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紫脈線簡略劇情(一)



凌幽幻翼
10-09-03, 09:51 PM
霹靂紫脈線(一)



七星拱月台,造世七俠手持『吸雷針』合作誅滅三途判。『吸雷針』引動風雲雷電,交織形成一張碩大的電網,將三途判困在其中。三途判全力施展『無上魔法』對抗,可是七星拱月台乃是天然的神秘地理,配合『吸雷針』形成強大的磁場,迅速吸取三途判的氣功與掌氣。三途判、三途判,魔筋鬼骨的三途判漸漸被煉化了。
霹靂轟隆,火龍逞威,腹中首已經耗盡元神,終於被煉化了。業途靈也將近支撐不住,鬼王棺苦苦支持,要業途靈保住元氣,可是業途靈也被穿梭的電網所煉化。三途判被煉化二名,唯獨鬼王棺還在垂死掙扎。就在鬼王棺千鈞一髮之際,金小開突然出現在葉小釵背後,大喝一聲,刀芒即發,葉小釵轉身被刀芒砍中胸部,倒在地上。鬼王棺眼明手快,縱身一跳,由葉小釵的位置逃離現場。
眼見鬼王棺脫逃,誅邪功虧一簣,葉小釵又身受重傷,金小開得意洋洋,造世七俠六人無不盛怒,霧谷老人與素還真搶先跳出圍住金小開。金小開睥睨冷笑,全然不將二人看在眼裡,秦假仙也氣得大呼給金小開死。
今生一劍扶起重傷的葉小釵,天下第一見葉小釵被傷及要害,遂要今生一劍速將葉小釵帶往雲渡山讓一頁書醫治。今生一劍點頭離去,天下第一苦嘆費盡心思,豈料人算不如天算。

金小開獨對霧谷老人與素還真,盡展三分縫絕學,霧谷老人的『氣走千里』與素還真的『昊陽震宇』對上金小開的『急就行草』與『形意狂草』,絲毫占不了上風,反被震得身形不穩。金小開譏笑二人聯手不夠看,一旁觀戰的烈陽神準備動手,至尊棺出面喊停。
至尊棺指責素還真眾人以多欺少,並說這是金小開與葉小釵之間的決鬥,任何人也不得插手。素還真反駁說此時此地是造世七俠殲滅三途判的戰局,因為金小開偷襲葉小釵,使得鬼王棺脫逃,金小開必須負起責任。霧谷老人罵金小開逆倫行兇,天理難容。金小開要所有人閉嘴,他說這是葉小釵技不如人,怎麼怪他?烈陽神怒氣勃勃,意欲動手,至尊棺也怒眼相視,氣氛緊張。
素還真問至尊棺是否執意維護金小開,而想與眾人作對?至尊棺指金小開是他的人,任何人也不能動。金小開不想領至尊棺的情,他認為一個人就可以打得素還真眾人東倒西歪。至尊棺斥責金小開不可得意忘形,金小開說他今天也不打算再殺第二個人,面子就做給至尊棺。
素還真伸手一攔,說什麼也不肯讓金小開輕易離開,霧谷老人也要替葉小釵討回公道。至尊棺衡量形勢,遂向天下第一討人情,是他將三途判引騙至七星拱月台,可以說誅邪也有一份他的功勞,現在只要天下第一放過金小開,他可以承諾暫緩索取『吸雷針』。
天下第一略為沉吟,他指出鬼王棺尚未殺除,葉小釵又重傷,因此他不能依照約定將『吸雷針』交給至尊棺,但也不能放走金小開。至尊棺認為此次誅邪行動,七俠唯天下第一馬首是瞻,只要天下第一願意做個和事佬,雙方就能避免衝突。至尊棺話讓天下第一無法立即決定,至尊棺再說現在造世七俠最重要的是追殺鬼王棺才對。天下第一輕嘆一聲,追緝鬼王棺的確重要,便答應至尊棺的提議。至尊棺遂帶金小開離開,但金小開臨走前還向素還真等人嗆聲。

秦假仙還是忿恨不平,素還真認為天下第一放過金小開,未免太軟弱。天下第一說方才素還真與霧谷老人圍殺金小開,但他看不出二人占了上風。素還真說金小開真是煞星,現在又有三分縫撐腰,將來必成大患。天下第一要眾人暫時放下金小開之事,先分路尋找鬼王棺。素還真放心不下葉小釵,決定到雲渡山看看,遂拾起葉小釵的『吸雷針』,然後前往雲渡山,霧谷老人與烈陽神也各自告辭。
秦假仙大嘆氣,這次誅邪沒有成功,他問天下第一是不是很失望?天下第一說當然失望,但是他的計畫不夠周密,也是秦假仙家教不嚴所致。天下第一說完,怏怏離去。秦假仙聽的一頭霧水,什麼是家教不嚴?金小開又不是他的兒子,怎麼怪到他的頭上來了?

==================

武皇惡戰刁七爺,猶如狻猊鬥蛟龍,恰似狂風捲暴雨,殺得飛沙走石,難分難解。武皇越戰越猛,刁七爺『菩薩印』的功夫也一招比一招更加厲害,兩人戰起來旗鼓相當,平分秋色。最後,刁七爺準備施展『菩薩印』至絕的功夫第十式,武皇也準備施出最後的殺手鐧。
就在這個時候,哀怨的歌聲傳來,刁七爺一怔,大喊「公主」,然後飛身隨歌聲而去。武皇見刁七爺離開現場,只感覺冷汗直流,死亡的壓力慢慢褪去。

唱歌的人正是阿鶴,她以歌聲引刁七爺到密林相見,刁七爺感謝上天垂憐,讓他能再見到公主。阿鶴說昔日的公主已經死了,她現在名為阿鶴。刁七爺聽是東洋名字,又見公主東洋打扮,感到疑惑。阿鶴說過去聽說刁七爺與三宮之主謀刺武皇,遭到追殺,隨後她也離開集境,為了閃避武皇耳目,曾經改裝與倭寇為伍,四處流浪,最後才在春風園做一名歌伎,掩飾身分。
刁七爺這才明白為何當年他找遍集境苦境,皆沒有發現公主的行蹤。阿鶴說前不久被武皇發現,武皇要求她回到武皇宮殿。刁七爺認為與其流浪,不如回宮。阿鶴低聲嘆息,她埋怨刁七爺太不了解她。刁七爺神色一黯,他了解公主的想法,可是他無能為力又不願見公主吃苦,因他寧願替公主吃苦受罪,也希望公主幸福快樂。
阿鶴搖頭說回宮不代表就能幸福快樂,刁七爺明知誰能帶給她幸福快樂。刁七爺點頭說他明白,可是他不敢也做不到,這麼多年來,他情願讓公主的聲音陪伴他走天涯,讓公主的倩影陪伴他度晨昏,日日月月年年,他忍受無盡的孤單寂寞,所為的就是讓公主在宮中幸福快樂,而這些幸福快樂與榮華富貴也只有武皇才能給予。
阿鶴表明情願為愛情走天涯,放棄一切。刁七爺自責愛上不該愛的人,阿鶴說刁七爺沒有錯,而是兄長錯了,硬生生拆散她與刁七爺;武皇也錯了,以為殺了刁七爺就能完全擁有她。刁七爺心裡明白,武皇雖然以叛逆罪名追殺他,實際上是為了公主,所以他絕對要殺了武皇。
阿鶴請刁七爺放過武皇,刁七爺不答應,因為害怕武皇會傷害公主。阿鶴不願看見二人互相殘殺,刁七爺說武皇所造的殺孽太多,像戴氏遺孤的慘案,還有三宮六殿十八樓的萬千冤魂,甚至武皇還將兵力擴張到苦境。刁七爺說得,阿鶴全都明白,但縱使武皇有千般不是,萬丈野心,到底與她夫妻一場,她請刁七爺手下留情。刁七爺問公主不怨恨武皇嗎?阿鶴說從來沒有愛,何來怨恨?刁七爺嘆口氣,阿鶴再要求刁七爺放過武皇,刁七爺只得允諾考慮。

==================

雲渡山,今生一劍背著昏迷的葉小釵趕到,高聲請出一頁書。一頁書見到葉小釵,臉色一變,趕忙上前觀視葉小釵的傷勢,他發現葉小釵被『龍骨聖刀』所傷,訝異金小開竟能一刀砍中葉小釵,這不由得讓他憂心。今生一劍憤怒指金小開卑鄙,一頁書明白造世七俠的任務被金小開破壞,今生一劍告知走脫了鬼王棺。一頁書感嘆功虧一簣,便要今生一劍先將葉小釵扶入裡面休息。一頁書察覺今生一劍的態度,點頭說既然失之東隅,何妨收之桑榆。
今生一劍安置好葉小釵,滿懷憂心走出,一頁書認為葉小釵一生災劫連連,這次可能終生殘廢。今生一劍聞言大驚,一頁書解釋說金小開一刀使得葉小釵下半身神經受到重創,已經失去知覺。今生一劍低頭嘆息,猶如自己的痛苦一般。一頁書見今生一劍十分傷心,但今生一劍以前與葉小釵並無交情。今生一劍說之前兩人甚至是敵對,但現在情況不同,除了兩人同為造世七俠之外,他已認定葉小釵是他唯一的主人。
一頁書不解今生一劍之言,今生一劍指出從前他向武皇挑戰,被武皇在頭上插上一劍,這是他技遜一籌,所以甘心為奴,但他暗自發誓,只要有誰能拔出頭上之劍,他就認其為主人,現在葉小釵拔起他頭上之劍,從今而後葉小釵就是他的主人,他決心侍奉葉小釵一生。
一頁書稱讚今生一劍真是江湖漢,但今生一劍要如何向武皇交待?今生一劍認為頭上之劍既然被拔出,就代表他與武皇之間緣盡。一頁書不認為武皇會輕易放棄今生一劍如此優秀的部屬,今生一劍說人在心不在也是枉然。一頁書點點頭,順機開導今生一劍說緣盡就不必強求,無需追憶,花謝了明年還會再開。今生一劍一怔,點頭若有所悟。
今生一劍請教葉小釵還有機會痊癒嗎?一頁書說現在只能盡力而為,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一頁書要今生一劍留在雲渡山照顧葉小釵,他去找能人來診療。

==================

琉璃仙境,秦假仙得知事情原委,氣得打蔭屍人出氣,蔭屍人被打得哀哀叫,秦假仙罵蔭屍人害他被人批評家教不嚴,破壞大事,只有打死蔭屍人才能向天下謝罪,向同志交待。素還真回來,急忙請秦假仙手下留情。蔭屍人向素還真求情,秦假仙說他在執行家法,別人可以參觀不能干涉。秦假仙破口大罵,指責蔭屍人不該將葉小釵在七星拱月台的事情說給金小開聽,導致葉小釵被金小開殺傷,造世七俠誅邪任務功虧一簣,這都是蔭屍人的錯,不可原諒的錯!
蔭屍人躲在素還真背後,不斷求饒,生性仁慈的素還真請秦假仙放過蔭屍人,因為事情已經發生,就算秦假仙打死蔭屍人也於事無補。素還真想到葉小釵被金小開殺傷,真是冤枉。秦假仙說費盡心思花大把銀兩想將金小開養在春風園,結果還是無法阻止慘案發生。素還真說目前最重要的是醫好葉小釵的傷勢,秦假仙便與素還真前往雲渡山觀視葉小釵的情況。

==================

鬼王棺在七星拱月台僥倖逃脫之後,一路躲躲藏藏,終於逃回囹圄池。可是拖命回到囹圄池的鬼王棺,其魔魂鬼魄也將近散盡,就在彌留之際,囹圄池射出一道金光將鬼王棺全身罩住。

==================

武皇回到宮殿,整日愁眉不展,唉聲嘆氣,黃金籠見義父煩心,便上前請問原因,他想替義父分憂解勞。武皇提到日前曾經與黃金籠談到宮內失蹤一名女子,黃金籠記得這件事。武皇表示其實是一件宮內醜聞,這名女子本是他身邊一侍女,個性單純乖巧,但卻被他手下一名武士花言巧語所誘惑,兩人遠走苦境,誰知這名武士始亂終棄,反將這名侍女賣到妓院。武皇頓了頓,又說這名侍女逃回集境向他哭訴,而他也決定擒捉這名負心武士,誰料疏於防範,竟讓武士將侍女劫走,等他追捕時,那名武士竟以侍女的性命為要脅,再度逃脫。
黃金籠聽完大為生氣,認為那人真是可惡,但也覺得侍女是咎由自取,義父實不必為此煩心。武皇認為那名侍女縱然不對,也是因為年輕不懂事,而真正可惡的是那名武士,不但負心還擄人賣娼,罪不可赦!黃金籠請示那名武士姓名,他願意替義父去追捕此人。武皇告知武士為刁七爺,但此人武功甚為高強,他怕黃金籠會受到傷害,決定先教黃金籠武功,再派其追緝刁七爺。

==================

金小開很厭煩至尊棺跟在後面,至尊棺告誡金小開要顧念江湖規矩,金小開才不肯聽從。至尊棺察覺金小開中毒,金小開卻不以為然,至尊棺指出金小開體內積有毒素,只是本身不自知。金小開自認生龍活虎,要至尊棺少廢話。
至尊棺指責金小開自從離開三分縫,到處惹事生非,組織交待的任務也沒有完成。金小開不耐煩地打斷至尊棺,他說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嘮叨,反正他會完成任務,至尊棺別再跟在他背後。金小開轉身離去,至尊棺嘆息說朽木不可雕。

==================

一休禪師經過休養後,功體恢復,連帶傷勢也已經痊癒。醉貴妃見一休傷體恢復,便要告辭,一休請醉貴妃暫留,他想請教霧谷老人與《魔寶大典》之事。醉貴妃說霧谷老人為了「千里不留行」這個名字,隱藏數十年,想不到在其垂暮之年,發現枯葉是其孩子,更想不到魔域為了擒捉千里不留行,竟以枯葉為人質,進而殺死枯葉。醉貴妃嘆口氣,繼續說霧谷老人因為未盡到父親責任而有愧,更何況枯葉是因他而亡。
一休聽聞枯葉慘亡,也感到震驚。醉貴妃說當霧谷老人得知『金鱗蟒邪』可能救活枯葉時,當然會全力以赴,救人的方法就在《魔寶大典》之內,所以才會參與造世七俠攻破酆都鬼樓,目的是為了救一休禪師出來,索取《魔寶大典》救活枯葉。
一休甚為自責,因為《魔寶大典》是在他手中失去,是他害霧谷老人的希望破滅。一休禪師嘆息,轉身離開。

一休禪師自覺對不起霧谷老人,所以單獨要進魔域取回《魔寶大典》。

==================

燕渡關查出天禍妖狐的行蹤,帝王根拼命保護天禍妖狐。戰鬥愈來愈激烈,帝王根漸漸不是燕渡關的對手,險象環生。天禍妖狐察覺帝王根有危險,立即放出血靈道纏住燕渡關,帝王根見狀飛身帶走天禍妖狐本體。燕渡關目盲心不盲,明白天禍妖狐故技重施,立即以絕劍法殺死血靈道,收取靈氣之後,繼續追殺天禍妖狐。

帝王根帶著天禍妖狐拚命而奔,天禍妖狐因為失去血靈道,一路上吐血不止,背後燕渡關循著血腥味跟蹤而來。不多時,燕渡關追上兩人,帝王根擋在天禍妖狐面前,燕渡關準備一舉殺除二人之際,一道宏大氣芒飛出擊中燕渡關,隨後高亢詩號響起,百世經綸一頁書來到現場。燕渡關身負重傷,立即轉身逃走。
帝王根向一頁書道謝,失去骨靈道的天禍妖狐軟癱在地上,也向一頁書叩頭致謝。一頁書要帝王根省去客氣之詞,快隨他到雲渡山救人。

==================

雲渡山,帝王根看完葉小釵的傷勢之後,面露難色,認為要醫治葉小釵很困難。一頁書說困難代表有希望,只是有困難而已。今生一劍懇求帝王根救救葉小釵,帝王根說救人義不容辭,但要讓葉小釵復原,必須先將葉小釵被砍斷的神經接好,再以他的千年蔘氣使葉小釵血液恢復正常循環,但天下間無人有這種接脈功夫,就算華陀再世也辦不到。今生一劍認為天下無難事,他決定要走遍天涯海角,尋訪世上名醫,使葉小釵復原。一頁書為今生一劍的真誠動容,答應替今生一劍出面說服武皇,讓今生一劍恢復自由之身。
帝王根又嘆息,因為他擔心天禍妖狐的情況,天禍妖狐為了替他抵擋燕渡關,已經失去血靈道,現在吐血不止,若不趕緊醫治將會失血而亡。

此時素還真、秦假仙與蔭屍人來到,素還真著急詢問葉小釵情況,一頁書指出葉小釵下半身筋脈被砍斷,已經失去知覺,恐有殘廢之虞。素還真聽聞「殘廢」兩字,頓時愣住,秦假仙怒氣又起,瞪著蔭屍人,蔭屍人嚇得渾身發抖。秦假仙手腳併用,打得蔭屍人哀爸叫母,素還真請秦假仙住手,秦假仙不理會,要蔭屍人快點去死。帝王根看不過去,勸秦假仙停手不可再打下去,因為人的生命是非常珍貴,怎能隨便就將人打死?秦假仙說蔭屍人該死,一頁書表示葉小釵還有復原的希望,秦假仙不如就饒過蔭屍人一次,讓其找尋名醫將功贖罪。秦假仙聽聽也好,蔭屍人向大家道謝。
素還真問鬼王棺之事要怎麼辦?一頁書認為葉小釵傷勢較為重要,鬼王棺此次也受到重創,暫時無法再作怪。素還真、今生一劍、秦假仙及蔭屍人遂各自離開雲渡山,尋訪名醫。

==================

燕渡關負傷回到黑洞,表象意魔看出燕渡關是被一頁書打傷。燕渡關將血靈道之氣交給表象意魔,表象意魔隨即吸入靈氣,功力又恢復兩成。表象意魔命燕渡關在洞內好好養傷,他要親自前往酆都鬼樓取回天禍妖狐的骨靈道之氣。燕渡關提起表象意魔與腹中首已達成協議,表象意魔面露不悅說酆都鬼樓已被攻破,但三途判始終沒有消息,現在哪能再指望三途判親手送上門。表象意魔說完,便離開黑洞。

==================

美麗的風景仍然無法緩和刁七爺對武皇的恨意,經過數日思考,刁七爺還是不能放過武皇,阿鶴為此感到悲傷。刁七爺堅持原則,因為他太了解武皇,阿鶴說武皇與刁七爺是她生命中的兩個男人,但兩人卻由相知變成仇敵,難道兩個人都無法替她想一想嗎?
刁七爺請公主諒解他的決定,阿鶴不希望見到刁七爺與武皇以生命相拼,她渴望能有和平解決的方法。刁七爺搖說若有和平解決的方式,事情也不會演變到如此,武皇的身分地位雖然高高在上,但其行為道德卻是卑鄙下流、絕情毒辣。
阿鶴難過地要刁七爺別再說了,刁七爺坦言他堅持要殺武皇,其實是為了保護公主,因為武皇已經發現公主,絕不會放棄,而他雖然有心保護公主,但他的時日不多,縱然想要保護公主也無能為力。阿鶴一驚,刁七爺實言說出自己為了殺死武皇,已經練成『菩薩印』第十式,那天若非公主出現,武皇早就死於他手。阿鶴怔在當場,因為聽聞練成『菩薩印』第十式的人生命只剩七天,自兩人見面已過了三天,也就是刁七爺只剩四天生命。阿鶴傷心欲絕,撲進刁七爺的懷裡,刁七爺同樣難過,只能緊緊抱著阿鶴……。

==================

前往魔域的一休,半途遇上大圓覺,大圓覺高興一休安然自鬼樓脫險,便將天禍妖狐託付之物交給一休保管,然後向一休索取《魔寶大典》。一休詢問大圓覺要寶典何用?大圓覺告知天禍妖狐為了救一休,先在酆都鬼樓失去骨靈道,然後被燕渡關追殺又失去肉靈道,幸好他已請人醫好天禍妖狐的肉體,現在天禍妖狐全身無骨,軟癱在地上,他聽聞《魔寶大典》裡有醫治的方法,所以才急著向一休要。
一休先是一驚,接著萬分自責,他說《魔寶大典》已經被魔域搶走。大圓覺嚇得張大嘴,一休說為了天禍妖狐,為了枯葉,他一定要將《魔寶大典》取回。一休快步向魔域前進,大圓覺連忙阻止,因為單憑一休個人要闖魔域十分危險,一休說他失去的東西,他必須負責找回。大圓覺要一休等等,他認為魔域是個非常詭異的地方,一休前去非但取不回《魔寶大典》,反而會失去生命,這樣做不值得。
一休管不了這麼多,大圓覺建議一休先將天禍妖狐的布包打開看看,裡面有可能是魔域的東西。一休打開一觀,是七張寫滿字的紙,但他一時無法看出是何內容。大圓覺想到天禍妖狐說這是阿修羅交待保管的東西,也許是有關魔域的秘密。大圓覺若有所思,便與一休找個安靜的地方研究研究。

==================

魔域,智多羅由天地雙眼傳回的情報,得知酆都鬼樓已經攻破,而今生一劍頭上之劍也拔出,如此他的工作就輕鬆許多,只要捉住一休及今生一劍即可。智多羅立即前去稟報鬼帝,讓鬼帝裁奪。

鬼帝聽完智多羅的報告,對於任務一再延宕而發怒,智多羅請鬼帝息怒,他一直以服務鬼帝為榮,但《魔寶大典》是各方爭奪的目標,而今生一劍頭上之劍也是眾人覬覦的神器,因為他的力量不足,致使任務遲遲無法完成,所以他請求鬼帝派人支援。
鬼帝答應挑選七名高手支援智多羅,遂指派【一指天氣.柳邪風】、【泣鬼刀.閻三判】與【修羅魔相】三人負責捉拿一休,【陰陀螺】、【麻瘋客】、【屍蟲】與【轟天蛟】四人去取今生一劍頭上短劍。

==================

武皇宮殿,武皇心恨刁七爺,因為現在他去尋訪人才為時已晚,刁七爺隨時可能出現。武皇認為唯今之計只有魚目混珠,反正練成『菩薩印』第十式的人生命有限,只要他拖過七天,刁七爺就會自動身亡。武皇又擔心刁七爺會做好死後的安排,決定要將『菩薩印』秘笈奪到手。

==================

蔭屍人被秦假仙打成重傷,卻不敢告秦假仙,只能忍氣吞聲。秦假仙數落蔭屍人破壞大事,使得鬼王棺能夠逃生,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而且必須戴罪立功。蔭屍人問要怎麼戴罪立功?秦假仙開二個條件給蔭屍人選,一是找尋名醫醫治葉小釵,一是殺死金小開。
蔭屍人想了想,他選找尋名醫比較輕鬆。秦假仙卻說若蔭屍人十天內沒完成,他會打死蔭屍人。蔭屍人嚇了一跳,因為帝王根說找尋名醫很困難,怎麼可能十天內找到?因此蔭屍人想換成殺死金小開,秦假仙答應,但提醒這個任務很危險,要蔭屍人考慮清楚。蔭屍人不再考慮,決心殺金小開。

==================

霧谷老人遇上素還真,詢問葉小釵情況,素還真告知葉小釵傷勢不妙。霧谷老人有一事百思不解,葉小釵既然能拔起今生一劍頭上之劍而不傷及其生命,代表葉小釵劍術已到登峰造極境界,照理說練劍之人的感覺比一般人來得敏銳,而葉小釵的感覺應該比一般劍客更加敏銳,為何避不過金小開突來一擊呢?
素還真解釋葉小釵不是不能避,而是不願避,因為葉小釵忠於職責,當時葉小釵見到三途判已經被煉化二名,只剩下鬼王棺奄奄一息,所以他雖然察覺金小開的殺氣,卻不願意閃避而離開位置,讓鬼王棺有生存之機,葉小釵寧願與鬼王棺同歸於盡。素還真嘆口氣,他說只可惜天不從人願,差了數秒就能煉化鬼王棺。霧谷老人聽完,不由得感嘆。

這時醉貴妃走來,詢問七星拱月台計畫進行的如何?霧谷老人告知因為金小開的破壞,只除掉腹中首與業途靈,走脫了鬼王棺。醉貴妃覺得可惜,又請素還真先走一步,她有事想與霧谷老人單獨談談。
素還真離開後,霧谷老人問有何事情?醉貴妃指出兩人相識許久,霧谷老人似乎不好奇她的來歷。霧谷老人認為醉貴妃不願提,他也不會想問。醉貴妃決定將來歷說給霧谷老人知道,她正是來自三分縫這個神秘的地方,而對霧谷老人來說,三分縫應是生疏的地方,因為如同魔域一般,三分縫並非普通人能隨意進出之處。
醉貴妃解釋三分縫裡面分有三大派系,三分天下,在素還真與歐陽上智相爭的時代,三分縫同樣發生激烈戰鬥,三分縫的人稱之為「死角之爭」。霧谷老人問什麼是死角?醉貴妃說死角是三不管地帶,不屬於三大派門的任何一派,有天在死角出現三棵向日烏,也就是萬年何首烏,消息傳出之後,三大派門的首領為了爭奪二棵向日烏,而在死角大打出手……。

死角,【武功之家】掌門人【呼雷戰神】首先來到,見到向日烏不禁哈哈大笑,不料一道光形落下,呼雷戰神認出是【光明城】之主【文海奇葩.讀千經】。兩人言語交鋒,誰也不肯放棄向日烏,三言兩語便動起手來,氣芒相交揚起沙塵。待塵沙散去後,走出一條人影,乃是【無念教】教主【超凡界.一瓢水】,也想奪取向日烏。三人對照一眼,各展絕學!

==================

雲渡山,遭受鬼王棺打傷的一頁書正在打坐調息;另一方面,正在尋訪名醫的今生一劍,遭到魔域四大高手圍殺,欲取頭上短劍。

同時,正在研究七張文的一休,看出七張紙的紙質與《魔寶大典》相同,大圓覺若有所悟。突然,魔域三名殺手出現,要擒捉一休。

==================

緊張!緊張!緊張!
魔域兵分兩路,一休與今生一劍面臨苦戰!
三分縫三大教主的戰鬥,誰勝誰敗呢?
蔭屍人真的有辦法殺死金小開嗎?
葉小釵會殘廢嗎?
一頁書生死如何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紫脈線第二集:新武林!!!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