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心得] 龍城聖影3.4集觀感



臥心古流
04-10-20, 05:46 PM
*『無情最是帝王家』

一直很不看好這個題材,畢竟不少內地宮廷劇用過太多,霹靂想在劇情上超越,是項艱難的挑戰。但跟真人演出比起來,以木偶演出宮廷鬥爭戲,勉強算是霹靂別出心裁的地方,加上近期霹靂特重人物風格的塑造,如果多出現幾個發燒新偶像,儘管題材不吸引人,還是可以讓戲迷撐完這一個系列。
在前兩集也許還會對北辰元凰向下沉淪的意向有所疑慮,看完3.4集,他未來的走向應該是可以確定了。
既然作不成好人,北辰元凰要壞也要壞到骨子裡。
這兩集,他心機深沉的程度讓人咋舌,和剛出場唉嘆自己出身帝王家的無奈簡直是兩個人。此番心理轉折已在1。2集詮釋過(我是覺得心理轉折戲寫的生硬),接下來就看元凰如何使壞。

【臥心幻想版:
殺神武侯,誅大皇叔,抄鐵常奐,殺生父北辰胤,殺生母長孫太后,毒死假月吟荷和北辰元凰之子,害死玉階飛,三教罪人殘廢....泯滅人性,喪盡天良,真真古往今來無情帝王的最佳範本】

另外,我也很期待北辰胤和北辰泓兄妹的對手戲,最好演成老人版的宮廷鬥爭戲,可以和北辰元凰的少壯版作對照><"


*『雙佛並立,天地異變』

目前我比較感興趣的一線。
龍宿軟禁了小活佛,不知用意為何?這兩集並沒有明顯說明,劇情演出來的感覺,像是龍宿突然對這件事感興趣,就插手介入。
再者,震天蒼壁當年被植入鐵片,又是誰背後操縱?目前猜測可能是邪影或是競技場背後的高人。而競技場背後高人,或許和西豳有關,競技場許是滲透皇城的途徑。也或許,西豳和大王爺早有勾結,大皇爺是賣國賊!


*黑暗之間與四分之三

自從死了西蒙,嗜血族沒意思了,現在的炒作,只是做賤四分之三而已。驅魔人到這兒給人的感覺很可憐了。




人物描寫方面,北辰元凰是這兩集的主打人物,用了三條人命襯托元凰的陰冷無情。
其他人物,有的寫的令人悲傷,有的描寫得有些怪異

○ 佛劍分說
追殺龍宿反被殺,第一次看到這麼先天的角色死的這麼難看。也許他沒死也說不定。而笨笨的華麗龍宿就這麼信任邪影,他怎就不懷疑佛劍分說沒死透?向沼澤發個氣功,或是探視一番,作個樣子也好,免得哪天佛劍從沼澤爬出來笑龍宿呆。只是佛劍有生機嗎?

○ 邪影
轉圈圈的方式華麗退場,這角色有幾分惡搞的成分(搞不好操偶師原意在營造帥氣的感覺)。高高的髮髻,蠻漂亮的,懷疑是個女人,所以對付佛劍的手段才這麼陰毒,看樣子是走智慧路線的反派。

○ 蝶姨
忘了她的名字,很了解北辰元凰,劇情對他無任褒貶,襯托北辰元凰陰狠的棋子,但是這角色仍太平面,無特殊處。

○ 渡江修
和楚華容一般天真,友情這東西無法秤斤秤兩,尤其是和權勢比較。即使蝶姨幾番暗示,渡江修仍勘不破。

○ 楚華容
果然是發燒新偶像,死前特別撥了段記錄片,一線明星的待遇。

○ 寇刀
紀錄片把他詮釋的像羅莉控。

○ 月吟荷
躺在地上的無頭女屍,竹影可以安慰了。

○ 鐵十三和傲笑
拖秒數的最佳演員。

○三教罪人
在樑柱上的題字,不太好看,破壞美感!

以上,僅代表個人的亂亂想。
歡迎版友參與討論。

打水去
04-10-20, 06:00 PM
>【臥心幻想版:
>殺神武侯,誅大皇叔,抄鐵常奐,殺生父北辰胤,殺生母長孫太后,毒死假月吟荷和北辰元凰之子,害死玉階飛,三教罪人殘廢....泯滅人性,喪盡天良,真真古往今來無情帝王的最佳範本】
↑最好上述全成真...再加上生父其實是龍咻的八卦...^^...同樣瓜子臉呵...
挺希望他宰掉玉階飛的...^^...殺掉殺掉通通殺掉...


>另外,我也很期待北辰胤和北辰泓兄妹的對手戲,
↑倒期待元凰設計讓北辰泓被兄長誤殺...玉階飛失常與北辰胤各有受傷...再藉口玉有叛變心除掉玉階飛...另假藉北辰胤重傷暗中殺掉北辰胤...

臥心古流
04-10-20, 07:18 PM
※回應 打水去 在 10-20-2004 06:00 PM 所發表的文章:
>↑最好上述全成真...再加上生父其實是龍咻的八卦...^^...同樣瓜子臉呵...

瓜子臉..是喔,不說沒注意,北辰胤是大餅臉,幸好父子兩人長得不像:P
如果是龍宿是元凰的老爸,那就精采了

>挺希望他宰掉玉階飛的...^^...殺掉殺掉通通殺掉...
>↑倒期待元凰設計讓北辰泓被兄長誤殺...玉階飛失常與北辰胤各有受傷...再藉口玉有叛變心除掉玉階飛...另假藉北辰胤重傷暗中殺掉北辰胤...

說得玉階飛和北辰泓有些曖昧喔。

這兩個人出現在同一個畫面時,我都會非常注意。
一來玉階飛的配樂有些特別。
二來玉階飛和北辰泓的造型頗搭,那畫面看起來頗舒服。

末世錄時,北辰泓到蕭然藍閣,玉階飛熱切迎接的模樣有別於出登場時的冷然.神秘,不免在他和北辰泓之間有所聯想。

但是在3。4集的談話,似乎也有較勁的味道。

打水去
04-10-20, 10:12 PM
※回應 臥心古流 在 10-20-2004 07:18 PM 所發表的文章:


>瓜子臉..是喔,不說沒注意,北辰胤是大餅臉,幸好父子兩人長得不像:P
>如果是龍宿是元凰的老爸,那就精采了

是呀XD...覺得醬子,龍城戲會比較有看頭...尤其知道龍咻換掉月小荷...莫名浮起...''天下父母心啊...''的感嘆...

對月小荷感到失望...U.U...挺期待他為所愛變成另一個九幽的...或讓龍城變成另一個嗜血王朝......

>說得玉階飛和北辰泓有些曖昧喔。
...說實在的...對玉階飛的出場...自一開始到現在...都抱持著...''這角色會怎麼死的呀...''

近期的智慧型人物都死的很....不可思議......比如四無君...末期秀逗的莫名其妙不知所以...沐小塵...有那種師兄早該申請家暴法囉...(把人唸到發狂...蜀阿桑...五倫俱喪不是沒有原因的...懂嗎...=''=...)...臥小江...臥臥...你不覺得...若是你肯娶那隻摔角女...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嗎......

不應挽留
04-10-21, 01:32 AM
因為第四集尚未觀賞,故小弟只先談第三集。
開頭佛劍與龍宿對峙時的旁白:『意外清醒的佛劍分說,猝不及防的疏樓龍宿。二次對決,是更加警戒之態!』
個人以為龍宿當時的狀態用「猝不及防」四個字來形容根本是謬誤!且接下一句『二次對決,是更加警戒之態!』很不通順﹔既是「猝不及防」,那龍宿如何警戒的了!?既是警戒之態,又起會猝不及防!?
再來,稱謂依舊混亂。像長孫佑達的隨從(身穿白衣帶眼罩那位),捂住自己主子的嘴說到:『頭子,忍ˋ忍,去稟告皇太子』,明明北辰元凰已經登基為皇,怎還會是皇太子的身分呢?
長孫佑達只是個外戚,對北辰胤該以”三王爺”或”三爺”稱之﹔跑去向元凰告狀,結果說”三皇叔”怎樣怎樣,真是親疏不分!
還有,佛劍分說被擊中,沉入靨魅鬼沼。邪影與龍宿對話完各自離開後響起的旁白:『殺生渡航,身入無間中不悔˙˙˙』等,等於已經是判了佛劍的死刑﹔話說得太滿,已無轉圜的餘地!
萬一佛劍在哪集或哪個系列復活的話,編劇等於是自打嘴巴!
渡江修赴皇城晉見元凰的路途中,未免也太風平浪靜了吧!怎可能聽不到楚華容被處死的風聲呢?莫非在戒嚴中?

天河藍
04-10-21, 10:04 AM
>○ 寇刀
>紀錄片把他詮釋的像羅莉控。

看到這一句我笑了。XD

感覺是寇刀在最失志的時候,在冰天雪地之中,
楚華容妹妹對一個所謂的流浪漢給予溫情,
後來此流浪漢為了要報答華容妹妹而教她武功。~"~
是說楚華容是女大十八變啊...寇刀真的是有先見之明。A_A
楚華容是要選佑達還是寇刀呢?XD

>○ 鐵十三和傲笑
>拖秒數的最佳演員。

我懷疑鐵十三是不是只會鑄劍而劍法並不好...=_=
而且她的阿公交代給她的事情也因為蝶姨掛點而死無對証了,
不知道接下來她想要怎麼做,還是她會繼續火大元凰當中...~"~

>○三教罪人
>在樑柱上的題字,不太好看,破壞美感!
>以上,僅代表個人的亂亂想。

素素去找三教罪人了.....不知道素素想幹嘛。@_@

不過我想素素只是單純去一場喜宴,
在那裡「嗯∼」了一聲,
對素素這種聰明人來說要知道這皇朝裡面的波濤起伏應該也是不難的吧...T_T

sup03014322
04-10-21, 06:32 PM
※回應 不應挽留 在 10-21-2004 01:32 AM 所發表的文章:
>還有,佛劍分說被擊中,沉入靨魅鬼沼。邪影與龍宿對話完各自離開後響起的旁白:『殺生渡航,身入無間中不悔˙˙˙』等,等於已經是判了佛劍的死刑﹔話說得太滿,已無轉圜的餘地!
>萬一佛劍在哪集或哪個系列復活的話,編劇等於是自打嘴巴!
佛劍死掉沒有回憶畫面
編劇自打嘴巴的機會蠻大的~~XD

好奇
04-10-21, 07:03 PM
※回應 sup03014322 在 10-21-2004 06:32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佛劍死掉沒有回憶畫面
>編劇自打嘴巴的機會蠻大的~~XD
佛劍是生死不明
至少當下沒有反抗能力
雖然觀眾大都覺得沒死
但不能戲裡的每各角色都這麼認為

龍風行
04-10-21, 08:10 PM
※回應 好奇 在 10-21-2004 07: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佛劍是生死不明
>至少當下沒有反抗能力
>雖然觀眾大都覺得沒死
應該是說畫面呈現以及口白繕寫所表現的就是佛劍已死;
然若佛劍重生,必該有承接的橋段,而不是莫名的一語帶過。
>但不能戲裡的每各角色都這麼認為
畢竟戲劇是呈現給觀眾看的,若只想把觀眾當傻子,表演藝術總不是永遠都這樣搞吧。

八學分
04-10-24, 06:41 PM
【素還真、魔龍祭天】

  把這兩人一起寫的原因,是因為編劇把兩人的戲份都串在一起,兩人都非常看重北嵎皇朝未來對武林的影響力,也都汲汲於拉攏這股勢力。素還真的名氣讓他占得有利位置,一開始就可以直入皇室大吃喜酒,也逼得魔龍祭天必須針對皇胄暗流北辰伯英下手,在第一回合方面,顯然是素還真占了上風。

  不過兩人未來要怎麼爭還很難說,為了保險,素還真後來去見三教罪人的動機就顯示出他謹慎的個性。總之,從第一集現身的素還真,基本上風采維持的不錯。

【三教罪人】

  不請自來的衝動、吃肉喝酒的豪氣,並沒有讓這位看來就像土匪的傳道者更受人喜愛一些(不管是看戲者或是戲中人,似乎都沒人對他有好感),而第四集素還真直言要「解放」他,更讓兩人高下立判。

【玉階飛】

  很難說他是好人,也說不出他壞在那裡,但就是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對於北辰元凰的轉變,他的內心是有數的,也大概猜得出他會如是做,不過他卻又對北辰泓說自己「無法引導北辰元凰做什麼」,這是明哲保身之道,還是類似幽遊白書中樹對仙水放任觀視的心態,現在還看不出來。

【鐵十三】

  蝶姨還沒見到面談到話,就先看到她被毒殺了,也難怪這位女醉鬼火大要暗殺皇帝,不過也很明顯地可以嗅出,鐵十三所剩的功用無多,帶出真龍子後等死恐怕是她未來難以擺脫的命運。

【邪影】

  霹靂一貫搞高人的技倆,一出場就利用地利之便解決了佛劍,但整個過程疑點甚多,若是以他是相助佛劍的角度出發,那麼他沈屍入鬼沼以及不殺千羅壁阿闍梨的做法才說得過去,而他最後對龍宿所說「討好、示威、立恩,隨你怎麼想」的話,想必會讓龍宿這種人想不透才是。

【龍宿】

  開始有大動作了,希望不是搞些下流把戲就好。

【狄】

  對元凰有信心了,也下跪了,看來下一個被皇帝利用完再幹掉的角色也出現了。

業小靈
04-10-25, 01:31 AM
※回應 八學分 在 10-24-2004 06:41 PM 所發表的文章:
>【鐵十三】

>  蝶姨還沒見到面談到話,就先看到她被毒殺了,也難怪這位女醉鬼火大要暗殺皇帝,不過也很明顯地可以嗅出,鐵十三所剩的功用無多,帶出真龍子後等死恐怕是她未來難以擺脫的命運。
--------------------

恐怕您猜錯了
鐵13會和爆笑訌臣一起退隱的
黃大過年前就計劃好了....

好奇
04-10-25, 03:11 AM
※回應 不應挽留 在 10-21-2004 01:32 AM 所發表的文章:
>開頭佛劍與龍宿對峙時的旁白:『意外清醒的佛劍分說,猝不及防的疏樓龍宿。二次對決,是更加警戒之態!』
>個人以為龍宿當時的狀態用「猝不及防」四個字來形容根本是謬誤!且接下一句『二次對決,是更加警戒之態!』很不通順﹔既是「猝不及防」,那龍宿如何警戒的了!?既是警戒之態,又起會猝不及防!?
這就跟遭小偷一樣 就是太突然才警備
>還有,佛劍分說被擊中,沉入靨魅鬼沼。邪影與龍宿對話完各自離開後響起的旁白:『殺生渡航,身入無間中不悔˙˙˙』等,等於已經是判了佛劍的死刑﹔話說得太滿,已無轉圜的餘地!
>萬一佛劍在哪集或哪個系列復活的話,編劇等於是自打嘴巴!
應該是要讓觀眾覺得佛劍以死 這兩級也一直強調 大概佛劍太紅了所以才在片頭洩底
>渡江修赴皇城晉見元凰的路途中,未免也太風平浪靜了吧!怎可能聽不到楚華容被處死的風聲呢?莫非在戒嚴中?
元凰本來要殺他 只是看了蝶姨的畫 才想把他們兩個都滅口
之後江修也跟蝶姨報告沒事...
不過除了觀眾 戲裡大部分人應該都認為楚華容是北臣胤殺的
元凰的滅口計畫應該剩最重要的太后了吧

竹影
04-10-25, 09:46 PM
※回應 臥心古流 在 10-20-2004 05:46 PM 所發表的文章:
>*『無情最是帝王家』
>在前兩集也許還會對北辰元凰向下沉淪的意向有所疑慮,看完3.4集,他未來的走向應該是可以確定了。
>既然作不成好人,北辰元凰要壞也要壞到骨子裡。
>這兩集,他心機深沉的程度讓人咋舌,和剛出場唉嘆自己出身帝王家的無奈簡直是兩個人。此番心理轉折已在1。2集詮釋過(我是覺得心理轉折戲寫的生硬),接下來就看元凰如何使壞。
  看得出來,龍城聖影系列主題應該有一大部分放在北嵎皇朝皇室的爭權鬥爭,既然都已安排好北辰元凰一條無情孤獨的王者之路,想來接下去的走向恐怕就是可看到屍骨疊成的江山了。
  至於元凰的心理轉折,兩集的舖寫似乎有點不足,縱然當他因驗血而知自己非皇太后之子,當時的那種震驚與打擊,幾乎像是否定了他二十年來的生活以及他存在的意義,而在大殿之上面臨滴血為證時的心態又只覺週遭眾人的敵意與冰冷,這些固然是使他心態逆轉的因素,可是他賜死渡江修、蝶姨,翻臉無情的程度轉變極快,且接續著登基大典後,可以感覺到他如同掛上了面具般,虛偽的與他週遭的人進行著對話,而這些言詞中時時充滿著算計與刺探,現在的元凰就好比撒下網羅的獵人,準備等著收網一網打盡。
  然而對於他處死楚華容,賜死渡江修、蝶姨之舉,縱然說“無情最是帝王家”,以一個統治者的身分來看,為確保權位不受威脅,殺人滅口之舉這很容易理解,但理解不代表能夠認同。以處死處華容的部分來看,除了消除秘密洩漏的危機,個人覺得,北辰元凰是否多少也些報復性的心態在裡頭?楚華容追出真相之舉,就楚華容的處理方式而言,實在顯得魯莽而未深慮後果,同時當他要元凰滴血證明當時的言詞,也幾乎是逼得元凰無法招架,當得知真相後,北辰元凰深受打擊,輪到他有打擊楚華容的機會時,便是給了華容致命的一擊。詔書上所列的罪名,如為富不仁,這豈是楚華容的為人?兩人既是好友,元凰豈會不知實情絕非如此,楚華容接下詔書的那一刻,想必是深痛的打擊,為了殺他,北辰元凰所羅織的罪名也同樣是否定了楚華容的人格,楚華容的灰心與絕望,除了認清險惡的局勢並非他的單純所能改變,也覺悟人性的險惡使得生死之交的友情也禁不起考驗。至於賜死渡江修與渡香蝶,則兩人完全是無辜的犧牲品了。
  冷眼旁觀北辰元凰的王者之路,其實孤獨,也是由他自己選擇的。他選擇不信任,那麼就只好一直的陷入以血腥殺戮鞏固王權、以權謀算計控制臣民的無盡循環。當他選擇斬斷與他有情牽絆之人時,高處不勝寒之嘆實難說是出於無奈。不過我相信這個角色,到這系列結束若是有結局的話,到時也許又有另一番對他的評價吧。

  暫且脫離一下劇情來說的話,其實從北辰元凰的身世之追查開始,到他的心性轉變,這事件的過程與影響,有點讓我聯想到《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一件初看時似乎並不顯著的小人物與小事件,到最後所發展出的結果卻是牽連巨大。弄三平以一個失蹤二十年的潛逃御醫身分,試圖揭露出皇太子的身世真相,後續的發展,不僅止於牽連到目前已因此事而死的數條性命,當這事件使得北辰元凰心性驟變並引發出他內心的黑暗面時,所關聯到的甚至是整個北嵎皇朝的興衰與百姓的未來,就如同玉階飛所說的,北辰元凰有能力治理好國家,也有能力將它變成一片血海,是福是禍,端看元凰的意志了。

  
>○ 鐵十三和傲笑
>拖秒數的最佳演員。
  看到這兩個,想裝嚴肅點不搞KUSO很難 >"<
  傲笑的劍鞘臨危之時害他拔不出劍來,實在是搞笑之至,前頭說了那麼一大堆劍鞘的重要性,劍鞘的功能,結果最要命的緊急時刻居然劍鞘還搞故障,那跟廢物有啥兩樣?可見劍鞘理論也是廢話一堆,以後再有這種廢話直接快轉比較乾脆些。
  鐵十三也是很搞笑,之前四分之三去刺殺月吟荷時,隔著窗紙搞不清對象是誰就往裡頭刺殺結果殺錯人,已經是史上爆冷的暗殺了。這次被派來暗殺鐵十三的黑衣人部隊更爆笑,從水裡冒出頭,還沒動手就先被暈船的鐵十三吐了一身,真是可列名霹靂史上最衰的殺手。是說鐵十三也一樣搞笑,一劍把船戳了個洞,只好拿著杓子努力舀水。
  唔,難以想像如果鐵十三真和傲笑的因緣是姻緣的話,還會有多少冷笑話........

臥心古流
04-10-25, 11:38 PM
※回應 竹影 在 10-25-2004 09:46 PM 所發表的文章:
>  冷眼旁觀北辰元凰的王者之路,其實孤獨,也是由他自己選擇的。他選擇不信任,那麼就只好一直的陷入以血腥殺戮鞏固王權、以權謀算計控制臣民的無盡循環。當他選擇斬斷與他有情牽絆之人時,高處不勝寒之嘆實難說是出於無奈。不過我相信這個角色,到這系列結束若是有結局的話,到時也許又有另一番對他的評價吧。


北辰元凰的另一番評價嗎?

轉貼自霹靂網一篇文章(已取得轉載同意)

────────

北辰元凰可能是個瘋子。

如此揣測的理由:

1.自古以來,皇室為了保持血統的純正,近親結婚所在多有,可能生出聰明絕頂的人物,也可能是呆瓜或瘋子。而瘋子和聰明兩特質並不違背。元凰能揣測三教罪人飄忽的思維,讓他收為徒弟,證明元凰還算聰明,至於是不是瘋子,再看下述。

2.元凰父母是否近親結婚,劇情裡並沒有說明,因此第一點理由對某些人來說,說服力嫌弱。但是,絕對不可以忽略,北辰元凰在太子的養成教育中,遭受種種壓抑,挫折,或許埋下元凰日後人格異常的遠因。尤其,皇太后強悍的母親形象,身為皇太子的元凰除了承受嚴格的皇子訓練,恐怕在精神上也承受著極大的束縛。猶記末世錄時,佛劍分說與梵剎迦藍到皇城面見皇太后,皇太后威儀懾人之外,強悍的鐵腕作風,一旁的元凰縱使有意見也不敢置喙。太后對元凰慈愛不足,也許因此他並非元凰的生母。元凰在親情方面得不到滿足,在驗血當天,更瞥見太后冷然看他驗血,絲毫不管他的死活,親情的幻滅迫使元凰性格走向極端,過往壓抑的不健康因子,很容易在登基為王之後爆發,外顯為扭曲的人格。

以上,是北辰元凰人格異常的原因追溯。

表現於外的行為,北辰元凰確實有幾分瘋子的習氣,如虐待考驗與糾纏他的翠濃(之所以為虐待,要一個女子烈日下長途跋涉,不忘口頭折磨女子精神一番,雖說是要翠濃知難而退,但是所用的手法實有幾分狡猾與刁鑽,心態頗不正常。)

北辰元凰瘋狂的行徑不只這般,與長孫佑達狩獵,誤傷月吟荷,回宮不多時便執意娶他為妻。貴為皇太子,元凰大膽娶一個來路不明,有身染奇疾的女子為妃,再次顯露他狂人本質。

北辰元凰不僅有幾分狂氣,我甚至懷疑他有不算輕微的人格分裂症。

例子一:人人口中仁慈的皇太子,到競技場觀看殘忍的生死肉搏,似不曾動容,一附慣看殺戮血腥的姿態。仁慈乎?殘忍乎?

例子二:口說渡江修是他的朋友,一轉身便賜毒酒。這是欺騙自己的謊言,瘋子常用用這種話來說服自己。

例子三:皇太子時,一派和氣仁慈,待驗血之後,頓成面目可憎的權謀帝王。這番心理轉折,劇情裡不過一瞬,戲迷都說元凰心理轉折轉的生硬,然而,若把北辰元凰性格中存在已久的不穩定人格型態列入考量,他一夕之間的轉變,便可以找到解釋。

其實,歷史上不乏人格異常的君王。
胡人皇帝石虎,性情暴戾,殘忍手段駭人聽聞。
漢武帝晚年誤殺太子,有一部分原因是迷信,猜忌,畏懼的不健康心理,被方士利用而釀成慘劇。
朱元璋殺戮功臣,興文字獄的行為,在歷史心理學上,被解讀是異常的自卑心理作祟。

仁慈善良的皇太子,因登基驗血,彷彿將人格中不健康因子一股腦兒宣洩出來,成為血腥殘暴的權謀家。

霹靂這般描寫,不禁讓我對他多了幾分悲憫與同情。
另一方面,也蠻佩服霹靂的編劇,可以將北辰元凰的心理轉折,賦予如此豐富多變又充滿想像的空間。

看下面討論的如此精采,讓略大飽眼福,也原諒我脫離討論之外,藉此主題單純的表達對北辰元凰的疼惜之情.

==
red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