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命簡略劇情(二)



凌幽幻翼
11-11-08, 05:42 PM
霹靂天命(二):無盡的愛




解仇林之內刀光劍影,葉小釵單挑竹魂,兩人各展絕藝,一旁的金小開看得津津有味。觀視片刻之後,金小開決定出手,葉小釵察覺金小開攻擊竹魂,連忙轉身擋掉金小開之招,竹魂的『龍筋纏』同時劃傷葉小釵左臉。戰鬥被迫中止,竹魂稱讚葉小釵不失君子英雄氣概,戰鬥改日繼續,至於暗算之人,活不過七天。
竹魂離開之後,金小開囂張大笑,什麼活不過七天,他才不信!葉小釵嘆氣搖頭,無可奈何。金小開說嘆什麼氣搖什麼頭,他做錯了嗎?若不是念在二人之間有一線血緣,他才懶得出手。葉小釵轉身離開,金小開叫葉小釵停步,要離開的話先止血。葉小釵不發一語,逕自前行。
金小開擋在葉小釵前面,問葉小釵為什麼不肯給他機會?葉小釵聞言一怔,他發現了隱藏在金小開言詞之下的關心。金小開要葉小釵坐下,然後拿出刀傷藥抹上。葉小釵閉目,沉思過往,享受這得來不易的祖孫親情。
金小開抹完藥後,突然問葉小釵一句,有想過替金少爺報仇嗎?葉小釵驚醒,金小開說對於父親的死,他一直耿耿於懷。金小開說完後就離開,葉小釵只有深深嘆口氣。

==============

欲關閉天地門的砂蟲與青絲,中途遇見奇異鼓聲,二人覺得鼓聲充滿殺氣,不由得全神戒備。鼓聲規律地響起,突然間青絲哀嚎數聲,軀體爆碎而亡。砂蟲心驚膽顫,竟然看不出同志被何種功夫所殺。鼓聲持續,砂蟲只覺頸部一痛,首級飛出,身體也變成碎片。
殺了砂蟲與青絲二人,暮鼓走出,指想要關閉天地門,只有死路一條!

砂蟲首級飛出數里,落下沉入沙土之中,隨後藉沙重生。砂蟲逃過一劫,此時沙土浮字,命砂蟲速回魔域。

==============

天下第一境,邪靈之軀,失去人性的素續緣,罔顧父子情深,猛攻素還真。素還真處處忍讓,以守為本,企圖感化素續緣,喚回其人性,可是素續緣出手毫不留情,素還真的努力徒勞無功。無可奈何之下,素還真大喊真是天意!決定大義滅親,為武林除害。
素還真棄守轉攻,不出數回合,素續緣被擊中。素還真縱身上前,欲一掌擊斃親生兒子,恍惚中見到滿身是血的風采鈴,以哀怨的眼神質問。素還真一愣分神,素續緣重掌出擊,素還真中掌飛出,素續緣哈哈狂笑,追殺而去。

素還真中掌直飛數百丈,口吐鮮血,還來不及喘息,連續三掌襲來,素還真再受重擊,倒地昏迷。素續緣準備扭下素還真首級,心弦及時出現,全力發出二掌牽制,趁機救走素還真。素續緣接了心弦二掌,欲再追下時,歡喜佛擋住去路,勸素續緣回去,素續緣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

琉璃仙境,心弦不顧一切地灌輸靈氣替素還真療傷。歡喜佛來到,發覺心弦這樣下去不行,將危急自身性命,要心弦停手。心弦仍全力施為,歡喜佛只得揮動拂塵,將心弦逼退。心弦反而怪歡喜佛多管閒事,為何不讓她救素還真。歡喜佛說不能見死不救,心弦難過地說救她,素還真就沒救了。
歡喜佛說想不到心弦是一位精靈,比人更加有愛心,因為那種愛心而引發這種愛心。心弦聽不懂歡喜佛說什麼,歡喜佛解釋說因為男女之間的愛心而牽引出捨己救人的愛心。心弦不想廢話,要歡喜佛快救素還真。歡喜佛問心弦不是想要素還真對她有好感?心弦說素還真對她很好,她是素還真心目中唯一的女人。歡喜佛覺得心弦之言過於誇張,武林的命運,生靈的安危,已經壓得素還真喘不過氣,哪有心情與心弦談情說愛?再說與風采鈴那段沒有結局的情緣,令素還真大受打擊,那敢重蹈覆轍。
心弦不服氣,她認為緣份若到,想躲也躲不掉,歡喜佛倒覺得素還真與心弦之間沒什麼緣份。心弦杏眉一豎,指歡喜佛真是討厭,難道不會說一些比較實在的話嗎?歡喜佛笑了笑,言歸正傳,他想將救素還真的機會讓給心弦。心弦說若非歡喜佛阻止,她早就治好素還真了。歡喜佛指以心弦的方法,心弦早就到西方極樂世界,見不到素還真。心弦說自己願意、歡喜、甘願,歡喜佛管不著,只要素還真的心裡有她,一切就足夠了。
歡喜佛說有二全其美的辦法,心弦為何不用?心弦嘟嘴怪歡喜佛沒說,她怎麼知道?不知道又怎麼使用?歡喜佛拍拍自己腦袋,怪自己糊塗。歡喜佛要心弦到葬屍江捉七隻吸血食人蛭,放在素還真全身七大要穴,經過七天零七個時辰,受傷的掌氣就會被吸出,然後再服下他自製的七粒大還丹,一切就萬事OK。
心弦答應前往葬屍江,但素還真要交誰照顧?歡喜佛願承意承擔這個責任,心弦醜話說在前,如果素還真出了意外,歡喜佛就準備拿和尚頭賠償。歡喜佛滿口說沒問題,心弦有三天時間,心弦趁機親了素還真一下,歡喜佛以扇遮眼,非禮勿視。
心弦離開琉璃仙境,歡喜佛嘆口氣,雖然心弦有一顆善良痴情的心,但為了大局,他不得不對心弦施以一些小手段了。

==============

秦假仙起了個大早,向二重林出發,蔭屍人還睡眼惺忪,他覺得中午出發還來得及。秦假仙說中午出發,到二重林就已經晚上,蔭屍人又不是不清楚,二重林的晚上比白天恐怖太多。蔭屍人指烈陽神與鬼母也是奇怪,偏偏選二重林這種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隱居。秦假仙罵蔭屍人懂什麼,鬼母隨烈陽神私奔,等於是魔域的叛徒,遭到魔域追殺,不得已才會避入二重林。
蔭屍人其實不願意到二重林,因為雙重人格還沒有練成。秦假仙說甭練了,只要謹記二重林的人,白天的性格與所做的事,跟晚上完全相反。
此時心弦前來,請教葬屍江如何走?秦假仙一見到心弦,就不由自主湊上前,他說以兩人親密的關係,心弦不需要用「請」字。秦假仙要心弦告訴蔭屍人,他們二人何時結婚。蔭屍人一聽,十分懷疑,因為好花是插在花瓶裡,而非牛糞上。秦假仙怒視蔭屍人,蔭屍人要老大在姑娘面前展現風度。秦假仙雙眼轉了轉,命令蔭屍人到二重林,他則護送心弦到葬屍江。
心弦一口回絕,秦假仙只要告知葬屍江怎麼走即可。秦假仙說心弦的安全是他的責任,心弦直指秦假仙的武功不如她,所以別成為他的累贅。秦假仙一聽,態度立即轉變,他要心弦到前面的市鎮再問路就好。秦假仙問心弦到葬屍江做什麼?心弦告知要抓食人蛭。秦假仙說葬屍江的食人蛭早就被葉小釵殺光了,心弦覺得或許還有存活,便逕自離開。
蔭屍人覺得老大態度前後差很多,秦假仙說他不是真的喜歡心弦,而是替素還真解決麻煩,心弦一直纏著素還真,使得素還真無法為武林做事,所以他的犧牲其實很大。隨後,秦假仙與蔭屍人繼續前往二重林。

==============

一頁書聽聞素還真受傷,前來琉璃仙境探望。歡喜佛表示素還真險些一命嗚呼哀哉,幸好心弦救了素還真。一頁書明白心弦是『血紋明珠』的靈氣,歡喜佛說就是這點靈氣救了素還真一命,日後也可能害死素還真。一頁書認為這不是大問題,目前最重要的是治好素還真傷勢。
歡喜佛同意心弦之事不是大問題,可是小病不醫終會釀成大禍。一頁書認為歡喜佛有辦法解決,歡喜佛說出家人怎能拆散他人姻緣?一頁書卻指歡喜佛已經做了,不是嗎?歡喜佛嘆口氣,他說自己如果不能修成正果,全因心軟手賤。一頁書聽歡喜佛如此自嘲,安慰說若照歡喜佛所言,那他豈不是更該嘆息?歡喜佛輕笑一聲,他指一頁書注定在苦海沈淪。一頁書說也許二人可以相伴而行,免得道途寂寞。歡喜佛要一頁書去找孤愁先生或慈海渡者,千萬別把他拉進是非圈中。一頁書指歡喜佛想要清清白白,卻已滿身塵埃,這就是人不染風塵,風塵自染人。歡喜佛說既然避不過,只有面對,遂問一頁書有何計畫?一頁書說七月七日雲渡山見面,再提計畫。
歡喜佛認為人員非常重要,問有些什麼人參加?一頁書告知連同他在內,有孤愁先生、歡喜佛、慈海渡者、素還真、萬燭公六人。歡喜佛點點頭,六合吉數,但一頁書對這些人信得過嗎?因為這次聚會十分重要,不容有異己存在。一頁書同意,也許他該利用這段時間調查一番。
一頁書詢問歡喜佛,素續緣應該怎樣處理,殺或留?歡喜佛沉吟半晌,他認為暫留,素續緣雖然入魔,但罪惡不深,未達誅殺的標準,又有素續緣是素還真之子,以素還真過去的功績,足以彌補素續緣的過失。歡喜佛又補充第二個原因,當初慈航渡這個老傻瓜會極力裁培素續緣,必有其目的,但可惜目的尚未達成,他以為也許慈航渡眼光獨到,放在二、三十年後,所以暫留素續緣,或許可以明白慈航渡的用意。然而,歡喜佛也說如果素續緣犯下大錯,那只有當斬不赦。
一頁書指出歡喜佛的見解與孤愁先生有差異,歡喜佛倒不意外,因為二人的意見早就有差異,不過一頁書可以綜合孤愁先生與他的見解。一頁書點頭,他表示有自己的見解。隨後,一頁書讓歡喜佛照顧素還真,自己則前往葬屍江。
歡喜佛明白一頁書到葬屍江會補充一句話,真是聰明。歡喜佛決定等素還真傷勢痊癒後,再回道境與孤愁先生溝通一下意見。

==============

心弦來到葬屍江,沒見到一隻食人蛭,正在怪歡喜佛欺騙時,一團黑影偷襲,心弦閃過,喝問何人作怪?此時一條人影飄然而至,背後金刀閃閃寒芒。那人冷笑數聲,指著心弦說若是早期,已經成為食人蛭的點心。心弦問為何現在沒有食人蛭了?那人表示葉小釵殺死食人蛭,毀了他的葬屍江,但殺得完嗎?那人狂囂大笑,由懷中拿出數隻食人蛭。
心弦一見到食人蛭,就要奪取,那人責備心弦不知禮節。心弦不管什麼禮節,反正她需要七隻食人蛭就對了。那人哈哈一笑,一隻食人蛭也不會給。心弦以武力強奪,但不是那人對手,數招就被擊數。那人自言平生不殺女人,將心弦趕出葬屍江,心弦無奈,傷心離開。

黯然神傷離開葬屍江的心弦,因為無法獲得吸血食人蛭而難過,她打定主意,如果素還真死了,她也不想活了。這時一頁書走來,開導心弦另尋他徑。心弦聞知一頁書之名,她曾經聽素還真提及,一頁書是一名武功蓋世,智慧非凡的高人,她請一頁書快想辦法救救素還真。
一頁書告知已去過琉璃仙境探望素還真,歡喜佛提供的方法的確是唯一能醫治素還真之法。心弦認為以一頁書的武功,必能輕易打數葬屍江的主人,奪取吸血蛭。一頁書以為武功並非上上之策,有時候必須柔剛並濟,改變一下方式,以救人為最終目標,希望心弦能好好運用智慧。
一頁書離開後,心弦思索著一頁書適才所言,以救素還真為最終目標,她霎時有所決定。

==============

砂虫回到第三魔域,他躬身向面前巨石行禮,口稱【千面石魔】。巨石突然變成出臉孔,並指出青絲是被暮鼓所殺,而晨鐘與暮鼓乃是歿神身邊二大護法,這件事他已派出【幽靈手】持『擎天神劍』處理。砂虫請示是否繼續進行關閉天地門的工作?千面石魔說不用,命砂虫帶一批人去奪取原始火烶身邊的嬰兒,他要嬰兒之血。砂虫自去進行,千面石魔同時也明白鬼母躲在二重林裡。

==============

秦假仙與蔭屍人來到二重林外,雖然還是白天,但蔭屍人總覺得從腳底不斷冷上來。秦假仙要蔭屍人帶齊指南針與羅盤,準備進入二重林,在太陽落山前離開即不會有任何危險。
就在秦假仙二人欲進入之際,一群蒙面殺手卻搶先衝進二重林。秦假仙不甘示弱,也跟蔭屍人進入二重林。

第三魔域的殺手進入二重林,四處搜索鬼母落腳之處。跟在後面的秦假仙,見這班人滿身邪氣,他直覺這些人是魔域的人,前來尋找鬼母下落。蔭屍人發現太陽快下山,要求老大快離開二重林。秦假仙說跟在這批人後面,絕對能找到鬼母,不可放棄好機會。蔭屍人擔心晚上很危險,秦假仙說這麼多人,不一定會死到蔭屍人,不用擔心,便跟在魔域殺手背後。

==============

慈海渡者來到毒刺林,竹魂認為出家人不該來到毒刺林,慈海渡者卻說毒刺林是過去名詞,現在已經沒有毒刺存在,葉小釵毀掉毒刺是應該的。竹魂聞言一怒,慈海渡者請竹魂不要動怒,他以為毒刺傷害生靈是一種罪過。竹魂表示毒刺林是天然形成的險境,只有蠢材才會來此地送死,因此與他無干。慈海渡者指竹魂是毒刺林的主人,有義務警惕世人,但這個義務已經消失,是葉小釵幫的忙。
竹魂雙眉一揚,為何慈海渡者處處替葉小釵說話?慈海渡者希望竹魂與葉小釵之間的仇恨化消,而金小開此人絕不留。竹魂表示會殺死金小開,因為此人忘恩背義,當初若非他醫好金小開毒刺之傷,金小開哪會有今天?慈海渡者說解仇林若非葉小釵一劍,竹魂還會有現在嗎?人生在世必須恩怨分明。
慈海渡者離開後,竹魂嘆口氣,感慨真是極端的轉變。

==============

第三魔域殺手找上烈陽神與鬼母,二重林內展開一場激烈的血戰。一旁的秦假仙與蔭屍人準備伺機而動。突然間,傳來數聲淒厲嚎聲,秦假仙臉上一涼,不知染上什麼。蔭屍人指著老大的臉,是血!秦假仙一聽到血,立即昏倒不醒。蔭屍人發現不是魔域與鬼母、烈陽神在戰鬥,不知何時多了二個人不像人,獸不像獸的生物。蔭屍人愈看愈害怕,老大又叫不醒,只得用樹葉蓋住老大,自己也裝死。
血腥味引來二名獸人,見人就撲咬,刀劍掌氣不傷,魔域殺手死傷殆盡。烈陽神與鬼母面對獸人也無計可施,情況十分危急。

==============

第三魔域群邪圍攻原始火烶,砂虫利用機會,偷偷抱走阿鶴與刁七爺所生之子。魔兵鬼卒見任務達成,也四竄離開。原始火烶沒有追趕,片刻之後,原始火烶發覺義子不見,憤怒地向天狂嘯!

在秘洞內打坐的千里不留行,聽見原始火烶的怒嘯聲,急忙奔出察看。得知火烶之子被人搶走,千里不留行答應幫火烶找回。

千里不留行施展蓋世輕功追趕,正在中途恥笑原始火烶的砂虫,察覺有人追來,便命屬下擋住,他先回魔域。
千里不留行趕到,質問之下沒有得到答案,大發神威,將魔兵誅盡,只餘一名活口。千里不留行詢問嬰兒下落,魔兵吐露嬰兒被帶回第三魔域,而第三魔域位置在【無氣無形無命島】。千里不留行一杵斬斷魔兵首級,隨後嘆口氣,心想自己這一生都與魔域脫不了關係。

==============

心弦又回到葬屍江邊,葬屍江之主還是一樣的回答,但心弦坦言不達目的絕不罷休,不過她會用正當的手段取得食人蛭。那人笑了笑,他一生最愛的東西所剩無幾,他絕對不會將之送人。心弦告知她要用食人蛭救人,那人卻說在其眼裡,吸血蛭是最美麗最珍貴。心弦嘴一撇,指那人喪失人性。那人聞言發怒,心弦說正常人是不會將二種不可能在一起的東西放在一起,譬如將綿羊跟獅子放在一起,那就是殘暴嗜血;將同源血親的兄妹予以湊合,就是無恥亂倫;將吸血蛭當作最佳伴侶,就是不智不孝之人。
那人聽心弦這樣說,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只是笑聲帶著悲傷之意。心弦說別笑得這麼假,她明白那人應是遭遇了重大變故,否則不會獨自一人在這種環境生活。那人臉容一肅,請問心弦之名。聞知心弦名字後,那人認為名符其實,難怪心弦善解人意。心弦反問那人姓名,得知那人名為【寒江孤舟.龍末九】。
心弦由「末九」這個名字,推論出龍末九有九個兄弟姊妹,而龍末九則是排行第九。龍末九指心弦所言,可算是也可算不是。心弦相信「末九」並非是龍末九真正的名字,龍末九默然未答,反而提出一個條件,只要心弦能說出他隱居葬屍江的原因,他就送心弦吸血蛭。心弦不假思索,指龍末九是為一個「情」字,才會隱居葬屍江。龍末九聞言一怔,沉默不語。

==============

二重林內一片狼籍,遍地死屍,秦假仙終於醒來,見到現場情況一頭霧水。蔭屍人聽見聲音也跑出來,秦假仙問發生什麼事?蔭屍人一問三不知,也不知鬼母與烈陽神下落。秦假仙罵蔭屍人沒路駛,蔭屍人則說老大自己也一樣。秦假仙說自己假裝昏倒,用意是想測試蔭屍人的實力。蔭屍人要老大別在賣雷,因為雷聲有很多種,而老大的是屁雷。秦假仙也懶得閒扯,繼續找鬼母與烈陽神。

烈陽神扶著重傷的鬼母,努力地想在日落之前離開二重林。鬼母自知傷重,要烈陽快離開二重林,別再管她。烈陽神不肯,他說二人雖然不能同生,但願意同死。鬼母說日落之前不能離開二重林,二人會有危險,但離開二重林,又會遭到魔域追殺。鬼母嘆口氣,她說深愛著烈陽,不希望烈陽受到傷害。烈陽神說當初可以為了鬼母,不顧生死闖入魔域,現在何嘗不能,他相信再大的難關,二人也能克服,千萬不能放棄生存意念。烈陽神要背鬼母,但鬼母搖搖頭,烈陽神見鬼母不肯走,也決定不走了。
這時花非花走出來,她為烈陽神與鬼母間至真至誠的愛情所感動,決定帶二人到一處藏身之處,但她不能保證二人絕對平安,因為血腥味會引來半獸族的攻擊。烈陽神說鬼母已經不再流血,花非花卻說沒有用的。烈陽神請花非花帶二人離開二重林,花非花實告想走出這片森林,至少需要二天時間,但烈陽神與鬼母連今晚也過不了,如果跟著她,至少有60%的生存機會。
烈陽神與鬼母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之下,只有同意花非花的建議。不過,三人的行踪,已被隻手發現了。

==============

進入天地門的鬼王棺,只覺得四周熾熱難受。業途靈見天地門空無一物,要求鬼王棺快離開,因為他受不了這個熱度。鬼王棺要業途靈忍耐,無論如何都必須走到天地門的中心,【宇宙之眼】。

==============

琉璃仙境,素還真傷勢痊癒,他向歡喜佛道謝,但歡喜佛不敢居功,因為有人已經嘟起小嘴了。素還真轉過身,有些不相信是心弦救他。心弦哼了一聲,莫非素還真認為她沒這份能力?素還真解釋說因為二人的誤會尚未冰釋,所以他才會這樣想。心弦更加不高興,難道她是這麼記恨之人嗎?素還真別讓她覺得救得不值。歡喜佛點點頭,指這次是素還真錯了。素還真拱手致歉,誤解心弦了。
歡喜佛提醒心弦是否還有事要辦?心弦說自己答應龍末九送回食人蛭。歡喜佛催促心弦快去,免得讓人久等。心弦哀怨地看著素還真,幽幽嘆口氣,離開了琉璃仙境。素還真覺得心弦眼神有異,就要隨後觀視,歡喜佛連忙阻止,他覺得素還真很傻,麻煩才剛剛離開,就急著將之拉回。
歡喜佛問素還真能接受心弦的感情嗎?素還真搖頭說這是不可能的。歡喜佛以為既然不能接受,何不放手讓心弦離開。素還真指心弦是魚人族的遺孤,他不能讓心弦受到任何傷害。歡喜佛表示心弦涉世未深,沒有什麼仇家,再說有龍末九陪著,應該不會有問題。
素還真說若是心弦真心愛慕龍末九,那他無話可說,但如果心弦是因為救他而委曲求全,他將終生受到良心譴責。歡喜佛說大罪由他來背,大難由他來扛,素還真的罪孽會比他重嗎?自己都不怕上不了西天,素還真又怕什麼呢?婦人之仁與佛家修禪道理往往使人優柔寡斷,壞了大局。歡喜佛隨後想到,自己是出家人,怎能明言佛門的不是?還好自己是修心不修口。
歡喜佛要素還真想辦法突破素續緣的難題,並記得七月七日一頁書的邀請,前往雲渡山集會。歡喜佛準備離開,素還真請教欲往何方?歡喜佛想做些功德彌補罪愆,順便到道境拜訪老朋友孤愁先生。歡喜佛離開後,素還真依然擔心心弦安危,但自己又不能出面,只有另尋他法了。

==============

第三魔域,砂虫帶回嬰兒,千面石魔嘉獎一番,隨即由口中射出管子,吸取嬰兒之血。

==============

花非花帶烈陽神與鬼母來到一處隱秘山洞,並在四周撒下花粉,希望花粉香味能蓋過血腥味,以保護烈陽神與鬼母安全。烈陽神想知道二重林之內還有多少怪物?花非花指生活在二重林的人,全都不是常的人,包括她在內,但在這群異類之中,也有善惡之分。烈陽神問昨夜攻擊他們的是哪一種?花非花告知是半獸族,白天和善仁慈,一到夜晚則殘暴嗜血。
烈陽神認為應該將半獸族消滅,花非花說這非烈陽神與鬼母的工作,再說她也不允許這樣做。烈陽神說這群怪物危及人類,理當誅之。花非花指二重林有二重林的公約,誰也不能違背,她希望烈陽神與鬼母能安全離開二重林,更希望二人的愛情能天長地久。
花非花離開後,烈陽神懷疑花非花是半獸族,鬼母以為不可能。烈陽神指花非花表現出愛心仁慈的一面,與半獸族白天的描述相同。鬼母經烈陽神一提,也不禁擔心起來。然而烈陽神對於吉凶難料的未來,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但不論未來會如何,他永遠會陪在鬼母身邊。鬼母聽了,深受感動。

==============

道境,孤愁先生忽感一陣輕風吹來,風中帶有汗酸之味,孤愁先生笑說歡喜佛太不注重個人衛生。歡喜佛走來,聽見孤愁先生的話,他說人未到味先到,這是性格。歡喜佛覺得孤愁先生的嗅覺不必這麼靈敏,孤愁先生則指歡喜佛的味覺遠遠超過他。歡喜佛說能吃就是福,所以他比孤愁先生有福氣。孤愁先生不以為然,他說自己在道境清閒清心,歡喜佛在苦境操煩操心,到底是何人更有福氣呢?
歡喜佛想跟孤愁先生討論一件事,孤愁先生明白歡喜佛指的是素還真與素續緣、葉小釵與金小開,他以為只是一個互相調換的簡單問題,素還真殺死金小開,葉小釵殺死素續緣,這樣雙方皆不會因親情而下不了台。歡喜佛卻認為實行有困難,因為素還真與葉小釵的關係,葉小釵是素還真的心腹愛將,素還真則是葉小釵的主上,這種互調殺人法行不通,再說素續緣與金小開尚未到達「死」的標準。
孤愁先生輕笑一聲,原來殺人還有標準,而且金小開害人無數,素續緣著魔已深,怎能說未達到標準?那什麼樣的人才算是達標準?歡喜佛說以佛門立場而言,是絕對禁止殺生。孤愁先生非常不能認同這種觀念,強盜不用接受懲罰,小偷不用受到報應,那世上何來法紀與輪迴之說?這算什麼世界。歡喜佛說這就是愛的世界,孤愁先生說別提這種遙不可及的博愛精神,實際之人談實際之事,如果歡喜佛想要一頁書、素還真早日平定狼煙,就不應該灌輸這種虛浮軟弱的思想。
歡喜佛說二人的觀念還是相差甚遠,孤愁先生說歡喜佛與慈海渡者的思想才是天淵之別,歡喜佛提倡以愛濟世,慈海渡者則主張以暴制暴,而他則是立於中庸,剛柔並濟,三人之中何人的思想最正確,顯而易見。
歡喜佛說主題別偏離,一頁書為了因應鬼王棺打開天地門,七月七日在雲渡山召開六聖會。孤愁先生卻說自己不一定會出席,如果一頁書沒有辦法解決素續緣之事,就代表沒能力處理這場浩劫,那他何必跟一名沒能力之人講天談地?歡喜佛以為殺人很簡單,但感情的束縛卻很難突破,如果有一天因為某個原因,孤愁先生必須殺死他這個和尚,請問下得了手嗎?
孤愁先生不願回答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歡喜佛提這個比喻,只想讓孤愁先生明白感情的因素,所以不可責怪一頁書沒有能力,況且孤愁先生了解必須借重素續緣與金小開其中一人,才能挑撥離間,使得群邪自相殘殺。
孤愁先生笑歡喜佛是笨和尚,他之所以建議一頁書殺掉素續緣,就是認為金小開足以擔當重任。歡喜佛認為素續緣亦可,孤愁先生指鬼王棺將萬魔天指所有真氣輸入素續緣體內,素續緣現在是十足的魔界之徒。歡喜佛以為有法有破,可以想辦法改變素續緣的魔性。孤愁先生指出事在燃眉之急,沒必要將時間浪費在素續緣身上。歡喜佛記得慈航渡曾提及素續緣有幫父剋母之相,如果控制得當,可與素還真聯手。
孤愁先生輕笑一聲,反問歡喜佛,素續緣有這個命格嗎?歡喜佛搖頭說沒有,孤愁先生說那還談什麼呢?歡喜佛已經明瞭孤愁先生的意見,但一切還是在雲渡山決定。歡喜佛叮嚀孤愁先生一定要參加七月初七的雲渡山聚會,然後離開道境。

==============

日落西山,寧靜的天鏡台更加寂靜,呼雷戰神與讀千經守在天鏡台之外。突然間,一陣刺骨寒風襲入,讀千經與呼雷戰神被凝結成冰,隨後數道劍氣射入,讀千經與呼雷戰神肢離破碎。一條人影手持『擎天神劍』走來,正是魔域殺手幽靈手,方才所施展的乃是『極凍飛斬術』。
就在幽靈手靠近天鏡之時,殺人的鼓聲又響起!

==============

葬屍江,心弦送回吸血蛭,不知該如何開口向龍末九告別,不由得輕聲嘆息。龍末九察覺心弦有離意,心弦藉口與他人有約。龍末九卻要跟心弦同去赴約,心弦一怔,直言不用了,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約會。龍末九認為人不可無信,心弦只得說那個人很討厭。龍末九問是否要將那個人殺掉,心弦心中一驚,急說不用了。
心弦感受到龍末九的心意,不由得說兩人只是普通朋友,龍末九不用如此。龍末九說自己認定的東西,就不容他人奪走。心弦聞言顯得很緊張,她表白已經名花有主,龍末九哈哈數聲,不以為意,因為當心弦將吸血蛭送回時,他就認定心弦是今生唯一知音,他絕不可能放手。

==============

歡喜佛來到滅境修仙台,慈航渡圓寂之處,歡喜佛疑問為何慈航渡會認為素續緣有幫父之相,甚至不惜性命栽培,因為他怎麼看都看不出素續緣有這種命格。歡喜佛懷疑慈航渡將素續緣的命格蓋住,因此他必須在七月初七前找出素續緣真正的命格,免得來不及。

==============

時至深夜,烈陽神在鬼母身邊守候,此時一名蒙面人闖入山洞,目標就是鬼母由魔域帶出的重要珍寶。烈陽神為了保護鬼母,奮力抵抗。

==============

緊張!緊張!緊張!
烈陽神與鬼母會被蒙面人所殺嗎?蒙面人到底是誰呢?
鬼王棺有辦法走到宇宙之眼嗎?
心弦有辦法掙脫龍末九的纏繞嗎?
七七密談,素續緣與金小開,誰能挑起重擔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命第三集:天眼初開!!!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