真是只能無言。
  在長槍逼命的一瞬,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以身為護,長槍貫體之後仍兩手緊握槍桿以做牽制。雖然一語未發、卻以行動表露無遺的護主之情,這,是愚忠嗎?
  愚忠的定義——或說表現有二:一是缺乏自己的意志、主見,無法以清醒的自我意識辨別自己所欲行走的道路方向,沒有自己的辨別能力,只一味盲從於主人的渾噩之人——這,是下下之品;二是有自己的處身立世之本,有自己的欲行之路,明明不滿主人的行為,明明理智信念感情皆背道而馳,卻不問曲直不問因果,只為了一個「忠」字而放棄自我情感、放棄自己的「正義」之路一味效死,如岳飛之於宋主。還有一種,或可稱之為「愚」或「癡」,即主人待自己刻薄無情,而自己卻仍無怨無悔,一意追隨。——這種,或被視為愚蠢,或被視為感人,皆在一念之間。
  而這三種,默言歆是嗎?
  非魚道友有一句話說得好,「他對龍宿的感情,就像他的名字所說那樣,默默無言的訴說著深摯的孺慕之情。」劇中無數次提及過默言歆和穆仙鳳的身份與身世。自幼即被疏樓龍宿所收養,自幼在疏樓西風長大,養育他們長大的是疏樓龍宿,教導他們文才武功的是疏樓龍宿。對他們而言,龍宿不但是他們的主人,更是他們的師、父!他們與龍宿之間的感情,如師徒、如父子,又豈是一個短短的「主僕」二字所能概括。
  龍宿對下屬的好,是不待言的。無論是疏樓西風中,君楓白盜走紅塵劍譜後,為默言歆出手療傷,未曾有一字責語;血龍湖中離開時,叫住關切的一句「注意自己的安危」,還是平時時常的「下去休息吧」的自然,或是眼見默言歆長槍貫體時那一瞬間近乎嚇呆了的表情、被迫離去前的那一份無奈與不捨……在在都顯示出龍宿對默言歆他們的有情。
  「知伯以國士遇臣,臣故以國士報之。」
  這是豫讓對趙襄子說過的話,也早成千古之名言。沉默寡言不代表心思渾噩。沉默謹守本分的舉止,堅定不悔舉手無回的毫不猶疑,唯有心思清明的意念堅定始能做到。在沉默無言之間,默言歆應是早已以清明的自主意識,將自己所欲行走的道路與所有意念所有決定牢牢根植於自己的心間,而這條路,就是一意無悔的報效與追隨——對自己而言如師、如父、如主的疏樓龍宿。
  構成愚忠的三個條件,他一點皆不符合,何談愚忠?
  吞炭塗漆、伏橋擊衣,豫讓的忠義格調,百世之下,仍傳為美談。千古風流之間,引動多少文人志士為之擊節、為之詠歎。他與知伯之間還不過僅是一點知遇之情,尚還遠不及如師徒父子間的教養之親厚,知伯與趙襄子之間也不過只是權力之爭下的生死存亡,他為主報仇全與正義無關。然而千百年來,卻可曾有一人加諸「愚忠」二字予他?反倒是自古而來皆愛此風流高品,為之感佩、贊服。卻為何到默言歆這裡反倒成了「愚忠」?難道就只為了龍宿是反派,就只為了默言歆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就合該如此?
  世上有一種美稱之為忠義,世上有一種永恆稱之為感情。如師、如父、如主的這一份感情,對這一份感情的報效與回饋,又豈是區區簡單的「愚忠」二字所能概括?


  「小人物」、「小角色」也自有他的格調,自有他的尊嚴。看看文圈中,因這「愚忠」二字,為這「小人物」而引起的小小反彈,不自我伊始,也不會至我而結束。
  無語長纓紅血染,始知人間有豫卿。
  自愛千古高格調,不使丹心染污名。
  永遠默默掃盡枯葉的疏樓西風守門人,染血的銀槍之下,無語的殯天之人,在此,吾謹以酒為敬,敬那一份無言的碧血、一縷無聲的忠魂,以致永銘……
  

                           那迦/04.10.7

冠冕堂皇野狐禪
04-11-23, 01:38 AM
言歆及仙鳳,
他們的出現,
也許只是為了彰顯龍宿深得屬下的心進而誓死效忠
原劇裡始終伴隨著華麗的紫影出現,
他們在看得到龍宿的畫面出現也成了理所當然
也只有他們會心疼眾人眼中十惡不赦的"叛龍-疏樓龍宿"
直到言歆為龍宿擋下致命的銀槍,
觀眾才將注意力稍稍轉移到他們的身上

>豫讓的忠義格調,百世之下,仍傳為美談。千古風流之間,引動多少文人志士為之擊節、為之詠歎。他與知伯之間還不過僅是一點知遇之情,尚還遠不及如師徒父子間的教養之親厚,知伯與趙襄子之間也不過只是權力之爭下的生死存亡,他為主報仇全與正義無關。然而千百年來,卻可曾有一人加諸「愚忠」二字予他?反倒是自古而來皆愛此風流高品,為之感佩、贊服。卻為何到默言歆這裡反倒成了「愚忠」?難道就只為了龍宿是反派,就只為了默言歆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就合該如此?

看到這段,我也很贊同你的不滿
"難道就只為了龍宿是反派,就只為了默言歆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就合該如此?"

默言歆=無言欣羨?欣羨誰呢?

與仙鳳的機靈及善解人意不同,
因為言歆在戲裡,說的,表現得都太少
我無從猜測他對龍宿的感情到底為何?

看到你的文,我很感動,原來有人將小小配角一言一行,深刻的印在心裡,咀出感人的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