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烽雲簡略劇情(七)



凌幽幻翼
11-03-11, 09:10 PM
霹靂烽雲(七):血路千里




隻手受武皇之託,找上金棺欲殺之,兩人在荒野展開一場激戰。交手經過數十回合,金棺的寒鴉光形雖然厲害,但隻手更勝一籌,金棺攻勢毫無作用。隻手說就算三棺會齊,也非她的對手,何況現在只有金棺一人。金棺要隻手不可誇口,隻手認為金棺只是困獸之鬥,不過,只要金棺說出《俠道追溯》的下落,她可以放棄金棺的生命。
金棺一怒,拂塵轉動,施展『開棺現屍』,隻手移形換位,來到金棺背後。隻手拂塵一揚,『隻手遮天』的宏大氣勁斜角打中金棺,金棺負傷而逃。隻手也不追趕,因為她的用意是要金棺記住「武皇」兩字。

==================

大圓覺在雲渡山附近的樹林尋找葉小釵,想要提醒葉小釵注意金小開。不料,金小開卻跟在大圓覺的背後,心念催動玉劍直往樹後。忽然間,一道銳利劍氣穿出,將玉劍擊回。金小開詫異這道陌生的劍氣,立即追了上去。
大圓覺只見到劍氣飛梭,還弄不清楚頭緒,樹後卻走出鬼奴,大圓覺更是驚訝,原來不是葉小釵,反而是魔域的人。鬼奴沒有多話,冷冷離去。

==================

龍脊坡,羊腸小徑,秦假仙與蔭屍人護送一頁書的棺木,小心翼翼地走上龍脊坡。前面拖車的蔭屍人跟老大打商量,能不能回頭不走?後面推車的秦假仙罵蔭屍人的眼睛被龍眼肉糊住,這條龍脊坡的路非常狹窄,車子推進來就不能回頭。秦假仙催促蔭屍人多跨二步少講話,就能通過龍脊坡了。
蔭屍人踢落一顆石頭,引起龍脊坡震動,秦假仙要蔭屍人儘量靠山壁,就算蔭屍人跌下去,這台車也不能摔下去。蔭屍人覺得老大的話有點奇怪,秦假仙說十個蔭屍人也比不上一個一頁書,蔭屍人聽了老大的話,深感慚愧。秦假仙說萬一蔭屍人先跌下去,還有他可以頂上。蔭屍人倒覺得老大會先摔倒,秦假仙聽蔭屍人敢詛咒他,氣得想打人,卻沒辦法靠近。蔭屍人有恃無恐,秦假仙說先記著,日後再清算。
走沒幾步,蔭屍人又有問題,他覺得老大很笨,這條龍脊坡很危險,但他們可以走得很安全。經蔭屍人一提醒,秦假仙就想到了『挪體超空儀』。秦假仙立即使用『挪體超空儀』,兩人飛離龍脊坡。
秦假仙兩人順利通過龍脊坡,蔭屍人高興地大喊萬歲,但秦假仙卻是陰沉著臉,因為他發現有不對勁。秦假仙要蔭屍人先別高興,那台車沒跟著過來。蔭屍人嚇了一跳,果然沒看見那台車。秦假仙二人只得再使用『挪體超空儀』回去,老老實實走路推車。

==================

無念教,一瓢水大戰天鏡刑者,交手數回合,一瓢水使用最利害的『佛手水劍』。只見天鏡刑者手掌一撥,水劍失效,一瓢水冷汗直流。天鏡刑者大喝一聲,掌氣隨聲而出,一瓢水頭破腦碎而亡。無念教從此滅亡,天鏡刑者快步離去。

==================

重傷的金棺顛顛倒倒,一路上掙扎逃命,他明白自己絕不能死,一定要見到白馬雕龍才行。這時夜慧白庸閒步而來,不斷評論詩句,顯得十分悠閒。金棺開口求救,夜慧白庸允諾,拿出藥粉讓金棺服下之後,金棺卻變得神志恍惚。
夜慧白庸詢問金棺與白馬雕龍的關係,金棺回答兩人是同門兄弟。夜慧白庸再問《俠道追溯》是否在白馬雕龍身上?金棺搖頭說不在白馬雕龍身上,而是在師父奇妙大棺王手中。夜慧白庸問奇妙大棺王的下落,金棺告知師父藏身在奇棺門中的【秘棺門】。夜慧白庸最後要金棺記住,仇人是武皇。金棺點頭應承,仇人是武皇。此時,東方漸漸初白,夜慧白庸頗為留戀地感嘆夜實在太短了,便低下頭不再言語。
經過一段時間,白日來到,金棺也醒來,發現身上的傷已經痊癒,正想向書生致謝。誰知當他將書生轉過來時,卻是見到一名眼歪嘴斜,口涎直流的白痴。金棺嚇了一跳,感覺自己好似作夢一場,明明救了自己的是一名溫文書生,為何現在變成一名白痴?金棺也無暇追問,況且問也是白問,救命之恩只有來日再圖報,他得先找到白馬雕龍才行。

==================

白色面具帶著枯葉的屍體來到無念教,欲請求一瓢水換腦,不想卻見到慘絕的一瓢水,死狀與枯葉相同,天靈被破。白色面具不知是何等人物能殺一瓢水,滅了無念教,看來枯葉沒有復活的希望了。白色面具感嘆一聲,先將一瓢水與枯葉安葬後,再追查兇手。

==================

霹靂硯,鬼帝與萬魔天指分頭調查三光之靈被吸的事情,九方死突然出現,向著地下命令發掌!只見地面竄出二支鐵手,各自射出閃電。

正在搜查蛛絲馬跡的鬼帝與萬魔天指,忽然感覺到背後熱風襲來,不待轉身就旋空而起,堪堪避過雷電之招。二人大怒,立即奔回。鬼帝與萬魔天指面對面,怒目而視,心中認定對方暗招偷襲。就在兩人將發生衝突之際,表象意魔出現阻止,他指掌氣來自東方。
鬼帝等三人趕向表象意魔所指地點觀視,只發現一個土坑以及二條深痕,可見掌氣的確由此發出。萬魔天指問鬼帝有何看法?鬼帝認為吸走三光之靈的人已經離開,因為只有吸取了三光之靈,發掌才有如此威力。萬魔天指有相同的看法,日後必須小心了。鬼帝聞言大笑,他指三光之靈,有何懼哉?萬魔天指問鬼帝難道不想獲得這道靈光?鬼帝說有無對他毫無影響。萬魔天指冷哼一聲,既然沒有影響,為何鬼帝前來調查?鬼帝說這是他的自由。
眼見兩人愈說愈僵,表象意魔告知一頁書眾人已放棄雲渡山,轉向孤生丘。鬼帝一聽,立即飛身離開。萬魔天指認為一頁書中了邪靈至毒,絕難活命,放棄雲渡山轉向孤生丘,必定是想前往天河。萬魔天指沉吟半晌,他指天河終年冰凍,料定一頁書意欲冷凍肉體,再求復活機會。表象意魔建議可以攔在半途,毀滅一頁書的肉體,斷絕一頁書復活的機會。萬魔天指認為有鬼帝配合與武皇共事,邪靈才有百分之百的勝算。
表象意魔覺得萬魔天指太過看輕自己,憑二人還怕對付不了現在的一頁書嗎?萬魔天指說一頁書是一個死人,但其身邊尚有許多活人,一休的『佛言枷鎖』對邪靈的威脅甚大,對武皇、鬼帝卻起不了作用,因此有武皇與鬼帝共事,邪靈可以省下不少力氣。表象意魔認為就算鬼帝與武皇答應合作,也必定要求代價。萬魔天指呵呵低笑,他說籌碼早就準備好了。
鬼帝回來,雲渡山果真空無一人。萬魔天指開口要與鬼帝合作殺一頁書,鬼帝指一頁書對魔域構不成威脅。萬魔天指認為一頁書是邪靈與魔域共同的敵人,若不除掉猶如芒刺在背,因此他想與鬼帝來一次真正的合作,而鬼帝可以得到一頁書的頭顱。鬼帝聞言眼光一凜,問萬魔天指如何議事?萬魔天指說今夜在魔域,三方會談。鬼帝答應,返回魔域。
萬魔天指說鬼帝還是抵擋不了一頁書頭顱的誘惑,表象意魔對萬魔天指的舉動覺得不適當,萬魔天指呵呵一笑,他說目標認定就不必顧慮其他,不過事成之後,一頁書的頭顱不可能送給鬼帝。表象意魔說萬魔天指對一頁書的頭顱也有興趣,萬魔天指說高人頭顱內的舍利子千年難求,憨人才沒興趣,不過他會送給表象意魔,因為表象意魔是他的心腹戰將。表象意魔受寵若驚,萬魔天指要表象意魔去找武皇來見他,表象意魔立即照辦。然而,萬魔天指呵呵低笑,他說一頁書的頭顱除了他,誰也別想得到!

==================

光明城,自從讀千經聽見白色面具提到《六合武冊》之後,心頭就有一股不祥之感揮之不去。讀千經拿出一本《六合武冊》,書皮寫有「六合武冊(三)流」。讀千經說自己與一瓢水同時得到一本武冊,這本武冊助他創立光明城,也讓他練成蓋世絕招『煉金手』,可是卻也成了他的惡夢。
此時聽見有人走來,讀千經急忙收藏武冊,然後見到巴左護帶著白色面具進來。讀千經訝異白色面具何以這麼快就折返?白色面具嘆口氣,他表示無念教完了。讀千經聞言驚愕地退了數步,白色面具說一瓢水被殺,天靈破碎,死狀極慘。讀千經面色極為難看,白色面具問讀千經有何隱瞞?讀千經搖頭說沒有,只因為無念教被滅的事情令他太震驚,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
白色面具指三分縫三足鼎立,當初向日烏事件,三派掌門各自負傷,他覺得三分縫只有三派,而三派掌門的功夫旗鼓相當,莫非三分縫背後尚有一隻魔手在操縱?讀千經急忙否認,他請恩公切勿亂猜,也許是外來人士殺了一瓢水。白色面具半信半疑,他希望讀千經不要有所欺瞞,因為這個人能夠殺死一瓢水,也能殺死讀千經。讀千經嘆口氣,他請恩公到武功之家詢問呼雷戰神,也許有線索。白色面具想想也好,遂前往武功之家。

白色面具來到武功之家,呼雷戰神否認暗算一瓢水。白色面具明白呼雷戰神是性情中人,相信呼雷戰神的話,但他認為三分縫與當今武林毫無牽連,應該不會有外來人士前來尋仇,所以他希望呼雷戰神能提供可疑的人選。
呼雷戰神堅決否認有什麼可疑的人,藉詞養神時刻到了,隨即入內養神。白色面具還想再談,點星筆告知天界梵音出現,天鏡現象,現在的三分縫已經完全和平。白色面具初次聽聞天鏡,向點星筆詢問天鏡台方向後,前往調查。
白色面具離開後,呼雷戰神走出來,點星筆提及一瓢水之死,呼雷戰神斥責點星筆多話,命其退下去。不過,呼雷戰神自己對一瓢水的死其實多有疑問,他拿出一本《六合武冊》,上面寫著「六合武冊(五)力」等字,懷疑一瓢水之死與《六合武冊》有關。

白色面具帶著疑問來到天鏡台,他詳細觀視巨型天鏡,一點也看不出天鏡有何神奇之處。白色面具猜想天鏡之內或許隱藏秘密,正準備靠近觸摸,一名金面老者出現阻止,並自稱天鏡看守人。白色面具覺得疑問,天鏡既備受三分縫尊敬,為何需要看守?老者表示自己負責清掃天鏡的灰塵。白色面具請教老者在此多久了?老者一聽就知道白色面具並非三分縫的人,是三分縫的人都知道他在此多久了。
白色面具想靠近看個詳細,老者沒有異議,只提醒看可以但不可摸,因為天鏡是神聖之物。白色面具問觸摸之後會如何?老者回答觸摸天鏡必遭天譴,過去有很多人不相信,結果都遭到了橫禍。白色面具再問善良之人摸了天鏡也會遭到天譴嗎?老者沒有正面回答,只淡淡地表示人心皆是邪惡的。白色面具自認沒做什麼有虧天理的事,天譴應該不會降臨到他身上。白色面具上前摸了摸天鏡,向老者告別離去。天看守人嘆口氣,為何總是有人不相信他的話?

離開天鏡台的白色面具,一路上不斷思索,一瓢水的死與神秘的天鏡有關嗎?他看得出一瓢水被殺之事,已使光明城、武功之家起了恐慌。這時巴左護出現,因為他關心白色面具的安危,所以一路跟蹤白色面具到天鏡台。白色面具問巴左護為何要這樣做?莫非是讀千經所指示?巴左護搖頭,他認為白色面具是主人讀千經的救命恩人,他理當關心,再者他對天鏡也一直有疑問。
巴左護見白色面具觸摸天鏡,便請白色面具趕緊離開三分縫,免得遭受橫禍。白色面具訝異巴左護也相信這種傳言,巴左護表示以前的【闕右法】也是不信天鏡的神威,提筆在天鏡寫上「闕右法」,結果天靈破碎,腦漿迸出,橫屍光明城。白色面具疑問為何讀千經沒有提起?巴左護說城主只宣稱闕右法受到天雷擊頂,日前他聽聞一瓢水慘死,與闕右法死狀相同,這才起了疑心。
巴左護請白色面具儘速離開三分縫,白色面具拒絕,他指天下人管天下事,他一定要調查清楚。白色面具快步離去,巴左護被白色面具的話所打動,心中也有決定。忽然間,天鏡刑者迎面而來。巴左護聽見「天鏡刑者」四字,霎時明白天鏡的秘密皆在此人身上。巴左護問起闕右法與一瓢水之死,天鏡刑者不諱言全被他所殺,巴左護說神聖的天鏡原來暗藏邪惡!
巴左護憤怒出手,要替闕右法討回公道,可是實力相差太大,不出數招,天鏡刑者掌出一招,巴左護天靈破碎。

==================

金小開還在尋找葉小釵,越找火氣越大,掌風掃倒一片樹林。突然間,鬼奴由樹後竄出,金小開心想又有人來插花。鬼奴出手便攻,金小開武藝精純,再加上走劍行刀厲害非常,鬼奴不敢戀戰,抽身離去。金小開見要到手的美女溜走,氣得哇哇大叫。

==================

烈陽神還在尋找小霸王,眾天前來告知小霸王已經找到,工作也完成,現在一頁書有個錦囊交予烈陽神。烈陽神接過錦囊,眾天遂離開尋找今生一劍。烈陽神看完錦囊後,露出為難神情,他苦笑說一頁書真是出了一道難題。

==================

表象意魔來找武皇,告知一頁書的軀體不在雲渡山,由秦假仙、蔭屍人護送,目標孤生丘。武皇有所懷疑,表象意魔要武皇不必懷疑,該擔心如果一頁書復活,武皇將墜落黑暗的深淵。武皇不信表象意魔之言,因為邪靈的消息可信度一向很低。表象意魔呵呵低笑,他指武皇乃是邪靈戰友,邪靈對武皇是知無不言,不會有所欺瞞。
武皇冷哼一聲,他說雙方的關係是短暫,只要鬼王棺、一頁書一死,雙方合作關係就終止。武皇話鋒一轉,他認為表象意魔也是邪靈的頭頭,為何甘心受萬魔天指利用?萬魔天指此人心毒性絕,一旦表象意魔的價值耗盡,必定被萬魔天指順手除掉。
表象意魔如何不明白武皇的用意,他笑說武皇何必挑撥離間,他信得過萬魔天指,武皇可是白費精神。武皇說是好意提醒,表象意魔謝過武皇好意,又將魔域會議之事告知,武皇允諾會前往魔域,表象意魔叮嚀時間是今夜,然後告辭離去。武皇心想一頁書善用計謀,其軀體怎麼可能只有秦假仙、蔭屍人護送?他決定先到魔域聽聽鬼帝、萬魔天指如何計畫。

==================

魔域,鬼帝決定好好準備一番,讓來到魔域的萬魔天指大開眼界。此時,鬼奴回報,她在雲渡山下嚴密監視,雖沒有發現『活殺留聲』的消息,但見到秦假仙與蔭屍人推著奇怪的東西悄悄離開雲渡山。鬼帝一聽,確定一頁書放棄了雲渡山,遂命鬼奴速召回天禍妖狐。
鬼帝疑問為何一頁書會讓秦假仙與蔭屍人這二個無用之人護送軀體,莫非想避開他人耳目?鬼帝想自己已經得到聖翁的頭顱,就必須再得到一頁書的頭顱!鬼帝喚出【四鬼蜮】,讓四人服下藥丹,然後吩咐四人前往藏經樓取出《魔寶大典》。
四鬼蜮奉命離開,鬼帝讓四人服下的是『戰魂金丹』,若是遇上戰鬥,四人必定全力以赴,至死方休。鬼帝的用意是測試千里不留行,便往藏經樓觀視。

藏經樓,四鬼蜮準備入樓取寶典,千里不留行出現阻擋。四鬼蜮言明奉鬼帝命令入藏經樓,但千里不留行索要鬼帝的手諭。四鬼蜮聞言大怒,瞧不起千里不留行這個叛徒,立即硬闖,千里不留行神情冰冷,一掌就將其中二人擊碎。這時候鬼帝出現,剩下的二人請鬼帝做主,鬼帝卻問千里不留行,私闖藏經樓該當何罪?千里不留行冷冷吐出一字「殺」!隨即贊掌擊斃二人。
鬼帝很滿意千里不留行服從命令的態度,突然閃身至千里不留行面前,一掌按在其天靈。千里不留行一動也不動,靜待鬼帝裁決。鬼帝問千里不留行為何不反抗?千里不留行回答不能反抗鬼帝。鬼帝哈哈大笑,命人呈上一個木盒。鬼帝由盒內拿出『百魔杵』,解釋此杵是用一百名魔域高手的龍骨所造,就交給千里不留行做為武器。
鬼帝要千里不留行試試『百魔杵』的威力,千里不留行依言將真氣貫入『百魔杵』,霎時陰風慘慘,鬼哭魂號,無數的綠色幽靈往回狂舞,最後回到『百魔杵』之中,強勁的威力,連鬼帝也退了一步。鬼帝指『百魔杵』裡面一百名高手的怨靈,隨時與千里不留行合體,助其殺盡魔域的敵人!

==================

囹圄池,萬魔天指今夜前往魔域,他覺得自己必須有所準備,遂呼喚素續緣。素續緣跳出,萬魔天指問素續緣聽從何人命令?素續緣回答萬魔天指。萬魔天指頷首低笑,便帶素續緣同往魔域。

==================

白色面具來到光明城,告知讀千經,巴左護前往天鏡台。讀千經大驚失色,他說天鏡乃神聖之物,不該任意前往。白色面具表示對天鏡的疑問,讀千經不以為然,白色面具提到慘絕的闕右法,讀千經堅再闕右法是死於天災,雷電殛頂。
白色面具認為闕右法死因有可疑,而巴左護也有相同的疑問。讀千經認為巴左護與闕右法是好友,巴左護因為傷心至友之死,所以蒙蔽了巴左護,致使看法有所偏差,這是人之常情。白色面具問讀千經莫非也認為一瓢水之死是巧合?讀千經不清楚一瓢水的死因,畢竟一瓢水是否有其他仇家,這非他所能得知。白色面具明白讀千經掩蓋了某件事,他覺得讀千經是三分縫之人,對三分縫發生的事應該要關心而不是逃避。讀千經仍稱自己實話實說,並沒有掩蓋什麼。
這時,光明城之人抬著巴左護的屍體進來,回報在光明城附近發現。讀千經見到巴左護慘死,十分傷心。白色面具嘆息連巴左護也慘死,與一瓢水、闕右法相同,難道這也是天雷殛頂嗎?白色面具的喝問,讀千經身子一顫。白色面具又說屍體在光明城附近發現,可是他與巴左護卻是在天鏡台附近分手,如果巴左護是在光明城外被殺,那他們應該會聽見戰鬥的聲音,可見巴左護是在距離光明城數十里路的天鏡台附近被殺,然後棄屍在光明城外。白色面具認為兇手已經由暗轉明,若不趕緊找出對策,只有坐以待斃。
讀千經嘆口氣,命人將巴左護厚葬。讀千經拿出《六合武冊》,他表示一切事情與武冊有關,一瓢水的死應該也與武冊有牽連。白色面具點頭說一瓢水確實是由武冊裡的記載,救治小霸王。讀千經從頭說起,六十年前的三分縫是戰國時代,七十二派門分立,為了生存並收服各派,讀千經、呼雷戰神、一瓢水三人聯合,可是勢力仍不足,某天,三人在天鏡台會商,天鏡突然放出刺眼金光,鏡中出現一條金色人影,那人開口說道:「一念一行菩提心,有形無形三曹明,人心修持慈悲量,無為虛空性顯靈。天時不待,唯人自尋。道是天命、使命與心法的結合,而正法乃是應時應運。依法而行,方能完成時代的職責與使命。」
讀千經說聲音停止之時,由鏡內飛出三本《六合武冊》,他、一瓢水、呼雷戰神各得一本,三人因為冊中的武功而成功降服其餘六十九派,分立三分縫,從此和平六十年,直到向日烏事件,三人三敗俱傷。讀千經聽聞呼雷戰神與一瓢水傷癒之後曾經交手,梵音再度出現,和平又降臨三分縫。讀千經嘆口氣,他指違反冊中記載必遭天譴,今天他吐露所有的秘密,將步上一瓢水的後塵。
白色面具認為《六合武冊》是一項陰謀,先利用讀千經三人消滅六十九派,然後將三人個個擊破,達到完全統治三分縫的目的,他以為應該提採取行動對抗,否則就來不及了。讀千經仍有猶豫,白色面具指巴左護、闕右法以及更多人被殺,這些人並沒有得到《六合武冊》,只是想保住天鏡的秘密而已。讀千經一凜,問白色面具該如何做?白色面具認為應馬上連繫武功之家。

武功之家,呼雷戰神聽聞讀千經已經說出武冊的秘密,也不再隱瞞,況且他已經厭煩活在武冊下的陰影。呼雷戰神憶及過往,當初三人在天鏡台得到三本武冊,欲離開之際,遇見一名自稱【歡喜佛】的人,歡喜佛曾對三人說過一句話。讀千經記得,歡喜佛說「聖鏡照心,魔鏡拘性。」他覺得這是指三人原形畢露,被魔鏡所拘。呼雷戰神深有同感,三人欲稱霸三分縫的野心,互相殘殺,被魔鏡所拘。
讀千經認為他們必須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呼雷戰神直言打破天鏡,一切便真象大白。白色面具認為此舉須有相當的覺悟,呼雷戰神說大不了一死,有何可懼?讀千經說此事讓他與呼雷戰神來處理,白色面具先離開三分縫。白色面具拒絕,他不能置之度外。讀千經要白色面具帶著二本武冊離開三分縫,武冊裡的武功全是難得一見的絕學,對白色面具多少有些幫助。白色面具遲疑,但讀千經不斷拜託,白色面具只得收下武冊,離開三分縫。
讀千經認為此去天鏡台必死無疑,呼雷戰神早有覺悟,面對送三人武冊之人,豈有勝算?不過就算戰死也要轟轟烈烈。二人立即前往天鏡台。

==================

二重林,隻手與夜慧白庸見面,夜慧白庸表示金棺已說出《俠道追溯》的秘密,就在奇妙大棺王的身上,而奇妙大棺王藏身在奇棺門之中的秘棺門內。隻手得知消息後,遂前往尋找。

==================

經過一番努力,秦假仙與蔭屍人終於通過千驚萬險的龍脊坡,下一站是呼魂橋。秦假仙擔心歹徒不知什麼時候會知道二人護棺的事,便催促蔭屍人快推車前行。

==================

魔域秘室,鬼帝、萬魔天指、武皇三人會談。鬼帝雄心勃勃,一手主導會議進行,萬魔天指與武皇各懷心思而默認。鬼帝指一頁書的目標是孤生丘,此去距離約一千里,其間要通過龍脊坡、呼魂橋、葬屍江、毒刺林,皆是天然險關。
武皇認為一頁書多謀足智,去孤生丘還有別條路可行,為何偏偏選擇通過這些天然險關,這其中必有詐,萬魔天指認為一頁書是算定他們想不到會走這條路。武皇覺得不可低估一頁書,就算一頁書不想引人注意,但其身邊的高手必定隨行。萬魔天指說一頁書身邊只剩下老弱殘兵,憑三方的力量,還怕殲滅不了嗎?
武皇提醒輕敵乃是失敗的主因,萬魔天指對一頁書的實力有詳細評估,並非輕敵。鬼帝制止二人的針鋒相對,他認為爭執只會浪費時間,不如拿出實力。鬼帝問誰打頭陣?萬魔天指與武皇同時閉口,鬼帝得意地看了看二人,宣布由魔域打頭陣。武皇立即表明做第二波攻擊,萬魔天指認為武皇沒有兵力,第二波攻擊就由邪靈配合魔域,武皇就殿後吧!
三人最後討論一頁書的頭顱歸處,鬼帝誓在必得,武皇與萬魔天指同意由鬼帝獲得。三人議定,立即行動。

就在鬼帝三人開會之際,眾天、大圓覺、一休禪師、九方死、今生一劍也陸續通過龍脊坡。

秦假仙、蔭屍人來到呼魂橋前,只見橋上一顆鐵球,整座木橋不斷左右搖晃,使得二人不敢通過,而橋下又是毒氣、瘴氣,根本不能通行。

當秦假仙二人被阻擋腳步時,魔域先鋒軍在鬼奴的帶領下,漸漸通過龍脊坡,其後是表象意魔與燕渡關。

=================

緊張!緊張!緊張!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烽雲第八集:血路千里!!!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