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北辰元凰



davidwu1982
04-10-22, 07:39 AM
很多人對於北辰元鳳的轉變不以為然吧,不過站在他的立場,可以發現一個自古不變的道理,回顧我們所學到的歷史當中,當上皇帝之後,開始鏟除身邊的人大有人在,漢高祖劉邦,如果不是張良聰明,下場一樣是死.趙匡胤的杯酒釋兵權,雖然他沒殺人,旦是目的很明顯,兵權不給我,你就是死.明太祖朱元璋就更不用說了,一上任,陪他打天下的都被他殺得差不多了.當然,北辰元鳳的情況有點不同,他不是打出來的天下.但是隱密之事被知道,殺人滅口是理所當然的.帝國之家都是如此.自己能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楚華容跟北辰元鳳說的身世是多此一舉的,因為一個皇帝只要他幹得好,人民過得快樂就夠了,是不是先皇親生的並不重要.反清復明相信大家都聽過吧,康熙,庸正,乾隆哪個比明朝皇帝差,比他們好太多了.當然也可以說是楚華容看錯了北辰元鳳.渡江修也是.多此一舉,白白送了這一條命.

MyGod
04-10-22, 09:18 AM
渡江修算比較倒楣,被楚華容連累...
不過反正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陪伴帝王能全身而退的實在不多...

mike951977
04-10-25, 01:10 PM
伴君如伴虎
說的很中肯...
就連老師也不例外
相信在5 6搶先看裡
元凰自言自語說 老師 不知你最近過的可好
那句話 再加上鏡頭拉進 就知道元凰又要幹啥壞事了

打水去
04-10-25, 07:23 PM
※回應 mike951977 在 10-25-2004 01:10 PM 所發表的文章:
>在5 6搶先看裡
>元凰自言自語說 老師 不知你最近過的可好
>那句話 再加上鏡頭拉進 就知道元凰又要幹啥壞事了

看到他說那句話...真是讓人興奮又期待啊啊啊啊...>.<...簡直就像吃麻辣鍋一樣...真希望他能長進點...再接再厲掛掉太后跟北辰胤...>.<...最好還能學學阿蘭,掛掉老婆跟孩子...

無名小卒
04-10-26, 07:55 PM
  「無情最是帝王家」帶出了龍城聖影這部戲的整個故事主軸,姑不論題材是否老套成舊,故事軸心人物北辰元凰這個角色的描繪,看得出編劇的心思。對於元凰在登基前後判若兩人,大多數人無法接受,認為其轉性冷酷無情,但綜觀古今中外歷代王朝興起、帝位的掌權,鮮有不是在歷經一番風雨血腥、爭權鬥勢下孕育而生。一如戲的片頭所示-王位這條路猶如攀緣陡山峭壁,漫長艱辛、崎嶇難行,當中所要的不僅是恆心的貫徹,亦需要「狠心」的捨得友情、愛情甚或血肉親情。因此在片尾的寫景正是一個呼應對照;滿目瘡痍橫屍遍野,王權的建力是踩著無數人的屍體而上,犧牲無數條生命而成就,方能在最終一刻攻堅登頂。然而躍頂之後的景像,是否從此一帆風順?亦或是另有變數如黃沙塵土隨風而逝,這又是另一個王者之路的發展。
  對於北辰元凰的轉變,登基之後的行為,其實有跡可循。只是這樣過程中,部份重要橋段卻省略不提,後製的操偶動作、運鏡拍攝不夠細緻簡略帶過,因而對其心性轉折的描述略嫌薄弱,無法引起共鳴。

  在元凰第一次滴血驗親時,血融不合,讓他首次嚐到茫然痛楚之苦,原本無憂的太子生活,在一夕間風雲變色,但對於楚華容身上那滴至親之血從何而來?是真是假?卻不曾質疑,因為要解開楚華容心中的疑慮,他答應滴血驗親,兩滴不相溶後,他開始懷疑自身生世,自憐自嘆。他相信自幼一起長大的玩伴?不,他是半信半疑的,因此回到宮中他才會附和北辰胤的建議,再作驗血證明,因為在他心中始終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然而當他通往殿前這段路,他的心思旁白『到頭來,還是這滴血是最重要』,『這麼冷漠的眼神,你們當中有誰當我是真正的孩子?是血親?』滴血驗正身,不相融的結果:輕則廢為庶人,重則賜死殺身。處在如此生死一線間,任誰都不禁膽顫而慄。因為眾大臣冷漠看戲、無情的表現,讓元凰感受到宮廷的冷暖;權力鬥爭的開始。這段的拍攝描述是元凰改變一生態度,心性轉折的重要關鍵,但鏡頭一掃而過的,卻僅是太后臉部無言特寫,少了一旁眾臣將的表情停留旁白補述。結局滴血驗親兩相融合,原本應該是值得慶賀之事,亦可證明楚華容的認知是錯的,一切皆是無中生有,誤會一場。我,北辰元凰還是真龍非偽鳳,但又何須在登基後,暗地趕盡殺絕?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只有一個:北辰元凰非真龍。但筆者在這段戲中看不到如此的畫面與描述。『原來我不比別人尊貴,也不比別人卑賤。』『太子身份,只是便於掌控朝政的一顆棋子』如果此時鏡頭帶到三王爺北辰胤「一切盡在我掌握之中」的眼神旁白畫面停格,皇太后安心滿意的神情,其他眾臣的錯愕失望表現與細語,筆者以為這對元凰的心思旁白與人格轉性描繪更具說服力。

  有人質疑:即使造假,終究順利登基帝位,有必要如此冷酷對至親好友趕盡殺絕嗎?在這場權力鬥爭中,不論是真龍或偽鳯,身世之謎已成芒刺在背;既然蒼天認為我還有利用價值,我又何不順水推舟?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恆久不便之定律。楚華容從小與我在宮中一起長大,你一定可以了解我的苦楚悲哀,年少的願景、太平的治世,沒有穩固的王權地位一切皆是空談。是你實事求是的態度逼我面對一切。蝶姨,妳從我小時看養我成長,你遲不願入宮,是因為你明白宮廷的黑暗與無奈,但為何妳要送我那幅圖,燃起我心底深處的弱點痛楚?二十年前太子是一顆棋子無憂而活,二十年後的今天開始,我將為自己生存奮鬥,不惜犧牲一切。是宮廷這個大染缸環境逼我要為存活捍衛而戰。渡江修,你一直是我的知己至交,但楚華容死,蝶姨死,你一定不會原諒我,我不願在登上帝王之位後,背負你的恨,與其得不到你的支持,我寧願來生換個環境再與你成至交結兄弟。

  不久前在電視台播出大受好評且熱列迴響的韓國宮廷劇「大長今」,除了對女主角坎坷迂迴的一生及其奮鬥不懈的精神,掬一把同情之淚與感佩外,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卻是飾演反派的崔尚宮。她在墜崖之前到長今母親的墓前祈求原諒的一段話,讓人無法忘懷:原諒我生長在這個家族,原諒我生長的家族是權貴世家,原諒我的家族所施給我的使命與壓力。這句話同樣可以套在北辰元凰身上:原諒我生長在這皇族世家,原諒我太子的身份,原諒我的皇族所施與我的權力與生存的逼迫,畢竟-王者是一條無情孤單的不歸路。
:em17:

凌雲風舞光
04-10-27, 12:21 AM
我對元凰的做法到是覺得很正常~
在君王之家~
有辦法正常才奇怪~
不是生就是死~
你不去害人~
但是別人還是一樣要掛到你~
所以他的做法是一般掌權者的方式~
尤其是經過長久的壓抑之後~
所行的方式更是為極端~

無名小卒
04-10-27, 06:18 PM
補述
  
  關於北辰元凰這角色的設定成功與否,筆者不作評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因為編劇留白的設計,讓人對這個角色可以有無限的幻想版本,因此就近幾個系列言,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只是任何話題只要套上是非選擇論,必定涉及到主客觀問題。就如同寫情書給愛慕之人,要對方若喜歡他就在紙上畫○不喜歡就畫X,但對方可能是單純的欣賞喜歡角度,並非愛戀,那是要畫○還是畫X?是很難界定下結論的。
  喜歡元凰相信帝王學的人認為他的作為無可厚非;喜歡楚華容、渡江修站在道德人性上者,卻認為他冷酷無情、行為偏差。看到官方網上網友對於這角色,兩路人馬精彩激烈辯爭,算是近期來少數難得有趣又頗具建設性的畫面。只是這樣的議題是無所謂絕對論,因此前面筆者所述,僅就北辰元凰這角色的內心轉變、行為背後動機和被殺害者的前置因果關係作探討,至於他的所作所為、是否對與錯,不予置評。因為筆者相信抒發對角色設定的感覺,會比是非論的爭執來的有意義。

素問
04-11-01, 03:41 PM
※回應 無名小卒 在 10-27-2004 06:18 PM 所發表的文章:
>補述
>  關於北辰元凰這角色的設定成功與否,筆者不作評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因為編劇留白的設計,讓人對這個角色可以有無限的幻想版本,因此就近幾個系列言,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只是任何話題只要套上是非選擇論,必定涉及到主客觀問題。就如同寫情書給愛慕之人,要對方若喜歡他就在紙上畫○不喜歡就畫X,但對方可能是單純的欣賞喜歡角度,並非愛戀,那是要畫○還是畫X?是很難界定下結論的。
>  喜歡元凰相信帝王學的人認為他的作為無可厚非;喜歡楚華容、渡江修站在道德人性上者,卻認為他冷酷無情、行為偏差。看到官方網上網友對於這角色,兩路人馬精彩激烈辯爭,算是近期來少數難得有趣又頗具建設性的畫面。只是這樣的議題是無所謂絕對論,因此前面筆者所述,僅就北辰元凰這角色的內心轉變、行為背後動機和被殺害者的前置因果關係作探討,至於他的所作所為、是否對與錯,不予置評。因為筆者相信抒發對角色設定的感覺,會比是非論的爭執來的有意義。

記得有位道友是這麼敘述的:「北辰元凰讓人越討厭,代表這角色越成功。」
而您提到:「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
個人很納悶,爭議性等於成功嗎?「成功」於此的定義是什麼?
眾人願意將心力花費在填補編劇所空下的「留白設計」,代表這角色塑造的成功?

呵呵....突然想到"英雄"這齣戲!
"英雄"一戲裡幾乎不贅事鋪陳刺客與嬴政的內心轉折與互動,
沒有戲劇上一貫性劃分的正反派角色,連對立的國家也簡化到以「趙國」為代表,
(秦軍箭攻趙國書院、趙國將軍之女-飛雪、趙國臣民轉徙秦國的亭長-無名等..)
戲裡除卻殘劍及婢女如月不知其屬國以外,餘下幾乎都只是趙人與秦人的對抗,
而對抗的方式也僅僅以消極的“刺殺”來脈穿整個故事架構。
整齣戲反覆地標榜著「天下一統」這概念。
簡化了的一切,似乎也可說是導演的「留白詮釋」?
只要戲劇能夠達到自己所要表達的意念,
留白處自有「能者」以自我觀點佐以史書記載填補完成。
甚至十個「能者」的看戲觀點就有十種以上的填空方法,
一齣極其乏善可陳的戲碼,突然也莫名的多了許多評論價值了。
而所引起的爭議聲浪不可謂不大,那麼這齣"英雄"算成功了嗎?
原來「聲浪」這無意義的聲波名詞,遠大過戲劇原質,
「成功」的定義是指所能激起的討論漣漪??
這留白等同編劇開了一扇窗,滿足了看戲者的編戲欲。
討論的焦點已不在戲裡所呈現的基點上,
角色的完整度只能依靠每個欲抒發的「能者」諸加的戲外觀感來豐富生命,
這叫”角色塑造成功”?!

不少論及北辰元凰的討論者,少不了的都要舉出史有著名帝王來加持一番,
通篇而來,得出的是北辰元凰究竟是承著哪位帝王的原型而誕生?
幾乎能例舉的都舉透了,原來北辰元凰身上並沒有揹負著哪個帝王的影子,
北辰元凰的生成就只是依著編劇的“帝王印象”,所編出的帝王角色。
"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因為有了「帝王之術」的說法,所以北辰元凰必須行所不得不的殺戮,
不然顯現不出他的帝王之格!
也就是說戲路的安排不再是種因果呈現,反倒是先預設了果再去編寫因緣由來,
為了突顯北辰元凰這“無情最是帝王家”的信念,所以他大殺親友,
越是無情橋段越是符合這「帝王」身份。
也不管殺戮合不合理,只要能成就戲劇效果,激起所謂討論聲浪也就足夠,
然後戲外囂上的是非善惡討論,模糊了戲劇本質上的不足,
不禁讓人大嘆原來北辰元凰的成功是這麼的容易!

smellco
04-11-01, 06:33 PM
頗為贊同樓下素問道友的觀點

北辰元凰這角色
難道僅只是編劇寫來讓大家討論帝王之學的嗎
想到這有點感嘆...

前兩天剛好看了一部大陸劇-雍正王朝之李衛當官
兩相對比之下
深深覺得龍城的宮廷戲實在是太兒戲
而這部戲還是屬於戲說野史性質而非正統歷史劇

什麼叫無情最是帝王家
如果殺殺自己身邊的朋友跟親屬就算是
那先前那一堆梟雄幾乎人人都能達到此標準

編劇們對北辰皇家的描寫實在是太薄弱了
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個已數百年
暗潮洶湧/糜爛/浮華/貴族與平民之間到達一個緊繃地步的皇朝

smellco
04-11-01, 07:49 PM
※回應 smellco 在 11-01-2004 06:33 PM 所發表的文章:
>頗為贊同樓下素問道友的觀點
>北辰元凰這角色
>難道僅只是編劇寫來讓大家討論帝王之學的嗎
>想到這有點感嘆...
>前兩天剛好看了一部大陸劇-雍正王朝之李衛當官
>兩相對比之下
>深深覺得龍城的宮廷戲實在是太兒戲
>而這部戲還是屬於戲說野史性質而非正統歷史劇
>什麼叫無情最是帝王家
>如果殺殺自己身邊的朋友跟親屬就算是
>那先前那一堆梟雄幾乎人人都能達到此標準
>編劇們對北辰皇家的描寫實在是太薄弱了
>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個已數百年
>暗潮洶湧/糜爛/浮華/貴族與平民之間到達一個緊繃地步的皇朝


寫完才想到
上面的比喻似乎有些不適當
怎能拿一部大陸歷史劇集跟近來的霹靂劇集相比呢
因為整個前置或是後製作業規模是完全不同的

整個比喻也模糊掉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北辰元凰這位新登基之帝
先不論他出身是否先皇嫡子
一個從小就受正統王儲教育的人
太傅灌輸的是王道為主的思想
宮廷環境則是培養出上位者的御人之術
遇到生命中的一個衝突
卻就只會像江湖人士依樣極端而為
帝位尚未坐穩就開始誅殺
毫無其應有之格局

殺 就只是為了顯示他身為帝王的無情
編劇似乎太過將帝王形象二分法了
不是殺不下手過於仁慈的傲刀青麟
就是過於殘殺毫不手軟的北辰元凰

殺楚華容
只是顯得他的政治思考不及格
殺渡江修及蝶姨
只是顯得他的政治手段不圓滑

也難怪教導他的太傅-玉偕飛
會說只能輔佐他而不能引導他
教了二十幾年卻只教出這程度
乾脆就隨他去吧...

sup03014322
04-11-01, 08:23 PM
※回應 smellco 在 11-01-2004 07: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寫完才想到
>上面的比喻似乎有些不適當
>怎能拿一部大陸歷史劇集跟近來的霹靂劇集相比呢
>因為整個前置或是後製作業規模是完全不同的
>整個比喻也模糊掉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北辰元凰這位新登基之帝
>先不論他出身是否先皇嫡子
>一個從小就受正統王儲教育的人
>太傅灌輸的是王道為主的思想
>宮廷環境則是培養出上位者的御人之術
>遇到生命中的一個衝突
>卻就只會像江湖人士依樣極端而為
>帝位尚未坐穩就開始誅殺
>毫無其應有之格局
>殺 就只是為了顯示他身為帝王的無情
>編劇似乎太過將帝王形象二分法了
>不是殺不下手過於仁慈的傲刀青麟
>就是過於殘殺毫不手軟的北辰元凰
>殺楚華容
>只是顯得他的政治思考不及格
>殺渡江修及蝶姨
>只是顯得他的政治手段不圓滑
>也難怪教導他的太傅-玉偕飛
>會說只能輔佐他而不能引導他
>教了二十幾年卻只教出這程度
>乾脆就隨他去吧...
饒了北辰元凰吧
如果他知道他的幾十萬大軍在葉口月人的幽轤面前也不過是團肉渣而已
他就不會那麼囂張了 :00:
總而言之
霹靂裡面的人事物很難從歷史裡學到啥的
即使是霹靂自身的歷史
如果真的可以學到啥
那就不會演個十幾年還沒下檔了~~:P

無名小卒
04-11-02, 03:10 AM
>※回應 素問 在 11-01-2004 03:41 PM 所發表的文章:
>記得有位道友是這麼敘述的:「北辰元凰讓人越討厭,代表這角色越成功。」
>而您提到:「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
>個人很納悶,爭議性等於成功嗎?「成功」於此的定義是什麼?
>眾人願意將心力花費在填補編劇所空下的「留白設計」,代表這角色塑造的成功?
感謝素環真座下第一大內總管”素問總管”的回應
不過要請您再回頭看一下:筆者說過這個角色”塑造”成功與否,不予置評,但他確實算是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這兩點當中的意思是不同的。正因這角色要說是模仿那個歷史帝王而寫,又看不出影子(只能說匯集數個有名帝王大鍋炒),要說他的定位如何?也說不出所以然,不過是要暗地耍狠表面當明君。只是編劇的「留白設計」確實讓角色引起了一陣不小的爭議性討論,舉個例來說,是問杜一葦到死為止,讓人討論的篇數有多少?在三先天未出現時,可以看得出杜一葦原是要當領導地位之人選,可惜的是他終究無法成為像憶秋年般第二個痞子先天,可以說塑造失敗,又失去戲劇性話題。西蒙上檔的主打反派,除了賣偶頭,又有多少爭議性?霹靂這一兩檔的反派都很善良,覆天殤好不容易研發新病毒,結果只讓一頁書當臨床實驗;西蒙這派嗜血族,靠者咬人原本可以讓霹靂走向末世錄,結果,他這輩子大概只吸過兩個人(月吟荷跟柳湘音),而且這兩個人是吸來當老婆愛人用的。改變未來的並非是佛劍,應該說是西蒙,他自己有潔癖不吸別人也就算了,部下都死的差不多,也不見他讓殘活部屬去咬別人,筆者只能說其實西蒙是個”好人”,素還真應該到他墓前頒個好人好事匾額表揚。再反觀元凰這角色,末世錄後半出現幾集,偶普通亦無多大突出表現,到登基這兩集不過殺了三個人,卻引起行為相對論兩派熱烈辯解,不管導演的畫面處理功力強弱,但他確實脫穎而出不是嗎?
>"英雄"一戲裡幾乎不贅事鋪陳刺客與嬴政的內心轉折與互動,
>沒有戲劇上一貫性劃分的正反派角色,連對立的國家也簡化到以「趙國」為代表,
>(秦軍箭攻趙國書院、趙國將軍之女-飛雪、趙國臣民轉徙秦國的亭長-無名等..)
<恕刪>
>而所引起的爭議聲浪不可謂不大,那麼這齣"英雄"算成功了嗎?
>原來「聲浪」這無意義的聲波名詞,遠大過戲劇原質,
>「成功」的定義是指所能激起的討論漣漪??
成功的定義本來就有許多種,端看眾人就何種角度來定位。
偶像明星的緋聞一堆,有些是真有些是特意製造的,尤其在剛出道或休息復出前,不管fans對此觀感如何?但它達到拉回觀眾注意力目地。「英雄」不管他戲劇的風評如何(筆者看到睡著),但以某方面言它確實也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
>這留白等同編劇開了一扇窗,滿足了看戲者的編戲欲。
>討論的焦點已不在戲裡所呈現的基點上,
<恕刪>
>角色的完整度只能依靠每個欲抒發的「能者」諸加的戲外觀感來豐富生命,
>這叫”角色塑造成功”?!
>北辰元凰的生成就只是依著編劇的“帝王印象”,所編出的帝王角色。"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因為有了「帝王之術」的說法,所以北辰元凰必須行所不得不的殺戮,
>不然顯現不出他的帝王之格
>也就是說戲路的安排不再是種因果呈現,反倒是先預設了果再去編寫因緣由來,
戲劇本來即無限制定要因果呈現,很多戲都是先看到果再往回追溯因來表示
>為了突顯北辰元凰這“無情最是帝王家”的信念,所以他大殺親友,
>越是無情橋段越是符合這「帝王」身份。
>也不管殺戮合不合理,只要能成就戲劇效果,激起所謂討論聲浪也就足夠,
>然後戲外囂上的是非善惡討論,模糊了戲劇本質上的不足,
>不禁讓人大嘆原來北辰元凰的成功是這麼的容易!
耶!?討論的焦點是在戲裡所呈現的基點上啊!殺戮本來就不對,無謂合不合理,但這非重點,如果僅就對與錯討論,最後就如同先有雞或先有蛋一般,永無終止。筆者以為您指的是應就整部戲的內容來討論是嗎?但這個議題原本就是針對單一角色而論,探討其與周圍人物的互動關係,及行為改變的背後動機,只是眾人討論到最後往往都模糊掉重點,或著說是改變原議題,變成人道學、帝王學或殺人對不對的問題。最後重申的是:北辰元凰確實是達到戲劇性話題,但是否塑造成功,端看各人對其認知觀點決定:01:

凡天
04-11-02, 09:17 AM
※回應 無名小卒 在 11-02-2004 03:10 AM 所發表的文章:

>不過要請您再回頭看一下:筆者說過這個角色”塑造”成功與否,不予置評,但他確實算是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這兩點當中的意思是不同的。正因這角色要說是模仿那個歷史帝王而寫,又看不出影子(只能說匯集數個有名帝王大鍋炒),要說他的定位如何?也說不出所以然,不過是要暗地耍狠表面當明君。只是編劇的「留白設計」確實讓角色引起了一陣不小的爭議性討論<恕刪

你想要在霹靂編劇寫出的人物中看到歷史帝王的影子,那還真是難....
因為他們根本不做真實上的帝王得做的事.
敢問元凰陛下,您治理的領土有多大?可有旱災水患?重要農產礦物有哪些?每年稅收有沒有減收?整個皇宮的開銷如何支付?外族蠢蠢欲動,請問要練多少兵?糧餉調度有沒有問題?......etc
元凰:朕哪知道那麼多?朕只要專心負責殺人滅口,偶而做些奇奇怪怪的事,就是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看日劇,就醫院劇來說好,你可以看到醫生在院務和醫務上的許多瑣事,醫生之間的相處,手術開刀上的問題,和病人之間的對應....卻是不覺得無聊.
而在台灣的連續劇裡,醫生只要負責談戀愛就行了.....而霹靂裡的皇帝,同樣兼具如此"特色",稱呼叫皇帝,實際所做的事情內容大約跟一些角頭老大差不多.

各位不妨想想,以元凰在劇中擔任的角色,有什麼必須設定他為皇帝的必要性嗎?沒有.
同樣的劇情,改到某某幫派裡發生,照樣可以演....

>成功的定義本來就有許多種,端看眾人就何種角度來定位。
>偶像明星的緋聞一堆,有些是真有些是特意製造的,尤其在剛出道或休息復出前,不管fans對此觀感如何?但它達到拉回觀眾注意力目地。「英雄」不管他戲劇的風評如何(筆者看到睡著),但以某方面言它確實也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
所以世界上留下罵名的作品,以某方面言它們都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那....又如何?
一部作品不必論內涵好壞?

>戲劇本來即無限制定要因果呈現,很多戲都是先看到果再往回追溯因來表示
你確定那些霹靂編劇確實有花心思去編了"因"嗎?那麼但願大家以後有機會看到那些回溯....
霹靂劇中有多少劇情路線是無頭斷尾而最後草草收掉的?相信不用我多說了.

>耶!?討論的焦點是在戲裡所呈現的基點上啊!殺戮本來就不對,無謂合不合理,但這非重點,如果僅就對與錯討論,最後就如同先有雞或先有蛋一般,永無終止。筆者以為您指的是應就整部戲的內容來討論是嗎?但這個議題原本就是針對單一角色而論,探討其與周圍人物的互動關係,及行為改變的背後動機,只是眾人討論到最後往往都模糊掉重點,或著說是改變原議題,變成人道學、帝王學或殺人對不對的問題。最後重申的是:北辰元凰確實是達到戲劇性話題,但是否塑造成功,端看各人對其認知觀點決定:01:

話說,最近寇刀被人一招斃命,也引起許多討論,看來霹靂編劇又用他無厘頭的劇情,再次創造出一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好奇
04-11-02, 10:52 AM
看戲的多少對帝王有一定的認知了...無必要演太多小細節
戲的重點並非元凰 設定太詳細反而會更難發揮
以他目前的表現已符合劇情上所需

就算他不是為國家是為私慾 對一般人來說都有可能發生
何況編劇又不是要把他塑造成聖人
如果有一件事威脅到你的生命 而你有能力殺他 他殺人也沒什麼好爭議的
殺人不對那這戲也無從發揮
有些人愛以寇刀之死說編劇草率
他一出場是讓人覺得很強 但也讓人覺得比楚華容還像配角
他的死並不是編劇的錯 而是拍攝出來效果相反

素問
04-11-02, 11:46 AM
※回應 無名小卒 在 11-02-2004 03:10 AM 所發表的文章:
>感謝素環真座下第一大內總管”素問總管”的回應
無名小卒大人客氣了。^^
不過此前有兩點要說明一下:
一:是素「還」真,而非「環」字。
二:我不想當大內總管,我要當皇帝。噗!
>不過要請您再回頭看一下:筆者說過這個角色”塑造”成功與否,不予置評,但他確實算是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這兩點當中的意思是不同的。正因這角色要說是模仿那個歷史帝王而寫,又看不出影子(只能說匯集數個有名帝王大鍋炒),要說他的定位如何?也說不出所以然,不過是要暗地耍狠表面當明君。只是編劇的「留白設計」確實讓角色引起了一陣不小的爭議性討論,元凰這角色,末世錄後半出現幾集,偶普通亦無多大突出表現,到登基這兩集不過殺了三個人,卻引起行為相對論兩派熱烈辯解,不管導演的畫面處理功力強弱,但他確實脫穎而出不是嗎?
部份恕刪^^
您的原文是這麼提到的:「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
(或許個人的徵結點是在“成功”這兩個字。^^)
這「成功」是指成功的引起爭議,但爭議處除了對北辰元凰行為上善惡探討之外,
尚有您所言及的「留白設計」。
角色行為上的爭議,是可看做這角色的「特質」沒錯,這點我沒有異議。
但若角色所引起的爭議點來自於過程上的留白(又或者是說“簡化”),
整個角色只再再的著重在某種必然性的指向,如刻意將行為爭議化等….
那麼討論空間似乎像是編劇出題讓每個討論者借題闡述自身對是非善惡之觀感。
討論的生成,算是刻意為而為之。爭議點所依憑的也就少了“角色的絕對性”。
換句話說是行為引起爭議,“角色”的由來是可替換的!

>成功的定義本來就有許多種,端看眾人就何種角度來定位。
>偶像明星的緋聞一堆,有些是真有些是特意製造的,尤其在剛出道或休息復出前,不管fans對此觀感如何?但它達到拉回觀眾注意力目地。「英雄」不管他戲劇的風評如何(筆者看到睡著),但以某方面言它確實也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
印象深刻不能算是好戲!
我的徵結點的確就是在“成功”這兩個字上。
個人的想法裡認為「這齣成功了、這角色成功了」等於是給予了正面評價。
或者如您說的,我應該重新定義對“成功”所代表的涵意,
看待角度改為編劇又成功的寫爛一位角色,
這就比較能理解“成功”之於北辰元凰這角色的意義!
>戲劇本來即無限制定要因果呈現,很多戲都是先看到果再往回追溯因來表示
或許我以“因果”來形容戲劇上的主副關係不是很恰當。
這麼說好了....
戲劇上若僅僅只著重在「目地」,對凝結的過程省略簡化,甚至遼草看待,
那麼戲劇目地就算達到了,這戲依舊不能說是齣好戲。
>耶!?討論的焦點是在戲裡所呈現的基點上啊!殺戮本來就不對,無謂合不合理,但這非重點,如果僅就對與錯討論,最後就如同先有雞或先有蛋一般,永無終止。筆者以為您指的是應就整部戲的內容來討論是嗎?但這個議題原本就是針對單一角色而論,探討其與周圍人物的互動關係,及行為改變的背後動機,只是眾人討論到最後往往都模糊掉重點,或著說是改變原議題,變成人道學、帝王學或殺人對不對的問題。最後重申的是:北辰元凰確實是達到戲劇性話題,但是否塑造成功,端看各人對其認知觀點決定:01:

個人所指的 “合理”不是指合於道德倫理,而是戲裡凝結元凰的殺機不夠強烈,
有那麼點為殺而殺以成就無情帝王的「戲劇目地」!
而戲外討論則以「鞏固皇位論」來說明殺戮的必然,
這一來一往上的基點已有了些許差異,輿論的聲浪早模糊了本質上的不足。
北辰元凰行為上的或對或錯,也不是我的重點。
我的發言起點在於您所說到的:「抒發對角色設定的感覺,會比是非論的爭執來的有意義。」
我應該一直說著的都是北辰元凰這角色的設定問題才是。^^

凡天
04-11-02, 01:46 PM
※回應 好奇 在 11-02-2004 10:52 AM 所發表的文章:
>看戲的多少對帝王有一定的認知了...無必要演太多小細節
>戲的重點並非元凰 設定太詳細反而會更難發揮
>以他目前的表現已符合劇情上所需
如果編劇只是拿了一個"國"來做架構,在劇情的表現上卻絲毫沒有國的格局和必要性,那麼,不論元凰的身分是皇帝還是"xx幫繼任幫主",在劇情的差別上又何在?
而別的姑且不說,編劇連每個宮廷人物該有的"格",都沒有定位好.
把劇情的背景設定為皇城,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換湯不換藥.

>就算他不是為國家是為私慾 對一般人來說都有可能發生
>何況編劇又不是要把他塑造成聖人
>如果有一件事威脅到你的生命 而你有能力殺他 他殺人也沒什麼好爭議的
>殺人不對那這戲也無從發揮
似乎並沒有人在爭論"對或錯"吧?

>有些人愛以寇刀之死說編劇草率
>他一出場是讓人覺得很強 但也讓人覺得比楚華容還像配角
>他的死並不是編劇的錯 而是拍攝出來效果相反

你確定不是編劇原本就這樣編嗎?我不認為每個人物出場時的氣勢和形容,會不是編劇寫的.
是與不是且不論,觀眾要看的是成品,要評論的也是成品.
至於有哪個環節做得不好,那是製作公司內部要解決的問題.

好奇
04-11-02, 03:39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2-2004 01:4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如果編劇只是拿了一個"國"來做架構,在劇情的表現上卻絲毫沒有國的格局和必要性,那麼,不論元凰的身分是皇帝還是"xx幫繼任幫主",在劇情的差別上又何在?
>而別的姑且不說,編劇連每個宮廷人物該有的"格",都沒有定位好.
>把劇情的背景設定為皇城,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換湯不換藥.
虛張聲勢????? 照你的講法 演戲本來就是虛張聲勢
基本上我是把皇城當一個君王制度的組織來看
楚華容-渡江修的死 就是君臣關係而不是江湖恩怨
>似乎並沒有人在爭論"對或錯"吧?
的確有 元凰的行為基本上不對 但劇情上並沒有不合理
>你確定不是編劇原本就這樣編嗎?我不認為每個人物出場時的氣勢和形容,會不是編劇寫的.
>是與不是且不論,觀眾要看的是成品,要評論的也是成品.
>至於有哪個環節做得不好,那是製作公司內部要解決的問題.
霹靂也演了上千集 你敢說不會對人物有刻版印象嗎
寇刀是讓人覺得很強 但實際上戲裡並沒演到或提到他的豐功偉業
只不過是因為她是楚華容的師父
而楚華容救了杜一葦也會讓人下意識覺得她很厲害
但實際上救人跟殺人是兩回事
不能說你的觀點錯誤 但以你的觀點看戲 根本不是在欣賞戲劇

凡天
04-11-02, 03:59 PM
※回應 好奇 在 11-02-2004 03:39 PM 所發表的文章:

>虛張聲勢????? 照你的講法 演戲本來就是虛張聲勢

如果這是你對戲劇的認知,那倒真是淺了....
戲劇的背景設定是對戲劇本身有非常重大影響的,既沒有能力寫出國的格局,編劇就沒必要小孩開大車.
五星物語設定了5個星團的世界,編出了數千年的歷史年表,沒人說它是虛張聲勢.
火鳳燎原採用了三國時代,改編並創作出許多人物,沒人說它是虛張聲勢.
因為它們在適當的架構上發揮出精采的劇情.

而以現在這檔霹靂的格局,設定個幫會或派門組織來演就足以.
在沒有國家的霹靂世界觀裡,硬扯出一個連領土人民都不清不楚的國家,那才叫虛張聲勢.

>基本上我是把皇城當一個君王制度的組織來看
>楚華容-渡江修的死 就是君臣關係而不是江湖恩怨

喔,請問,元凰的作為跟一個幫派頭目處死或設計害死2個部下的差異在哪?
拿個更近的例子,它跟悅蘭芳殺死穿雲豹又有何不同?它有必要架構在最不適合霹靂的皇城設定中嗎?
那同樣是主從關係,而不是江湖恩怨.
若把幫派頭目處死自己2個部下視為江湖恩怨豈不怪哉?

>的確有 元凰的行為基本上不對 但劇情上並沒有不合理

不合理的事,在分辨不出的人的眼中,也就不是不合理....
而情節描述上的粗糙,或許你也要說不是編劇的錯吧?

>霹靂也演了上千集 你敢說不會對人物有刻版印象嗎

哈,霹靂也演了上千集,究竟是我對人物有刻版印象,還是編劇自己把自己框在那個表現手法的框框裡呢?

>寇刀是讓人覺得很強 但實際上戲裡並沒演到或提到他的豐功偉業
>只不過是因為她是楚華容的師父
>而楚華容救了杜一葦也會讓人下意識覺得她很厲害
>但實際上救人跟殺人是兩回事
>不能說你的觀點錯誤 但以你的觀點看戲 根本不是在欣賞戲劇

那倒是得請教,什麼才叫做欣賞戲劇了....現在這樣的編劇水準,我倒真的不知道由何"欣賞"起...

justice
04-11-02, 04:26 PM
帝王是什麼?沒當過皇帝的我們永遠很難理解。
但是我想問的是,北辰元凰這個角色,在霹靂這個故事中到底該怎魔去定位?
王者嗎?
霹靂例來的王者都伴隨著相當的實力,
霹靂王朝的非凡公子,龍圖霸業的天策真龍,
他們除了武力,還有著他人難及的智慧。(別說天策不聰明,要不然當初素素是被誰算倒的?)
相比之下,元凰有什麼?武力?只怕連先天級的衣角都碰不到。
智慧?跟魔龍及素素相比只怕也差上一大截。
手下嗎?除了掛掉地獄刀的三皇爺以外,也沒見過有什麼高手登場(更何況人家也未必會服他。)
他有的是什麼?狠心,還有帝王身分罷了。
這麼一個薄弱的帝王之尊,出現在霹靂的故事裡,要怎麼跟那群世外高人接軌?
如果編劇不能夠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那麼霹靂的劇情可能就會被切割成兩個完全不相干的部分。
你演你的宮廷戲,我打我的武俠劇,
老實說,還真的挺奇怪的。

凡天
04-11-02, 04:53 PM
※回應 justice 在 11-02-2004 04:2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帝王是什麼?沒當過皇帝的我們永遠很難理解。
>但是我想問的是,北辰元凰這個角色,在霹靂這個故事中到底該怎魔去定位?
>王者嗎?
>霹靂例來的王者都伴隨著相當的實力,
>霹靂王朝的非凡公子,龍圖霸業的天策真龍,
>他們除了武力,還有著他人難及的智慧。(別說天策不聰明,要不然當初素素是被誰算倒的?)
>相比之下,元凰有什麼?武力?只怕連先天級的衣角都碰不到。
>智慧?跟魔龍及素素相比只怕也差上一大截。
>手下嗎?除了掛掉地獄刀的三皇爺以外,也沒見過有什麼高手登場(更何況人家也未必會服他。)
>他有的是什麼?狠心,還有帝王身分罷了。
>這麼一個薄弱的帝王之尊,出現在霹靂的故事裡,要怎麼跟那群世外高人接軌?
>如果編劇不能夠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那麼霹靂的劇情可能就會被切割成兩個完全不相干的部分。
>你演你的宮廷戲,我打我的武俠劇,
>老實說,還真的挺奇怪的。

這位道友點出的,正是問題所在.也就如我之前在別的發言裡說的,在霹靂劇中,根本做不出像樣的國家架構,而要演出現在龍城這樣的劇情,用一個武林組織來演,照樣能演,沒必要硬塞進一個跟霹靂本身完全格格不入的國家來.
今天換成元凰是血道天宮宮主,是齊天殿殿主,是汗青編御主.....都一樣能演出同樣的戲碼.說他是皇帝,他掌握的又有什麼?跟那些武林組織的首腦所掌握的又有何不同?....所以說皇城的設定是虛張聲勢,是虛有其表,那是一點也不為過.

sup03014322
04-11-02, 05:15 PM
※回應 justice 在 11-02-2004 04:2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帝王是什麼?沒當過皇帝的我們永遠很難理解。
>但是我想問的是,北辰元凰這個角色,在霹靂這個故事中到底該怎魔去定位?
>王者嗎?
>霹靂例來的王者都伴隨著相當的實力,
>霹靂王朝的非凡公子,龍圖霸業的天策真龍,
>他們除了武力,還有著他人難及的智慧。(別說天策不聰明,要不然當初素素是被誰算倒的?)
>相比之下,元凰有什麼?武力?只怕連先天級的衣角都碰不到。
>智慧?跟魔龍及素素相比只怕也差上一大截。
>手下嗎?除了掛掉地獄刀的三皇爺以外,也沒見過有什麼高手登場(更何況人家也未必會服他。)
>他有的是什麼?狠心,還有帝王身分罷了。
>這麼一個薄弱的帝王之尊,出現在霹靂的故事裡,要怎麼跟那群世外高人接軌?
我覺得道友說到重點了
姑且不論元凰夠不夠格成為霹靂裡某個國家的皇帝
北隅皇城的設定出現在霹靂裡就已經是個大BUG了
之前天外南海的統治者(傲刀玄龍,傲刀蒼雷)至少武力等級都還有一定程度
再加上有天然的地理障礙
他們兄弟能夠統治天外南海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這個北隅皇城有啥?
經過了高科技的葉口月人
永生不死的吸血鬼
和那擁有毀天滅地能力的三先天後
如果再出來的是像希臘或北歐神話裡以諸神為主的組織
可能還比較合理
沒想到再出來的竟是類似中國大清帝國的北辰皇朝~"~
想一想
如果雍正或是乾隆遇到素還真或是魔龍祭天
他們鬥得過那些神人嗎?
清朝的軍隊遇到葉口月人
能打仗嗎?
我覺得霹靂應該將該皇朝的成員都設定為僵屍
至少一般霹靂裡的武功打不死的僵屍
這樣才能balance北辰皇朝的BUG






>如果編劇不能夠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那麼霹靂的劇情可能就會被切割成兩個完全不相干的部分。
>你演你的宮廷戲,我打我的武俠劇,
>老實說,還真的挺奇怪的。

素問
04-11-02, 05:27 PM
※回應 sup03014322 在 11-02-2004 05:15 PM 所發表的文章:
部份恕刪.^^
>可是這個北隅皇城有啥?
>經過了高科技的葉口月人
>永生不死的吸血鬼
>和那擁有毀天滅地能力的三先天後
>如果再出來的是像希臘或北歐神話裡以諸神為主的組織
>可能還比較合理
個人覺得您這個點子蠻讚的.
這樣演好了..噗! :09:

無名小卒
04-11-02, 06:00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2-2004 09:17 AM 所發表的文章:
<恕刪>
>敢問元凰陛下,您治理的領土有多大?可有旱災水患?重要農產礦物有哪些?每年稅收有沒有減收?整個皇宮的開銷如何支付?外族蠢蠢欲動,請問要練多少兵?糧餉調度有沒有問題?......etc
>元凰:朕哪知道那麼多?朕只要專心負責殺人滅口,偶而做些奇奇怪怪的事,就是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老實說,筆者看不太出來您這段話要表達之意...
筆者認為可能大家對戲劇性這個名字,認知不同,所以才會出現誤解。針對元凰這個角色「塑造」,筆者一再重申不予置評,從霹靂兵燹之後,不知是編劇真的太怠惰乏善可陳,亦或是導演功力太差?無法表現編劇所塑造的角色形象?因此出來角色不管正反,過場下台目過即忘。所以您所說的應該指的是元凰這個王者角色,應盡之責的表現,而這就是所謂”角色塑造”之意,與筆者所說產生戲劇性爭議不盡相同,因為登基這兩集殺了三個人,而造成話題,你能說他不夠戲劇性嗎?
>看日劇,就醫院劇來說好,你可以看到醫生在院務和醫務上的許多瑣事,醫生之間的相處,手術開刀上的問題,和病人之間的對應....卻是不覺得無聊.
<恕刪>
>一部作品不必論內涵好壞?
>你確定那些霹靂編劇確實有花心思去編了"因"嗎?那麼但願大家以後有機會看到那些回溯....
>霹靂劇中有多少劇情路線是無頭斷尾而最後草草收掉的?相信不用我多說了.
>話說,最近寇刀被人一招斃命,也引起許多討論,看來霹靂編劇又用他>無厘頭的劇情,再次創造出一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筆者想您真的誤解筆者所要表達之意,您這邊所提到的是整部戲的劇情編排與角色塑造定位,這個主題叫北辰元凰,所以筆者在此所提出都是針對這角色所寫,劇情好壞不在討論範圍內,因為筆者發現到劇情的好壞,除了編劇問題外,大家都忽略到一個重要關鍵,那就是操偶與導演拍攝的功力,因此您可以回到筆者一開始論述元凰文中提到,因為操偶與拍攝技巧失敗關係,所以讓人無法感受到元凰這個角色的定位如何,正因如此,筆者對於這角色「塑造」如何,不予置評
至於寇刀被人一招斃命,筆者以為是預料中,因與他有牽連的楚華容已死,另一位好友蝴蝶君帶出後,即無他的戲份可後續發展,讓人討論的是他死的”太廉價”,並無啥可議之處 :13:

凡天
04-11-02, 07:27 PM
※回應 無名小卒 在 11-02-2004 06:00 PM 所發表的文章:

>老實說,筆者看不太出來您這段話要表達之意...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就是元凰現在所做的戲劇表現,根本不需要用"皇帝"這個地位來表現.

>筆者認為可能大家對戲劇性這個名字,認知不同,所以才會出現誤解。針對元凰這個角色「塑造」,筆者一再重申不予置評,從霹靂兵燹之後,不知是編劇真的太怠惰乏善可陳,亦或是導演功力太差?無法表現編劇所塑造的角色形象?因此出來角色不管正反,過場下台目過即忘。所以您所說的應該指的是元凰這個王者角色,應盡之責的表現,而這就是所謂”角色塑造”之意,與筆者所說產生戲劇性爭議不盡相同,因為登基這兩集殺了三個人,而造成話題,你能說他不夠戲劇性嗎?

並不是職責的問題,而是格局的問題.
而光是這樣的劇情就要說"夠戲劇性",我想那可就對不起這世界上其他真正用用心編出戲劇性的創作者們了....

>筆者想您真的誤解筆者所要表達之意,您這邊所提到的是整部戲的劇情編排與角色塑造定位,這個主題叫北辰元凰,所以筆者在此所提出都是針對這角色所寫,劇情好壞不在討論範圍內,因為筆者發現到劇情的好壞,除了編劇問題外,大家都忽略到一個重要關鍵,那就是操偶與導演拍攝的功力,因此您可以回到筆者一開始論述元凰文中提到,因為操偶與拍攝技巧失敗關係,所以讓人無法感受到元凰這個角色的定位如何,正因如此,筆者對於這角色「塑造」如何,不予置評

這方面我想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見解,也就不再多說.
你所評的北辰元凰是無可脫離這個戲的架構而存在的,就算脫離了,他的存在意義也就不復存在...
只能說我認為息息相關的事,你認為無關....如此討論下去不會有交集,因此這個話題也就休題吧.

>至於寇刀被人一招斃命,筆者以為是預料中,因與他有牽連的楚華容已死,另一位好友蝴蝶君帶出後,即無他的戲份可後續發展,讓人討論的是他死的”太廉價”,並無啥可議之處 :13:

其實所謂對元凰的爭議,雖然類型不同,但也並沒有比對寇刀的這種爭議的層次高到哪裡去....
這一點是基於我個人對戲劇的要求標準,當然你可以不置可否.

好奇
04-11-02, 08:45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2-2004 03:59 PM 所發表的文章:

>如果這是你對戲劇的認知,那倒真是淺了....
>戲劇的背景設定是對戲劇本身有非常重大影響的,既沒有能力寫出國的格局,編劇就沒必要小孩開大車.
>五星物語設定了5個星團的世界,編出了數千年的歷史年表,沒人說它是虛張聲勢.
>火鳳燎原採用了三國時代,改編並創作出許多人物,沒人說它是虛張聲勢.
>因為它們在適當的架構上發揮出精采的劇情.
>而以現在這檔霹靂的格局,設定個幫會或派門組織來演就足以.
>在沒有國家的霹靂世界觀裡,硬扯出一個連領土人民都不清不楚的國家,那才叫虛張聲勢.
領土並不是霹靂要強調的 誰也不知他的地圖有多大 北嵎管理的也不屬中原
霹靂跟你舉的例劇情走向明顯不同 憑什麼用他們當標準
而根據你的觀點 只要有心哪部戲都可以被說是虛張聲勢
沒人說???你說話還真是自滿
>喔,請問,元凰的作為跟一個幫派頭目處死或設計害死2個部下的差異在哪?
>拿個更近的例子,它跟悅蘭芳殺死穿雲豹又有何不同?它有必要架構在最不適合霹靂的皇城設定中嗎?
>那同樣是主從關係,而不是江湖恩怨.
國家像個組織 組織像個國家
元凰表現出的是在君王制度下的作法
>若把幫派頭目處死自己2個部下視為江湖恩怨豈不怪哉?
>不合理的事,在分辨不出的人的眼中,也就不是不合理....
>而情節描述上的粗糙,或許你也要說不是編劇的錯吧?
>哈,霹靂也演了上千集,究竟是我對人物有刻版印象,還是編劇自己把自己框在那個表現手法的框框裡呢?
>那倒是得請教,什麼才叫做欣賞戲劇了....現在這樣的編劇水準,我倒真的不知道由何"欣賞"起...
看龍城心得寫的比你批評好的可多的是
我不敢說水準有多高 但編劇水準低也只是你個人的認為
你覺得國家與人物該怎麼演 是你把自己的看法框住

無名小卒
04-11-02, 08:48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2-2004 09:17 AM 所發表的文章:
<恕刪>
>敢問元凰陛下,您治理的領土有多大?可有旱災水患?重要農產礦物有哪些?每年稅收有沒有減收?整個皇宮的開銷如何支付?外族蠢蠢欲動,請問要練多少兵?糧餉調度有沒有問題?......etc
>元凰:朕哪知道那麼多?朕只要專心負責殺人滅口,偶而做些奇奇怪怪的事,就是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老實說不太懂得您這段話所要表達之意....
因每個人對戲劇性這個名詞認知不同,所以有表達上誤解,
筆者以為您所指的是對於元凰無王者味道,未盡到王者之責,類似角色定位塑造的意思,但戲僅剛開始,您上面所述未來也許會演出。但與筆者所指的戲劇性話題之意不同,從霹靂兵燹之後,不知是編劇怠惰乏善可陳?亦或是操偶導演拍攝問題,無法表達出編劇所塑造的角色形象。不管是正反兩派,過場下台目過即忘,您可以在筆者一開始論元凰文中看出,因為編劇簡略、操偶拍攝問題,讓筆者對元凰這角色塑造無從定位,筆者一再重申對於元凰的「塑造」不予置評,但登基兩集殺了三個親近人,即引起熱烈爭論,您能說他不夠戲劇性嗎?
<恕刪>
>各位不妨想想,以元凰在劇中擔任的角色,有什麼必須設定他為皇帝的必要性嗎?沒有.
>同樣的劇情,改到某某幫派裡發生,照樣可以演....
真抱歉∼筆者還是不懂您要表達之意為何?
當然元凰這偶任何角色都可擔任,但編劇就是要讓當他皇太子作王者,演出宮廷戲。筆者假設您的不滿是因劇情編排張力問題。
>所以世界上留下罵名的作品,以某方面言它們都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那....又如何?
>一部作品不必論內涵好壞?
>你確定那些霹靂編劇確實有花心思去編了"因"嗎?那麼但願大家以後有機會看到那些回溯....
>霹靂劇中有多少劇情路線是無頭斷尾而最後草草收掉的?相信不用我多說了.
>話說,最近寇刀被人一招斃命,也引起許多討論,看來霹靂編劇又用他無厘頭的劇情,再次創造出一個蠻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了....

筆者認為您真的誤解筆者所要表達之意,您所說的概括言應是針對整部戲的情節安排不滿意,筆者以為劇情不佳,除了編劇問題外,大部份人都忽略了另一關鍵;那就是操偶與拍攝掌控技巧問題。但這個議題是北辰元凰,所以筆者僅就這個角色的內心戲而探討,劇情部份不在討論範圍內,至於寇刀被人一招斃命,應是在預料中,因與他有關聯之人楚華容已死,好友蝴蝶君帶出之後,可說已無啥發展性的後續,大家所討論的,只是因為他死的”太廉價” :13:

無名小卒
04-11-02, 09:11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2-2004 07:27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就是元凰現在所做的戲劇表現,根本不需要用"皇帝"這個地位來表現.
元凰這個偶可以是任何角色,但編劇就是要他當皇太子做王者,如果當另一個角色,那又是另一個故事話題,這個題目也不叫北辰元凰
>並不是職責的問題,而是格局的問題.
>而光是這樣的劇情就要說"夠戲劇性",我想那可就對不起這世界上其他真正用用心編出戲劇性的創作者們了....
筆者以為您是針對整部劇情的編排設定不滿意,這部戲的劇情對筆者言,老實說真是乏善可陳,但筆者一直以為劇情的好壞,除了編劇問題外,很多人都忽略操偶與導演的拍攝功力亦是關鍵,一個動作一個畫面只要角度不對,也許就影響到原始劇情內容,且這個話題是北辰元凰,因此筆者僅對這角色的內心戲探討,劇情不在討論範圍內,而他的戲劇性地方是在於:他登基兩集殺三個人,所引起的爭論,當然每個人觀點不同,也許對您言角色的完整形象塑造才是戲劇性

>這方面我想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見解,也就不再多說.
>你所評的北辰元凰是無可脫離這個戲的架構而存在的,就算脫離了,他的存在意義也就不復存在...
>只能說我認為息息相關的事,你認為無關....如此討論下去不會有交集,因此這個話題也就休題吧.
>其實所謂對元凰的爭議,雖然類型不同,但也並沒有比對寇刀的這種爭議的層次高到哪裡去....
>這一點是基於我個人對戲劇的要求標準,當然你可以不置可否.
如您所言,因為觀點不同無交集,所以討論到最後往往焦點就模糊掉了,筆者所要表達的僅是單純的北辰元凰這角色內心戲,但您看的是整部戲的要求。爭議層次的標準很難定位,但還是謝謝您的批評指教

無名小卒
04-11-02, 09:54 PM
※回應 素問 在 11-02-2004 11:46 AM 所發表的文章:

>無名小卒大人客氣了。^^
>不過此前有兩點要說明一下:
>一:是素「還」真,而非「環」字。
筆者是要測試您對主人是否刻苦銘心記下..XD
>二:我不想當大內總管,我要當皇帝。噗!
總管是可以篡位的
>部份恕刪^^
>您的原文是這麼提到的:「他算是一個較成功的戲劇性爭議人物。」
>(或許個人的徵結點是在“成功”這兩個字。^^)
>這「成功」是指成功的引起爭議,但爭議處除了對北辰元凰行為上善惡探討之外,
筆者所言是指成功的引起話題沒錯,正如之前筆者所說,每個人要的目的不同,對成功的定義就會有所不同。如果編劇是要他產生話題,那就算成功,至於這角色是否塑造完整有可看性,筆者無法去揣測編劇之心
>尚有您所言及的「留白設計」。
>角色行為上的爭議,是可看做這角色的「特質」沒錯,這點我沒有異議。
>但若角色所引起的爭議點來自於過程上的留白(又或者是說“簡化”),
>整個角色只再再的著重在某種必然性的指向,如刻意將行為爭議化等….
>那麼討論空間似乎像是編劇出題讓每個討論者借題闡述自身對是非善惡之觀感。
>討論的生成,算是刻意為而為之。爭議點所依憑的也就少了“角色的絕對性”。
>換句話說是行為引起爭議,“角色”的由來是可替換的!
筆者前一篇也說過,某部份橋段不知是編劇簡略,亦或拍攝問題,讓人感受不出元凰這個角色的悲哀與轉折處,因此最後大家所討論就變成行為爭議,所呈現出的便如您說的著重某種必然性的指向,刻意將行為爭議化等…但也許編劇是故意留白,也許是要讓眾人對其角色轉性部份,提出不同的見解,探討這角色與其他人的內心戲,筆者寧可這麼相信,

>印象深刻不能算是好戲!
>我的徵結點的確就是在“成功”這兩個字上。
>個人的想法裡認為「這齣成功了、這角色成功了」等於是給予了正面評價。
>或者如您說的,我應該重新定義對“成功”所代表的涵意,
您要的標準不同,成功的意義便不同
>看待角度改為編劇又成功的寫爛一位角色,
>這就比較能理解“成功”之於北辰元凰這角色的意義!
筆者的所指的成功僅是就他引起話題來界定,這角色的塑造非常普通,但至少以現階段幾個系列來看,要在一個板上看到某角色被討論數頁,罵他爛或說他行為可被理解的不多了。

>這麼說好了....
>戲劇上若僅僅只著重在「目地」,對凝結的過程省略簡化,甚至遼草看待,
>那麼戲劇目地就算達到了,這戲依舊不能說是齣好戲。
其實您的癥結點跟另一位道友一樣,便是針對整部戲的安排鋪成不滿意,這齣戲的劇情如何大家有目共”堵”(跳過是最佳選擇^^),但因為這個話題是北辰元凰,所以筆者一直不討論劇情。
>個人所指的 “合理”不是指合於道德倫理,而是戲裡凝結元凰的殺機不夠強烈,
>有那麼點為殺而殺以成就無情帝王的「戲劇目地」!
>而戲外討論則以「鞏固皇位論」來說明殺戮的必然,
>這一來一往上的基點已有了些許差異,輿論的聲浪早模糊了本質上的不足。
>北辰元凰行為上的或對或錯,也不是我的重點。
>我的發言起點在於您所說到的:「抒發對角色設定的感覺,會比是非論的爭執來的有意義。」
>我應該一直說著的都是北辰元凰這角色的設定問題才是。^^
針對元凰這角色的轉性背後動機不明,筆者在文中亦有提出質疑,但您我都無法拿到原始劇本,所以當初這個角色如何描繪,您我都只能透過拍攝畫面來看待這角色,所以操偶的一個動作,或畫面的一個取景角度不對,所呈現出的味道就會不一樣,而這個角色也可能因此從成功設定變為二流者 :01:

justice
04-11-02, 11:44 PM
也許,也許,又是也許。
如果,如果,還是如果。
要論一個角色,我們該看的不是也許,也不是如果吧?
既然他已經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麼他就是一個成品。
論斷一個成品,應該是不需要說到也許還是如果的。
一道菜難吃,你會繞著彎說:
「也許是大廚少了那麼一道手續,也許是忘了放鹽巴,也許是材料不夠新鮮。啊!也許是二廚切菜切得不夠細!」
這樣子說話的嗎?
難吃就是難吃,
失敗就是失敗,對吧?
他敢端出來,我們又怎麼不敢罵?
元凰這角色的問題出在哪裡,觀者自知,
無須罪及他人,
就像許多大大會為編劇們叫屈一般,
閣下的這個觀點,
讓操偶師父跟導演們看到了,
只怕也會大聲喊冤吧......

素問
04-11-03, 10:50 AM
※回應 無名小卒 在 11-02-2004 09:54 PM 所發表的文章:

>筆者是要測試您對主人是否刻苦銘心記下..XD
我發誓:矢志愛素不移啊!"呵呵 ~
>總管是可以篡位的
但..大內總管不是都要閹掉?(您....您真覺得我可以嗎????? :14:)

部份恕刪.^^
>筆者前一篇也說過,某部份橋段不知是編劇簡略,亦或拍攝問題,讓人感受不出元凰這個角色的悲哀與轉折處,因此最後大家所討論就變成行為爭議,所呈現出的便如您說的著重某種必然性的指向,刻意將行為爭議化等…但也許編劇是故意留白,也許是要讓眾人對其角色轉性部份,提出不同的見解,探討這角色與其他人的內心戲,筆者寧可這麼相信,
>針對元凰這角色的轉性背後動機不明,筆者在文中亦有提出質疑,但您我都無法拿到原始劇本,所以當初這個角色如何描繪,您我都只能透過拍攝畫面來看待這角色,所以操偶的一個動作,或畫面的一個取景角度不對,所呈現出的味道就會不一樣,而這個角色也可能因此從成功設定變為二流者 :01:

基本上,對北辰元凰的行為,個人並不覺得有何爭議之處,
這就是成就"無情帝王",所必須要的設定.^^
但要觀眾接受這角色與戲劇走向有著密不可分的影響,
那麼也就不會是個"留白設計"來模糊關鍵點描寫.

個人以為驗血的那場戲,不只是少了眾人內心獨白這些而已...
而是在北辰元凰來說,兩次驗血,他似乎是相信了楚華容的這場驗血??
以尋常心理來說,當人告訴你,你不是你爸爸媽媽的小孩,要你與眼前的這滴血相驗..
直覺反應應該是會先探問這滴是誰的血吧?
而他人告知與眼見為憑問題,就算楚華容說了這是太后之血,
北辰元凰又有什麼必須相信的理由?
太后又是何等尊貴?雖是小小的一滴血,尋常人家又如何能輕易擁有?
再比對到皇宮上驗血的那幕,相融的血緣依然安撫不了北辰元凰的心...
雖是一段內心獨白,道盡偏激心理的轉換.但這心理轉換的必須點是什麼?

究竟北辰元凰知不知道他是個假皇子??
不知道的話,那麼他的殺戮動作,會否小有不知所謂之感?
知道的話,那麼問題就大了....
先皇臍帶血與荒野上憑空生出的那一滴血...
哪種可信度高些?為什麼北辰元凰會寧願選擇相信荒野上那場的驗血結果?

血緣問題就是北辰元凰這戲的關鍵點,將關鍵點潦草帶過...
後續再要論及北辰元凰這人物的性格分析,會否便少了些著力點?

當然啦,戲還在演著,不管北辰元凰現在知不知道自己是假皇子..
在必然的未來裡,他就是一定能清楚身世的.
喏!戲的呈現方式是種以未來結果來省見今日種種.(戲裡戲外皆然!)
那麼還有什麼是料不到的?
人物的分析問題,也不過是套上立場各自闡述罷了!呵呵~

凡天
04-11-03, 12:42 PM
※回應 好奇 在 11-02-2004 08:45 PM 所發表的文章:
>領土並不是霹靂要強調的 誰也不知他的地圖有多大 北嵎管理的也不屬中原
>霹靂跟你舉的例劇情走向明顯不同 憑什麼用他們當標準
>而根據你的觀點 只要有心哪部戲都可以被說是虛張聲勢
>沒人說???你說話還真是自滿

不懂的人,終究還是不懂....
我舉的例子,跟劇情走向是無關的,而是一個編劇架構出一個虛有聲勢故事背景,卻只在裡面玩小把戲,你要說那叫成功的編劇的話,我要說那叫做笑話.
五星物語它就需要那麼大的背景架構,而且永野護細膩的內容也足以去發揮那樣的架構,適得其份....
有人要說那叫虛張聲勢?那就只是他的井蛙之見了.

>國家像個組織 組織像個國家
>元凰表現出的是在君王制度下的作法

是嗎?信不信換個汗青編御主也照樣能做同樣的事?
無極殿殿主也照樣能做同樣的事?

>看龍城心得寫的比你批評好的可多的是

看這樣的劇情還能有心得,那倒真是難為他們了...
至於他們寫得好不好嘛....我相信只要合了你的意,你都會認為比我好嘛....呵.

>我不敢說水準有多高 但編劇水準低也只是你個人的認為

同樣的,認為編劇水準不低也只是你個人的認為....
人的見識基準終究有差別啊...

>你覺得國家與人物該怎麼演 是你把自己的看法框住

還好,我也沒認為自己可以跳出三界外,只不過我自己這個框還滿大的....
但我往井裡一看,井中之蛙卻以為我的視野跟他的視野一樣....
我不知如何跟他解說自己看到的天有多大,於是我只有對著井蛙一笑....

如果淺顯的舉例,你也能曲解,那麼我想做再多解說也毫無意義.
再回下去,就只是網路上最無謂的無限循環了....所以請慢慢玩,我不再奉陪.

好奇
04-11-03, 04:23 PM
>不懂的人,終究還是不懂....
>我舉的例子,跟劇情走向是無關的,而是一個編劇架構出一個虛有聲勢故事背景,卻只在裡面玩小把戲,你要說那叫成功的編劇的話,我要說那叫做笑話.
>五星物語它就需要那麼大的背景架構,而且永野護細膩的內容也足以去發揮那樣的架構,適得其份....
>有人要說那叫虛張聲勢?那就只是他的井蛙之見了.
一個虛構的世界 就算講他虛張聲勢也不為過
何況五星物語未必就適合拍成戲劇
漫畫 小說的架構本來就跟演戲是不一樣 不是劇本好拍出來的戲都是好的
看五星物語的人不多 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我想你也不清楚吧
一直在那邊叫好也是沒用的
真不知誰才是井底之蛙
>是嗎?信不信換個汗青編御主也照樣能做同樣的事?
>無極殿殿主也照樣能做同樣的事?
我當知道換誰都可以 主要是看編劇對角色的發揮 你也沒懂我再說什麼
戲是在描寫元凰他的身處的環境 也主要是針對他的身分發揮
霹靂劇情本來就是在輪替 大家注意的主要是在角色身上
>看這樣的劇情還能有心得,那倒真是難為他們了...
>至於他們寫得好不好嘛....我相信只要合了你的意,你都會認為比我好嘛....呵.
>同樣的,認為編劇水準不低也只是你個人的認為....
只要不合你意怎麼演都是爛戲
>人的見識基準終究有差別啊...
>還好,我也沒認為自己可以跳出三界外,只不過我自己這個框還滿大的....
>但我往井裡一看,井中之蛙卻以為我的視野跟他的視野一樣....
>我不知如何跟他解說自己看到的天有多大,於是我只有對著井蛙一笑....
>如果淺顯的舉例,你也能曲解,那麼我想做再多解說也毫無意義.
>再回下去,就只是網路上最無謂的無限循環了....所以請慢慢玩,我不再奉陪.
框大未必就框的住 你的見解也不過是偏一邊

aeroplane8340
04-11-03, 05:02 PM
※回應 凡天 在 11-03-2004 12:42 PM 所發表的文章:

>不懂的人,終究還是不懂....
>我舉的例子,跟劇情走向是無關的,而是一個編劇架構出一個虛有聲勢故事背景,卻只在裡面玩小把戲,你要說那叫成功的編劇的話,我要說那叫做笑話.
>五星物語它就需要那麼大的背景架構,而且永野護細膩的內容也足以去發揮那樣的架構,適得其份....

五星物語是不能拿來比較...永野護先生也常常改設定
何況的有固定出版時間嗎???單行本的星團時間序也改了3次
他有的是"FANS"...覺得不滿意...改了又改也可...
PILI是公司一定要賺錢才可養活一整間公司的員工
PILI是不能等一年才出一輯劇嗎??
PILI現在是有很多BUG...但只要有認真而長期的編劇...便可以 :07:

"錯"只是常常換編劇

我不是PILI的員工...只是路人甲...

justice
04-11-06, 12:26 PM
嗯.........
元凰元凰,
鳳凰之中,雄為鳳,雌為凰,
元凰,是說他原來是女的嗎?
嗯..........有點意思.......
好吧,我承認我是來亂的.......

哈哈生
04-11-07, 10:15 AM
元鳳這個人物編的真是爛死了,掛一個皇帝的頭銜不知在幹麻,他做他的皇帝,其他勢力照樣在幹自己的事,好像沒人把這個遜咖皇帝擺在眼裡,自從元鳳當上皇帝後,反派勢力都想把他幹掉,然後話題就離不開把這個皇帝宰了(但問題是把元鳳拉下皇地位這種戲就讓人覺得想睡覺,因為元鳳當上皇帝的過程太簡單了(所以才讓戲迷覺得沒看頭),這樣的話人人都是皇帝了)就算把原鳳殺了當上皇帝還能怎樣?換人做自然就改了朝代,結果變成A朝代B朝代還是C朝代?然後一直循環下去?霹靂根本沒有所謂的中央政府麻∼如果有皇帝也就是素環真不然就是一頁書,元鳳只不過是整天在皇宮裡走來走去的皇帝,對全中原武林沒有很大的影響力啊∼根本就是...而且這種皇帝劇碼也不會演太久,因為不可能每一個霹靂系列都有皇帝出現!那突然在這一集中為何要搞出一個拉機皇帝呢?而且就算要出一個皇帝,竟然還把他編的這麼爛!這種幼稚的宮廷內鬥+宮廷內外鬥真是一點看頭都沒有,無聊死了∼每次看到元鳳我就覺得睹爛 :03: 這個編劇也不想想再霹靂世界中只要有武功有智慧有領導才能就能當所謂的∼皇帝!根本沒必要弄出個什麼皇族血統,因為這個皇朝一但被滅,就會由不是純正血統的人當皇帝,那是不是維持皇族血統就讓戲迷覺得不是這麼重要了

rollance
04-11-07, 03:10 PM
道友分析的蠻深入的..但我個人感覺元鳳這個角色是要來代出真太子的一個角色過呈而已,
編輯應該是會把精華留個真太子吧!!若連真太子的戲份也編的讓人肚爛的話,
那龍城聖影這個單元的布袋戲"針對真假太子的部份",真的就沒什麼好看的了.
再來就是看真太子將皇位再讓回給元鳳之後,元鳳這個角色的發揮又是如何,
到那個時候道友在來肚欄也不遲丫..故在此建議道友..暫時先看看就好了..
別氣壞身子哦!!!!
※回應 哈哈生 在 11-07-2004 10:15 AM 所發表的文章:
>元鳳這個人物編的真是爛死了,掛一個皇帝的頭銜不知在幹麻,他做他的皇帝,其他勢力照樣在幹自己的事,好像沒人把這個遜咖皇帝擺在眼裡,自從元鳳當上皇帝後,反派勢力都想把他幹掉,然後話題就離不開把這個皇帝宰了(但問題是把元鳳拉下皇地位這種戲就讓人覺得想睡覺,因為元鳳當上皇帝的過程太簡單了(所以才讓戲迷覺得沒看頭),這樣的話人人都是皇帝了)就算把原鳳殺了當上皇帝還能怎樣?換人做自然就改了朝代,結果變成A朝代B朝代還是C朝代?然後一直循環下去?霹靂根本沒有所謂的中央政府麻∼如果有皇帝也就是素環真不然就是一頁書,元鳳只不過是整天在皇宮裡走來走去的皇帝,對全中原武林沒有很大的影響力啊∼根本就是...而且這種皇帝劇碼也不會演太久,因為不可能每一個霹靂系列都有皇帝出現!那突然在這一集中為何要搞出一個拉機皇帝呢?而且就算要出一個皇帝,竟然還把他編的這麼爛!這種幼稚的宮廷內鬥+宮廷內外鬥真是一點看頭都沒有,無聊死了∼每次看到元鳳我就覺得睹爛 :03: 這個編劇也不想想再霹靂世界中只要有武功有智慧有領導才能就能當所謂的∼皇帝!根本沒必要弄出個什麼皇族血統,因為這個皇朝一但被滅,就會由不是純正血統的人當皇帝,那是不是維持皇族血統就讓戲迷覺得不是這麼重要了

麒小之
04-11-07, 04:16 PM
北辰元凰已經出現很久了= =

他叫北辰元"凰"(ㄏㄨㄤˊ)!

請不要再叫他元鳳元鳳。。。。。。。= = ||||

kennylin
04-11-11, 05:49 AM
元凰元皇
他真的壞嗎?

不!!!!!!!!
尚未蓋棺論定之前都是未知數

他是仁君
體恤民情仁民愛物
在北嶼皇城百姓心中
他絕對是個好皇帝

但是
他有內憂有外患
內憂的暗潮洶湧使的他不得不採集端鞏固自己權勢
外患的四族虎視眈眈使他不得不用手段離間他們
這一切的一切
說穿了只是要給北嶼百姓一個更好的安居樂業

當皇帝不是理想
而是實際該真的對百姓有幫助
而權勢鞏固權勢是首要目的
沒有權勢一切都是空談
假太子風波他殺處華容渡江修狠嗎?
沒錯他是狠!
但為了正名他當為之
否則他當不上皇帝
北辰伯英會比他適合嗎?(笑∼)
誠如佑達所言 元凰是最仁慈之人
其實一點都不假

在北辰元皇身上
我看到了素還真翻版
為了大局可以犧牲同伴
只是一在皇宮一在江湖

他日史官記上一筆時
後人對元凰的評價未必是差

素問
04-11-11, 09:53 AM
※回應 kennylin 在 11-11-2004 05:49 AM 所發表的文章:
>元凰元皇
>他真的壞嗎?
>不!!!!!!!!
>尚未蓋棺論定之前都是未知數
>他是仁君
>體恤民情仁民愛物
>在北嶼皇城百姓心中
>他絕對是個好皇帝
>但是
>他有內憂有外患
>內憂的暗潮洶湧使的他不得不採集端鞏固自己權勢
>外患的四族虎視眈眈使他不得不用手段離間他們
>這一切的一切
>說穿了只是要給北嶼百姓一個更好的安居樂業
>當皇帝不是理想
>而是實際該真的對百姓有幫助
>而權勢鞏固權勢是首要目的
>沒有權勢一切都是空談
>假太子風波他殺處華容渡江修狠嗎?
>沒錯他是狠!
>但為了正名他當為之
>否則他當不上皇帝
>北辰伯英會比他適合嗎?(笑∼)
>誠如佑達所言 元凰是最仁慈之人
>其實一點都不假
>在北辰元皇身上
>我看到了素還真翻版
>為了大局可以犧牲同伴
>只是一在皇宮一在江湖
>他日史官記上一筆時
>後人對元凰的評價未必是差

道友^^
基本上,您對北辰元凰的分析,個人是覺得這也有可能是未來走向.
但您自個兒也說了,>"尚未蓋棺論定之前都是未知數."
所以北辰元凰是不是壞的,看下去就知道了!

個人比較不懂的是,為什麼要說北辰元凰是素還真的翻版??
既是翻版,那北辰元凰就不用演了嘛...
您看素還真就夠了!!

justice
04-11-11, 11:33 AM
是好,是壞?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身不修,不見仁德只見無情。
家不齊,不見親情只見權謀。
國不治,不見建設只見鬥爭。
平天下...........我看算了。
從頭倒尾,我不見此人為國為民,只見此人為權為己。
要我相信他會是個好人,很難。

西門一雷門
04-11-11, 02:50 PM
※回應 justice 在 11-11-2004 11:33 AM 所發表的文章:
>是好,是壞?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不過,舜帝姚重華的天下可是殺害岳父而得來的.
>身不修,不見仁德只見無情。
比無情,春秋時楚王芈商臣害死自己的老爸,但他是一個好國王.
漢武帝劉徹害死自己的兒子劉據,但他還是一個好皇帝.
李世民殺兄弒弟逼父,但他可是創造貞觀之治的好皇帝.
李隆基害死姑姑太平公主,還殺了自己的嬸嬸,但他前期還是個好皇帝.
趙光義奪他人老婆,但成績平平.
朱瞻基燒死自己的叔叔,但還是個讓人毫無印象的皇帝.
>平天下...........我看算了。
>從頭倒尾,我不見此人為國為民,只見此人為權為己。
>要我相信他會是個好人,很難。
即使是一個逆天逆地逆父逆母睡媳婦的皇帝,只要對老百姓好就是仁君.
帝王是不能用善惡兩元論來看的.
而且所謂的好人當皇帝也是沒用.
例如符堅,最後就是因為太過於善良,最後被叛徒姚萇吊死.
不要用劉備來反駁,劉備在我看來也是野心家一個,只是他擅長宣傳自己的仁德而已.

上官翎
04-11-12, 01:37 AM
諸不見歷史上只要能夠帶給百姓安居樂業的生活,皆能稱的上是「明君」。
上位者為了實現自已的理想,鞏固自已的權勢是必要的!
我相信常看宮廷戲的人應該能夠理解北辰元凰的作為,
一個要做大事的人,在必要的時刻決對不能心軟,尤其是還沒有實權時…
在訛虞我詐的宮廷裡,不夠深沉沒有權謀是無法生存的,
不管宮廷如何腥風血雨,只要能夠造福百姓,他就是一個「明君」。
皇帝是要賢明,但不一定要是一個「好人」或「壞人」

justice
04-11-12, 10:05 AM
好吧,
姑且不論好人壞人。
請問他從上任為皇以來,作了什麼功績,為人民謀了什麼福利?
我只看見他為了鞏固自己的皇權,殺人下毒樣樣來。
名君不能無賢臣,請問他招了哪個賢?
不要用他那個師父三教罪人來反駁我,那算半個瘋子。
斬摯友,殺良臣,
請問他鞏固自己權力的目的在哪裡?
我不見一個為遠大目標大開殺戒的君王,
只看見一個為維護自己存在意義而傷害他人的小孩。

凡天
04-11-12, 06:38 PM
※回應 西門一雷門 在 11-11-2004 02:50 PM 所發表的文章:

>不過,舜帝姚重華的天下可是殺害岳父而得來的.
逼退而放逐的說法也有,殺害只是比較極端而少人取信的說法.
既然逼退岳父可以被美化為"禪讓",那麼誰敢說所謂舜帝的德政不是他把自己的暴政美化了呢?
那既然你不相信那是禪讓,而相信他是殺害,那麼你又怎麼會相信所謂的舜帝的德政是真的,而不去懷疑暴政的可能性呢?

其實堯舜時代的歷史要稱為史還真是滿勉強的,畢竟所能根據的史料幾乎都是一些可信可不信的東西,拼湊多過於考據,因為根本沒什麼真正始於當時的原始史料可考,只是在重新考據古代留下的考據罷了.

>比無情,春秋時楚王芈商臣害死自己的老爸,但他是一個好國王.
>漢武帝劉徹害死自己的兒子劉據,但他還是一個好皇帝.
>李世民殺兄弒弟逼父,但他可是創造貞觀之治的好皇帝.
>李隆基害死姑姑太平公主,還殺了自己的嬸嬸,但他前期還是個好皇帝.
>趙光義奪他人老婆,但成績平平.
>朱瞻基燒死自己的叔叔,但還是個讓人毫無印象的皇帝.
誰能保證皇家帝胄就都是好人?就沒有該殺之人?
你舉這些例子,只談果而不論因,這該說是舉例上的瑕疵了.
李世民看著兄長不仁而殺,自己又以貞觀之治證實了自己治國治民的能力.
以此拿來跟元凰相提並論的話,那未免是污辱了李世民了....
至今元凰殺人除了私心,哪個被殺的是禍國殃民或是有該殺之罪的?

>即使是一個逆天逆地逆父逆母睡媳婦的皇帝,只要對老百姓好就是仁君.
>帝王是不能用善惡兩元論來看的.
然則元凰除了私心自用,我們可看不到他為國為民做了什麼貢獻....

>而且所謂的好人當皇帝也是沒用.
>例如符堅,最後就是因為太過於善良,最後被叛徒姚萇吊死.
此例又是太偏了...史上因為善良而被害的皇帝是不是很多呢?豈能只以此例蓋之?
然而若好人當皇帝沒用,難道壞人當皇帝就會是好事嗎?
所謂好人的標準是什麼?我想"明是非"也是重要的一點,善良而不明是非,那只是爛好人罷了...
而要當個明君,好人肯定是條件之一,但卻不是唯一條件,掌理天下萬事,又怎能只有"好人"這樣一個條件...(而這便是傲刀青麟可議之處)
然則,壞人決不會是明君...這一點無庸置疑.如果要說一個居心險惡之人,卻會為天下黎民著想...我想那先問問自己吧:你會相信嗎?

風之使
04-11-12, 07:34 PM
我不認為元鳳是完全的壞人~~~
讓別人知到自已的重要密密由如芒刺在背~~~
至於你說他沒有賢臣我可不認為他不是找了狄嗎?????(難到他不是好臣子)
在說再外打戰的那些政策我認為很好呀~~~~
還有廢鬥場不是也是仁政~~~
至於李世明那是因為他的臣子沒有一個人會有危害到自已權力的能力所以才沒殺~~
他哥哥就是危害到他所以才殺了~~~~(要不然一天到晚都有顧忌如何治國)
至於他殺好友這事一堆人說他的不是~~~
很多人都說華容、江修不會說出、可是難保他們不會被有心人威脅。
而且不是有一句話伴君如伴虎嗎(一但危害到自身權力當然要砍了呀,心軟的都反而被砍)

milio
04-11-14, 11:30 AM
因為他想做個好皇帝,所以他要把所有可能阻礙他的人物給剷除
也因為他想要當個好皇帝,所以我們看不下去他這種冷血的行為
問題是這種兩面刃是最最難控制的,當然也是最難編的劇
就拿白色巨塔中的財前來說,從一個貧窮的鄉下人到一流大學的醫生,原來的理想是什麼,在追求實現的過程中卻變成了什麼,特別是在波蘭的集中營鐵軌前,更是讓人覺得衝突

只是我覺得這樣的戲,可以拿去拍電影,卻絕不是我想像中布袋戲該有的樣子,特別是一個傳教傳了幾百年的「三教罪人」在場,更讓人覺得不會死的人,要玩什麼王朝戲呢

華妍湘然
04-11-15, 11:24 PM
諸君言論之多實無法詳看
或許湘然之言前者已有
那還請諸君包含

元凰是否為好人?
要從何判斷
定位不同自有其不同之做法、行為
自古哪個皇帝不踩著他人屍骨而上其位?
又自古哪個皇帝不心狠手也辣?
或許大家的爭議在於前後個性轉變之大
但有怎能知元凰是否是隻善於偽裝之鳳凰?
是否有如此單純善良?
而仁慈的君王又該如何界定?
世人評斷皆自由心證又何需苦爭是非...

小小淺見~若有得失請多見諒
也請諸君不吝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