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紫脈線簡略劇情(十九)



凌幽幻翼
11-01-06, 09:39 PM
霹靂紫脈線(十九):是非圈




不歸路風雲聳動,飛沙揚塵,號稱天下第一人的素續緣與魔域主宰鬼帝正在不歸路進行一場龍爭虎鬥。一個雄心豪氣如巨角蛟龍,一個威形猛勢似山巔斑虎,一來一往殺得鬼神驚悚,一往一來戰得長空慘號。
只見鬼帝雙臂一開,施展『鬼門洞開迎君入』!素續緣羽扇輕揚,對招『仙子過橋上瑤台』!兩道氣芒接觸,爆出巨響,隨即兩道身影交錯而過,鬼帝與素續緣同聲稱讚對方功夫。鬼帝輕聲一笑,要素續緣欣賞搖魂鐘聲,素續緣卻也微笑,準備與鬼帝鐘鼓合鳴。
殊不知,鬼帝所施展的鐘聲魔音,竟然被素續緣的萬鼓戰聲所吸引,一時間不歸路形成鐘鼓齊鳴,奪魂掠魄,捲起滾滾塵沙,旁觀的眾人皆掩耳避之。鬼帝與素續緣全力施為,黃金籠已經支持不住,不為所動的武皇立即要黃金籠關門閉竅,抵擋魔音的侵襲。然而,武皇觀看鬼帝與素續緣的決鬥,卻是滿心疑問,這二人到底要拼鬥生命,抑或僅是切磋武藝?雖然戰況激烈,殺氣騰現,但兩人又彼此欣賞,互相美言,這樣的情形,使得武皇不明白兩人是友是敵,是戰是和。
激戰中的素續緣,自信可以在十招之內瓦解鬼帝所有武裝。鬼帝聞言輕笑,指素續緣的話雖然不中聽,但他倒想見識素續緣的能耐。素續緣反而替鬼帝著想,認為旁觀者眾,他不希望鬼帝就此墮了一世英名。鬼帝呵呵大笑,要素續緣再接他一招『挫骨揚灰大迴圖』!鬼帝運動真元,打出兇猛氣芒,素續緣轉化移形,被氣芒擊成碎片。
鬼帝見此情形,哈哈大笑,觀戰的烈陽神緊張恩人的安危,就要上前,卻被天禍妖狐阻止,要烈陽神遵守約定,烈陽神心中焦急不已。武皇沉吟不語,黃金籠認為素續緣敗了!鬼帝正在得意之際,素續緣聲音突然出現,稱讚鬼帝的大迴圖雖然精妙,但他已經漫遊大迴圖回來了!鬼帝聞言一顫,素續緣堂堂降現在鬼帝面前。
鬼帝驚慌異常,質問素續緣是如何破解大迴圖?素續緣狂然大笑,既然鬼帝說他是魔域命使,魔域的大迴圖於他有何難哉?素續緣羽扇一揮,回敬『八景乾坤』讓鬼帝玩賞!只見一片光彩罩住鬼帝,裡面紅雲白霧,光華燦爛,八日八月八乾坤,景象順逆目炫神迷。鬼帝雖然自負魔魂鬼魄,一味逞強,卻是愈掙扎愈無法擺脫迷幻虛境。
見鬼帝無法脫出,素續緣得意哈哈大笑,黃金籠轉而認為鬼帝敗了,但武皇指尚未定論。烈陽神見恩人取得優勢,認為天禍妖狐扶錯主人,連同伴也無法戰勝金太極。

另一邊,鬼奴與金太極首次對壘,因為兩人各有所長,所以戰況互有起落。鬼奴乃魔域培育的頭號戰將,使陰用術變幻出奇;金太極則是邪靈殺手,刀鎖出招奪命鎖魂,兩人交手,招招激烈步步驚險。
觀戰的一休禪師見到鬼奴面容,登時起疑,鬼奴是魔域之人,為何額頭嵌有一粒佛珠,而且十分眼熟。一休回想起之前捲走化醜的旋風,旋即認出鬼奴就是化醜!一休心內一急,化醜與金太極絕對不能交手!一休立即跳進戰圈,恰巧鬼奴與金太極同時出招,雙雙打中一休禪師。鬼奴與金太極見第三者插手,立即停手,一休禪師雖然負傷,仍請兩人不可自相殘殺。金太極覺得莫名其妙,一掌將一休打飛,鬼奴斥責金太極是遷怒別人。
金太極的行為引起武皇注意,突然出手攻擊金太極,金太極側身一閃,氣芒奔向鬼奴,鬼奴翻身避過,還手一招打向武皇,金太極刀鎖斬光也同時射出。武皇帶著黃金籠閃過兩人殺招,背後一休禪師心急發掌,武皇只感勁風襲來,身形晃動,掌氣擦身而過,打在前面的岩石上,浮現一道掌印,黃金籠見到掌印,內心生疑。
武皇因為一休偷襲而發怒,烈陽神挺身護住一休,鬼奴與金太極同時圍上。武皇陰沉而笑,看來眾人想要以多欺少!這時素續緣的聲音傳來,詢問武皇想要以寡敵眾嗎?武皇聞言心驚,與黃金籠調頭離去。一休請鬼奴與金太極兩人不可再戰,金太極與鬼奴皆言不可能。烈陽神指今日並非金太極與鬼奴的戰約,金太極只要素續緣安然無事,鬼奴則要鬼帝不受傷害。

鬼帝被素續緣以『八景乾坤』困在其中,進退不得。素續緣問鬼帝可有心服?鬼帝不服,因為素續緣的『八景乾坤』是幻術,並非真功夫。素續緣認為「功夫」兩字包羅萬象,縱然是騙人的幻術,也有一點訣,試問鬼帝可有識破這一點訣?鬼帝不予正面回答,反而想與素續緣一招一掌比試真氣內力。素續緣答應,立即閃身進入『八景乾坤』之內。
素續緣與鬼帝面對面,各聚真氣,隨即雙掌一接,互拼內力。雙方才一交手,鬼帝立即感覺素續緣內力猶如排山倒海狂襲而來,使他漸漸抵擋不住。素續緣哈哈大笑,指勝敗如何,相信鬼帝心知肚明。然而鬼帝自認是君,絕不可能為臣!素續緣增強內力,將鬼帝壓倒在地上,他說身處『八景乾坤』之內,第三者聽不見兩人談話,要鬼帝放心。
鬼帝兀自猶豫,素續緣一怒,再加強內流,鬼帝立即陷地三分,只得承認自己落敗。素續緣說只要鬼帝依他條件,鬼帝依然是魔域鬼帝,他依然是魔域命使。鬼帝問是何條件?素續緣要鬼帝交出《魔寶大典》,鬼帝無奈何答應,但需要時間。素續緣給鬼帝七天時間,鬼帝唯唯遵命,但希望兩人之議,絕不外傳。素續緣同意,但警告鬼帝,他絕對有能力制裁毀約者!
素續緣收回真力,並撤除『八景乾坤』。鬼帝方能起身,他料不到素續緣的真力竟然源源不絕,素續緣哈哈大笑,他說天下第一的能為是鬼帝料想不到的。鬼帝面有慚色,開口欲言,素續緣安撫說鬼帝依然是鬼帝。
這時候鬼奴眾人上前,素續緣宣布說他與鬼帝切磋武技,惺惺相惜,因此握手言和,盡歡而散,不歸路之約就此結束。鬼帝不發一語,領著鬼奴與天禍妖狐,匆匆離去。一休前來向素續緣詢問金太極之事,素續緣冷然說他不管別人閒事,便與金太極離開不歸路。一休禪師感嘆世事的變化,令人扼腕,烈陽神遂扶一休禪師回去療傷。

不歸路恢復平靜後,武皇與黃金籠卻又來到,武皇認為素續緣分明握有勝算,為何與鬼帝言和?難道其中另有蹊蹺?黃金籠說剛剛義父出手攻擊金太極,險些引起眾怒。武皇解釋那是一次試探,因他發覺這兩方人馬存有微妙的關係,竟會炮口一致針對他。武皇想了想,決定回去研究一番,黃金籠則始終對一休禪師的掌印存有疑問。

==================

大悲寺後洞,金小開悟出新的武功,想要拿老住持做試驗品,法明護師對上師弟。金小開施展領悟的新招,打出一連串的圓圈,法明抵擋不住,老和尚及時出手,將圓圈打回去,金小開被震得撞到後洞岩壁,鼻血直流。老住持告誡金小開一番後,帶著法明離開。
金小開懶得聽什麼大道理,他發現剛剛出招時,老和尚在法明背後出手,將他震得倒彈,可見這個老禿有二下子,他得再想個辦法,不然真的要關在這間寺裡,浪費人生。

離開後洞的老和尚,突然身子一軟,險些倒地,原來適才幫法明擋住金小開一掌,讓他受到內傷。老和尚認為法空的確不簡單,短短時間就能悟出『是非圈』這種功夫。法明扶著師父,不明白何謂『是非圈』?老住持說要入無聲之聲,進而無中生有,首先一定要了悟是非,法明倒覺得師弟這叫做惹是生非!老和尚慈祥一笑,他希望法空能棄惡向善,表現良善一面。

==================

雷霆谷外,眾天與大圓覺聯手對抗表象意魔,二正一邪身形交錯,掌氣飛旋,一來一往平分秋色。

另外這方面,『五色天網』罩住雷霆谷,妖龍無法突破而出,頓時惡性大發,狂囂的吼聲激怒在地下的鬼王棺,沉悶數聲之後,鬼王棺二眼射出綠色邪光,穿破了『五色天網』,妖龍狂吼衝出雷霆谷。

囹圄池內的萬魔天指感受到一股雄厚的邪靈之氣,他明白若不及早控制這條氣息,總有一天他會被超越。

表象意魔、眾天、大圓覺三人纏戰不休,這個時候妖龍衝出,打散了戰圈。大圓覺問眾天的意見,眾天認為妖龍也屬變種邪靈,再戰者對他們不利,遂與大圓覺離開現場。妖龍的目標改換表象意魔,表象意魔認出是邪靈爬族,想說服妖龍與他合作,但妖龍突然出手攻擊,表象意魔只能離去。妖龍見現場空無一人,立即遁入地下,扶著鬼王棺離開雷霆谷。

表象意魔回到囹圄池,他指出雷霆谷生變,計畫沒能成功。萬魔天指也感應到強大的邪靈之氣,空所未有。表象意魔又說邪靈爬族對他產生敵意,這種情形應該不會發生。萬魔天指認為任何事情皆有可能發生,任何情況皆有可能出現,莫非表象意魔以為邪靈皆是同心嗎?邪靈的天性就是猜忌、妒恨、毒辣、殘忍。不過,萬魔天指認為表象意魔是例外,兩人同心是無可置疑。
表象意魔請示雷霆谷之事是何人所為?萬魔天指毫無疑問地說是鬼王棺,表象意魔也是這樣推測。萬魔天指認為應該消滅鬼王棺,免得日後成了心頭大患。表象意魔以為鬼王棺目前尚有利用價值,萬魔天指說若付出要比得到加倍,那就要放棄,表象意魔明白萬魔天指之意。萬魔天指認為鬼王棺除了腦智優越外,現在又聚集不少邪靈之氣,短期內若不能將之殺滅,將來必被其所滅。
表象意魔懷疑鬼王棺有此能力,萬魔天指說鬼王棺若沒有這種能力,就不會存活到現在;若沒有這種能力,就不會選擇最危險的雷霆谷作為藏身之所。萬魔天指要表象意魔快回雷霆谷,鬼王棺必定藏身在某一角落,找出鬼王棺,並且擊殺其身形靈魄,讓其永不得超生。表象意魔領命,速去進行。

==================

魔域,鬼帝將不歸路發生之事說出,地靈鬼母點頭說不出鬼奴與天禍妖狐所料,素續緣的目的果然是為了《魔寶大典》。鬼帝認為素續緣雖然是魔域命使,但未完全歸依魔域。鬼母卻道素續緣雖然未完全歸依魔域,但魔域兇霸的優點表露無疑。鬼帝不明鬼母話意,鬼母指素續緣敢於向鬼帝挑戰,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鬼帝聞言不悅,鬼母適時安撫鬼帝,她明白鬼帝顧念素續緣是魔域辛苦培育的命使,所以並沒有盡全力,而且也沒有使用『地冥鬼令』控制素續緣意識。鬼帝臉色一舒,他說這樣做法是為了看清素續緣的原性,並掌握其原性。
鬼母認為當鬼帝與素續緣交手時,必有第三者想乘虛而入。鬼奴回答說金太極想要硬闖,被她所阻擋,隨後武皇與其義子黃金籠出現,最後烈陽神與一名修行者也來到。鬼母一聽烈陽神出現,急問烈陽神有何動作?鬼奴說好像要保護素續緣。
鬼帝聽見烈陽神,又見到鬼母的態度,頗為吃味,他說聽見這三字就讓他懊惱!鬼母說鬼帝何必懊惱?烈陽神是替魔域保護命使。鬼帝不屑地說以魔域實力,不差烈陽神一人。鬼母勸說想要成大事,必須有納賢的雅量,烈陽神遲早是魔域一員,希望鬼帝能放開胸懷。鬼帝因答應在先,無法反對,只是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鬼母認為武皇這個人,城府深沉,慣用謀略,鬼帝需要小心提防此人。鬼帝心內明白,但眼前武皇尚是可以合作的對象,因為武皇可以牽制一頁書,省去魔域不少氣力。鬼母認為若是武皇與一頁書提早開戰,對魔域更加有利!鬼帝聞言大笑,只說快了快了,便帶著鬼奴與天禍妖狐離去。
地靈鬼母突然臉色惆悵,喃喃自語說不知用何辦法,才能說服烈陽神早一日加入魔域?鬼母輕聲嘆息,烈陽神漸漸佔去她所有沉思的空間。

==================

深夜時分,魔域藏經樓外面,有一條人影晃動,這條人影不是別人,正是天禍妖狐。只見藏經樓入口外豎立四支詭異寶劍,天禍妖狐心知有異,開始仔細觀察。

==================

秦假仙告訴蔭屍人,三分縫的光明城之主──文海奇葩讀千經被水劍插進心臟,人卻沒有死。蔭屍人說若不是由老大口中得知,他絕對不相信天底下有這種事情。秦假仙說人雖沒有死,但也很痛苦。蔭屍人說簡單,把水劍拔出來就好。秦假仙差點昏倒,因為水劍拔出來,人必死無疑。
秦假仙得意地說若要將水劍拔出來,又不能讓人死的話,天下間只有他才能辦得到。蔭屍人聽了之後,呵呵沉笑,他說果然不出所料,武林中會這種高難度醫術的人,除老大外,還有誰有這種能力?不過,秦假仙有些擔心,因為不知道讀千經是善是惡,若是善人,那他的心血沒有白費;若是惡人,那他豈不是害了武林無數蒼生?蔭屍人認為救人不分善惡,善要救,惡同樣要救。秦假仙想了想,覺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還是決定救讀千經。
蔭屍人認為老人答應救人,應該有談好代價。秦假仙也不諱言,因為讀千經答應替他做三件事。蔭屍人請老大讓他來想這三件事,秦假仙要蔭屍人說看看。蔭屍人說第一件就是幫老大找天底下最漂亮最美麗的姑娘,秦假仙沒聽完就是一腳踢出去,然後要蔭屍人留在原地,他去辦點事。蔭屍人覺得老大神神秘秘,一定有什麼好東西怕他看見,遂決定偷偷跟去。

蔭屍人偷偷跟著秦假仙,發現老大進入一個隱秘的洞穴,心想裡面可能有寶貝,便躲在一邊,等老大離開後再進去。秦假仙不久後,拿著『擎天神劍』走出來,蔭屍人料定老大所得到的寶貝全都放在洞裡面,這下他發了!蔭屍人立即進洞,走沒幾步就誤觸陷阱,被鐵夾夾到腳。

秦假仙回到原地,沒見到蔭屍人,罵蔭屍人竟敢將他的話當放屁!這時蔭屍人一跛一跛地走來,秦假仙問蔭屍人到哪裡去?蔭屍人藉口說去拉屎。秦假仙發現蔭屍人的腳受傷,料定蔭屍人是跟蹤他,警告蔭屍人下次若敢再去那個石洞,就不得好死!蔭屍人連忙說沒有第二次了。
秦假仙準備用『擎天神劍』救讀千經,蔭屍人覺得奇怪,『擎天神劍』應該在崎路人的乾坤袋裡才對,秦假仙點頭說對,莫非蔭屍人還有什麼疑問?蔭屍人連連搖頭說沒有。蔭屍人問老大會使用『擎天神劍』嗎?秦假仙要蔭屍人不用擔心,自然有人會使用。蔭屍人覺得應該去請示一頁書,秦假仙說白色面具拜託之事,不會是壞事,再說他也答應白色面具,只要看過白色面具的真面目,就要幫忙。

==================

武皇與黃金籠回到集境,武皇要黃金籠在外守候,他入內養神片刻。黃金籠見義父臉色凝重,想必是為了不歸路之事而煩心,眾人皆針對義父,難道只有各為其主這個原因嗎?莫非眾人眼中的義父與他眼裡的義父是二種不同的人嗎?這個時候,天際風雲驟變,大雨傾盆而下。

==================

雲渡山,大雨突降,一頁書驚呼一聲,傷勢爆發,吐出黑血。葉小釵大驚失色,想要上前關心,一頁書揚手制止,說道:「地育萬物以生死調和,天化萬象似氣形運作,生難死易。欲生存,先學藏其身隱其性,如變色蟲附綠為綠,近墨為墨,身不露性不動,先機得之。」葉小釵聞言點頭,一頁書說道:「一頁書厄運臨身,全賴天憐不憐吾矣。」
大圓覺與眾天正好回到雲渡山下,大圓覺在雷聲之中,似乎聽見一頁書的慘叫聲,眾天說這是他最擔心的時刻,遂與大圓覺趕快上山察看。

==================

集境,風雨漸歇,黃金籠見天地瞬變,不禁心有感嘆,低頭一吐鬱悶之氣。黃金籠腳邊恰巧有一灘水漥,看見水面的倒映,黃金籠發覺臉上的掌印與一休的掌印一模一樣,難道他最後的仇人是一休?黃金籠咬牙冷哼,立即離去。

秘室內,武皇沉思這段時日的作為,他由不歸路戰役發現身邊的敵人太多了,以現在情勢,想要一舉滅之已是不可能之事。武皇檢討是否自己行事過於急躁,給予暗處的敵人有機可乘,他認為應該改變方針,殺一名算一名,先滅點再滅面!

==================

雲渡山,大圓覺要一頁書支撐住,千萬不可倒下。一頁書指團結就是力量,欲扭轉乾坤,還需群策群力。大圓覺雖然肯定一頁書之言,但他以為精神的鼓舞與支撐也很重要,而一頁書就是群體的精神象徵,所以一頁書不能倒下去,一頁書覺得大圓覺太抬舉他了。
一頁書詢問雷霆谷之事,眾天表示他與大圓覺使用『五色天網』罩住雷霆谷,困住妖龍讓其無法脫出,但邪靈表象意魔突然出現攻擊兩人,戰鬥之中,由地下射出寒綠陰光,射破『五色天網』。大圓覺接著說天網被破,妖龍隨即衝出,他與眾天見情勢不妙,順機抽身而走。
大圓覺問一頁書認為地下的陰光是何人所為?一頁書相信三人的看法一樣,鬼王棺!接著一頁書面露憂色,鬼王棺僅憑一道陰光就穿破『五色天網』,鬼王棺已非昔日的鬼王棺。大圓覺說打斷手骨反倒勇,當初七枝『吸雷針』沒有煉化鬼王棺就是一大失策。一頁書嘆口氣,他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大圓覺罵都是金小開擾亂,才會留下鬼王棺這個禍根,葉小釵聞言神色黯然。一頁書認為與其留下鬼王棺一人,不如留下三途判三人。大圓覺不明話意,一頁書指三途判被煉化二人,這二條邪靈之氣必然寄歸在鬼王棺身上,正如一支竹易折,三支竹難斷也。
眾天認為要早一日消滅鬼王棺,大圓覺說鬼王棺身邊還有一隻妖龍看守,麻煩愈來愈大,一頁書倒認為這份麻煩有人會分擔,就是萬魔天指。大圓覺懷疑一頁書有沒有說錯,萬魔天指也是邪靈,怎麼會幫他們?一頁書點頭說邪靈不會幫助他們,但邪靈會攻擊邪靈。眾天恍然大悟,鼓掌稱妙,他說一頁書的智慧令人折服,看來雷霆谷之行沒有白走。
大圓覺聽得一頭霧水,催促眾天說明一下。眾天說邪靈的本性就是猜忌,妒恨、毒辣、殘暴,萬魔天指豈容得下鬼王棺坐大?大圓覺搖頭晃腦,這下他總算聽明白了,用邪靈治邪靈,以其暴治其人。一頁書說此計雖妙,但能不能如願還需要運氣,最好的辦法是上下齊攻,先斷鬼王棺手足。一頁書要大圓覺去找一休禪師,設法譯出皮布所記載爬族的秘密,只要揭開秘密,就能消滅妖龍,鬼王棺就減去一分抵抗力量。大圓覺說走就走。
眾天見一頁書的傷勢日日加重,內心倍加難過。一頁書請道友看開,眾天真希望能替一頁書分擔痛苦,一頁書說二人苦不如一人苦,此乃天數,不變的天數!

==================

天禍妖狐已經連續在藏經樓外面觀察兩夜,仍然無法看出入口所插四口劍有何奧秘,使得他不敢冒然行動。

==================

表象意魔再度回到雷霆谷要殺鬼王棺,可惜已經慢了一步,並沒有感應到任何邪靈氣息,懷疑自己是否慢了一步?表象意魔遁入地下查探,鬼王棺果然不見。表象意魔驚訝鬼王棺的機警,難怪是萬魔天指的心腹之患。隨後表象意魔轉念一想,不如順其自然,對他也許有好處。

==================

大悲寺後洞,金小開已經悟不下去,自己用心悟出的新招式,仍然輕易被老和尚看破,他再悟下去有什麼意義呢?金小開大聲咒罵,如果佛祖真的靈驗的話,就趕緊給他提示,別讓他在這裡虛渡光陰!
突然間,岩壁浮現一個「龍」字,金小開大喜,佛祖的指示出現!金小開連忙寫下來,岩壁依序再浮現「尊、駕、自、離、雲」等五字。金小開看著這六字,文不成文,句不成句,根本就沒意義。金小開懷疑佛祖是不識字,才會出這種籤詩。金小開再拜託佛祖給他指示,但岩壁沒動沒靜,金小開只好繼續苦思這六個字。

==================

黃金籠為了掌印之事找上一休禪師,一休禪師坦承黃金籠臉上掌印的確是他所留,但這有原因。黃金籠聽不進任何解釋,他認定一休禪師是最後一名仇人,立即出手攻擊,『孤臣之心』劍招直取一休,一休有口難辯,只得轉身逃走。

==================

秦假仙因為怕有人來搶『擎天神劍』,所以將神劍交給蔭屍人拿著,還說這是看得起蔭屍人,所以蔭屍人應該覺得光榮。蔭屍人怎麼會不知老大心裡想什麼,他點頭說自己很光榮,會死的很光榮。突然間,前面有人跑來,秦假仙以為有人來搶劍,連忙推蔭屍人擋在前面。
蔭屍人定睛一看,原來是一休禪師,背後是黃金籠,兩人匆匆奔過。蔭屍人覺得黃金籠拿劍好像在追殺一休禪師的樣子,秦假仙覺得不可能,黃金籠雖然是武皇義子,但與一休禪師的交情還不錯。蔭屍人說可能是武皇下令黃金籠殺一休禪師,秦假仙想想有理,要蔭屍人將神劍給他,然後追去看看。
蔭屍人才剛離開,三條人影衝出,秦假仙嚇一大跳,以為要來搶神劍,但三人只是想問【鷹眼林】位置。秦假仙鬆了一口氣,他說這裡方圓十里都算鷹眼林。三人互視一眼,似乎找尋什麼,隨即縱身離去。就在三人跳進密林之際,一陣響亮的拳聲傳出,隨後大片樹林傾倒,秦假仙覺得奇怪,立即前去觀看一番。

秦假仙來到聲響處,只見剛才問路的三人佇立不動,秦假仙有些奇怪,這三個人連眼睛也不眨,難道被人點住穴道。秦假仙輕拍其中一人,結果那人軟癱下去,全身的骨節皆碎。秦假仙再檢查其他二個人,也是同樣的情形,秦假仙嚇得翻一筋斗,頭一次見識到這種功夫!
這時蔭屍人跑來,秦假仙立即擺好姿勢。蔭屍人說一休禪師與黃金籠跑得太快,他追不上,然後見到地上三人,問老大發生什麼事?秦假仙說這三個人想要搶神劍,被他使用『化骨綿掌』打中,全身三百六十五骨節皆碎。秦假仙說現在先到雲渡山告訴一頁書,有關一休禪師與黃金籠的事。蔭屍人問三分縫光明城之主怎麼辦?秦假仙說辦事論交情,當然先處理一休禪師的事情。

==================

光明城,讀千經指呼雷戰神與一瓢水已經痊癒,必會報復死角之仇,這對他十分不利。貴人覺得事情也許不如讀千經所想如此嚴重,讀千經認為沙場之爭必攻弱者,不由得他不事先提防。貴人見城主如此擔心,遂承諾離開三分縫尋找秦假仙與『擎天神劍』,並且探問一名生死至交。讀千經懷疑秦假仙的信用,貴人認為秦假仙雖然是江湖人,但有幾分義氣。讀千經向貴人道謝,白色面具就離開光明城。讀千經命令巴左護嚴守光明城,預防敵人來犯。

武功之家,呼雷戰神命點星筆召集士兵,準備攻打光明城。

無念教,一瓢水探得白色面具已經離開光明城,立即命令醉貴妃點兵攻打光明城。醉貴妃擔心事後要如何向貴人交待?一瓢水說等貴人得知,事情已經發生了。

==================

枯葉在霧谷內搜尋霧谷老人,這時白色面具出現,枯葉一怔,認出是白色面具。白色面具問枯葉是否來霧谷找父親霧谷老人?枯葉點頭說是,他希望父親還活在世上,不然他將遺憾終生。白色面具表示霧谷老人還活著,但避不見面的原因是不想拖累枯葉,因為霧谷老人是魔域追殺的對象。枯葉問魔域為何要追殺父親?白色面具說枯葉日後會明白,遂帶枯葉去見霧谷老人。

==================

大圓覺四處找尋一休,沒想到一休就出現在眼前,背後卻是黃金籠追來。大圓覺弄不清楚情況,一休只說有口難辯。這時素續緣由另一邊走來,大圓覺問素續緣想要做什麼?素續緣一掌將大圓覺打飛,一休斥責素續緣目無尊長,素續緣說天下第一至高無上,何來尊長?他今天針對的是黃金籠。黃金籠不解兩人有何瓜葛?素續緣說兩人都是九陽童子,但天下間只能有一名九陽童子。

==================

雲渡山,一頁書又是吐出黑血,眾天愈加擔心。這時秦假仙奔來,告知黃金籠追殺一休禪師,一頁書請眾天處理此事。緊接著,蔭屍人跑上來說武皇來了!眾天一驚,武皇此時到訪,情況不妙!一頁書卻要眾天、秦假仙、蔭屍人暫時離開,留葉小釵陪他即可。
這個時候,武皇前來,見雲渡山如此熱鬧,莫非一頁書怕寂寞?一頁書沒有轉身,只說寂寞令人心煩,但現在好友來到,他就不會無聊了。一頁書示意眾天等人離開,眾天雖然擔心,也只能依照一頁書之言而行,與秦假仙、蔭屍人離去。
武皇奇怪為何一頁書背向而坐?一頁書說只怕他現在的面容會使好友心驚。武皇一笑說兩人相交知心,這樣未免太見外了。一頁書說武皇不愧是他的知音!一頁書起立轉身,左半臉佈滿毒瘡,武皇見之心驚膽顫,連退數十步。

離奇!離奇!離奇!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紫脈線最精彩最後一集:烽雲戰局!!!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