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祭華容



java
04-10-21, 12:04 AM
年月日,聞汝喪,乃能銜哀致誠,特以時羞之奠,告汝楚華容之靈:

嗚呼華容!生於富賈之家,居處紛雪之地。幼年,與吾兩小無猜,
及長,汝遠離皇城,幼時情誼歷歷余目,縈繞吾心。爾汝及冠,循
禮自恃,吾雖熱誠以對,仍稍感微汝漠然之意,惟不加思索,僅視
乃汝因飽讀詩書而轉其作風耶!

又汝雖錦衣玉食,時而開倉賑糧,佑我北辰皇民,不似吾,生平以
快意為目標,總愛流連競技場,每回邀汝前往,汝總是推辭再三。
唉!早知汝我相聚甚短,余必讓汝早早知曉競技場之樂,如今說之
,徒增悲意!

嗚呼華容!汝曾答應與吾結為連理,然汝不守誓言,竟獨自先上黃
泉,離世之時,眼中所停留者,亦非吾挺拔之身影!汝若非早逝,
必為做惡人而不自知!汝與我,生非同時,死亦非同地,還酹天地
間,ㄧ文祭汝,卻不知汝是否知否?嗚呼哀哉!尚響。

偽長孫祐達筆

平風造雨四物湯
04-10-21, 11:58 AM
※回應 java 在 10-21-2004 12:04 AM 所發表的文章:

>年月日,聞汝喪,乃能銜哀致誠,特以時羞之奠,告汝楚華容之靈:
>嗚呼華容!生於富賈之家,居處紛雪之地。幼年,與吾兩小無猜,
>及長,汝遠離皇城,幼時情誼歷歷余目,縈繞吾心。爾汝及冠,循
>禮自恃,吾雖熱誠以對,仍稍感微汝漠然之意,惟不加思索,僅視
>乃汝因飽讀詩書而轉其作風耶!
>又汝雖錦衣玉食,時而開倉賑糧,佑我北辰皇民,不似吾,生平以
>快意為目標,總愛流連競技場,每回邀汝前往,汝總是推辭再三。
>唉!早知汝我相聚甚短,余必讓汝早早知曉競技場之樂,如今說之
>,徒增悲意!
>嗚呼華容!汝曾答應與吾結為連理,然汝不守誓言,竟獨自先上黃
>泉,離世之時,眼中所停留者,亦非吾挺拔之身影!汝若非早逝,
>必為做惡人而不自知!汝與我,生非同時,死亦非同地,還酹天地
>間,ㄧ文祭汝,卻不知汝是否知否?嗚呼哀哉!尚響。
> 偽長孫祐達筆



無言以對..在下只能用佩服二字形容道兄之用心良苦與思念呀!!!undefined

java
04-10-23, 01:06 AM
祭華容文
  年月日,聞汝喪,乃能銜哀致誠,特以時羞之奠,告汝楚華容之靈:

  嗚呼華容!生於富賈之家,居處紛雪之地。幼年,與吾兩小無猜,
及長,汝遠離皇城,幼時情誼歷歷余目,縈繞吾心。爾汝及冠,循禮自
恃,吾雖熱誠以對,仍稍感微汝漠然之意,惟不加思索,僅視乃汝因飽
讀詩書而轉其作風耶!

  又汝雖錦衣玉食,時而開倉賑糧,佑我北辰皇民,不似吾,生平以
快意為目標,總愛流連競技場,每回邀汝前往,汝總是推辭再三。唉!
早知汝我相聚甚短,余必讓汝早早知曉競技場之樂,如今說之,徒增悲
意!

  嗚呼華容!汝曾許吾結為連理,然汝有負誓言,竟獨自先上黃泉,
離世之時,眸中所映亦非吾身影!彼蒼天者,曷其有極!汝與我,生非
同時,死亦非同地,自今而後,吾還酹天地間,ㄧ文祭汝,汝知其邪?
嗚呼哀哉!尚響。
                       偽長孫祐達筆

java
04-10-23, 01:11 AM
祭華容
  元皇初年,聞汝之喪,乃能銜哀致誠,特以清酒三巡禮之:

  汝生在富賈之家,吾出自王族之門,自幼即結為君子之交。過弱
冠,汝不知因何故遷離皇城,居於靄白雪地,罕少人跡,任憑吾等百
般追問,猶不得其解。然汝能觀遍山川之勝,脫屣於世事之外,這般
愜意人生,吾曾心生羨之。汝生性淡然而內蘊,重於朋友之義,救吾
於性命垂危,有友斯此,實吾之幸。首樽酒,溢滿敬意。

  循皇朝古禮,朕於登基前,遠遊於外,ㄧ路行之,每每思及汝之
諫言,頓感任重且道遠,然殷憂之心,不因苦而退之。盤桓數日,見
汝風塵僕而來到,尚未敘舊,竟是攜來晴天霹靂!冠纓夾道與生平鵠
志只遺南柯ㄧ夢...此身愴然,朕欲ㄧ笑拋之,遲未能成形!次樽
之酒,汝當知元凰該如何敬之?

  末杯之樽,乃朕之回敬。當朕滿染血腥,伴隨汝斑斑血影,此間
地獄,何憾之有?

青陽
04-11-10, 12:55 PM
固執率真貴公子─楚華容

文不成,武不就,古今頑愚,華容紈褲子;
薄禮樂,遠詩書,天下不肖,材庸平劣姿。

從所吟之再平凡不過的詩詞中可看出此人之不平凡。
一身粉色裝扮,令人不得不懷疑他的性別之富家公子。
所住之地-櫻雪山桃源仙榭,終年白雪紛飛和她的粉柔相映,形成了一種極盡的美麗,她的出現
讓所以人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令人印象深刻。固執率真是她個性的最佳寫照,富正義感、心
地善良在她的行事做為上一覽無遺,也因為她如此率真又別無心機的個性而使她大受戲迷的歡迎。

因救了杜一葦而在櫻雪山桃源仙榭現身,第一眼見到她便覺得她跟皇城應關係非淺,但卻不知是
好是壞,可由她跟杜一葦之間的談話與互動約略可猜出,她應是杜一葦等人所謂的同路人,當杜
一葦要離開櫻雪山桃源仙榭之時,楚華容便要求不可對外人道櫻雪山桃源仙榭之處所,且以平生
最恨不守信之人警告之,由此可見她並不想捲入太多的是非之間。
但杜一葦卻沒有按照約定,還是把她的處所告知秦假仙等人,可她非但沒有生氣且還是救了傲笑
紅塵,並將奶娘托付給了杜一葦,使奶娘有了歸宿,雖然表面冷漠無情,但心底卻是善良且心思
細密,但傲笑對於她之死亡,卻無太大的反應,這卻是令人垢病的地方,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之
生死,卻因為大皇爺的幾句解釋便拋之腦後,令人不得不感慨楚華容當初為何要用珍貴的楟竹來
救治傲笑的性命,雖說傲笑沒有義務也不一定非幫她討回公道不可,但對於救命恩人如此冷淡的
反應是否也讓人感覺到人性的無情?反而是無關緊要的秦假仙一直想辦法想救出楚華容,這真是
形成了很強大的對比。

而她對於朋友是打從心底的信任跟支持,由她不顧自己生死為北辰元凰吸出至毐一事便看得出
來,她可以為了朋友連命都不要,也因為這點,當她被北辰胤亂箭射死時而引起了大家對北辰元
凰的不滿,而更可憐的是天真的祐達卻還一直以為北辰元凰是真心要救楚華容。

雖說楚華容站在朋友的立場不該追查真相且要求北辰元凰滴血驗親,因為若事實証明元凰是假太
子,那他必會遭受極大的衝擊和生命危險,但站在國家的角度來看,假設楚華容不追求事實的真
相,而放縱北辰胤亂搞政權,那豈不是視國家制度於不顧,讓一件陰謀石沈大海,讓所有因此事
冤死之人都白白送死?或許有人認為她又不是什麼人,更何況她是北辰元凰的好友,不須要負如
此大之情操,應為北辰元凰多想想,那就顯現不出她與眾不同的性格了。

這件事或許她有錯,但卻不能抹煞她這將事實揭露的舉動因而帶出了整個皇城不為人知的秘密跟陰謀。

而且她也因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她在死前,看開了也想通了,仍為自己傷害北辰元凰而自責,
卻絲毫沒有責怪他的意思,而只希望天真的祐達不要因此限入危險之中,更可悲的是她不知道連
父親都已遭受連累,還細心的託付祐達要幫她照顧父親,由她與父親幾次談話中,都可看得出她
雖表面叛逆,但對父親的話卻不敢不從,因為她知道父親愛她疼她的心。

也因為她的善良,讓自己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師父寇刀飛殤,寇刀疼她如同自己的子女一般,
在寇刀背著她想找人救她時那種傷心的神情便可得知寇刀跟她之間那種真執的親情,而她在牢中
留下之絕筆信,卻也再三交待自己的過錯及要寇刀別為了她去報仇,深怕寇刀會因自己而葬送了
性命,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最親的兩個人還是在黃泉路上等候她了。

她是個美麗又率真的女性,因為她的固執而害自己甚至親人命送黃泉,但卻不能否認她如此的個
性引起了廣大的迴響,因人性總還是有善良的一面。霹靂成功的帶出這個角色,但卻無法用心的
去經營她,讓她的出現有如曇花一現,且草草收尾,剛出現時讓人感覺應有很大做為,但卻毫無
表現便收掉,唯一成功的是她個性的描寫還頗能令人喜愛,還是老話一句,霹靂的編劇不知何時
才能用心的經營並把每個角色都扮演得令人無法忘懷且永久回憶。

java
05-01-13, 10:15 PM
以目前的霹靂很難,或許以後有機會,凡事並非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