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霹靂劫之末世錄十七、十八集劇情重點『傳承、變數』



鄉土味
04-09-14, 04:16 PM
★重要事項★
壹、初登場(人物、地名)
北嶼皇城掌控一半兵馬之人『神武侯』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1.JPG)
北嶼皇城東平侯『長孫護』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2.JPG)
北嶼皇城劍鞘師『煉邪師』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3.JPG)

貳、 比鬥
劍子仙跡VS闍皇西蒙(四分之三琴音出現擾亂戰圈)
四分之三VS闍皇西蒙(闍皇西蒙中了神魔族不解之招,最後自毀城堡將自子身體和功體交予邪之子)
姜媻嬤嬤(九幽)VS邪之子(九幽落敗跳崖求生)
疏樓龍宿VS弄潮生、傳令士(皇城殺手二人只為測試疏樓龍宿實力)
疏樓龍宿VS佛劍分說(邪之子受創立即離開戰場)
小活佛VS邪之子(劍子仙跡加入戰圈)
小活佛、劍子仙跡VS小活佛(邪之子被邪刀所傷,小活佛重傷,邪之子急忙離開戰場)
嵩馬VS競技戰士(嵩馬勝出)
疏樓龍宿VS七笑八癲(七笑死八癲傷,八癲急忙離開)
弄三平(蒙面)VS鐵十三(誤會一戰)


參、 死亡
姜媻嬤嬤(九幽)(跳落高崖)(暫以死亡一論)
闍皇西蒙(死於中了神魔族不解之招,最後將自己功體傳與邪之子)
七笑(死於疏樓龍宿利霜封喉)
八癲(死於疏樓龍宿重掌,拖命告知劍子仙跡、佛劍分說此事後便斷氣)


肆、 出現招式
姜媻嬤嬤『御刀•九邪流』
姜媻嬤嬤『九絕噬天邪』
闍皇西蒙『闍皇血燄』
四分之三『神魔紫魘』
疏樓龍宿『冰馳名封』
佛劍分說『天火滅業』
小活佛『蓮花大士印』

伍、 新物品


陸、 其他
皇城殺手『弄潮生』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314/07.JPG)
鐵十三祖父『鐵常奐』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516/04.JPG)
吸收西蒙先父之力再出的『四分之三』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4.JPG)
弄三平真實身分『前任北辰皇朝御醫』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5.JPG)
弄三平新名字『阿酒』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6.JPG)
阿全真實身分『魔龍祭天』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1718/07.JPG)
天下華麗無雙疏樓龍宿新住所『血龍湖』





1.劍子仙跡仙風飄飄來到天禁不日城一會闍皇西蒙,掌功方面闍皇西蒙說劍子仙跡不如他,為求公平所以要劍子仙跡拔劍對戰,邪之刃、古塵劍今日再度交鋒,就在二人身影交錯之下,天禁不日城竟然響起熟悉的琴音聲,破棺而出的四分之三出現在二人戰鬥之中,四分之三希望劍子仙跡將機會讓給他好讓千古恩怨的嗜血族、神魔族二族做下最後結局,千古恩怨今日一決雌雄,邪刀•雙槍更為自己主人做下賭命之戰,戰鬥終於到了尾聲勝負之刻,四分之三展現從闍皇西蒙之父身上吸取之力量一賭最後勝負,闍皇西蒙同樣將自身功體逼向極限『闍皇血燄』『神魔紫魘』最後之招過後,神魔、嗜血二族千古恩怨終於劃下終點,飛出雲海的邪刀代表著嗜血一族的失敗,劍子仙跡立即消失戰場追尋邪刀而去,闍皇西蒙不願自己喪命於神魔一族,耗盡自身元功一掌竟然擊向天禁不日城,高聳的城堡承受不住強憾之力立即崩毀,闍皇西蒙身影也消失在廢墟之中,劍子仙跡取得邪刀後和四分之三在天禁不日城外討論著四分之三往後打算,四分之三明白有光明便有黑暗,所以決定一世抗衡嗜血一族重任,雙方各自告別後各往自己該去之處而行,劍子仙跡立即帶著邪刀前往鎏法天宮而去,當劍子仙跡來到鎏法天宮之後得知小活佛不再西佛國而往北嶼皇城之事原因後,深思一番後便告別二位上師離開鎏法天宮。

2.血篁嵬坡生死戰,邪之子為取邪帝武學對上擁有者姜媻嬤嬤(九幽),姜媻嬤嬤(九幽)大澈大悟之後已經明瞭自己未來之路動向,所以心念一絕死守邪帝武學,九幽將邪帝武學發揮的淋漓盡致,剛猛與柔棉二力席捲邪之子,邪之子已自身邪兵衛一抗邪帝武學,九幽化出『御刀•九邪流』猛然殺向邪之子,邪之子身上衣服被氣勁劃破數處,臉上更新增一道傷痕,見到邪帝武學如此強憾的邪之子,內心更為興奮殺向獵物,享受被殺與逼殺雙重刺激,九幽卻是進不得、退不得讓自己陷入苦戰,一時之間無法速戰速決,邪之子邊戰邊退就在金烏西墬之後,戰場已經轉換來到一處高崖,九幽已經感到上氣不接下氣之態,心高氣傲的九幽拼盡最後之力『九絕噬天邪』一掌將邪之子吸到自己身旁欲一掌擊斃邪之子,不過所吸之人竟然是幻影,真正實體在背後一掌穿透九幽身軀並吸盡九幽之功體後,九幽腦海中全然是過往之態,一幕一幕快速出現在自己腦海中,九幽最後舉動竟然是將身上邪帝武學之冊拋出後便自己選擇跳落絕崖,邪之子取得邪帝武學後帶著勝利回到天禁不日城時卻發現天禁不日城已經成為廢墟,看著坐在皇座的闍皇西蒙說出自己最後心願之後,闍皇西蒙耗盡自己最後一絲之力,流竄的魔源流動下,天禁不日城再度恢復昔日高聳之態,一句『血之印』闍皇西蒙將自己鮮血灑向城堡後步向最後王者之位,闍皇西蒙要邪之子去找尋自己的生命共同體,滿足不足的因素,並將嗜血族不死之謎告知邪之子之後,必要之時也要除去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闍皇西蒙最後將自己功體全數傳給自己之兒『邪之子』,邪之子吸納闍皇西蒙之力之後變化身為傳承闍皇一系之任,身上模樣已變化成發狂闍皇西蒙之外貌,最強大的嗜血族誕生,強大之邪氣流竄天際,遠在西佛國領土的小活佛同樣感受到最強大得嗜血族已經誕生,除魔之路將更為艱辛。

3.失了紫龍的華麗無雙疏樓龍宿於密林中行走之時,再度遭遇三皇爺二位殺手圍攻,不過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隨後運起超強之力,一掌逼退弄潮生,掌風一吸將三皇爺傳令兵吸住欲一掌擊斃其性命,不過突然一股奇異之力傳到華麗無雙疏樓龍宿手中後,疏樓龍宿立即收招放開三皇爺傳令兵並要他回去轉達三皇爺北辰胤想清楚他要的究竟是什麼,帶華麗無雙疏樓龍宿離開之後,弄潮生問三皇爺傳令兵為何沒有盡力一搏,三皇爺傳令兵只說他是奉令來測試疏樓龍宿實力而已不是來博命,回皇城路上三皇爺傳令兵只說發怒的狂龍實力果然驚人,當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回到天禁不日城時察覺邪之子已經蛻變成闍皇西蒙型態,邪之子說他正在蛻變的元身需要匯整元力,疏樓龍宿一口便說找小活佛吸取元功。

4.莊嚴、華麗、華麗堂皇的北嶼皇城大殿今日一場重要會議,皇太后和每每會議都會首先到達的愛卿『神武侯』討論著當年先皇辭世,傳下遺詔要神武侯掌控皇城一半兵馬,與其神武後護國之任歷歷往事,神武侯只說一切都是二位王爺和太后的信任,待皇太子登基之後便會將兵權回歸皇城,此時大王爺北辰望、三王爺北辰胤還有『鐵』常奐將軍來到大殿,隨後北辰元凰、北嶼皇城東平侯『長孫護』也來到大殿參於會議,皇太后立即說明會議重點,有關西佛國近日發生邪兵衛被開啟一事,大王爺北辰望主張要將西佛國土地收回,因為西佛國所位之處便是北嶼皇城龍脈一帶,當初借予流浪的僧侶借住並藉由歷代佛子佛法加持加強龍脈之效果,保北辰皇朝千年不墬,只是現今邪兵衛現世至邪至陰之力恐怕影響到北辰皇朝所以收回也可以就近監視,此時東平侯長孫護卻持反對意見,主張大王爺作法不妥,北辰元凰也和長孫護持有相同意見,三皇爺北辰胤持中立意見,表示大王爺和太子顧慮都有理,所以主張再觀察一段時間,神武侯表示自己沒有意見,皇太后聽聞眾卿意見之後便決定等待西佛國佛子來到皇城後再對西佛國國土一事做討論,而小活佛和佛劍分說往北嶼皇城途中,小活佛便將西佛國國土是北嶼皇城所借之事一一告知佛劍分說,來到皇城十哩之外時皇太子命人準備『十哩紅毯』迎接小活佛來到,當小活佛來到皇城之內後時長孫太后、東平侯長孫護、皇太子北辰元凰已經恭候多時,皇太后立即說明此次邀請小活佛目的『邪兵衛』並給小活佛『十五』天時間處理好邪兵衛之事,小活佛承諾十五天時間內必定會處理好邪兵衛之事,小活佛隨後便告退皇太后告別北嶼皇城返回西佛國,欲回鎏法天宮的小活佛和佛劍分說途中遭遇蛻化成西蒙的邪之子、華麗無雙疏樓龍宿雙雙攔路,華麗無雙疏樓龍宿牽制佛劍分說,佛劍分說二話不說絕招既出『天火滅業』華麗無雙疏樓龍宿立即出招反擊『冰馳名封』雙招衝擊二人各自震退數步,自古佛魔不能並存,今日佛魔二方小活佛、邪之子再度對上,邪之子運起邪兵衛之力引誘小活佛體內一半邪兵衛之力,小活佛立即化出『蓮花大士印』擊退邪之子後竟然再打向自己封住體內蠢蠢欲動的一半邪兵衛,邪之子見狀立即運起闍皇之力融合體內邪兵衛之力一掌重創小活佛,就在邪之子欲在上前追殺之時,天外飛來瀟灑一劍震退邪之子,此劍之人便是道教先天劍子仙跡,古塵再出拂動寒光冽配合小活佛制衡邪之子,只是邪之子擁有三體之力威能不可同日之語,劍子仙跡清楚小活佛被重創不能久戰,近身一戰收起古塵腰間邪刀一出劃傷邪之子同時,邪之子卻也再贊一掌讓寫小活佛傷上加傷,邪之子被邪刀所傷心念一決不再戀戰隨即要華麗無雙疏樓龍宿立即離開,待華麗無雙疏樓龍宿、邪之子離開之後小活佛說自己受創太深體內邪兵衛已經漸漸封印不住,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立即護送小活佛回轉鎏法天宮,而同樣被邪刀所傷的邪之子回到天禁不日城同樣立即運氣調息被邪刀所傷傷勢,邪之子也要華麗無雙疏樓龍宿立即找回佛牒與邪刀,他自己要封印天禁不日城好好鍛鍊邪帝武學,當小活佛回到鎏法天宮之後小活佛說邪兵衛漸漸封印不住,日期不遠要佛劍分說早日尋回佛碟,佛劍分說說此事他盡當全力找尋,離開鎏法天宮隻後劍子仙跡似有心事,佛劍分說詢問之下才從劍子仙跡口中得知佛牒竟然是劍子仙跡所奪,劍子仙跡立即將自己在法藏論道之前找七笑八癲在法藏論道挖下地道,並再佛牒歸有權揭曉一刻時竊走佛牒,待劍子仙跡解釋其原因之後,順天、逆天之舉也讓小活佛和佛劍分說即將遭受其衝擊,小活佛已經遭受到天道之劫,劍子仙跡其舉行動無疑是將逆天之劫由一人承受轉變成二人承受,而劍子仙跡也請佛劍分說現在變往豁然之境,因為七笑八癲此時應該將佛牒送回豁然之境,而七笑八癲此時正將佛牒送回豁然之境,不過卻在穆仙鳳花言巧語下將佛牒交予穆仙鳳,待穆仙鳳將佛牒送入豁然之境之內後,經過一段時間等待七笑八癲感覺有異立即入內查看,卻發現包住佛牒的『乾坤雲霓』被丟棄在地上,而佛牒已經伴隨穆仙鳳消失豁然之境,二位上師立即追隨穆仙鳳來到天下華麗無雙疏樓龍宿藏身處『血龍湖』,華麗無雙疏樓龍宿早已等候多時欲擊斃二位上師七笑八癲,七笑八癲清楚疏樓龍宿實力一出手便是佛門絕學,華麗無雙疏樓龍宿腳步輕移身影忽動,八癲雙肩肩骨被斷急忙離開,七笑近身攻擊被華麗無雙疏樓龍宿利霜封喉血不沾,不流一滴血慘死血龍湖內,看著佛牒上面所覆蓋的乾坤雲霓掉落,疏樓龍宿說這是劍子仙跡用來遮掩佛牒所發出至聖聖氣,方能避過佛劍分說的追蹤,穆仙鳳要請罪不過疏樓龍宿說事情都已經發生,所以為避免節外生枝所以疏樓龍宿立即帶著穆仙鳳往死亡火山而去,而當劍子仙跡和佛劍分說來到豁然之境後,八癲負傷趕回告知二人有關佛牒被騙走消息,說完之後八癲便因為傷勢過重而過世,佛劍分說說只要佛牒靈氣竄動他便能找到佛牒下落,就在劍子仙跡和佛劍分說還在等待佛牒發出靈氣之時,華麗無雙疏樓龍宿正帶著穆仙鳳、默言歆二人來到死亡火山並將佛牒丟入火山,此舉止是要引誘劍子仙跡和佛劍分說來此送死而已,佛牒靈氣散發讓劍子仙跡、佛劍分說二人來到死亡火山與取回佛牒決定入火山取回佛牒。

5.北嶼皇城一角幽暗寧靜的古雲坑煉邪窟,今日傳出陣陣打鐵聲,鐵常奐帶著美酒前來一會十年不見的老朋友『煉邪師』,煉邪師是一位劍鞘師,而鐵常奐則是一位鑄劍師,二人曾經合作過打造一把劍和劍鞘得到皇城第一劍之美名,二人討論起昔日往事喝著美酒更為豪邁更為舒暢,鐵常奐再向他推薦一人必定能讓他滿意,此人便是『傲笑紅塵』,煉邪師說還是要親身試過之後才能斷定,而在鐵十三住處今日當傲笑紅塵再次來打擾之時,鐵十三要傲笑紅塵先和她喝過一罈酒之後再說,待飲酒過後傲笑紅塵說明白來意,有關文劍天書君楓白進入北嶼皇城之後便再沒消失一事,鐵十三說皇城戒備森嚴如果君楓白進入必定凶多吉少,此事還是要從長計議,現在首要之事便是處理劍鞘之事,鐵十三指點傲笑紅塵可以往古雲坑找尋煉邪師請他打造劍鞘,只是此人脾氣怪異沒有那樣容易說服他幫傲笑紅塵打造劍鞘,當傲笑紅塵來到古雲坑煉邪窟找尋口中煉邪師時,鑄劍鞘的火爐卻火舌大作山洞中更吹出冷風,冷與熱的衝擊讓傲笑紅塵注意力立即集中,此時煉邪師步出山洞看過是鐵十三所鑄造的劍之後,表示他不賣鐵十三帳只賣好劍客,煉邪師隨後便用自己測試方法來測試傲笑紅塵是否有資格讓他鑄造劍鞘,煉邪師要傲笑紅塵自己選擇眼前劍鞘,傲笑紅塵看過所有劍鞘後選擇還在火爐中不凡劍鞘,煉邪師說傲笑紅塵眼光不差,隨後便說一故事讓傲笑紅塵聽聞,故事是有關他不從未年輕人鑄劍鞘,唯一破例之人便是鐵十三祖父帶人之年輕人,說完故事之後要傲笑紅塵三天後再來找他,等待三天時間的傲笑紅塵來到皇城欲找尋君楓白下落,再三皇爺北辰胤統領出面帶領下,傲笑紅塵得以一見三皇爺北辰胤,三皇爺北辰胤清楚傲笑紅塵來意,三皇爺北辰胤也說君楓白此人日前因為誤會已經被他殺,傲笑紅塵只說此事他會在查證,三皇爺北辰胤只說真金不怕火煉要傲笑紅塵請便,而傲笑紅塵再三天過後再次來到古雲坑煉邪窟,煉邪師說劍鞘已經為他鑄造好,不過另一考驗就此開始,五口一模一樣劍鞘要傲笑紅塵用眼睛自己找出。

6.華麗堂皇的富山高住處,今日來了武林煞星『中原四口族』帶頭者秦假仙要富山高立即將販賣人口的惡源之地廢除,富山高真人不露相眼鏡拿下一瞬一股強大之力將中原四口族震離住處數哩之遠,秦甲仙只說當初不該接受楚華容之託,反而現在自討苦吃,而在市集之內和弄三平正愁日子有點無趣之時,蚵仔煎提議可以再演一些有關時事的事情,譬如傲笑紅塵持新劍打斷闢商劍一事,弄三平聽到闢商劍已斷內心一陣漣漪,傲笑紅塵也說斷劍現在便在鐵十三身上,弄三平一聽蚵仔煎此言立即說自己身體不適改天再和蚵仔煎敘舊隨後立即離開市集,背後阿全緊緊跟隨而去,蚵仔煎輕笑說弄三平終於也沈不住氣了,果然弄三平趁著暗夜蒙面來到鐵十三住處,而鐵十三正在熟睡,背後蚵仔煎同樣也蒙面隱身在暗處觀看弄三平一舉一動,驚人之事竟然是蚵仔煎背後還有大魔頭『魔龍祭天』在觀看現場所有人一舉一動,弄三平看準時機立即入內找尋闢商斷劍,不過卻被鐵十三發現出手同時,弄三平面罩被取下現出真面目,弄三平目的也是闢商劍中的信函,因為信函中所指『北辰皇朝太子不是先皇所生』弄三平也坦承此事機關是由他所設,弄三平也不是他真正身分,他在十幾年前是北辰皇城的御醫,弄三平也說出當年在北辰皇城皇太后懷孕,不過肚中孩兒卻是死胎,只是當時懷孕的還有三王妃,弄三平知道皇太后肚中孩兒是死胎後就立即離開皇城,只是當他離開皇城一年後卻聽聞皇城內皇太后生下一位男孩,並且被冊封為太子,因為清楚這是一場陰謀,為了皇城傳統所以他出資請一位鑄劍師鑄劍並且秘密藏於劍中帶入給大王爺,只是在帶入皇城之時此位鑄劍師也被謀殺,皇太子真正身世應該便是同樣是同一天生產的三王妃之子,也就是三皇叔北辰胤之子,弄三平希望鐵十三能夠幫幫他,鐵十三說此事如果曝光那對北辰皇城未來有所影響,弄三平只說如果北辰元凰是暴君,那到時由他掌管的北辰皇朝將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鐵十三深思一番後決定要弄三平喬裝他的助手隨他入皇城,觀察北辰元凰人品如何再做決定,弄三平告訴鐵十三他懷疑蚵仔煎是北辰皇城的密探,所以他要趕緊回去擺脫此人,一切事情經過全被蚵仔煎和魔龍祭天二人完全聽到,當弄三平離開後蚵仔煎卻出現在他眼前表示一切經過事情他都有看到,蚵仔煎解釋會跟在他旁邊只是他懷疑弄三平是魔龍祭天,所以才就近監視,聽到秘密也是無心之舉,蚵仔煎身分絕對不是皇城之人要弄三平相信他,蚵仔煎說日後有需要他幫忙地方歡迎他可以來找他,蚵仔煎和弄三平告別後路上正和青蚵仔嫂正在討論到底誰才是魔龍祭天,青蚵仔嫂一番話讓蚵仔煎徹底領悟他竟然忽略了一位重要之人『阿全』,二人立即往阿全住處而去,果然發現並沒有阿全這個人存在,此時獨夜人正好來到此地,蚵仔煎表明自己是杜一葦喬裝只是為了做生意,獨夜人解釋他來此地原因後,二人相約一同往豁然之境找劍子仙跡告知此事。

7.桃源仙榭內長孫佑達正對楚華容抱怨他即將掌管西佛國土地正愁不知如何建設,楚華容說此事簡單交予他處理便可,並要長孫佑達近期內不要再上桃源仙榭,楚華容隨後便再從冰巖而下找尋自己師尊寇刀抱怨,師徒討論過後寇刀也為了自己徒弟楚華容決定再出江湖,二人目的地『西佛國』。

8.皇城修羅競技場今日競技再開,嵩馬對上競技戰士依然攻勢強憾,嵩馬強憾之拳一出勝負立判,嵩馬再度獲勝不過卻因為不殺對手而遭到看比賽民眾的不滿,當嵩馬回到富山府後從富山高口中得知可以挑戰東尊的權利,北辰皇朝安國侯『伯英』親自來到富山府,告知富山高有關嵩馬似曾相識,北辰皇朝安國侯『伯英』也告知他明天不想看見東尊震天蒼壁獲勝,用的辦法就跟之前的『東尊刺鷹』一樣便可,隔日競技場再開新戰事,現任東尊震天蒼壁對上挑戰者嵩馬,震天蒼壁飲下慘有毒藥之水上場應戰。

9.山洞之內察理王和蘇安感到西蒙之氣已經消失,察理王敢斷定繼承西蒙能力的人必定是他兒子『邪之子』這時山洞傳來熟悉的四分之三拉奏琴音,蘇安說她不想見他,神魔、嗜血二族千古不變永遠無法相聚,茶理王只好一人前去看看自己愛子,二人見面彼此距離已經消失不少,對於以後之事以後再說。

10.北辰元凰再度來到蕭然藍閣拜見太傅老師『玉階飛』,玉階飛告知北辰元凰要成為北辰皇帝時需要離開皇城通過『智•仁•勇』三項考驗,玉階飛和他二位皇叔正是出題之人,今日玉階飛要他前去完成一考驗,便是前去西佛國無念石找尋『三教罪人』便拜他為師,只要此人願意收他為徒便是通過第一件考驗,玉階並要北辰元凰離去之時再去一會二人,『葉小釵』請益兵戈之道『素還真』請示治世之道,北辰元凰離開蕭然藍閣之後回到太子府一會愛人月吟荷,北辰元鳳告知月吟荷有關西佛國小活佛和邪兵衛之事,而在月吟荷撒嬌之下北辰元凰會請求自己母后在他離開北嶼皇城接受考驗其中先冊封月吟荷為儲妃,此事由他處理便可要月吟荷專心在太子府休養。

11.鐵十三和弄三平新身分『阿酒』接受評劍官權九江邀請往北嶼皇城接受冊封,二人立即隨著權九江往皇城而去,阿酒說明前去皇城首要之事便是找尋皇城慣例每一位皇族誕生時都會留下一滴『臍帶血』這就是他們的目標, 二人來到大王爺府由玉界尺接應一會大王爺北辰望,只是鐵十三因為北辰望不用正面看她而不願行禮,引來玉界尺不滿欲教訓鐵十三。



霹靂劫之末世錄第十九集『聖行無悔』

◎小弟文章只供觀賞、決不做轉貼之途!!謝謝 『鄉土味』◎

sainzchen
04-09-14, 10:46 PM
寫的真詳細又精采......感恩ㄚ :04:
真是期待第19~20集的精采介紹

逍遙風
04-09-15, 01:00 AM
想不到弄三平的真實身分竟是個御醫,看來我和杜一葦一樣都誤會他了,好個阿全-魔龍祭天,不愧是有鬼王棺級數的打不死小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