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心得] 末世錄第21、22集觀後感



java
04-09-28, 11:30 PM
該說什麼好?哈哈哈∼∼∼這兩集打的真的很愉快...
杜ㄧ葦功成身退,消失去了,這也好,懶得再看到一個秦假仙。
ㄧ個人能淡然內蘊到連打架都不失道家風範,
劍子這一場武打不得不佩服操偶師的功力,值得誇獎的是∼∼∼
這場武打的旁白也寫的不錯。
本來以為劍子性本淡然,不過∼∼∼他也挺熱血的。
趁著自身真氣壟罩全身的時候,
向青蚵嫂告罪,其實這也是在向杜ㄧ葦告罪吧,
由於對自己太過於有自信,所以沒防到魔龍的詭計,
讓杜ㄧ葦含恨九天...
只希望別熱血過了頭,以後被收的很冤旺就好。
楚華容倒是很熱血,怕只怕這種性子容易去見閻王,
他老師寇刀就不同,比較冷血ㄧ點,不過還挺像楚華容的褓母,
只是楚華容早已經不是娃兒了。

另外三教罪人跟北朝元凰的對話就真的很扯,
而且還爆扯....超級無聊的戲碼。

還以為那些佛阿道阿理的無聊對白可以不用看到,
說真格的,編劇的佛理懂得還真少,每每看到那些口白
我都懷疑是不是在上疊字教學,沒什麼內容,大概是拖秒數吧。
邪之子跟佛劍的對打,整整拖了兩集,
與劍子之戰比較,
佛劍的打比較有魄力,不過兩者給人的印象同樣深刻!
不過打就打,為何得化為修羅才能交戰?
後來想想或許是為了能使用邪之刀吧,但沒看過這麼沒原則的,
就把頭上的銀色包子丟掉,就變成修羅了∼∼∼
在身的修為與處事方針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毀滅的,
佛與修羅意境差太多,
編劇如此繕寫,說實話,非常差∼∼∼

對於北辰皇朝,能說什麼呢?
現在都是在鋪線,所謂的好與壞,隱藏在人物底下的奸巧,
這時候大概都是模糊不清的吧,靜待迷霧散去,
這皇城充滿著華麗無雙的紫色,
願其中的詭譎鬥爭能配的上這顏色的墮落與抓住世人的眼光

桐文劍儒
04-09-29, 12:09 AM
佛劍現殺體.好怪的想法.本來就沒有在守殺戒的腳色.為何要搞出殺體.
要是天宇那個整天喊著[吾家悲苦]還先讓人家先打三次才現殺體開殺戒的真佛我還能理解.
編劇把佛劍的斬業非斬人的理念丟那去了.既然不是斬人.那佛劍應該沒有放水而不開殺吧.那現殺體不很怪嗎?

業小靈
04-09-29, 02:28 AM
1
佛經理
因為心魔而無法成佛的就是阿修羅
....

業小靈
04-09-29, 02:29 AM
※回應 業小靈 在 09-28-2004 08: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1
>佛經理
>因為心魔而無法成佛的就是阿修羅
>....


看了末世錄是無法感受到末世來臨,也沒辦法領悟到滅絕希望的世界可怖之處,
但我想末世錄絕對是問俠峰眾人的惡夢~~慘~~~
首先是主持人「俠刀蜀道行」,一家人全部死光光~慘~
再來是學員們,一開始「王隱」就莫名其妙的被炸死,感覺他的實力尚末展現~慘*2~
「桐文劍儒」又被主持人俠刀發飆砍死~慘*3~
「墨刀末蒼雲」不能做自己意志的主人,在兩難中都只有死路讓他選~慘*4~
「獨夜人」號稱「單打不敗」,結果莫名其妙的死了,連鏡頭都省了~慘*5~
「金研華妃」,終於光榮回歸天宮,結果沒幾集天宮就被滅了~慘*6~
「流川飄渺」,出來集數也是少的可憐,又被秒殺掉~~慘*7~~
「玉界尺」,自從知道原來是皇城的腳仔後,又是嚴重掉格~慘*8~
還有個「採劍」xxx的,目前編輯還沒想出他的戲份,也是~慘*9~
「半分之間」這個驅魔人,死的也是什麼鳥鳥跟什麼鳥鳥似的,還爆體,又是~慘*10~
「藍英」唉~~,被吸血鬼咬,衰衰衰~~~慘*11~
「杜一葦」,前部的絕代高手,末世錄中的路人甲乙丙,天與地的差別就是如此~~慘*12~~
剛好這一打的問俠峰眾人只能用~慘*∞~來形容啊~~
果然末世錄是屬於問俠峰眾人的,沒人可以跟他們搶喔~~

西門一雷門
04-09-29, 10:21 AM
※回應 業小靈 在 09-29-2004 02:28 AM 所發表的文章:

>1
>佛經理
>因為心魔而無法成佛的就是阿修羅
>....

搞不好佛劍是信密宗佛教的,密宗佛教還有八大明王的.
那些明王還長的非常猙獰.
這個修羅可能是佛劍分說的明王狀態吧!

L38O38DGD38
04-09-29, 11:25 AM
※回應 西門一雷門 在 09-29-2004 10:21 AM 所發表的文章:


>搞不好佛劍是信密宗佛教的,密宗佛教還有八大明王的.
>那些明王還長的非常猙獰.
>這個修羅可能是佛劍分說的明王狀態吧!

這個想法不錯,下部戲可將天龍八部全部納入角色,既然可穿梭未來
,不妨可以將眾天神佛加入,哇!那可是相當精采,反正吸血鬼都有,
神怎可缺席,說到神,奇怪只有安排驅魔人,怎沒安排大法師,是不是
編劇不敢跟上帝開玩笑,的確不能亂開玩笑,不然會倒楣,難怪神典
旦丁會翹掉,神典旦丁是小角色是該收掉,不然劇情會爛,不過類似
神典旦丁的角色,不過要正派的確要安排出現,雖然有類似聖水的
神樹液,似乎還缺少一些,狼人沒出來有點可惜,可以跟銀狐拼拼看,
越說越扯,還是滿天神魔比較精采

花月汐殤
04-09-29, 08:12 PM
我來說冷門- -

佛劍、劍子兩段網上已經讚得沸沸揚揚了,所以省下來,不再說了……
不過……
劍子對魔龍的那段做的不錯,但配的那(打油)詩般的旁白……默……
我是很寒……||||||||||||
不過還是要叫一叫:佛劍啊~~~劍子啊~~~(<----雖然我依舊還是怨念你,不過不能不說你這兩集的表現很不錯- -……不過……還是怨念= =)


最不爽的一段武戲就是龍宿對0.75了。
其實嚴格說來,龍宿輸得倒是不算冤枉。
首先龍宿手上無劍,用劍的高手無劍可用,對上普通高手倒是沒什麼,但對上實力還凌駕於西蒙的高手自然吃虧明顯(連劍鞘都那麼「重要」了,何況是「劍」,飄……)。
其次,0.75說的很明確,驅魔人就是可以看出嗜血者的死角,這樣龍宿又是明顯吃虧。就像當初兵燹要依靠著獸眼才能戰勝天忌的那個蝦米師父(名字忘了……飄……)一樣,0.75也佔了這樣一重優勢。況且他本來就是可以戰勝西蒙的人,實力方面自不待言……
所以真要蒜Re]※_來,這樣的戰果實在是在情理之中,實在是沒啥好說的。[/Re]
但是……………………
問題就是這個但是……………………
0.75的格局氣勢就是擺在那裡了,他就是沒有可以凌駕於西蒙、凌駕於三先天、甚至是凌駕於皇城中目前的三皇爺、玉階飛的「格」!
這可是毫無辦法的事,就像在溫瑞安的筆下,明明出來的可能只是一個其實根本就是下下的小雜魚也可以讓你覺得他就是高手(溫書最了不起的實在就是好像什麼人都是高手- -),但在某些作者的筆下(譬如大陸的早期武俠作者),就算是書中的第一高手也只讓你覺得他不過是一個不怎樣的武師一樣,這種高手的氣度格局予人的感覺實在不是單靠KO過什麼人、打敗過什麼人就可以完成的。0.75就是這樣。
所以就算他打敗了西蒙,我也實在無法認服他的強,無法視他高於西蒙!他沒有那份超級高手的氣度!!西蒙我是一點都不喜歡,所以他打敗西蒙時,我還只是錯愕,還不至於多不爽;但是現在就算戰果沒什麼可讓我不滿意的,我也還是實在忍不住想翻白眼了= =

昨天寫《青塚·默言》時才剛寫到默言歆死亡「浴血倒下」,今天就看到他為護主而亡……
默……
我該說是人的第六感有時還真是奇妙,還是該說他的死簡直就像是注定了呢……
沉默……

太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面對著三教罪人一聲「一句話猜中我的心思,否則死」,以扇遮面,悠悠然冷靜的一聲「晚輩告退」,可愛啊~~~XD
好了,我似乎已經快變成元凰派了,如果鳳先不能引起我強烈的興趣的話,這場皇位之爭,我只怕注定就是要為元凰搖旗吶喊了。畢竟,到目前為止,元凰所表現出來心思氣度,都是頗令我認可的……

月吟荷懷思西蒙邪子時所說的話……
她混入北嵎皇城的任務竟會與使西蒙邪子他們復活有關??
這若不是編劇的一個順口無心之言,那便是頗為值得玩味了……

大皇爺的口中,提及東南西北中皆在意的聖源地。這個名稱,令我第一時間聯想到的便是「天地源流」。龍宿與劍子的對談曾經說過「時間從什麼時候起對我們這類人變得不具意義了呢」「是登上天地源流的那一刻吧」。若是聖源地果然就是天地源流,那麼劍子與龍宿與皇城等地的關係便愈發值得深思。目前我還記得的當初問俠峰眾人的出身地有兩個,一是北嵎皇城,一是天西逸都。若是這兩處便是東南西北中之中的「北」和「西」,那麼,這五方之間的關係,和聖源地之間的關係,劍子龍宿與之的關係,就錯綜玩味得很了……

這兩集的宮廷戲倒不似前幾集般令我厭煩,也許是因為前幾集的「排場」排涉到了國家朝廷,而這兩集主要集中於內部的勾斗與權謀,因此只要展示個人心思風采便夠了——而目前的焦點人物元凰又令我較為看好的緣故。無論如何,畢竟現在元凰的奪位之路是引起我的部分興趣了,至少算是可以有勉強支撐我看皇城戲的一部分動力了。
而無論如何,北辰胤遠非傲刀蒼雷所可比,北辰元凰更是傲刀青麟所難忘項背。清宮戲就算仿得再差,原本各種清宮戲的底子在那裡了,也不至於模仿到如《刀鋒》一般的白癡弱智吧……(<----希望如此……- -)

至於前代佛子……震天蒼壁……
我實在無話可說……只能說……預言真是太準確了……殘念……
討厭這個戲碼……希望這個預言破功……= =

玉階飛始終還是給我非凡的感覺,所以很難討厭的起來……
希望他和元凰始終是一國的- -
那個讓他現身一會的「女子」,可千萬不要告訴我是化名小鳳仙的鳳先= =
我寧可希望她是所謂的「四皇妹」……- -

淨羽危麟
04-09-29, 08:28 PM
原本以為佑達是壞人
不過這兩集覺得他很可愛

另外雙佛子其中一之會是三教罪人嗎
因為他有傳道的魅力

楚華容已經慢慢降格
師父出來就算了
連爸爸都出來了

元凰太聰明
聰明到有點奸巧

玉階飛造型不錯看

這兩集三皇叔的手段相當經典

花月汐殤
04-09-29, 09:06 PM
※回應 淨羽危麟 在 09-29-2004 08:28 PM 所發表的文章:
>元凰太聰明
>聰明到有點奸巧
不錯,聰明而奸巧,有點滑頭無賴,但卻就是這點令我喜歡……- -
很喜歡他這種心機機巧卻又點水不驚的性格啊~~XD

神意
04-09-29, 11:30 PM
劍子仙跡:看我的~天下無雙......

咻咻咻....現場一片慘叫聲~~

劍子仙跡:嗯!?魔龍祭天....你怎麼沒死?@@
魔龍祭天:哈哈哈....你....只是編劇拿出來騙錢的產物
喝茶也喝夠了,嗯也嗯夠了....過氣的人物還想
跟本人打....作夢!
劍子仙跡:(可惡的傢伙,說得這麼白=_=)
劍子仙跡:哼...劍子做事永遠讓你料不到!!

說完....劍子仙跡拿出金劍往右胸插去....
劍子仙跡:啊渣....(好痛!!可惡!為了戲份,我要努力@@)
魔龍祭天:........(原來...他是個笨蛋,有自虐傾向^0^)
魔龍祭天:哼!!沒用的,你難道不知道霹靂的世界裡
所謂的先天都只能活個一部劇集,然後被摧殘到死嗎?
你..也不例外,不用殺你,讓你被編劇玩死算了~~

說完...魔龍祭天與影十字大方的離開現場,只剩號稱先天的劍子
一個人留在原地.....

劍子仙跡:....(誰..誰來救我啊??腳麻掉了~~@@)

素問
04-09-30, 12:23 AM
※回應 杜鳳兒 在 09-29-2004 08:12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來說冷門- -
>佛劍、劍子兩段網上已經讚得沸沸揚揚了,所以省下來,不再說了……
>不過……
>劍子對魔龍的那段做的不錯,但配的那(打油)詩般的旁白……默……
>我是很寒……||||||||||||
對說~.....
明明劍子對上魔龍的這段還蠻好看,為什麼要給它配些讓人聽了實在爆冷的旁白...
比之當初青陽的那段(落陽湖的時候嗎??@@?)還要冷說,還有種沒完沒了的感覺... :14:
奇怪,旁白不都該是畫龍點睛之用嗎??這段怎麼好似旁白不念會死一樣~=.="


>最不爽的一段武戲就是龍宿對0.75了。
0.75=四分之三是吧@@??呵呵~剛看時還一直想0.75是指什麼..^^bbb~
>其實嚴格說來,龍宿輸得倒是不算冤枉。
>首先龍宿手上無劍,用劍的高手無劍可用,對上普通高手倒是沒什麼,但對上實力還凌駕於西蒙的高手自然吃虧明顯(連劍鞘都那麼「重要」了,何況是「劍」,飄……)。
>其次,0.75說的很明確,驅魔人就是可以看出嗜血者的死角,這樣龍宿又是明顯吃虧。就像當初兵燹要依靠著獸眼才能戰勝天忌的那個蝦米師父(名字忘了……飄……)一樣,0.75也佔了這樣一重優勢。況且他本來就是可以戰勝西蒙的人,實力方面自不待言……
>0.75的格局氣勢就是擺在那裡了,他就是沒有可以凌駕於西蒙、凌駕於三先天、甚至是凌駕於皇城中目前的三皇爺、玉階飛的「格」!
+10000000000
天啊)))為什麼四分之三可以看起來這麼的卒仔呢?
打敗西蒙時,個人的怨念就已經很重了說,再傷龍宿時,那種對角色的恨...
實在...總覺得整齣戲就壞在他手上的感覺了~

我到現到都還不曉得驅魔人的族性是什麼?????
若要說是神魔族,我倒覺得當初的慘綠色有格調多了~=.="

>月吟荷懷思西蒙邪子時所說的話……
>她混入北嵎皇城的任務竟會與使西蒙邪子他們復活有關??
>這若不是編劇的一個順口無心之言,那便是頗為值得玩味了……
>大皇爺的口中,提及東南西北中皆在意的聖源地。這個名稱,令我第一時間聯想到的便是「天地源流」。龍宿與劍子的對談曾經說過「時間從什麼時候起對我們這類人變得不具意義了呢」「是登上天地源流的那一刻吧」。若是聖源地果然就是天地源流,那麼劍子與龍宿與皇城等地的關係便愈發值得深思。目前我還記得的當初問俠峰眾人的出身地有兩個,一是北嵎皇城,一是天西逸都。若是這兩處便是東南西北中之中的「北」和「西」,那麼,這五方之間的關係,和聖源地之間的關係,劍子龍宿與之的關係,就錯綜玩味得很了……

咦@@?
聖源地跟天地源流?????
嗯!道友您還蠻會想的呢~^^~
個人對月吟荷那段,只能想到就是西蒙要她顛覆皇城這使命而已說...
但若照您所言的,那麼這段鋪寫就伏得有趣多了...^^
不然西蒙都死了,月吟荷是要堅持給誰看啊~=.=?

>至於前代佛子……震天蒼壁……
>我實在無話可說……只能說……預言真是太準確了……殘念……
其實..我的重點就是想問這個...
請問..前代佛子跟震天蒼壁有什麼關係嗎??
天啊)))不會...不會是同一人之類的爛戲碼吧??好可怕~ :14:
或許震天蒼壁的境遇是很可憐,質問北辰元凰的字句也很犀利...
但..我就是沒法打心底的同情這角色說...

若說他對競技場的大環境不喜歡,那為什麼還要在裡內與相同境遇者互相殘殺??
且還對嵩馬狄說,留存他人性命是對失敗者的殘忍?????
留下一條命是殘忍的話,那為什麼他還要逃??他是失敗者了不是?????
為何還要如此苟延殘喘???直接讓那些富山府爪牙殺了不也得了個解脫..????
為什麼要逃?????
因為他不以為自己失敗了?還是說在解決他人性命時,才能證明自己為勝利者的存在價值??
本身也享受著身為東尊的榮耀??
若是為了生存,不得已才殺人,那麼是不是等同了他在某部份的心理狀態已向環境低頭了?
不太了解富山府控制人的手段,我只曉得震天蒼壁的威風不在,起因在那杯毒酒(還是茶?).
此前,並非是那種可讓一般小角追著打的喪家犬模樣...
那也就是說,在被下毒之前,他是有相當能力能闖出富山府的才是...
怎會一方甘於受控制,一方又指責了誰對這變態環境的不夠關心了解??
自己的逆境無法自己突破,只一味怨載不公...這就好似有那麼點怨天尤人的感覺了.~"~

他對嵩馬狄說的及對北辰元凰所指責的,這嘴臉好似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一樣...
有恩於他的,他認為理所當然;愧對於他的,就要對方加倍奉還?????
憤世嫉俗只因這世界不合他意嗎?!
真無法相信嵩馬狄會與他約定再見於競技場上....
既然認為予失敗者一條生路是殘忍,那他就該貫徹自個兒身為失敗者時必死的驕傲...
呵~還一連輸了兩次....鬥虎真該拿下的是他的命,而不是一條手臂而已.

如若將來這角色還有戲份可言,那我可真想史一史了~ :14:

花月汐殤
04-09-30, 07:05 AM
※回應 素問 在 09-30-2004 12:23 AM 所發表的文章:

>對說~.....
>明明劍子對上魔龍的這段還蠻好看,為什麼要給它配些讓人聽了實在爆冷的旁白...
>奇怪,旁白不都該是畫龍點睛之用嗎??這段怎麼好似旁白不念會死一樣~=.="
就是啊!真正是殺風景的極致啊= =
我看這段旁白時差點沒趴下去= =

>0.75=四分之三是吧@@??呵呵~剛看時還一直想0.75是指什麼..^^bbb~
撲哧……在數學上,四分之三和0.75不是同一個值麽,而且0.75多好打啊~~~XD

>+10000000000
>天啊)))為什麼四分之三可以看起來這麼的卒仔呢?
>打敗西蒙時,個人的怨念就已經很重了說,再傷龍宿時,那種對角色的恨...
握手我手握手~~~~~~~~~~~- -
他實在就是沒有那種超級高手的氣度啊!!!= =
看他敗西蒙、敗龍宿時的那種不合諧感啊~~~~~="=
就好像是在吃純中國風味的宮廷料理時突然吃到一片牛油麵包一樣…………||||

>不然西蒙都死了,月吟荷是要堅持給誰看啊~=.=?
我看她傷心懷思時,本以爲她就是要說,現在你們都已經去世了,月吟荷該怎麽辦呢這種類型的話,沒想到她竟然是毫不猶豫十分堅定地說“您們放心,月吟荷一定會完成任務,令西蒙大人您們再度重生的”………………當時那個吃驚啊………………

>其實..我的重點就是想問這個...
>請問..前代佛子跟震天蒼壁有什麼關係嗎??
>天啊)))不會...不會是同一人之類的爛戲碼吧??好可怕~ :14:
>或許震天蒼壁的境遇是很可憐,質問北辰元凰的字句也很犀利...
>但..我就是沒法打心底的同情這角色說...
恕刪
同樣!我對這個角色實在是全無好感= =
頗久之前,我就曾經看到過一個預言說,雙佛不能並立,但前代佛子未死,便是震天蒼璧云云。當時我還覺得這個預言滿誇張的,沒想到現在竟然真的閙出了雙佛不能並立以及前代佛子的戯碼………………
天哪!!!
這個預言若成真,我是真想撞暀F~~~~~~~~~>"<

toco2
04-10-01, 10:16 AM
※回應 素問 在 09-30-2004 12:23 AM 所發表的文章:
>若說他對競技場的大環境不喜歡,那為什麼還要在裡內與相同境遇者互相殘殺??
>且還對嵩馬狄說,留存他人性命是對失敗者的殘忍?????
>留下一條命是殘忍的話,那為什麼他還要逃??他是失敗者了不是?????
>為何還要如此苟延殘喘???直接讓那些富山府爪牙殺了不也得了個解脫..????
>為什麼要逃?????
>因為他不以為自己失敗了?還是說在解決他人性命時,才能證明自己為勝利者的存在價值??
>本身也享受著身為東尊的榮耀??

以這點來說,震天蒼壁並沒有什麼榮耀可言,當他跟長孫佑達見面時,
甚至還被五花大綁。一切只為了生存。

>若是為了生存,不得已才殺人,那麼是不是等同了他在某部份的心理狀態已向環境低頭了?

是。

>不太了解富山府控制人的手段,我只曉得震天蒼壁的威風不在,起因在那杯毒酒(還是茶?).
>此前,並非是那種可讓一般小角追著打的喪家犬模樣...
>那也就是說,在被下毒之前,他是有相當能力能闖出富山府的才是...
>怎會一方甘於受控制,一方又指責了誰對這變態環境的不夠關心了解??
>自己的逆境無法自己突破,只一味怨載不公...這就好似有那麼點怨天尤人的感覺了.~"~

這個嘛,我想是從小到大的嚴苛訓練成的影響。
再說以富山高訓練時的殘忍手段,
應該也會派出人員追殺。

>他對嵩馬狄說的及對北辰元凰所指責的,這嘴臉好似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一樣...
>有恩於他的,他認為理所當然;愧對於他的,就要對方加倍奉還?????
>憤世嫉俗只因這世界不合他意嗎?!
>真無法相信嵩馬狄會與他約定再見於競技場上....
>既然認為予失敗者一條生路是殘忍,那他就該貫徹自個兒身為失敗者時必死的驕傲...
>呵~還一連輸了兩次....鬥虎真該拿下的是他的命,而不是一條手臂而已.

因為是過來人的身分,所以狄頗體諒他,
可見得在被『佛子』(不是說被上任收留,怎麼現在上任佛子不見了?)
收留前,狄的心態也是如此憤嫉俗。

既然待在競技場爭鬥也只是為了求生存,輸了就自殺豈非本末倒置?
而在競技場輸掉就幾乎等於死亡的情形下,也難怪震天蒼壁沒有好臉色了。

素問
04-10-01, 11:33 AM
※回應 toco2 在 10-01-2004 10:16 AM 所發表的文章:
>以這點來說,震天蒼壁並沒有什麼榮耀可言,當他跟長孫佑達見面時,
>甚至還被五花大綁。一切只為了生存。
以長孫佑達的皇舅身份來提說震天蒼壁無榮耀可言,個人覺得不是很適切.
平凡百姓見著了皇親國戚,不也都是有著明顯的階級之分?
這是既存於環境的俗成分級.皇城百姓就是受著北辰族姓統治著,
那麼長孫佑達的皇戚身份,不會是在震天蒼壁成為競技場鬥者後,才有著意義.
五花大綁又如何?若長孫佑達堅持要富山高用爬的來見他,富山高不也得乖乖照辦?!
那也就是說,震天蒼壁的榮耀不可越級上壓皇族....
但在同是鬥者的身份中,身為東尊的他,自然有著一份驕榮才是.

>這個嘛,我想是從小到大的嚴苛訓練成的影響。
>再說以富山高訓練時的殘忍手段,
>應該也會派出人員追殺。
是!!也許會被追殺!!
但若真對環境不滿,那麼受追殺了,又如何??
當初羽翼未豐,忍耐尚情有可原;
後來已是個打遍鬥場的無敵手,為何還是不敢橫心脫逃這自以為不公的環境??
害怕私逃會受組織嚴懲,所以將滿腔的不甘心發洩在誅戮同儕上?!
認為這環境的不公,讓身處於此環境的他痛苦,理所當然的替同類人解脫.
自私的認定了給失敗者活路,是殘忍行為,但當自己失敗時,卻無此同理心...
那麼他的殺戮,就只是為求生存而已..
何必冠冕堂皇的指責他人說:"予失敗者活路,是種殘忍."?
那麼他的不殘忍是什麼?????
杜絕每個能敗部復活,奪下他"東尊之位"的機會??
是不是他所認定的"殘忍"就只是一切不利於己的因子?

以他的口來說出這句話,只會讓人覺得在他有能力迫害他人時,
他絕對也只會是個成全自己私心而罔顧他人之人.
那麼接續而來的,他對北辰元凰的尖銳質問,
只流於不甘屈居人下,所以用著某種意識形態來說著自個兒今日落難待拯救...
不是你北辰元凰本身高於我,不過是上天讓你生對了帝王家罷了!

也就是說,震天蒼壁拿著俗成的道德理論來模糊事件中的善與惡.

>因為是過來人的身分,所以狄頗體諒他,
>可見得在被『佛子』(不是說被上任收留,怎麼現在上任佛子不見了?)
>收留前,狄的心態也是如此憤嫉俗。
狄與震天蒼壁只是生存環境與遭遇類似,
心態上是不是相同,這很難以一概述!
畢竟劇情上提到狄當初心態的片段並不多...

>既然待在競技場爭鬥也只是為了求生存,輸了就自殺豈非本末倒置?
>而在競技場輸掉就幾乎等於死亡的情形下,也難怪震天蒼壁沒有好臉色了。
個人的重點在震天蒼壁所說的那句:"予失敗者活路,是種殘忍."
求生存是一回事,如若覺得輸了不該以死作結,那麼他就不該這麼大言不慚的說著殘忍云云.

個人不清楚編劇想賦與震天蒼壁的角色靈魂是什麼?????
若是個借口鋪陳皇城暗處的不公與殘忍...
那麼在角色的台詞上,應該要多所斟酌才好.
否則很容易欲收的效果不見,有的僅是角色的不知所云....@@"

toco2
04-10-01, 11:05 PM
※回應 素問 在 10-01-2004 11:33 AM 所發表的文章:

>但在同是鬥者的身份中,身為東尊的他,自然有著一份驕榮才是.

感覺不出來。

觀賞者,不過把鬥者當茶餘飯後的娛樂;鬥者之間,則當他是致命的可怕敵手。
>後來已是個打遍鬥場的無敵手,為何還是不敢橫心脫逃這自以為不公的環境??
>害怕私逃會受組織嚴懲,所以將滿腔的不甘心發洩在誅戮同儕上?!
>認為這環境的不公,讓身處於此環境的他痛苦,理所當然的替同類人解脫.
>自私的認定了給失敗者活路,是殘忍行為,但當自己失敗時,卻無此同理心...
>那麼他的殺戮,就只是為求生存而已..

是的,他的殺戮本就只是求生存而已。

>何必冠冕堂皇的指責他人說:"予失敗者活路,是種殘忍."?
>那麼他的不殘忍是什麼?????
>狄與震天蒼壁只是生存環境與遭遇類似,
>心態上是不是相同,這很難以一概述!
>否則很容易欲收的效果不見,有的僅是角色的不知所云....@@"

編劇想描寫的,本就是一個失敗而憤世嫉俗的人。
所以這段我是覺得沒有不知所云的問題。

至於狄,曾在對話中透露出他當初在競技失敗時,也是同樣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