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紫脈線簡略劇情(十四)



凌幽幻翼
10-12-04, 09:14 PM
霹靂紫脈線(十四):意外的悲哀




天禍妖狐與智多羅同時為了《魔寶大典》的七張精華文,攔截金棺與銀棺。金棺與銀棺雖是奇棺高手,但少了一名玉棺,無法施展三合一的功夫,威力遜色不少。智多羅因為有鬼帝的壓力,對奪回寶典勢在必得;天禍妖狐經過脫胎換骨之後,已經恢復往日的功夫。四人在中途打得飛沙走石,激烈萬分。
金、銀兩棺見久戰也無法佔上風,二人聯手化成二道鬼魅竄入地下,準備溜之大吉。天禍妖狐與智多羅見狀,在地面上緊追不捨。

金棺、銀棺欲逃回陰山,卻被陣陣淒厲的哀嚎所震驚,急忙分路逃竄。天禍妖狐與智多羅隨後追到陰山,沒有發現金棺與銀棺,同時也聽見恐怖的哀聲。智多羅聽出是引路叫魂聲,疑問是何人。突然,半蛇怪物衝出,瘋狂攻擊智多羅與天禍妖狐,二人雖然發出掌氣,可是怪物隨著地形而隱身移位,令人捉摸不定。智多羅明白不可戀戰,便帶著天禍妖狐離開陰山。

天禍妖狐與智多羅離開後,半人半蛇的怪物打破山壁,赫然出現只剩骨骼與少許血肉的鬼王棺。怪物恭敬地向鬼王棺行禮,然後扶著鬼王棺揚長而去。

==================

天禍妖狐想與智多羅分路而行,智多羅卻指由今天的事情,顯示天禍妖狐仍不忘魔域的栽培,真是難得。天禍妖狐不語,欲逕自離開,智多羅喊住,表示過去魔域因為種種的因素,對天禍妖狐有所誤會或疏忽,總希望就此一筆勾銷,魔域永遠歡迎天禍妖狐回來。
天禍妖狐搖頭說不可能,智多羅說天禍妖狐永遠是天禍妖狐,乃屬於魔界,不管天禍妖狐怎樣地否認,依然是魔域的一員。天禍妖狐要智多羅不用鼓弄唇舌,智多羅哈哈一笑,他說天禍妖狐以為戴一串佛珠就能掩人耳目嗎?豈不聞有句俗話:「命中帶骨,鋼刀削不落。」天禍妖狐天生就是天禍妖狐,是一個禍一個妖,永遠無法進入佛門道門,無法修成正果成仙成佛的。
天禍妖狐冷言說他本就無意成仙成佛,智多羅點頭稱是,他說天禍妖狐有自知之明是有益無害,但他不想見天禍妖狐有如草芥一般腐朽一生,只要天禍妖狐願意,他可以推荐天禍妖狐成為再世阿修羅。天禍妖狐聽聞此語,心裡頗為激動,智多羅再說若天禍妖狐能與他合作,他保證天禍妖狐將權傾魔域,高高在上。
天禍妖狐轉身不語,智多羅說會很有耐心,等待天禍妖狐的回答。天禍妖狐不發一語離去,智多羅心知此事急不得,還是先找回寶典再說。

==================

烈陽神要為素還真報仇,找上金小開與小霸王,金小開得意洋洋毫不在意,而且語帶譏諷,要小霸王動手,與他一起殺掉烈陽神。這時,星魂與月魄跳出,前後護住烈陽神。金小開見到兩位美人,登時眼睛放出異光。烈陽神見狀,更是不恥金小開的為人,飛身直攻金小開,而星魂月魄則擋住小霸王。
烈陽神一掌將金小開震飛數百丈,烈陽神也追過去。另一方面,星魂月魄纏鬥小霸王,小霸王雖然年紀尚輕,但已明事理,出手有所節制。戰鬥經過數回,小霸王發現金小開不見,便喊停戰,因為他無意與二名女子交手。星魂月魄說只要小霸王不傷害烈陽神,兩人便不再插手。小霸王同意,立即去找金小開,星魂月魄也轉頭尋找烈陽神。

金小開負傷而逃,背後烈陽神追上,暗處黃金籠不動聲色,靜靜觀察。金小開見烈陽神追到,急忙拔出『龍骨聖刀』。烈陽神聽聞金小開就是以聖刀殺死素還真,更加憤怒,他說素還真對他有恩,今天就算會死於刀下,他也絕不會退卻!金小開狂笑舉刀過頂,提運真力至聖刀,可是只揮出一片刀影卻無絲毫刀勁與殺氣。金小開察覺有異,大驚失色,順勢一個後翻,烈陽神同時出手,氣芒直逼金小開。就在危急之際,小霸王飛身一道掌氣打向金小開,爆發的餘勁使金小開震退數步,也使金小開避開『烈陽七掌劍』。小霸王趁著塵沙飛揚的機會,帶走了金小開。
烈陽神欲追下,背後的星魂月魄卻被黃金籠制住,使得烈陽神不得不停下腳步。黃金籠說凡事總有商量的餘地,烈陽神冷哼一聲,轉身不語。黃金籠立即解開禁制,然後離開。
星魂月魄感謝烈陽神的解救,烈陽神要兩人回去,但星魂月魄說兩人奉命保護烈陽神。烈陽神擺手說他不用保護,要兩人回去。星魂月魄一臉惶恐,立即跪下求情,否則地靈鬼母不會饒恕她們的。烈陽神才明白兩人是鬼母所派,無奈嘆口氣,繼續尋找金小開。

黃金籠雖然替金小開解圍,但臉上始終帶著敵意。小霸王見金小開受傷,便向義兄黃金籠求助,但黃金籠說這是教訓,金小開仗著一支『龍骨聖刀』就想耀武揚威!金小開氣得要黃金籠閉嘴,黃金籠擺出不屑的神情,他說總有一天會替花非花殺掉金小開這個廢人!
黃金籠轉身離開,金小開大喊要黃金籠站住,是男人就跟他一決生死!金小開雖然硬氣,但身上的傷讓他幾乎軟腳,小霸王急忙扶金小開回去。

==================

雲渡山內室,一頁書因為聽聞素還真的死訊而昏倒,然後在內室養神。一休走來,請一頁書保重。一頁書問一休可知素還真之事?一休說剛剛已經聽秦假仙描述過。一頁書要一休先看看桌上的血衣,一休詳細觀察後,指出據秦假仙所言,是金小開與小霸王聯手殺死素還真,可是依照血衣的破口觀之,金小開所刺中的部位應該是腰眼,而非心口。
一頁書認為一休觀察的很詳細,也同意一休的看法。一休不明白一頁書為何聞報而驚,甚至昏厥?一頁書說這是順水推舟,既然素還真中刀而亡,那就讓素還真死得安心,而他們要替素還真處理其死後留下的問題。一休明白,願盡力協助。
一頁書問一休何以回到雲渡山?一休表示他到九陽聖地看過,發覺之前他與阿修羅所種下的萬聖佛靈氣與『萬鬼魔珠』邪氣已被吸收,他懷疑素續緣就是那個九陽神童。一頁書點頭,證實素續緣體內有『萬鬼魔珠』的邪氣,正是導致兩父子失和的主因。一休問若取下『萬鬼魔珠』,素續緣能得救嗎?一頁書指『萬鬼魔珠』乃是邪教之物,恐怕除去不易,先前邪靈想以換血之事逼死素還真,如今素還真已死,邪靈必會加緊拉攏素續緣。一頁書說應付邪靈是一件吃力又危險的工作,可以讓魔域去做。一休明白一頁書的意思,自願進行此事。一休準備告別離開,一頁書要一休順便叫秦假仙進來。

隨後,秦假仙來見一頁書,一頁書表示他要為素還真辦一場盛大的水陸道場,希望武林各大門派皆派人參加。秦假仙一口答應,因為放訃音是他的專門。一頁書又說他要金小開與小霸王在素還真靈前跪拜認錯,秦假仙拍胸脯保證一定押二小子前來。一頁書說此事不容易完成,但秦假仙說他一定會完成!秦假仙自信滿滿離開,一頁書希望素還真的死,能讓所有的陰謀與危機浮出檯面。

==================

正當素還真猝死的消息,傳得武林沸沸揚揚之際,素續緣卻安然離開了囹圄池。大圓覺迎上來,很高興見到素續緣無事。素續緣問大圓覺找他何事?大圓覺想要素續緣去找三奇棺討《魔寶大典》的七頁精華文,而且還告知說三奇棺的身上必定有《俠道追溯》,因為他曾經換得『造血之法』。素續緣雙眉一挑,聽大圓覺這樣說,三奇棺的身價很高了。大圓覺只怕三奇棺是邪不是正,若讓三人練成兩本寶典裡面的功夫,事情就大條了。素續緣說他會讓三奇棺為其身價付出代價,便輕搖羽扇離去。
大圓覺心想有續緣出面,那他就不用煩惱了。突然間背後傳來一陣陰笑,原來是表象意魔。大圓覺心驚地退了數步,表象意魔冷笑說大圓覺太不小心了,竟然來到邪靈的地盤。大圓覺警告表象意魔別亂動,因為素續緣剛走不久,他隨時可以叫續緣回來。表象意魔哼哼陰笑,要大圓覺儘管試試。
大圓覺立即高喊要續緣回來,卻發覺他的聲音變得不太一樣。表象意魔要大圓覺抬頭看看,大圓覺依言抬頭,只見頭頂一片光刺護罩,阻隔他的聲音。表象意魔說當年慈航渡差點讓他煉化,現在他要讓大圓覺嚐嚐萬針穿刺的滋味。
只見光罩縮小,大圓覺痛苦地在地上打滾!表象意魔得意哈哈一笑,他說大圓覺別妄想逃走,這是『彌天蓋.漫地胎』,任憑大羅天仙也無法逃離籠罩!

就在素續緣離開滅境的同時,囹圄池傳來一聲怒喝,殺氣澟澟的身影跳出,金太極奉令而出!

==================

由於秦假仙奔走宣傳,素還真的死訊傳遍武林。

武皇同樣接獲金小開殺死素還真的報告,白馬明珠認為武皇應該立即與金小開、小霸王斷絕關係,撇清立場。武皇不發一語,眼神示意白馬明珠繼續說下去。白馬明珠說金小開與小霸王殺死素還真,必然引起武林的公憤,若是讓大眾得知武皇收留這二個小子,大眾必定會找上武皇,甚至認為是武皇在背後指使兩人殺死素還真。武皇覺得白馬明珠分析有道理,但金小開可放,小霸王失之可惜。
白馬明珠進言應該立即留下小霸王,趕走金小開,同時將所有的罪責推到金小開身上。武皇雖然同意,但仍覺此事透著蹊蹺,他無法相信金小開與小霸王殺得了素還真。白馬明珠說有句俗話:「草技仔也會撂倒人。」雖然素還真是一位老先覺,未必然不會栽在後生晚輩手中。

隨後,小霸王扶著金小開回來,白馬明珠譏笑金小開灰頭土臉模樣,令人好笑。金小開罵聲妖婆,他說若非運氣太差,也不會變成這般模樣。白馬明珠說金小開怎麼會運氣差?應該是運氣好到令人羨慕不已,如今金小開殺了素還真,已經名滿天下,無人不知。金小開怎麼聽都覺得守棺婆的話充滿諷刺意味,白馬明珠指金小開不知死活,殺死素還真就是與武林為敵,現在金小開已是人人喊打的對象。
小霸王雖然討厭守棺婆,可是覺得這話有道理,因為金小開就是被烈陽神打傷。武皇拿出藥粉讓金小開服下,金小開恢復元氣,氣得說若非『龍骨聖刀』突然失靈,他也不會這麼歹運。武皇訝異聖刀出狀況,金小開說以前使用時刀靈赫赫,現在卻變成一口廢鐵!
武皇取刀一觀,登時心驚,『龍骨聖刀』果然失去靈氣,便問金小開何時發生?金小開說自從殺了素還真之後,再對付烈陽神就失靈了。武皇將聖刀還給金小開,建議說既然聖刀失去靈氣,金小開不如前往巨書岩再尋一把神兵利器護身。金小開覺得有理,小霸王想要跟去,武皇卻命小霸王留下,他有事交待。
金小開獨自前往巨書岩,武皇則帶小霸王入內,交予一枝奇特兵器,名為『九螺箭』。武皇解釋說此箭胴腔內藏有九枝箭,在手柄處有個彈簧鍵,只要按下彈簧鍵,九箭就會自動射出。武皇又叮嚀說箭頭是烏銅石所製,必須每日用烏銅油擦拭,讓其保持烏金發亮,才能臨危發揮攻擊的力量。武皇拿出烏銅油交給小霸王,又囑咐此箭不可隨意亂用,除非萬不得已,小霸王一一遵照而行。

==================

秦假仙將訃音傳達給各大派門後,再派身邊的魔神仔去尋找金小開與小霸王。隨後武功之家的【點星筆】前來詢問秦假仙有關殺死至尊棺的兇手,秦假仙暗想不能將事實說出來,便將至尊棺的死推到金小開身上,只要點星筆能捉到金小開,就能明白兇手是何人。點星筆感謝後離去。
秦假仙不敢相信素續緣會殺死至尊棺,万俟焉覺得奇怪,秦假仙明明是親眼所見,為何不信?秦假仙說就是親眼所見,他才不敢相信。
這個時候,玉棺前來,秦假仙認出是三奇棺的玉棺,不斷稱讚玉棺美貌,就算在夜晚驚鴻一瞥也不會忘記的。玉棺輕聲微笑,問秦假仙是在哪個夜晚見過她呢?秦假仙不假思索,立即說出是在抱虎山的那一夜,雖然烏漆摸黑的夜晚,但玉棺美若天仙,全身散發美麗的光芒,想不看都難。
玉棺追問秦假仙可有見到何人殺死至尊棺?秦假仙一怔,推說忙著製造閃電霹靂,所以沒空去看。玉棺想知道還有誰明白這件事?万俟焉突然開口,指出至尊棺被表象意魔所殺,因為至尊棺幫助三奇棺殺死鬼王棺,而鬼王棺與表象意魔是同夥,因此表象意魔殺死至尊棺。玉棺得知後,匆忙離去。

隨後,素續緣走來,秦假仙不覺面露驚訝,素續緣覺得奇怪,秦假仙覺得更奇怪,武林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為何素續緣看起來這麼平靜,還是悲傷過度而麻痺?素續緣問發生何事?秦假仙告知素續緣的父親素還真被金小開、小霸王殺死。素續緣驚叫一聲,愣神了一會,突然想到他與表象意魔出手攻擊鬼王棺與素還真的情景,心情旋即回復平靜。
秦假仙見素續緣沒什麼反應,正覺得訝異之時,素續緣已經轉身離開。秦假仙問素續緣要到哪裡去?素續緣說去辦更有意義的事。秦假仙要素續緣別忘了到雲渡山參加素還真的追悼會,但素續緣並沒有答覆。

==================

蔭屍人匆匆來見葉小釵,緊張地將素還真的死訊拿給葉小釵。葉小釵驚聞惡耗,顫抖著手接過死訊觀看,不禁悲傷難過,手中的死訊也飄落而下。
一張白紙黑字,蘊含了多少的悲傷、情義,葉小釵最敬重的素還真死了!猶如晴天霹靂,震得葉小釵心膽俱碎。蔭屍人見葉小釵如此傷心,也不忍心,但仍要提醒是金小開殺死素還真。葉小釵聞言,更加悲哀自責。蔭屍人忿恨不平,向天怒吼一定要殺金小開──!
沒想到金小開恰巧來到,譏笑蔭屍人想放屁就到風尾,憑蔭屍人的實力,替他擦屁股還差不多。蔭屍人一見仇人,義憤填膺,猛然出手攻向金小開。交手數招,蔭屍人發出『菩薩印』第六式,金小開也施展『形意狂草』。蔭屍人低頭避過金小開之招,而金小開卻被『菩薩印』第六式震飛數十丈,『龍骨聖刀』落入葉小釵手中,金小開則被點星筆帶走。
蔭屍人追去,發現追之不及又回過頭,他覺得葉小釵這次不夠帥氣,雖然金小開是葉小釵的親人,但殺人必須償命,葉小釵不應該放過金小開。葉小釵無奈地搖搖頭,蔭屍人也明白葉小釵的難處,便推葉小釵啟程。

==================

眾天中途遇見表象意魔,眾天意欲出手,表象意魔卻要眾天停手,因為眾天已中了邪毒,若運行真氣,將會加速毒氣漫延。眾天怒斥邪靈還敢在朗朗青天下行走,表象意魔狂笑一陣,他說天地有陰陽,萬物有生死,並非只有儒道之人才能存活於天地之間;有佛有人,但也有蚊有蟲;有動物有生命,也有土石有風塵,難道眾天可以證明邪靈不是天地所孕育而出的嗎?
眾天指正氣長存,絕不容許邪靈鬼物。表象意魔冷哼一聲,他說就是有像眾天這些自以為是的儒道之士,全無容許異類之心,所以他要每一個儒道之士都遭受痛苦,就像大圓覺一樣。眾天一驚,急問大圓覺的情況,表象意魔哈哈大笑,他說大圓覺正在享受痛苦。
表象意魔笑了數聲,轉身離開,眾天聚氣雙手,怒發一招,表象意魔避過。眾天立即感到暈眩,才明白自己真的中毒了!表象意魔得意地哈哈一笑離開。
眾天自責太過疏忽,竟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此時玉棺路過,見眾天的情況,怪而問之,得知表象意魔在前方,立即追去。

玉棺追上表象意魔,發出一招,表象意魔擋住來招,冷笑說他可是不會憐香惜玉!隨即回擊一招,玉棺中招飛出數十丈,表象意魔面露不屑離去。

天禍妖狐正好遇見重傷的玉棺,玉棺向天禍妖狐求助,天禍妖狐指出玉棺的傷過於沉重,他無法醫治。玉棺請天禍妖狐帶她回奇棺門,讓她的師兄醫治。天禍妖狐不知路徑,玉棺表示會沿路指點,天禍妖狐遂帶玉棺回奇棺門。

==================

武皇上得雲渡山,一頁書面帶病容相見,武皇見一頁書形容憔悴,足以證明武林傳言。一頁書說素還真乃是武林的中流砥柱,驟然失去素還真這麼舵手,令人不禁三嘆。武皇以為一頁書言過其實,素還真稱不上舵手,充其量是一員武將,若稱舵手則非一頁書莫屬。
一頁書遜謝不敢,其實他早就想退出紅塵,原本以為素還真德術兼備,適足為領導奇才,誰想天妒英才,真是使人可惜可嘆。武皇沒有想到素還真在一頁書的心裡是如此重要,但他還是請一頁書節哀順變,保重身體。一頁書感謝武皇的友情,此時此刻令他備受溫暖。
一頁書以身體不適而無法招待武皇,武皇也說無妨,準備告辭。就在一頁書轉身之際,武皇的雙手緊握,暗運真氣,殺氣陡然升起。突然間,山下傳來蔭屍人的喊聲,武皇心裡一驚,回頭一望,見到蔭屍人推著葉小釵上雲渡山。武皇暗自忌憚,連忙告別離去。
一頁書見到葉小釵,心中一喜,直言葉小釵真是他的救星。蔭屍人說他們是為了素還真的事情回來的,一頁書明白,他也正等著葉小釵的回來。

隨後,眾天顛顛倒倒回來,一頁書急問發生何事?眾天說他遇見表象意魔,不慎中了邪毒。蔭屍人說沒關係,現在他的仙仔葉小釵是名醫,可以醫治。眾天請葉小釵診斷,葉小釵觀視之後,緊張地看向一頁書。一頁書明白葉小釵的意思,便要眾天將毒氣運至雙掌,然後再傳輸到他的雙掌。
眾天拒絕,因為他不想再加重一頁書的病情。一頁書說這是邪靈的技倆,也不是第一次了,他還有能力承受。眾天不願使一頁書雪上加霜,否則他將如何自處?因此他寧願赴死也不願受治療。一頁書說在此非常時期,絕不可感情用事,拘泥小節,便要葉小釵準備。葉小釵點頭,拿出銀針。
眾天想要離開,蔭屍人一把抱住,葉小釵將銀針插到眾天身上,一頁書雙掌與眾天雙掌接觸,葉小釵運勁在銀針,將眾天身上的邪毒逼入一頁書體內。眾天痊癒,但一頁書的病情更加嚴重。眾天覺得慚愧,一頁書不以為意,要眾天與葉小釵隨他入內,有事商量。

==================

一休巧遇智多羅,諷刺魔域是否又在進行什麼陰謀。智多羅哈哈一笑,他說魔域向來師出有名,一休何必出言譏諷?智多羅舉素還真之為例,就與魔域無關,他還想請鬼帝派人弔唁。一休說只怕名為弔唁,實則搶人。
智多羅不明一休所話意,魔域為何要搶人呢?一休要智多羅不必裝蒜?素還真之死對魔域而言是正中下懷,如今故作哀情,目的只為接近素還真之子。智多羅一聽是素續緣,不由得緊張詢問詳情。一休指智多羅自以為計畫天衣無縫嗎?當初阿修羅所埋的『萬鬼魔珠』靈氣,已被素續緣所得,因此素續緣也算是魔域一員,但魔域卻慢了一步,因為表象意魔也明白這個秘密,並且與素續緣建立了親密關係,現在魔域才想借弔唁拉攏素續緣,未免太遲了。
智多羅心內一驚,表面卻不動聲色,詢問一休此事的真實。一休表示所言不虛,但他要警告魔域,他絕不容許任何人奪走素還真之子。一休說完轉身離開,智多羅這才顯露緊張神色,匆忙回稟鬼帝。

==================

點星筆來到雲渡山,表明身分後,直言他正在調查至尊棺之死,根據秦假仙的情報,金小開乃是兇手,但金小開堅決否認行凶,而金小開與素還真之死有關,所以掌門的意思,只要一頁書交出殺害至尊棺的真凶,他們就將金小開交由一頁書處置。一頁書不清楚何人殺害至尊棺,點星筆指出至尊棺一直在為掌門收集『吸雷針』,所以至尊棺之死必與『吸雷針』有關。一頁書詢問為何點星筆的掌門需要七枝『吸雷針』?點星筆表示掌門被『煉金手』點成金身,數十年動彈不得,聽說『吸雷針』可以引光吸電,所以他們想以『吸雷針』融化金身。
蔭屍人說點成金身不就跟神像一樣,便問仙仔葉小釵有沒有辦法可以醫治?葉小釵搖頭。一頁書請點星筆先回去,此事待他詳細調查後再做決定。點星筆告別離去,一頁書要蔭屍人立即去找回秦假仙。蔭屍人不想去,因為他現在跟秦假仙不同國。一頁書說只是傳達消息而已,蔭屍人只好答應。

==================

秦假仙派出去的魔神仔回報小霸王在九層蓮峰的消息,至於金小開則尚未查到,秦假仙罵說沒查到金小開的消息,還敢回來,遂命令再探。
隨後黃金籠來找秦假仙,詢問抱虎山武器的事情,因為這些武器乃是九層蓮峰營塞所有。秦假仙心中一個緊張,卻笑著說抱虎山與九層蓮峰相距數百里,這些兵器又十分笨重,一定是有人使用五鬼搬運法,將這些兵器搬到抱虎山。黃金籠一怔,不太相信什麼五鬼搬運行。秦假仙說此事與五鬼有關,或者是會使用奇門術法之人所為,否則凡人怎麼可能辦得到?黃金籠想想也有道理。
秦假仙想知道小霸王是不是武皇的義子?黃金籠點頭說是,秦假仙又問金小開呢?黃金籠愣神,搖頭說不清楚。秦假仙再問武皇有多少義子,黃金籠回答不知。秦假仙說最近武林發生許多孩童失蹤的案件,是否與武皇有關?黃金籠還是回答不清楚。秦假仙有點生氣,他問黃金籠知道什麼?黃金籠說抱虎山的武器可能涉及九層蓮峰營塞數百條人命,他一定會查出主謀者。
黃金籠離開,秦假仙頓時覺得頭大,那批好兄弟竟然涉及數百條人命,這下事情大條了,他可承擔不了。此時烈陽神走來,秦假仙趕緊將小霸王在九層蓮峰告知。烈陽神得知後,就要前往捉人,但秦假仙阻止,他說小霸王現在有武皇為靠山,最好等武皇離開九層蓮峰後再去。
忽然間,蔭屍人匆忙跑來,傳達一頁書要秦假仙到雲渡山,然後又快速離去。秦假仙罵蔭屍人見到他好像見到鬼一樣,跑的跟飛一樣。烈陽神要秦假仙去見一頁書,他則到九層蓮峰打探。

==================

黃金籠中途遇見白色面具,眼神明顯露出敵意,並且直指營塞數百條人命與武器失竊是白色面具所為。白色面具問有何憑據?黃金籠說義父的對敵只有白色面具而已。白色面具冷笑一聲,他說武皇要對付的是全天下的豪傑。黃金籠斥責胡說,白色面具問金小開為何會去殺素還真,因為這是武皇的借刀殺人之計,武皇先透露素還真身上龍氣之事,再放任金小開去殺素還真。黃金籠認為這是誣賴,雖然現在他殺不了白色面具,但他不會讓白色面具逍遙太久。白色面具哈哈一笑,他說讓時間證明一切。黃金籠冷哼一聲,逕自離去。
霧谷老人走出,他說若武皇真使用借刀殺人之計害死素還真,那就太可怕了。白色面具交待說武皇一切的人與事物皆可毀滅,唯獨黃金籠不可殺,因他要留黃金籠作為活證。白色面具又說經過前二次滅營殺人事件,武皇絕對會有所戒備,因此他們不能重施故計,但可以配合群俠行動,來一次重大打擊。白色面具將行動指令交給霧谷老人,霧谷老人看完後,照書進行。

==================

天禍妖狐帶著受傷的玉棺回到奇棺門,金棺與銀棺見四妹受傷,以為是天禍妖狐所傷,準備動手。玉棺連忙解釋自己是被表象意魔打傷,天禍妖狐則護送她回來。然而金棺見天禍妖狐眼露不善,想要將四妹拉過來時,天禍妖狐快了一步,以玉棺為要脅,命令金棺交出七張文。
銀棺大怒,想與金棺聯手打死天禍妖狐,金棺卻同意將七張文交還天禍妖狐。銀棺不明二哥用意,金棺不想浪費時間解釋,便將七張文交給天禍妖狐。天禍妖狐取得後,以玉棺為人質,離開奇棺門後,才將玉棺放回。
這時銀棺才質問二哥為何這麼快就妥協?金棺表示一方面是四妹被挾,一方面他以為七張文乃是一個麻煩,許多武林人士皆想爭奪,留在手上必是麻煩不斷,再者他已經詳細看過裡面的記載,除了幾項治療方法外,其他的功夫皆不適合他們鍛練。銀棺雖然同意,只是覺得便宜了天禍妖狐。玉棺自責,但也說出查到是表象意魔殺死至尊棺。
隨後,一張飛函傳至,金棺看完後,表示此函乃是天下第一的邀請函,信中寫明【天下第一境】新建完成,特別舉辦遊園大會,並邀請天下豪傑參加。金棺決定先醫好四妹的傷勢,然後前往參加天下第一境的大會,說不定可以遇上表象意魔,討回大哥的魂魄。

==================

九層蓮峰,武皇接到素續緣的邀請函,不由得哈哈大笑,他說雲渡山眾人為素還真之死愁雲慘霧,甚至還要舉辦追悼會,請武林人士前去弔唁,誰知素還真之子素續緣不但未盡孝男之責,還舉行遊園大會,慶祝新居落成,豈不是既荒唐又好笑!
白馬明珠覺得奇怪,就算素續緣再不孝,也不該有此反常的舉動,難道不怕天下人的恥笑嗎?武皇聽了之後,立刻收起笑容,他說素還真與素續緣父子本就不合,可是也不必故意選在這個時候舉辦慶祝會,與一頁書對立,這件事果然反常,難不成其中有什麼陰謀?白馬明珠問武皇意欲參加哪一方?武皇說他要前往雲渡山,因為想要親眼見到素還真的屍體。
武皇要白馬明珠派人調回大公子黃金籠,讓黃金籠與白馬明珠共同顧守九層蓮峰,並在入夜後,以空營誘敵。隨後武皇又喚出小霸王,要小霸王在黃金籠回來後,就回集境武皇宮殿居住。小霸王覺得武皇宮殿很無聊,他想留在九層蓮峰。武皇說小霸王涉及素還真的案件,為了安全,還是避避風頭為好。小霸王聽義父這樣說,只有答應回集境。

==================

秦假仙來到雲渡山,一頁書希望秦假仙說出殺害至尊棺的真凶是誰。秦假仙猶豫不決,一頁書要秦假仙不用顧忌,直說無妨。秦假仙沒辦法,只好說殺死至尊棺的正是素續緣。一頁書雖早有預料,但聽完後仍是驚訝,眾天則不願相信。秦假仙說他也不敢相信,但這是他親眼所見,他一直不敢對外說真凶是素續緣。眾天問一頁書,點星筆要以真凶交換金小開,該如何是好?一頁書也沉吟不決。
此時一休前來,一頁書說一休回來正好,問一休是否明白『天真石』之事?一休怔愣一下,回答明白。一頁書說『天真石』配合『吸雷針』應該可以解決呼雷戰神的金身難題,便要一休前往三分縫替呼雷戰神解開金身,以換回金小開,順便可化消素續緣的罪責。一休領命,一頁書要蔭屍人帶一休前往三分縫,但交待一定要先帶金小開回來,因為喪禮必須有金小開出席。蔭屍人立即帶一休離開,秦假仙見蔭屍人連個招呼都沒打,罵蔭屍人愈來愈過分。
隨後,一位小童送來天下第一境的請帖,秦假仙奇怪說現在辦喪事,為何還有人送紅帖來?一頁書看完請帖,不覺驚呼意外,然後讓眾天觀之。眾天看完,也感嘆續緣怎可以如此做,真是悲哀!秦假仙拿過來一看,驚叫是意外的悲哀!一頁書要眾人收起悲哀,來做一次意外的安排!

==================

武林各門各派之人,都接到紅、皇兩帖,有人要參加素還真之喪,有人則要參觀天下第一境,武皇也動身前往雲渡山。

另外一方面,小霸王也準備前往集境避禍,卻被烈陽神攔住。為擒小霸王,烈陽神不再手下留情,攻勢既快又猛,小霸王盡展所學,仍然危急萬分,不得已只好抽出『九螺箭』發射,烈陽神眼明手快避過飛箭,但背後的星魂月魄卻變成替死鬼。烈陽神大怒,飛身制住欲逃走的小霸王。

同一時間,九層蓮峰突然燒起了熊熊大火,蒙面人趁著眾士兵救火之際,準備離開,但前後被白馬明珠與黃金籠阻攔了。

==================

雲渡山,眾人前來祭拜素還真。忽然,有人提議想瞻仰素還真的遺容,武皇也趁機要求見素還真最後一面,又疑問為何素還真之子沒有參加喪禮?一頁書猶豫未答。

同一時分,天下第一境也是人潮洶湧,卻因為被擋在外面不得進入而開始有人抱怨。表象意魔稱讚天下第一境巍峨壯觀,背後智多羅卻說此地不是表象意魔該來之所。表象意魔哈哈一笑,他說素續緣乃是萬魔之子,智多羅才不應該來此。智多羅一揮手,修羅魔相等三名殺手圍住表象意魔,智多羅說素續緣乃是魔域的天使!
三奇棺也來到現場,注意著表象意魔。同時,金太極也悄悄來到人群之外。一旁的眾天見此情形,不禁感嘆天下第一境難免一場相殺!

==================

殺!殺!殺!新設的天下第一境會引起什麼新的武林風雲呢?素續緣到底是正,是邪,還是魔呢?
武皇一心要揭穿素還真生死之謎,素還真到底在哪裡呢?

精采玄疑,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紫脈線第十五集:氣走千里!!!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