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情海魔濤九.十集劇情簡報



真顏
04-10-05, 11:33 AM
【第九集】

易水寒對面具多情
【巨闕】一出不復返!!
易水寒終於亮劍!!
此時,再出冷心寒的歌聲!!



此時的冷心寒出現在對決的荒野不遠之處!!
這時的易水寒言道:「優美的歌聲!是冷心寒姑娘!!」
臉戴面具的名劍多情聞言,瞬間逍逝!!
易水寒見人已離去,也收起巨闕,轉身離去--
會見冷心寒,一番交談後,易水寒告知名劍多情就在前方不遠之處...
冷心寒聞言,立即飛奔而去∼
(真是痴心∼)



荒野路上,五皮郎中受到三個面具人的圍殺!



再觀幽樓與孤門的宿怨--
三名經過”深造”之後的幽樓戰將--
冷刀螳螂、龍叉月鯀、銀勾虎魄對上狐門戰將。
一旁的龜九怪也一時興起,想要”運動一下”。
龜九怪言語方落,對上佬非常!!
夕陽君單對狐門之首!!
一旁的煙蘿要夕陽君小心注意--
禪狐之首身上所披之衣乃開宗禪狐之衣,拳掌刀劍不傷!!
野狐之首要夕陽君施展一嘆天地--
夕陽君亦想要看看他的寶衣能擋到何種程度--
就在夕陽君欲發動攻式之際--
突然間,黑雲密佈--邪手鬼燈再現!!
〔咦?這隻手還真會挑時間出現呢--〕



荒野小徑路上,黑鼠狼又在唸叨著部屬愈來愈不像話--
正在這時,又出現那兩個路人甲和路人乙--
兩人談論著自從石像掉落『燕子棲』之後,就怪事連篇--
不但燕子飛過去會哭,還有就是每到半夜子時燕子就會亂飛亂叫!!
正在兩人離去後,躲在石頭後方”偷聽”的黑鼠狼--
自附著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黑:我哪有偷聽?)
(編:你就是偷聽,我就是這麼編的,你給我惦惦--)
(黑:$*#*%*$*%$&#*)
(編:有何不滿,不要在背後咒罵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這時兩個”小特務”,終於很”適時候”的回到黑鼠狼面前來報告了!!
於是這兩個”小的”,重點不說--廢話講還沒完,就被黑鼠狼來一頓排頭了!
重要的不調察,跑去看什麼燕子、石像--
兩個特務很堅持己見,說自己親眼看到燕子流淚--
黑鼠狼說那是燕子經過時在拉鳥屎--
〔最好鳥屎是透明的啦...=.=!!!〕
兩個特務繞了”一小圈”才把邪手鬼燈說出來--
沒想到黑鼠狼還真的很會拗,說他早就知道邪手鬼燈的下落--
更說剛才只是在”試探”他們有沒有成為特務的資質--
〔哇哩勒...圈圈叉叉點點點--呈現石化狀態中...〕



鬼佬佬細說著九宮困魔塔一事--
「五皮郎中說的沒錯,在遠久黑暗的魔界中,論起咱們鬼族,可說是歷史久遠
,也是最強盛的一族。阿鼻聖殿,是咱們鬼族最高的精神象徵...」
原來那五名聖殿的守護者,被稱為『先天五鬼』!!
原來五鬼被禁無極禁地『九宮困魔塔』一事,鬼佬佬也是不知道--
而他會知道此地,全然是因為狩鬼之父手持『九宮困魔塔』地圖,言明要救出
五鬼,復興鬼族,才會知道此地!!
原來,當時為了要復興鬼族在魔界的地位,狩鬼的父親曾隱藏自己是鬼族身份
而在魔界深造,也就是後來的--魔界傳奇!!
但自從他由『九宮困魔塔』回到鬼族後,卻是傷痕累累--
靜養後,他才訴說『九宮困魔塔』的厲害之處--
當時,他的功力也只能闖過一半,是幸運,他才能留住命回到鬼族--
鬼佬佬會阻止狩鬼,也是因此原因!!



五皮郎中對上三個面具人,一閃再閃還是閃--
〔笑死我了〕
五皮郎中言中好似早知三人真實身份!!
三人決意施展自身修為!!
『太乙神術 天地借法
 十方歸一 太乙還太虛
 五行盡化 四極穹隆放蒼天
 召喚』
〔哇勒--果然與我猜測中的一樣,都是他們包藏禍心!!〕
「就是現在,你們會施展,郎中不會跑嗎?」話還沒說完,人就溜了--
〔哈--五皮,你愈來愈皮了--是說,你也真會選地方跑〕
五皮郎中一跑就跑到了『觀日峰靜心小徑』!!
這一場的”腥風血雨之災”就此打住!!
〔五皮,你真夠絕了--人家靜心,你還讓人家當擋箭牌!〕



一臉的失落神情而回,心寒還是愁眉深鎖--
易水寒的實話實說,換來冷心寒的不解與不歡--
兩人相談片刻之後,冷心寒帶著些微怒意離去--



一路追著孤存而來的長老,追丟了孤存--
擔心著孤存的個性會招來禍端--
又聽聞前方有打鬥的聲音,於是向前查看--
沒想到數名人士,圍繞著一名全身肅黑的男子--
男子一句:「一刀,殺!」語畢,周圍的人全數屍首分離!!
後方不遠處的長老看到此畫面,驚道:「這,這是什麼刀法?」
”狂奔很久”的孤存,終於停下來了!!
又再次思及一人,立定目標--天涯劍子!!
再次孤身一人,回到飄渺峰,求天涯劍子不記前嫌,收他為徒--



朝陽與五皮郎中相談一番,五皮郎中言中帶有勸說之意--



三人回報追殺五皮郎中一事,為首者聽聞任務失敗,本有怒意,但卻在聽到回
報『觀日峰靜心小徑』所現身之人,卻笑道要回報上級,要三人等候指示!!
〔這個為首者的城府真深--
 將當初三教之錯,全數推給”罪人”承擔!!〕



狩鬼找上五皮郎中,要郎中帶他前往無極禁地--
沒想到,郎中卻說禁地早已被四界魔界寶物結成結界--
結成結界之人乃--祅冥祭師!!



祭台之上,祅冥祭師與九邪識兩人相談--



行於小徑中的風靜海,被傀修羅所擋住去路--



魅幻魔境之外,金龍騎來到!!
〔豬腦袋一顆...=.=!!!〕



在飄渺峰頂,跪求多時的孤存--
得到的卻是”離開吧”--
『不能擺脫心中已滿的仇恨,收你為徒,你還是難成大器!』
天涯劍子這席話,讓孤存以為是天涯劍子看不起他的意思--
孤存大笑:「我會讓你後悔。」
〔天丫∼又來一個二代傀修羅了=.= 〕
孤存狂奔途中...
再現肅黑男子狂笑的聲音與身影--



三道唯元”奉命”察探太乙真觀中星海之人--
〔我真的真的真的<千萬個真的>肯定那三個鐵面具人和三道唯元
 就算不是同一個人,也有一定、肯定的有”關聯”--〕



幽樓中,煙蘿向龜九怪表明感謝之意--
又向龜九怪尋問邪手鬼燈一事--
原來在荒山一役後,龜九怪將荒山之役回報人間造化城城主之時--
城主也曾說邪手鬼燈一事--所以龜九怪才會知道此事!!
並且言明若日後遇上邪手鬼燈,能避則避,切勿硬對硬對上此物!!
龜九怪離開後,血螳螂問起一事:「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樓主與執教是怎麼
了?執教真的是不勝酒力嗎?」
花園中,夕陽君獨自一人佇立風中,微風輕拂--
閉起雙眼的他,好似在回想什麼似的--
〔這樣的夕陽君,真的是首次見--
 沒有半點平日狂傲的他--〕





【第十集】

風靜海對傀修羅--
傀修羅連番攻擊失利!!
一怒之下,再度變體--麻羅合體!!



醫魔一人靜立在生不救的木牌竹蘆之前--
醫魔心知有人進入魔境之內--
百幻千刀金龍騎奉命來取醫魔之命!!
醫魔依靠自己對環境的熟悉,應對金龍騎!!



阿鼻聖殿中,祅冥祭師再問九邪識--
為何派出傀修羅挑釁風靜海?!
又命金龍騎前往魔境殺醫魔?!
九邪識言下之意--
是將傀修羅變成餌食,讓風靜海看出傀修羅也同為崑崙之人
而金龍騎則是犧牲一卒,換取一帥!!
話題一轉,說到極海魔淵--四件寶物,二件被毀!!
取回四件寶物一事,是否太過冒險?
祅冥祭師卻不以為意,要九邪識靜觀其變!



五皮郎中說道:「為防止有人接近九宮困魔塔,祅冥用四界魔界寶物,在無極
禁地的周圍佈下了四極結界,又稱極海魔淵。因此任誰有通天本領,也無法進
入其中。」
狩鬼也好奇問道困魔塔是否為祅冥祭師所造?
五皮郎中也解釋:「論起九宮困魔塔,相傳是由道教始祖太上老君,為降妖伏
魔煉妖收怪所創,塔中的變化,樓樓有異層層相應,八卦之宮在加中央,所謂
九宮也。任何妖魔鬼怪,一旦被封在塔內,若不知如何解除封印,唯一辦法就
是破塔救之,否則是永無機會再出了。」
兩人相談許久...



荒原之戰--風靜海靜觀傀修羅麻羅合體之麻羅妖體!!
沒想到妖氣竟被颶風消彌--
傀修羅離開後,風靜海自咐:「五華聖氣? 麻羅妖體?」
『半生閒吟今終止 一步江湖遙無期』



眼看久攻不下,金龍騎終於出招式--
幻刀式 百幻藏一真
利刃難辯真假--
醫魔身形快,但利刃更快--斬腰身!!
就在金龍騎(廢話連篇)離開之後,醫魔生不救現身--
躺在地上的身體,也成了稻草--
原來,這是醫魔所施展的幻術--
〔是說,醫魔換新衣了--不錯喲∼〕



太乙真觀之內--
欲找尋星海入口的三道唯元,納悶空無一物,可能是障眼幻術。
〔喂∼你們三個很”自動”喔--要進人家家裡都不用先問主人的喔?〕
三人立即施展定心通天眼,一觀究竟--
沒想到還是無法尋得入口--
覺得事有蹊蹺,三人立即決定回天府報告--
〔如果真是”罪人”的修為,那這家人還真的把高手趕出來了--〕



隨著夕陽君的回憶,來到一處刻有【暮雲小築】字樣的竹屋--
夕陽君觀瀑感言--
一名身著白衣的女子,似傷心,似哭泣的奔跑,說道:
「薄情寡義的名劍多情白非凡,你為何要拒絕我的感情呢?
 為了你,虹蘿放棄少女的矜持,不惜與兄長翻臉,
 一切皆是希望能與你結為連理,你可知情嗎?
 如今被逐出醒世儒軒,教虹蘿有何顏面立足?
 孤單無依何去何從呢?」
〔嗄?嗄?等我三十秒回復一下...〕
〔因為太勁爆了@@ 所以把台詞打出來--〕
瀑布下,夕陽君觀瀑時看到身著白衣打扮的女子--
瀑布上,一名白衣女子說道:
「名劍多情,是你害我羞憤無地自容,
 虹蘿要你永遠自責愧疚於我。」語畢,縱身一跳--
〔等.一.下∼再給我三十秒平復一下--〕
眼看身影縱下,夕陽君急道:「不妙!!」
縱身飛去,救下女子!!

回憶至此,血螳螂突然出現--
〔來得好,別再讓我有驚訝指數了,老人家吾承受不了太多訝異--〕
血螳螂似乎沒有在煙蘿口中得到答案--
於是直接來問夕陽君--
夕陽君只道:
『一生一死乃知交情
 一貧一富乃知交態
 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然而人心繫常,不累十年好惡未改情願未移。』
〔血螳螂與夕陽君兩人的對話中,血螳螂雖不識情愛,但卻十分忠心--
 好羡慕有這麼一個下屬丫--〕
兩人相談後,夕陽感嘆自己雖有心堅持自己的信念--
但煙蘿心性思緒卻已大變--縱使他有破天之能,也可能無法改變!!
血螳螂言明,他跟隨的是不可一世縱觀天下的七色彩雲夕陽君--
說完,獨自留下夕陽君一人--
身藏樹後的煙蘿看著夕陽君的背影,不禁也露出感傷--
夕陽仍舊陷入回憶中--



三名鐵面具之人,回報星海一行--
〔我真的確定,死命的認定他們真的是和三道唯元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繫〕
回報之後,為首者也確認星海內的人,極有可能是罪人之一!!
於是又一道指示,要三人不動聲色--
告知當時與三教罪人有仇派門,罪人目前行蹤--
〔死執府--你真的很...〕



孤存狂奔途中...
再現肅黑男子狂笑的聲音與身影--
就在孤存自嘲自己之際,肅黑男子突然傳來一句:「喂!小朋友--」
男子自吹自擂說自己很厲害--
孤存覺得像是遇到瘋子--
〔哈∼這段不錯笑--的確很像遇到瘋子〕
要不是看到男子快如閃電的身形和”菜刀”--
孤存早就...



易水寒嘆道:「好意告知冷姑娘,名劍多情重現行蹤,誰知卻被誤解...」
〔可憐的易水寒--唉∼〕



浮雲軒,聖空納悶名劍多情一事!!
正想要查清名劍多情一事的聖空和尚,又遇到迎風而來的風靜海!!
風靜海問起傀修羅與崑崙的關係--
原來傀修羅,實乃崑崙無上師大弟子,名叫道海修真渡萬象
〔名字還挺好聽的--怎麼腦袋像石頭=.= 〕
因為崑崙無上師臨終於,將衣缽傳給學千秋,沒有傳給他,才惱羞成怒,
認為無上師偏袒不公平,一氣之下,才會脫離崑崙而選擇墮落魔道!!
聖空解釋後,風靜海也想傀修羅應知情無上師死因--
風靜海離開後,聖空大叫慘--



逆天兒走在荒野中--思索著無愆罪崖的秘密所在。
崑崙玉虛廣場,十唸和毛道人又開始了--
這時逆天兒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將無愆罪崖一事告知十唸與毛道人--



狐門談論著無愆罪崖一事--
也談論著要如何在武林中生存--
如今之際,野狐仙蹤決定親自上一趟無愆罪崖--
也要佬非常向朝陽君探查夕陽君底細--



十唸、毛道人、逆天兒三人,欲前往無愆罪崖--
卻又在中途被金龍騎遇上--
就在金龍騎要出手對付那三人之時,學生在一旁出聲--
一場學生對百幻千刃之戰,又即將展開--



徑心小徑中,肅殺之氣逼進!!



儒教執府-道無義,親自進入星海!!



幽樓中,夕陽思過往--
煙蘿也思憶起過去初遇名劍多情之時--



孤存帶來男子,找上天涯劍子!!



叉刀狩鬼欲禁地--





《緊張 緊張 緊張

 單人獨闖禁地

 狩鬼能達九宮困魔塔嗎

 危機四伏 險關重重

 擋在其前的無上魔淵

 四極結界

 叉刀闖的過嗎

 學生再對金龍騎

 何人首級飛身呢

 無竅之體 禪宗狐衣

 誰能渡過千巖萬壑 寒霜刺骨 直上無愆罪崖呢

 無形之中 暗處的殺戮陰謀 悄悄襲向三教罪人

 靜心小徑血腥將起 朝陽能再處之泰然嗎

 道教執府 能一會星海能人嗎

 飄渺峰崖刀劍再起

 看似瘋顛的帶刀者 天涯劍子 兩人之間有何仇怨

 正面卯上 又會揭穿何種秘密呢

 憶往過去的感觸 夕陽君與煙蘿

 這對惺惺相惜 互為交心的知己 會如何變化呢

 情字牽引 耐人尋味 錯綜複雜的糾纏 全繫情劍一身

 名劍多情將成故事的關鍵 誰是名劍多情呢

 欲知精彩結果

 請繼續租看嘉佑出品

 最新強檔布袋戲

 神魔英雄傳之情海魔濤》

夕陽君
04-10-05, 11:53 AM
血螳螂好樣的,可以跟夕陽君談心。每次看到他我就想到業肥靈,一樣的可愛。尤其那句話:他跟隨的是不可一世縱觀天下的七色彩雲夕陽君!深得吾心!深得吾心!才情橫溢孤高絕艷的夕陽君,才是吾永遠之愛也~~~

如我先前所料,醫魔果然二度詐死。只要不復魔,就有無窮潛力在,哈哈

那個黑衣刀客,猜測是片頭那個,屬於雙刀之一的

哈哈,五皮這個賊廝,還真不是一般的了得
倒讓我想到另外一個跟他屬性相似的——第二算周八皮
不過,就表現來看
五皮像個交際花,頂著那張嘴走到哪堻ㄕp魚得水、無往不利,智慧表現百分百

劇情又是驚濤駭浪般推進。緊張的喘不過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