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闕簡略劇情(二十八)



凌幽幻翼
10-05-02, 09:24 PM
霹靂天闕(二十八):造世七俠大會師




黃金籠二度狙殺鬼王棺,掌風颯颯,殺氣騰騰;籠中妖女對上業途靈,你來我往,激烈萬分。鬼王棺內力深厚,又有『無上魔法』威力萬鈞,黃金籠漸感不支。另外這方面,業途靈卻被籠中妖女攻得手忙腳亂,只得使出『火龍金魔體』,妖女化為鬼形之氣,正面迎接業途靈絕招,雙方不相上下。鬼王棺見狀,也施展『引歸殺象』,黃金籠閃身不及,被震飛數百丈,口吐鮮血。妖女急忙推出雷霆一掌逼退業途靈,然後轉身帶走黃金籠。

戰鬥結束,鬼王棺想不透這名黃金籠到底是誰,為何三番二次欲置他於死地?業途靈認為鬼王棺何不想想看,因為此人必定與鬼王棺有仇。鬼王棺看黃金籠的年紀還算輕,不可能與他有過節。然而鬼王棺想到黃金籠所念:「仇者有十命,恨海七掌形。」,從而推斷出黃金籠的仇人應該不止他一人。業途靈說也許是黃金籠的先人或長輩與鬼王棺有過節,而鬼王棺只是其眾多仇人之一。鬼王棺說這樣就更難明白黃金籠的身分,因為他在武林活動既久,根本難以確定黃金籠是何人的後代。
業途靈提及籠中妖女功夫非常厲害,不在他與鬼王棺之下,但好似由『三絕掌』演變而來。鬼王棺聽聞『三絕掌』,登時一怔,因為『三絕掌』乃是絕情師太的武功,莫非這二人是絕情師太的傳人?但絕情師太已經亡故,又是何人傳授其武功?業途靈不清楚,但既然絕情師太是鬼王棺所殺,那麼黃金籠將鬼王棺視為仇人也是理所當然。鬼王棺遂決定下次碰面再問明白,現在暫且放下一切,先回酆都鬼樓再說。
業途靈尚有疑問,就是鬼王棺為何不使用『靈光反撲』探知一休的記憶,就能得知何人在一休身上刺下『佛言枷鎖』?鬼王棺解釋說正因為一休有『佛言枷鎖』保護,所以魔功異術只能傷其表面,不能侵入其體內,因此『靈光反撲』對一休根本起不了作用。業途靈說難怪一休經歷許多的戰鬥仍然不死,鬼王棺說也因此一休才能存活在鬼樓之內。二人談完,轉回鬼樓等候腹中首的消息。

==================

春風園,金小開酒意一起,就想對東洋女子霸王硬上弓,東洋女子不斷閃躲,金小開奮力一抱,只見美人化成一陣輕煙消失。金小開氣得大罵,要人拿酒來。蔭屍人抱來一埕酒,金小開張口就喝,又問蔭屍人知道是誰搶他的女人嗎?蔭屍人坦承是他救走美人,因為他覺得金小開用強硬的手段,不是很適當。金小開罵蔭屍人膽敢阻礙他的好事,蔭屍人勸金小開不可強來,感情事要雙方甘願,他可以幫金小開當說客。

蔭屍人來見美人,他覺得一個沒有武功的人竟然能自金小開之手逃過,真是奇怪。東洋女子說剛才是蔭屍人救他,蔭屍人說是不是他救的,美人心內有數,剛才他是替美人掩護而已。東洋女子說蔭屍人應該明白她的處境才是,蔭屍人點點頭,又問美人對金小開的印象如何?東洋女子直言金小開並非她所喜歡的類型。蔭屍人認為美人的表現讓金小開滿意,否則金小開也不會對美人想入非非。東洋女子解釋說出身風月場所,對每個客人都要歡顏相待,並非是她對金小開特別好。蔭屍人也覺得金小開是自作多情,但他請美人勉為其難繼續招待金小開,千萬不能讓金小開離開春風園,直到老大秦假仙將事情辦好為止。東洋女子答應,自去款待金小開。

==================

雲渡山,素還真前來拜見一頁書,一頁書詢問素還真可有遇見秦假仙?素還真搖頭說沒有,一頁書告知說金小開在三分縫練成絕技,欲挑戰葉小釵,而秦假仙又勸不了葉小釵閃避,所以著急要找素還真排解。素還真認為葉小釵一味閃避不是辦法,一頁書雖然同意此點,但考慮到一休禪師被禁酆都鬼樓,三途判放出風聲要造世七俠闖關救人,素還真與葉小釵皆是造世七俠,因此不能分神去招惹金小開。素還真聽完一頁書的分析後,答應回琉璃仙境勸葉小釵以大局為重。
一頁書問素還真來雲渡山是為何事?素還真說魚人族遷移需要『掩光帆』,但他不知『掩光帆』是何物,出自何處,所以特地上山請教前輩一頁書。一頁書指出天底下有二個族系生活在海底,那就是大宇神宮與魚族,『掩光帆』很早就被大宇神宮拿去製成『太陽衣』,現在大宇神宮既滅,想要尋得『太陽衣』,可以前往大宇神宮找尋。
然而,一頁書要素還真先暫且放下『掩光帆』一事,先趕回琉璃仙境勸退葉小釵,然後等候造世七俠會合。素還真遵照一頁書之意,返回琉璃仙境。

==================

黃金籠的傷勢經過治療之後,已經沒有大礙,而醫治的人正是隱居的銀童。銀童說黃金籠就是不聽他的勸,武功未練成就下山報仇,這次險些沒命回來。黃金籠說鬼王棺確實並非普通角色,又覺得此次武林之行沒有白費,因為十七名仇家只剩下鬼王棺、夢殺昇以及不知名姓的一掌。銀童說既然只剩下三名仇家,黃金籠也算是出了一口氣,就別再輕易下山報仇。
黃金籠說銀童辛苦撫養他,卻從來不曾告知他的身世,到底他是誰?他的父母在哪裡?為何他是無父無母的孤兒,黃金籠請銀童解開他的身世之謎。銀童有些遲疑,因為當初主人沒有講,因此他應該也不能說。黃金籠認為當初主人沒講,是因為他尚未長大尚未習武,主人怕他受到傷害,現在已經不同,他走過武林,會過敵人,他應該明白自己是誰的孩兒。
銀童還是不肯說,只要黃金籠好好專心練武。黃金籠說每個人都有權利知道身世,他請銀童告知。銀童十分為難,黃金籠說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就會一直放不下這個疑問,便無法專心習武。銀童見黃金籠苦苦哀求,只得答應說明真相,但他要黃金籠答應在武功未學成之前,不能下山報仇。黃金籠立即答應,銀童遂告知其身世。
原來黃金籠是大宇神宮的遺孤,其父親乃是大宇神宮之主恨今生,恨今生因為練功而閉關數年。而後魔龍八奇之首半邪郎脫出鎖龍關,佔據了大宇神宮做為亂世的大本營,恨今生在危險之際將黃金籠放進『玲瓏球』之中,並且在球面留下遺言,自己卻被半邪郎的邪術所控制。後來『玲瓏球』隨波逐流,飄至怒鳴江,被主人絕情師太所救。
黃金籠這才明白身世,他問父親恨今生人呢?銀童說恨今生成為半邪郎部下,最後也喪生了。黃金籠得知後,極為傷心。銀童說當時半邪郎是一名厲害的魔頭,以『意識殺人法』橫行一時,擅長控制人的意識,不過半邪郎也已經被素還真用『吸雷針』射死。黃金籠問銀童為何沒有提及他的母親是誰?銀童說他不清楚黃金籠的母親是誰,武林中也沒聽過恨今生的妻子之名。
黃金籠想知道大宇神宮是否還有人活著?也許清楚他的母親是何人。銀童說大宇神宮全族早就被半邪郎所滅,應該沒人生還了。黃金籠十分難過,這樣一來他豈不是永遠不能得知母親是誰。銀童只能安慰說這是黃金籠的命,他也沒辦法幫忙。

==================

腹中首與燕渡關來見表象意魔,因為燕渡關空手而回,表象意魔有些不滿,燕渡關請意魔聽聽腹中首的說法。腹中首解釋說鬼王棺顧忌若在此時打開鬼樓,造世七俠可能乘虛而入,因此請意魔等待造世七俠葬身酆都鬼樓之後,三途判會將骨靈道雙手奉上。
表象意魔不接受這個解釋,他認為鬼王棺是藉口推託,以這些話來搪塞。腹中首請意魔相信三途判的誠意,表象意魔說萬一造世七俠永遠不進鬼樓,那他豈不是永遠無法得到天禍妖狐的骨靈道?腹中首指出造世七俠是三途判的頭號剋星,所以現在不能有所差錯。表象意魔認為消滅造世七俠是三途判的工作,但不能妨礙他取靈。
腹中首想了想,便說若是造世七俠在一百天之內沒有闖樓,那他就說服鬼王棺放棄鬼樓的計畫,讓表象意魔取得靈氣。表象意魔沉吟未決,腹中首說靈氣在鬼樓之內,遲早是屬於意魔,再說他一向對意魔忠心耿耿,希望意魔能給予一些時間。表象意魔勉為其難答應,腹中首感謝意魔的諒解,表象意魔說一百天之內,他必須獲得骨靈道,此事由腹中首負責。腹中首答應,向意魔告辭離去。
表象意魔見三途判不肯合作,他暫時是得不到骨靈道,但天禍妖狐尚有血靈道及其原體的靈氣,表象意魔遂命燕渡關去取回血靈道及天禍妖狐原體的靈氣。

==================

大圓覺回到法佛院,立即前往密室探望天禍妖狐,卻發現天禍妖狐外表衰老枯萎,讓他差點認不出來。大圓覺猜想天禍妖狐一定又失去肉靈道,天禍妖狐勉強說出燕渡關三字,大圓覺嘆口氣,看來法佛院也不是安全之所,因此決定帶天禍妖狐離開,到一處有專人照顧的地方。

==================

武皇回到集境,因為得知刁七爺偷走《菩薩印》秘笈後,武皇顯得憂心,由於之前蔭屍人曾經以『菩薩印』功夫擋過他一掌,所以武皇明白此種功夫遠比傳說中來得厲害。武皇思考之後,決定將畢生所學傳授給五個人,然後讓這五人保護他,而這五人必須是孤兒。武皇繼而一想,有了前車之鑑,不能使用集境的人,遂前往苦境物色人選。

==================

素還真在回琉璃仙境的路上,被慌張的秦假仙叫住,秦假仙立即將金小開離開三分縫,欲挑戰葉小釵之事告知,又說他花大錢將金小開留在春風園。素還真說一頁書前輩已將事情告知他,素還真請秦假仙放心,葉小釵在琉璃仙境很安全,況且造世七俠近期就要會齊,所以葉小釵不能離開。
秦假仙一聽,總覺得素還真沒有絲毫擔心的意思。素還真對於秦假仙的急公好義十分欽佩,但他相信金小開不會對葉小釵怎樣。秦假仙覺得由素還真的話意聽來,似乎是他雞婆窮緊張,他真是對素還真感到失望、怨嘆。素還真拱手說秦假仙的好意心領就是,隨即告辭回琉璃仙境。
素還真的反應讓秦假仙看得一愣一愣的,他氣得說認識素還真也不是二三天的事,素還真最好有事別來求他幫忙!

==================

是非河,前些日子與素還真爭論的二名修道人,乃是隱居的名士【徹悟人生】以及【修龍客】。徹悟人生覺得是非河景色優美,但修龍客卻認為這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徹悟人生明白修龍客仍在意前日與素還真爭論一事,修龍客聽聞素還真沉穩多智,可惜見面不如聞名。徹悟人生一笑說風聲皆是吹捧出來的,修龍客也不必嗟嘆,再說是非河表面上的確適合魚人生活,素還真選擇此地也不足為奇。
修龍客指出是非河的源頭是魔域,魚人若遷移至此,將有滅族危機。徹悟人生說前次素還真已不聽勸言,想必已經著手遷移事宜,他提議不如毀掉『太陽衣』,沒了『掩光帆』,魚人族就無法遷移。修龍客認毀掉『太陽衣』絕不可行,因為神魚既死,天河即將結凍,如此一來魚族將被凍死。徹悟人生又說不如對素還真坦言一切,告知是非河是邪惡之源,要求素還真另尋他處。修龍客說言明此事便是揭破天機,當初二人曾在【宣誓岩】發誓,道破天機必遭雷殛。
徹悟人生嘆口氣,他說住也不能住,講亦不能講,難道眼睜睜看魚人族毀滅?修龍客希望有兩全其美之法,徹悟人生認為可以破壞是非河的水質,再帶素還真前來觀視,這樣素還真或許會改變目標。修龍客說這個辦法雖好,但毀掉是非河等於是得罪魔域,兩人只怕沒有清靜日子可過,徹悟人生覺得總比良心不安來得好。修龍客說既然道友有此覺悟,那就依照計畫進行。

==================

黃金籠傷勢痊癒之後,他想前往大宇神宮尋根,或許還有蛛絲馬跡。銀童也不便阻止,只叮嚀黃金籠不可再私自找鬼王棺報仇,黃金籠答應,然後將籠中人留下給銀童照顧,獨自離開。

==================

酆都鬼樓,腹中首前來與鬼王棺、業途靈會合,告知表象意魔給予一百天的期限,鬼王棺同意這項要求,反正他不信造世七俠會坐視一休受苦一百天。此時養鬼天忌來到,提及天下第一拯救烈陽神,據他調查,烈陽神目前尚困在冰石內。鬼王棺認為如果趁此機會殺掉烈陽神,那造世七俠除去枯葉、一休與烈陽神,只剩四人,三途判就更有勝算。業途靈就要前去除掉烈陽神,養鬼天忌說此事不用太多人執行,因為烈陽神被困冰石尚需『明心聖火』解救,可見烈陽神非常虛弱,因此這項工作由他進行即可。鬼王棺想想也好,便委託養鬼天忌,而他們三人在此把守鬼樓。

==================

秦假仙氣呼呼回到春風園,蔭屍人見老大一臉不高興,難道沒找到素還真?秦假仙說別提素還真,沒有素還真,他們一樣可以將事情完成。秦假仙問金小開情況如何?蔭屍人說金小開喝醉酒,卻想對美人霸王硬上弓,美人差點被金小金強暴。秦假仙一聽更加生氣,他說金小開花他的錢,竟敢連他的美人也要吃下去!
秦假仙眼珠轉了轉,他想到一條挖樹刨根的計畫,要蔭屍人去找至尊棺,透露解開『四尖鎖形罩』解救秦假仙的人是金小開,還要蔭屍人加油添醋形容金小開的厲害,一定要煽動至尊棺殺金小開。蔭屍人覺得老大的計策真是妙計,一來可以除掉金小開,二來可以保護美人,三來葉小釵危機也解除,不過他說金小開是老大的恩人,老大不就是讓仇人去殺恩人?秦假仙說無毒不丈夫,命蔭屍人快去進行。

==================

羅布族,『明心聖火』日夜不斷燒熔百年冰石,全族的族民一面加強戒備,一面虔誠等待烈陽神的復活。就在此時,養鬼天忌殺進!養鬼天忌殺了數人,要羅布族交出冰石,免得多增傷亡。伯尼多克族長說全族誓死保護烈陽神,遂下令全族圍殺敵人。
養鬼天忌魔功厲害,羅布族戰士雖然個個奮勇抵抗,可是仍然傷亡慘重,連伯尼多克也被養鬼天忌一掌擊傷。羅布族無力再抵抗,養鬼天忌靠近冰石,準備發動氣功打碎冰石,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烈陽神衝出冰石,順勢發出震天一掌,養鬼天忌當場斃命,背後籠中妖物逃之夭夭。
赫赫光芒散去,烈陽神露面,黑髮倒豎,氣宇軒昂,雄威凜凜,六朝長老、族長偕同所有族民跪下迎接烈陽神的復生。烈陽神請眾人起來,長老說烈陽神一復活就替羅布族除掉強敵,烈陽神是羅布族的救星。烈陽神不敢居功,反而因為連累眾族民犧牲而有愧。伯尼多克說烈陽神是羅布族最有智慧,功夫最好的人,所以他情願讓出族長之位,請烈陽神擔任族長,以保護羅布族。
烈陽神婉謝族長盛意,因為他此次復活是宿命在身,所以不能接受族長之位。伯尼多克與族民再三請求,長老說既然烈陽神有宿世任務在身,大家就不要再勉強烈陽神,相信烈陽神完成任務後,會回來羅布族。烈陽神點頭,向眾人辭別後,離開了羅布族。

因為養鬼天忌死亡,籠中妖物「十惡鬼嬰避輪迴」拼命逃走,最後逃回滅境囹圄池了。

==================

大圓覺帶著天禍妖狐來到有根族找帝王根,帝王根認不出眼前老化之人是天禍妖狐,因為這與大圓覺所說的情況有很大的差別。大圓覺說天禍妖狐在酆都鬼樓失去骨靈道後,被他救回法佛院,結果他離開之後,天禍妖狐又遭到燕渡關的攻擊,失去了肉靈道。
帝王根說他已無法醫治失去骨靈道的症狀,現在更不能醫治失肉之症。大圓覺說沒關係,只要帝王根答應照顧天禍妖狐即可,這樣他才能去找醫治的方法,再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帝王根應該不會吝嗇那條千年老人蔘才對。
大圓覺將天禍妖狐交予帝王根後,離開尋找醫治之法,帝王根覺得大圓覺所言不差,天禍妖狐失去元氣,必須動用他千年蔘氣來維持其元力。

==================

徹悟人生與修龍客拿著『破靈水』,準備倒入是非河,破壞是非河的靈氣。此時天下第一出現阻止,他說二人既是修道之人,就不該扭轉乾坤,破壞自然。修龍客認為這是不得已的做法,徹悟人生則認為二人是在挽救一場錯誤發生。天下第一卻直指二人錯誤,因為凡事必須順天而行,不可人為逆轉,魚人族遷移到此雖然有殺厄,但此河乃是苦境唯一擁有「靈動主門」的河流。
徹悟人生與修龍客初次聽聞「靈動主門」,天下第一說神魚之子「血紋明珠」必須放在靈動主門才能蘊育成形,如果二人將此河靈氣毀掉,等於是斷送血紋明珠的生機。徹悟人生與修龍客一怔,這豈不是顧此失彼?天下第一認為二人現在要做的是保護血紋明珠,而非刻意破壞是非河的靈氣。
徹悟人生仍然心有愧疚,因為保住了血紋明珠,卻須坐視魚人族滅亡。天下第一說道法自然,無為無造,應時而生,適時而亡,難道二人還參不透嗎?徹悟人生與修龍客登時醒悟,同聲苦嘆,天下第一指出二人雖有先見之明,卻無扭轉乾坤之能,還需多加修悟。徹悟人生與修龍客同感慚愧,匆匆告辭。
天下第一哈哈一笑,他說幸好及時阻止二名自作聰明之人。天下第一算算時間,烈陽神應該已經復活,遂前往尋之會合七俠。

==================

誅十七來到雲渡山,一頁書覺得眼前少年愁上眉山,面罩殺氣,這非好事。誅十七說他非要殺一頁書,一頁書明白是為解惑而來。誅十七聽聞一頁書乃當世高人,無所不知,所以他想請教恨今生的妻子是何人?一頁書聞言沉吟不語,誅十七問難道一頁書也不知此事嗎?一頁書搖頭說此乃陳年往事,何必再提起?誅十七請求一頁書告知,一頁書只得允諾說明。
大宇神宮之主恨今生的妻子,便是後來魔龍八奇之一的朱雀雲丹,其實朱雀雲丹本名並非是朱雀雲丹,而是恨今生的妻子在剛生產後,受到魔龍之首半邪郎的意識干擾,漸漸失去自主行為,最後被半邪郎所惑,加入魔龍成為第八奇。當時武林,魔龍八奇乃是天虎八將的最大敵手,曾經作亂一時,恨今生因為妻子的無故失蹤而傷心不已,一度閉關自守,但可惜大宇神宮最後也被半邪郎所滅。
誅十七聽完一頁書所言,著急問朱雀雲丹人呢?是否也參與此事?一頁書說沒有,其實朱雀雲丹在加入魔龍八奇不久,半邪郎就放鬆對朱雀雲丹的控制,只是朱雀雲丹認為自己已經鑄下大錯,無顏再回大宇神宮,所以就隱居在夢仙谷。誅十七一聽「夢仙谷」三字,心頭一震,喃喃自語說在夢仙谷,一頁書說朱雀雲丹就是織夢師,織夢師就是恨今生的妻子。
一頁書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打得誅十七搖搖欲墜,他只覺得天旋地轉,站身不住而仰面倒下。誅十七的腦海不斷盤旋出掌打死織夢師的情景,沒想到恨今生的妻子竟是織夢師,而他竟然親手打死母親。隨後腦海一片空白,誅十七渾渾噩噩站起,默默轉身離開雲渡山。
一頁書明白發生何事,只得感嘆逆倫之行,是大宇神宮的不幸,也是武林一齣的悲劇。

==================

武皇來到苦境,要找尋心目中練武的人選,途中與離開雲渡山的誅十七錯身而過,武皇覺得此人先天骨骼不差,不知其他條件如何?便決定隨後觀察一番。

武皇跟行一段路程,便出言試探,「年青人,你好像很悲傷?」
誅十七嘆一口氣,沒有回答,武皇再道:「老朽閒遊天下,對人相稍有研究,方才與你擦身而過,發覺你很孤單。」
「孤單?哈哈哈……」誅十七一陣苦笑,「我孤單,因為我是一名孤兒,無父無母的孤兒。」
武皇心中暗喜,「你果然是一名孤兒,原來我並沒有看錯。」
誅十七突然變得激動,「老伯,你真的會看相?那請你幫我看看,我是不是一名逆子?我是不是一名孽子?為什麼我的命運這麼壞,從小就沒有家,沒有親人?」
武皇哦的一聲,「真是令人同情啊。」
「現在好不容易打聽到母親的下落,可是,可是……,唉。」誅十七說著說著竟然涰泣起來。
「年青人,親情是先天命中所帶來,有與沒有皆不是你所能掌握,千萬不要讓哀傷影響到你後天的福份,振作吧!」
「我是一名不幸的人,我是一個剋死父母的孽子!」
「不可胡思亂想!每個人都有其各自的運途,這與他人沒有必然的牽連,更沒有剋不剋的說法。」
「是嗎?」誅十七擦去眼淚,心情已經好多了。「老伯,多謝你安慰我,我要離開了。」
「你要前往哪裡呢?」
「我要好好安葬我的母親。」
「那老朽陪你去吧!也許可以多少幫你的忙。」
「多謝。」

==================

蔭屍人來找至尊棺,至尊棺不禁怒目而視,蔭屍人笑至尊棺踢到鐵板,這就是天下高山疊疊山,無極幻海海底海,別以為『四尖鎖氣罩』沒人能破解,敢自稱至尊,這次只怕是被人當做老鼠尾巴!至尊棺憤怒至極,雙眼急欲噴火。蔭屍人說別兇,救走秦假仙的人是金小開,現在在春風園開慶功宴,至尊棺如果是公的,就去找金小開算帳吧!

==================

大圓覺來找眾天,因為他覺得眾天無所事事很刺目。眾天哈哈一笑,要大圓覺有事就說。大圓覺問眾天,《明聖天書》裡面記載的治療方法是什麼?眾天回答是「生肉之法」,大圓覺大喜過望,拉著眾天就走。

==================

蔭屍人快步回到春風園,秦假仙問有沒有找到至尊棺?蔭屍人說不但有找到,而且人還往這來,所以老大要趕快逃走。秦假仙說何必要逃,至尊棺這次要找的人又不是他,而且他還要留下來觀賞至尊棺與金小開這場好戲。秦假仙與蔭屍人立即躲起來,準備看戲。
至尊棺盛怒來到,以真氣傳聲,要金小開出來。金小開滿臉不高興走出,見到憤怒的至尊棺,也不以為意。至尊棺問金小開是不是破解了『四尖鎖形罩』?金小開說沒錯,小場面而已。至尊棺憤怒地說他帶金小開進入三分縫,沒想到金小開恩將仇報。
金小開說原來至尊棺是為此生氣,便解釋放走秦假仙是計策,因為他藝成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敗葉小釵,等到完成此事後,他自然會拷問秦假仙七枝『吸雷針』的下落,這也是三分縫交待的任務。金小開又說秦假仙雖然是鬼靈精,但碰上他這個靈精鬼也一籌莫展。至尊棺聽完金小開的解釋,登時氣消一大半,他要金小開不能忘記任務,便離開了春風園,金小開也進去繼續陪美人飲酒。

秦假仙得知金小開目的後,心想金小開也想坑他這個江湖老手,便決定來點特殊東西招待金小開。

==================

飛鳳居,霧谷老人時時撫摸『金鱗蟒邪』,甚至可以感覺到『金鱗蟒邪』內有一股跳動的脈搏。今生一劍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是霧谷老人的幻覺。霧谷老人說今生一劍不明白這種感覺,今生一劍承認自己不懂這種親密的感覺,就像霧谷老人永遠無法體會飛鳳居內處處有伊人的倩影。
此時天下第一來到,他認為霧谷老人與今生一劍都不該沉緬往事,這將無濟於事,現在造世七俠只缺二人,希望二人前往琉璃仙境會合,大破酆都鬼樓,救出一休禪師。霧谷老人欣然前往,但今生一劍不肯聽從天下第一之言,因為他只聽武皇一人命令,除非武皇下令前往。天下第一說今生一劍是造世七俠之一,就有宿世任務參與破樓行動。
今生一劍冷哼一聲,他說是造世七俠又如何?攻破鬼樓與他何干?沒有武皇的命令,他絕對不會行動。天下第一說今生一劍念念不忘除掉三途判,替釵頭鳳報仇,而酆都鬼樓就是三途判所排設的詭計,只有造世七俠合力方能破樓,甚至一舉殲滅三途判,此乃今生一劍報仇的好機會,何必要等到武皇下命令呢?今生一劍說要報仇可以直接找三途判廝殺,何必大費周章,一定要破樓?
霧谷老人也加入勸說,他說如果憑今生一劍就能殺死三途判,武皇就不會等到現在還不動手。天下第一說唯有合造世七俠之力,才能消滅三途判,群俠需要今生一劍。今生一劍還是堅持等候武皇之令,否則他不會離開飛鳳居一步。霧谷老人不明白今生一劍為何變得如此固執,不知變通。天下第一要霧谷老人別勉強今生一劍,兩人先離開。霧谷老人臨走前,還是希望今生一劍能想通,到琉璃仙境與眾人會合。

==================

大圓覺拉著眾天來到有根族,眾天見到天禍妖狐也覺可憐,大圓覺與帝王根拜託眾天治療,眾天心知天數不可違,遂答應醫治天禍妖狐。

==================

琉璃仙境,烈陽神大步踏入,只言要在琉璃仙境等候救他的恩人。素還真雖感奇怪,也沒有拒絕之意思。此時天下第一與霧谷老人來到,烈陽神立即上前向天下第一行禮,口稱恩人。天下第一恭賀烈陽神復活,又向素還真、霧谷老人、葉小釵等人介紹烈陽神,素還真得知眼前之人是羅布族的大英雄烈陽神後,為剛才的失禮致歉。
天下第一說造世七俠除在場五人外,尚缺秦假仙與今生一劍,秦假仙還好找,但今生一劍堅持要接到武皇的命令才肯出面。霧谷老人說現在要找武皇,只怕時間緊迫,但今生一劍又十分固執。忽然間,空中傳來一頁書真氣傳音,表示今生一劍之事已經辦妥,不久就會前來琉璃仙境與眾人會合。眾人聞言大喜,天下第一立即前去找秦假仙。
素還真看著天下第一離開,他說原來天下第一也是造世七俠之一,傳言造世七俠之中有一人是他的兒子,難道天下第一是其骨肉?但聽聲音又覺得不可能。

==================

魔域,智多羅經由天地雙眼回報,得知造世七俠即將會齊,便命黑眼鬼準備提調大隊人馬前往酆都鬼樓埋伏。黑眼鬼請示埋伏目的,智多羅說如果造世七俠破了鬼樓,魔域就要奪取一休;如果七俠葬身鬼樓,三途判也必須將一休交給魔域,所以要讓大隊人馬提早準備。

==================

秦假仙去購買白粉,準備毒化金小開,以便於控制。蔭屍人覺得這種做法很缺德,但秦假仙認為要控制金小開只有這個辦法。此時天下第一來找秦假仙,告知造世七俠會合將攻破鬼樓,要秦假仙到琉璃仙境會合。秦假仙興奮不已,將白粉工作交給蔭屍人去辦,自與天下第一前往琉璃仙境。

==================

會合之後的造世七俠來到酆都鬼樓,三途判不懷好意地歡迎眾人,鬼王棺說造世七俠如果能代替,那天下間每個人不就都是造世七俠?秦假仙要鬼王棺少說廢話,他們是來破鬼樓的。鬼王棺呵呵鬼笑,請七人闖樓破關。
造世七俠的天下第一、素還真、葉小釵、烈陽神、今生一劍、霧谷老人、秦假仙等七人,進入酆都鬼樓了!三途判所安排的天羅地網,造世七俠能安然闖關呢?

另一方面,智多羅率領魔域大隊人馬欲往酆都鬼樓,來到中途被神秘的彩轎阻攔,雙方一觸即發!

關鍵人物一休,會被造世七俠所救,還是被智多羅所奪呢?造世七俠合作的威力到什麼程度?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闕第二十九集:神通廣大震乾坤!!!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